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21: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

第2章 等你很久了

“伺候一个人总比无数个人好。小说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由美小声说。

姜绿芜却拿起自己的手袋,脱下脚下的高跟鞋,赤着脚就向门口走去了。

由美看着她的背影嘟哝了几句,心想还假清高什么!迟早你得走上那一步。随后,她小心地看看四周,然后闪身向赌场的贵宾室走去。

隔着暗墙,由美紧张地连呼吸都极其小心,她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整得这样神秘。

“把单子给她了吗?”男人的声音虽然冰冷却及其好听,宛如黑色绒上滚过的白珍珠,然而,那语调中的冰冷肃然,又让人不自觉地站直身体,即使看不到他的面容,都丝毫不敢越矩。

“是的,先生!”由美连忙诚惶诚恐的回答:“都按您说的话去做了!”

随后,只见一个面无表情的瘦高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将一张支票扔在由美的面前:“你可以走了,不要对任何说起这件事,否则,你将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是,是!”由美捡起支票,却觉得有千斤重,然后飞也似的从房间里跑了出去。好好孕

贵宾室内,傅斯年点起一支雪茄,纵观整个赌场中赌徒们疯狂扭曲的嘴脸,冷冷一笑,飘散的烟圈淹没了他的表情,他那如狩猎者最后一击的目光令人浑身发抖。

姜绿芜跌跌撞撞地走回家,雪白的脚丫被玻璃渣扎破了,鲜血染红了脚掌,然而她却浑然感觉不到疼。然而,当她走到家门口,才发现房东太太将她的行李全部扔了出来,乱七八糟地堆在门口。

她走到房东家哭着哀求,然而房东太太却不屑地看着她,讥笑着说:“你还欠我五个月房租呢!有本事把我房租还了?”

“我下周一定会把钱给您补上的!”姜绿芜哀声乞求,整个人狼狈不堪。

房东太太正磕着瓜子,随后将一大把瓜子皮扔到她的脸上,讥笑着说:“马上滚!再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不要脸的小贱人!”说完,便“碰”一声将门关上了。

雪花从天空中飘下来,气温骤然下降,却远远不及姜绿芜心头的寒冷。她仰着头站在一地雪花中,觉得天地辽阔,却无一处是她的容身之地。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第二天,姜绿芜用身上仅剩的钱去公共澡堂洗了一个澡,她搓得非常用力,吓得旁边的女人都以为她疯了。当她赤裸着身体站在镜子前,看着纯白美丽的自己,干净的宛如一颗珍珠,可惜,很快就要掉入泥淖。

随后,她穿好衣服,从由美那里要来昨天晚上招聘单上的号码,去往面试地点。

如果真有预言一说,如果早知道与傅斯年的相遇会让她踏上一条不归路,姜绿芜宁愿那天自己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然而,她也永远不会忘记两人

第一次相见的画面。

她由秘书带领进入他奢华的办公室,他正站在一排酒柜前,拧眉思索。当他转过身来,她以为看到了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小说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他身穿铁灰色西装,雪白的衬衣搭配亮蓝领结,五官带来冲击人心的绝伦俊美,英俊到令人疯狂,仿佛这个男人得到了上天最佳的恩赐与眷顾。只可惜,在他那如黑丝绒般诱魅动人的眼底没有丝毫温度,如一座可怕的炼狱,即使如此,依然有人愿意奋不顾身地跳入这座牢笼。

“姜小姐!幸会!”他的语气客气而疏离,骨节修长的手掌中握着一瓶红酒。

“您……您好……”姜绿芜结结巴巴地说,仰望着这如天神般存在的男人,让她越觉自己是如此的卑微渺小。

傅斯年的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他在酒台上摆出两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随后,动作优雅地在酒杯中倒入红酒,潺潺红酒与杯壁相撞,发出动人的声音。随后,他抬头,直视着她的眼睛,说:“姜小姐,我等你很久了。”

他的话,让姜绿芜倏然张大了瞳孔。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第3章 计划

他的嘴角勾起魅惑人心的笑容,然而,那笑容却带着嗜骨入髓的冰冷。

“先…生……”在这样耀眼如明星的男人面前,姜绿芜只觉得自己如此渺小卑微,她不敢与他的眼睛对视,惶恐不安地低着头。

傅斯年修长的指尖随意地翻看着她带过来的简历,他一边看一边用漫不经心的语调说:“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妹妹?下落不明?”

