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群凤缭绕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15:3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群凤缭绕

第2章 猜测

 “这是你的猜测,还是那个恭闻告诉你的?”上官礼故意问道。来自haohaoyun.com

 “是我的猜测,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一定是这个原因。”凌天海肯定地说道,叹了口气,又道,“只不过仇少飞聪明反被聪明误,居然想利用莫丽园,怎么可能,莫丽园可以让他利用吗,简直是痴心妄想,这不,死于非命了吧。我以前提醒过他,不能相信莫丽园,可他不听我的话。”

 “凌天海,如果这句话是别人说出来的,我没有意见;可你说出来,我觉得非常虚伪。”上官礼冷笑地说道,“仇少飞是死在你手里的,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如果你想让他活着,就应该放了他,而不是杀了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当然明白,你说的是那天的事情吧。为什么杀了仇少飞,不是因为莫丽园,而是因为我的义父。网站haohaoyun.com如果仇少飞放了我义父,我还是可以考虑放他一条生路的。只可惜他心狠手辣,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联合莫清易,杀人灭口,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凌天海恨恨地说道。然后平静了一会,看着上官礼,接着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放你一马吗,不是因为夏绣雯,而是因为你没有直接杀死我的义父,我们两个人无冤无仇,我就没必要杀了你。”

 “看来你和莫丽园一样,做了这么多事,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上官礼苦笑地说道,“莫丽园有一句话说得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其实你也是一样的。版权haohaoyun.com凌天海,事到如今,你还没有打算承认吗?如果那个人和你没有关系,你是不是早就杀了他了。”

 “也许吧,如果我不认识他,我就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杀父仇人是谁,可能一辈子都在莫清易身边,惟命是从。”凌天海感慨地说道,“这个人是我的亲人、恩人,他死了,我就必须报仇。如果我视而不见,那我就对不起他,这样的想法,你应该明白。”

 “我当然明白,为什么我不愿意放过莫丽园,也是这个原因。夏太师对我恩重如山,如果不能报仇雪恨,我对不起夏太师、夏绣雯。”上官礼非常认真地说道,“所以到了那个时候,我希望你别拦着我。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别以为我真的不是你的对手。”

 “莫丽园的这件事的确非常过分,如果你一怒之下杀了她,我也可以理解。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也非常生气。怕就怕你下不了手。”凌天海看着他,冷笑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是主意已定,上次为什么没有成功,多好的机会,莫丽园就一个人,而且没有准备。”

 “上次是因为莫丽园说的话,让我不得不放弃。好好孕”上官礼淡淡地说道。

 “既然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去了以后,莫丽园一定会说出很多理由让你改变主意,放了她,然后两个人继续合作……”

 “不可能,这一次我不可能给她机会了。”上官礼打断他的话,说道,“吃一堑长一智,上次已经因为优柔寡断放弃了机会,这一次我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莫丽园是必死无疑了,谁也救不了她的。凌天海,我希望你可以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什么话?”凌天海皱着眉,故意问道。

 “凌天海,怎么回事,刚才说的话这么快就忘记了,不太好吧。”上官礼讽刺般地说道,“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你可以理解我这样做,不会干预……”

 “你说错了吧,我只是说我可以理解你,并没有说我不会干预。好好孕”凌天海打断他的话,笑着说道。看着上官礼不满的目光,并没有在意,继续说道,“我入宫的目的就是为了莫丽园,我要保护她,如果我看见有人对她不利,我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凌天海,你不觉得你说的话非常矛盾吗,你看不惯莫丽园的所作所为,却还是要保护莫丽园,和她一起助纣为虐,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上官礼摇摇头,非常不理解地说道。

 “你说错了,我只是想保护莫丽园,并没有助纣为虐,我和你不一样。”凌天海平静地说道。看到上官礼不服气的样子,笑了笑,接着说道,“其实到现在为止,我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不对,但还是不愿意放弃。莫丽园的所作所为我实在是看不惯,但我必须保护她,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按理说两个人没什么关系,只不过这么多年,或许是一种习惯吧。”看到上官礼莫名其妙的样子,笑一笑,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能够理解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因为有很多事情我没办法和你解释清楚,我不希望你可以理解我,我只想让你知道,无论如何,我一定会保护莫丽园的。”

