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许天下为卿心】醉桃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29 9:43: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许天下为卿心

作者:醉桃源

第2章 新婚夜受辱(2)

随着司徒白话音落下,几个侍卫马上推门而入,动作粗鲁的拎起地上的舒婧容就往外走。网站haohaoyun.com

现在是数九寒冬,滴水成冰,更别说舒婧容还不会游泳,要是被扔进湖里且有命在,她又惊又怕,拼命的央求解释:“王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错事,馨容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你不能这样对我!”

她的哀求没有任何用处,几个侍卫如狼似虎拖着她很快到了湖边。

看着结了一层冰的湖面,舒婧容全身都在抖,虽然惧怕,但是她也是堂堂相府千金,怎么也要为自己争一把。

于是稳住身形,厉声开口:“放开我!我是皇上亲封的靖王妃,我又是爹爹爱女,你们敢对我不敬,会被抄家灭门的!”

惧怕和恐惧让舒婧容豁出去了,侍卫听了她的话有瞬间的犹豫,眼前的女子是皇上亲封的靖王妃,还是丞相大人的爱女,这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是传出去。

就在侍卫犹豫瞬间,一声冷笑从后面传来:“相府千金又如何,只要进了我靖王府,你就是我靖王府中的一员,我要你生你既生,要你死就得死。”

舒婧容转过头,见靖王和温若颜相依出现在湖边,司徒白的脸上带了寒霜,比这寒冷的天气还要让人感觉到冷,看见他和温若颜相依相偎,舒婧容的心里针扎一样的疼。

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样凶残?为什么他的温柔会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她真的想不明白司徒白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只是把一双盈盈的水眸看向司徒白:“王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这样对我要是被皇上知道,会惩罚你的!”

“死不悔改的东西,事到如今竟然还想狡辩,竟然还敢威胁我,真当我司徒白是那怯懦之人?”舒婧容在情急之下央求的话听在司徒白耳朵了,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到现在这种时候都不忘记摆相府千金的身份,着实可恶,司徒白怒从心起,越发的认定舒馨容的死和舒婧容有关系,“既然你身份尊贵别人不敢动你,那就让本王亲自替馨容报仇吧!”

说着抬起脚恶狠狠一脚踢在她的胸口上,舒婧容被这一脚踢得飞了出去。好好孕

司徒白这一脚极狠,舒婧容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接着身子重重的落在了湖面上。

本是隆冬,那湖面本是结了一层冰的,随着舒婧容落下,竟然被砸开了一个窟窿。

冰冷的湖水马上湿透了她的衣服,寒意一点点浸透她的肌肤,舒婧容拼命的挣扎。

湖边司徒白漠然的看着这一切,“通知下去,靖王妃舒婧容不小心掉进湖里,被发现时候已经没有呼吸”

司徒白冷冰冰的声音一字不漏传入拼命挣扎求生的舒婧容耳朵里。

她的心比这冰冷刺骨的湖水还要寒冷,她爱了他整整三年,她记得他情真意切的给她写的情书。

为了能够嫁他为妻,她拒绝了太子娶亲的请求,她一直在遵守和他的每一句诺言,可是他呢?

她满心欢喜幸福甜蜜的出嫁,却没有想到,等到她的竟然是这样一副无法相信的局面。

那个在鸿雁传书里对他深情以待的男人竟然对她厌恶至此,他竟然要杀了她?

第3章 她要娶的是她的庶妹

寒澈透骨的冷意弥漫全身,舒婧容张口呼救,冰冷的湖水不停的涌进她的嘴里,她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好好孕

求生的欲望让舒婧容拼命的挣扎,绝望的目光扫到岸边漠然看着这一幕的司徒白。

这真的是那个在围场奋不顾身从猛兽口中救下她的男人么?这真的是那个情深意切在来往书信上承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男人么?

她的嘴里灌满了冷冰冰的湖水,一句话也问不出出口,在湖面折腾了几下,就慢慢的沉了下去。

看着舒婧容的身影消失在湖面,站在湖边紧紧靠在司徒白身上的温若颜嘴角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毒笑容,转瞬即逝。

舒婧容今天晚上看来是难逃一死,只要舒婧容死了,她做的那些事情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思虑中不远处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个太监急匆匆的过来了,尖尖的嗓子老远就响起:“王爷!王爷!相府老太君突然中风晕倒,丞相深夜来人接王妃回家见太君最后一面!”

