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人皮画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47:49 来源:网络 []

书名:人皮画师

第1章 命中注定的往事
当我决定将这个故事落在纸面上的时候,我犹豫了很久,因为这些事情,在现在的科学领域看来完全就是荒谬的,不可信的,它们根本既不符合当下的世界观,也不应该流传在今后的世界上。原文haohaoyun.com 可我依旧还是决定将这些故事完整地记述下来,因为我觉得我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将这段经历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如果不将其记述下来的话,对我自己真的是一种遗憾,同样对于那些在事件当中离去的人们,也是一种不负责任。 故事的开端就那年仲夏的某个深夜…… 我和父母所乘坐的大巴车行驶在回村崎岖的盘山公路上,这段山路很险,司机也是格外的小心,竭力放慢了车速,也正是如此,让我能手扒着车窗探出头去欣赏夜空当中的繁星和夜幕下的山林风景。 车上的乘客基本上都进入了梦乡,恐怕此时还维持在清醒状态的,就只有我和司机了。 一切都看似那么的祥和,那么的美好,可是突然间,车子前面突然出现一道耀眼的白光。 伴随这道白光的出现,车子猛然加速,并且剧烈地颠簸了起来,而行驶路线由相对笔直变成了“S”形的蛇形路线。 伴随着车身的摇晃,车上原本睡着的乘客被先后摇醒,但是刚刚从睡梦当中清醒过来的他们很明显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他们开始抱怨,大巴车便以一个常人难以想像的速度冲开了路边的护栏,在经历了不到几毫秒的滞空瞬间过后,便翻滚着跌入深不见底的山谷。人皮画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听到了车上乘客所发出的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但是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伴随着那些尖叫声,我感受到的只是一阵天旋地转。 我似乎感到坐在旁边的父亲伸手抱住了我,但是这感觉很短暂,翻滚过程当中产生的巨大离心力将我从他的怀中再一次甩脱出来。 当车子停止翻滚的时候,我正被安全带紧紧地束缚在座椅上,头下脚上地悬在半空中,四周再一次陷入了安静,再也没有任何人发出半点声音。 我嗅到了空气当中传来的刺鼻且又浓重的汽油味,时至今日我还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产生了那致命的火花,就在我准备松开安全带逃离车子的时候,点燃了那最致命的汽油。 大火瞬间就吞噬了我周围的一切,我拼了命地去挣扎,去叫喊,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烈火焚身几乎就在眨眼之间吞噬了我的所有感官…… 等我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纱布裹成了一个“木乃伊”,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之上。 大火摧毁了我的声带,剥夺了我讲话的权利,同时夺走的还有我一只眼睛的视觉,和一只耳朵的听觉。好好孕 我强忍着身上因为烧伤所带来的剧痛,四处寻找自己的父母,可是他们却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陪在我身边的除了我的爷爷以外,就是医生护士以及不胜枚举的爱心人士。 后来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我才知道这场车祸早已经在全省,乃至于全国范围内产生了不小的轰动,我作为车祸当中唯一的生还者,自然而然成为了新闻媒体和人们关注的焦点,当了解到我家庭的经济条件之后,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为我搭建起了通往今后人生的爱心桥梁,一批批的善款接踵而来。 这些人的爱心,让在病痛当中挣扎的我有了重新活下去的希望,让我有了同病魔对抗的动力,让我咬着牙在日复一日的煎熬当中,努力地将已经踏进鬼门关的一条腿给拔了出来。 可是没过几日,我却听到医生和我爷爷在讨论我的病情。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讲,医生和病人家属在讨论病人病情的时候,都会回避当事人,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主治医生会在床边和我爷爷谈论这些内容,而我却在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听到了这致命的对话。 医生给出的建议,是放弃治疗。 