 “既然你说出这样的话,那我只能现在就去告诉夏绣雯,我没有机会了,因为凌天海。”上官礼看着他,故作无奈地说道,“另外我还要告诉夏绣雯,凌天海要保护莫丽园,不想让莫丽园死,而我不是凌天海的对手,只能就此罢手,实在是对不起。”

 “怎么,你在挑拨离间吗,你觉得夏贵人会相信你说的话吗?”凌天海不以为然地反问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希望你可以告诉夏绣雯,如果她希望把恭闻救出来,让恭闻平平安安的话,只能放弃。因为现在除了莫丽园,没有人可以救恭闻。”

 “你觉得夏绣雯会相信你的话吗?”上官礼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今天晚上我要去见夏绣雯,就是想把这句话告诉她,却没有机会了。如果你可以实话实说的话,我觉得夏贵人还是可以相信的;如果你挑拨离间,那我就没办法了。”凌天海的样子也是非常无奈,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这个道理夏贵人不是不明白,你如果说了,我觉得她会考虑的。”

 “好吧,我听你的话,如果可以,会把这件事告诉她的。”上官礼想了想,点点头,非常认真地说道,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道,“刺杀莫丽园的事,我是不可能放弃的,不仅仅是为了夏绣雯,也是为了我自己。你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莫丽园?”

 “当然,等会我就会告诉她。”凌天海想也没想,直截了当地说道。看到上官礼变了脸色,笑着说道,“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如果没有莫丽园,我根本就不会在这里。而且你刚才也说了,就算莫丽园在这里,你也不害怕,你不怕她知道,稳操胜券。这样的话,你不会不承认吧。”

 “对,我承认,我说过这样的话。”上官礼无奈,只能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告诉她吧,让她有心理准备,到时候不要非常吃惊。对了,我希望你还可以告诉她,下次见面,我不可能给她说话的时间。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放她一马;过几天就没那么幸运了。”说完,一个鹞子翻身,就这样不见了。

 看到上官礼离开了,凌天海忍不住一阵苦笑。上官礼是不可能成功的,耳根软,莫丽园说什么,上官礼都是深信不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了莫丽园?既然是这样,凌天海就觉得没必要担心了。唯一不确定的依然是夏绣雯。如果上官礼成功不了,夏绣雯不可能善罢甘休,凌天海怕她坐不住,意气用事,那就完了。到时候莫丽园就是安然无恙,夏绣雯却是身陷囹圄,凌天海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这样的话就对不起夏绣雯了。现在不知道上官礼能不能实话实说,如果可以实话实说,夏绣雯明白自己的意思,不可能轻举妄动,如果挑拨离间,故意颠倒是非,事情就不好说了。凌天海不愿意相信上官礼是一个颠倒是非的人,可现在看起来,不无可能。所以说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单独去见夏绣雯,把事情说清楚。只不过今天没机会了,现在马上去见莫丽园,要不然天亮了,就来不及了。

 等了一个晚上,莫丽园终于看到了凌天海,非常激动,也非常不满,轻咳一声,板起脸,没好气地问道:“你怎么现在才过来,看看时间,我们还能在一起干什么。”

 “这是没办法的事。你也知道我是禁仕卫,一天到晚在皇上身边,皇上没有休息,我怎么可以离开,我觉得这一点你还是可以理解的。”凌天海非常严肃、非常认真地说道,“而且我刚才见到了一个人,和他在一起,耽误了不少时间。”看到莫丽园皱起了眉头,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说道,“放心吧,不是夏绣雯。不过这个人和夏绣雯有点关系,你也知道的,上官礼。”

