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轻慢绝顶红人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9 15:28: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轻慢绝顶红人

第五章 她天真善良而你心狠手毒

 转眼便是一个月后。说明haohaoyun.com

 简如如同嚼蜡般木然地吃饭,再时不时如惊弓之鸟一般的看看窗外的天色。

 她被软禁了一个月,每天晚上都会被关在棺材里。白天虽然可以出来,但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房间。

 整整一个月,没和人交谈过,她也不敢和那些将自己按在棺材里的凶神恶煞的保镖们说话。

 吃过饭便缩到角落里,像一只独自舔伤的小兽。

 “听说苏少好像找到了初恋情人……”

 “据说当初被大小姐推下海,但是被渔民所救,何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呢。”

 简如木然听着保镖们的谈话,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苏合自新婚之夜离开,就再也没来过,本来以为他不会再来,可没想到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居然推门而入,只是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生的柔柔弱弱,跟一朵白莲花似的,依偎在苏合的怀里,略带一丝笑意,可在进门之后看见简如,顿时大为激动,身子瑟瑟发抖,像是见到可怕的魔鬼,“是你!是你把我推下海的!”

 苏合赶紧安慰她:“薇薇,别怕,我在呢。”

 薇薇搂紧自己,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落,身子抖个不停,两眼一翻,弯腰直接倒下去。

 苏合赶紧将人搂住,如同对待一件脆弱的珍宝。继而抬眼,狠狠瞪着简如。

 本以为这其中会有什么误会,不料薇薇一见到简如就抑制不住恐惧。

 “简如,若薇薇有个好歹,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简如动了动唇,抹了一把眼泪:“我没有伤害过她。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难道你还想说薇薇说谎了?我了解她,她单纯又善良。”

 简如豆粒儿大的眼泪一滴滴往下落,就只是落泪,而不是哭,哑着嗓子问:“你觉得她单纯不会说谎,那我呢,我难道就是歹毒心肠谎话连篇的人吗?你了解她,难道不了解我吗?”

 “不了解。”他冷冷留下一句话,急匆匆的抱着薇薇进了隔壁的房间休息。

 简如木然地张着嘴,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没有心脏在跳。

 保镖如同幽灵般出现:“小姐,该进棺材了。”

 她浑身一哆嗦,满满都是抗拒。然而,这是每天晚上都会重复的一幕。阅读haohaoyun.com

 苏合在安顿好了薇薇以后,看着对方瘦瘦弱弱巴掌大的小脸,越想越来气,直接冲了出来,拽着简如,要将她拖过去。

 摆在正中央的棺材里空荡荡的,黑漆漆的,冰冷冷的。

 简如跪在地上,声声哀求:“苏合,我不想躺那里,我真的不想,我求你饶了我。”

 苏合冷冷一笑:“那你告诉我薇薇落下的病,谁来偿还?”说完,毫不怜惜的将人塞到棺材里。

 棺盖盖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房门紧锁,在黑暗中寂静无声,除了她的喘息,窄窄小小的地方容不得她翻身,也伸不直胳膊,身躯被狠狠锁定在其中,仿佛埋在土壤当中,腐烂袭来。

 “苏合,救救我,我好怕——”她那充满恐惧的嗓音加满了哀求,指尖用力的抓着棺材面,平躺几乎让她窒息,脖子梗的疼痛。轻慢绝顶红人全文在线阅读

 这句话一直在重复,像来自地狱里的呼喊。

 回荡在整座庄园。

第六章 薇薇被人欺负了

 这是苏合婚后第一次留在庄园里过夜,因为薇薇身体不好,经不起舟车劳顿,只得先暂住一晚。

 没想到刚躺下,就听到隔壁女人凄厉的叫喊,她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喊得喉咙嘶哑也没停下。

