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东方玄幻小说《巅峰武帝》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8:29: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巅峰武帝

001章 六耳猕猴
中土大陆,大秦王朝皇城之外。好好孕 这是皇城附近的一片原始森林,林子里很少有灌木丛,全是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的枝叶如碧绿的云,把蓝天遮了个严严实实。 “吱吱……”林中,一只瘦小的猕猴顺着树间的藤蔓在林中飘荡,抓耳挠腮,好不自在。 突然,它的双眼滴溜溜的转了转,似是发现了什么,纵身跳上一条枝桠,朝下望去,眼中似是有着奇怪之色。 稍许,它或是有些不耐,顺着树干慢慢的荡了下去,落在了树下柔软的叶泥之中,朝数尺之外偶然发现的一条人影慢慢靠近。 齐运浑身发冷,浑浑噩噩,想要醒来却发现无论如何都不能睁眼,正是这时,鼻子忽然一痒,一个喷嚏,猛地惊醒。 “这是什么地方?”齐运睁开眼睛,眸中掠过一抹混沌茫然,不过这道迷茫仅仅维持一瞬,他便本能的挺身而起,速度飞快。好好孕 “吱……”他这本能反应,却将那猕猴骇了一跳,这小东西惊慌的跳上一颗古树,直到感觉应该安全后,才心有余悸的看着树下的齐运。 “嘶。”齐运无暇理会那猴子,刚刚站稳,他便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骨骼痛疼欲裂,这种感觉令齐运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已经有一百多年没受过伤的齐运,察觉到此刻的身体状况,无疑感到十分诧异与不解。 “这是?”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齐运很快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大惊失色,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 瘦小的身材,身上穿着锦衣华服,这衣服是上好的布料,一看便知是那富贵人家才穿的上的料子,虽然此刻被树枝划的破裂了不少,不过仍然难掩其中的华贵。 “流云战袍呢?登云靴呢?还有裂天斧也不见了。”齐运捏了捏手指,努力让自己清醒,他很清楚,自己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还很不一般。东方玄幻小说《巅峰武帝》在线免费阅读 他刚想到这里,脑中一阵剧痛,属于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犹如潮水般涌入齐运的大脑,他纵横中土大陆一纪有余,心性坚韧异常,就算自己身上发生了这等怪事,仍然保持着理智,努力接受着这些纷乱的记忆。 不知道过了多久,齐运睁开了眼睛,眼神复杂。 接受了那些记忆,齐运才知道自己竟然重生了,还魂到这具同样叫齐运的人身上。 “也不知现在是神武历多少年,距我前世在云荡山脉陨落后过了多久?”齐运摇了摇头,似是有些叹息。 很快,他便收回了思绪,前世的事,齐运暂时不想去想,还是将当前的事情解决了要紧。 “大秦王朝,兵部尚书之子齐运?”他晒然一笑,“这等身份比我当年不知强了多少,只是可惜,虽然身份尊贵,这天赋与能耐却着实不怎么样。” 齐运审视着这具身体,微微皱眉,那齐运十五岁的年纪,却连武徒的境界都没碰到,实在太过废物了一点。好好孕 中土大陆,妖族与人族并存,斗争激烈,平均每个月便会爆发一次大规模的战斗,小规模的冲突更是不断,在这种竞争异常残酷的格局下,所有王朝都极为重视武炼,孩童十岁便开始修习武炼之道,一些大的门阀世家,更是七八岁便开始培养下一代。 身为当今兵部尚书之子的齐运,照理来说,怎么都不可能在十五岁都没触摸到最低级的武徒之境,而现在却存在这种状况,显然是别有隐情。 搜寻着脑海中的那些记忆,齐运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庶出之子,本身还有点痴呆,不受族中人的待见,难怪。” 当今大秦王朝兵部尚书齐战,统管全国军事行政,乃是正二品的高官,而且齐家又是大秦王朝的老牌世家,齐战自然妻妾成群,儿子众多,这么一个庶出的儿子,还毫无亮点,自然吸引不了他的注意。 了解了这些事情之后,齐运也是耸肩自顾而笑道:“想不到我堂堂裂天武圣,还魂重生之后竟是这副光景,不仅要重头修炼,还得面对那些世家大族的勾心斗角,真是让人提不起兴趣。” 虽然齐运是庶出,不过怎么说都是兵部尚书的儿子,怎么会无故被人丢到这么一座原始森林,明显是有人害他。 “大将军府,庞利公子。东方玄幻小说《巅峰武帝》在线免费阅读”齐运摇了摇头,嘴角掠过一丝冷笑,他知道,就是这个人害了齐运,抛尸至此。 现在的他,可不是以前的那个齐运,所以有些事,自然需要去改变,只有这样,他才能尽早恢复到以前的实力。 毕竟,一个家族的底蕴和资源放在那里,不用白不用啊。 “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齐运看了看附近,根据记忆,他所处的这片森林应该是万仞林,距离皇城不远。 这里有不少虎豹豺狼等猛兽,在其深处,更有着一些实力不弱的妖兽,是王公贵族理想的狩猎之地。 不过现在不是狩猎的时候,所以人迹罕至。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刚才那猕猴在树上慢悠的啃着一颗不知名的果实,同时打量着齐运,这小东西似乎发现齐运并不能给它带来什么威胁,所以平静了不少。 “这小东西倒是有点意思。”齐运正打算离开这里,抬眼看了这小猴一眼,眼中掠过一抹思索。 掠过这道想法的同时,齐运飞速的扫过四周,这里虽然还不算是万仞林的深处,不过一些猛兽却应该是少不了的,不过齐运待了这么久,却什么野兽都没见着。 一般发生这种情况,就是这附近有什么强横的猛兽或是妖兽占领了这里,这块是属于它的领地,所以不会出现其他猛兽。 可齐运除了这猕猴,却没见过其他动物。 