这话让温若颜身子微微一颤,而一直面无表情的司徒白也是一僵,他本来是想淹死舒婧容为舒馨容报仇的,可是现在丞相府深夜来人索人,见不得舒婧容怕是不好交代。

心念转间对着身旁的侍卫努嘴:“拉上来!让她先活几天再说!”

两个侍卫跳下水,把已经昏迷的舒婧容拉出了湖面。

舒婧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天以后,在她昏迷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情。【许天下为卿心】醉桃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当天夜里,相府老太君深夜发病仙逝,而她因为被大冬天扔进湖里受了风寒,一直昏迷,以至于没有去参加老太君的葬礼。

而司徒白对她不能参加老太君葬礼的解释是失足落水受风寒卧床不起,舒丞相不是傻子,自己爱女好端端的嫁入王府几个小时竟然失足落水昏迷不醒,他直觉其中有隐情。

待见到昏迷不醒的女儿后,更是加深了这种猜测,于是上书皇上要求把女儿接回家养病。

靖王司徒白却执意不肯,上书据理力争,说自己和王妃情深意浓,王妃既然嫁入王妃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她要亲自照顾王妃。

所谓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皇上觉得靖王司徒白言之有理,于是驳回了丞相的要求。

不过皇上虽然驳回了丞相的请求,也警告了靖王一番,要他尽心尽力寻求良医医治舒婧容。

有皇上插手司徒白只好放下了马上弄死舒婧容的心,来日方长,这个害死他心爱女人的恶毒女人他要留着好好折磨,让她生不如死!

此时此刻舒婧容虚弱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司徒白冷冰冰的脸,他那渗人的眼色让舒婧容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推荐haohaoyun.com

看着她惧怕的样子司徒白嗤笑一声,“你终于醒了?”

他脸上的笑容冷冰冰的,舒婧容看得心里发凉,手紧紧的抓住被角。

司徒白踱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舒婧容摇摇头,她晕沉沉的,浑身无力,哪里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馨容的忌日啊!一年前的今天她被你害死在丞相府,死不瞑目,这么快你就忘记了么?”

“馨容不是我害死的,她的死是意外……”舒婧容急切的想要解释。“王爷可以去丞相府问问下人,我是嫡她是庶,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河水,而且我和她一直都是最好的姐妹,我没有理由要害死她啊?”

“没有理由?本王要娶的人一直是馨容,现在馨容死了,没有了馨容,你不就能够名正言顺的成为靖王妃了么?”

“什么?”舒婧容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司徒白,“王爷你什么意思?你要娶的是馨容?”

第4章 他爱的人不是她

看着舒婧容愕然的表情,司徒白只觉得可笑,这个女人真是能装,都到现在了她还是一脸无辜的样子,看起来无助可怜。

也难怪心底善良的馨容会相信她,掏心掏肺的对她,以至于被她害死,试图李代桃僵。

他低了头恶狠狠的注视着舒婧容,一字一顿:“你给本王听好了,从始至终,本王爱的都是馨容,不是你,本王一直要娶的人都是她!”

司徒白的声音寒澈透骨,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舒婧容真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她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很疼,不是在做梦,司徒白说的话是真的,他说他爱的人是馨容,要娶的人是馨容。好好孕

那么她算什么?既然他对自己无情,那为什么三年前围场狩猎她遇险时候他要不顾一切的救自己?

为什么要接受她的心?

为什么他要给自己写那么多情意绵绵的信?为什么要让她以为他喜欢的是自己?

为什么要让她三年以来一直义无反顾的爱着他?

舒婧容想不明白,只是颤着嗓子:“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在围场拼死救我?还为此受了重伤?”

“救你?你以为本王那是在救你?要不是那天你穿了和馨容一样的披风,戴了和馨容一样的帽子,让本王误认为遇险的是馨容,本王才不会去冒这个险。”

绝情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刺激得舒婧容要疯了,他救她不是因为她是舒婧容,是因为把她看成了舒馨容,多可笑啊?