用医生的话来讲,我这种大面积的烧伤,伤口每天都在感染,像我这样能够醒过来,已经是一种奇迹了,而且像我这么大的孩子,能够忍受如此巨大的痛苦,医生也感到很吃惊,可是虽然有着这种奇迹,但是我依旧命悬一线。人皮画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就算我侥幸存活下来,医生说完全治愈以恢复正常人生活的概率,也完全就是一个“零”。 随着新闻报道关注热度的降低,前来奉献爱心的人也在逐渐地减少,我的治疗费用开始告急,而医生所说的后续治疗费用,对于我的家庭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几代人都无法填满的无底洞。 综合一切,医生劝我爷爷将我带回家,并且尽快准备后事。 当时躺在病床上听到这一切的我,心里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因为我没有办法说话,身体动弹不得,我早就从床上跳起来将这名医生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心里恨死了这名医生,你没有治病救人的本事当什么大夫?钱,钱,钱,你他妈的除了知道钱以外还知道什么? 我就像是一名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囚犯,原本在心底还对未来有一丝憧憬的火苗,就被这样硬生生地掐灭了。 事后我看到了爷爷痛苦纠结的表情,我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爷爷整整一天一宿没有合眼,在我醒来后的这段时间,除开安慰照顾我的行为之外,他所做的最频繁的一件事情,就是看表,我不知道爷爷这个举动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只是单纯地掐算着时间,还是说在计算我剩下的时日?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多活一秒都是赚头。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爷爷在我的心里,同样是一个无所不能的超人,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我一直以为爷爷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救我,这也许就是我最后的一线希望,可是这份希望还是破灭了,第二天晚上,爷爷雇了一辆救护车,连夜把我带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躺在床上的我万念俱灰,我知道爷爷八成是听从了医生的建议,把我带回家享受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同时要开始为我料理后事了。 回到家之后,爷爷暂时将我安顿好,就再一次出门了,我凭着仅剩的一只眼睛,在窗户玻璃上看到了我自己的倒影,我不敢想像去掉身上纱布的我究竟变成了一个什么样子,但是我知道那个从小就被乡里乡亲夸为“小帅哥”的我再也回不来了,以后我即便活下来,也承担不起整形的高额费用,只能一生披着一身丑陋的皮囊生活。 我并不恨爷爷,因为我知道爷爷的心里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要比我更加痛苦千百倍,与其后半生成为爷爷的累赘,倒不如就像现在这样,顺其自然。 一个连死都不再惧怕的人,自然而然心境就能放开许多,此时此刻的我居然能够做到心如止水,波澜不惊,这在我以前的生活当中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爷爷很快便去而复返,只是这一次爷爷并不是一个人回来,他的身边,还带来了另外一个陌生人。 那是一个和爷爷年龄相仿的光头老人,眉毛都已经是雪白的了,没有任何的杂色,脸上堆满了皱纹,松弛的眼皮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已经完全闭合上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他穿着一身袍子袈裟,双臂交叉,双手插在袖管里,那身袍子袈裟看起来有些脏,而且很破旧了,呈暗黄色。 我一眼便通过他的装扮认出来,这是一位藏地的出家人,俗称“喇嘛”。 “九爷,您这一次请我来,真的确定要这么做了吗?”老喇嘛只是站在床头,观察了一下我的情况,便开口问道。 “十全大师,现在我还有什么其他的路可以走吗?”爷爷就用沉重地语气问道,“如果我真的有第二条路可走,也就不劳烦您跑这一趟了。” 我似乎隐约明白了爷爷这段时间看表的原因,他是在计算老喇嘛到来的时间。 “九爷,您要知道,这不一定能成功的,就算侥幸成功,要付出什么代价,您考虑过吗?” 爷爷点点头,回答道:“大师,一切自有定数,这都是天意。” 