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狂颜三小姐:风流驱魔师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4:18:0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狂颜三小姐:风流驱魔师

第11章 :人面兽心的男人

她仿佛本能反应的左右一个反手,两个大男人就被她拿下,跪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说明haohaoyun.com

父亲一见到此景,既怒又惊讶,只见他从袖子里面抽出一条红色的蛇形长鞭,伸手两个手指,念了一个字:‘困’。

然后那鞭子便瞬间朝着香雪儿飞了过来,顺着她的小腿向上环绕游动,顷刻之间,如同蟒蛇一般绕到了她的喉部,让她无法动弹。

什么鬼东西?她忽然想起之前山洞里面的无头魔也是被这么困住的,香雪儿使劲的挣扎了几下,仿佛紧箍咒在身,越是想要挣脱就越捆绑的紧,让她快要窒息。

“老东西你干什么,放开我,竟然敢困住本小姐!”香雪儿冲着欧阳震天.怒吼着,仿佛一只发怒的豹子,一旁的青天再次阻止道:“伯父,娇容小姐没有被附身,我在送她回来之前就已经探查过了!”

“青天,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不要插手,她有没有被附身试过之后才知道!”欧阳震天根本没有搭理他,伸手摸向腰间的黑色腰包,从里面掏出四颗钉子形状的红色物体,在半空中扬起,然后念叨:“透骨钉!”

‘嗖嗖嗖’四颗透骨钉飞过来,穿透了她的四肢,仿佛被挂在十字架上审判的耶稣,痛的她啊的一声惨叫,血迹从穿透的钉子里面流出,滴的满地都是。

香雪儿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被玩.弄于鼓掌中的时候,她缓缓抬起头,眼睛里面杀气翻腾,注视着面前的欧阳震天,喝道:“你最好不要放开我,否则我一定要杀了你!”

站在一旁的青天被这父女两弄得不知所措,过了没一会儿,那透骨钉并没有将所谓的魔从身.体提逼出来,倒是让那欧阳震天颇为震惊。

“不可能,不可能,如果不是魔上身,为何她一日之间变得如此不正常!”他站在原地不停的摇着头,半响,他伸手道:“解!”

于是,那捆在香雪儿身上的绳子和那四颗透骨钉顷刻就落在了地上,香雪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手掌心和脚掌全部被那该地的透骨钉穿透,痛的她快要晕厥过去。

站在一旁的青天见状,赶紧伸手扶住她,看着她正在流血的手掌,问道:“娇容小姐,你不要紧吧!”

强烈的疼痛让香雪儿再次清醒过来,她缓缓抬起头一把推开了青天的手,冲上去伸脚就朝着欧阳震天进行了攻击。好好孕

只见她抬起双.腿,‘啪啪啪’几个回旋踢,然后双拳快速出击,动作十分矫捷,全然看不出来是已经受伤的人。

我香雪儿是个训练有素的佣兵,这点小伤对我来说早已经司空见惯,如今她最想的就是狠狠的将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打趴在地。

欧阳震天先是一惊,然后连连后退,傻子丫头从来没有习过武功,更别说驱魔法术了,可是这不是上身了又是什么?

他眉头一皱,伸手挡下了她的攻击,一只手紧紧抓着她的拳头,一只脚轻抬,顷刻阻止了她进攻的双.腿,然后香雪儿‘啪’的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

“呜!”她闷哼了一声,没想到这个欧阳震天不光是法术厉害,这腿脚功夫也远远在自己之上,香雪儿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因为之前手脚上的伤让她愈加的疼痛起来。

彻底的败了,香雪儿抬起头怒瞪着站在自己面前俯视着她的男人,虽然心有不甘,她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你等着,我总有一天会打败你,让你躺在地上仰视着我!”

第12章 :姐要逆天而行

香雪儿吼完,只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头晕难耐,‘噗通’一声栽倒在地,然后就失去了意识,等她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奶娘坐在旁边拉着她裹满绷带的手,不停的抹着眼泪。

呵呵,看来我还不算很悲惨,虽然奶奶不亲爷爷不爱,不过至少还有一个人担心,香雪儿缓缓坐起身子,拍了拍奶娘的肩膀:“没事,别哭了,死不了的!”

