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江水为竭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3:06: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江水为竭

第三章 胜者的忌讳
云漓江打车赶到秦氏大楼,问了秘书才知道原来秦玮颉将地点改在城郊的高尔夫球场了,她差一点就忍不住要爆粗口了,出了门戴上墨镜,拦了的士,上车就告诉司机师傅去城郊。好好孕
一望无际的绿洲,几通电话才被放进来,一看场地,云漓江就忍不住要在心里暗骂秦玮颉,真是活脱脱的纨绔子弟,仗着有几个臭钱就欺负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真希望老天开眼,劈死他得了!
“哟,这不是云小姐吗?瞧瞧,都把人给气成啥样儿了!”有人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云漓江,她穿着深紫色的雪纺裙,搭着米白色的小外套,八厘米的银色细跟鞋,手上拿着文件袋,由于是在大太阳下,刚摘下墨镜的她脸色很是不好。
秦玮颉早就看到她了,却依旧是默不作声地挥动着手中的球杆,还时不时和身侧的美女交头接耳,故作暧昧,绝对是一副让她等的样子,她怎么会不生气,可这一气,落在旁人眼里,倒成了小女人争风吃醋的戏码。
“阿颉,云小姐都找到这里来了,你倒是怜香惜玉一点啊!”霍磊明显是等着看好戏。
刚一杆进洞,秦玮颉似乎心情大好,将球杆递给球童,顺手摘下手套,再眯眼看看不远处气得脸都绿了的女人,不禁好笑。
到底是女人,经不得他稍稍一动手指,就找上门来了,看来,征服这头睡狮,指日可待了。
坐在遮阳伞下,云漓江恢复常态,淡淡地抽出文件袋里的合约,摊开放到秦玮颉的面前,一副工作般严谨地态度说:“麻烦秦总再看一下合同条款,如果没问题的话,请在上面签字。”
秦玮颉已经摘下了墨镜,翘着腿,眯眼看了看她的脸,依旧是精致的妆容,但是今天没有用Dior的唇彩,嘴唇有些泛白。原文haohaoyun.com
他只瞟了一眼合约,就拿起笔,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字体大气飘逸,云漓江不得不说,秦玮颉这家伙的字,和他的外表一样,人模狗样的。
“谢谢秦总,预祝我们合作愉快。”漓江起身公式化地道谢,算这家伙识趣没有为难她,不然她可真要听池汕的话,大不了这单不做了。
“没必要过河就拆桥吧!留下来陪我打一局怎么样?”秦玮颉见云漓江起身要走,突然就想把她留下来了。
漓江是一秒都不想秦玮颉呆在一起了,想要她陪他打球,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正犹豫着拒绝,秦玮颉却一把搂住了她,将她带到自己胸前,凭借着身高的优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漓江下意识地去挣扎,却被由远及近的掌声惊到了。
“好小子,我这会儿才帮你把甄臻给支开了,你就想办法哄你的红颜知己了?云小姐,我可告诉你,千万别被这小子的几句甜言蜜语就给骗了,他可是绝对的衣冠禽兽,恨不得全世界美女都甘愿拜倒在他的西裤下。”是上次在包厢里的人之一,云漓江还记得一点点,这人说话有些轻佻,却着实是说出了实话,这秦玮颉就不是好东西。江水为竭小说txt全文阅读
“滚远点。”秦玮颉毫不客气地骂了过去。
司竟倒也不气,而是好好打量起了今天的云漓江,说实话,云漓江的姿色真是秦少众多女人中毫不起眼的,至于脾气,他今天第一天见识,直觉告诉他,那天包厢里小鸟依人的姿态绝对是装出来的,这女人,和秦玮颉以前那些花花草草有天壤之别。
“你先放开我。”毕竟有人在场,云漓江不能和秦玮颉硬碰硬,只能先软下来求他放手。
放开云漓江,秦玮颉恢复平时那副居高自傲的态度,看都没看司竟和霍磊,直接拉了云漓江的手往场上走去。
示意球童递杆,霍磊忍不住说了一句:“人甄小姐还有通告要拍,你把别人叫来就这么晾着?再说了,你看看云小姐的鞋子,你让她怎么陪你打球?”
刚好甄臻返回来了,看到多了一个人,正准备伸手打招呼,云漓江看到大歌星,一时来了兴致,心想着,既然你要玩我,我何不玩回去,看谁比较痛快!
主意已定,漓江不露声色地俯身下去,脱掉脚上的束缚,赤脚站在秦玮颉面前,故作笑意地说;“颉,我们开始吧!”
这一声“颉”着实震到了周围的人,纵使是跟了秦玮颉两年的大歌星甄臻都没这样叫过他,多半是唤他“秦先生”或者“秦总”,亲密无间时,也最多唤一句“亲爱的”,她不敢叫他的名字,连名带姓都不敢,因为他不允许。江水为竭小说txt全文阅读
空气似是要凝结了,司竟和霍磊都知道,没有女人敢这么叫他,因为这是个忌讳。
所有人都以为炸弹下一秒要爆炸,却在片刻后,秦玮颉丢掉球杆,一言不发地走了,那样凌厉的眼锋,一向自诩不怕他的漓江都有些忐忑了,到底是一句突如其来的恶作剧,没想到真的惹怒了秦玮颉。