老喇嘛将双手从袖管里面退了出来,然后在胸前合十,紧锁双眉,低头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我便看到爷爷用乞求地目光看着这位被称之为“十全大师”的老喇嘛,然后他的身子逐渐矮了下去,“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就要给老喇嘛磕头。 我道这一幕的我,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老喇嘛连忙双手相搀,说道:“九爷,您……您这不是在强人所难吗?” “十全大师,您今天如若不答应,晚辈就跪死在您的面前。” “这、这、这……”老喇嘛很是为难,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爷爷,又转头看了看我,犹豫了半天最终才直起身子,叹息道,“哎……罢了,时也,运也,命也啊!” 爷爷听到这番话之后,脸上兴奋之情难以言表,他问道:“大师,您愿意帮我了是吗?” 老喇嘛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先带我去渡了他吧。” 爷爷陪着老喇嘛离开了,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再次出现。 当我再看到他们的时候,自己就犹如一具尸体一般瘫在床上,用俗话讲,我已经处在了弥留之际,只能感觉到被人从床上抬了起来,离开了屋子,我不知道他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只是觉得过了很久才被重新放了下来。 随后一个人影在我的身边反复绕着圈,手里貌似还摇着一个什么东西,我似乎听到了这个人影在念着什么,但是我的精神状态让听力几乎丧失殆尽,耳中所听到只不过是一些时有时无,若隐若现的低微的声音。 也不知过了究竟多久,我感觉到自己又被人抬了起来,然后放进了一个好像是盒子的东西当中,当盒盖盖上之后,我的四周就彻底陷入了黑暗。 我明白自己这是被放入棺材之后下葬了,虽然我还没死,虽然我已经感受不到自己是否还有心跳,还有呼吸,但是仅凭着我还能去思考,去观察的一丝残存的意识来判断,我还没死,确切一点说,应该是还没死透。 我不怪爷爷就这样把我活着送入了坟墓,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更好的解脱。 我回想起之前爷爷和医生的对话,直到现在我才算是真正理解那名医生当初说那些话里的含义——有些事情,不是人力和财力就可以改变的。 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脑子里再一次回忆起在遭遇这场飞来横祸前的点点滴滴,我怕这些回忆在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以后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我怎么还没死啊?” 心里这样想着,都说人的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过去了,可是我却没想到这个过程居然会如此的漫长。 “你不该放弃的。” 一个温婉动听的女人声音突然传进了我的耳朵。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睁眼之后和闭眼完全没有什么两样。 “你是谁?”我用心说出这句话。 “你会有新的生活的。”那个女声回答道。 “你是谁?你说得是什么意思?你在哪里?” 但是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来,又悄无声息地离开。 我虽然没有再听到那个声音,但是却听到了另外一个动静,那动静好像是有人在铲土,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明显,直到最后有东西撞击棺材板,发出沉闷而响亮的“咚”的一声。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我感觉到棺材发出了一阵剧烈的摇晃,紧接着钉在棺盖上的钉子被起掉,棺材盖子再一次被打开。 转瞬间我惊讶地发现,自己清楚地看到了天空当中的繁星和月光,以及两张熟悉的人脸…… 是爷爷和那个老喇嘛。 爷爷火急火燎地将手里的东西丢到了一边,三下五除二就直接把我从棺材里面抱了出来,这时我听到老喇嘛压低了嗓子说道:“快走,时间不够了,这里的事回来再处理。” 爷爷就这样抱着我在崎岖的山路上一路狂奔,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爷爷这样,在我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骨瘦如柴,看似弱不禁风的小老头,却万万没想到居然有如此的强健的体魄。 最终我被抱进了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平放在了茅屋里的破床之上,老喇嘛的声音再一次从爷爷的身后传来:“快把绷带卸掉,把这张人皮……给他换上!”