 苏合从未想过她会怕成这副样子。

 他终究是有些不忍,刚站起身,想去看看。

 “苏合哥哥。好好孕”身边正在睡觉的薇薇忽然抓住了他,睁开了眼睛,眼中很惊恐,眼泪不断往下淌,捂着嘴呜呜痛哭。

 “怎么了?”苏合赶紧问了一句。

 “我梦见我掉入海中,没有一个人来救我。我被冰冷的海水吞没,再也没能见到你。”

 薇薇趴在他的怀里,哭得厉害,不断诉说着自己的害怕。

 苏合抱紧她,不断安慰着。他狠了狠心,是简如害人在先,如今是活该遭到报应。

 安抚好了薇薇,便陪在她身边一起睡,可是不知怎么就是睡不着。

 明明简如已经不吵不闹地叫他名字了,可他还是睡不着,甚至闭不上眼。

 苏合——

 黑暗中仿佛有一个女子在不停的哭,一声接着一声的叫着自己的名字,悲伤而绝望。

 苏合睁着眼到天明。

 于薇薇因为喜欢上花园里的盛开得正旺盛的百合,而不想离开,便央着苏合在这里多住几天。

 这天,苏合在听下属汇报工作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是他私人手机,他立马接听:“怎么了?”

 何洺说道:“苏合,薇薇状态不是很好,你还是回来看一看吧。”

 含糊其辞的话让苏合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苏合挂掉电话以后,工作也顾不上,直接吩咐属下自行处理,自己赶紧开车回到庄园。

 他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只见薇薇躺在沙发上,手腕被纱布缠了一层又一层,隐隐能看见血渍。

 “薇薇!你怎么?!”

 于薇薇病恹恹的不想说话,蜷缩成一团。

 苏家惯用私人医生缓缓开口:“她应该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否则不会有自杀的意愿。”

 苏合一听这话,眉头一皱,见薇薇不肯开口,森然的目光环视众人:“你们是怎么照顾薇薇的?是谁给她气受了?”

 众人吱吱呜呜,不想开口,但都摇头说并没有给她气受。

 苏合唇角往上一勾,凝着一抹冷意,“不说?看来,你们是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你有火气,别冲他们发,他们也是无辜的。”何洺在这个时候开口,叹了口气,看向众人,摇头叹道,“到这种时候了,你们还想替别人背黑锅吗?”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有第一个人开口:“是简如小姐……”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大家纷纷开口说,简如在白天见到薇薇总是破口大骂,说她配不上苏合,是小三,狐狸精,说她活着就是祸害,让她去死之类的。

 苏合这才反应过来,难怪这几天薇薇的情绪总是恹恹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原来是受了委屈。

 医生插嘴说道:“当初于小姐因为被逼跳海而受到严重的心理创伤,有中度抑郁症,这一番话又让她情绪不稳,有了轻生的念头。”

 苏合的脸色很难看,咬着牙从齿缝里蹦出两个字:“简如!”

 她是不想活了吗?!

 既然这样,他成全她……

第七章 我对婊、子没歉疚

 医生没再说什么,开完药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临走时却忍不住看了一眼薇薇纤细长腿,透着欲望,不过谁都没发现。

 薇薇吃药后,情绪缓和了许多,拉着苏合的手,忍不住落泪,哭得梨花带雨:“我真的配不上你,我们俩虽然是在孤儿院里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但你如今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应该和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在一起。她脾气是有些不好,但豪门里的大小姐被宠着长大的,脾气哪有好的?”

 “她伤害过你,你还为她说话?薇薇,你太善良了。”苏合摸了摸于薇薇的脑袋,“我是不会和她在一起的,很抱歉,这一次没保护好你,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我真的好累,也很害怕她用那样极尽侮辱的词来说你。也许爱真的是成全,苏合哥哥,我愿意成全你,只在角落里默默的爱你。”薇薇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眼泪滑落,谁见都会有怜惜之情。

 苏合紧紧抓着她的手:“薇薇,乖,别说傻话。”

 “可是……”

 “薇薇,我身边只有你才是真心待我好。我会保护你,也会帮你报仇的。你好好休息,乖。”

 安抚完于薇薇之后,苏合带着满身的怒意去隔壁房间找简如。

 简如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突然感觉到一阵风,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茫然的抬起头来,就看见苏合那张阴沉得不像话的脸。

 这是他第二次动手打她。

 “简如,你这恶毒的女人,居然敢辱骂薇薇,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苏合见对方用无辜的眼神望着自己,痛恨极了那目光,“薇薇不是小三,也不是狐狸精!插足感情的人是你!活该去死的人是你!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人是你!”