香雪儿一伸手,这头是不晕了,可是这手可真是痛的要命,十指连心不是开玩笑的,她使劲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只知道自己被那个欧阳震天给收拾了,之后的事情一律不记得了。

奶娘心疼的摸着她的头:“你这孩子是怎么了?忽然回来跟变了个人似的,竟然还跟老爷动手了,要不是他碍着外人的面子,估计有的受了!”

外人的面子,看来是青天在的原因,香雪儿勉强坐了起来,刚想下地,脚上痛的一阵抽搐,她坚持忍着痛从chuang上下来,推开门看着外面的景色。好好孕

香雪儿最恨遭人鄙视和唾弃的眼神,从小她的父亲就叫她要当个强者,高傲和好胜心从来都不输给别人,可是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是在是太不给力了。

所以,她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我香雪儿从现在开始不做废物,我要逆天而行,成为最出色的驱魔师,然后把那个混账欧阳震天踩在脚底下,当蚂蚁一样的碾死。

恰好,这时青天正走到她的门口,看到她站在门外,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了?忽然晕倒了,吓了我一跳!”

香雪儿脸上挤出一抹微笑:“怎么了,这么担心我?”

“呵呵!”青天暗笑几声:“再怎么说你也是我救回来的,你出事我心里怎么也过意不去,不过我真的不明白伯父为什么要如此对你!”

香雪儿撇了撇嘴巴,倒是一脸的轻松:“很正常,你个名利和身份集一身的男人,有一个废物一样的痴傻女儿,自然会觉得连上无光,不过,我还得谢谢你救了我,否则我现在也不会活着,而且还如此的正常!”

这点青天也没有明白,一脸疑惑的问道:“可是如果你真的以前是个痴傻之人,为何忽然之间变得如此正常,也难怪伯父以为你yao魔附体了!”

香雪儿没有回答,难道要告诉她自己魂穿了,想来说一万遍也没有人会相信,她伸手拉着青天走进屋内:“对了,我正好有事要问你,我们进屋说!”

“何事?”青天低头看着自己被拉的手,觉得很是不妥:“娇容小姐,这样进你的闺房不合适的!”

啊?这古代男人也太麻烦了,香雪儿一挥手,一转身坐在chuang上,摆了个舒服的造型一靠,开门见山的就直接问道:“你说,我要如何才能打败那个死老头!”

“死老头?”青天囧了,他想了半天她说的应该是她的父亲,于是他摇了摇头:“娇容小姐,欧阳伯父现在是圣十级别的高手,想要打败她,恐怕有点困难!”

青天说话已经很委婉了,他的意识就是说这老头子很牛,打败他没可能,香雪儿平生最讨厌输了,于是问道:“圣十是什么东西?”

“圣十就是被誉为躯魔界十大高手之一,是身份和等级的象征,包裹我的父亲蓝染剑一。”青天缓缓说完,看着香雪儿那一脸不甘心的表情,便笑道:“不过你真想要打败他们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能得到青锋剑!”

“青锋剑?什么东东?”香雪儿刚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对于驱魔师是一窍不通,她不好意思的咧着嘴吧:“那个,麻烦你先从扫盲班开始讲吧!”

第13章 :成为最强驱魔师

驱魔师,最为古老的驱魔一族,繁衍至今已经五百多年了,他们以斩yao除魔为己任,大致能够分外三个等级,初级驱魔师,中级驱魔师,高级驱魔师,凌驾于三个级别之上的就是圣十驱魔师,当然,这一共有十个人,管制和领导者他们的则是驱魔师协会。

再来说驱魔师的种类,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召唤式驱魔师,他们通过召唤魔兽来进行战斗,这类人通常本身的战斗力不是特别强大,当然也有列外,蓝染一族就属于召唤式的驱魔师,最有象征的就是蓝染的父亲,蓝染剑一,能够召唤出龙兽,以此他才屹立于圣十的地位。

另外一种是战斗型驱魔师,代表人物就是欧阳一族了,这欧阳一族和蓝染同属于驱魔名门,顾名思义,他们通常战斗力非常厉害,通过各式的驱魔器具,比如刀剑、鞭子、透骨钉等等物件,而当时欧阳震天用来困住她的鞭子则叫蛇形鞭,口诀是‘困’,此乃一字诀,‘透骨钉’是三字诀,往上,还有五字诀,最高的是七字诀,这个能使用的人就很少了,欧阳震天则算一个,所以他也位列于圣十之位。

