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绝品小萝莉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9 0:53: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绝品小萝莉

第8章紫嫣

女婴忽然发出啼哭声,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那一瞬间我的脑子就是一团浆糊,什么计划什么谎言统统在瞬间被打碎,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一只手握着话筒悬在半空不知所措,只有房间里的婴儿哭声依旧。推荐haohaoyun.com

但是就在过了三秒之后,我却听到了话筒里传来了“嘟嘟嘟”的盲音。

擦,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老爸早就挂了电话了。

听着话筒里的盲音,我高悬的心落了下来,就在刚才那一秒,我几乎是以为世界末日要到了。挂上电话,我的心里却还是有点心悸,刚才老爸在挂电话的那一瞬间,他到底有没有听到的女婴的哭声?

这个疑问成了一个不解的谜团,一直悬在我的心里,到最后也没有答案。我不可能再打一个电话去问我爸爸有没有在我房间里听到婴儿哭声这种事。不然,不知道也会变成知道。

定了定神,我重新走到了女婴面前,看到她又哭了,我还以为她又大小便失禁了,但是掀开被子一看,一片干燥,貌似不是尿床问题。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但是婴儿不可能莫名其妙地哭出来,想必是饿了。

想到这里我又去泡了一瓶奶粉,又重复先前的那一次喂给她。

这一次喂奶,足足持续了十分钟。

十分钟后,我放下奶瓶,已是身心俱疲。

也对,今天骑着自行车狂飙了一下午,又多次精神紧张,能不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那才有鬼。

女婴在我喂奶之后又睡着了,我也考虑着该睡觉了,但是睡觉之前我先去洗了洗床单,先是用喷头冲了冲,然后撒上洗衣粉,直接丢洗衣机。

再之后,因为没有摇篮,我就把女婴给重新放到了那个纸箱子里,当然,在放进去之前我先是垫上了我的小棉被和整整两层的卫生纸。来自haohaoyun.com

再之后,我左思右想,又怕女婴受冻着凉,又很多此一举地拿了个热水袋,灌上温水,塞在女婴的腋下,那之后才敢安心入睡。

娘的,折腾死爷了,这样下去我迟早精神崩溃导致发疯。

躺在床上,熄灯的时候,我又考虑起了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个女婴,各种能想到的结果都在脑海里预演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是“无果”二字。

草,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明天再说吧。明天下午顺便抽空再去拿小弄堂看看,说不定能撞上这个婴儿的爹娘,那样一切就ok了。

想到此处,我终于是精神放松,闭上了眼。

当然,入睡之前,我心里祈祷的是明天不要再让我撞上被遗弃的婴儿。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那我不如直接开孤儿院算了。

只是,我原本自以为能够得到的安眠,却在四个小时后被打破。

大概凌晨两点半,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又把我给吵醒,害的我神智迷糊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我靠,又怎么了?!

开灯起床走到女婴的箱子前,查看,妈的,这厮居然又大小便失禁了。

不过还算好的是,这次因为有了尿不湿,没有把被毯给打湿,只是尿不湿的表面变成了糊状。我打着哈欠,把女婴从箱子里抬出来,身体斜靠在箱子的侧面,然后,一点、一点地拉下她的尿不湿。

草,不拉下来还好,结果一拉,水却涓涓地地流了下来,那一片神圣雪白的处女地一片精光闪烁,水渍纵流。小说绝品小萝莉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其实用了尿不湿后,晚上是不用换的,只要白天再换就好。但是没啥经验的我却是被这一幕惊得傻眼。看着那一条细缝里缓缓流出的晶莹透明液体,顺着两腿之间的夹缝流淌,最后流到股沟和肉丘中间的那一处交饥接处,不住地滴落,滴在下面我早已铺垫好的卫生纸上,我一时无语凝咽。

说实在的,这一幕足以让青春期的男人变成野蛮的洪荒野兽。

只是那一刻我实在是太疲惫,加上刚刚才被吵醒,心里想的只是早点重新上床睡个好觉,下半身居然没有半点冲动之感。

愣了半天,最后累的眼睛都睁不开的我什么坏事也没做,只是用卫生纸匆匆地把女婴的那个柔软的部位给擦干,然后就给她换了条尿不湿,最后又随便泡了一瓶奶粉,给她灌了几口,最后就再也坚持不住,直接上床睡觉去了。