想通了这点,齐运的目光也是渐渐带起了一丝笑意,如果他所料不错,这猕猴,应该就是这块领地的主人。 “据我所知,能在妖兽中称霸一方的猿类可并不多,不知你这小家伙是哪路神明?”齐运提起了一丝兴趣。 这小猴明显还处于幼年期,能在幼年期便称王称霸的猿类妖兽可不多,除非是一些血脉极为高阶的妖兽,这之中包括了龙族、九尾族、鲲鹏族等极为有名气的妖类,而猿类只有其中的少数一些异类,才会在幼年期便有这等威势。 譬如说猿类最著名的四大灵猴,但四大灵猴就算齐运前世,也不过见过其中的通臂猿猴,至于其他三位,却是从未见过。 齐运眯眼打量着树上的那只猕猴,外形上,却没发现有什么不同,除了长得瘦小些,看上去颇为机灵外,与其他猴子并无两样。 他想了想,嘴巴动了动,口中竟然发出一些奇怪音节,声音很怪异,完全不像人族汉字的发音。 声音短促,而且听上去还有些不舒服,不过那猕猴却是呆了呆,一双黄橙橙犹如田黄石的眼中,很快掠过一丝惊喜。 “吱吱。”那小猴丢了手中的果实,腾身而起,在树上跳来跳去,显得极为喜悦,就像孤独已久的孩子突然找到了可以一起玩耍的伙伴。 齐运笑了笑,他前世可是整个中土大陆,为数不多会懂兽语的武者,虽然换了具身体,不过却并不妨碍他说兽语。 兽语是灵智初开的妖兽以及妖族中已经可以化人的妖兽的通用语言,与人语不同,听得懂的人都很少,更别说会说兽语的人,齐运前世之所以闻名中土大陆,不仅是武炼一途修炼至武圣,会说兽语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那小猕猴此刻已经跳上了齐运的肩头,揉着他长长的黑发,好不欢快,毫无戒心。 见状,齐运倒是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也就释然,这小猴年纪尚小,不懂人心险恶,而且看起来也是第一次碰到会跟它交流的生物,表现如此,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齐运感觉这猴子有些不同寻常,当即也是用兽语轻轻说道。 人族与妖族虽然对立,不过也有一些强大的武者拥有生死与共的妖兽伙伴,所以齐运才会发出邀请。 猕猴显得很高兴,当即便点了点头,它灵智初开,只听得懂兽语,却并会说。 齐运也颇为高兴,这猕猴尚处幼年,便吓得其他猛兽不敢靠近,待其成长后,肯定会成为他不小的助力。 “等等……”征得猕猴同意,齐运正想带着它离开这里时,余光忽然撇到它的耳朵,当即也是微微一惊。 这猕猴一眼看去,与其他猿类并无不同,不过离近了仔细看才可以发现,在其左右两耳之下,竟然分别还有两只耳朵! 只是有点小,不太引人注意,所以适先齐运才没有发现。 他发誓,就算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妖族中的龙族族长,也没有这般惊讶,因为这猕猴,竟然是妖族千年难得一见的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不仅被妖族中的猿族奉为四大灵猴之一,就算在整个妖族,也是被认为有数的能有机会晋升为妖帝的逆天存在。 齐运复杂道:“竟然是六耳猕猴,难怪这附近没有其他猛兽乃至妖兽出没,那些东西恐怕闻到这股气息,就会感到惊梀异常,哪里还敢靠近。” 妖族中对于血脉的禁忌异常强烈,像六耳猕猴这种妖族中顶尖的存在,对于其他妖族有着极大的压制。 他虽然惊喜异常,不过还是很快回过神来,六耳猕猴虽然是天地孕育而生的神物,不过对于修炼,仍然跟其他妖兽无异,需要一步步开始。 而眼前的这六耳猕猴正处于幼年期,明显还比较弱小。
002章 逞凶
“以后我就叫你六耳吧,走,带你去我们人族见识见识。”齐运对着肩头的六耳笑了笑,悠然离开了万仞林。 大秦王朝,屹立于中土大陆中部,乃是四战之地,东与海妖相望,西与蛮人交界,北与洛月王朝毗邻,南边更是与妖族仅有一山相隔。 正因为处于这种环境之下,大秦王朝武风极盛,全民习武,民风极是彪悍。 秦都乃是大秦王朝的皇城,离万仞林不远,半个时辰后,齐运便来到了皇城之外,看着眼前这座雄伟高大的城池,齐运倒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其肩头的六耳,一脸惊讶,似乎极是好奇。 皇城附近,车水马龙,热闹异常,此刻又是正午,入城的人更是比平常要多了不少,这些平民排成几队,正接受皇城守卫的盘查。 齐运混在人群中,准备入城。 “你是什么人?有户籍么?”一名身着甲胄的守卫似是感觉齐运有些不太对劲,抽出腰间的铁剑,指着齐运喝道。 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华美,不过却因为被林中的枝桠划的破破烂烂,反而看不出一丝贵气,再加上一脸污垢,肩上怪异的猕猴,让人一眼看去,不但不像是贵公子,反倒像是神棍骗子之类的人。 齐运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没有。” 闻言,那护卫顿时眉头一挑,铁剑横握,“我乃齐府公子齐运,进出皇城,从来不需要什么户籍。” “齐府?”听到齐运冷冷的话语,那护卫愣了愣,旋即打量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齐府乃皇城五大世家之一,地位尊崇,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公子,当我是傻子不成?” 齐家在皇城声名很响,祖上乃是大秦王朝开国功臣,被太祖皇帝赐封公爵,世袭爵位。 那持剑护卫还想说话,这时却被旁边一位年纪稍长的提枪护卫拉过,“齐运,你就是那个昨天被陈亲王大人召为驸马的齐家公子齐运?” 话音一落,顿时不少人朝齐运看了过来,或奇怪,或讶异,或同情的目光在齐运身上来回扫过。 “这人真是齐府的公子?怎么如此狼狈?” “什么公子?不过是一个庶出的儿子罢了,听闻还是个傻子,这种人,齐府怎么会在意?” “说的是,此人不仅在齐府地位卑微,而且已经十五岁了,在武炼一途却连武徒都没达到,连地位高点的下人都不如。” 齐府出了这么个傻子废物,这么些年,早已在皇城流传甚广,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笑之事。 