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乱世桃花:深宫帝皇霸道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4:13:2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乱世桃花:深宫帝皇霸道爱

第11章 此情脉脉可问天(4)

扶苏的语气微显落寞,当他一觉睡醒发现身边伺候的人都不见了的时候,那种恐惧不言而喻,他想救他们,可是当他赶到内院时,所有的人都已经死去,只有怜儿活了下来。乱世桃花:深宫帝皇霸道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亲政9年来,嬴政从来没有一天陪在儿女身边,一直没发现他的儿子已经这样大了,已经长成一个小伙儿了。

多年来扶苏从来没向他要过什么赏赐,扶苏自幼就很懂事,也很满足于现状。

满足对于别人来说是件好事,可是对于大秦未来的储君来说,是万万不可以的,嬴政喜欢扶苏的少年老成,却也讨厌他的无所求。

“没用的东西!”嬴政眼神凛冽,扬声骂道,“寡人在你这年纪,早已经登基为王,忙于朝政!你却只会惦记女人!”

“父王教训的是。”扶苏口气谦和的认了错,嬴政也不好再骂了。

“你要就留着吧!”不就一个宫女,应该不会知道那个秘密才是,他向来不把宫女看在眼里,如果可以预知未来,他断不会把怜儿放在扶苏身边,也绝不会想到卑微如宫女的她会影响自己的一辈子

“谢父王!”扶苏有些激动,有了嬴政的这句话,怜儿的命才算是真的保住了。

“侃太傅向寡人夸你的文章写的天上有地上无。好好孕”赢政不动声色的说。

“那是太傅夸奖罢了!”扶苏低着头,不敢看着赢政的眼睛,生怕一个不好,又要惹怒他,而失了先前求来的赦免!

“文章写的再好,又有何用!一介书生,何以立足天地,收拢山河?从今日起,你该把重心放在武术上,由蒙将军负责教你,用心学罢!以后这天下说不定就是你的。”

毕竟其他的儿子还比不得扶苏,胡亥像他,却只有坏的地方像他,凡事多疑暴.虐,却没有任何雄才大略。府靖还太小,目前尚且看不出资质。

“儿臣遵命!”扶苏唯唯诺诺地点头,怜儿的事父王答应了,所以这些事他就不那么在意了,再说如果他说不想学,有用吗?他有决定权吗?

答案是否定的,即使位高权重,即使自己是他的亲生儿子,也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

在赢政面前的他和在其他时侯的他,完全是两个人,在赢政面前他总是显得优柔寡断、战战兢兢,那是因为他所面对的人,实在太强势;而其他时侯的他,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因为全身是放松的,所以可以谈笑风生,神情自若。

回到未辛宫后,扶苏第一个要找的自然是怜儿。

“父王同意把你留下来了,你知道吗?”他呵呵笑起来,像孩子似的。好好孕

怜儿只是微微点头,倒显得淡然,这个结果是必然的,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嬴政为了补偿刚刚失去母妃的扶苏,自然会同意。再说,只是一个宫女而已!

“好些了吗?来,喝点参汤。”扶苏接过宫女手中的汤碗,准备喂她喝下。

第12章 此情脉脉可问天(5)

“奴婢自己来。”怜儿接过汤碗,慢慢的喝着,她不喜欢参的味道,但是想要让自己的身.体赶快好起来,就必须好好调养,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眼下命是捡回来了,但是太医说毒已经沁入五脏六腑,伤了脾肾,虽然毒性已经完全解除,但是身.体然很虚弱。

“哦!”扶苏呵呵笑着看她喝汤,不愧是天下绝.色,连喝汤的姿势也这样优雅,要不是认识的人,还真不相信她这个样子会只是一个宫女。好好孕

待手上的空碗被奴才端了走后,怜儿不着痕迹地问:“大王叫公子去,不会只是为了奴婢的事吧!”瓜子脸上淡扫的峨眉,带着一点点病态的疲倦,却有异常明亮的眼睛。

“父王让本宫从明日起把重心放在武术上,由蒙将军亲自出任太傅!”扶苏脸色显得有些不情愿,到底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还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

怜儿向他道喜:“恭喜公子,这是好事啊!公子不必觉得有压力,压力既是动力,这表示大王对您还是重视的,您很有可能成为储君。”