这一觉睡得倒是算安稳了,一直到早上将近9点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地醒来,其实平常我醒的还算早,因为上学的习惯我一般6、7点都会准时起床。好好孕奈何我昨天实在是太累,半夜三更又被婴儿给吵得不得安宁,所以今天才会起的这么迟。

起床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女婴怎么样了,发现她睡得比我还死之后我算是放心了,此外我还喜出望外地发现昨天女婴身上长出来的红色斑块已经完全消褪了,白嫩如雪的皮肤在穿过玻璃窗户投进卧室的阳光照耀下变成了粉色,仿佛一块晶莹剔透玉脂。

那一刻如梦如幻。

我看着女婴,然后目光下移,突然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晨勃。

当然,晨勃纯粹只是自然反应,而不是因为女婴,而且只是看女婴的脸是不会有任何的感觉的,因为新生儿的外表是男女难辨的。

好吧……当然我有那么片刻的yy。那是肯定的。但是我臆想的对象不是我眼前的这个女婴,而是更遥远,在更未来的那个我幻想出来的女孩。

随着晨勃的消退,我也振作了一点,打了个哈欠,我的目光从女婴的脸上移到窗外,阳光照得我眼睛生疼,这时神智才清醒多了,昨天的一幕幕也再次浮现在脑海里。

我去洗手间解了解手,洗了把脸,然后就看着镜子开始刷牙。

刷着刷着,我脑海里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或许我可以给这个女婴取个名字。

这个想法一旦产生,就再也难以消除,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旦一个想法从脑海里蹦出来,如果不去解决的话,那么就会一整天都徘徊在我那个想法的阴影里。

虽然我并不是这个女婴的真正父母,但是是我捡到了她,或许……我可以给她取个名字。

一边照着镜子刷牙,我一边这样对自己说着。

但是,取什么名字好呢?

我脑海里闪过无自认为算是比较优雅的字,一般来说,女生的名字都是比较有诗情画意,比较美的,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纯真或者冰冷圣洁型的女人,比较讨厌事业线太强的女人,这或许是男人的共性吧。男人基本上都是讨厌强势的女人,就动物学的原理来说雄性在交配过程中要让雌性绝对配合才能交配成功,否则女性太强一旦反抗的话则是会导致交配失败。这也是男人征服欲的根源,所以我不喜欢女生名字里出现军、强之类的字眼,当然我也不是很喜欢春、英、燕之类的字,我总觉得那实在太土气,感觉像是40岁左右的大妈。

我比较喜欢的是雪、梦、心、樱、雨、爱之类的字眼,因为我觉得那样的名字光是听字名就很容易让人产生美的联想。而至于颜色,我喜欢女生偏向白、蓝、紫、粉这几种色彩。

想了半天,各种名字都被我一一想出,又一一排除,一直到牙刷完了我还是没有想出到底该给女婴去什么名字。于是我又在我的记忆力找,我的初中有几个美女,算是我喜欢的类型,其中有一个最漂亮的还是我曾经暗恋的对象。虽然说初中暗恋有点早熟,但是每次我见到那个女生的时候我都会不自觉地移开我的视线或者低头看着地面,然后等她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又会回头偷偷看她的背影。

那是我难以忘怀的感慨经历。

想起初中时期的暗恋经历,我也是有些是精神萎靡。刷完牙,我一边深思着一边走出厕所,回想着初中的生活。

还有那个几乎了让我沉迷了三年初中生活的娇美女生。

那女生的名字,叫做——

就在这时,那个女婴的哭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惊得我的思绪一片混乱,而我脑海里徘徊的那个女孩的背影也和女婴的哭声也就在这一刻彻底地重叠在了一起。

“紫嫣?!”