对于这些路人的言语,齐运倒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刚才那提枪护卫所说的话,令他有些疑惑,“陈亲王招我为驸马,怎么我不知道?” 齐运心中惊讶,他知道,陈亲王乃是当今圣王之弟,位高权重,是手握重权的正牌亲王,而自己不过是齐府庶出的儿子,他怎么会招自己为婿? “齐府办事,闲杂之人速速让开。” 正在这时,几匹宝马从城外飞驰而来,为首是一金甲青年,看上去二十出头,身着黄金锁子甲,提着长枪,驾着汗血,眼神漠然。 “很威风嘛。”齐运回头一看,轻轻笑道。 他认出来,这青年将军正是齐府长孙,齐战正房夫人所生的儿子,现任御林军右统领的齐帆,也是他的大哥。 齐帆没有看到齐运,准确的来说,他谁都没看,出入这里的都是平民,没有谁值得他看上一眼。 “一群贱民,没看到我家公子,还不快滚。”这些战马速度极快,一眨眼便冲到了城下,齐帆身旁的一名银袍侍卫眉头一皱,马鞭一扬,朝人群抽去,顿时将几名躲之不及的平民抽的皮开肉绽。 齐运就在人群中,幸亏躲得快,不然这一鞭也得抽到他身上,躲开攻击,他的眼神微微有些发冷。 齐帆身边,还有着一名女子,骑乘白马,虽然以薄纱掩面,不过从那曼妙的身姿可以想象,那一张脸庞,也必定是倾国倾城。 此女看上去似乎与齐帆并肩同行,不过齐运却是看出来了,这女子御马前行时,比齐帆的马要稍稍前一点。 “公子?”刚才那名银袍侍卫指着前方排队的平民,对齐帆询问道。 “冲过去。”齐帆看都没看眼前的这些人,轻扬马鞭,冷然道:“公主驾马而归,难道还要等这些贱民进了再进?” “是。”得到指令,那侍卫会意的前去开路,骑马一边冲一边喝道:“所有人让开,让我家公子先行进城。” 看着那来势汹涌的战马,真是从人前冲撞而过,只怕立即就会被踩成肉酱了。 排队的平民赶紧纷纷朝两边让开,不过由于人太多,而且齐帆等人的速度太快,在路中间,还是有不少平民避之不及。 齐运没有避开,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些冲过来的驾马侍卫。 “那不是齐家的傻子齐运,他怎么还在路中间?”皇城的守卫面对这些贵公子也无可奈何,所以早就让开,让他们先进城,一守卫突然看到还在路中间的齐运,顿时惊叫道。 “都说齐家的齐运傻,没想到竟然蠢到这种地步,马来了还不躲开。” “哼,关我们什么事,就算被踩死了,也是齐帆的事,啧啧,大哥驾马踩死弟弟,这个消息若是传到皇城,不知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是啊,这样也好,杀杀这些公子的气焰,他娘的,老子早就看这些家伙不爽了,听说这齐运已经与陈亲王的女儿冰月郡主定亲了,他一死,陈亲王肯定不会放过齐帆。” 这些守卫见到齐运这样,不禁议论纷纷,还有些人似乎已经看到齐运血溅当场,眼中的幸灾乐祸越来越浓。 齐帆一马当先,当他看到有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正挡在路中间,嘴角也是划过了一抹残酷的笑容。 齐运现在的打扮与平常区别很大,所以他没有认出是齐运,不过,就算认出,他的行为也不会因此而改变。 齐府长孙的地位,不容任何人挑衅。 “嘶!” 在齐帆距齐运仅有十数尺之时,前者手中的马缰猛然紧握,胯下汗血宝马顿时发出一声长嘶,前蹄高高扬起,紧接着以迅雷之势狠狠踏下。 齐运估计,这烈马此刻的力量,差不多有三星武徒那么强,以齐运现在这副躯体,要是任由它踩中,必定直接被踏为肉酱。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齐运难逃一死时,他的身体竟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微微一侧,不多不少,马蹄刚好在其耳边刮过,仅相差一分的距离。 虽然没有碰到他,不过那裹挟的劲风依然令他感觉生疼。 “咔咔咔。”躲过了致命一击,齐运莫名一笑,双臂下沉,探手朝那尚未落地的马蹄抓了过去。 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不说那些普通人,就算齐帆也没有料到,这个不知名的小子,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躲开攻击,简单、有效,却令人有些不可思议。 齐运仿若没有看到这些人惊讶的目光,自顾自得道:“事情还没完呢。” 说着,他的两只手已经紧紧握住了马的前蹄,目光凌厉。 “什么?”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完全没有料到齐运不仅躲开了攻击,竟然还反身抓住了马蹄,令那匹汗血宝马不能动弹。 “贱民,你想干什么?”感觉胯下战马的前蹄难以落下一分,齐帆终于难以保持脸上的漠然,目含杀机道。 齐运的两只手犹如生铁浇铸,抓着马蹄巍然不动,忽然抬头,咧嘴笑道:“大哥,小弟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而已,何必下此杀手。” 齐帆一愣,看着齐运的脸庞思索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是你,你这个贱种生的傻子跑到这里来干……” 话还没说完,齐运目光徒然一沉,一抹戾气飞快掠过,双臂朝上猛然一掀。 “聿聿……”汗血马受惊的叫声突然响起,只见齐帆与其胯下的战马竟然被齐运生生掀翻在地,人仰马翻,尘土飞扬,将周围的人马都吓得飞速后退。 齐帆根本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摔在了地上。 “公子,你怎么样了?”见齐帆摔倒在地,其后的侍卫赶紧下马,奔了过去。 齐帆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刚才那一下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伤势,不过却也弄的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没事吧公子。”一名侍卫想要去搀扶齐帆。 “滚!”不过,还没碰到前者,齐帆便一脚将他踹了出去,眼睛猩红,明显暴怒之极,“好,很好,没想到昔日齐府的傻子与软蛋,竟然也会有反抗的时候。” 