“你以前不是不喜欢本宫习武的吗?”扶苏皱眉,有点不懂她了。

“如果习武能够使公子变得更强大,使大王更看重公子,又有何不可了!”以前的怜儿不赞成他习武,是因为他自己也不想习武,他天生就是一个诗人学者,而非耍刀弄枪的武夫。

但是她答应过郑夫人的,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公子扶上储君的宝座。

“为什么非要让父王看重,难道你以为本宫想成为储君吗?”不,那是他厌恶的,他讨厌宫廷中的明争暗斗,同怜儿一样,他更喜欢平静的生活。原文haohaoyun.com

怜儿静静的看着他,说:“你要成为储君,你也必须成为储君,你与奴婢已经被卷入这场无休止的宫廷斗争中,我们无处可逃,也不能逃。”

扶苏突然觉得心酸,上前将头靠在她的肩上,紧紧靠着。“难道我们就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吗?”

答案虽然残忍,但她不得不说:“是的,我们无从选择,你是他的儿子,所以你只能是储君,一旦你做不了储君,那么你的弟弟公子胡亥很有可能会成为储君。”

“他要,本宫让给他就是了!”扶苏故作轻松的说,其实心中也是吓了一大跳。

“公子,别说您没有从来没想过。”怜儿白他一眼继续说:“他那样暴.虐的人,一旦得势,公子你将永无容身之处,您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变成他的,也许他会杀了公子你,也许将公子囚禁起来一辈子,也可能将你所有的财产收回去,然后将身无分文的你扔在大街上。”

“他到底是本宫的亲弟弟,应该不会才是。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扶苏听着打了个寒噤,但又忍不住往下想,追问道:“那要是他成为了储君,你也会变成他的吗?”

第13章 此情脉脉可问天(6)

“亲弟弟算什么,您可知道前几日凌岩宫那个突然死了的宫女,是为何而死的?”

扶苏配合的摇摇头,他好像是听说凌岩宫有个宫女自尽了。

“那宫女其实是怀有身孕的,是公子胡亥的孩子。公子胡亥知道后,突发奇想,说是想看看五个月的胎儿到底长什么样子,竟叫人活生生的将那宫女的腹部切开,取出胎儿供他欣赏。那宫女就那样活活的被破腹而死,孩子取出来时还没有成型,一出娘肚子就冷了。”

说到这里,怜儿停了一下,顿了顿,又道:“公子胡亥比你还要小上几月,可他已经懂得玩.弄女人了!那尚且还是他自己的亲生骨肉,何况是你。若他成了储君,若命运安排奴婢做他的女人,奴婢也只能认命就是,大不了就是死。”

怜儿任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的描绘着那仿佛来自地狱的未来,像是一道咒语紧紧的将扶苏单纯的想法彻底击碎。

“本宫不会让那一天发生,你是本宫的,知道吗?”扶苏沉声说道,就算是为了怜儿,他也要硬着头皮争取成为储君的。

怜儿脸上微微一红,但笑不答,别提多可爱。

日子悄悄过去。

“怜儿。”扶苏走上前,她纤腰细细的站在窗前,像是在盘算着什么......

不自觉的,他的双手环抱住她的腰,眼中有着依恋,他把头埋在她颈窝里,喃喃地道:“怎么办,本宫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放开。”怜儿生气的呵斥他,并快速离开他的怀抱。

“为什么!”扶苏用奇怪的眼神看她,也不是第一次抱她了,为什么突然反应这么大。

“于理不合。”仅仅四个字,怜儿一笔带过,她内心也是不忍的,可是他们俩个这辈子不可能了,因为他们的身份已经不同了,怜儿可能是他的亲姑妈,多么讽刺呵。

好不容易这世界上有一个这样真正疼惜她的男子,却可能是她的外甥。

扶苏并不知道实情,此时不以为意,有些赌气地道:“你在乎那些闲言碎语做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怜儿说这话时,理直气壮,底气很足。

扶苏露出无奈的苦笑,听到她的解释,便觉释怀多了,没再往深处想。

只是有种不踏实感,仿佛怜儿会在某天离开他。

怜儿侧着身子,低下头去不看他,只说。“您今天学了些什么?”