在最后说一个,青锋剑。好好孕青锋剑是传说中驱魔至宝,驱魔界流传着一句话:青锋剑一出,万里鬼啼哭。可是这青锋剑据说在连鬼都不知道的什么天外山中,由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守护者,青锋剑之前的所持者是号称圣十之首的:冷秋雨,此人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他死前跟曾与七代魔君:魔夜,对阵九九八十一天,之后,魔夜圣君被他封印,而他自己则受伤过度仙逝,不过他死前,用尽最后力气,将青锋剑他封印在了天外山的顶峰上面,然后命他坐下的四大神兽在此守护,直到它们的下一任主人出现。

香雪儿坐在一旁听完这些,立马就囧了,不是吧,跟混杀手界也一样的麻烦,她‘啪’的一拍桌子,大喝一声:“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去找那个什么青锋剑,干掉那四头野兽,然后把剑带回来让那死老头给我下跪!”

她说完,就准备去找欧阳震天发挑战书,青天赶紧拦住她:“娇容小姐,你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去找青锋剑的!”

香雪儿停住了脚步,扭头望着青天,摇了摇头:“不管我找不找青锋剑,这个家里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青天眼眸低垂,没有做声让开了路,香雪儿扭头冲出房门,直朝着正在花园内练功的欧阳震天奔去:“喂,别练了,本小姐有.话说!”

“嗯?”他此时正手持一把古铜色的长剑,熟练的挥舞,所到之处,清风阵阵,忽然听到她的叫.嚣便停下了动作,扭头皱着眉头一脸不屑的望着她。

又是这个眼神,真是让人窝火,香雪儿上前一步,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尖:“你给我听着,本小姐现在就要去寻找青锋剑!成为最强驱魔师。”

“青锋剑?”从这个稚嫩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话,立刻让欧阳震天狂笑起来:“啊哈哈哈,就凭你,别笑掉大牙了,一个连一字诀都不会的蠢货,妄想当最强的驱魔师?哈哈哈。”

笑声没有停止,仿佛刀子一样顷刻就能将她的信心给剃光,香雪儿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看着他和周围的家丁在狂傲的大笑,嘴角露出一抹冷媚的笑容。

第14章 :你堕马,我上位

离开时,她高傲的一转身,露出无比自信的表情:“趁着现在尽管笑吧,等我带回青锋剑,老头子,到时候你就当家的位置让给我坐!”

笑声停止了,欧阳震天猛抽着眼角,盯着面前放出狠话的香雪儿:“好,你这辈子要是能拿到青锋剑,不说拿到,就算是摸一下,我欧阳震天就把当家的位置让给你!”

话语虽冷却带着嘲讽,香雪儿冷哼了一声,转身回到了房间,开始收拾衣服,我香雪儿能成为杀手界的独狼,自然也能将你落下马,自己上位。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娇容,娇容,你去哪里啊?”奶娘听说了她要去寻找青锋剑的事情,死活都不肯她离开,最后一把夺过她的包裹。

“你觉得你抢了我的行李就能阻止我的脚步吗?”香雪儿坚定的眼神看着奶娘,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她养了十三年的孩子如此的正常和淡定。

也是,狠话放出去了,本来娇容在这个家里就没有地位,如今更没有容身之地了,奶娘将包裹换给了她,紧紧的拉着她的双手:“答应奶娘,拿不到青锋剑一定要回来,就算家里人都不待见你,还有奶娘呢!”

香雪儿心里猛的一阵暖流,微微的点了点头拿起包裹出了房间门,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玲珑站在门口,一副盛气凌人的表情瞪着香雪儿:“蠢货,你终于要走了,真好啊,家里再也看不到脏东西了!”

哼,小丫头,在现代不过就是个初中生,竟然敢在老娘面前叫.嚣,难道是之前的教训太轻了。

她嘴角列出一抹阴笑,上前一步,伸手拉着玲珑的手臂:“哎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姐啊,怎么,闲来无事,要不要妹妹我再让你到水池里面洗个澡啊?”

“你!”玲珑扭头伸手就朝着她的脸打过去,香雪儿不动声色,一个反手,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死死的按在了地面上,痛的她嗷嗷直叫:“放开我,痛死我了!”

香雪儿本想折断她的手臂小以惩戒,不过没有好处也没有必要杀了这小屁孩,她眼角一飘发现了站在外面的蓝染青天,于是便松了手,一把推她在地:“算你运气好,赶紧滚蛋,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青天早就见识过这丫头的厉害了,也算是见怪不怪,看着走过来的香雪儿,笑道:“你这个小丫头,这般厉害,连你的姐姐都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了!”