齐运漫不经心的揉了揉手臂,淡淡道:“想不到那畜生的力气还真大,弄得我的手还有点疼呢。” 闻言,旁边那些人顿时犹如看怪物般的看着齐运,汗血马是战马中的极品,虽然没有成长为妖兽,不过力气却是大的惊人,至少都相当于人类的武徒境界,齐运能毫发无损的将马掀翻,根本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 “你找死!”齐帆看着齐运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更是怒由心生,拔出腰中佩剑,指着齐运嘶声怒吼。 齐运面色不改,看着他手中的长剑,意味深长道:“倒是一把不错的灵兵,如果我所料不错,这应该是一把上品灵兵吧,呵呵,飞星取月剑,四皇子的贴身灵兵。” 齐帆的身躯微微一震,双瞳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003章 大秦皇城
齐运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浮现一抹笑意,淡然道:“飞星取月剑乃是四皇子参加北方使团交流宴时所赢得的灵兵,现在却落在你手上,嘿嘿,我难道会说你违背老爷子的意思,与四皇子走近,欲参与皇族间的立嗣之争么?” 齐帆突然呆住了,暴怒喝道:“一派胡言!” “呵呵。”看着惊惧的齐帆,齐运也是咧嘴一笑,“我还知道,你前几天晋升为了武师,你之前停留在五星武徒有两年多的功夫,突然晋升,难道没有其他原因么?比如说四皇子……” 齐帆猛然转身,冷喝道:“你住口。”他看着齐运,好像第一次见到他,“没想到你突然变聪明了不少,不过我提醒你,太聪明了也不一定就是好事,有时候,是不知死活。” 他的声音冰冷之极,一对细长的眸子冷冷的盯着齐运。 “我对你的那些勾当可没兴趣,我只是想告诉你,齐运已经不是以前的齐运,没事最好别惹我!”齐运的声音更冷,面对武师境界的齐帆,没有丝毫畏惧。 就在他们两人针锋相对时,白马上的薄纱女子突然说话了,“齐统领,这个人是谁?” 齐帆反应过来,退后一步,低声道:“公主,那是齐运,我齐府府上庶出之子。” 女子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听说这人是武炼一途的废人,而且还有点痴呆,今日一看与平常所听之言似乎不符啊。”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段时间没见,没想到他竟然变了这么多。”齐帆复杂道,眼中似乎有寒芒闪过。 女子看了齐帆一眼,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当即淡淡道:“齐运毕竟是冰月妹妹的未婚夫,齐统领还望看在本宫的面上,多多照拂。” 齐帆点了点头,眼神闪烁,“既然公主这般说了,那小将自当遵从。” 那女子看了齐运一眼,似是想起了自己那苦命的妹妹,也是摇了摇头,最后驾马进了城。 见状,齐帆带着他手下的侍卫也是连忙跟了进去,头也不回。 齐运耳力非常,听到了公主和齐帆的对话,瞧着他们离去,心中不免思索,“那冰月郡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嫁给自己?” 以齐运之前的废物表现,陈亲王怎么可能看得上眼? 不过不仅是那些守城的守卫,就连公主和齐帆都这般说,那就不会有错了。 “算了,先进城看看。”齐运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布袋,对六耳道:“城里人多眼杂,你先安静的呆在里面,到了齐府我在放你出来。” 六耳猕猴是世间神物,而且六耳的那六只耳朵实在太容易令人产生遐想,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齐运只好先将六耳放入布袋。 “吱吱……”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六耳还是顺从的钻入了布袋。 六耳猕猴能分辨善恶,知万物心思,它正是知道齐运没有恶意,所以才会如此顺从。 将装着六耳的小布袋别在腰上,齐运也是进了城。 目送着齐运进城,那些守卫适才郁积在心中的疑惑也是尽数释放,“你不是说齐运连一处灵穴都没打通么,怎么连汗血马都能直接掀翻?” “是啊,这等力量,就算四星武徒都很难拥有吧。” “真是见了鬼了,他的脑袋好像也开窍了,若是这样的话,陈亲王恐怕就麻烦了,傻子变聪明了,怎么可能还会跟冰月郡主成亲?” 这些话语,齐运自然不知道,他现在的目的是要搞清自己怎么会和冰月郡主定亲,齐运原本的记忆中并没有这回事,所以看来定亲之事,应该是这几天发生的。 随着城门外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发生,齐运回来的消息也是顺风飘进了皇城,不少有心人很快便得到了这个消息。 大将军府。 庞家后院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内,透过房门缝隙,可以看见两条交缠的肉体,正卖力的耸动着。 这是庞家二公子庞利的别院。 半个时辰之后,庞利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在此刻悄然的软下。 “哼,陈亲王宁愿将那个将死的女儿嫁给齐运那个傻子,也不愿招本公子为婿,他一定没想到吧,那个傻子,已经被公子我丢到了万仞林喂狼去了。”庞利喘了口气,从那女人身上翻了下来,冷笑道。 那女人香汗淋漓,不过却似乎并没有得到满足,眉目间有着一丝淡淡的幽怨,“那是陈亲王不识时务,凭二公子的身份,娶他一个要死的郡主,陈亲王不知占了多大的便宜,没想到竟这般不识好歹。” 庞利阴阴一笑,道:“冰月郡主娇美如花,虽然已是病入膏肓之人,不过也还可以好好享受享受。当然,最主要的是,娶了她,我也可以借此攀上陈亲王甚至皇族这颗大树,到那时,也不用惧怕我那混蛋大哥。” “二公子说的是,如今齐运那个傻子已死,皇城之中还有谁敢娶那将死之人,看来二公子这驸马是坐定了呢。”那女人谄媚的笑道。 听到驸马二字,庞利也是面有得色。 “不好了,二公子。”