“射箭。”

怜儿也不细问,“奴婢去拿些糕点来。”

“你才刚刚好,这些事情让别人去做就好。”

“那怎么可以,奴婢也是宫女。”怜儿不想落下偷懒的罪名,她希望扶苏对她,能像对其他人一样。

“那只是现在。”他语气肯定,潜台词仿佛是说以后你就不是宫女了。

她不是宫女能做什么了?难道做他的妾室不成,她不敢想像,心中有了一个决定,该是断掉他念头的时侯了......

第14章 桃花树下桃花妖(1)

某个角落里的桃花正在盛开,一片淡红之色。御花园中百花怒放,处处姹紫嫣红,却也休想抢了它的风采去。

阳光透过重重叠叠的花瓣斜斜映照在树下的宫女身上,那宫女一身白衣胜雪站在那,被风吹起的一角随风飘摇,飘飘欲仙的那种。

她却不是仙,是妖。

她的皮肤如没有任何瑕疵的桃花一样光滑,微微泛着光彩。

长发被轻轻挽起,发髻垂在脑后,用翡翠盘肠簪系着,柔媚而又华丽。

微风吹拂下,花瓣飘落时,她的眼神越加明亮,仿佛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怜儿轻轻抬起头,脸上露出一抹奇异的笑容,媚眼如丝的看了他一眼,继而又快速的低下头去,像是看见他是不应该的。

这样的女子,断不是好惹的,如是聪明的人,都应该回避才是。

他李斯不是笨蛋,却还是走向了她。

晚了,从见她的那一刻起,一切都晚了,他不是没见过美丽的女人,却没见过如此适合站在桃花树下的女人,仿佛她和桃花原本就是一体的,人如桃花,仿佛像桃花一样只要轻轻一触碰就会枯萎,美的那样金贵,稀有。

怜儿几乎是看他过来时,就转身离开,却又走的那样慢,像是在等谁追上.她。

“姑娘请留步。”也许就是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魂魄就不再属于他自己。就算理智一直提醒着他不要靠近,也于事无补,就算认识她可能会毁了他以后的生活,他依旧要迈出这一步。

他,不后悔!

眼睛已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她没有转过身,只说:“大人是在叫奴婢吗?”

淡淡的声音,十分好听。

“是,你怎么一人在此。”李斯警惕的问道,不知她的出现带着何种目的。

“回大人,奴婢在这等公子。”怜儿抬起头,在他脸上搜索着什么。

“你可是在等扶苏公子?”早该料到的,这样的女子不可能只是个普通宫女,她是扶苏的女人吗?李斯的心里有些添堵。

怜儿点头。

“为何在这等。”公子扶苏此时应该在武场才是,又怎么会让一个女子在这等他,是这女子随便找的借口吗?

“公子说蒙将军今日有事去不了,让公子自己练一会,难得有这个机会,公子说让奴婢在这等他一会,等下他练完了,带奴婢去玩。”她解释,神色镇定自若。

“为什么要告诉本官这些?”她为何要解释的这么清楚,像是怕他误会什么似的。

“大人问了,奴婢当然有什么说什么?”怜儿低下头倒显得是李斯多疑了。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话,奴婢叫怜儿。”她声音细小如蚊,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满面的不安,轻轻地又低下了头去。

“怜儿。”他默念着这个名字,像是要揉进心里。

怜儿像是等累了,干脆找了个台阶坐了下来。

第15章 桃花树下桃花妖(2)

李斯好像也不急着回去,在她身边的位置上也并排坐了下来,后宫若是换了其他臣子,那怕多待了一会,也会被管事的太监赶出去,因为这里面,所有的女人都属于一个人,那就是大王,其他男子是不能靠近的,李斯不同,因为他是大王最宠信的大臣,拥有特权,可以自.由出入后宫。

怜儿也没再管他,自顾自的打起盹来,将头埋在膝盖上,身子缩成一团,像是怕冷。

李斯也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那日,李斯就这样陪着她坐了一个多时辰,实在没耐力了,才离开。

“你是在等本宫吗?”扶苏从武场那边过来,见怜儿坐在他必经之路的台阶上,头靠着红色的柱子。

“你说是就是吧!”怜儿微眯着眼,看着一脸兴奋的扶苏。

“你这嘴硬的丫头!”