“是的!”说起姜绿衡,姜绿芜的语气忍不住哽咽。

说到这里傅斯年坐直身体,他的姿态总是随时随地都带着贵族式的雍容与优雅。

“你应该明白所谓的看护所代表的意思。”他不再拐外抹角,干脆开门见山。

“是的。小说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羞耻与自卑如浪潮般涌上内心,在他们这样含着金汤匙出世的少爷面前,姜绿芜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可笑的跳梁小丑。

“我想知道姜小姐为什么来应聘这个职位。”

“我需要钱!”姜绿芜抬起头来,

第一次坦率地注视着傅斯年的脸。他的面容俊美如铸,却也冷漠如雪。

“我该为姜小姐的坦率鼓掌!”傅斯年轻轻一笑:“那么也让我坦率地来对待姜小姐。”说完,他从提包中抽出一张照片,放在姜绿芜的面前。

当姜绿芜看到照片上面目严肃地老人时,忍不住惊诧地倒吸了一口气,语气不稳地问:“您说得老人…不会是…是傅老先生吧?”

傅锦辉,号称是整个A城的传奇。据说他出身卑微,却创立了自己的赌博王国。在A城,有一半的行业都有傅锦辉的股份。在他名下的财产不计其数,有人帮他粗略的统计过,足以买下几座城市。可惜的是,富可敌国的傅锦辉膝下无子,他的家人在多年前一次游轮失事中全部遇难。

傅锦辉年逾古稀,身体每况愈下,庞大的家业无人继承。现在,外界都时时关注着他的动态。不过听说他最近正在大西洋的一艘游艇上度假。

“碰……”一声,火苗跳动,傅斯年点燃一支香烟,缓缓地吸了一口。随后,他点了点头,对姜绿芜说:“没错。不过,我希望你参与一个计划!”

“计划?”姜绿芜瞠目结舌。

“提起傅锦辉,你想起了什么?”他转头问她。

“富可敌国。”原谅姜绿芜只能想到这个词。

“有一个故事,有一个可怜的孩子,一直和他苦命的妈妈生活在贫民窟中。生活对他来说就是无止境的折磨,直到妈妈死去那天,他才知道自己的爸爸竟然是富可敌国的富翁。”语调轻缓,语句从他薄唇间吐露而出:“不久,失去了所有家人的爸爸竟然派人来将他带到了城堡一样的家。为了得到爸爸的认可,他拼命的工作,可惜的是,他从未得到爸爸一句认可。”

说到这里,傅斯年的目光染上可怕的阴鸷,他冷笑了一声:“直到最后,他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爸爸眼中的一条听话的狗!”

姜绿芜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从傅斯年的眼中她看到了深沉的恨意,忍不住轻声说:“傅……先生……”

“最近,爸爸立下了一个遗嘱,在他死后全部遗产都捐赠给社会。”傅斯年缓缓地说着,不过同时,从他的眼中流露出贪婪:“不过我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必须得,守住自己的位置,拿走属于自己的财富!”

姜绿芜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请求姜小姐来帮我实现这个计划!”傅斯年话锋一转,竟然转到了姜绿芜身上。他目光灼灼,如火般烧灼着姜绿芜。

“我不太清楚傅先生您的话,我能帮您做些什么呢?”她小心翼翼地说。

“当我从

第一眼看到姜小姐,就发现你与死去的夫人太像了。爸爸一直还在思念着她。所以,靠近那个男人,然后伺机得到他的心,那么你就可以得到他全部的财产了!”傅斯年一边说语气都有点兴奋。

“您在说什么?”姜绿芜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声说着:“我不清楚您在说什么!对不起,您的计划太疯狂了,恕我不能奉陪!”

