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精品小说《如果你也爱过》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2/29 12:01: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如果你也爱过

第001章 你可以去卖身啊

一夜大雪,瞳市的气温骤然降低。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林稚在雪中站了一,夜,骨头似乎都要冻僵了,终于,在她就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眼前的暗红色雕花大门被打开了。

随即,一辆车缓缓开出来。

腿脚都已经冻的有些不听使唤,林稚艰难的蹒跚了两步,挡住了那辆黑色汽车。

“顾先生,求你放过我弟弟!”

林稚身上头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雪,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那儿,像极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车子到她身前几公分的地方才停下,随即,车窗摇下,露出一张英气逼人的脸颊。

顾北安穿了件深蓝色的西装,眼神不屑的扫过浑身落满积雪的林稚,冷若寒霜的开口:“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林稚攥紧了手,没有抬头,语气又低了几分:“顾先生,我求你……只要你愿意放过阿恪,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哦?”顾北安挑眉,阴鸷的眸底满是鄙夷:“不知道林大小姐现在还有什么?显赫的家世?还是叱咤风云的父亲?”

他的话无疑是在戳她心底最深的痛楚。

一个月前,林家破产,父亲被迫跑路,现在通缉令还在网上挂着。好好孕紧接着,林恪就被人指控迷奸,被警察抓走之后就一直没有音信。

林稚知道,这都是拜顾北安所赐。

他恨透了她,当然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毁了她。

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林稚爱了顾北安整整六年,最后将她推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偏偏是她最爱的男人。

心里堵的有些喘不上气,林稚苍白着脸,一步步挪到车窗前,近距离的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张了张嘴,语气卑微到了尘埃里,“顾北安,小喃是因我而死,跟阿恪没有关系……”

提到许莺喃的名字,顾北安的眸子里戾气腾然而起,一把推开车门,顾北安便用力的掐住了林稚的脖子。

双目猩红,他说的咬牙切齿:“你不配叫小喃的名字!”

“好,我不叫。”林稚垂头,任由他掐的她脖子上一片通红,只是平静的说:“我知道你要报仇,那你杀了我,放过我弟弟。推荐haohaoyun.com

“杀你?”顾北安嗤笑,冷冷的道:“我怎么可能这么便宜了你。林稚,你欠了小喃的,我要你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说罢,就那么捏着林稚的脖子,将她拖上了车。

林稚在雪地里站了一,夜,浑身都冻僵了,上车的动作有些艰难,被顾北安甩开后,她跌坐在后座上,气喘吁吁的问:“你要带我去哪儿?”

顾北安厌恶的斜了她一眼,“你不是求我放了林恪吗?好啊,等会儿到了温柔乡,你如果表现的好,我就放了他。”

这话一出,林稚已经冰冷的心又颤抖了一下。

温柔乡,名字叫的好听,可谁不知道,那里根本就是人间炼狱!

一个女人和几十甚至上百个男人的夜色盛宴,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选择这样糟践自己!

车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可林稚却觉得自己彷若置身冰窟,冷的她五脏六腑都在疼,许久,她才忍住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抖着嗓子说:“好,只要你肯放了阿恪,我去。”

她原本可以上天堂,可顾北安偏要她下地狱。

第02章 你凭什么一身傲骨!

温柔乡,再没有哪里比这儿更淫秽肮脏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像是要故意羞辱林稚一样,顾北安扔给她一条近乎于透明的裙子,不容拒绝的下了命令:“穿上。”

林稚有些抗拒,可到底还是换上了。

白皙的皮肤在黑纱裙下若隐若现,她傲人的身材半遮半掩,看尽那些贪婪的男人眼里,反而更添诱惑。

一步步走上台,林稚每一步似乎都踩在钉子上,那些男人眼里赤裸裸的欲望像是在狠狠的打她的脸,林稚多想头也不回的冲出去,可她……没有后路。

台上有人开口,台下一片静谧。

“今天的佳人可真是个人间尤物啊!当然,很快就是属于你们的了!佳人的主人说了,今晚谁若是能把她做死,赏一千万。”

做死?赏一千万?