第2章 匪夷所思的惊变
嘴上说着看起来挺容易,但是做起来就不是那么轻松了,身上已经没有皮肤的我,肌肉直接裸露在外,身体上渗出的血水和感染后产生的脓水早就已经将纱布和我的身体死死地粘在了一起。 我看到爷爷用痛苦和疼爱夹杂在一起地眼神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孩子,忍着点。” 说完用剪子小心翼翼地剪开我身上的绷带,然后再一点点的揭开,爷爷用得力道虽然轻的不能在清,但是那种钻心蚀骨的头痛依旧让我难以承受,可我还是咬牙坚持着。 过了大概有一分钟,站在一旁的老喇嘛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的表情当中充满了焦急,迈开大步绕到了我身旁的另一侧,对我说道:“孩子,得罪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把抓住爷爷剪开的纱布豁口,然后猛地一扯,身上的纱布顿时就被扯去了一大块。 与此同时,我长大了嘴,喉咙当中发出了“呜——”的一声,剧痛刺激得我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之后我恍惚间,似乎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我站在一栋奢华的的别墅院外,院子里面璀璨的灯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这里就是天堂吗?”我不禁扪心自问道。 天空飘着蒙蒙的细雨,我注意到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在院子里面,从院门的另一侧撑伞经过,他们在交谈着什么,其中一个人很明显是注意到了我,他走到了院门旁边,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他对身边的同伴说道:“快去告诉老太爷,二小姐回来了。” 另外一个人甩开大步,一路飞奔朝着别墅跑了过去,留在门口的西装男则打开了院门,任凭自己被雨水淋湿,将雨伞打在了我的头上。 很快别墅的大门就被打开,我看到一大群人簇拥这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来到了院门口,当来到近前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那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患有中风,并因此导致得半身不遂。 我之所以会有这个判断,因为村子里的老村长生前就是这个样子的。 但是他见到我之后,依旧老泪纵横,缓慢且又颤抖着张开了双臂,冲我敞开了怀抱。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人的面容让我感到十分的亲切,而我的心里居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他就是这个“天堂”的主人。 我不由自主地抬腿迈步走到了老人的身边,然后闭上了眼睛,眼含着热泪,激动地扑向老人的怀中…… “啪叽……”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一切景象都不见了,他们仿佛是幻影一般刹那间蒸发掉了。 我吃惊地四下里打量着,自己正身处一片旷野当中,四周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更没有什么别墅,又抬起头望着漆黑的夜空,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我死了以后,老天还要这样的捉弄我一回。 一滴雨滴滴落在我的眉心处,我想要抬手去擦拭,也就在此时,一阵莫名的晕眩感再一次袭来…… 天貌似亮了…… 尽管我没有睁开双眼,但是我依旧能够感受到外界刺眼的光线。 眉心处的那滴水,已经快要流到我的眼睛里了,我皱了皱眉,本能性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擦了擦自己的眉心…… 然后我的动作猛然间僵住了,猛地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间茅屋当中,外面的阳光顺着四壁和屋顶的缝隙当中照射进来,我嗅到了雨后特有的泥土芬芳,而这滴水刚巧是从屋顶上滴落下来的。 但是让我诧异地不是这些,而是我用双眼重新看到了周围的事物,我看到了自己的手,那是一只洁白如玉的手,纤细修长的手指仿佛是一件经过工匠自己打磨的一件绝美的艺术品般。 但是这却是一只一看就让人感觉到充满了吸引力的……女人的手! 不会吧,一定是幻觉吧? 我抬起了另外一只手,看到的是完全相同的景象。 我还看到了连接这双手的手臂,手臂的皮肤细腻得完全可以用一句俗气得不能再俗气广告形容词——“水润Q弹”来形容,这同样是一双女人才会拥有的手臂。 我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心跳加速,急促地呼吸着,我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究竟睡了多久,但是我身上的伤居然完全痊愈了,不仅如此,我还再生出了这么好的皮肤。 我用手拧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好疼,说明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这不是幻觉,不是梦。 我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胸口,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仿佛是一个鼓槌一般猛烈地敲击着我的胸口。 