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古言小说《丑妃当道》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8:16:5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丑妃当道

第一章 初入王府

三月初三

成景王府中。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听说了么,皇上这次下旨逼王爷娶得王妃是天底下最丑的女人。”一个小丫鬟小声窃语道。

“嗯,我也是听说,是相府的二小姐顾采薇,传闻相府的两位小姐,一美一丑,二小姐丑比东施,三小姐美若天仙。”

“可惜三小姐今日嫁了皇上,而咱王爷却得娶这二小姐,哎,你们想不想看看咱们这个新王妃有多丑。”

顾采薇一身红色嫁衣,凤冠霞帔,刚从拜礼堂上下来,经过走廊便听到这样的话,是一群王府小丫鬟在兴致勃勃地议论她。

她的脚步不由定祝

她们说的没错,她是顶着一张丑颜嫁过来的,她三岁时不知道谁给她下了毒,毒好之后让她容貌尽毁。

她原本也有一张清秀的脸,至少称得上平滑无痕,如今这副样子,她确实配不上他们王爷。古言小说《丑妃当道》在线免费阅读

她被皇上下旨嫁给成景王,她也没有想到。

成景王,那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听闻他十三岁接将军印,曾征战沙场为凌启国立下赫赫战功,他少年封王,权倾朝野,这样的他,怎么会看上她,顾采微苦笑。

今日出嫁,那个男人没有去相府迎亲,也没有出门口迎接,甚至都没有出现在拜礼堂上,她就被这样的娶进了王府大门,身后两个小厮跟着便要送她回喜房。

顾采薇想想多少有些心酸了。

“大胆!你们竟敢私议王妃,活得不耐烦了。”顾采薇身后的小厮对前面挡着路议论的丫鬟们喊了一嗓子,声音不算严厉,像是一种提醒。

前面的丫鬟神色微惊,立马捂了嘴,都垂头恭敬地行礼站一边。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顾采薇知道,小厮这样的教训丫鬟们也不过是让她们嘴上闭上,或许她们还在嘲笑她一个丑王妃,可是那有什么办法,人心不是威吓就可以征服。

顾采薇什么话也没说便跟着小厮轻步往前路走。

“你们几个丫头还不快扶着王妃。”小厮又悻悻说了一句,几个丫鬟立马左右侧扶住顾采微。

王府的走廊有些长,顾采微走得小心翼翼。

脑中忽然回想母亲的话,“采微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他日嫁人定能赢得夫君喜欢。”

她的母亲是相府大夫人苏锦月,她在她八岁时便过世了,但顾采微确记得母亲说得每一句话。推荐haohaoyun.com她要好好活着,为了母亲,也为了世间有的那个懂她的那个男子,虽然她知道现今她的情况,她将嫁的男子铁定不喜欢她。

“王妃小心!”身后的小厮提高嗓音提醒了一句。

不过还是来不及,顾采微直直向前面地上扑去。

一旁的丫鬟忙掺她一把,然而随着这一跌一扶的动作,掩在头上的盖头巧然跌落在地。

一行人齐齐的目光向她的脸望来。

“呀,好丑!”扶着她的丫鬟手不由一抖,忍不住脱口而出。

一旁的几个丫鬟倒吸了口凉气,面面相觑。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她的脸是很丑的,吓着了众人。

扶着她的丫鬟忙尴尬道,“对不起王妃,奴婢不是故意的。”

明明记得脚下是谁绊了她一脚,可是追究又有什么意思,她们不过想看她的脸,对她的“丑”好奇。

“没关系。”顾采微垂下眼睫毛,只是轻摇下头。

她可以不在意,或许这已经成为习惯。

进了喜房,那红色的窗花,红色的桌子,红色的床幔,红色的地毯,各色的贺礼,桌上珍果连连。网站haohaoyun.com

可是顾采微丝毫没有感觉到它的喜气,反多了一丝悲凉。

“王妃,奴婢们先下去了,现在外面正是喜宴,估计王爷晚上会过来,请你在这里静等。”丫鬟把她轻扶到柔软的床上,理一理周围的床被,准备出去。

他连拜堂礼都没有去,他怎会在外面喜宴,她盖着盖头微颔首。

“嗯。”

天色渐渐变得昏暗,房间点了烛光,顾采微就那样直直的坐着,等到月亮爬上星空。

沉静到只有自己一个人呼吸的房间里,顾采微感觉紧张起来,那个男子,她未来的夫君会怎么对她呢?皇上的忽然赐婚并没有征求他的同意,他怎么会接受一个容貌尽毁的女人,她对他或许像一个耻辱,该怎么办?

她衣摆下的双手拉扯着衣袖不知过了多久,手心冒了薄汗。

过了良久

“王爷到!”门外小厮忽然一声清喊。

紧接着…

“你们下去吧。”屋外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道。

脚步声渐渐靠近,只听“嘭”一声,房门被一脚踢开,门外透进来阵阵凉气。

顾采微可以隐隐感觉到对方身上一股寒气,被踢门的声音微吓了一惊,她忙正襟危坐。

淳于逸风深色的眸扫过房间,冷冷射向那喜床上静坐的女子,她看起来几分窈窕的身姿外罩一件华衣红色喜服,头上蒙着那鸳鸯戏水的锦绣盖头,乌黑的长发如锦缎一般顺着肩头缓缓流下,身前一双纤细光洁的手似不安的搅在一起。

她就是那个丑女?如果不用看她的脸的话,整体他会感觉是一个绝色倾城的美人。

这种意识让他好奇,下面那张脸到底有多丑。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又缓缓靠近,空气中一阵静致,顾采微直觉心跳加速起来,忽然眼前就一片明朗了。

“你…就是相府的二小姐顾采微?”淳于逸风一手握得长剑轻挑起她的下颌,微眯的眸望向她,银色的长剑在昏暗的房间中散发着阴冷的光。

顾采微抬起双眸,瞬间被眼前的那柄长剑惊了一下,他竟带了长剑?他就是用长剑挑起她的盖头的?