正在这时,一道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出来。 庞利的美梦被惊扰,眉头也是一皱,冷喝道:“慌慌张张的,干什么?” 话虽如此,他还是穿好了衣服,推门走了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门外是一小厮,跟在庞利身边跑腿的,见庞利从房间出来,也是有些惊恐道:“二公子,大事不好了,那齐运回来了!” 庞利一愣,看着这小厮沉声道:“休要胡言乱语,那个傻子被我亲手丢到了万仞林,那里豺狼虎豹众多,这都过了好几天了,他怎么可能有命回来?” 那小厮冷汗直流:“小的也不知怎么回事,不过刚才小的在城门附近亲眼看到他进了城,服饰相貌与之前无异,定然就是他。” 庞利脸上闪过一抹震惊,齐运怎么可能有命回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二公子怎么办?他若是将我们谋害他的事说出来,只怕……” “怕什么?”庞利面色徒然一沉,“谁看到我们谋害他了?他不过一个傻子,大脑不灵光,他说的话谁会信?” “是是是。”那小厮很快明白了庞利的意思,当即心中也是微微一松,连忙应道。 “好了,你下去吧,这件事我知道了。”庞利挥了挥手,面色阴沉道。 待那小厮离去后,庞利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好一个齐运,运气竟然这么好,这都没弄死你,不过你等着,冰月郡主是我庞利早就预定的人。” 陈亲王府。 一间别致的小院内,一位身穿淡绿罗裳的少女正低头看着池中游荡的鱼儿,双目微红。 “贼老天,竟然让姐姐患上这种病,还要嫁给一个傻子,真是瞎了眼。”这少女十五六岁的模样,肌肤水嫩,低低骂道。 说着,似乎还不解气,拾起一粒石子朝面前的水池用力扔了下去,顿时激起一阵水花,鱼儿惊慌的躲进了水草之下。 “三小姐。”正在这时,一名丫鬟踏着碎步走了进来,“三小姐,那齐府的齐运回来了。” 闻言,这位被称为三小姐的少女抬起了头,露出一张绝美娇俏的脸儿来,“那个傻子回来了?哼,也不知爹爹怎么想的,竟然把姐姐嫁给这么一个傻子。” 那丫鬟走上前来,道:“话也不是这么说的,那齐运虽然傻,不过好歹也是齐府公子,能勉强配得上二小姐又愿意娶她的人,恐怕也只有这个齐运了。” 三小姐咬了咬银牙,虽然心中不岔,但也知道前者说得不错,谁让这贼老天瞎了眼呢? “不行,我得去见见那个呆子,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三小姐忽然站了起来,水灵灵的眼睛转了转道。 闻言,那丫鬟顿时有些着急:“可是三小姐,亲王大人不是不准我们随意外出么?” “别让爹爹知道不就行了?”三小姐眼睛眨了眨,“对了,你在带上几个护卫跟我们一起去。” “三小姐……” 那丫鬟还欲说什么,见前者已经走进房间换衣服去了,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皇城秦都气象万千,城郭相连,周围城壕宽广,呈不规则的长方形,随地势河道弯拐有致,以南门为正,所有城门均有凸出的门阙和护城,大大增强了对城门的防守力,气势磅礴。 城内街道,以南北向八条并行的大街,和东西向的四条主街互相交错而成。这十二条大街可容十多匹马并肩而进,极具规模。其他小街横巷,则依这些主街交错布置,井然有序。 齐府位于内城,与皇宫相距不远,身为皇城五大世家之一的齐家,不仅财力雄厚,权势也可谓滔天。 齐运根据记忆,来到了齐府门前。 带刀侍卫,朱漆大门,飞檐斗拱,端的是恢宏大气,富贵之极。 他正欲进府,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喂……你就是齐府的那个傻子……” 齐运听到傻子二字,脸上的肌肉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堂堂武圣竟然屡次被人称为傻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即齐运回头怒骂道:“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004章 陈亲王府
似乎对齐运的反应有些错愕,三小姐竟然愣了愣,不知说什么。 齐运说完,这才发现,骂他之人竟然是位娇美少女,看其打扮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女孩,身后还有一名丫鬟和几名护卫。 “他……巧儿,不是说他是傻子么?怎么看上去不太像啊。”三小姐有些尴尬,侧身对后面的丫鬟巧儿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巧儿也有些疑惑。 三小姐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刁蛮之气毕现,道:“哼,你就是那个齐运,傻里傻气的,倒是跟人们说的一样。” “本公子的确是齐运,却不是你说的什么傻子。”齐运不禁有些好笑,原来是来找事的,也不知是谁家的丫头,竟然敢来招惹他。 三小姐见齐运想要发笑,不禁有些微恼,道:“管你是傻子还是呆子,只要是齐运就好了,跟我走一趟再说。”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走?”齐运不知这丫头是谁,不过看起来好像来者不善,当即也是板着脸道。 见他这样,三小姐也不禁乐了,故意逗他道:“乖乖跟本小姐走,不然待会儿我一棒敲晕了你,再把你带回去剥了皮炖雪狮肉吃。” 齐运大汗,这美艳的小丫头居然是属玫瑰的,看上去美丽动人,原来浑身都是刺。 “呵呵,这是齐府门前,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抓我炖肉吃。”齐运无奈苦笑,这小丫头看来是来消遣他的。 不过再怎么说,这丫头也是女人,齐运自然不会与她计较什么。 “你看看这是什么?” 三小姐手伸进了袖子,然后在袖子里面抽出来了一根。竟然抽出来了一个木棍! “咚……”的一声,狠狠的朝着齐运脑袋来了一下。 三小姐嘴里居然很意外的说了句:“没有晕?” 