林稚蓦然回头,看着身侧台下端坐的顾北安,心底忽然酸涩不堪。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他这是在鼓励更多的男人来玷污她。

目光触及他,林稚顿时觉得整颗心都在生生的刺痛着。他的眼神那么冷,甚至带着嘲讽和得逞……

林稚终究还是在意的……

六年了,他在她早就生了根,明明她那么爱他,为什么……偏偏他要这么恨她……

因为许莺喃。

这个回答无声的在林稚心里徘徊,像一把刀,凌迟着她。

当初许莺喃死的时候,身边就只有林稚一个人。而林稚喜欢顾北安是人尽皆知的事……所有人都觉得,是林稚逼死了许莺喃,包括顾北安。

好不容易筑起的所有防线顿时溃不成军,林稚眼底有些湿润,无助的看向那个深爱了六年的男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台下的男人开始一个个的走上台,有的沉稳一些,有的则浮躁的小跑上来,伸手就朝她身上摸去。原文haohaoyun.com

她抬头,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已经围满了陌生的男人,而自己的身体上,也开始不断的有人摸索抚弄起来。

林稚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她本能的想要推开这些人,可刚一伸手,耳边却又响起顾北安的话。

“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放了林恪。”

她不能!

她不能丢下林恪不管!

她若是逃走,那林恪就会成为顾北安泄愤的替代品!

林稚身体紧绷着身体,双手攥到指节发白,指甲陷进肉里,混身都在颤抖着,她能感觉到在自己身体上肆虐的手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放肆,可她不能反抗,绝对不能!

顾北安坐在台下,远远的看着她被男人包围,看着她浑身颤抖,看着她即将毁灭,可他心里,竟然一点都不痛快。

这种时候,林稚为什么不跪在他脚边求她饶恕,被逼到绝路,难道不是该哭着忏悔吗?

可她没有,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林恪,她甚至都不会求他。

害死小喃的人是她,她凭什么还能一身傲骨!

顾北安的眼神阴郁的有些可怕,周身散发着浓重的暴戾,终于,在对上林稚那双倔强倨傲的眼神后,他倏然起身,大步跨上台,推开围在她身边的男人,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

“你就这么下贱!林稚,被这么多男人玩弄你很开心是不是!”

他脸色冷厉,反衬的她木然的有些平静。直直的看着他那张愠怒的脸,林稚苍白着脸惨然一笑:“是啊,被他们玩弄,总好过被你玩弄。”

第03章 她的爱一直光明磊落

林稚说的玩弄,左右不过是顾北安搞垮林家,又用手段把林恪送进牢里,可他们现在深处温柔乡,这种气氛里,她万万不该,对顾北安也用了这两个字。

内心的无名火一下子被点燃,顾北安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声音冷的彷若来自地狱:“原来你最怕的是被我玩弄?林稚,你越是抗拒,我就越是要施加给你!”

说罢,他毫无怜惜的扯住她的手腕,转身上了温柔乡楼上的包房。

他是谁,顾北安!

整个瞳市谁不知道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看着佳人被他带走,却也没一个人敢拦。

踉跄着被拖上楼梯,林稚这才明白顾北安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顾北安……你放开我……”

“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

顾北安说的嗤之以鼻,看她抓着楼梯栏杆不放,剑眉微蹙,不悦的睨了她一眼,伸手将她打横抱起,强硬的进了包房,并且,一脚踢上了门。

包房里的窗帘都拉着,光线很暗,林稚被丢在床上的时候,浑浑噩噩的抬头,却已然看不清顾北安的脸,只能看到一个并不清楚的轮廓。

而此刻让她恐惧的那个人,却粗暴的扯开自己身上的衬衣,然后伸手便去扯她哪条薄到透明的裙子。

林稚脑子里一白,双手急忙环抱住自己,有些结巴的说:“你真的误会我了,顾北安,我……”

顾北安哪里还有理智听她讲,此刻早已被恨意侵蚀的内心,在她的抗拒中满满的充斥着不耐烦,大掌一挥,竟然将她的裙子从肩膀处撕裂了!