对面男子一身黑衣锦袍,今日他大婚却连喜袍也没有穿。向上他一张英俊非凡的脸,剑眉入鬓,长而密的睫毛下是一双幽深的黑瞳,眼底似藏着怒气,鼻梁挺似利剑,紧抿的薄唇显示着无情。

成景王果然如传闻中的好看,不过他脸上那抹怒气,外加手中的长剑早早拉回了她的思绪。

“是,妾身顾采薇。”顾采薇镇定下来,忙起身盈盈一拜。

日后他便是她的夫君。

“呵,果然是个丑女,丑的让人恨不得拿剑一把劈了。”淳于逸风阴沉的声音忽然道。

他从没见过这般丑的女子,对面的女人除了一双眼眸生的清澈,眼睛之下的脸颊青紫一片还带着微肿,完全掩了脸颊的原形,丑到了极点,让人不想再看

第二眼,他说的恨不得拿剑劈了毫不夸张。

当然他之所以如此厌恶这张脸,还是因为心中的怒火,他的皇兄淳于晨风如今对他越来越顾忌,淳于晨风听信馋言,说他与朝中重臣勾结,不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便想杀鸡给猴看,让那些大臣知道他才是皇上,只要他一张皇旨下,即使全天下最丑的女人他这个成景王也得娶。

他原本不曾有的事,被这样对待,这简直是对他简直是最大的侮辱,他怎会就这么接受。

没想到淳于逸风会这么如此厌恶她,甚至有些恨意,顾采薇抬眸望进他的眸中,心中说不出的感觉,还是微微刺痛了一下,因为他不是别人,将是她日后的夫君。

“妾身自知…”丑陋,顾采薇忍不住微哽道。

淳于逸风见顾采薇眸中一抹微暗,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说起来今日你还得恭喜你的妹妹,今日她也是大喜,皇上原本该娶你的皇后,如今却娶了你的妹妹,不知你心中作何感想。”

顾采薇微惊,淳于逸风这便让她难堪么?

这件事说起来便是也算与她的婚事相关,顾采薇的母亲是相府大夫人,她是嫡女,自小与皇上订婚的是她,可惜幼时毁了容貌,之后皇上与她的妹妹在相府相遇又一见倾心,皇上便改娶她的妹妹顾采洁为后,今日其实是她和她的妹妹同时出嫁的日子,现在的时辰她的妹妹想也举行完封后大典了。

说起这件事,顾采薇心中虽也有些不舒服,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她毁了容貌,怎能再为后,而她不做皇后那个位置即使不是她的这个妹妹,也会是别人。

“这一切大概是缘分使然,妾身相信命运。”顾采薇跪在地上抖胆对淳于逸风道。

淳于逸风的美眸瞥一眼地上的女子,这句话倒让他有些意外,原本想羞辱女子,没想到她看得这么淡,这倒有些像世人说得“相府才女”的气质。

“你倒是心胸宽广,不过本王可不会你如此想。”他嘲讽睨她一眼道。

第二章 别无选择

他忽然走上前,一只大手轻拉了她的手腕站起身来,接着向屋中的一面光洁的铜镜前走去。镜中两个人影立即清晰,一个身长玉立,面色白净,一个满脸青紫,徒留一双清澈的眸。

“你看你这个样子怎么配得上本王。”淳于逸风冷冽的声音忽道。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嘲讽。

顾采薇一瞬只觉心上被大锤锤了一下,仅管太多人说她丑,可是这样被一下拉过来对比还是

第一次,还是她的夫君,可见他的残忍。

顾采微当下明白,他不要她,其实最坏的打算也不过如此。

“妾身确实配不上王爷,比不得王爷的容颜,妾身还请王爷休了妾身。”她倾身下跪道。

这样可以了么?她是识时务的,如果他怨恨她,她愿以一封休书平息他的怒气。

“休了你?休了你本王岂不是对不起皇兄的美意?”淳于逸风好笑的眸望向顾采薇,修长的手一把握了长剑入鞘。

顾采微忽然不明白淳于逸风到底想怎样,不是休了她?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滚出王府,二是留在王府。”淳于逸风此时收起来眸中的冷笑,换上了一脸的阴寒道。

关于被休出府和滚出王府是两回事,得了休书出府,两人便从此脱离夫妻关系,再无瓜葛,而未拿休书被赶出府,女子仍是男子的人,且女子有未侍奉好夫君的责任,于凌启国的礼制算不守德甚至违国法,同时更不能回相府,她将无处可去,他在截断她的退路。

“妾身留在府上。”顾采微垂下睫毛只好道。

“好,既然如此,本王便答应你留下,只是你这般容貌怎配在这样的房间休息,陈于,帮她看一下王府还有什么闲置的空处可容人休息。”淳于逸风忽道,房门被打开,一个黑衣护卫闯了进来。

他望眼顾采薇,接着向淳于逸风禀报。

“回王爷,挨了马场旁的猪圈旁有一去处,可供人祝”陈于犹豫一下,忽大声道。

淳于逸风下午就选定了一个地方,他早做了这样的打算。

“好,还不快替她安排。”淳于逸风嘴角弯起道。

猪圈?人如狗彘,顾采微忽然想到了这个词,他竟让她住那样的地方,尽管她心中镇静,还是吃了一惊。

他竟厌恶她到这样的地步,为什么,因为皇上的赐婚?因为她长得丑,他就想侮辱她?