 “原来是他,怪不得。”莫丽园点点头,说道,并没有觉得吃惊,因为她觉得上官礼和凌天海随时都可以见面,没什么奇怪,只是问道,“你们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如果我今天晚上没有过来,如果我刚才没有看到上官礼,上官礼可能已经过来了,因为他要杀你。”凌天海非常平静地说道。

 莫丽园并没有表现得非常害怕,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说道:“上官礼还想杀我,简直是不自量力。他以为自己可以成功吗,难道忘了上次我和他说了什么吗?居然还要重蹈覆辙。一个聪明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凌天海,你觉得呢?”看着凌天海,莫丽园非常得意。

 

 

 

第3章 报仇

 “如果上官礼是为了他自己,当然是不会成功;可如果是为了夏绣雯,就有可能成功。”凌天海不以为然地说道。看到莫丽园好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了笑,接着说道,“其实这件事不是上官礼的主意,而是夏绣雯的主意。因为什么,我相信你非常清楚,要不是上官礼及时赶到,夏绣雯现在已经在这里了,你说不定已经死了?”

 “夏绣雯居然想杀了我,她疯了吧。”莫丽园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哼了一声,又说道,“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鸡蛋碰石头,自不量力。”

 “够了莫丽园。”凌天海忍不住吼道,回过头看着她,说道,“莫丽园,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夏太师已经死了,夏勤立入了天牢,生死未卜,现在就剩下一个夏绣雯。你让别人家破人亡,有什么好处,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赶尽杀绝,你还有没有人性?”

 “凌天海,你居然说我没有人性,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别的人怎么说我无所谓,就是你凌天海,不能这样说我。告诉你,没有人性的不是我莫丽园,而是他莫清易。如果不是莫清易,我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莫丽园看着凌天海,有些失望地说道。

 “我不理解你?如果我不理解你,我会在这里吗?”凌天海反问道,“我知道莫清易对你不好,可这并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你和莫清易的深仇大恨,我完全明白,你希望为母报仇,我也非常支持,也愿意帮忙。可你现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头了,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伤害无辜?”

 “因为莫清易希望他们死,他们就必须死。我现在必须得到莫清易完全的信任,让他成功,洋洋得意,这样的话我们才有机会给他致命一击,你明白了吗?”莫丽园非常严肃地说道,“其实我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利用他们,有时候也觉得不对劲。可如果我不这样,就不可能达到我要的效果。”

 “你要的什么效果,一网打尽,是吗?我早就应该想到了,你那么贪婪,杀了一个莫清易根本就满足不了你的权力欲望,你要的不仅仅是得到皇上的宠爱,当上皇后,你还要排除异己,想让后宫里就剩下你一个人,是不是?莫丽园,我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自私,简直是让人无法理解。”

 “凌天海,你不能这样说,我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还有你,是为了我们两个人,你怎么就看不明白?”莫丽园忍不住解释道。看到凌天海根本就不理会,莫丽园有些失望。顿了顿,别过头,擦干眼泪,又说道,“我知道这样的话你已经听够了,不愿意听了,但我还是想让你明白,你是个聪明人,我说了这么多,应该可以明白了,既然这样,那我不重复了。我知道你想帮助他们,可我还是想劝你一句,现在你已经自身难保了,别人的事情还是不要理会吧。”

  “看样子莫清易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了。”凌天海苦笑地说道,“既然你让我过来了,那你就告诉我吧,莫清易打算怎么办,准备让我怎么死。告诉一个准确答案,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不会觉得非常惊讶、惊慌失措。”凌天海说着,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凌天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无怨无悔,我怎么可以让你死掉呢?”莫丽园有些激动地说道。

 凌天海看到她的样子,莫名其妙的感动,莫丽园虽然有些不可理喻,但对自己还是真心诚意的。背过脸去,不去看她,只是轻轻地说道:“那个人可是莫清易,在京城里一手遮天。如果想杀一个人,易如反掌,你怎么可能保护我,不要自欺欺人了。”