对,那个女孩叫张紫嫣。

一个常见,但是非常可爱又顺口的名字。

第9章思量

我也没预料到那个女孩的名字会脱口而出,但是我的确很难忘记那个女生,那个女生真的很可爱,她出自一个很富有的家庭,资产甚至比我家还要雄厚得多,而且那个女生长得非常清纯,讲话也非常单纯,口音里总是带着点儿话音,而且有点嗲,但是那个嗲绝对不是故意表现出来的那种嗲,而是心性单纯的表现,她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用“呀”“啊”“哦”之类的语气词,真的是萌翻了。

追求她的男生很多,但是因为我是一个很胆小害羞的人,虽然小学的时候我可谓是胆大包天,但是到了初中之后或许是因为发育原因性格大变,变的很是内向,也很少与人交流了。

因此,我从未追求过那个女生。

而最终有一个人却是成功追到了她。

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很讽刺,那个是我初中三年的同桌。同时,也是初中关系相对来说跟我最好的一个同学。

初一的时候,我跟他就是同桌,两人经常打闹,有的时候还互相摸对方的敏感部位开玩笑,算是一向内向的我在初中交的为数不多的朋友。

但是自从初二他开始追求张紫嫣之后,我和他,就很少交流了。

他和张紫嫣两人家世相当,又郎才女貌,他们的字都写得很好,他们一起参加书法比赛,他们一起谈天欢笑,他们一起出去郊游……然后,就自然而然地走在了一起。

而我,被隔绝在外,或者说,一开始我就没有入局。

而也是在那之后,我便有意无意地和我的同桌从此疏远开来,直到初中毕业,两人也很少打闹了。

初中,我错过了一段爱情,也遗失了一段友情。

想起来,也算是一段深刻难忘的往事了吧。

现在我会突然叫出那个女孩的名字,我想或许就是因为我难以忘记我初中时的那一段难忘的时光吧。

那一刻,我突然就觉决定把女婴叫做紫嫣。没有姓,只有名,就叫紫嫣。

我走到卧室,看了看女婴哭的原因,擦,发现她又尿床了,这次我学乖了,急忙胳膊底下夹着一包尿不湿就把她抱到了厕所马桶上,拆下纸尿布,让她的尿液都滴在马桶里,然后把纸尿布扔在垃圾桶里,再用卫生纸擦她的屁股和处女地。

我擦,不止有尿水,还有不少大便。还好我早有准备。憋着气我迅速地用纸巾擦掉了被我叫紫嫣的女婴屁股上的大便,用力地放水把纸给冲了下去,然后再给她换上新的尿不湿。

重新抱回卧室放在箱子里,我又几乎是习惯性地泡了奶粉,喂给紫嫣。

说起来,似乎给她换一次尿布就喂她一次奶,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我没想太多。

喂好了奶,小紫嫣又沉沉睡去,不知死活。

而我则是收起了奶瓶、奶粉袋,尿不湿,然后把包装袋和用过的沾着大便的尿不湿都集中倒在一只统一的塑料袋里,准备到时候去倒掉。

此外,我还启动了洗衣机,昨天的床单,我因为太累而留到了今天洗。

差不多忙忙碌碌地花了一个小时,我才把床单洗好,但是我怀疑我以后也不会再用这条床单了。

一切工作准备完毕后,我就要开始实行今天的计划了。

昨天晚上,在漆黑一片的卧室里,我就决定,今天,再去那捡到紫嫣的小弄堂一次,看看能不能碰到她的父母。

如果能碰到,那么,我就顺理成章地把紫嫣还给他们。

如果不能……

那就要从长计议了。

能吗?

抓起车钥匙,打开门步出的那一刹,我这样问自己。

从地下车库拉出自行车出门之后,我就直接往昨天去过的小弄堂里飞奔,连早饭也没想到买。

其实,我也没有买早饭的习惯。以往基本都是看胃口,想吃了就买,不想吃就饿着等中午一块儿解决。

大约快骑了二十多分钟,我来到了昨天那条弄堂,里面还是静悄悄,鬼森森的,半个人影也没有,不知道前几年在这里晒太阳谈天说地的大爷大娘是不是真归位去了。

在弄堂里骑车的时候,我摆正了心态,故意把自己当做是不经意间来到这里的小青年,脑袋也是尽量不惹眼地打量四周。

这里是老城区,房屋的楼层都不怎么高,基本上都是古楼的原型,布局错落有致,屋宇鳞片千层。我就这样在弄堂里穿梭了大半个小时,还是半个人影也没看到,最后在快从弄堂的另一侧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老大娘正弓着腰在一家小店门口烧煤饼。