 简如半张脸被打得疼痛难忍,指尖摸着脸边,就摸到了嘴角渗出来的血渍。

 她被人泼了一身污水,怎么洗都不干净了。

 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男人,忍着酸楚,还是想问一句:“我没说过那些话,你信吗?”

 苏合冷冷一笑,薄唇吐出冰冷刺骨的字:“我不信。”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简如怔了怔,索性点了点头:“那她就是小三,就是狐狸精,我还希望她早点死呢,对不对?”

 他们是不是都这么污蔑自己?

 “当着我的面你都敢骂她,我不在的时候,你说话该有多难听?”苏合狠狠地捏着她的肩膀,恨不得捏碎掉,咬牙切齿地说,“你还不知道你错了吗?”

 “大概是错了吧……”她不大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反正也是随口说,冲着对方笑:“然后呢,你能拿我怎么样?”

 苏合没想到她死不悔改,还挑衅自己,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怒气:“像你们这些豪门大户是不是不把人命当回事儿?如果不是薇薇命大,早就死了,你难道就不会有一点愧疚吗?”

 我没有把她推入海中。

 这句话简如重复了无数遍,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可苏合只相信薇薇。

 她怔怔的想了一会儿,削瘦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她没死真是太可惜了,我对婊、、子没歉疚。”

第八章 我会离婚来娶你

 苏合没忍住一巴掌又扇了下去。

 简如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只是因为那力量而摔倒在地上,头发胡乱的遮住脸,嘴上还在说:“她就是个婊、、子!我知道我父亲给她钱的时候去阻止过,因为我不想拿钱来侮辱你喜欢的人。结果呢,她欢天喜地的收下钱转头就跑了,你说她是不是婊、、子?”

 “疯了,疯了,你真是疯了——”苏合看见桌子上的胶带,直接撕下来一块,狠狠的封住了她的嘴。

 简如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目光呆滞,任由别人怎么对待自己。

 最可怕的是晚上,棺材盖儿合上,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连恐惧的叫声都叫不出来,只能憋在心底,一颗心仿佛只有跳出胸膛碾成粉末才不会痛。

 她伸手去推棺材盖儿,可手都伸不开,手指只能一直抓着棺材盖,指尖断裂磨出血,上面都是抓痕。

 一道又一道血痕就像是求救,疼,好疼,谁来救救我。

 双眼即便是睁得再大,能看见的也只有无尽的黑暗,窄小的空间里随着她不断的垂着棺材,发出闷闷声响。

 额头上的汗混着泪水一起流淌……

 隔壁房间里,苏合柔声细语的安抚这个怯怯不安宛若小白兔的女孩,“薇薇别怕,我已经警告过她了,她不敢再欺负你。”

 薇薇缓缓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因为睫毛闪闪而显得格外无辜。

 眼中闪烁着泪花,看样子是怕极了,低低地问道,“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当然不会。”

 苏合知道薇薇吃了太多的苦,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造成的,他会保护好她,不会再重蹈覆辙。

 薇薇微微笑了笑,抓住他的手,“那你会和我结婚么?”