香雪儿一天低头看了看自己跟小包子一样的xiong部,皱着叹了口气:“别小丫头小丫头的,我就是胸小了点,不至于老让你当小孩子吧!”

青天一听脸一阵泛红,便岔开话题:“你这就准备出发了吗?”

香雪儿点了点头:“是啊,你也看到了,这家里没有人过来送我,唯一一个还是在门口等着找茬的!”

“呵呵!这个给你!”青天从袖口中拿出一条蛇形鞭子,还有一张牛皮画好的地图:“鞭子送给你防身吧,另外这个是我给你画的地图,是前往天外山的路,虽然我也不确定这地图是否正确,不过你一个小女孩独自上路,实在是让人担心!”

香雪儿爽快的接过了东西,一双媚眼望着青天:“谢了,虽然说了很多次了,不过还是对你表示感谢,所以,你等着我啊,等我胸长大了,回来当你女朋友!”

第15章 :什么来了?畜生?

“啊?”青天快要被她弄疯了,半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喂,我说过了,不要调.戏大人!”

切,还真把我当小孩,姐姐我都二十五岁了,论年纪和勾.搭男人的次数,比你岁数大多了,她潇洒的挥了挥了手,转身离开:“拜拜了,等着我,帅哥,放心,我的胸很快就会长大的。”

离开了欧阳府,与蓝染青天分手后,她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可惜,大爷的,要是平常这男人早就让我给吃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哎,算了,这身材没有男人看得上的!”

对了,天外村,香雪儿打开青天给她的那个地图,上面蜿蜒着标示着前往那里的路程,从这里往南方,要经过九村十二宅,光这些不算,还有大部分是没有人烟的山地和丘林。

她皱着眉头看了半响,我的神啊,绕大半个出云国啊,拜托,给我架飞机行不行,要不火车也可以,实在不行,自行车也将就。

算了,还是先去第一站吧:雾中村,这个叫做雾中村的小村落,位于她现在的位置,向南五十里的样子,她看了看天色,如果再不快点晚上很有可能有露宿街头了。好好孕

香雪儿加快了脚步,终于在天黑之前走到了!村口一块巨型石碑上刻着三个字,‘雾中村’,她正因为疲惫想休息一下,可是刚走进村子她就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四处一片漆黑,四周静悄悄的,安静的出奇,香雪儿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估着时间大概也就是夜间十一点多的样子,就算是休息的比较早,可是一点声音没有太奇怪了。

香雪儿警觉的走进村子,笔直的道路上,小酒店、民宅都关了门,只有路边上偶尔摇曳的几个灯笼勉强的透出一点光亮。

不是说古代的百姓晚上睡.觉都是夜不闭户吗?为什么这里看起来如此的怪异,香雪儿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一家叫做‘来福客栈’的大门,既然这么晚了,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啪啪啪’门被拍了好一会儿,香雪儿皱着眉头趴在门边上听了半天,里面根本就没一点动静:“喂,有没有人啊,开个门,住酒店啦!”

香雪儿沿着街面上,挨个店都拍了一遍,都不给她开门,她发飙的伸脚在门上一提:“搞什么啊?难道都睡死了?一个人也没有。”

“他们的确是睡死了!”伸手忽然传来一个男子清脆的声音,她惊讶的扭头望去,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手持一把刻着青龙的长剑,穿着一件青灰色的短装,一双剑眉下,迥异有神的双眼,古铜色的肌肤在月光下越加的耀眼。

“你是驱魔师?”他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香雪儿手臂上的家纹,上下打量她半响,顿时惊讶的问道:“你这么小就是驱魔师了?”

香雪儿看着此人正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村子,莫名其妙的人,她刚准备问话,忽然一股浓密的雾气渐渐腾空而起,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整个街道都已经被雾气所笼罩。

“怎么回事啊?”忽然,浓雾之中,一只手伸了过来,紧紧的抓着她,吓得她刚准备反击,结果一看竟然是方才那个男孩。

“跟我走!”少年将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大声,然后拉着她穿过街道,一路狂奔起来,急的香雪儿使劲挣开他的手,问道:“你干什么啊?我又不认识你……你拉着我做什么?”