他救错了人,而她自作多情的爱错了人,舒婧容绝望到极致,她捂住伤痕累累的胸口,一字一顿的问他:“既然你爱的是馨容,为什么这三年来要给我写那么多信?为什么要给我希望?”

“你脑子没有毛病吧?”司徒白讽刺的笑起来:“本王对你没有半分情义,有什么理由要给你写信?”

舒婧容看着他绝情的笑容,颤抖着手掀开被子,她一步步挪到床边,打开从相府带过来的一个小箱子,里面密密麻麻摆满了书信。

舒婧容颤抖着手拿起一封书信递给司徒白:“这些书信难道不是你写的?”

司徒白接过看了一眼,脸色一变:“这些书信怎么会在你这里?这是本王写给馨容的书信,怎么会落在你的手里?”

“你写给馨容的书信?既然是你写给馨容的书信,为何会称呼她为容儿,这容儿一直是我在相府中的闺名。”

“舒婧容,你是傻了么?”司徒白冷笑一声,“容儿是本王对馨容的爱称,和你小名有什么关系?”

被他这样一提醒,舒婧容这才想起舒馨容的名字和她一样,最后一个字是容,司徒白的意思是这容儿不是叫的她的小名,此容非彼容啊!

舒婧容脸色大变,心如死灰,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看见舒婧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司徒白还以为她是被戳穿后的心虚反应,他上前一步封住她的衣领:“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

舒婧容还有什么话可说?在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爱了三年的男人想的人并不是她后,她已经心如死灰,绝望到极点。

多可笑啊!三年感情,一千多个日夜痴心托付,等到现在他说爱得人不是她。

两滴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滚落,老天她到底是作了什么孽?为什么要让她遇到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第5章 不甘受辱

看着舒婧容满脸灰白,了无生趣的样子,司徒白没有丝毫的心软,伸手拖起她大步出了新房。

他动作粗鲁到极致,而她还穿着单衣,拖出新房门外面是冰天雪地,舒婧容打了一个寒颤,哑着嗓子:“你要带我去哪里?”

“今天是馨容忌日,自然是带你这个罪魁祸首去祭拜馨容了。”司徒白语气里透着一股阴狠,听在舒婧容耳朵里直觉凉飕飕的。

“不!”舒婧容大声反驳:“我没有害她!馨容的死和我没有关系!司徒白我真的没有害她!”

可是不管她说什么,司徒白都听不进去,他就这样拖着舒婧容出了院子直奔门口。

门外停了一辆马车,司徒白把舒婧容扔在马车上面,自己跟着跳上去。

舒婧容被本来就晕了这许多日子,身体虚弱到极致,被他这样随手一甩,当时眼冒金星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浑身都被冻僵了,她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发现竟然是墓地。

墓碑上的舒馨容几个字刺激得她一下子坐了起来,随着她坐起来,司徒白阴冷冷的声音响起:“给馨容磕二十四个响头,我就饶你一命!”

“不!我不磕头!”舒婧容激动的反驳:“我没有害她,凭什么给她磕头?”

“这可由不得你!”司徒白阴冷冷的瞪着他,如果目光能杀死人,她身上应该早就被他捅了无数个窟窿了。

“司徒白,我真的没有害死馨容,真的没有!”

“小姐!”一个悲切切的声音打断了舒婧容的解释,她转头看过去,见自己贴身丫鬟小莲满脸是伤被几个侍卫拖着出现在墓地。

“小莲!你这是怎么了?”看见小莲浑身是伤,舒婧容满脸震惊。

小莲一步步的爬到了她的面前,“小姐,你承认了吧,给二小姐认个错,只要你磕头认错,王爷就会放了你的。”

“什么?你在说什么?”舒婧容瞪着小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贴身丫鬟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气氛和惊愕让她有些语无伦次:“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小莲,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什么时候害过馨容?啊?”

“事到如今你否认也没有用,小莲都招了,是你推了舒二小姐下水,在她昏迷时候又买通大夫对舒二小姐下毒,害得她花样年纪就惨死,舒婧容,你的心可真是够狠的啊!”