说完这些话,她就拿起自己的提包,打算转身离开。

“好啊!姜小姐可以从这里走出去,继续过着夜夜被追高利贷的日子,日日过着像蝼蚁般卑微的生活。这个计划,我完全可以找别人帮我实现!”傅斯年的语调带着嘲讽:“难道姜小姐就没想过有一天站在人生的最高处吗?享受被艳羡的目光与崇拜的掌声?”

傅斯年眼见着姜绿芜纤细的脊背颤抖了下,随后便挺胸阔步地走了出去。

他的声音从后方幽幽飘来:“富可敌国的财富啊!”

第4章 初次见面

姜绿芜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晃荡着,天色渐渐黑了,她却无处可去。气温骤然降低,她蜷缩在一家房屋的墙壁下,然而,当主人领着狗出来,狗嗅到陌生的气息,冲着她凶狠的咆哮,姜绿芜立刻吓得狂奔而去。

奔跑的途中,一只鞋子掉了,等她停下来,发现整只脚都冻得青紫。

身体的痛远远抵不上心灵的脆弱,姜绿芜觉得自己此刻简直要疯了。然而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当电话彼头传来绿衡撕心裂肺的尖叫,姜绿芜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当她疯了般跑到电话中妹妹姜绿衡说出的地址,发现她被高利贷人挟持。一伙人看见她进来,立刻狞笑起来。姜绿衡被几个男人抱在怀里,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接近破布,几只手不停地在她的身体上揉搓。

“绿衡!”姜绿芜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眼看着妹妹青紫色的脸濒临死地。

尖刀抵在她的脖子上,何猛冷笑着说:“姜绿芜,三天时间已到,钱呢?”

“钱……”姜绿芜恍惚地说了一句,对面,姜绿衡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毒品已经掏空了她的身体,她恍恍惚惚地叫了一声:“姐……”

猛然,姜绿芜从手提包中掏出一张名片,然后拨通上面的号码,不一会儿,电话接通,她的声音冷肃:“傅先生,我还能参与那个计划吗?”

“可以。”傅斯年的声音斯条慢理。

“我现在需要一百万。”

“立刻打到你的账户上!”

姜绿芜与傅斯年达成了协议。姜绿芜以看护的名义来到傅锦辉身边,让他爱上她,进而与之结婚,得到他名下全部的财产。不过作为报酬,她必须将财产分傅斯年一半。

“我了解傅老先生一切的爱好与想法,也最清楚什么样的女人对他最有魅力。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爸爸他一定会爱上你。他的时间不多了,很容易就陷入情网。”说这些话的时候,傅斯年的脸上带着绝对的自信。

“首先,你要从外表上进行改变!从今天开始,你要时刻在战斗的姿态,你的一言一行都要模仿死去的夫人的模样!”

于是,为了模仿死去夫人的模样,姜绿芜剪去了心爱的长发,当她看着镜中短发英姿的自己,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陌生。镜中那么清瘦而单薄的女子,真得是自己吗?

当她穿着傅斯年精心为她挑选的衣裙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眼中迸射出胜利的狂热,鼓着掌说:“很好!”

随即,他又轻笑着说:“记住,在会长面前,一定要守住自己的自尊心,千万不要让他觉察出你是为了钱才接近他,无论他提出给你多少钱都不要动心!这样,他很快就会沦陷的!”

姜绿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却苦笑一声,说:“其实我才是那个最想觊觎他财富的坏女人!”

闻言,傅斯年抬头,

第一次正视了姜绿芜一眼,随后说:“富可敌国的财富才是我们想要的!”

当姜绿芜出现在傅家别墅,她身穿剪裁精致的衣裙,脚踩细跟高跟鞋,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雪白脸颊离开引来了仆人们得一片围观,老管家忍不住老泪纵横地哽咽:“太像了,我还以为是夫人回来了。”

她摘下墨镜,轻轻一笑:“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多指教!”

“哇,太美了!”

“身材也好棒哦!”