“嘘!”少年转过身看着街道口一处浓雾密闭的地方,举起手中的长剑道:“他来了!小心点,这畜生很狡猾。”

什么来了?畜生?香雪儿一头雾水,不过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可是她敏感的神经已经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

第16章 :毛没长齐的小屁孩

‘哒,哒,哒’脚步声从胡同里面渐渐的清晰起来,香雪儿屏住呼吸,习惯的往腰上摸,啊,又忘记了,我现在可没有手枪可以用。

目标渐渐从迷雾中显现,一个人,不对,是一个怪物样的人走了出来,矮墩的身材,满脸的脓包已经破裂开,流出绿色的液体,他手中抱着一个年轻的少女,一双泛着寒光的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个人之后,便咧着满口獠牙的大嘴,喝道:“又是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打扰本大爷的用餐时间!”

少年忽然伸出手指,指着此怪物大喝一声:“yin魔,吾乃当今圣十驱魔师之首,风清扬之首席弟.子——李云扬,快快跪地求饶、束手就擒!”

“风清扬?”yin魔伸手扣了扣鼻屎,然后一弹,狂笑几声:“风清扬是什么东西,我才知道呢!给大爷滚开!”

这叫李云扬的少年一听顿时发飙了,他嗖嗖的挥动着长剑就杀了过去,两个人噼噼啪啪的打了起来:“竟然敢侮辱我师父的名号,看我今天不打你个落花流水!”

“喂,等等!”香雪儿被晾在了那里,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看着一人一怪物的恶斗,她咽了咽口水,虽然姐姐我励志要搞定欧阳震天那个死老头,可是我这打架暗杀还行,收拾魔兽还有点困难,而且看这个什么yin魔的家伙会说话,比之前那个无头魔似乎要凶悍多了。

香雪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上去帮忙吧,咱不会除魔,什么一字诀,三字诀的东西,我还没学过呢,不去帮忙吧,是不是看的我太没用了。

纠结啊纠结,她站在这里纠结,那边李云扬倒是一点不逊色,只见他举起手中长剑,眼角一抹阴冷寒光,帅气的不行,然后举起两根手指,喝了一声:“青龙斩!”

三字诀一出,‘唰唰唰’几声,白色的剑气冲着那yin魔飞去,打的他身上瞬间几条剑伤,伤口处黑色的液体直往外面冒。

“哇,好恶心啊,黑色的血!”香雪儿撇着嘴巴看着那怪物痛的嘶吼,然后一个转身那yin魔便转身抱起地上的昏迷的少女,脚下抹油,快速的朝着巷子里面跑去。

“站住!”李云扬大喝一声,刚准备追过去,扭头看着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香雪儿,怒道:“你这个小丫头怎么回事,还驱魔师呢,一点忙都帮不上!”

说完,他气愤的瞪了她一眼,脚下一阵清风,飞檐走壁的朝着那yin魔追了过去,香雪儿握着拳头冒火的瞪着此人,紧跟着也追了过去:“你这个毛都没长齐小屁孩,竟然敢骂我小丫头,老娘就是胸小点而已,其他的都长全了,你给我等一下!”

香雪儿跟了过去,开玩笑,被一个小屁孩说教,可不是我独狼的脾气,她跟了许久,一直追到了旁边附近的树林里面,此处树木参天而且密密麻麻,她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个李云扬的影子,更别说那个什么所谓的yin魔了。

‘嗖,嗖,嗖’一阵阴风阵阵,一个黑影在树林里面来回的迂回着,香雪儿觉得到了危险,她转过身双手握拳,后退微躬,做好了随时进攻的动作。

这时,头顶上一阵奇怪的响动,她抬起头顿时发现一个物体冲天而降……

第17章 :宝贝,我在这里

她快速的躲开,‘咚’的一声巨响,地上扬起阵阵灰尘眯眼,半响,她睁开眼睛一看,这才发现是方才掉下来的是刚才yin魔手中的那个少女。

香雪儿眼角微微抽.动,谨慎的上前伸手推了一下那个少女,结果一个反身,那少女的脸上早已经俨然变成了一具干尸,面相恐怖的让她赶紧向后一退。

“不会吧,难道是被吸干的?”香雪儿皱着眉头,忽然身后有动静,她快速的转过身,那张流着浓的脸让她惊吓不浅,依旧咧着那布满獠牙的嘴巴,想要伸手过来抓她。

“宝贝,我在这里呢!”一个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从脑后传来,是yin魔,这个畜生是何时站在她的身后的,竟然一点生息都没有。