温若颜穿着白色的狐皮大衣,缓缓而来。

“小姐,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不想招供的,可是我的父母哥哥嫂子,还有年幼的侄儿,一家六七口人的命都系在我身上,对不起小姐,我不要承认的,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都去死!”

小莲跪在她面前,满脸泪水,瑟瑟发抖。

舒婧容看着小莲,看着这个自己一直信任的丫鬟,心里渐渐的发冷:“为什么?我待你不薄啊?你为什么要如此污蔑我?”

“小姐,我也不想背叛你的,可是我怕呀,我一直害怕二小姐的冤魂会来索命。”

“啪”舒婧容用尽浑身力气一个嘴巴扇在胡说八道的小莲脸上,“到底是说指使你,让你如此胡说八道,污蔑主子?”

“啪!”跟着又是一声脆响,舒婧容的脸上也挨了司徒白一个巴掌,脸都被打得偏到了一边。

“你这个恶妇,事到如此竟然还想抵赖,还想仗势欺人吗?”

“司徒白,我没有害馨容,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说,我舒婧容光明磊落,我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司徒白没有理会她,只是阴沉沉的瞪着她:“跪下!”

“我不!”

“我再说一遍!跪下给馨容磕头,我就会饶你一命!”

“我也再回答你一遍,我不会跪,我舒婧容没有害她,我为嫡她为庶,我为长,她为幼,凭什么要给她下跪?”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来人!”司徒白眼中闪现狠戾:“把她给我按在这墓前,让她磕头!”

接到命令马上两个侍卫像她走了过来,舒婧容绝望到极致,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她堂堂相府嫡出小姐,跪天跪地跪父母,为何要给比她小的舒馨容下跪?

不能接受这样的侮辱,她没有做错什么,死也不会像舒馨容的墓碑下跪!

目光最后扫向一旁冷眼旁观的司徒白,心碎成一片片的,既然爱错了,既然付出只是一个笑话,她还活着干什么?

死了就是解脱,一了百了!

舒婧容猛的站起来,一头像墓地一旁的石碑撞去。

第6章 把玉佩交出来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两个侍卫傻愣愣的看着她的举动,还是司徒白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冲了过去。

舒婧容是抱着必死的心撞向旁边的石头的,还没有到石头前面,一个人影突然从了出来。

“砰!”的一声,她的脑袋撞上了司徒白的胸膛,本来就是提着一口气,这一撞脑袋眩晕,她软绵绵的晕了过去。

而情急之下扑过去阻拦的司徒白伸手扶住舒婧容,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他恨得想要把这个女人剥皮抽筋才解心头之恨,可是就在刚刚,看见她宁愿死也不愿意下跪时候反而生出一股别样的情绪来。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心肠歹毒害死馨容,倒是一个烈性之人。他素来最欣赏的就是烈性之人。

只是对舒婧容却实在是厌恶,这般烈性之人,为何会长了一颗狠毒的心肠呢?

一旁的温若颜看着舒婧容一心寻死,本来是心里一松的,待到后来看到司徒白竟然出手阻拦,心里莫名的一惊。

司徒白不是恨舒婧容到极致的吗?怎么会想到要去救她?

难道是怕她死了不好交代?

舒婧容是相府千金,皇上亲封的靖王妃,要是这样撞死,相府必然不肯罢休,肯定要找司徒白理论,司徒白一定是怕惹上麻烦才救她的,这样想着心里又松了下来。

舒婧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下午,头疼得厉害,浑身难受,口渴得紧,她低吟一声:“水!”

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她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听到回应后才恍然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

挣扎着坐起来,门被推开了。

舒婧容看过去,见司徒白阴沉着脸出现在门口。

看见司徒白舒婧容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很快垂下了眼眸。

就算是知道司徒白不爱他,就算他那样对她,她竟然也恨不起他来,三年的爱恋,痴心托付,且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司徒白看着床上的舒婧容,眉头微微一皱,大步走到床边对着她伸出手:“把本王的玉佩交出来!”