不是她非要泼他冷水不可,而是为了他的未来着想,实在不该走的太亲近。

扶苏见她不说话,于是又说道:“怜儿,你看这桃花盛放的比往年更灿烂,咋们院子里的那棵桃花树,花多的都快把枝压断了。”

怜儿站起身来,低着头只说:“公子,这凉,奴婢陪您回去吧!”

“呀!”扶苏抽了口气,原本想摘支桃花给怜儿,却不想手上传来一阵疼痛。

看他甩了甩手,怜儿问:“怎么了?”

“练棍子的时侯不小心,刮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本就不是那块材料,学起来自然不容易。

怜儿很自然地拉过他的手瞧,动作轻柔。

一根细小的木屑插.入他的大拇指指腹,有点深。她很小心地用指甲尖拔出木屑,一滴深红的血珠跟着渗出,她本能地吮了一下。

看着她紧张的动作,扶苏感觉很温暖。

“好了!”她红着脸放开扶苏的手,转过头。

“恩。”压下心口莫名其妙的感觉,扶苏走在她后头。

“以后注意点。”怜儿也不忍看他老是受伤的样子,这不是第一次了。

“还说本宫,你自己了?记得以前,你经常会磕到这碰到那的,母妃说你是缺心少肺的,因为这个没少得唠叨。”扶苏轻笑道。

可是母妃......

是啊!那时候多好啊!可惜回不去了......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奴婢忘了。”怜儿尽量不去想那些会让她舍不得放开的事情。

“这都能忘吗?你可记得,本宫曾说过会......”

不等他说完,怜儿赶紧向前走,她不想听见,不想记得他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看着她走的那样快,像是想要躲避什么的样子,他心底隐约地意识到彼此之间似乎有些不同了。

是她变了吗?

以前她总是走在他的身边,不紧不慢的跟着......

以前他说话时,她总会认真仔细的听着,不会像现在这样背过头走掉......

扶苏回到屋里时,怜儿正在桌子边坐着,等着他。

扶苏臭着脸冷哼了一声坐到另一边,也不说话。

第16章 桃花树下桃花妖(3)

“生气了?”怜儿幽幽一叹,“这样就恼了,若是以后奴婢不在了,公子恼谁去?”

“你要去哪?”扶苏心中一惊,知道她不是信口说说而已,必是做了什么决定。

怜儿摇摇头,她知道公子是真心待她,如珠如宝。但是已经答应的誓言是不可以更改的,从她答应郑夫人的那刻起,他们之间已注定成为两条平行线,不会再有交集了。

扶苏有点恐惧了,这样的怜儿,是他以前没有见过的。“你这是怎么了?”

怜儿又摇头,语气故作平静的说:“没什么,只是想像罢了。”

“你说过我们之间没有秘密的,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说?”他吼道,平生第一次吼她。

“谁能真的没有秘密了,有些事情,即使是对公子,怜儿也不能说。但也真没出什么事,公子自己敏感罢了!”怜儿粉饰.太平的一笑,却是那样牵强。

“不,本宫知道是有些不同了,你的表情是骗不了本宫的。”了解她,就如了解自己一样的,扶苏怎么会察觉不出她的怪异?

“公子瞎猜什么,没有的事。”怜儿想起那些被她收.藏在心底的秘密,那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事情,以及责任感!力量仿佛又回到了她身上,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告诉他。

她轻轻抚上他俊逸的脸颊,安抚着他不安的心。

扶苏的脸颊光滑如女人,五官也秀气......