见大家都用同情的眼光看她,她只能悻悻地捡起高跟鞋穿在脚上,故作镇定地离了球场。
秦玮颉回到办公室,一怒之下扫掉了办公桌上所有的文件,连进来的秘书都被他轰出去了,连带着刚到公司送报表的秦玮绛都被御用秘书游斯缘拦到了会客室,战战兢兢地提醒她:“秦经理,秦总现在正在气头上,您还是别进去了。”
秦玮绛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喜怒无常,但发这样大的火还是很少见的,连游秘书都赶出来了,可见是真的有什么事触怒了他,她皱了皱眉,问:“发生什么事了?”
游秘书担忧地摇了摇头,“秦总上午开完会之后和霍少、司少去了高尔夫球场,回来之后就这样了。”
和霍磊、司竟出去之后会这样?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秦玮绛思索了一会儿,告诉游斯缘:“你先去做事,我进去看看。”
游秘书一下子看向秦玮绛,后者用眼神安抚她,“放心,没事的。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发完火,秦玮颉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前,神色倦怠,怒气之后的眼神里满满都是落寞神伤,好久都没这样痛快的发泄过,一个莫名闯入他生活的女人居然敢这样挑起他的心事,好,她胆子够大!
拿起手机,他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对方一接听,他冷冷的话语就过去了:“从现在开始,断掉所有’池江“的后路,没有我的许可,一律不许履行合约。”
“违约金?要你们干什么,最低代价,这是我秦玮颉的风格,你自己看着办。”
手机“啪”的一声被丢回办公桌,恰好秦玮绛进来了,吓了一跳,但看到大少爷臭着一张脸,她也只能默默地走到他身边。
“二姐,你先出去,我不想冲你发火。”秦玮绛是秦家的二小姐,也是秦玮颉同父异母的姐姐。
秦氏掌舵人秦峰有三女一子,原配生下三个女儿后与秦峰离婚,后来的妻子就生了秦玮颉一个,在众多的姐姐里,平日里秦玮颉也就和这一个姐姐亲近,所以姐弟俩的感情自然也是好的,他此刻不愿意把脾气发在自己姐姐身上。
秦玮绛不动声色地放下报表,又站到他身侧,她不算矮,165的身高,可站在自己183的弟弟身边,还是觉得有仰视的感觉。江水为竭小说txt全文阅读
“阿颉,你好几天没回家了,爸爸和阿姨都很担心你。”秦玮绛并没有问他发脾气的事,转而说起了这个。
自从上次和某个小明星闹上报纸头条的事被秦峰大骂了一顿,他连着有两个星期没回家,连母亲打来的电话也不接,踏踏实实地和父亲战了一回。现在气消了,被二姐这么一问,他也觉得自己不该,逢场作戏的事,直接导致他和家人闹不愉快还真是自己犯浑。
“二姐,我知道了,我会回家的。”心软下来,秦玮颉才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椅坐了下来。
秦玮绛见他气消了一大半,这才放心下来,捋了一下长发坐到他对面,好一会儿她抬眸,告诉他:“阿颉,我已经递交了辞职信,下周我就飞去意大利了,以后爸爸、阿姨,还有大姐和小妹就交给你了,替我好好照顾他们。”
秦玮颉愣了几秒,才蓦地看向自己这位素来淡泊的姐姐。秦玮绛是学美术出身的,很喜欢画画和摄影,只是迫于家族压力才进了公司,但是秦玮颉一直都知道二姐想飞出这个牢笼,这么多年,他很少看到她笑,大多数的时候她都很安静,即使是在工作,也经常是一个人出现在所有的场合,不刻意迎合谁,也不刻意疏远谁。
相比大姐的干练,三姐的精明,二姐是秦玮颉最欣赏的,他喜欢她不谙世事的恬淡之心,不争不抢,清丽洒脱。
“二姐,你真的决定了吗?”纵使是千般不愿意这位自己最亲的姐姐离开,他仍是不会去阻挡她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秦玮绛点点头,目光里全是肯定,她幽幽地说:“阿颉,当我们觉得什么最重要的时候就应该去做什么,不要等到后悔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自己曾经的犹豫是错的。”
那样绝望之后的目光,秦玮颉知道她是想起了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也许这一辈她都迈不过去了,但是秦玮颉仍然希望她好好活着,不为谁,只为自己。
沉默了很久,他才伸手去握住秦玮绛的手,那画过所有美好的纤细双手是冰凉的,就像她再也温暖不了的心一样。