她只想了他或许会休了她,没想到的是他竟做这么绝。

顾采薇心中忽然窒息一下,终忍不住道,“王爷…”

“怎么?你不想去。”

“妾身…”她无法开口。

“本王府中不养丑妇,要不你滚出府中,要不留下。”他打断她道。

他可没有顾采薇那样的想得开,谁惹怒了他,他一定要回击,即使是皇上也不行。

他原本就没做什么,有人冤枉他。

他要让他皇兄知道,他赐来的丑妃他将如何对待,他要把她与牲畜放在一起,唯有这样,才等于在他皇兄身上回他一拳。

这才只是开始,他的报复以后有的是机会。

顾采薇怔住,这便是她的夫君?

儿时读《女戒》,有一言,出嫁从夫。

“是。”她黯然道。

一步步踏出房门,顾采薇的心情忽然有些沉重,眼睛也感到有些酸涩起来,她一向不在乎别人怎么对她,可是原来也不是全然不在乎。

她望向天上的星空,星辰闪烁,好像也是一付泪眼迷蒙的样子,原来今夜的她如此狼狈。

刚出了房间,院中不远处几个丫鬟,小厮站在那里,像是看热闹,都向她望来。

不知道屋中的话他们听到了没有,其中有下午扶她进房的丫鬟,现在看她似乎又是一重笑话。

一步步踏出院落,身后终响起闲言碎语。

“王爷好像让她睡猪窝旁,真够惨的,王妃睡猪窝?”

“谁让她长那么丑,晚上看了怪吓人的。”

“皇上给王爷找这么丑的,咱们王爷那般容颜岂是她能配上,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呸,什么相府二小姐。”

“这种容貌,要我早一头磕死了。”

顾采薇的脚步顿住,耳中充斥着各种狠毒的话语和笑声。

她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这么骂她,于她们有什么好处,但不管什么,她都只能安然接受,她一向不是就是这样么?

她在相府也曾遭受非议,比这个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沦落王府,更没有辨驳的资格。

母亲说过,“不必在乎世俗的眼光,只要做好自己就行。”母亲的话她一直记在心头,让她足够坚强。

继续向前走着,一路上越来越多的人围观,顾采薇忽然觉得她好似那街市的被耍的猴子,一群人围着看热闹,品头论足。

王府的院子今夜灯火通明,似乎不是为了这新婚之夜,而是为了让所有人识清她的脸而准备的。

“好丑!”

“传闻相府的三小姐美得不可一物,这二小姐怎么这么丑。”

她挺直胸膛走着,渐渐淡出了人群的视线,才稍微松口气。

陈于望向微松口气的顾采薇,只是冷冷睨她一眼。

一路跟着陈于渐渐走向偏僻的地方,又不知走了不知多久,顾采微猜想已经快要出王府了,接着才看到那一望无际的马场,顾采微不得不承认王府比相府大很多。

而相连着马场马厩一边的有几个猪圈,猪圈一旁搭了一个可容一个躺下的小窝。

“王妃,到了。”陈于冷不丁停下脚步道。

长长的马厩,相连着猪圈,在黑暗中散发着一股臭味。

“就是这里么?”顾采微身体微僵,声音有些不可置信说,这样的地方,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宰相府的生活虽然不甚如意,但她至少是千金小姐,这样连下人都不来的地方带给她的不仅是震惊,无措,还有一种耻辱感。

顾采微忽然想自嘲,她不得不再次承认那样一个好看的男人,心却这样狠。

“嗯,是。”陈于微转了侧脸,看她的脸色微微发白。

这样的地方,一个千金小姐住在这里,他们王爷是有些过分。

可是陈于一想到这个女人这般丑,皇上竟然让他们王爷娶她,这对他们王爷来说是一个耻辱,一想起这个,他心中也是冷哼,觉得活该。

看不到陈于面上的冷冽,顾采薇只是望向前方猪圈,马厩中传来的臭味让人有些作呕,还有那即使是夜里,依旧动荡不安的一阵马的吐气嘶鸣声和猪的嚎叫,让人微微害怕。

感觉他们像在嘲笑她,又像在欢迎她这个只能与牲畜为伴的女人,顾采薇感觉悲凉。

她一步步向前走去。

“谢谢你,麻烦你了,请回吧。”回头顾采微强迫自己要镇定,努力给自己面上保持了一个平和的笑,又对陈于施了个礼。

终是要过去的,她又怎么能逃避?她微呼口气,向她的窝走去。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温婉,她淡然一句,陈于的目光不由望向她。

在这么让人难堪的地方她还对他们施了礼,她果然是相府家有教养的小姐,她身上似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清雅的气质。可惜,如果不是她容貌丑陋,侮辱了他们王爷,或许她的下场会好些。