 “凌天海,到现在为止,你难道还不相信我说过的一句话么,天底下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我想得到的没有得不到的,我想杀的人没有杀不了的,通过这几天的事情,我觉得你应该看出来了。”莫丽园说着,转过头,得意地看着凌天海,“你是我爱着的人,我想保护你,就一定可以做得到,但是……”莫丽园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凌天海,她相信凌天海明白自己的意思。

 “但是你有个条件,我必须答应,否则的话,我就完了。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凌天海果然非常了解莫丽园,一猜就中,笑问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说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做到,也许我是必死无疑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难道你觉得我会让你死吗?我可以让任何人死,只有你,我不会让你死。”莫丽园说着,走到凌天海身边,靠在他身上。

 凌天海见她如此,轻轻地推开她,向前走了几步,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莫丽园,请你注意你的身份。”

 “我的什么身份?我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你是我爱的男人,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莫丽园不服气地反问道,顿了顿,又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是个娘娘,不应该这样。可我不由自主,我爱你,你难道不明白么,凌天海,你是个木头吗?”

 “可你应该知道,我们两个人没有可能的。”凌天海闭上眼睛,幽幽地说道。此可莫丽园的话让他非常感动,也非常痛苦,只不过不能回应。

 “凌天海,我原来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想方设法地躲避我。要不是莫清易告诉我,我可能就误会你了。你是不是因为觉得我是你的亲妹妹,所以才不敢爱我?”莫丽园看着凌天海,也是非常痛苦的表情,靠在他身上,拉着他的衣服,试探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凌天海大吃一惊,没想到莫丽园居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想了想莫丽园刚才说的话,恍然大悟,“是不是莫清易告诉你的?”

 “这件事除了莫清易,还有什么人知道。要不是发现你的背叛,要不是我再三试探,莫清易也不可能告诉我。我真的没想到莫清易居然撒了个弥天大谎。要不是这件事,我们现在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对不对?”莫丽园热切地说道,“我们两个人没有那样的关系,我们是普普通通的人,我们可以相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凌天海轻轻地点点头:“我明白,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是那个道士告诉我的,也就是我的义父,不对,那个人是我的叔叔,亲叔叔。”凌天海说到这里,想到全清道人的音容笑貌,心里非常难过,低下头,闭上眼睛,擦了擦眼泪。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莫丽园非常吃惊,没想到是这样,凌天海什么都知道,却没有告诉自己,从开始到现在,糊里糊涂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莫丽园自己。莫丽园现在非常生气,凌天海什么都知道,却只字不提;莫清易利用了自己,却没有透露半个字,莫丽园忽然觉得非常可悲,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凌天海说道--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被莫清易欺骗了,那天晚上我去刺杀莫清易,没有一个人发现我,非常顺利。我听见有人和莫清易说话,我知道不能轻举妄动,就趴在那里偷听,没想到听到了这件事,我非常震惊。那天晚上我没有成功,没有杀了莫清易,说来说去也是因为你。我考虑了很久,最后决定留下来,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你是我的妹妹,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莫清易利用,要不然我早就离开了。”凌天海说完,叹了一口气,又道,“你的所作所为,我早就看不惯了,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自己和你分道扬镳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我为什么没有离开你。”

 “是的,我确实没有想到,莫清易果然是诡计多端,居然这么利用我们两个人。”莫丽园气愤地说道,“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是假的呢?”

 “我也是刚刚知道,比你早不了几天。”凌天海解释道,“我的义父从来没有想把这件事告诉我,大概是怕我知道以后受不了,意气用事,毕竟我的父母是因他而死,他觉得对不起我。他说过,如果不是情况特殊,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告诉我。在江落城的时候,他就希望我可以离开莫清易,和他们远走高飞,我没有同意。义父一直觉得我是喜欢你,所以才心甘情愿地留下来。我解释了好多次,都没有让他相信。大概是因为我没有把莫清易说的事情告诉他。现在仔细想想,如果我可以早点告诉他,也许就可以早点知道,就不会错上加错了。几个月前我告诉义父恭闻的事情,也告诉了他我对你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意,他又问了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只能解释清楚。没想到我说了以后他大吃一惊,接着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刚开始不相信,还一时气急,刺了他一剑,然后就一走了之。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去莫清易那里找我,还让仇少飞发现了,差点死在仇少飞手里。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况,我还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因为那天晚上你就在莫府,你也看见了我的义父。”