“玉佩?什么玉佩?”舒婧容一头雾水。

“别装糊涂了,把你从馨容那里拿走的那块玉佩还给我!”司徒白厌恶的提高声音。

当年他遇险是馨容救了他,为了感谢救命之恩,他把象征身份的玉佩赠予了馨容,现在馨容早逝,那块玉佩却是踪影全无,很显然这块玉佩现在在舒婧容手里。

“王爷,我没有拿馨容的玉佩。”舒婧容否认,她身为丞相嫡女,什么奇珍异宝没有见过,怎么会去拿身为庶女的馨容的东西。

见她不肯交出玉佩,司徒白耐心不在,他已经让人仔细检查了舒婧容的嫁妆,并没有发现那块玉佩,很显然玉佩现在在舒婧容身上。

心里想着上前一把抓住舒婧容,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你干什么?”舒婧容惊慌失措的挣扎,她身体虚弱,哪里是司徒白的对手,很快就被他扯开了衣服,露出洁白如玉的身子。

看见她肌肤如雪,司徒白莫名其妙的身体有了反应。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恨这个女人,恨她害死了馨容,恨得要吃她肉喝她的血,他不应该会对她产生那样的想法的。

可是心头的火苗却完全压不下去,反而越烧越旺。

馨容死了,她是罪魁祸首,他要折磨她,让他生不如死,带着这样的恨意,司徒白三下两下扒光了舒婧容。

“王爷!不要!”舒婧容瑟瑟发抖,拼命的抗拒。

力量的悬殊让她完全没有办法挣脱,就这样被司徒白扑倒在床上,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他掰开她的腿恶狠狠的冲了进去。

舒婧容疼得惊叫一声,听着她的痛叫,司徒白竟然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感觉,他一下比一下凶狠的撞击着她。

许天下为卿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许天下为卿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美丽相约花为媒

    中国龙主题花车吸引了大批荷兰民众。本报记者任彦摄春风和煦,阳光明媚。当地时间4月21日9时30分许,荷兰一年一度规模最大的花车巡游从荷兰西部海滨城市诺德韦克启程。花车巡游历时12小时,晚9时30分抵达哈勒姆市。据悉,今年约有100万当地民众和外国游客沿途观看花车巡游。诺德韦克市市长约翰·利普斯特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荷兰第七十一届花车巡游,今年花车巡游的主题是“文化”,展示荷兰和一些嘉宾国的特色文化,“鲜花让我们彼此走近。鲜花是多姿多彩的,正如各国的文化一样,我们希望通过花车巡游能够更好

  • 中国琉璃惊艳法国

    小女孩欣赏琉璃作品“且舞春风共从容”。法国观众在欣赏张毅的“一抹红”系列作品。由琉璃工房创始人、台湾琉璃艺术大师杨惠姗和张毅携手法国玻璃艺术大师安东尼·勒彼里耶的当代琉璃艺术联展,近日于法国古安博物馆拉开帷幕。展览集中展示了杨惠姗、张毅富有东方人文色彩的近20件中大型作品,以及安东尼·勒彼里耶的历年代表作。陈建明摄

  • 中国漆画展在波兰华沙开幕

    据新华社华沙4月21日电(记者韩梅、陈序)“溯古融今——中国漆画展”21日在华沙开幕,活动旨在以人文交流为纽带,让波兰民众更多地了解中国艺术,促进中波文化交流。画展精选了中国当代老中青三代优秀漆画艺术家的40幅代表作品,作品主题鲜明,内涵丰富,将天然漆所具有的温润、华丽、含蓄、神秘的材质特点,通过漆画本体语言的视觉审美效果呈现出来。《人民日报》(2018年04月23日03版)

  • 小说:总裁蜜宠小助理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蜜宠小助理在线阅读书名:总裁蜜宠小助理目录预览:第3章请吃自助餐第4章被围住了第5章他找来了第6章请她上车第7章盯着她看第3章请吃自助餐手绞着衣角,柯晓晓真的很不自在,就算是被普通人盯着都会不自在的,更何况面前这男人太帅太有型了,她垂下头,不敢看他了,不然,心跳的太快了,快的仿佛要跳出来一样,柯晓晓低低的道:“是。”她想隐瞒也不行呀,她被抓了一个现形,他扯过她的时候那些外卖还在手上。“什么学校毕业的?做外卖几年了?”她咬咬唇,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他,不能再慌了,再帅也不是