“呲啦!”

布帛断裂的声音,皮肤骤然接触到空气,很冷,她浑身打了个寒颤,脑子里都开始不清不楚起来。

可顾北安根本没注意到她的昏昏沉沉,强势的分开她的双腿,粗暴的挤进去,身子一沉,毫无前戏的闯了进去。

疼!

撕心裂肺的疼!

已经散乱的意识又稍稍聚集,林稚脸色苍白如纸,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侧的床单,隐忍的承受着他的入侵。

六年来对他的痴迷像是放电影一样在脑子里循环,然后都变成了破产后爸爸离开时的落魄,和阿恪被警察带走时的无助,最后,又悉数变成顾北安那双冰冷的眼睛。

她和他之间,以后再也没有爱了。

疼痛愈发的深,可她真的太累了,在雪里站了一夜,又在温柔乡里被折腾了一通,浑身都跟散了架子一样,疼痛开始麻木了,她的意识也开始一点点消失。

“顾北安……小喃的死和我真的没关系……我是爱你,可我的爱光明磊落……我不屑于用那么阴暗的方式去爱……”

她其实解释过很多遍,可顾北安根本就没信过。

但这次不同,她第一次亲口承认她爱他……她说她的爱情光明磊落。

顾北安驰骋的动作突然僵住,连自己都不敢置信,他竟然觉得她没有撒谎。

就像她说的,她那么骄傲,就算是羡慕许莺喃得到了他的爱,也不屑于用那么阴暗的方式。

昏暗中,她依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只是自言自语,自说自话。

“算了……就当是我做的吧……反正,你早就认定了是我做的……”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没了动静。

第04章 以后让我照顾你

林稚的身体和精神都在严重透支,在经受了他最后的致命一击后,彻底昏了过去。

哪怕顾北安再恨她,再冷血,可到底也没能狠下心继续折磨她,起身下床,一边穿着衬衣,一边审视她那张苍白的脸。

她说小喃的死跟她无关……

怎么可能!小喃之前活的那般开心,如果不是林稚相逼,她根本就没有死的理由!

想到这儿,顾北安的眼神又冷厉起来,瞧着林稚也越发的厌恶,转身欲走,眼角不经意的一瞥,却发现,她在发抖!

狐疑的伸手在她额角轻触,灼烫的温度顿时让他愕然。

她竟然在发烧。

顾北安心头一滞,一股烦闷又开始涌上来。

***************

林稚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人还躺在温柔乡的二楼,可手腕上却打着点滴吊瓶。

在风月场所输液,她恐怕还是第一人。

头疼欲裂,意识倒是清醒了,林稚环视了眼四周,哪里还有顾北安的影子。

稍稍一动,下身就开始刺痛,林稚掀开被子扫了一眼,身侧的洁白床单上,赫然一块鲜红的血迹。

眼眶突然就涩的睁不开,她干脆就闭上了眼,眼泪从眼角滑落,都流进了耳廓里。

人活着,好累。

可她没资格去死,她死了,林恪谁来救。

扯着被子擦了擦眼泪,她猛地坐起身,拔掉了手腕上的针头。床位扔着她原本的衣服,经过昨夜的雪,衣服已经有些潮湿,但也总好过不穿。

想了想,林稚出门前先给顾北安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无人接听,林稚也不烦,一个接一个的打过去,终于,十几个电话之后,顾北安接了。

“没事就不要烦我。”

他说的冷漠,林稚隔着电话都能听出他的不耐烦。低了低头,她哑着嗓子说:“我……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虽然结果有偏差,但那都是你的意愿……所以,你可以放过阿恪了吧。”

“我的意愿?”电话里的声音有些不悦:“你的意思是说,我强迫了你?”

难道不是吗?