陈于的目光追向了远去的那个人影,黑亮的眼神不由惊讶定祝

红色的裙摆在夜里马场的风中飘舞,黑色的长发齐飞,在夜中划出了美丽的弧度,宛如一个夜色降临的魅人仙子,如果不是那张脸先入为主破坏了形象,他们铁定以为这样的女子是个仙女。

“很美,可惜”毁了容。

深夜的马场沉寂的没有一人,惟在寒风呼啸,马蹄不安的作响,时不时传来猪的呼噜声。

顾采微一身红色长裙坐在马场边,双手抱膝,将脸深深的埋进腿里。

泪水终是沾湿了她的衣襟,然后被融化的无影无踪。这是顾采薇

第一次夜晚没有忍住落泪,她一向会很坚强。

她知道她的容貌会让她的命运多舛,只是没有想到是这样的难堪,她一瞬也觉得无奈。

“母亲…我会坚强。”忽然有些怀念母亲,年幼时,母亲总是陪在她身旁的。母亲曾说过,“采微要坚强,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落泪。”

她一手抚上她的脸颊,除去眼角的多余的泪,她会继续坚强的活着的。

今夜于她只是有些想不到,独自一人的日子,她会更加努力。她乌黑清盈的目光望向夜空,她想,她的夫君看不到她的,总有一天他会看到她。

生活似乎只要生命在,就没什么好不能活。那晚之后,顾采薇不再想那夜的难堪,开始想以后在王府的日子她要如何生活。

第三章 转机出现

沉静下来想,她先把身上一堆首饰去掉,这些首饰如今于她只是累赘,她现今在王府上的地位配不上王妃,又不是丫鬟,身份尴尬的很,而那样一堆与身份不符之物隔在她身上久了会遭人惦记,也容易引起事端。

顾采微果断先卖掉首饰,恳求府中的丫鬟换了棉被,衣物等一些生活重要用物。

她从不怕吃苦,这一点所有人都不知道,世人眼中她曾是相府的二小姐,相府嫡女,可是她们不知道从八岁她的母亲死后,她在相府的生活便不甚如意。

二夫人苏氏承了她母亲大夫人的位置,她的小妹顾采洁也抢了她嫡女的地位,父亲对她不闻不问,变得她冷冰冰,她在府上的一切向来也是她自作打算罢了。

说道父亲对她不闻不问,顾采微一直有些疑惑,母亲在世时他对母亲和她都很好,可是母亲死了,他便忽然就变了,顾采微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她一个八岁的女孩甚至会完全无措。

猪的嘶嚎声打断顾采微的思绪,它们想是饿了。

顾采薇看那几只奇怪的不断上拱的猪,想想便到府中后院找些厨房的剩食来喂它们,这些都是这几日她看到的。

顾采微使了大力才好不容易抓了木桶过来。

“王妃,这是做什么,这种粗活让我们这些下人做便好了。”一旁来喂猪食的小厮晓春看到她这样忙赶来道。

晓春是府上在厨房帮忙的小厮,这几日见他天天来喂猪,顾采微自然见他多了。

今日是他

第一次和她说话,许是实在见她笨拙的动作看过不去。

“别叫我王妃,我不是什么王妃,我只是想要帮些忙,这种事我能做。”晓春

第一次和她说话,也是府上

第一个主动过来和她说话的人,顾采微友好的微笑道。

她一手仍接过木桶,努力的学着样子喂猪。

晓春望向顾采薇,这些本不是相府千金可以做的事,看着她丝毫不做作,努力干活的样子微顿了一下。

她来的这几天晓春有见到她一步步沦落到此,能受这般侮辱,说来晓春也觉得她可怜,她独自一人在这样的地方,尤其再看到那样一张青紫相杂的脸,更是觉得不忍心。

“王妃,你别难过,王爷其实是很英明的人,只是没想到前两日忽然会被赐婚,一时气急败坏,他才会这样对你的,他总有一天会发现你的好的。”晓春忽然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不由想安慰顾采薇道。

尽人皆知的,她这个丑陋的可怜的女人受了什么样的待遇。

很多人觉得那是笑话,其实也是站在他们王爷的立场上,对顾采薇的厌恶,可是如果站在顾采薇的立场才会真正感觉这位千金小姐有多惨。

她如此的坚强,是什么在支撑她呢。

“没关系,我从没有怪过他,没怪过任何人。”小春忽然说起的这个话题,让顾采微也一时怔了一下,努力淡了神情道。

想起这件事,想起那个男人冷俊的脸,想起那晚,顾采薇心中一时还是难掩那种酸楚。

他真的把她仍在这里,对她不闻不问。

可是她不怪那个男人,将心比心,他那样一个身份显赫的王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安排了一个丑女为妻,而且世人皆知,被人耻笑,他自然会生气。

他这么做不过在做反抗,反抗这段姻缘,她无法怪他。

她是个父亲都不护爱的人,她如何奢望一个刚见

第一面的陌生的男人给她关怀与爱。

不过她的心底还是有一个小小的奢望,奢望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她的好、她的伤。

之后的日子顾采微晓春便渐渐熟络起来,两个人一起做着这个马场的事。不仅是喂猪,喂马,帮忙清理马场里的一切,顾采薇奇怪的感觉反倒一种自在。

渐熟的日子,顾采薇还认识了其他马场的人,还有别处的丫鬟小厮。尽管所有人对她还不是很友好,但似乎渐渐对她的存在习惯。

小春是个不错的人,见顾采微可怜,偷偷来帮了她不少忙,因为天气变得有些凉意,他帮顾采微做了遮挡小窝的帘子,有了这个她至少不必大晚上身体露在外面,还帮顾采微简单修补了小窝,至少看起来整洁干净些。