 

 

 

第4章 终于明白了

 “原来你说的就是那天晚上的事情。”莫丽园恍然大悟。怪不得仇少飞告诉自己,凌天海离开小木屋的时候情绪不对,而且那个道士受了伤,原来是这么回事,莫丽园终于明白了,也觉得非常悲哀,凌天海不是对自己没有感情,只是没办法,被人欺骗,这么长时间了,“我们都被莫清易利用了,要不然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对不对?我们错过了,凌天海,我还是想问你一句,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你会不会喜欢我,会不会爱上我?”

 “我不知道,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我们没必要进行假设,毫无意义,不是吗?”凌天海轻轻地说道,想了一会,又道,“不过说句实话,我觉得应该不会。如果莫清易没有说这些话,我就会认为莫清易是我的杀父仇人,为父报仇,理所应当。至于你。那个时候我非常年轻,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因为一时气急,也杀了你。让莫清易也知道知道杀人灭口是什么滋味。”

 “照你这么说,我应该谢谢莫清易了,如果不是他这么说,我也活不到今天,是不是?”莫丽园故意说道。凌天海笑了笑,不置可否。莫丽园叹了口气,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沉默了很长时间,转过头来看着凌天海,又说道,“其实我心甘情愿让你杀了,也不愿意承受你的冷漠。”

 “对不起。”凌天海看着她,深深地说道。越来越觉得对不起莫丽园,如果不是自己的冷漠,可能她就不会变成这样了,“我也不知道事情居然是这样,莫清易欺骗了我、利用了你。我们两个人成为他的棋子,不得不为他卖命。我一直觉得你是我的妹妹,所以明明知道你的感情,也不能贸然接受。如果你是我,恐怕也是这样吧。”

 “是啊,你是我的哥哥,我怎么可能对你产生感情,这是不允许的。可问题是,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莫清易也没有告诉我,你对我那么好,无微不至,你让我怎么可能不爱你?”莫丽园说着,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凌天海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不敢做什么,既然已经错过了,就没有必有后悔了。所以虽然不忍。凌天海却只是看着,没有任何动作。莫丽园哭了一会,擦干了眼泪,淡淡地问道,“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怕你接受不了这件事。你这个人非常容易激动,从小到大,遇到什么事情都是风风火火,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怎么样。莫清易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就和他翻了脸,倒霉的是我们,不是莫清易。我不能看着你死在莫清易手里。我为什么答应帮助你,就是想好好保护你。”凌天海解释道。看到莫丽园的样子,知道她在想什么,深深地叹了口气,又说道,“后来我知道了事情真相,本来想告诉你。可又觉得没有必要了,两个人既然没有关系了,把那些陈年旧事说出来还有什么意思,徒增伤悲而已。再说了,就是我说出来了,你也未必会相信。”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相信?我记得自己和你说过一句话,只要你可以说出来,不管说什么,我都愿意相信,当初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你不能怀疑。”莫丽园坚定地说道。沉默了片刻,又说道,“我承认如果你把这件事说出来,一时半会我不可能接受,我只是需要时间,很快我就会明白。可你就是不和我说,你让我怎么办?你觉得我对张文珊轩辕寅心狠手辣,你看不惯,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没想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办?”凌天海苦恼地说道,“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和张文珊之间没有关系,你就是不相信。现在好了,你什么都知道了,应该明白了吧,应该知道我的立场了吧。”