林稚心里反问,可嘴上却默不作声,许久,才咬着牙说:“不,你没有强迫我,是我为了救弟弟,心甘情愿的。”

顾北安嘲讽的嗤笑,声音冷冷的传出来:“现在,立刻到公司来!我给你十分钟,迟到一分钟,你弟弟就会被多判一年刑。”

十分钟……

从这里到他公司,最少要二十分钟!

又赶上上班上学的高峰期,林稚出了门,却拦不到出租车。

顾北安说话从来不开玩笑,他说过的话,就一定能做到。林稚不敢用林恪赌,她能做的,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他所说的目的地。

打不到车,她干脆就跑,不顾形象的大步狂奔。

昨天夜里又下了雪,她没跑出多远,就摔了一跤,膝盖磕了一下,裤子都磨破了一个洞。她有些烦,也来不及查看伤势,急忙起身,准备继续狂奔。

可就在这时,在她面前,伸出一只手来。

她刚一抬头,只听想要搀扶她的那人惊呼出声:“小稚?怎么是你?”

林稚皱眉,朝着他的脸看去,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夏时余!他不是在比利时吗,怎么回来了?

还没来得及问,林稚只觉得脸上一热,就被夏时余搂进了怀里。

“小稚,你家的事我都听说了,可是那边的工作交接太麻烦了,所以现在才赶回来。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小稚,没事了,以后,我照顾你。”

以前,林稚喜欢顾北安人尽皆知,夏时余喜欢林稚也不是什么秘密。

她喜欢了顾北安六年,那夏时余就喜欢了她七年。

林稚也知道爱而不得有多难受,可她偏偏就是爱着顾北安,所以最后夏时余提出一起出国的时候,她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没想到,她爱的人恨透了她,她拒绝的人却给了她仅有的一丝温暖。

第05章 她早就不是冰清玉洁了

久违的暖意在心底蔓延,林稚眼眶又酸了起来,可转念一想,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心酸。

挣脱夏时余的怀抱,林稚红着眼圈,恳求一般的快速说:“时余,你开车了吗?能不能先送我去一趟顾北安的公司?”

“顾北安?”夏时余脸上的笑意顿时有些僵,眨了眨眼,又问:“你去他那儿干什么?”

林稚有些慌,上下起伏着胸口,语速极快的说:“先别问那么多,我没时间了!”

夏时余当然是有开车的,看林稚那么急,也就不再多问,连闯了四个红灯,把林稚送到了顾北安的公司楼下。

推开车门就准备跳了下去,林稚甚至连句再见都没顾得上说,夏时余看着她的背影,眼底一丝黯然,叹了口气准备离开,却扫见副驾驶座上的一枚手机。

林稚冲上电梯,一路狂飙到顶层总裁办公室,刚推开门,就急急忙忙的喘着粗气说:“我到了,顾北安,你找我有什么事,说吧。”

顾北安抬眸,冷冷扫了她一眼,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这才皱着眉抬起头,不悦的说:“你已经超时四分钟了,看来林恪要在牢狱里呆四年了。”

他说的事不关己,好像是林稚一手造成的一样,淡漠的转过头,端过一旁的咖啡杯,优雅的抿了一口。

林稚一听,顿时急了:“别出尔反尔,顾北安,你昨天说了要放过阿恪的!”

嗤笑了声,顾北安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捏起她的下巴,恣睢道:“哦?我是说过要放了林恪,可前提是你表现的好。你呢?昏睡如泥,你自己觉得,那叫表现的好?”

“你!”

林稚想反驳,可张了张口,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表现的好……她昨天的身体素质根本不容她表现呐!

想要救林恪的心太过急切,脑子里开始疯狂运转,突然,一个念头油然而生。

深深吐出口气,她缓缓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他,然后,伸手解开了上衣的扣子。

“既然你这么在意,那么顾先生,你不介意再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吧?”