桃花树下,她轻抚琴弦。

为的是让猎物自动送上门来,原本一个宫女是没资格在御花园弹奏音律的,是扶苏给了她这样一个特权。

“大人。”见李斯路过此处,怜儿低声唤道。

“你为何在此?”李斯本想避开,却又无法抗拒她柔美的声音。

“奴婢闲暇无事,公子特许奴婢在此抚琴。”怜儿抬头看她他,眼波暗送。“大人如若不忙,可否听奴婢弹一曲再走。”

李斯点头,觉得有时不免被她牵着鼻子走,往日的精明总是使不上力。

多年在权势与阴谋的斗争中,他已沾染上一身血.腥,步步惊心的爬上了如今的高位,站在帝王的身边,却依然不能让他获得像现在这样的快乐,即使他已有妻室,却一直缺少着一个像怜儿这样既有才华又有相貌的红颜知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亦然也是如此。

藕臂轻抬,玉指似有意无意的随意拨弄着琴弦,流云若水般的天籁之音,源源而来……

琴声悠扬,则冲和清丽,仿佛隐隐春.光现于指下,配合着满园的春.色,让人惊叹不已。

一曲终了,怜儿微微站起来,欠欠身子,娇声道:“怜儿不才,请大人指点一二。”

静默的御花园里只有他们两人,怜儿就这样疑睇着怔怔出神的李斯。

久久的沉默之后,李斯方才出声,说:“指教不敢当,姑娘琴技高超,本官佩服!”

第17章 桃花树下桃花妖(4)

“高超又有何用,无非是无聊之时,自己弹着解闷罢了!”怜儿叹了口气,好看的眉打了个结,让人平白生出些怜惜来。

“姑娘有何愁苦?”

“只是强说愁罢了!让大人见笑了。”怜儿别过头去,却惹得人心儿酸。

“姑娘但说便是。”

“奴婢从小就孤独无依,幸好碰上夫人好心收留,才有了一口饭吃。如今夫人去了,奴婢不知该何去何从?”她面容凄楚的低下头去,眼底有淡淡的哀伤。

“姑娘不是还有公子扶苏做靠山吗?”李斯眼光疑惑,他可不是好糊弄之人。

“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公子虽待奴婢好,却自身难保,没有夫人的庇护,公子恐怕难成大器,奴婢的命运更是难说。”她柔美好听的嗓音,哽咽起来,掏出丝帕在掌中反复揉。

“你希望本官怎么做?”他皱眉,希望她开出的请求别太贪得无厌,扰了他的兴致。

“奴婢不求其他,只求大人带给奴婢快乐。”像是早知道他会答应,怜儿不紧不慢的说。

“快乐?”

“是的,奴婢只希望大人进宫之时,可以多来看看奴婢,同奴婢说说话,这就足够了!”她开口留他,娇羞的表情可爱至极。

原以为她会狮子大开口的李斯,现下觉得感动。

见了李斯没出言反对,怜儿就当他答应了。“大人明天会进宫吗?奴婢在这等您。”

“明日下了早朝,本官一定来赴约。”有美.人邀约,他岂会拒绝?

之后经常有人在御花园的这个角落,看见廷尉大人李斯与宫女怜儿私会,宫中人多嘴杂,自然有人传了出去。

一时谣言四起,扶苏也有所耳闻......

此时,扶苏半躺在床榻上,微眯着眼。

一旁的香案上摆放着一把琴弦断裂的琴,褐色的琴与扶苏铁青的脸色似乎在述说着什么?

“公子。”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在床榻前停了下来,来者用尖细的声音轻声唤道,既怕打扰了公子的午休,又怕耽搁了事情。

“说。”扶苏知道必然是出了什么事。

“公子料事如神,怜儿果然买通了看守的小太监替她报信,信截下来了,请公子过目。”说话之人立即递上一张薄薄的纸条。

扶苏展开纸条,上面娟秀的写着几个字:大人保重!

“把这纸条给李斯送去!”揉眉心,扶苏走到窗前,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只是令人纳闷的是为何怜儿会喜欢李斯,按说李斯长相虽然俊美,但难免五官显得太过阴.柔,李斯的富有不及自己,怜儿为什么会倾心于他,甚至在好不容易递出去的纸条上,只写着“大人保重”这几个字,丝毫不提她自己的安危。

扶苏倒要看看,这个李斯哪里比得上自己。

心烦意乱的他,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怜儿被软.禁的楼阁。

听看守她的宫女说,三天了,她还是什么都不吃,怜儿,你这又是何必呢?

第18章 小管丁宁侧调愁(1)

“公子。”恰巧从阁楼上下来一个宫女。

“她吃了吗?”