 莫丽园听了他的话,下意识地点点头,都是因为莫清易,不然的话,两个人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错过了,误会了,莫丽园觉得自己要崩溃了。自己真的是误会了凌天海,也许他和张文珊之间根本就没有关系,之所以拒绝自己,不是因为张文珊,而是因为莫清易说的话。虽然这样想着,但莫丽园还是不能肯定。抬起头看着凌天海,淡淡地问道:“凌天海,你和张文珊之间到底有没有那样的关系?”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凌天海非常奇怪,莫丽园为什么突然改变话题,再加上和刚才那件事好像没什么关系,凌天海实在是想不明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突然改变话题,问你这个问题?”凌天海的想法莫丽园很容易就看出来了,所以就说道,“可能你觉得这两件事没什么关系,可我觉得有关系。要不是因为莫清易,我们两个人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对不对,我们会非常相爱。可现在有了一个张文珊,你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我想不明白。你爱不爱她?你为她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爱情还是恻隐之心。”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凌天海淡淡地说道,“如果你非要问,那我也只能告诉你,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完全不一样,几乎是完全相反,无从比较。在你这里心情烦躁,和张文珊说说话,我就觉得豁然开朗。至于感情的事,我也说不清楚。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可不可能的事,如果没有莫清易说的话,你就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怎么可能喜欢自己的杀父仇人;但是我相信了莫清易说的话,以为你是我妹妹,在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对于张文珊,刚开始确实是恻隐之心,到了后来,也就是现在,我也不明白了,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再说了,我喜欢张文珊又能怎么样,我是轩辕寅的杀父仇人,也就是张文珊的杀父仇人,你觉得张文珊还可以喜欢我吗。有缘无分,就不用再胡思乱想了吧。”

 “你对张文珊还是有感情的,对不对,我看得出来,只不过因为轩辕寅,你没有说出来。凌天海,别忘了,我莫丽园是什么人,你的心思瞒不了我。”莫丽园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抬起头,还是说道,“你知道自己和张文珊有缘无分,那就是好的。听我一句话,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凌天海这辈子只能属于一个人,那就是我莫丽园,其他人没有资格和你在一起,你明不明白?”凌天海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莫丽园见他如此,好像根本没有把自己说的话当回事,非常不服气,又问道,“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你还是喜欢张文珊,还是想和她在一起?”

 “张文珊是个好女人,比你好,我相信任何人的愿意和她在一起,包括我。但我知道不可能,我刚才已经说了,有缘无分,我不可能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这样的事你大可放心。”凌天海无奈地说道。转过头看着莫丽园紧张的样子,摇了摇头,又说道,“有一件事你可能早就知道了,张文珊现在和我在一起,听清楚了吗,就是张文珊一个人。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轩辕寅呢?那天晚上的具体情况我相信上官礼已经告诉你了,所以我就没必要重复了。张文珊为了保护我,挨了轩辕寅一掌,而我中了毒,我把张文珊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为自己解了毒。张文珊不放心轩辕寅,就要去看他。我没有同意,就自己去了。张文珊信得过我,我当然不能辜负她的希望,所以我才会被莫清易发现。张文珊的孩子现在也没有了,是因为轩辕寅那一下。两个人终于反目成仇了,事到如今,你也应该满意了吧,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凌天海说着,狠狠地瞪了一眼莫丽园。

 原来是这样,莫丽园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上官礼已经说过了,但上官礼说的话莫丽园没办法相信。如今凌天海告诉她了,莫丽园终于相信了,也非常得意,这么久了,自己成功了,简直是不可思议;而且仇少飞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和自己有关系,自己也可以高枕无忧了。但突然想到凌天海和张文珊在一起,莫丽园就心里不舒服,如果有一个轩辕寅在,他们还不可能怎么样;现在没有了轩辕寅,两个人孤男寡女,情意绵绵,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一想到这些,莫丽园就非常紧张,急忙问道:“轩辕寅和张文珊现在分开了,你是不是非常得意,终于有时间和张文珊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说说吧,你和张文珊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轩辕寅现在到底在哪里?”