姐弟俩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秦玮绛忍着泪水,仰头一笑,“我答应你,会好好生活下去,我会经常给你寄明信片,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好。”是男人沉重的回答,历经沧桑,还有多少离别是他没经历过的,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自己,他孤军奋战,醉生梦死。
第四章 冤家路窄谁过桥
云漓江来得很快,秦玮颉并不意外,当游斯缘站在他办公室向他报告,“池江”的云小姐求见,说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详谈,秦玮颉连头都没抬,直说了两个字——不见。
得到答案的云漓江并没有气急败坏地冲上去,而是静静地站了两分钟之后就走出了秦氏大楼。在门口的花坛上坐着,一时间也想不到对策,如果是那天不小心得罪了秦玮颉,她会愿意道歉,只要他不继续打压“池江”,所有条件,只要可以,都由她来完成。
将近十二点,漓江看到秦玮颉的车从车库里驶出来,她原本想直接冲上去的,可这样莽撞的事到底是不得体的,所以她只是缓缓地站起来,看向那辆她坐过的R8。
车里除了司机和秦玮颉,还有秦玮绛,她今天来办辞职手续,刚好也劝得秦玮颉回家吃饭,就顺道坐他的车一起回去。这会儿明显看到有人起身看向秦玮颉的车,秦玮绛寻思着是不是让他下去处理一下,这样明目张胆找上门的,不止她,连老爷子都已经管不了了。
“秦总,是云小姐。”司机提醒他,司机见过云漓江,也知道她和秦玮颉的关系微妙,保不好还真是他们大老板的心上人,他可是得罪不起的。
“你什么时候开始多管闲事了,开车!”秦玮颉不耐烦地吼了一句。
司机立刻闭嘴不敢说话了,一踩油门,车子擦着云漓江而过,秦玮绛不是多事之人,所以也没有多问,随着秦玮颉的性子去了。
秦玮颉是决心不见她,云漓江知道即使是死缠烂打见到了他,也不过是找到他面前自取其辱罢了,想了想,她只有先回公司,晚点再想别的办法了。
办公室都是敲击键盘的声音,云漓江随手翻开桌子上的台历,签字笔画的圈圈,马上就到十月十八了。
四年了,那副身躯已经长眠地下四个秋了,不刻意去想,她会以为苏晖远还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拉着他的长镜头,远远地笑着。
城郊的墓园,好天气下的舒适,蓝天白云,清风草香,云漓江捧着黄色的蔷薇花缓缓上山,泥土的气息很足,伴着花香,让人沉醉。
走到一座墓碑前,云漓江缓缓地弯腰,将花摆好,伸手去抚摸墓碑上的名字,她笑了,开始和他说话:“苏大哥,漓江来看你了,今天天气很好,空气也很清新,好像能闻到泥土的香味一样,你闻到了吗?”
苏晖远,四年前她去川西,在途中认识了这位爱好摄影的师兄,两人聊起来才知道是同校,苏晖远高她四届,竟然还是同系的,一下子就熟络了,两个人聊起了很多。
那个时候漓江和孟廷恺分手没多久,她是出去散心的,苏晖远跟她聊着没多久就看出了她的心思,还开解她,他说,有些事看我们接受的程度,愿意放下就放下,不愿意放下就记着,没什么。
没那么快豁然开朗,她却记住了苏晖远说的话,几日相处,跟着他爬山涉水,观光,拍摄,把所有看到的美都记在了苏晖远的镜头里。回去的前一晚她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她非常感谢苏晖远的开导,两人坐在藏民家中,秉烛夜谈一宿,也知道了关于苏晖远和他喜欢的女孩之间的故事。
门第只见并不稀奇,她想象不出来像苏晖远这样温和如玉的男子去乞求那位富家千金的父亲。所以他说自己不够爱她,所以才放不下身段去求得她父亲的成全,但漓江却说:“苏大哥,也许是你太爱她了,所以不愿意她看到你那个样子。”
因为曾经她也一样很爱孟廷恺,所以才不愿意去求孟家人成全他们,她知道即使求了,他的父母还是会送自己唯一的儿子出国,因为没有什么比自己孩子的前途更重要。
她恨过孟廷恺,却不是因为他的离开,而是她知道孟廷恺并没有她想象中一样爱她,他的爱带着征服欲,就像金庸笔下的武林高手,提刀论剑,不过一时畅快。
风吹过,墓园很静,只有漓江的孤影,在这静寂里,深远悠长。
同样是黄色的蔷薇花,秦玮绛穿着黑色的长风衣,戴着墨镜,她把花递给一旁的人,轻声道:“Alma,你去车里等我吧!”
身侧的人点点头,抱着花转身而去,秦玮绛这才缓步走到苏晖远的墓前。
漓江很意外这个突然而至的清冷女子,戴着墨镜,看不到脸,一身黑衣,却气宇不凡,她不敢妄加猜测,也只能淡淡一笑,和来人打招呼:“你好。”
秦玮绛记得这张脸,昨天在公司楼下,差点就拦了阿颉的车。
她并没有回应,而是俯下身去,伸手触摸墓碑上那张笑得和煦的脸,那样青春阳光的脸,照着整个世界都是亮的。
这就是苏晖远,她的阿远。
她记忆里永远不会模糊的样子,一个眼神,一个微笑,还有一声“小绛”,那就是她曾经幻想的整个人生。
黄色的蔷薇花,矗立在冰凉的墓碑前。
它的花语:永恒的微笑。
“谢谢你来看阿远,他最喜欢黄色蔷薇花。”淡淡的女声,带着孤寂和落寞。
漓江忽的想起了苏晖远曾和她说过的女孩子,那个苏大哥心中的富家千金。