齐运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牙根紧咬,堂堂裂天武圣,竟然被一个毫无修为的小丫头敲了闷棍,这传出去他还怎么在中土大陆混? “竟然没晕?连武徒都不是,挨了这一下应该会晕掉啊,难道力道不够?要不要再来下试试?” 齐运看着三小姐,脸色难看之极,“还想来?” 说着,修长的手指已是扣住了三小姐落下的手腕,前者吃痛,顿时呜呜叫了起来,木棒也掉在了地上。 “说,你究竟是谁?”齐运咬牙道。 这小丫头忒放肆了,竟然下黑手,要不看在她是女孩的份上,说不得就要废了她。 “你……你竟然动本郡主……”三小姐看着齐运,似乎要将他吃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绑了他。” “是。”那几名护卫连忙应道,随即朝齐运走了过来。 “就凭你们几名三星武徒?”齐运漫不经心的低声一笑,正要动手,眼睛却是微微闪了闪,眼尖的他,赫然看见了一名护卫软甲上刻着的小小“陈”字。 陈亲王府? 这几个是陈亲王府的护卫,这小丫头被称为郡主,难道他就是冰月郡主? 齐运大脑飞转,很快猜出了这几人身份,至于这小丫头,能被称为郡主,就算不是冰月郡主,也肯定是其姐妹。 既是陈亲王的人,不如就随她走一趟,或许也能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与冰月郡主定亲。 “咚……” 齐运刚想到在这里,他斜眼一看,只见那朵带刺的玫瑰不知什么时候又拾起了地上的木棒打了过来,正中齐运的后脑勺,齐运翻了翻眼,晕死过去。 …… 恍惚间,齐运似乎又回到了前世叱诧风云的日子,化身裂天武圣,只差一步就可以打通全身灵穴,冲击帝境,成为中土大陆百年来第一位武帝。 正在这时,一股淡淡的药味传入了齐运的鼻中,他幽幽醒来,只感觉脑袋有些昏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处于一间雅致清幽的房间内。 红色的帷幔,光亮的铜镜,还有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他所处的,显然是女孩子的闺房。 齐运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被陈亲王府的郡主劫持了,虽然最后他是故意的,不过仍然感觉有些恼怒。 想到那个小丫头手持木棍凶恶的敲自己脑袋的样子,他的脸庞也是越来越黑,并且打定主意,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娶那冰月郡主。 正想着,门突然被推开,刚才打晕他的那名少女走了进来。 看到她走进来,齐运冷哼一声,不想过多的纠缠,直接道:“把我打晕了弄来是想干什么?” 三小姐这次倒也直爽,“其实只是想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人,有没有资格当我陈亲王府的女婿,你应该猜出本郡主的身份了吧?” 齐运听到,心下一惊,难道她就是冰月公主?不禁抬头看了她一眼,心里想:怪不得这小妞这么着急,原来是想男人想疯了,不行,这样的女人娶回去,每天得挨多少顿揍。 三小姐似乎看出来了齐运的想法:“别多想,我怎么可能看的上你?是我姐姐看上你了。” 齐运倒是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头便摇的跟泼浪鼓,姐姐也不行,妹妹都如此凶悍,那姐姐更不知有多厉害,难怪陈亲王府会招齐运为婿,原来是嫁不出去的悍妇。 见状,三小姐的秀眉也是皱了起来,冷哼道:“你难道不答应?” 原本她对这门亲事是不赞成的,因为之前听说齐运是个傻子,而且在武炼一途也是废物,不过今天一见,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而且看上去也还顺眼,心中已然接受,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不识好歹。 “我当然不会答应,这等悍妇若是娶了,恐怕要不了几天本公子的脑袋就会被打破了。”齐运摆弄着桌上的玉器,淡淡道。 三小姐这才知道,齐运还在生她的气,连忙道:“我姐姐愿意嫁给你,已经够便宜你了,还不知足?”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就直说了吧,冰月郡主到底是怎么样的?”齐运揉了揉额头,对这个小妮子他着实没有办法。 三小姐直直的看着齐运,也是叹了口气,有些低落道:“其实姐姐究竟为何嫁给你,城里不少人都知道,我也就不瞒你了……” 她顿了顿,接着道:“姐姐一个月突然得了怪病,全身瘫痪不能动弹,据术士说,可能命不久矣,不过又有人言,不如给姐姐寻个夫婿冲冲喜,或许有效,要是没病时,想与我陈亲王府结亲的达官贵人,只怕排队都能排到皇城外,可现在,找来找去,也就只有你合适……” 听到这里,齐运方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样回事,刚才他还奇怪,陈亲王府怎么会招自己为婿,这样解释,也就行得通了。 他沉吟片刻,忽然道:“突然瘫痪,可是服用了什么东西,或是被什么人所伤,不让怎么可能会突然瘫痪?” 想起苦命的姐姐,三小姐也是有些黯然,道:“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爹爹和当今圣王都看过了,也都没弄清究竟是什么原因,所以只好死马当活马医,招你为婿希望能有点用。” 齐运无语,办喜事就能治病那还要术士做什么? 中土大陆绝大多数人都是选择修行武炼一途,因为拥有术炼天赋之人极少,至于武炼术炼两者皆修之人,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所以术士比武者要少了不少,不过也更显珍贵,同级的术士和武者,往往术士要受欢迎的多。 而齐运前世,正是武炼术炼双修之人,不仅武炼一途修至武圣,术炼一途也极为不凡,乃是七阶皇级术士。 “唉,算了,竟然遇到,就帮她看看吧。”齐运心中暗叹道。 “冰月郡主在哪儿?能带我去看看么?” 三小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喜道:“你答应与我姐姐结婚了?”