此起彼伏的赞叹声在两声哨响声响起后戛然而止,仆人们如马戏团听到指挥哨声的动物们,立刻乖乖地各归各位。

伴随着自动门的开启,一个坐在轮椅上鹤发童颜的老人在傅斯年的推动下出现了。他虽然年岁已高,但是目光却锐利如鹰隼,身材虽然削瘦,却异常清癯。鼻梁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目光从姜绿芜的身上审查般掠过。

他那锐利的目光仿佛能洞察人心,让姜绿芜背后发冷。她强自镇定,努力谨记傅斯年对自己最后嘱咐的话:“一定要对视他的眼睛,不要因他的目光害怕与恐惧!”

豪门阴谋:总裁,请小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阴谋 或 总裁 或 请小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别听他胡扯18章

    原标题:别听他胡扯18章小说书名:别听他胡扯第18章嗨!又见面了!生与死只是脚下的奴仆!当我读到泰戈尔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没来到蒙城,才刚刚十岁。十岁生日宴上,我的身边围满了那些浑身散发着浓厚乡土气息的老娘们,一个与这帮老娘们完全不同画风的漂亮邻家姐姐,她送了我一本泰戈尔大师的诗集,顺便还蹭吃了我一大块蛋糕。我对漂亮姐姐送书引发的好感只保持了一天,第二天翻开那本书的扉页后,我把这句话当成了病句,觉得这可能是漂亮姐姐没有过关的作业本,于是一放好多年。直到高中那会才明白,这话的意思是说,人要主宰自己的

  • 孽徒,把你爪子拿开!18章

    原标题:孽徒,把你爪子拿开!18章小说:孽徒,把你爪子拿开!【018】重上凌霄而且,沈霏遭他四处堵截,依旧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还颇为可爱呢。他爽快一笑,提起灵剑,往沈霏的竹庐赶去。“嗯,又闭关?”卫煦瞧见院子大门紧闭,上挂闭关一载的木牌,脸色阴晴不定。怀疑沈霏真身的想法再次泛起,数次欲出手入侵灵阵又按捺住,最后索性转向往凌霄殿潜去。卫煦按从前的老路,从东面溪流潜入时,沈霏正晃悠悠地从西面小径下来,四处考查凌霄峰哪些地方合适种灵植。她低估了血池的消耗量,若纯粹以灵鼠代替活人,一年下来,百万只不嫌弃少

  • 狂追鬼面王爷18章

    原标题:狂追鬼面王爷18章小说名字:狂追鬼面王爷第018章:很想出去走走美眸顺着小刘离开的背影看过去,甄舞弄做了一个鬼脸。刚才她所听到的重点一直徘徊在自己的脑海中。心中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淡淡的失落。甄舞弄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的感触,那个凶巴巴的鬼面王爷不在,不是更好吗?甄舞弄大口地吃了一口,夹在手中的糕点。不想了,反正那个鬼面王爷去哪里又与她何干?她应该要好好享受这段没有他在府里的美好时光。毕旭书离开后,前五天除了被碧清和碧玉督促着她要把黑得可怕的药茶喝完外,往后的时间对于甄舞弄来说都是过

  • 神级捉鬼系统18章

    原标题:神级捉鬼系统18章小说:神级捉鬼系统第十八章升棺发财砰!一声闷响过后,两人竟捂着肚子颤颤巍巍的倒下了。“呃,好快的速度……”一个混子说着,哇的一声吐出一滩鲜血。黑影转瞬即逝,而此时,叶玄已经站在了两人的身后!“本来我是不想出手的……”叶玄耸了耸肩,从一旁的桌子上端起一盘剩菜,像扔垃圾一样扔到了两个混子面前。他们擦擦嘴角的鲜血,惊恐无比的瞪眼看着叶玄:“你想……你想干什么?!”“不想被我打死就吃!”叶玄厉声喝道,声音如浩瀚九天外传来,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气势。好,好帅……苏小雅默默的站在旁边