“你...你是苏大哥的‘小绛’?”不知道是不是不礼貌,漓江吞吐了半天,还是问出来了。
很多年了,除了父亲,再也没人叫过她这个名字,她是父亲的“小绛”,也是苏晖远的“小绛”,却只能选择一个。
泪水无声无息而来,本不打算今天在这里流眼泪的,可是一句“小绛”,生生地把秦玮绛四年的眼泪全带出来了。
那年,她告诉他:“阿远,对不起,我选了我爸爸,原谅我。”
很久很久,苏晖远只是一笑,摸着她的脸说:“小绛,我不怪你,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选择,你都是我苏晖远这一辈子,最爱的人。”
一只行囊,一部相机,苏晖远去了西藏,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云漓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四年,她第一次见到苏晖远的命中女神,惊讶之余却是心疼。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失去心爱的人是什么感觉,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是如同千万只蚂蚁,吞噬你的心肺。孟廷恺是活着,她尚且如此,苏晖远却永远醒不过来了,眼前的人又是怎样肝肠寸断?
眼泪风干记忆,秦玮绛突然说话了:“谢谢你一直来看阿远,我想一个人陪陪他,可以吗?”
漓江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在山下,云漓江看到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再不识货,也知道这辆车的价值,她的主人就不言而喻了。她突然有些想感慨命运,很多世俗的门第观念生生拆散了诸多相爱的人,却从来没有去想为什么,其实不难想,因为有一方,永远都是劣势。
她和孟廷恺,还有她和秦玮颉。
为什么突然想到秦玮颉?一定是还没解决的事,想到这里,她又是一阵头疼了。
池汕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她镇定地告诉他:“好好竞标,这边的事我能搞定。”
她能搞定,而且必须搞定!
云漓江心念着,她必须说服秦玮颉,所有的代价她都想好了,哪怕是......是出卖她自己。
从办公室出来,她走到了广场,那里有个摩天轮,很高很高,是近两年才有的。她没坐过摩天轮,她恐高,所以即使是对着这个装饰物,她也有些心慌,真的是不敢去想象自己坐在上面会是怎样一副场景。坐过的人都说是云端和地狱的经历,她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去尝试一下这种从云端到地狱的感觉?
“我是云漓江,我想见您,嗯,现在,我答应你所有的条件。”挂断这个电话,她不自觉地抬头看向了顶端,前一秒的决定已经让她坐上了这个庞然大物,后一秒,她的心果然跌入了地狱,她们说得没错,这就是云泥,这就是地狱人间。
秦玮颉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浴室里有哗哗的水声传来,他突然有些心烦意乱,抓起床上的衬衣就往上身上套,然后娴熟地打领带,戴腕表。等到浴室里娇艳欲滴的美人出来时,看到他一身出门的装束,不免一阵失望,但到底是跟了秦玮颉两年多的人,甄臻还是掩饰住了眼底的失望,轻轻走过去替他拉平袖口的褶皱,蜻蜓点水地吻过他,笑靥如花的惯常表情,“开车小心。”
云漓江静静地坐在咖啡屋里,等着秦玮颉,他来得很快,进来的时候身上带着淡淡的沐浴露香气,什么牌子云漓江不知道,但味道很好闻是实话。
她的心有些乱,也许压根就没有考虑他为何此刻身上带着沐浴后的味道,以至于秦玮颉坐在她面前之后,她才稍微回神,看向他,却是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杯子,就像抓住了大海中最后一根浮木。
“我还没有提我的条件,你就这么紧张?”很明显的挑衅,秦玮颉脸上闪现了狭促的笑意。
江不打算和他绕弯子,她斗不过秦玮颉,“池江”也不能因为她而被秦玮颉折腾,她不是想牺牲小我换取“池江”,但目前的情形,却是容不得她多考虑一分钟。
“既然是我得罪了你,就由我来抵罪,何故要扯上其他人?”
秦玮颉被这个回答逗笑了,都这个时候了,她仍旧能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态度,他特别想知道这个女人背后到底有什么强大的经历在支撑她。
“云漓江,你太高估自己,也太低估我秦玮颉了,女人从来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你哪里来的自信?”