但是我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我的胸口,怎么会这么软呢? 我猛然间坐了起来,发现我的身上居然穿着一条米黄色的连衣裙,而让我为之惊骇的是,我的胸口却不再是往常的一马平川,而是微微地隆起了两个小山包。 鬓角的长发柔顺地垂在脸颊的两侧,我心里暗自说道:“不是吧……” 我又一次用自己的手用力拧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这一次使得力道更大,疼得我龇牙咧嘴。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获得了重生吗? 是爷爷和老喇嘛救了我吗? 我猛然想到了在昏过去之前老喇嘛所说的一句话:“把这张人皮给他换上。” 难不成是老喇嘛和爷爷给我换了一张皮? 可是…… 我在上学的时候可学过生理知识,自己的胸口这种变化无非就归结于两点,第一点就是自己太胖了,脂肪下垂产生的结果。 可是我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全身,身上没有一块多余的赘肉,身材比我以前更加苗条了,根本就不是一个胖人,那这样一来也就只能用另外一种观点来解释——我变成了一个女人。 因为我看到我身上现在所表现出的种种特征,细腻的皮肤,流瀑的长发,这完全就是一个女人应有的特征,而我这个年龄恰恰正好赶上了青春期身体发育的年龄,那么胸前的变化…… 我紧张地四下里张望,确定旁边没有人之后,我决定尝试找自己的命根子,我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这是最后的关键了。 但是我却彻底的傻眼了,因为……我的“大象”不见了。 “啊——”在痴傻呆捏地愣了几分钟过后,我终于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惊叫。 但是当我听到自己的叫声的时候,我又一次傻眼了,谁都知道青春期变声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而男人一般声音都会变粗,可是我的声音却十分的尖锐——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的声音,从我的喉咙里面发出来了。 伴随着这一声惊叫过后,茅屋的门被突然撞开,爷爷神色惊慌地闯了进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但是当爷爷看到我的时候,爷爷也猛然怔住了,我用委屈地表情看着爷爷,呆萌呆萌地问了一句:“爷爷,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爷爷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另外一个脑袋在爷爷的身后探了出来,是那个老喇嘛。 他看了看我,然后从爷爷地身旁挤了过来,走到我的身边,他笑了,笑得很开心,然后问道:“孩子,怎么样,新的身体还适应吧?” “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心里真的怕极了,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老喇嘛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收起了笑容,用苍老且低沉的嗓音对我说道:“孩子,你如果不想再死一次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做。” 我有些木然地点了点头,老喇嘛挽起右侧的袖管,伸出形容枯槁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合拢,用指背按压在我的眉间,对我说道:“孩子,放平心态,排除心里的一切杂念,闭上眼睛,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依着老喇嘛的话,闭上了眼睛,虽然心里很乱,虽然不知道我的身体究竟为何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但是我真的怕死,我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又回来了,我可不想再去那个鬼地方了。 我接近所能平复自己的心情,可是闭上眼睛之后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于是回答道:“我……我……我什么都看不见。” “确定吗?”老喇嘛又问道。 我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以点头回应。 我感觉到老喇嘛把手拿开,他说:“孩子,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老喇嘛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也不知道究竟是我的错觉还是怎样,我始终觉得老喇嘛似乎比我先前躺在床上看到他的时候更苍老了一些。 他冲着爷爷说道:“九爷,把东西拿进来吧。” “哎!”爷爷连忙答应着,走出屋子,很快又折返了回来,他的手里多了一个破瓷碗。 他将瓷碗交给了老喇嘛,老喇嘛接过之后问道:“孩子,饿了吗?” 我揉了揉干瘪的肚子,点点头。 老喇嘛的脸上继续保持着慈祥的微笑,他将破瓷碗递到了我的面前,说道:“来,把这个喝了,肚子里面有点东西,才能好受些。” 破瓷碗里面盛放的是一碗黯红色的液体,我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这是什么啊?” 老喇嘛笑着摇摇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喝吧,放心喝吧。” 