顾采微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晓春,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小时候母亲曾教她玩过驭鸟术,那时只要母亲一声口哨,天上的鸟便会飞下来停在她手上和她玩。

那年她的母亲去世,她一直在府中闷闷不乐,院中飞来了一群喜鹊,不停地叽喳叫。

那时她一时心情压抑,想起了母亲,便想试着喜鹊与她作伴,她对着天空一个哀鸣的口哨,接着院中的喜鹊便齐齐盘旋在上空,接着围成一圈旋转,像是对母亲的一种哀悼。

想起来,顾采薇沿着熟悉的记忆,对着空中的鸟雀一个口哨,接着手势在空中一转,便远远见天空的鸟儿惊飞起来,到顾采薇的上空盘旋,连带着地上食谷的麻雀也飞起来。

晓春当时都被顾采薇震住了,指着天空一阵欣喜。

“顾姑娘,你好厉害。”

后来他还说要跟顾采微学驭鸟术。因为这个神奇的东西小春传开,府上所有人似乎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厌恶她的眸中多了一份好奇。

天空晴好,飘着朵朵白云,微微的细风扫过马场每一个角落。

顾采微一身灰色的长衣,衣袖挽起,束起的长发随着细风的吹拂微微凌乱,她卷了大把饲料在马场里喂马,饲料放进马儿的口头,一阵津津有味的举嚼声,栽看她的衣服脏兮兮一片,她却不由弯起嘴角。

远远忽听一阵叫喊声,由远而近,似是晓春的声音。

“顾姑娘!”小春的声音带着惊恐。

顾采微不由停下手中的活望向了不远处的马场里。

“顾姑娘,救命呀!”不看还好,一看顾采微也吓了一跳。只见马场里晓春不断拿双臂遮着头来回奔跑,头顶上一只硕大的鸟。

鸟全身呈黄褐色,大概有鹰那般大小,两只雄壮的翅膀,看起来比鹰的还锋利,一双尖锐的爪子,看起来像光亮的刀一般。

哪里来的鸟?

这种鸟顾采微都从没有见过,却感觉几分熟悉,好像在书上听说过,这应该是翔风国的一种珍贵的鸟,凌启国是没有的,似乎叫“凤雕”。

凤雕以它的锋利著名,且这种鸟有灵性,常作为一种战斗的鸟,史上曾听闻翔凤国有过一队凤雕作军队的空兵。

这种鸟怎么会出现在王府?

“啸!”顾采微忽然一个清亮的口哨,便见那只鸟转了方向,朝她飞来,一双锐利的眼睛直盯着顾采微。

晓春得了空停下,倒一见那只鸟凶狠的朝顾采微扑来,忙道,

“快躲开,这只鸟凶猛得很!”

随着大鸟的逼近,顾采微吹得口哨声声音渐弱。

她双臂相交,只听鸟儿扑动翅膀,收起爪子,缓缓落在了她的手腕上。

好重一只鸟,顾采微不由感叹。

鸟儿羽毛接近了看才发现上面一片金黄,像将军身上威武的铠甲,顾采微刚想细细观察这种鸟,便听不远处一阵马蹄声逼来,只见淳于逸风一身玄色锦缎长袍,身骑枣红色大马,雄姿英地领着一队向这边奔来。

不知道适才她捉鸟有没有看到。

顾采微身体不由微僵,她与他许久就没有见面了。

“叩见王爷!”淳于逸风的出现,跟着晓春和几个小厮顾采微忙下跪行礼。

淳于逸风高傲地坐在马上,目光扫过众人,停在顾采微脸上,眸色微深,接着望向了她手上的鸟。

她一身粗布破衣瞬间入了淳于逸风的眼,全身脏兮兮的,脸似乎比数月前更清瘦了些,一张丑陋的脸更加丑,淳于逸风不由阴沉了脸。

他没想到顾采微竟能适应这里的生活,轻嘲还真是好养活。

“谁准你大胆捉了本王的凤雕的?”淳于逸风眸光一闪,忽然一鞭朝顾采微甩来,鞭上用了几层的力道。

顾采微没有预料,只见那长长的马鞭精准的一鞭摔在她右侧的脸颊上,脸颊一痛,身体跟着大力被打翻在地,肩上的凤雕瞬时惊飞一边。

顾采微明亮的眸望向淳于逸风,他的眸中带着盛怒,还有一丝冷然。他还是那般讨厌她,即使她住在这样的地方,他依旧不解气。

“妾身…采微不知,请王爷治罪。”顾采淡然的脸上脸色微白,忙再次下跪行礼道。

她一点也不愿惹怒他,她愿承担他说的一切罪名,因为或许她说什么也没用。

第四章 念念不忘

她孱弱的身姿,肮脏的薄薄的外衣在风中瑟瑟挺立。

“哼,大胆的丑女,那可是翔凤国进贡给我凌启的圣鸟,过两日便会送进宫,岂是你可以碰的。”淳于逸风坐在马上,望着下面的女人又是一句冷哼。

他不是什么也没看到,他就是讨厌这个女人。

其实他今天来,也是因为她。

近来翔凤国出了一批凤雕,说要上供给他们凌启国,说可做军队。可是翔凤国的人知道凌启国中没有人懂这驭鸟术,才这般说。如果凤雕没有了军用价值,没有人能驯服,它天性凶残还会给国人带来灾难。