她说话时刻意的柔着嗓子,故作姿态的媚声媚气,说完,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去,露出一双洁白无瑕的玉臂。

林稚与生俱来的傲气和这种矫揉做作完全不同,此刻她虽故作姿态的魅惑他,可那双眼睛里,却分明是一片隐忍。

巨大的怪异感让顾北安有些讨厌,眼看着林稚已经粘腻的贴在了他身上,双手开始去摸索着解他的扣子,顾北安微微蹙眉,猛地推开了她。

林稚毫无防备,被这么一推,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竟然绊在茶几上,身子猛地后仰,“砰”的一声摔到了茶几上。

而这一幕,刚好被上来送手机的夏时余看到,他急忙上前扶起林稚,抬头怒视着顾北安,愤愤道:“连女人都打,顾北安,你还是不是男人!”

他的出现着实让顾北安和林稚意外,看着夏时余发火,林稚隐忍的扯了扯他的袖子,没有说话。

可这些小动作瞧进顾北安的眼里,却显得格外的亲昵。

顾北安不免有些火大,冷冷的回呛:“我是不是男人,你问问林稚不就知道了!”

他这话说的坦然,一下子把他和林稚的事交待的一清二楚。夏时余也不是傻子,顿时错愕的侧目看向林稚,结结巴巴的问:“小稚……你们……”

被问到痛处,林稚眼眶有些湿润,却固执的不肯让眼泪流下。

看她不语,夏时余摇了摇头,佯装镇定的说:“不,顾北安,小稚冰清玉洁,怎么可能跟你有什么关系!”

“冰清玉洁?”顾北安哑然失笑,像是要亲手摧毁林稚一般,上前两步,一把拉开林稚衣服的领口,指着她胸口哪些青紫色的斑迹,一字一句道:“这就是你说的冰清玉洁?”

这话真不知道是用来刺激夏时余,还是用来刺激林稚的。

她是脏了!被那么多男人摸过,又失身于他!她早就不是什么冰清玉洁了!

他到底要她怎样!