 苏合微微一怔,望向对方抓着自己的手,那手上面还有着残留的伤疤。那是幼年之际,孤儿院里燃烧的那场大火所留下来的痕迹,所有人拼命的跑出去,只有她回来找自己。

 “会。”

 苏合让律师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带着这份协议回家,走进简如房间。

 简如仍旧呆滞的坐在地上,近些日子发呆的日子越来越多,见到有人来了也是一副木然的姿态,大概心如死灰就是这样吧。

 “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我们就两清了。”苏合瞥了她一眼,直接将东西丢到她面前。

 简如依旧呆滞,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离婚协议书。现在的她对外界的感知越来越低,宛如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

 苏合把笔塞到她手里,她指尖疼的颤抖,根本握不住,吧嗒一下掉在地上。

 苏合见笔掉在地上越发心烦,冷声说道:“如果你不签这份离婚协议,接下来有更多的事在等着你。简如,别来挑战我的忍耐限度,我对你的耐心已经用完了。”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仿佛多呆一分钟都觉得恶心。

 他出了屋,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些心烦,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终于决定还是先回公司加班。

 薇薇看着苏合的车离开,笑着走进简如的房间。

第九章 你们不配在一起!

 她一进去便倚在门边,那还是第二次走进这个房间。

 看着原本摆放床的位置放着棺材,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又收敛了神色,柔声细语的说:“我和苏合是青梅竹马,也是真心相爱,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终于走到了一起,希望你能成全我们。如果你肯签字,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你以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不计较了。”

 简如一开始还是木然的状态,可是听到最后,只觉得自己那颗千疮百孔的心突然被人拉出来一阵鞭打,疼得喉咙都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眼泪往出飙,声嘶力竭的喊道:“你这个婊、、子,从一开始就不是好东西,当初既然拿着钱玩消失,那就消失的彻底一些!现在看苏合有钱了,像条哈巴狗一样的围上来,摇尾乞怜,以为有骨头可以吃是不是?!”

 “我告诉你,你这是在做梦!我死都不会签这份离婚协议,呵呵,你们想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你们不配!”

 薇薇真的没忍住,嘴角绽开一抹笑,整个人还是如白莲花般清新脱俗。

 她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录音笔,按键关掉,嫣然一笑:“随便你签不签字,反正到时候苏合一定会逼着你签字。被心爱的男人逼着离婚,你恐怕很痛苦吧?嘻嘻,不过痛苦也没办法,毕竟是苏合像条哈巴狗一样的四处搜寻我的下落,然后再想尽办法绑着我不让我离开他,他才是摇尾乞怜的那只狗。而你连狗都不配当,你是他连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的……垃圾。”

 简如闭着眼睛,淌着眼泪:“你根本就不爱他。”

 “怎么不爱呢?爱他这个人是爱,爱他口袋里的钱也是爱。”薇薇回身叫了一声,“阿洺。”

 何洺听到喊声连忙走进来,顺手在薇薇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薇薇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讨厌,哼,帮我按住她。”

 何洺立即上前按住简如,她一个女子如何挣扎的过,惊恐地质问道:“你们要做什么?”

 “苏合找你离婚是他的事儿,但在此之前,你得为嘴贱付出代价。”她拿来针扎狠狠的扎在简如隐秘部位,狞笑连连,“简家大小姐,高高在上的公主,你痛苦的叫声与寻常人也没区别呀。”

 密密麻麻的疼痛迅速袭来,尖锐刺骨的疼痛透过肌肤一直往骨子里钻。

 简如疼得眼泪往外淌,嘴巴却被狠狠捂住,只能发出呜咽声。

 她不知道怎样才能从痛苦当中解脱出来,因为这段黑暗好像无边无际,永远看不见尽头,直到她死。

 晚上回家,苏合累了一天,在沙发上静静躺了一会儿,然后茫然的睁开眼睛唤:“薇薇?”