  • 小说: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目录预览:第3章守住你的本分第4章她回来了?第5章她是傅梓楠的女朋友第6章守一辈子活寡第7章你也配第3章守住你的本分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将叶楠的心打入了深渊。她后背发凉,牙齿轻微打着颤,有些发懵地看着眼前恩爱的两人,不知该如何措辞。“还想继续做傅家少夫人,你最好守住你的本分。”傅薄笙警告地看了她一眼,更紧地将纪菲儿揽进怀里,“规矩一点。毕竟我的‘夫人’不是那么好当的。”他的重音刻意落在‘夫人’两个字上,一字一

  • 小说:腹黑老公强势撩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老公强势撩妻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腹黑老公强势撩妻目录预览:第3章小妮子,晚上见!第4章该做的都做了第5章妈妈的怒火第6章将功折罪第7章受罚第3章小妮子,晚上见!顾以笙被陆九琛强行拽上了车。“你带我去哪?”“民政局,领证。”顾以笙瞬间惊呆了,这个男人疯啦?竟然要和她结婚?“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丈夫了。”“那就离婚。”面对这个强势的男人,顾以笙只感觉心里恨得牙痒痒。她让她离婚就离婚,他当他自己是总统吗?“你停车,我要下去。”陆九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有本事就自己跳下去。”顾以笙咬了咬牙

  • 小说:为你,在劫难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为你,在劫难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为你,在劫难逃目录预览:第三章不再爱你第四章错过的爱第五章好友相害第六章好戏一场第七章计划失败第三章不再爱你我恨你,你在我身上留下的伤痕与痛楚,我都记在心里,此生也别无他求,只想把这一切慢慢还你。——苏晚情苏晚情正边和秦雨诗聊天边给她擦药。却听冷夜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苏晚情,出来。”苏晚情把药递给一旁的护工,走了出去。走廊里,苏晚情和冷夜冥面对面的站着。“今天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冷夜冥冷冰冰的开口,语气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甚至隐隐含着责怪。

  • 小说:此爱至死方休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此爱至死方休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此爱至死方休目录预览:第三章鞭尸第四章欺凌第五章惨遭陷害第六章生不如死第七章慕芊语失踪1第三章鞭尸慕芊雪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熟悉的房间,她记得妹妹慕芊语昏倒在雨中,不管她怎么呼救,顾亦寒都没反应,最后自己也在雨中失去了意识,是他救了自己吗?想到芊语,慕芊雪猛的坐起来,急忙的从床上下来,正欲开门,门却被人踹开,她受到惯力,摔倒在地。慕芊雪抬起头就看见面无表情的顾亦寒在门外,还有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欧雅珍,欧雅琴的妹妹。“芊雪,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连姐

  • 小说:亲爱的,我们不回头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亲爱的,我们不回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亲爱的,我们不回头目录预览:第3章另有目的第4章他不信第5章被陷害第6章她不签第7章最后一次第3章另有目的“咳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夏亦初难受的五脏六腑都快咳出来。可即便难受的快要死去,她依旧不断用手抠着自己的喉咙,不断的催吐自己。没办法。她知道经过这一次,苏子墨之后肯定都会防着她,她再也不可能近得了他的身。因此,她必须这么做,把避孕药给催吐出来。只要能怀上孩子,再难受她也要坚持。又是一阵干呕,噗的一声,夏亦初张口就吐出一口血来……看着手

  • 小说:爱是痛的醒悟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是痛的醒悟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是痛的醒悟目录预览:第三章她是谁?第四章我要她活着!第五章一个都不会放过!第六章你怎么会在这第七章给我查!第三章她是谁?司逸谦的车停在车库的门口,许清珂开门便坐了上去。调开行车记录仪,看到最近的一条--钟山医院,许清珂的瞳孔缩了一下便恢复如常,然后便跟着导航行驶了出去。这边许清珂刚刚把车开出车库,另一边司逸谦察觉到怀里空荡荡的,皱了皱眉头后便整开了眼睛。听到外面传来的汽车引擎声,司逸谦迅速的走到床边,看到疾驶而去的车子,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清明,打开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