这样赤裸裸的羞辱,如果是以前的云漓江,她一定会起身就走,不会再多看这副嘴脸半分,可她面前的人是秦玮颉,他就是这个圈子的上帝,可以掌控他们的命运。所以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哪怕是被他吐口水。
按捺住自己,漓江保持声色:“你来见我就说明我的话有作用,秦总,说你的条件吧!”
“呵——”,秦玮颉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云漓江,你知道你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我不关心这个。”脱口而出,不仅仅只是不感兴趣,更多的是不想和他多呆一秒。
“好,不关心。”秦玮颉笑得异常,他突然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她觉得疼痛无比,却生生的忍住了。
“‘池江’会马上恢复正常,至于你,我希望我找你的时候,你都会在。”最后一句话,秦玮颉起身走出了咖啡厅,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要求,却是一个囚笼的开始,从此以后,她会和这个人,有牵扯不清的关系。
第五章 谁说这是巧合
“漓江,漓江......”,秘书室的王姐叫了她几声,云漓江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放下手机,她转头,“什么事?”
“池太太想约你喝茶,她问你什么时候有空。”王姐把刚拿进来的文件放到她桌上,笑眯眯地看着她,似是在宣布一个惊天好消息。
“漓江,你今年有二十六了吧,依我看,池先生池太太早就把你当准儿媳看了,这不,好事儿来了。”
全公司上下拿她和池汕说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平时她也没少去池家蹭饭,陪池太太柳韵玫喝茶逛 街,做美容是常有的事,他们又不是不知道,这会儿来打趣,显然是没事拿她耍了。
挑眉一笑,漓江转脸看王姐,“他爸妈看上我没用啊!”
“你的意思是小池总对你没意思?”王姐一副完全不相信的眼神看她,仿佛池汕不喜欢她是天理不容了。
“我认识池汕八年了,他要是对我有意,我们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这......哎,这,不是......”
漓江可不想在办公室讨论这些,她几乎是立即打断了王姐:“好了,去回复池太太,说晚点我给她打电话。”
王姐一走,漓江长舒一口气,开始处理手头的文件,大概四点的时候,她给柳韵玫打电话,约在附近的茶楼里。
柳韵玫是江南人,对茶颇有研究,所以每每约见,漓江总是会选择茶楼这种地方,一来满足柳韵玫对茶的热情,而来安静,符合柳韵玫的心性,喜静。
“柳姨,来很久了?”漓江一进来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品茶的柳韵玫。
柳韵玫打扮得很典雅,中式旗袍,手腕上戴着蓝田暖玉,哪怕是到了五旬之年,当年风韵犹存。看到云漓江,她立即就笑了,上前拉着她的手说:”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到,最近很忙呀,看,黑眼圈都没遮住。“
池家夫妇都对她很好,这也是她一直不愿意离开”池江“,也不惜代价要保护”池江“的原因。
“柳姨,公司有池汕,哪里轮得到我忙呀!”
说到自家儿子,柳韵玫可没忘记自己今天找漓江的目的,干脆就开门见山了:”小漓,我今天找你就是想问你个实话,你对池汕到底有几分情意?“
来的时候漓江并没有去想这些问题,按道理柳韵玫不会在这个时候问她和池汕的事,都这么多年了,到底是患难之交,一向知书达理的柳韵玫怎么会想到去干涉她的私事?
“你放心,不是池汕叫我来的,我就是想知道你对他到底有多少情意,还有没有机会继续走下去,小漓,你聪明漂亮,又善解人意,池汕他不优秀,也许配不上你,但是......”
“柳姨,池汕很好,是我没有福分,漓江承蒙你们一家照顾这么多年,感激不尽,但是感情的事,我想,我和池汕都是清楚的,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早一点遇到他。”
这是漓江的心里话,池汕是孟廷恺最好的兄弟,那个时候无论她和孟廷恺怎么闹,池汕一直都是他们的中间人,帮她说服孟廷恺,帮孟廷恺哄她。甚至在最后,池汕还为她打了孟廷恺,这么多年,池汕做了多少事,只有她最清楚,所以她不会伤害池汕。
从茶楼出来的时候,柳韵玫碰到了熟人,便带着她上去打招呼,对方看上去富态可掬,一身裁剪得体的收腰窄裙,佩戴的首饰一看就是花了大价钱打造的。她与柳韵玫不同,她化着精致的妆,整张脸显得气色甚佳。
“秦太太来喝茶呀?”柳韵玫微笑着和迎面走来的富家太太打招呼。
“阿玫,这么见外干什么,又没有旁人,来来来,我们一起聊聊,都好久没看到你了。”秦太太的手挽上来了,柳韵玫也没回避。