我犹豫了一下,想问我那个老大娘昨天有没有看到抱着孩子的妇女什么的。

但是犹豫再三之后,我还是放弃了。如果真有人要开弃婴的话,不可能会挑选有人在的时候。我怎么会这么傻。

而且,会特地跑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弄堂来弃婴的夫妇,绝对不可能会是住在这个老城区里的原住民,应该也不会是住在这附近的人,估计是住在别的地段甚至可能是农村里的人。

思索了这么多,最后我还是不够争气,什么也没有问,又随便转了两圈就找了隔两条街的一家面馆吃面去了。吃面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紫嫣的父母到底会是什么来历。到底是因为重男轻女扔掉紫嫣还是因为紫嫣是他们私生子所以选择了抛弃她。

猜想了很多,但是结果不可能有人会告诉我,最后,依旧是无果。

想到我极有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紫嫣的父母,我就是郁闷到了极点,心里有些忐忑。难道我真的要负起照料养育紫嫣的责任?

虽说我是个算是有点变态的人,那方面的冲动有点强,但是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我也更偏向于捡到个4、5岁的小女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小女婴。我根本就不是照料婴儿的那块料。

我又开始考虑把紫嫣送到警局政局之类的地方,那里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一想到如果我那么做的话就等于把这件事曝光在了公众之下,而万一媒体新闻记者什么的来找上我,我也受不了那种不间断的拷问折磨。

想到哪天报纸上等登出我捡到女婴之类的新闻,我就感到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因为心事重重,一碗面也没吃出是什么味道,匆匆付了钱我就走了。

饭后,心里还是因为有个疙瘩我不死心地又去那条小弄堂转了一圈,但是最后还是无果,其实到了这个地位我已经意识到了我再绕下去也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

因为如果是父母不小心遗失了婴儿的话肯定会派人来这里找,甚至还会有jc之类的人在这附近徘徊,说不定还会贴上寻人启事什么的,但是现在看来什么也没有,这样看来这已经是一起弃婴事件无疑了。

回到家后,我有些沮丧,一屁股坐在床头就发了十来分钟的呆。

发了一会儿呆之后我决定先不去想将来的事,我决定先照看这个女婴几天再说,反正违法犯罪的出格事我也还没做出,真要追究起来起来大不了我就把婴儿交出去,怎么说我也还有退一步的机会的。

想清楚了之后我就打开电视想消遣一下,结果看到少儿频道在放天线宝宝,听到里面的“宝宝奶昔”“天线宝宝时间”之类的话又让我智商瞬间下降,立刻转台。

后来我又意外地发现电视里在放最近宣传地风风火火的少年包青天,立刻来了兴趣,看了一会儿,结果刚看到片头曲的时候紫嫣的哭声又想起,惹得我皱起了眉头。

接下来的动作基本上和昨天没什么区别,换尿不湿,喂奶。似乎我都已经做得顺手了。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换尿布的时候我还是恶心了好一阵。

我是用毛巾裹着自己的脸才成功把紫嫣屁股上的大便擦掉的。

不过从这一次换尿布和喂奶上我也大概摸出了规律,一般来说,每过3到4个小时就要给女婴喂一次奶,至于换尿布的频率,则大约是4到5个小时左右。

貌似新生儿的大小便频率挺高,一天要拉个4、5次。至于喂奶,一天也要5、6次。

娘希匹,老子怎么感觉自己被这个女婴给绑架了似的,成了她的专业奶爸?

靠,真快要疯了。

不得不说,照顾新生儿,给新生儿喂奶换尿布,真的是很繁琐累人的事情,尤其是对一个男人来说,尤其是对向我这样的不是其真正父亲的男人来说。

到了最后我甚至都快产生厌烦的感觉了,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有耐心坚持着做下去。其实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就算了,但是最最糟糕的是,紫嫣一旦晚上要喂奶的话,那我就不得不半夜三更爬起来给她喂奶。那就真的是折磨人了。

不过虽然有些厌烦和麻木,我却是没有办法逃避,因为说穿了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不管什么样的后果都只有我自己承担了。

因为我已经到了不能退的地步。

我不可能再像紫嫣的父母那样把她丢弃……说实在的我做不到那个地步。一来我算不得是残忍的人,只能算是有些小流氓,但离残忍和冷血之类的境界还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其实细细想来,我也不懂我自己,有时候在别人不在的时候我就会做出很多龌龊猥琐的事情,但是有时候我又会显得比较正经,思考也和一般人无二。我到底是怎样的本质,说实话,我真看不透。