香雪儿毫不留情的开始反击,但是她刚挥出拳头,就让那混蛋给挡了下来,‘嗖’的一声如同鬼魅一般绕着她的周围打转,快的连眼睛都跟不上,不管她怎么努力的进攻也打不到。

“可恶的怪物!”香雪儿摇着嘴一双鹰眼盯着那乱串的身影,屏住呼吸,仔细聆听,一定能够在一瞬间抓到他的身形。

香雪儿渐渐的俯下.身.体,压低了重心,忽然,她眼角一瓢,看到了地上有一根手腕粗的树枝,她伸手捡了起来,正愁没有武器呢。

“宝贝,我在这里呢,哇哈哈!”那混蛋yin魔又在不停的叫.嚣,故意玩.弄她的意思,香雪儿转身扬起手中的树枝就挥了过去,她计算的丝毫不差,不偏不倚的正好对准了那个怪物。

‘啪’yin魔一只手便接住了香雪儿手中树枝,她心中一惊,还没反应过来,这个混蛋的手边一把擒住了她的脖颈,力量之大,感觉上就快捏碎她的喉咙。

“呵呵!”yin魔低头看着她的表情,上下打量了半天,啧啧啧的摇了摇头:“哎,原来只是一个小丫头啊,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小丫头?香雪儿心里怒火直冒,伸脚就提在了他两跨之间那最薄弱的二两肉上,痛的他失声惊叫,‘啊’的一声松开了她的脖子,双手捂着那里疯狂大叫。

哼,没想到魔也怕被踢这里啊,香雪儿冷笑一声,侧身就是一脚,将他踢到在地:“哼!这就是你看不起平胸的后果,臭yin魔!”

“你这个死丫头,我要杀了你喝光你的血!”yin魔的吼叫声仿佛野兽,震得整个树林间仿佛都在颤抖,香雪儿见那yao怪要来抓她,于是后退两步,一个后空翻,脚踏在树杆上,借力上去就在它的脸上‘啪啪’狠狠的又踢了两脚。

“哼!竟然瞧不起我,给你点颜色瞧瞧!”香雪儿怒喝一声,‘啪’的一下将长长的树枝在腿上一折两断,断开的边缘参差不齐,如同刀锋,‘唰唰唰’的放在双手上打转,仿佛将匕首玩.弄在手掌之中。

yin魔被踢的后退了几步,捂着被踢的脸就火冒三丈,双手一伸,十个指尖上面瞬间露出尖锐的利爪:“小丫头,我要宰了你!”

第18章 :别客气,使劲虐

‘嗖’的一声,五条白色的弧线朝着香雪儿直逼而来,她躲闪不及又加上夜深雾重,脚下一绊,啪的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糟糕,她心中一阵惊呼,眼看那利刃一样的指尖就要划过她的眼前,忽然,一柄青铜色的长剑横在了她的面前,一下子阻止了yin魔的进攻。

“谁,竟然敢挡我好事!”yin魔后退一步便怒声吼叫起来,香雪儿抬头望去,只见那李云扬斜着眼睛一副鄙视的眼神瞪着香雪儿:“搞什么啊,这么没用,还驱魔师呢!”

这个小屁孩子,又在那里敢教训老娘,她刚准备发飙,那家伙已经挥起剑冲了过去,跟那yin魔对战了起来。

“行,你要打你打,我乐得清闲,哼!”香雪儿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找了一块凉快的地方看着两个家伙对战,哎,真是可惜了,夜这么长,要是有包瓜子多好,可以打发打发寂.寞。

她还在咂嘴的功夫,那yin魔就已经一只手抓住了李云扬的青铜剑,力气之大快要将他整个人给举到半空中,香雪儿瞪着大眼睛,叹道:“哇,这要是网游里面可以算是魔兽级别啊!”

“青龙斩!”这边李云扬使出三字诀,伸出两个手指,大喝一声,结果他的剑被抓住,根本使不出来力道,那yin魔则仰头狂笑起来:“哈哈,什么驱魔师,只不过是个小喽啰而已,当真是侮辱了你师傅那圣十之首的威名!”