“这位是云漓江,小漓,这是‘秦氏’的秦太太。”柳韵玫给她们互相介绍了一番。
“秦太太,你好。”漓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秦玮颉的母亲,难怪会生出那样惹眼的儿子,光看这位风姿绰约的秦太太就知道了。
“云小姐,你好。”邵湘云伸出玉手,微微一笑,气场,礼貌,态度,绝对是富人家的作风。
就这样,云漓江陪着两位太太逛了一下午街,东西都快堆满车子的后备箱了,不得不感慨,有钱就是任性,刷卡都不用看额度的。
正打算和秦太太告别,没想到她先说话了:“逛了一天了,阿玫,我做东,请你和云小姐吃个饭怎么样?”
柳韵玫看漓江,她是年轻人,陪着她们两个老太太逛了一下午,应该也累了。刚想着要拒绝,可秦太太却直接吩咐司机开车,没一会儿就到了“渔港”。
刚进门就看到一拨人,也不知怎么的,漓江一眼就看到了秦玮颉,他穿白色的衬衣,打着蓝色的领带,头发整理得很整齐,很干净,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正式很多,正和一群人从那边往里走。
正想着是不是避开,秦玮颉已经过来了,先是看她一眼,然后一改常态,露出好儿子的表情和秦太太打招呼:“妈,您怎么也来了?”
“就许你来闹腾,还不许你妈我来这吃个饭哪!”很宠溺的口气在责备儿子。
“妈,别冤枉我,我可不是来闹腾的,今天下午陪几个市领导视察工地,晚上又安排了几家银行的行长谈融资的事,可都是做正事。回头我帮您刷,您今天甭心疼钱了,儿子孝敬您 。”一副讨好的姿态,云漓江还真是开了眼界,没想到花花公子秦玮颉也有这样一面,要是媒体看见了,指不定又是一顿好发挥。
“贫吧你就,三天两头听见你那些糊涂事,我和你爸都快被你气死了。”邵湘云是见到这宝贝儿子就恨不得耳提面命地教导一番。
“妈”,秦玮颉无奈地喊了一声,“您就不能在外头给您儿子留点面子啊!”
“是是是,给你留面子,简直不像话!来来来,这是你柳姨,这位是云小姐。”邵湘云也算是疼自己的儿子,也没在外人面前多说。
“柳姨好。”秦玮颉一副后生敬畏的眼神看柳韵玫,还大方地伸手示好,柳韵玫也露出了喜色,连连点头。
到了云漓江这儿,他也惺惺作态地同她握手,云漓江不禁在心里感叹这人的虚伪,太能演戏了,怎么不去做戏子?
“妈,柳姨,你们先吃,我等下过来陪你们。”秦玮颉叫来助理帮他们找好包厢,一切安排妥当,他才离开。
“渔港”的菜是众所周知的贵,一条深海鱼都是大几千,漓江算是有口福了,可对着这一桌子的稀世佳肴,她却怎么都提不起食欲,难道是因为埋单的人是秦玮颉?
吃到最后的时候秦玮颉进来了,身上带着酒味,人倒是挺清醒。他一边哄着自己老妈开心,一边还不忘柳韵玫,两位妈妈级的人倒是乐了,偏偏她云漓江,开始如坐针毡,心底暗叫自己倒霉,怎么就站在这么尴尬的位置呢?
吃完饭,柳韵玫坐秦太太的车走,云漓江和她们不同路,原本打算叫车的,不料秦玮颉却说可以顺路捎她一段儿,她自然也不能说什么了。
直到坐上秦玮颉的车,她终于是靠在椅背上,一副认命的样子,如果今晚秦玮颉大发慈悲放过她的话,她往后一定多去庙里烧香还神。
“你今晚跟我回去。”
坐在云漓江身侧的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漓江原本是闭着眼睛的,这一下子就被惊得双目大开,不镇定地就喊了一声,“啊?”
“前面掉头去‘境画林’。”这句话秦玮颉是对前面的司机说的。
车子掉头上三环,云漓江有种世界再也回不去的感觉了,这个夜晚会发生什么,她真的不敢去想了。
秦玮颉的侧脸在车灯下异常俊朗,深邃的眼眸,尽管是不太明显,但漓江知道,那是一双凌厉的眼睛,随时都可能置人于死地。就像现在坐在他车里的自己,她不是不害怕,不是不愤怒,可是,她知道,哭闹对这个男人没用,而她,亦不会用这种卑微的方式求饶。
繁琐的密码程序,云漓江静静地站在秦玮颉身后,看着他娴熟地输入数字,进电梯,又娴熟地输入密码打开家门,一路上目睹了富人区的豪华,这会儿进了秦玮颉的别墅,倒是另一番天地。
柚木色的地板,英伦风的陈设,真皮沙发,米黄色的窗帘,客厅中央铺着一块地毯,光看就知道质地很好,还有茶具,很精致的陶瓷制品。房子很大,布置得很得体,只是看上去有些清冷,漓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所以看到这样的豪宅,也只是瞟一眼,便不再多看。
秦玮颉并没有和她说什么,径直上了二楼,留下漓江一人,呆呆地站在偌大的客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往东还是往西,索性也就坐下来,打开了电视。
心思都在“这一晚要怎么办”这个问题上,云漓江一直撑着没睡,偌大的客厅,墙壁上的无声钟,一秒一秒地转动着,却生生让云漓江听出了“哒哒”声,到底有些害怕某些事,再镇定的人,此刻也像头顶被绳子栓住了一样,丝毫不敢懈怠。