就这样,给紫嫣喂奶换尿布又耗了不少时间,下午的时候阳光还算充足,我就抽出时间来把昨天那条被污染的被单给洗干净了。

当然为了洗这条被单足足花了我一大把洗衣粉和不少的洗洁精。

虽然最后大便的颜色基本褪去,但是还是留下了一块浅显的污渍,怎么看怎么难以入眼。

在把被单晾在三楼的阳台上时,我暗暗发誓这块被单我是铁定不会再用了,还是直接留给紫嫣用吧。

当然前提是,我真的能够长期收养她。

但是,那可能吗?

绝品小萝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品小萝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军婚盛宠4章

    原标题:军婚盛宠4章小说书名:军婚盛宠第四章见鬼的娃娃亲可是下一秒,她就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是你?”“是我。”成煜深见江眠目瞪口呆的样子,竟然破天荒的勾了勾唇,虽然那张脸此刻帅的人神共愤,江眠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的瞪圆了眼睛。为什么会是这个男人?江眠实在是笑不出来,有谁看到一而再,再而三的强吻,还登堂入室的大色狼能笑得没心没肺?“你们俩认识啊?”江父狐疑的看着两人,眼神里有一丝探究,好像他女儿不太欢迎他的准女婿啊?脑中划过这个想法,江父立刻皱了皱眉头,对江眠招了招手,“眠眠,你过来。”江眠依言坐到

  • 何以念情深4章

    原标题:何以念情深4章书名:何以念情深第四章又见到你2“哦,顾安,帮我弄下关启药业的资料,我要在一周之内,把关启弄成历史!”顾安吓了一跳,看起来总裁真的心情不爽呢,他偷偷地为江林那个男人默哀了一把,谁让他们选的饭店正好跟总裁下榻的地方正巧在一块儿啊!算了,他只要按着英明神武的总裁大人去执行这件事就可以了。扬江市有几所名校,比如T大,还有Z大,莫韵诗想着自己当时是一定是抽风了才会选T大,偏偏这时候司机师傅的速度还这么快,才不过几刻钟的时间就把她给载到T大宿舍门口,她怏怏不乐地给了司机车费,下车进房

  • 嚣张萌宝:傲娇妈咪快投降4章

    原标题:嚣张萌宝:傲娇妈咪快投降4章小说名称:嚣张萌宝:傲娇妈咪快投降第四章她回来了安琪也感觉到,后面有一束目光射向自己,不过,她也没有转过头看看的想法,此时,她的心里,只想着安心。闫诗雨一直在办公室门口,看着安琪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后,她才敲门进去。聊完奶奶的事之后,她本想跟邓主任打听一下,看那个人是不是安琪的。可是,她的话还没问出口,闫墨寒就打电话给她,叫她回病房去。于是,她这个疑惑,只好先埋在心里。第二天,安琪早早地就去医院了。刚来到医院,邓主任就火急火燎地把她叫到办公室。他着急地说道:“安琪

  • 诱宠萌妻:腹黑老公太嚣张4章

    原标题:诱宠萌妻:腹黑老公太嚣张4章小说:诱宠萌妻:腹黑老公太嚣张第四章忍无可忍拖拖拉拉地将一杯白开水喝完,稳定了心神之后,杜岚岚觉得负责任这事自己肯定不能干;生猴子,当然更不行;至于第一次,自己不也是第一次吗?想到这,她整个人平静了好多,轻声咳了下,清清喉咙、身体前倾凑近楚霖锋,压低声音道:“都是成年人,一夜情的事说过就过了,咱们好聚好散,从此各不相欠。”杜岚岚边说边退出了卡座,大有说完立马就溜的架势。“各不相欠?”听到杜岚岚的话,楚霖锋的眸子深了几许,想起今晨在床上看到的嫣红,沉声开口道:“