近日府上有不少人说了关于她的话,说她会驭鸟术。

适才顾采微驯服凤雕,他看到了,他今天找她来,就是想让她帮他训凤雕。

他之前也曾听闻,顾采微的母亲苏锦月原来是西翔凤国维羽族人,她擅长制毒和驭鸟术,翔凤国曾有名的“凤雕兵”就是她们族人训出的。

那么他用顾采薇刚好。

本来是让她来帮忙,不过他可对她说不出什么好话,让他去求这个丑女不可能。

“来人,把木笼子拿来捉着这只鸟。”淳于逸风脑中微动忽然道。

了解凤雕的人都知道,要想捉住凤雕必须要用蒙了黑色的布巾的笼子才行,因为凤雕有灵性,一般的笼子凤雕会立马辨出,会知道有人捉她,它便会狂怒,会飞走,甚至会抓要抓它的人。这一点淳于逸风自然知道,顾采薇也该知道。

“是,王爷。”一旁的侍卫翻身下马,找了木笼子准备捉鸟。

顾采薇听了淳于逸风的话不由惊讶望他,接着望向去抓凤雕的人,嘴唇微抿。

她是提醒他呢,还是不多管闲事?顾采薇犹豫。

只见那捉凤雕的侍卫拿了笼子,然后缓缓靠近凤雕,不知道那侍卫有没有受过一定训练,他一手拿着笼子,一手想要捉凤雕的姿势最危险,因为那样很容易引起凤雕反抗,而被凤雕捉伤一次,它的爪上有毒,很容易让人昏迷。

顾采薇已经看到侍卫对面的凤雕锐利的眸子警惕的深邃起来,那是它进攻的前兆。

“王爷,快停下,凤雕不可以这般捉,要用罩了黑布的笼子才行,这样很危险。”顾采薇顾不上她会不会让淳于逸风讨厌,不由声音微急道。

要的就是顾采微的制止,他才有理由让她帮忙。

“哦?怎么捉的?你再说一遍。”淳于逸风微眯了眼眸,故意缓缓道。

这时侍卫碰到了凤雕的羽毛,只听“啊!”一声惨叫,凤雕锋利的爪子朝侍卫扑来,侍卫手上只留下几道锋利的血痕,接着凤雕朝侍卫头上扑来,侍卫吓得一个躲身朝人群扑来,“啊,救命!”

人群一阵慌乱,马蹄也跟着惴惴不安,来回肆踏。

“顾采微,你有办法不早点说,想看着这么多人受伤!”淳于逸风手中拿了马鞭故意恨恨指着顾采薇道。

没想到淳于逸风忽然会把事情赖在她头上,顾采微无奈,她忙清脆一个口哨朝着凤雕。

没想到凤雕受了惊,大怒,根本不听什么口哨,它似见着淳于逸风手中的长鞭指着顾采微,忽然它锋利的爪子朝着淳于逸风的方向就飞扑下来。

“顾采微,你竟还敢指挥这鸟袭击本王?”淳于逸风气道,一边冷冷举起马鞭便朝凤雕甩来。

接连甩了好几次,谁知那凤雕越打越是勇猛,接着凤雕放弃所有人,死死朝淳于逸风抓来。

“保护王爷!”一旁陈于抽出了长剑,护在淳于逸风身侧。

凤雕朝淳于逸风扑来,淳于逸风有力的挥舞着长鞭,接着冷着脸朝凤雕迎面就是一个掌风,凤雕身上黄赫色的羽毛几根飘落在地。

顾采微微惊,没想到淳于逸风的武功这么高,再打下去凤雕性命不保。

“别打了王爷,此鸟越打越凶。”顾采微心中微提起道,一边想办法想要将凤雕拉回。凤雕这种勇猛的鸟种是不会轻易屈服的。

它一再的袭击淳于逸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打死。

“那本王就将它打死。”淳于逸风此时也受了气,一只破鸟没想到竟一个劲儿的朝他扑来,他都要怀疑是不是翔凤国故意的安排,想要他的命。

大不了不要这只鸟,驯服不了就将它打死。

凤雕受了伤在空中盘旋两周。

“拿箭来。”淳于逸风冷着脸道。

趁着凤雕受伤,顾采微一个旋转的口哨,哨音带了劝服凤雕离开的鸟语。

凤雕又绕着淳于逸风盘旋一圈,忽然扑扇翅膀转身飞离。

淳于逸风刚命人拿来了他的弓箭,见凤雕已飞出马场,飞离王府。

“顾采微,你竟敢放跑这只凤雕?”淳于逸风冷冷看着地下的女人,接着一鞭朝她挥来,打在她破烂的衣衫上,衣衫被一鞭直破开了口。

“采薇放走王爷的东西,甘愿受罚。”顾采微望向凤雕远去的地方,微怔神,直被手臂的痛感惊扰,她神色平静的跪在地上。

淳于逸风瞪着伏在地上身体单薄的女人,有气忽然发不出,只冷哼一声。

“来人,把她压进柴房去,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准接近她。”