我转头看向爷爷,爷爷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凝重地冲我点了点头。 我接过破瓷碗,说来也怪,身体经历过烧伤之后,按道理来讲就算恢复得再好,自身机体的能力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可是现在的我,丝毫没有任何的感觉,而是正常的身体没有什么,当然了……要将自己由男变女的一系列变化排除在外。 我端着碗,这碗里的东西看起来很难喝的样子,但是真的是感觉到饿了,于是皱着眉头,就差捏着鼻子了,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吧唧几下嘴,这红色的液体甜甜的,吧唧了几下嘴之后,感觉味道像是蜂蜜。 我怯怯地说道:“我……我喝完了。” 老喇嘛愣了一下,然后开怀大笑,对爷爷说道:“九爷,你这算是捡到宝啦,后续的事情,该怎么做,您心里应该清楚,我的任务完成了,该回去赎罪了。” 而后老喇嘛伸手按住我的额头,一边抚摸着,一边说道:“孩子,你已经彻底地脱胎换骨啦,你应该高兴才是,不过你要切记,在你以后的人生路上,会有数不尽的艰难险阻,你要努力地活下去,不要枉费了你爷爷的一番苦心,知道吗?” 我一脸茫然地点了点头,老喇嘛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似乎是在喃喃自语,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造孽啊。” 我低下了头,老喇嘛说的声音很轻,但是我却敏锐地听到了,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猛然间又想起来,再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老喇嘛已经走出了茅屋,我翻身下了床,光着脚跑到了门口,只可惜老喇嘛已经走远了。 老喇嘛神神叨叨的,充满了神秘感,我转头看向爷爷,问道:“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爷爷只是冲我叹息着摇了摇头,再转头望向老喇嘛离去的方向,发现老喇嘛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树林当中。 正当我疑惑不解,准备低下头去思考的时候,天空当中突然飘来了老喇嘛的声音:“三生路,鬼画皮。”

人皮画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人皮画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尚有黄粱,一梦情深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尚有黄粱,一梦情深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尚有黄粱,一梦情深第十四章风起之动乱夏帝死后,朝局动荡,各诸侯国揭竿而起,自立为王,夏帝的几个儿子为争皇位,不惜手足相残……尚府“爷,宫里传来消息说,静安公主……”“静安怎么了?”尚夏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尚林,继而又低头仔细琢磨着棋局。“静安公主死了!”尚夏持棋的手顿了顿,慢慢将手收了回来:“怎么死的?”“说是各皇子觉得,夏帝之死是静安公主与爷为谋得皇位走的第一步棋!给安了个不忠不孝,弑君弑父的罪名,一条白绫了了她的性命!”尚夏靠在榻上,闭紧双

  • 小说曾想和你度余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曾想和你度余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曾想和你度余生第14章打我?老太太很快被送到医院治疗,送去及时,没什么大事,过了十几分钟就醒了。醒来后老太太没让其他人进病房,只叫莫烨尘和岑棠进去照顾。门外乔沛云轻慢的瞥了眼里面:“妈都那么大岁数了,还管这么多闲事,也不嫌累。”莫松云闻言眉头一蹙:“你少说两句吧!”他虽然不管家里的事情,可也知道乔沛云在家里独断专权,什么都得听她的,老太太又极不喜欢她,自然事事都唱反调。可到底是他母亲,不容许别人说半点不好的。病房内,老太太也没说什么,只是看

  • 小说爱到卑微如尘如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到卑微如尘如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到卑微如尘如土第14章真相大白只是对于庄清清的真情打动,陆谨言面无表情,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侧脸线条紧绷得可怕。他掏出一本日记本,质问庄清清:“一直以来在我背后默默付出,送礼物,关心我的人都是媛媛,是不是?”虽然看着日记本他已经知道了真相,却还是想亲耳听一听答案。“是,读书那会儿,我和姐姐一同喜欢上你。你和姐姐是学校里大家公认的校花校草,最搭情侣cp,姐姐敢于追求你,我却自卑只能默默暗恋你,我怕被你拒绝,怕被嘲笑。只能主动要求代替姐姐送礼

  • 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十四章别碰我顾西庭跟着苏影进了她拘留的房间,看着周围简单的装屎,不由得皱眉,但这里是警局,里面的设备都是一样,也没什么挑三拣四。他将助理高见的背包打开,苏影诧异地看着背包里面都是吃的,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顾西庭将背包放在了她面前,“赶的有点急,也没时间给你准备饭,都是匆忙买的,你将就着吃。”苏影眼眶有些泛红,声音明显哽咽起来,“谢谢。”顾西庭轻叹一口气,又安慰了苏影一会儿才匆匆离开,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背着他才来的,不