巅峰武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巅峰武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一夜欢宠 :亿万老公你好坏4章

    原标题: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4章小说: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第4章谁的主意贺少宸的脸微微侧向一边,左脸颊泛红,且火辣辣地疼,他呆滞一秒,对此刻的情况还有些犯怔,这个女人,打了他一巴掌?下一刻,他的眼底怒气翻腾,令人不寒而栗。他转过头,就要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付出代价,却见巧巧双眼红得跟兔子似的,她还维持着打人的动作,浑身剧烈地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愤怒,她带着压抑的哭腔,一字一顿,“人渣,不要把你肤浅的价值观强加在我身上,叫人恶心!”说完,低头抓起茶几上的吊坠,不再等对方多

  • 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4章

    原标题: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4章小说: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第4章没在洗手间见过情侣吗“什么……”顾晚怔在那儿,傻傻地,呆呆地,只觉得全身都热了起来,通红的眼里,满满的只有面前这个英俊男人的那张深刻完美的脸庞。她没有想到,他会答应!而且答应的如此干脆!正常的人,碰到一个闯了男洗手间,还拉着他要结婚的醉酒女人,都会以为她是变态疯子吧!然而他却……男人深刻的俊脸微微抽动,严肃下,那好看的薄唇缓缓勾起,一双紧紧盯着她的瞿瞿黑眸里涌现无限笑意,勾起的薄唇轻启:“不是说要结婚养我吗?不带身份证户口本

  • 你还未嫁我怎敢老4章

    原标题:你还未嫁我怎敢老4章小说:你还未嫁我怎敢老第4章还有什么比赚钱重要苏沫手中的包吧嗒掉在地上,陆景炎,她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夏晴把包从地上捡了起来,拍了拍灰,塞到她手里:“听个名字就成这样,我就知道你知道这个消息一定开心!”苏沫的眼睛一下子蒙上了一层灰,从开始的惊喜渐渐成了死灰。她和他有几年没见了呢,六年了吧,十五岁到二十一岁。他是在她十五岁那年离开A市的!她现在这个样子,怕是他更加不会喜欢,躲得远远的吧!那个时候她还是苏家大小姐的时候,他就对她很是不屑一顾!“我们走吧!”苏沫低低的