晚上,淳于逸风坐在奢华的房间里准备用晚膳,桌上摆满了珍馐美食,清味的汤。对面站着两个容貌秀丽的丫鬟安静地站在那里,小心侍候着。

他喝了一口珍珠鱼耳紫味汤,便忍不住放下了勺子。之前他是最爱喝这种汤的,今夜忽然有些不想喝了。

望眼对面长相甜美可人的丫鬟,光滑的脸颊,脑中忽然映出一张青紫交缀,微肿起的脸,脸上一双清澈的眸。

“你们先下去吧。”淳于逸风冷冷一声道。

“陈于,去把那个丑陋的女人找来,我有事跟她说。”他一思索,对门外喊了一声。

是时候该交待要她办的事了,上午在马场见她不方便说,只有等到晚上。

“是。”陈于进门有些惊讶抬头道。

他们王爷怎么会忽然要找那个丑女人,有些匪夷所思。

顾采薇到房间的时候,淳于逸风优雅修长的身姿正坐在不远处的桌边品着茶,茶香徐徐传来一阵清香。

她环顾房间四周,一样的房间,她忽然想起了她嫁过来的那晚,也是在这样奢华的房间里,淳于逸风口中吐出了令她耻辱的话。

“叩见王爷。”顾采薇垂眸,跪在地上行礼道。

“顾采薇你可知本王今晚找你什么事?”淳于逸风好看的眸望眼地上满发沾了灰尘,一身粗衣的女人随声问。

被关在柴房里,今夜的她看起来更显狼狈,他不知道怎么一个相府的小姐竟能在马场里生活这么久。

“采薇不知。”顾采薇犹豫道。

淳于逸风想干什么,她猜不透。

看地上的女人声音平淡,就会说个她不知,求治罪的话,对他的话似乎一点兴趣也没有,真是让人不舒服。

“哼,你放跑了本王的凤雕,你要怎么赔偿?”终还是淳于逸风冷声道,他倒要看她怎么赔偿。

顾采薇沉默,他把那件事记在她的头上,他想要罚她?她有什么,她拿什么赔偿,这不过是罚她的借口,他就是想要折磨她。

“采薇身无分文,不知怎么打算,王爷想要采薇如何赔偿?”顾采薇望向淳于逸风,斗胆道。

她淡色的眸,一副随他处置的样子。

“帮本王办一件事,这件事若成了,自然饶你一命,还准你回到这间房间,你若办不成,哼,你便替那只凤雕偿命去吧。”淳于逸风一句句引导顾采微帮他办事,好处和敝处他都说出来,让她选择做还是不做,其实不容她选择。

“哦?什么事?”顾采微惊讶抬眸,不明白淳于逸风在说什么,她真的有回到这里的机会么?

“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本王要你参加一个驯鸟人的测试。”

“驯鸟人测试?”

“嗯,今夜你就留在这里休息,沐浴更衣,本王可不想和一个又丑又脏的女人出门去。”

暗夜,顾采微躺在散满花瓣的热水中,任清澈的流水流过她的肩,洗去往日的污尘。

顾采微不由想,驯鸟人测试?他知道她会驭鸟术?若她这件事做成,淳于逸风大概会对她改观的吧。他是她的夫君,心中终还是带着希望。

她渐渐把头沉下水中

一早,淳于逸风用完早膳,理了理白色长袍,便准备往王爷门外走,边道,“去,叫那个女人出来。”

“是,王爷。”陈于刚准备去叫顾采微,便远远看见王府门外站着一个全身白色纱裙的女子,那女子柔柔顺顺的长发齐腰,身材纤细瘦弱,直直的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清雅的气质,宛如一个仙女。

丑妃当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丑妃当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3章(第十三章流产)

    原标题: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3章(第十三章流产)小说名:你是窗前一缕月光第十三章流产他顿时屏住呼吸,下意识的起身靠近了,一眨不眨的看着简熙,生怕呼吸重了都会吓的她不敢醒来。等了许久,却发现她并未睁开眼睛,只是两行泪缓缓落了下来,飞快的滑落没入了发丛中。韩煜城的心瞬间被刺痛了,他缓缓站直身子,在病房内来回踱步,最后对着门外的保镖道:“把她妈妈带过来。”简母闻知秋就在同一家医院,很快就被带了过来。偶尔她会认出简熙是她的女儿,可大半时候都是痴傻的模样。因她此前将枕头错认成简熙抱着不放,后简熙趁她睡着,偷

  • 此爱比海深13章(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

    原标题:此爱比海深13章(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小说名称:此爱比海深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对面车上的人走了下来,尹夏吃痛而艰难睁开的眼睛首先看到了一双浅米色高跟。视线再缓缓往上,就是顾舒然那张笑意嫣然的脸。“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尹夏几乎痛的说不出话来,也顾不得去计较顾舒然的狠毒,她用力抓住顾舒然的裙摆,试图能唤起她的一点点恻隐。“救你?”顾舒然蹲下身来,笑吟吟的捏着她尖削的下巴:“我可不敢,祁宴说了,你肚子里的孽种一定不能留!”尹夏的下身已经出了很多的血,鲜血染透了座椅,她整个人像坐在

  • 此爱若梦,繁华一场13章(第十三章你是我的)

    原标题:此爱若梦,繁华一场13章(第十三章你是我的)小说:此爱若梦,繁华一场第十三章你是我的顾衍见到许晓安这模样,遂放开她道:“要我不动他可以,你必须要服从我的话,我让你活你就不能死。”许晓安死死的望着她,面如死尸:“你到底要我怎么样?”说完这句后她脸色陡然一变,声音突然加大变得撕心裂肺,“我给你命还不行吗!你要逼我到什么程度!”顾衍攥紧双手,牢牢的抓住她的胳膊,一字一句的凑近告诉她:“许晓安,虽然我要报复你们许家,但你还是我的。”“如果你再出点意外,我一定会让你弟弟和许家加倍偿还!”他警告式的