 “莫丽园,现在这个时候你居然还要无理取闹,我刚才说了什么,你没听明白么,为什么还要误会?我救了张文珊以后就回了宫,直到现在,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觉得我们可能发生什么?”凌天海也非常生气,到了这个时候,莫丽园居然还不理解,简直是无可救药。平静了一会,接着说道,“张文珊轩辕寅反目成仇,都是因为我,这也是你的计划吧,恭喜你,成功了,你是不是非常得意?张文珊现在已经心灰意冷,要不是我在旁边劝了半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莫丽园,我求求你,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好不好?”

 

 

 

群凤缭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群凤缭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对不起,我爱你19章(19:不准在见莫沉易!)

    原标题:对不起,我爱你19章(19:不准在见莫沉易!)小说书名:对不起,我爱你19:不准在见莫沉易!漆黑的环境总是能给人带来无限的恐惧,加上自己一会或许要被众多男人强暴,也可能失去生命。我回想欧阳风的脸,若有若无的笑意,飘忽不定的情绪,他就像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举手投足间,显露贵族气质。可是为什么,他偏偏这么心狠手辣……我像一只待宰的羔羊,随时准备接受命运的审判。我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我弟弟,想起给他打电话听见一声怒吼,我觉得他可能遇见了什么麻烦,我是他的姐姐,却没有办法帮他……

  • 春光乍泄19章(记019 给人看的工作?)

    原标题:春光乍泄19章(记019给人看的工作?)小说书名:春光乍泄记019给人看的工作?“你、你说谁是小娘皮呢?还有,不男不女?你歧视同性恋者!该死,落后的中国人!你就是只土包子!“我和菲儿都吓呆了,那男人却没回应半个字,好似怕脏了嘴。倒是后台经理捂着肿脸,满眼都在冒火。他冲了出去,不多时,便带着一大帮人蜂拥而至。这个男人的身手分外凌厉,一个高蹬腿就擦过我的脸颊,轻而易举踹倒了当头闯入的保安。然后像股风般迅速的绕过我,揪住探进门内抓着橡胶棍的一条胳膊,膝盖便一下一下顶撞的门板儿开开合合,连带外面

  •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19章(第019章 我是你名义上的老婆)

    原标题: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19章(第019章我是你名义上的老婆)小说名: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019章我是你名义上的老婆安好景抬头看了一眼沈良辰,然后偷摸的看了一下周围。“我也不知道我在哪,你回去了?”这话听的唐煌不乐意了,这么大的人了,大半夜的不知道在哪是在哪?不是应该在家么?“你没回去?你在干嘛?”质问的语气令安好景有点心虚,在干吗?跟唐煌说自己在和沈良辰吃饭,他一定会说,你是我老婆,这么晚跟别的男人吃饭?还是前男友!为了避免事端,安好景觉得避重就轻。“饿了,吃点东西,马上就回去了。”

  • 谁寄锦书来19章(第十九章:他确实没有看上我,他只是想上我而已)

    原标题:谁寄锦书来19章(第十九章:他确实没有看上我,他只是想上我而已)小说书名:谁寄锦书来第十九章:他确实没有看上我,他只是想上我而已你是猪吗?那是刀,不是玩具,难道你都不知道躲吗?蠢女人,你不仅傻,还是个瞎子吗?叶昊天在电梯里低头对着我大骂道。原本我心里还挺感动的,听了他的话瞬间便没了心情,我躺在他的怀里,微微皱眉,右手的伤口还在流血,陈一鸣那刀也是半点情分都没有留给我。怎么,知道疼了吗?刚才不是挺勇敢的,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谢你?叶昊天黑着脸看着我,桃花眼里全是恼怒。别做梦了,我是不会感激你

  • 爱恨一线牵19章(第19章:遇到不想遇到的人)