“回公子,怜儿姐姐一口也没动。”那宫女站在原地摇摇头,轻叹一口气,那么美丽的一个女子,再这样饿下去,也会变的面黄肌瘦。

“你下去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扶苏走到阁楼上,门是虚掩着的,门口的侍卫行过礼后,一动不动的站着。

“公子,既然来了,为何站在门口?”怜儿站起身,动了动嘴又说,“怜儿知道公子心中不快,但是怜儿这么做,都是为了公子好,公子现在不懂,以后自会明了。”

“是么?什么狗屁的为本宫好,你都快要投入别人的怀抱了,这是那门子的好。”扶苏大怒,推门而入,口气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公子先回去吧!若是廷尉大人来了,请公子不要太刁难,让他来见奴婢。”怜儿赶忙背过头,不见他。

“那娘娘腔哪里好?你这样牵挂他!”

“公子请放心,怜儿绝不会做出什么给公子丢脸的事情,公子以后就会明白了”怜儿嗫嗫地说。

“你以前可不这样!”扶苏越听越烦,恨恨道。

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怜儿都会同他说的。

“请公子先回去吧!我这阁楼地方窄小,公子不必久留。”既然说不通,怜儿只好下逐客令,草草的结束谈话。

“你这是什么态度!”扶苏扳过她柔弱的身子,吼道。

“奴婢知错。”怜儿声调低了下去,眼睛像迷雾一样迷茫。

“你是本宫的人,咋们一起长大,你只能是本宫的。”扶苏没有任何预示的便欺上.了她的唇,柔软的触感令人迷醉,像一杯美酒。

“公子,万万不可。”怜儿赶忙推开他,力道之大,令扶苏连退几步,一个女流之辈也有如此的力气,是来至于平日的锻炼。

扶苏只能败兴而归。

望着扶苏的背影,怜儿默不作声,既然答应了夫人,那也只好拂了公子的心意。

她怎能知晓,夫人想给公子天下,公子想要的却只是美.人。

少顷。

“怜儿,你在里面吗?”李斯蹑手蹑脚的,乘着夜深人静,登上阁楼。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来见她,从得知她被扶苏软.禁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想来见她,忍了三天,最终还是没忍住,就算这真是一个陷阱,他也决定跳下去。

“大人!”怜儿听到了动静,连忙披着被子下床去开门。

“进屋说。”李斯急急关上门。

“大人来的时候,没让人给看到吧!”门口的侍卫去哪了?

“放心,侍卫给本官让人引开了。”不敢点灯,他们就这样黑灯瞎火的坐着。

“大人深夜来访,有什么事情吗?”黑暗中,怜儿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本官明天就向大王要了你,怜儿,明日之后你就算本官的妾室,公子扶苏也阻止不了!”为了抱得美.人归,他只能硬着头皮向大王开口了。

乱世桃花:深宫帝皇霸道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乱世桃花 或 深宫帝皇霸道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这创意满分!!!高人用塑料布在森林绘画涂鸦!

    也许你看过街头的涂鸦,但你应该未见过在森林的涂鸦!来自俄罗斯的一名网友Evgeny,他的职业是街头艺术家,他自己分享了打破艺术传统的作品,其作品让网友们赞不绝口!他用最简单的塑料袋绑在两棵树的边缘,形成一幅画廊,这样他就可以用喷漆来进行涂鸦!这些作品非常的逼真,借助野生森林带来的灵感,不逊色城市街头的涂鸦。你猜猜他准备画的是什么?很多网友纷纷表示,这些作品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官视觉,这些作品必须给满分!你觉得这些用塑料袋创造出来艺术感觉如何呢?

  •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几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们的不自由,通常是因为,来自内心的不良情绪,左右了我们。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

  • 有些中国人辱华起来,连老外都害怕

    ◎作者彭砰砰◎来源凤凰WEEKLY(phoenixweekly)已获授权“中国人暴打辱华老外”视频里的“老外”,一般都刚嗑药了一样,不是像坏人,而是几乎就不像人。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下,强行辱华,尤其是侮辱中国女人——就不信你看了不生气。1中国人拍摄的影片引发辱华争议最近,一部22分钟的喜剧短片,惹毛了许多中国人。在这部名为《逐梦摩女》的短片中,主角是3个生活在伦敦的年轻中国女性,在预告片中,她们表示:中国女孩,可爱、天真、顺从,保守且纯洁;擅长数学、乒乓球和照顾男人……去他的吧。我们三个女生,要把