  • 傍上女领导13章(第13章 拿感情说事)

    原标题:傍上女领导13章(第13章拿感情说事)书名:傍上女领导第13章拿感情说事“冷部长,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不知道你坐主席台时,我们这帮小记者在台下有多兴奋,多仰视你。而且你长得太美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刘立海没有放弃自己的用意,继续充满着感情地说着,“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有个极有钱的女老板,带我去陪客时,借机灌醉了我,强行地占有了我,事后,给了我两万块钱,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恨极了北京,才回到京江市参加记者招聘考试的,我一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京江,说实

  • 都市大御医13章(第十三章:希望你自爱)

    原标题:都市大御医13章(第十三章:希望你自爱)小说名称:都市大御医第十三章:希望你自爱关完门返回来的黄素凝说:“子扬医生,不用太担心,有事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哦,对了,早上小靖给你买了一个……小礼物,忘拿了,让我明天给你的,你现在来了,我拿给你吧!”黄素凝迅速上了二层,两分钟不到就拿下来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递给曹子扬。曹子扬疑惑问:“这什么东西?”黄素凝笑着说:“你回去再拆吧!”曹子扬哦了声,把盒子放一边说:“后天我给冰冰施完针后要回家一趟……”“啊?”黄素凝显得很紧张,“你回家?不管冰冰了?”

  • 情陷极品美女上司13章(第十三章:秘密)

    原标题:情陷极品美女上司13章(第十三章:秘密)小说书名: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十三章:秘密到厕所拿出一条毛巾把樊辣椒手手脚脚、脸,所有带明显污秽物的地方都擦一遍,然后又四周收拾了一番,再搬来一把椅子放到餐桌上面,攀上去顺带把那盏忽明忽暗的水晶吊灯修好。好了,打道回府……只是……密码锁。极度不科学啊,居然在里面也要输入密码。无奈的退了回来,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而樊辣椒自从说了句头晕以后就没了反应,问密码肯定没戏。坐在另一张沙发抽烟,抽着抽着就睡着了,最后还是被乱脚踢醒。“再踢?”我睁开眼,看见樊辣

  • 一号人物13章(第13章点化)

    原标题:一号人物13章(第13章点化)小说:一号人物第13章点化到了包间后,老板很知趣地退了出来。接着便是这里的特色大碗鱼上来了,念桃一看,竟是小时候吃过的鱼,中指那么长,一条一条地,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念桃别说没吃过这样的鱼,见都没见过这样的鱼。她顾不上再羞涩了,拿起筷子夹了一条,丢进嘴里,烫得她直吐舌头。念桃的这个样子,又让吕浩一阵笑,笑过之后,吕浩一脸正经地说:“念桃,以后除了在我面前可以这样,别人面前一定要装斯文。”不知道为什么,吕浩的话音一落,念桃便想起了顾雁凌,又想起了冉冰冰,好心情顿

  • 霸爱之极品女秘书13章(第13章 情难自禁)

    原标题:霸爱之极品女秘书13章(第13章情难自禁)小说名: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3章情难自禁第一次见到她,他就被她身上特有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感觉她就像是脱离尘世的一个仙子,那么与众不同。他觉得这样的女人放在官场实在有些亵渎了,他有种强烈的想要保护她的冲动,想要她成为他的女人。官场是个大染缸,长期浸润其中,不管男人女人,都会发生质的变化。如果说梁晓素注定要被官场所浸润所污染,他也希望这个人是他,而不是其他男人。“丫头,开心点儿,别总那么委屈自己——”他关心地说道,“后天你过来,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 权路风云13章(第13章 柔软的小手)

    原标题:权路风云13章(第13章柔软的小手)小说名字:权路风云第13章柔软的小手“怎么样了?”张小玉放松地问道。张鹏飞吸了根烟,这才舒服地把事情讲了一遍,听得张小玉咯咯笑,“我还真不知道酒店有这样的员工,那对夫妻可真帮了我们啊!”张鹏飞也笑着说:“就是,那女人还挺有几分姿色呢。”说话间,警车呼啸而至,不用说都知道是来干什么的。张鹏飞此刻的脑子转得很灵活,想起一事,紧张地问道:“姐,王斌的老子可是江平的市长,江平的公安局会不会徇私枉法啊?”张小玉点点头,说:“你放心,虽说是江平市长,不过下面有几个

  • 饮酒诗中的李杜,李白的”自我“杜甫的”忧国“,谁更佳

    都是著名诗人,都是美酒,但他们写出了不同风格,李白和杜甫诗歌中有大量描写“酒”的诗,由于个人气质、人生经历、主要思想不同,他们的饮酒诗亦具有差异性,从“酒”所寄托情感指向看,李白的饮酒诗主要是抒发个人情感,杜甫之酒更多抒发家国情怀;李白自称“酒中仙”,实际上杜甫的嗜酒并不亚于李白,同李白一样,杜甫之死与酒也有关,李白之豪迈洒脱、杜甫之忧国忧民。李白酒诗中:“长剑一杯酒,男儿方寸心”,这句表明诗人李白胸怀远大理想,志向不凡。“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表现李白的狂放性格;“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