  • 小说深夜给我一杯酒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深夜给我一杯酒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深夜给我一杯酒第十四章小屁孩赌馆里被烟酒给熏得乌烟瘴气的小屋,好像瞬间安静下来。盛老大手指上夹着烟,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噗的一声把嘴里的槟榔渣吐了出来,手指敲了敲桌子,“蒋清欢,是不是?既然这么有本事,你可以先把今天独眼邵新借的八十万还了,再跟我说话。”八十万?我冷哼一声,“我妈今天什么时候拿了你八十万?你没有拿现钱给她,她也没有输掉这笔钱,凭什么要我还,你不要信口雌黄!”盛老大从兜里摸出一张纸来,抖开,在我面前晃了晃,冲左右一起喝酒的那几个狐朋

  • 小说如果爱情没来过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如果爱情没来过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如果爱情没来过你自己回老宅第二天,欧阳宸在公司开完会就到医院看林初彤。“阿宸,医生说我身体恢复的很好,马上就能出院了呢。”林初彤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不过…医药费…”“别担心,你医药费我会出,出院后我会帮你找房子住。”欧阳宸拿起纸巾擦了擦女人沾了水渍的唇角。“等我工作稳定了,钱一定还给你。”欧阳宸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想起昨天晚上秦萱的事,心里仍旧闷闷的。其实欧阳宸这几天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他有时候想去病房看秦萱,可林初彤拉着他手说不要走的时候

  • 小说余生谁与共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谁与共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余生谁与共第14章:误会温雅颦眉:“我没有说什么。”“哦?”裴宁远眼神阴鸷,逼近温雅,“她会突然关心我的腿?你和你父亲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温雅脸色发白,浑身发颤。裴宁远这样的人果然不会轻易相信人,可他怎么能这样怀疑她?她的眼泪顺着脸颊砸到地上,令裴宁远有一瞬间的恍惚。他猛地放开温雅,皱着眉头看着她:“你想要证明你的清白,那就嫁给我?”“为什么?”温雅不明白。“呵,留着你跟裴宁钊眉来眼去吗?”裴宁远冷笑,“你好好想想

  • 小说余生只有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只有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余生只有你第14章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瞬间,乔初念听到了心脏碎掉的声音。她死死地看着二人,拼命控制着自己,才不至于红了眼眶,让他人看了笑话。“靳北,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我?”许芷晴此刻是真的开心,并非演出来的:“原来你也是单身呀……”后面的话,不言而喻。乔初念最后看了陆靳北一眼,眼底有水雾,朦胧、哀伤。陆靳北看得心头一慌,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自己就要失去,无法抓住。旁边,许芷晴却还在说着什么,温软的声音落在耳畔,陆靳北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脑海里,满满都是

  • 小说余生有你,春风得意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有你,春风得意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余生有你,春风得意第014章有什么不可以“我不想跟畜生说话,麻烦你带我走。”宋果果看都不屑看,闷闷地发出一句。就是她那种有气无力的调调,弄的容珞的眸子更冷,几乎要滴出水来,透过空气,钻进徐嘉毅的四肢百骸,身体不由自主抖了抖。“好,我带你走。”他淡淡说了句,经过徐嘉毅身边。脚下微动,踢在徐嘉毅的屁股上。噗通。听到动静,宋果果微微一愣,接而看着游泳池的方向,看到徐嘉毅狼狈在水里挣扎,没有多大的反应,收回目光,安静呆在容珞怀里。哼,对于徐嘉毅

  • 小说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第14章再也不欠你刺啦——尖锐的刀刃刺入心脏那刻,除了周遭爆发的尖叫声,安洛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因为林余生给她带来的伤害远比这一刀子痛太多太多了。感受到有一股粘稠炙热的液体顺着刀刃流过手腕,安洛瞬间感觉身体像被人抽走了骨头一样,拿不出来一点力气。下一秒,手里的相框脱落出去,掉在了地上,她整个人直挺挺地向地上躺去。倒在地上前一秒,安洛模糊地看到林余生英俊而惨白的脸。她唇畔不由自主牵起一抹嘲讽的苦笑。林余生,我死了你不是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