  • 今天腊八,特意为您点播了一首歌,送给最在乎的你,听醉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我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我把清晨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运气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全都跟你跑;顺利是一

  •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文/敏生琉香❈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都不相同。在我心里,理想生活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房间摆满各种好书、妙文,源源不断地供我欣赏,恣意挥霍;四周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在每个角落,俯首可拾;居所外,有目之所及的绿草坪和开阔的蓝天和朵朵白云……听上去好像有点矫情和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除了构成基本生活的必须物质之外,阅读和书籍,对我来说,显然更多一些诱惑。作为一名承担着不同身份的普通的社会人,有时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式各样的人群和环境中。也会因了生活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偏差,情绪起起

  •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年一岁一团圆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一岁之末为“腊”,意为新旧交替,辞旧迎新。过了腊八就是年古时候,人们常在十二月初八这天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渐渐形成传统的节日。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今天的腊八节,更多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腊八一过,家家户户洒扫庭院、杀猪宰羊。在外漂泊的游子归乡,与倚闾而望的亲人团聚,共话家常,句句都是乡音。这是团聚的时光,是安详的季节。过完腊八,就等于开始准备过年了。我

  • 生活,需要体谅和理解(经典)

    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人生也会安宁。生活的好多烦恼,源于我们不能体谅,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生活的苦与乐总在更迭,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的,残缺才是一种大美。别为难自己,别苛求自己,心宽了,烦恼自然就少了,日子自然就顺了,人生自然就自在了。千般跋涉,万种找寻,需要的不过是一颗平常心。识得进退,懂得回归,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生活,无处不是坦途。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人生无处不是胜境。人生如潮,涨退更迭,唏嘘之间,总有失意

  • 巴黎“兔子”酒馆:这里讨厌拘束与做作

    NO°/7食尚亚洲第七期杂志文/启洋寻味法餐LeLapinagile,意思是“机灵的兔子”。这是一家酒馆(cabaret)。因为灵兔和文艺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法国人一贯把它归入文艺咖啡馆之列。灵兔坐落在蒙马特高地。当年,蒙马特是作家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文艺咖啡馆便应运而生了。后来,巴黎咖啡馆的重心先后转移到蒙巴纳斯和圣日耳曼德培大街那一带,于是,蒙马特的文艺咖啡馆红消香断,先后凋零了。灵兔现今仍然开业,成了仅存的硕果。不过,它已经蜕变为一个歌厅,不再是一个作家论道、画家挥笔的沙龙,而是成

  • 【冬至】米菲 | 鸬鹚捕鱼

    (这是慢蜗牛第551篇原创文字)是日,冬至。这个节气里,我执迷于观察鸬鹚捕鱼。入秋以后,深圳湾沿岸成为了鸟儿们的超级食堂。除了明星鸟黑脸琵鹭之外,最吸引我的还是鸬鹚们。清晨,他们成群结队地飞来进餐,如乌云压境,给海面敷上一层阴影。不知鱼群们是何感想,估计要总结出“早起的鱼儿被鸟吃”的训条吧。岸边观鸟的人群低呼:“来了!来了!”大家满心期待着它们飞到近前,好好欣赏这黑黢黢的壮观景象。只是鸬鹚群貌似已经知道这边有长枪短炮守候着它们,略略打了个旋儿,就掉头远去了。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

  • 法国法国

    1:法国人讲故事很厉害。芳汀,冉阿冉,沙威还有卡西莫多跟漂亮吉普赛姑娘的爱恨情仇。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我小时候从哪里听来的呢?我确信不是中午十二点半的长篇小说联播。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严谨的电影录音剪辑:《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唉,那个年代如果没电影看,居然还可以听,想想也是醉了。哈哈没办法不好意思人老了总是忆起无线电时代。当然,除了雨果这个这么诗意的名字。我还读过莫泊桑的《项链》《羊脂球》以及他的师傅福楼掰的《包法利夫人》。至于罗曼罗兰。普鲁斯特。当然也还有什么小仲马。大仲马。司汤达的小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