  • 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4章

    原标题: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4章书名: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第4章伸手要钱“差点就怎样啊?你倒是说啊?”张文文一脸的呆萌,根本不懂蓝夕的意思。但刘媛一听就明白,白了张文文一眼,“张蚊子你是傻子吗?遇见色狼能怎样啊?不就是被吃抹干净然后被强上了吗?”“啊!”张文文的嘴巴够塞得下一个鸡蛋了。“那后来呢?你真的不会被强上了吧?”刘媛问蓝夕。“差一点,幸好有文文给我的防狼喷雾剂,我才安全逃脱,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蓝夕的手里还捏着一瓶防狼喷雾剂。没想到,这平时傻萌傻萌的张文文这一次竟然帮

  • 惹上霸道老公4章

    原标题:惹上霸道老公4章小说名称:惹上霸道老公第4章充满血腥味的吻莫言琛没有说话,靠很近的他自然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再联想到刚才在会场看到的那个男人,他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是被男朋友卖了,从现在的局势看,买方好像变成他了。“不行,我要去找他。”陈曦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直接往门口冲。“你疯了吗?”莫言琛迅速反应过来,及时拉住了差点撞到衣柜的她。“你放开我!我要去找他们。”陈曦难受极了,她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她觉得自己就要呼吸不过来了,被背叛的感觉积压的她快喘不过气来了。“你在想什么?难道还没有

  • 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4章

    原标题: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4章小说书名: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第4章真是禽兽少女的双手赶紧抵在赫连城火热的胸膛上,赶紧道:“先生,要继续的话,属于加班服务,需要另加钱的。”“你觉得我会付不起钱?”赫连城的大掌直接将女人两手握住,将其按在她的头顶,正要进攻,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对方眼底的抵触情绪。她竟然不愿意?欲望,顿时消弭。赫连城不是好人,但也从来不干强迫女人的事。他翻身下床,麻利地穿上衣服。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伴随着一个机械刻板的声音,“少爷,柳小姐已经到主家去了,现在老爷子大发雷霆。

  • 时光陪我睡觉觉4章

    原标题:时光陪我睡觉觉4章小说名称:时光陪我睡觉觉第4章我会喜欢这样的豆芽菜果然不出季南风所料,班主任杨老师上完课之后,又用了十分钟总结这次月考,等到食堂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不但油焖排骨没了,连红烧肉都没了,季南风拍桌子不干了,这帮家伙是几百年没吃过肉了,连个肉渣都不给他留。虽然他属牛没错,但他不爱吃草啊!夏笙歌排了半天队排了个鸡腿饭,反正她不爱吃肉,鸡腿给小哥,她今天中午就凑合一顿吧!夏笙歌把有鸡腿的餐盘推到季南风面前:“小哥,快吃吧!”季南风瞟了一眼夏笙歌的餐盘,用筷子一夹把鸡腿扔到夏笙歌

  • 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 4章

    原标题: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4章书名: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第4章你这个混蛋“失忆了?”后承奕拧起眉头,微眯着眼看着她,然后扯开腰间的毛巾随意的丢在地毯上,便朝衣柜走去,哗啦打开,里面整齐的放着从外套到内衣所需要的各种服饰。任曦妍觉得这男人的反应和表现都不像是误闯进来的,似乎他才是这间房间的主人,那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张宇又在哪里?“对不起先生,请问您是谁,怎么会,会跟我在一起。”任曦妍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她强忍着心里的不安和恐惧,看着男人轻声问道。“昨晚你喝的酒被人动了手脚,是我

  • 缠情总裁,撩不停!4章

    原标题:缠情总裁,撩不停!4章小说名字:缠情总裁,撩不停!第4章把他当成陪睡的这时候,顾言馨直接将身上的床单扯开,露出自己的身体来,然后一步步朝着萧逸晗走过去。“喂喂喂,你不会是还想来一次吧?没想到你欲望这么强烈啊,啧啧……”就在萧逸晗自言自语的时候,顾言馨走到他脚边,然后将他的衬衣捡起来穿上了。萧逸晗的衬衣很大,她穿上可以到大腿那地方。看着顾言馨的举动,萧逸晗瞬间就尴尬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我不告你了。”顾言馨说着,然后去抽屉里面找来了纸和笔,刷刷刷地在上面写了一行字。“你叫什么名字?”顾言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4章

    原标题: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4章书名: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第一卷血凤归来第4章报仇开始温氏脸色一僵,抬起头便看到一道窈窕纤细的身影着青色长裙款款迈过门槛,踏进书房之内,脸上笑容若菡萏绽放,却又带着惊人光华。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夫人想都想不到的,余辛夷!只是简简单单几个字,却让余怀远都大惊失色。而温氏简直像活见了鬼一般,差点失声尖叫出来:这丫头不是死了么!她怎么会出现在府里?难道她的冤魂回来索命了不成!还是……她根本就没有死!周瑞呢?他传来的消息怎么会有错!侯勇又怎么会重伤?这到底是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