“放屁,你个畜生,也配提我师傅的名号!”李云扬怒喝一声,使劲的抽.动了几下手中的剑身,可是怎么也拔不出来,于是他扭头冲着香雪儿大叫:“喂,你干什么呢,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哼!现在知道姐姐我的重要了,她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说本小姐没用吗?不好意思,小.弟.弟,姐姐这会有点累了,你自己搞定吧!”

香雪儿那有仇必报的毛病又犯了,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双手抱在胸前,滋润的靠在了树杆上,看着这小屁孩被魔虐,其实还挺不错的。

“来吧,别客气,使劲的虐,要是虐得好,姐姐我可以打赏!”香雪儿从腰里掏出几个散碎的银子放在手中玩起来,饶有兴趣的勾起嘴角的媚笑,翘着二郎腿看着两人在那里拼的你死我活。

“啊!死丫头,我等会儿再来收拾你!”李云扬气得大叫起来,本来就不白的脸上看起来就更黑了。

香雪儿靠在那撇了撇嘴巴:“叫吧,使劲的叫吧,等会儿被那魔给吞了,看你还敢骂我,死黑子!”

正说着,那yin魔果断的开始了攻击,伸出另一只利爪,‘嗖’的一声利索的在李云扬的手臂上就是一抓,齐刷刷的五条爪子印,红色的血液从里面渐渐渗透而出。

“啊!”李云扬忍痛‘哼’了一声,眼看着就要被那yin魔压倒在了地上,额头上冒出点点汗珠,脸色也憋的铁青。

狂颜三小姐:风流驱魔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狂颜三小姐 或 风流驱魔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年少不知深爱苦14章

    原标题:年少不知深爱苦14章小说书名:年少不知深爱苦第14章陆太太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保镖上前,要将林佩欣扭动到警察局。“住手!你们住手!”沈安安疯了一般扑过去,推开那些保镖,“我妈妈是被冤枉的,她没有偷东西,你们不能冤枉她!”“都人赃并获了还在狡辩。”“当年偷人都被抓了现行,还在高呼被人陷害。这种死不悔改的人真是让人厌恶。”周围的指指点点传进耳朵里,让林佩欣心如冷灰,她自幼出身名门,就算是家道中落也没有受过这种侮辱。这是警察也赶了过来,沈安安见到母亲就要被打走,再也忍不住的大喊道,“是我!钻戒是我

  • 午夜货车14章

    原标题:午夜货车14章小说名字:午夜货车第014章牛眼泪老者的情绪显然已经失控了,他充满怨恨地说道:“只因我这逆子犯下的这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这女人死后就化作厉鬼,诅咒我们这个家,诅咒我们这个村子啊!老头子我活了七十多年,也算是活到头了,但村子里的人是无辜的呀!不能因为我们家亏欠她,她就报复整个村子里的人呀!更何况,我们家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呀!”道士向四周看了看,问道:“村子里的人也都被她诅咒了吗?”老者沉重地点了点头:“没错,这些年来,村里女人生出来的孩子无一例外都是女孩,就是没有男孩。

  • 诡师14章

    原标题:诡师14章小说书名:诡师第十四章曹胖子危险第二天,我来到公司,和周梅说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周姬在门口等着我,我下了一楼,专程去看了看曹胖子。再见面,曹胖子的变化又让我大吃一惊。昨天见他的时候,精神抖擞的。现在,面色苍白的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曹哥,曹哥!”我叫了两声,曹胖子没有反应,依旧自言自语。我使劲的推了推他,他猛地睁开眼睛,像见了鬼一样,一溜烟就站起来。拼命的往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才晃过神来。“是小周啊,你怎么来了?”曹胖子的眼袋很重,呈黝黑色。眼皮耷

  • 开鬼眼14章

    原标题:开鬼眼14章小说名字:开鬼眼第14章成事不足孔亮掐着三九的脖子,扭头看向我,脸色阴沉而扭曲。我吓得连连后退,一时也失去了主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孔亮凶恶到了不怕桃木剑的程度?孔亮阴着脸说:“弄把枣木剑就想把我制服?真是异想天开。”枣木剑?怎么会是枣木的?我忙看了眼手里的木剑,果然发现不对。枣木和桃木二者相比较而言,桃木的木质更细腻些而且木体清香;枣木属于硬木,虽然花纹美观,但仔细闻会有一种酸味。而我手里的木剑就属于后者。这个玩笑有点大了,三九怎么会把枣木剑当桃木剑?三九啊三九你这失误也太