  • 法外狂徒18章

    原标题:法外狂徒18章小说书名:法外狂徒第十八章又一个失踪的学生林啸听到这个线索以后,点了点头,下学以后,他没有带在班里和同学一起自习,而是去了张山经同学所说的那个网吧。网吧距离学校不是很远,林啸进入网吧转了一圈,他没有找到张山经,但是却意外的见到了一个人,自己班上的同学,许强。许强这个时候刚刚开了机,他一边打开游戏一边擦着自己额头的汗水,为了能尽快玩到游戏,他是一路跑着到网吧的。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自己的班主任站在自己的面前,脸色一僵,还在擦汗水的手呆在了半空中,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许强愣

  • 浪子邪医18章

    原标题:浪子邪医18章小说书名:浪子邪医18纪念地到前天夜宿的地方,阳顶天突然又停住了车子,对梅悠雪道:“这是我们的纪念地,我们来纪念一个。”搂着梅悠雪就亲。梅悠雪红着脸,看马路上没人,也没车子,就没有拒绝他。“换了衣服,方便多了。”阳顶天心满意足,这才放手。“你坏死了,上次裙子都给你揉皱了。”梅悠雪掐了他一把,整理好衣服:“好好开车,不许胡思乱想了。”“谨遵老婆大人之令。”阳顶天抱拳脆应。“油嘴滑舌的。”梅悠雪嗔了一声,随又笑了。女孩子就是这样了,一旦放开一点,就会步步开放。车到江城大酒店,阳

  •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18章

    原标题: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18章书名: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第18章这条汉子是断袖却不想,某只一身粉色的妖孽,将她的小手一拽,一扔,好巧不巧的将她扔在了魔君的脚底下坐着。“错!月卿绾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首先,本世子虽是一条汉子,可是本世子是一条断袖的汉子,对你这种人,特别是你这种女人,尤其的不感兴趣,莫说是你被调戏打我的脸,哪怕你被魔君大人染指那啥了,哪怕你给我带了一顶全天下最绿的帽子,本世子都觉得……无!所!谓”!此刻的君戟双手叉腰,呈泼妇骂街状一般的嘲笑着月卿绾。小月牙见自己的娘亲

  • 学霸,你逃不鸟了18章

    原标题:学霸,你逃不鸟了18章小说书名:学霸,你逃不鸟了第十八章:学习是为了什么沈意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从自己的桌子里面掏出了一颗糖,含在嘴巴里面,这才清醒了过来,总觉得自己的嘴角干干的,有些难受,也没有多想,只拿着湿纸巾轻轻的擦了擦。这一个星期,沈建国每天雷打不动的接送沈意意,沈意意当然也非常的开心了,书包有人帮忙提,还不去挤公交车,简直爽到爆了好吧!林田甜依旧是和沈意意一起出学校,“意意,你还记得我的那个网聊对象吗?他说他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倒时候约我出去玩欸!”“啊!这不好吧!你都没有弄清

  • 这绝不是三国18章

    原标题:这绝不是三国18章小说名:这绝不是三国第十七章【霸刀九式】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当叶败天取出玉质令牌打开门时,竟然发现,这么漂亮奢华的房间...........免费?房间采用欧式别墅风格,面积不大,只有八十平方,不过却透出一股清新的木质香味,简直比叶败天前世地球上的五星级酒店漂亮一百倍!将‘归葬’随手丢到床头,叶败天整个人虚脱在床上。这几天精神太过紧绷,他想要好好放松一刻。闭上眼球,感受被子上

  • 重生之天命不凡18章

    原标题:重生之天命不凡18章小说:重生之天命不凡第十八章病的不轻转过一个街角,清凉的夜风吹来,周凡道:“有烟吗?”阿毛楞了楞,连忙说道:“有!有!你等等!”说完撒腿就跑进路边的一个小卖部,买来了一包精装红塔山,给周凡点上了。当然他也学着周凡抽了一根,阿毛道:“凡哥,我想跟你混!你能够教我几招吗?你刚刚打人的姿势太帅了!”“跟我混?谁特么的要混社会啊!“周凡拍了一下阿毛的肩头,说道:“今天要不是你发花痴惹事了,劳资才懒得出手了!我说你小子家里条件也不差,老子还是一个局长,混狗屁啊,好好读书!以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