  • 腹黑王爷的妖娆军师4章

    原标题:腹黑王爷的妖娆军师4章小说名:腹黑王爷的妖娆军师第四章老夫人皇宫门口,杜思君下了马车。今日一早宫里便来人叫她进宫,半梦半醒之中上了马车,此时才算清醒。“文灵公主,奴才就送您到这了,还请您自己进去。”小太监引路至御书房门口,撂下话就走了,一点恭敬也没有。杜思君定了定神,直接推门而入。“放肆!怎的连规矩也不懂!”明帝坐在案几后正批阅奏折,听见动静想都没想就出言呵斥道。没有意料中的下跪求饶,杜思君站在下首静静看着他。将手里的御笔一扔,他面色不虞:“见到朕连跪也不跪,就不怕被治罪吗?”“陛下明鉴

  • 阴缘天成,老公晚上好4章

    原标题:阴缘天成,老公晚上好4章小说名称:阴缘天成,老公晚上好第四章香水晚上,我到不夜城的时候,胖经理满脸堆笑的让我赶紧去一号包厢,又嘱咐我好好干!我心里有些七下八下的心绪不宁,带着酒水托盘在前堂灯红酒绿的舞厅穿梭,企图寻找菲儿的身影,想跟昨晚一样叫上她一起去包厢壮胆。但奇怪是菲儿并不在舞厅里陪客人跳舞。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菲儿,无奈下,我硬着头皮一个人去了一号包厢。庆幸的是那个包场的金主居然又没在包厢,我心里越发的忐忑,有了昨晚上的经验,我不断地在心里跟自己说,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睡着了,一定要弄

  • 幸孕婚宠:总裁爱不完4章

    原标题:幸孕婚宠:总裁爱不完4章小说名称:幸孕婚宠:总裁爱不完第4章冷汗冒了出来但,古迟尉只是慵懒得把玩着手中的钢笔,说不出的迷人、潇洒。他不怒反笑,一汪紫潭般幽深的眸子看向古呈锦。“如果斗嘴可以解决问题,我们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你还是和18年前一样的幼稚,但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平常的语调,听不出丝毫怒意。被古氏家族认为耻辱的存在,古迟尉从小就不断学习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没有人看得出来,此刻的古迟尉就像一只英俊且危险的狮子,早已做好撕咬对方颈部的准备,然后喝干对方的鲜血,吃掉骨肉,连渣儿都

  •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4章

    原标题: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4章小说: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第四章叶擎苍的愤怒四季酒店里辛苦了一晚的叶擎苍被正午刺目的阳光照醒,睁眼看着天花板,昨晚的缠绵如电影胶片一般一幕幕的在脑中缓缓上演。女人笨拙的迎合着自己,那梨花带雨的小脸控诉似地看着自己,如玉的小手锤打着他的胸膛……叶擎苍的嘴角微微上扬,她的味道如同糖果在口中的甜蜜,真是无与伦比的美妙。正回忆着,手向旁边一摸,床畔空空,往身侧一看,果然没人!他怔了下,心道:这?难道昨晚是他做梦?不可能,昨天晚上明明就是——他猛得站起,将被子一掀,果然,床

  • 总裁,我来教你谈恋爱4章

    原标题:总裁,我来教你谈恋爱4章小说名字:总裁,我来教你谈恋爱第四章:夜店寻人“褚俊涵,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邓菲菲怎么想也没想到他褚俊涵居然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鸡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我说,我……要跟你解除婚约。”褚俊涵一字一字说的很慢,但是语气很重,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一旁的方薇薇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现在的气氛不对,这两个人之间绝对不是单纯的情侣关系,但是她现在也只能抱着褚俊涵的手臂,希望不要将这祸水引到她身上。“好你个褚俊涵,你居然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的野鸡对我说这种话,我要让你

  • 穆少独宠闪婚妻4章

    原标题:穆少独宠闪婚妻4章小说名字:穆少独宠闪婚妻第4章竟然是他竟然是他!如果可以,陆西染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个耳光!真没想到,自己姐姐的结婚对象,竟然是昨晚要了她初夜的男人!陆西染深吸一口气,艰难地平息了自己的心情。她的面上露出微笑,只是那抹笑容,怎么看都带着几分僵硬。“陆西染,你在胡说什么!”陆莞尔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姣好的脸上也出现了几分破裂,“赶紧给我离开这里,这是我的婚礼!”“亲爱的姐姐,你这是在做什么?”陆西染嘴角的笑意愈来愈深,她敛起眼,带着几分娇媚,“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妹妹呢,你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