江水为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江水为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妖武至尊18章

    原标题:妖武至尊18章小说:妖武至尊第18章敢不敢赌玄虚盯着秦亥手里的瓷瓶,瞪圆了眼,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万年钟乳?”一旁的太上长老也双眼发直,手指略微颤抖,眯缝着眼睛,不知道在思量什么。秦亥收起瓷瓶,露出笑容,并没有回答玄虚,直愣愣的盯着胜志。胜志有些错愕,万年钟乳的名头他还是听过的,一时间有些犹豫。他不是怀疑秦亥手里万年钟乳的真假,因为这股清香的气味他仅仅吸了一口就浑身一轻,绝对是顶尖灵物。他想的却是对方拿出这种级别的东西,他要出什么赌注。不过就在这时,秦亥开口了:“估计以你的实力在巴

  • 逆天武神18章

    原标题:逆天武神18章小说名字:逆天武神第18章前往兽山来到兽山边缘,苏林的脸上露出忌惮与兴奋交加的神色。只要能够修炼成十三兽变法的第一变,他的实力就能够暴涨,日后就算是和苏天骄比斗,他也有足够的底气!“十三兽变法,第一步是吸收妖兽的精血,炼入肉身当中,完成第一变!”“只有第一变练成,我才是真正的入了门,日后再融合其他的妖兽精血,就会水到渠成,十分的容易了!”苏林眼神中精光爆射,压力与动力并存,一个人不怕没有压力,就怕没有动力。兽山之中的妖兽无比的凶残、强横,遇见活人就会扑上来吞食。因为人的身上

  • 杀帝18章

    原标题:杀帝18章小说名字:杀帝第18章天阳出现林麟手中的子弹越来越少了,现在已经没有几发了,即便是雪娜给林麟的弹夹,基本上也打光了,眼看就要弹尽粮绝了,林麟也越来越接近对手。对手也发现了,敌人似乎想方设法的靠近自己这一方,恐怕他们也弹尽粮绝,打算殊死搏斗,这一群雇佣军对此心知肚明,直接开枪射击,但是林麟健步如飞,速度很快,不断的采取闪避,面对枪林弹雨,林麟也未曾胆战心惊,手脚一点都不迟缓。首当其中的保镖立马被林麟一脚踹飞出去,林麟一个箭步,直逼而上,并不减慢速度,其余的保镖见势不妙,立马转变进

  • 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18章

    原标题: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18章书名: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第18章四小姐,请自重姘头?压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二货的思想原来这么不纯洁。白湖委屈地低头,见墨水心好像真的生气了,于是乖乖地闭上了嘴,沉默地蹲在地上甩尾巴。容钰平静地望着依然缩在他怀里的墨水心,漠声道:“四小姐,请自重。”“自重?我哪里不自重了?”墨水心抬眸直直地望进容钰那平静的眸底,似乎想要透过他的双眼捕捉些什么。然而再度令她失望了,那双眼睛,一如刚才那般平淡如水,仿佛这世间什么都不能令他变色。“男女授受不清,四小姐这样