    原标题:爱恨一线牵19章(第19章:遇到不想遇到的人)小说:爱恨一线牵第19章:遇到不想遇到的人每次跟他说不到两句话就要吵架,所以,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心情,宋楚然直接将陆君城的电话挂断了,然后将手机调制成了飞行模式。从酒店到YL公司差不多用了有二十五分钟。当他们一行人到达YL公司的大楼前面时,YL公司这边安排接待的人已经在大厅里面等候了。宋楚然跟在YL公司这边的负责人身后,随着他一边参观着公司,一边听对方做相关的介绍。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不该出现的人。“接下来我带你们去看看我们的研

  • 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19章(第19章 点自己想吃的)

    原标题: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19章(第19章点自己想吃的)小说名字: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第19章点自己想吃的洛璃甚至有一种想一直藏在车里,等大家都忘记了再下车的念头。她的眉头微皱,手指紧紧地拽着车的把手,一脸纠结的样子让封熠唇边的笑容愈发的扬了起来。“张佐什么都没听见。”“骗人!”洛璃低着头,声音像蚊子叫似的,可是那股子娇羞和委屈还是清楚地传达出来。她说完之后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她居然敢这么和封熠说话!想到这里,洛璃有些惶恐不安的抬头,低声说:“封先生,对不起,我……啊!”她的话还没说完

  • 闪婚总裁霸道宠19章(第19章 你们在谈恋爱吗)

    原标题:闪婚总裁霸道宠19章(第19章你们在谈恋爱吗)小说名称:闪婚总裁霸道宠第19章你们在谈恋爱吗“去了……可是,她已经结婚了,还嫁给了薄景行……”许凡底气不足。“你真是没用!看来,我要好好考虑把许氏交给你大哥了。”许醇山说道。“不!爸!颜艺不也是颜家的女儿吗!为什么娶她就不行!”许凡急了。“你是傻的吗?”许简嘲讽道,“颜氏有一半都是苏沛珊的,现在颜氏的利润大部分都来自和苏沛珊娘家的合作,你娶了颜艺有什么用?颜氏最后不还是颜岚的?”“那不是还有一半?颜伟昌很疼颜艺的,那次婚礼事件你们也看到了!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9章(第19章逃跑计划)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9章(第19章逃跑计划)小说书名: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第19章逃跑计划“帮我。”穆琛埋在女人的耳畔,伸出舌头将她的耳珠含在了口中,轻声说。帮……穆琛上下齐手,慢慢的褪去了女人的裹身裙,骤然的冷空气扫过女人的身体,带来了一股凉意。一瞬间,安楚楚理智回笼,猛地推开男人,扭过头。“喂!”她在做什么?安楚楚推开男人,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包括特殊服务!”这是两个人的交易,这个男人竟然趁着自己迷惑不清的时候,想要趁火打劫!“穆琛!你个混蛋!”穆琛眉心一拧,想不到这个小女人竟然这么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 孩子丢了!)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孩子丢了!)小说名称: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十九章孩子丢了!“小姐,这被套你还要不要?”骆荨像丢了魂一样站在床上用品的柜台旁边,直到导购几次问她被套还要不要,才反应过来。漆黑的瞳孔盯着那条蓝色的四件套,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自嘲道:“要,当然要!”它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只属于她,她当然要。导购连忙给她开单买单。刚刚结束了一场战场,骆荨身心俱疲,交代了导购安排商场工作人员送货后,匆匆离开了百货商场。已是吃午饭的时间,她却没有一点食欲。可是却依旧要吃饭,就像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19章(第十九章 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19章(第十九章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小说书名: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十九章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有事??”沈夕云目光专注的看着亲昵顽主她手臂的女人,嘴角的笑转而显得有些冷而诡异,她微微低下头去近距离的看着那个样貌柔美的沈贝妮,“我有什么事?或者你希望我出什么事情?”沈夕云个性懦弱,胆小。沈贝妮本来以为这一次她会害怕的逃离她,她就爱欣赏这个人狼狈、悲伤的模样。没有想到沈夕云不仅没有逃反而很淡定的反问她。这让沈贝妮一下愣住了,“我……”随后她迅速回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