  • 一世孽情还付谁14章

    原标题:一世孽情还付谁14章小说:一世孽情还付谁第十四章为什么找不到她夜霍宇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林烟。“夜总,搜救队将周围的山头都搜遍了,并没有找到林小姐,我猜测林小姐应该被别人救走了。”高助理在一旁说道。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既然没有找到林烟的尸体,那就足以说明林烟还活着,至于到底是被谁给救走了,还要继续打探。夜霍宇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些,只要没有找到林烟的尸体就好,他没办法再一次承受失去林烟的痛苦了。现在的夜霍宇已经有些冷静下来了,通过林栋的老婆林芳了解到这件

  • 鬼妻撩人14章

    原标题:鬼妻撩人14章小说名:鬼妻撩人第十四章谁欺负你常茜茜素来知道司启明不喜自己,她想不明白司启明为什么会娶她,想不明白父亲为何一定要她嫁给这个如木头一般油盐不进的男人。只是,好几年相处下来,就算两人没有爱情也应该有些许牵挂。今天,司启明将对她的厌恶赤裸裸地表达出来,让这个平日里被捧在手心儿的娇娇小姐像是在大晴天被当头泼了一盆冰水。刚才司启明不屑的眼神让她害怕,更多的是委屈。她单手捂着嘴,倒回头又朝着父亲的屋子跑了去。村长本来还在气着,可看见女儿这样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一下子慈父的爱心爆棚,赶

  • 嘿,宝贝靠近点14章

    原标题:嘿,宝贝靠近点14章小说:嘿,宝贝靠近点第十四章他真的很爱她霍无吟没想到萧杵凡还是知道了自己住院的消息,当他出现在病床前时,其实她是有些感动的。“医生,医生!”萧杵凡一到病房,直接将医生喊过来,开口就问,“她得的什么病,为什么会晕倒!”“霍小姐,她…”医生接到霍无吟的眼神,欲言又止。“杵凡,没事的,我只是低血糖。”霍无吟赶紧撑着手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给了医生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讲真话。萧杵凡用怀疑的眼神看了一眼霍无吟,再一次问道,“真的是她说的那样?”医生捏紧了手中的病人资料,刚才已经被刘

  • 缘来是你早注定14章

    原标题:缘来是你早注定14章小说名字:缘来是你早注定第十三章拿自己来换几天后,在偌大的办公室里。“为什么会找不到!”易晨东怒摔手机,对着站在他面前的一排人狠狠说道,“废物!都是废物!”眼看着就要上前打人,助理拉住了他。“董事长,周小姐过来了。”易晨东将目光放到助理身上,“我说了谁来都不见!”他抓起助理的领子,“你是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看着易晨东犹如恶魔的脸色,助理开始慌了。他连忙解释:“周小姐说她是您的未婚妻,不是谁。”易晨东怒极反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道女声打断了他。“晨东,你在做什么?”是

  • 我记得我爱过14章

    原标题:我记得我爱过14章小说名字:我记得我爱过第十四章她是我的妻子男人冷着眸,看了她许久,然后才冷冷的丢出这样一句话。这个男人,真的是铁石心肠。秦半夏的心疼的都麻木了,为什么他宁愿这样跟自己相互折磨下去,也不愿意试着接受自己,也不愿意去了解当初的真相吗?难道自己在他心里就真的那么不堪吗?就在秦半夏心灰意冷的时候,纤弱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只温暖的大手。“夏夏,你怎么出来了,医生不是说过,要你好好休息的吗?”秦半夏回头,对上了邵孤城温柔担忧的眼睛。心里面一暖,扯出一抹笑容。“我觉得屋子里太闷了,所以出

  • 小姐,偷心先偷身14章

    原标题:小姐,偷心先偷身14章小说:小姐,偷心先偷身第十四章找到你了乡村的清晨似乎来得更早,冯宝宝搬了个小凳子个坐在门口,望着乡间忙忙碌碌的人。已经来这里几天了,比起刚来那会,现在心里居然出奇的平静,静到她可以用欣赏的视角看待眼前的景色。葱葱的山头,郁郁的林木,因为远离工业,所以没有污染,农村的山水原始而质朴。胡定博刚一出房门,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青山绿水为衬,温润的小女人歪着脑袋,半依靠着墙,静静的坐在画中,出尘入仙。一切是如此的美好。“看什么呢?”胡定博悄悄地走到她身后,沉默了小会,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