  • 化神18章

    原标题:化神18章小说名称:化神第一卷须弥世界第18章秘法的缺陷“不就是金币么?他欠你多少?我帮他还!”一个清脆悦耳的好听声音,打破了现场压抑的气氛。孔夫子闻言望去,不由呵斥道:“小仙?没事别来添乱。”林小仙装没看见孔夫子,朝李枫丹拌了个鬼脸,走到钱豹面前,问道:“多少钱,你说个数字就好了!”钱豹看到林小仙的时候,眼前赫然一亮。这个小丫头五官精致,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自信的气质,漂亮得有些不像话。唯一的缺陷,恐怕只有萝莉的身材略显娇嫩,没有赤红霞那种成熟、健美的风骚韵味。再给她两年时间,定是位出

  • 锦绣嫡女腹黑帝18章

    原标题:锦绣嫡女腹黑帝18章小说:锦绣嫡女腹黑帝第一卷第18章滔滔不绝的景仰之情淳于昌敏锐的感觉到两道凌利的目光,转头向这边望来,对上的,是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乍一看眸子里似乎藏着许多的情绪,再仔细一瞧,又什么都没有。眸子的主人见他望来,也不回避,只是勾了勾唇,淡淡施了一礼。淳于昌见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不禁一怔,向她走了过去,问道,“请问这位小姐……”“五殿下,这是臣妾长女,阮云欢!”秦氏忙跟了上来,躬身回话,又把自己的女儿向前推,“这是臣妾次女,阮云乐!”“哦,阮云欢!右相府大小姐!靖安侯老

  • 萌娃的腹黑爸比18章

    原标题:萌娃的腹黑爸比18章小说名字:萌娃的腹黑爸比第18章江逸辰,你有病吧嘴唇微微颤抖,只是索性的是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在王子萌反应过来之前,江逸辰就已然是离开,站在了她的面前,冲着发呆的王子萌邪气一笑,“我这么变态,你还爱,你岂不是比我更加变态?”“爱?”而王子萌简直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似乎是不太相信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一般,好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为可笑的话,“江逸辰,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怎么?看我看痴迷成这个样子,你还就这点和曾经是一模一样。”而自然那边的江逸辰也是直接选择了过

  • 无上魔皇18章

    原标题:无上魔皇18章小说名:无上魔皇第18章修为暴进两个不同的角落里,两双阴冷的眼睛在一直在注视着杨东的身影,目中寒芒闪烁,一道来自于翻天手萧云,另一道则是来自于杨家外府副总管……杨二!“高等元石,没想到这杨东不仅能够修炼了,而且还吞噬了一块高等元石,不行,绝对不能容许他继续活下去,不杀了他,我早晚得死在他手里。”杨二脸色变幻,内心升起了一股深深地骇意,没人比他更了解杨东的可怕了。“他虽吞噬了一块高等元石,却火拼杨越传受了重伤,我若现在出手,他绝对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杨二内心剧烈挣扎着,今日

  • 凌天神皇18章

    原标题:凌天神皇18章小说名字:凌天神皇第18章焚天灭阳可惜,大多数人都不理解陈风的惊恐。吼吼!刘能发出狂霸的虎王啸,啸声具有浓重的杀伤力,众人听了头晕目眩,脑中一片空白,痛得五官扭曲,抱头打转,许多人终于承受不住啸声摧残,吐出腥红的血来。可是奇怪的是,林婉柔专心的看着唐叶战斗,娇脸绯红,却没有受到啸声的一点影响。“想不到虎烈拳的终极杀招,居然是攻击神髓和元神,这一招儿还有点意思。”唐叶脑中嗡嗡乱响,情绪受到波动之余,连脑域识海都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阴影。只是,他的心神远比常人强大,虎王啸虽然厉害

  • 极品护花杀手18章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18章小说名称:极品护花杀手第18章盛情难却见到蓝灵儿拿出来的绿扳指,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林清雪都震惊了,这得是多高明的手段,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扳指取下来,这技艺简直是出神入化!蓝灵儿无趣的撇了撇嘴,骗过你们有什么用,什么都被那个坏家伙看的透透的,一点秘密都没有,她有些沮丧的说道:“好啦,好啦,东西我都交出来了,这下可以离开了吧!”不料蓝灵儿刚一起身,段风便一个闪身来到她面前,两只爪子超前伸着,差一点儿就抓到蓝灵儿的重点部位上。“啊!”蓝灵儿吓了一跳,往后一缩,又跌坐到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