如果你也爱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如果你也爱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无敌辣妈》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无敌辣妈》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无敌辣妈第7章:这个险,必须冒!周围人不禁为这小东西捏了把汗,完了完了,这小子一定会被五马分尸的。“呵……”一丝轻笑,黑眸瞥向眼前的小家伙:“小鬼,你叫什么名字。”“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慕猫猫。”猫?黑眸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把这小孩带下去。给你们一天时间,抓到那个女人。”“是!”黑衣人立马点头,心里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只是奇怪了,今天主上竟然没有动怒,因为对手是一个小孩的原因吗?“对了,我妈咪真的不是你们要找的同伙,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极品佛医第7章:这不是你家!武筠仪答道:“爸出去遛鸟了,妈在家,妈,叶盛回来了。”乔妙荣听到声音,急忙从厨房里出来,见面后自然又是一番感慨。“夏文哥呢?”武筠仪说道:“跟朋友喝酒去了,这都一点半多了,估计也快回来了,对了,叶盛,你还没吃饭吧,你瞧我把这事忘了,妈,你跟叶盛说着话,我去给叶盛做饭去。”武筠仪进了厨房之后,乔妙荣笑道:“怎么样,叶盛,这三年没少吃苦吧?”阳叶盛笑道:“没事,没怎么吃苦,荣姨,你和昌叔的身体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龙少的点金手第一卷千万富翁第七章汉代玉蝉晚上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唐大少又匆匆出门了,这次没有选择做公车,而是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老前门而来。付了出租车的钱,下了车,眼见这里和昨天没什么区别,这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小哥,又来淘东西啊,来我这看看,昨天晚上刚到手了一批新东西,过来挑挑看,有没有看得上眼的。”唐大少转过头去一看,笑了,正是昨天碰到的那个摊贩。“你不怕我再在你这里头捡漏?”唐大少笑道。“随便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深山神医采仙药第七章封口费一百元王石蛋往旁边一闪,靠着墙,异能真气灌注双眼经络,往茶色玻璃隔出的办公室看去,有个头发油光发亮面孔麦黑的哥们,那是孙旺,那头发梳得根根站,不是英雄就是坏蛋。孙旺头靠在一个中年女人,正感受呢,那女人估计就是桃姐,一张大饼脸,大卷发,圆滚滚的身材还穿职业装黑群,王石蛋一看都想吐了,就她那身材,也不怕把衣服绷坏?孙旺自从来了桃花滩镇做生意,基本就没回过鱼泉村,原来是在外面有人了,兰花嫂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名动江山医妃传007大闹,有种你还手我只是让你看明白什么叫欺负,免得殿下又污蔑我?听到这话,太子气得全身都在颤抖,这简直就是狡辩。“林初九,你,你,你好大的胆子。”太子殿下抬手欲打,可是……林初九半点不惧,反倒将被打肿的左脸送上去,“打呀,把我的脸打坏了,三天后我就大闹婚礼,把这张脸露给宾客看,说太子看不起萧王爷,认为残废就该配丑女,所以把我的脸打坏了。到时候看天下人如何看太子殿下您?”“你,你敢威胁本宫?”太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007章羊入虎口何氏公司坐落在本市最繁华的路段,能在这种市中心建造这么一座高达七十几层的大楼,足见何氏老板的手段。12楼是总裁办公室,这一层相较于其他楼层果然是更加的宽敞气派。胡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来缓解心里的紧张。凯丽已经在那边等着了,昨天总裁突然的和她说,公司秘书部又要招收一名新成员,可是之前她却没有收到任何的风声。虽然很惊讶,但凯丽依然保持得体的笑容,“你好,你就是胡梦吧。我是凯丽。”“您好,我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强狂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强狂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最强狂人第七章跟我混张佐倩点头,苏狂便正式成为保安队长。一群保安本来不服,但见识了苏狂的战力后,他们的怒火就完全熄灭了。感情这人不是嚣张,而是真的有资格一挑十!哥们你这是逗我们玩啊,你有这实力,多的是富豪抢着让你做贴身保镖,待遇比这里强十倍,何必来这里?一众保镖认栽了。张佐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办公室的,怔怔出神。苏狂是苏幽幽的哥哥,算是自己人,有这么强的实力,保安队长是再合适不过了。这没什么,张佐倩也不是为这事出神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午夜送尸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午夜送尸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午夜送尸人第七章死人的话亮子竟然偷偷摸到我家里来了!在我心里,早已经断定亮子已经死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此刻,我甚至都分不清他到底是死人还说活人。不过从刚才他那只手的冰凉程度来看,亮子恐怕已经不是活人了。既然是死人,那他又是怎么到我这里来的!这会儿我的脑袋已经乱了套了,就看到亮子的那张脸已经变成了青灰色。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我就已经断定,亮子已经死了。我先是学医,后来有在医院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对活人和死人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7章清晨勾引林菲菲其实也注意到了林潇潇的不对劲,总觉得今晚的她特别的扭捏,走起路来紧夹着双腿,与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模样完全相反,所以,林潇潇出了手洗间,林菲菲便也装着要方便的样子,进了手洗间。一眼林菲菲便看见了垃圾桶的那根沾满透明粘液的胡萝卜。这要放在以前,林菲菲一定会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经过昨晚,她对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情已经变得相当敏感。“不要脸!”林菲菲满脸通红的啐骂了一句,用鼻子都能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7章吸血的资本家唔唔,她极力反抗,牙齿相互碰撞,一缕腥甜味蔓延开来。夏紫墨忽然又不动了,靠在他怀里,眼角淌出晶莹的液体。东方辰也不动了,抱着她的身子,拂顺她被风吹乱的黑发。“关上窗。”“是,”陈特助只看了镜中的两人一眼就不敢看了。轿车当然是往山顶上驶去。夏紫墨不知道,因为她真的醉了。抱着她下车,夜风吹动她的发,撩动他的心。“少爷您回来了,”兰官家站在门外迎接。“不用准备晚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