 往常自己回家,她都会出来接的呀。

 何洺走了出来,欲言又止,最终深深的叹了口气:“你去房间里看看她吧,她……”

 苏合察觉到了不对劲儿,噌的一下站起身来,赶紧就去了薇薇的房间。

 推开门,只见薇薇裹着被子,被子下的人似乎在发抖。

 他伸手想要将被子掀开,薇薇吓得直接哭出声:“别……我……”哽咽了半天,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却将自己裹得更紧了。

第十章 离婚,扫地出门

 苏合只得放柔声音:“薇薇,你别怕,是我。来,让我看看你。”

 薇薇听到他的声音,似乎稍微好了点,露出脸来,巴掌大的小脸惨白无比,伸出手去抓苏合的手,那手冰冰凉,好像刚摸过冰块儿一样,怯怯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我不是坏女人……”

 苏合见她这副样子像是被吓坏了,情绪起伏极其不稳,想也不想的就去拿留给她的录音笔。自从上次简如说话刺激薇薇后,他就在她的衣服里放着录音笔。

 他就害怕自己不在,下人们欺负薇薇。

 “你这个婊子,从一开始就不是好东西,当初既然拿着钱玩消失……”

 简如的声音在录音里面仍旧声嘶力竭,满是愤怒。

 苏合听着录音笔所传达的内容,险些捏碎,“薇薇,对不起,我又让这个女人伤害到你了,现在我就去和她离婚!”

 薇薇只是一味的在那哭,低着脑袋,在确定苏合离开以后,嘴角勾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容。

 苏合的脚步十分急促,让人听得清清楚楚,急匆匆的走到隔壁房间,一脚将门踹开,看见桌子上还有自己拟好的离婚协议,想也不想的就拿起纸和笔塞到她手里。

 他瞪大了眼睛,眼中全是恨意和怒气:“如果你再不签,我一定会折磨死你。”

 简如身上都是伤,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木然到了空洞的地步。

 苏合懒得废话,干脆抓住她的手,控制她写出名字。

 简如心里有一口气,死都不从。自己变得如此悲惨,而这两人要过起幸福快乐的生活,凭什么?

 她做错了什么?

 她拼命的挣扎,仿佛是在对抗整个世界。

 苏合那张俊脸阴沉如水,但是用力的捏着手腕,直接一扭。

 “啊——”简如吃痛,大喊一声。

 苏合仿佛没有看见对方的疼痛,只是捏着那只因脱臼而垂着的手,写下了简如的名字。

 一笔一画,痛不欲生。

 简如疼得不能自已,对方将自己的手举到他嘴边,他用牙齿用力的将她的拇指咬出血,按下手印。

 “简如,这都是你自找的!我本想和你好聚好散,是你自己在那作死。”

 苏合一脸冷漠地盯着,“离婚了,从此我们毫无瓜葛。”

 脱臼的手无力的垂着,手指不断的往外流血,她看着自己这副凄然的样子,忽然觉得很可笑。

 可怜可悲又可笑,唇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笑得几乎疯狂,似乎要将这些日子自己遭遇的苦难和折磨通通笑出声来。

 笑着笑着,眼泪落下来了。不用看镜子,她也知道现在的模样很滑稽,像个小丑似的。

 她爱过一个男人,她恨过一个男人。

 苏合看着她那副样子,眉头微微一皱,告诉自己,自己绝对没做错,她如今这下场都是她咎由自取!

 他拿着离婚协议书转身就走,浑身的怒意却是让人不寒而栗,大声吼道:“收拾好行李,赶紧滚!”

 和她离婚后,他的生活就该回到原来的轨道了吧。

轻慢绝顶红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轻慢绝顶红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层次越低的人,越喜欢花时间在这3件事上

    一、层次越低的人,越爱发脾气人发脾气时,智商将被情绪所俘虏,就会变成别人眼中愚蠢的人。《荀子》中曾曰:“怒不过夺,喜不过予。”高层次的人并不是没有情绪,他们只是不被情绪所左右,有沉稳的内心,喜怒不形于色。他们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更懂得为自己的情绪负责。在古老的西藏,有一个叫爱地巴的人。他一生气就跑回家去,然后绕自己的房子和土地跑三圈。后来,他的房子越来越大,土地也越来越多,而一生气时,他仍要绕着房子和土地跑三圈,哪怕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孙子问:“阿公!你生气时就绕着房子和土地跑,这里面有什么

  • 听|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送我心碎的方式

    听国学《诗经·出其东门④》有时候,理想是强大的,而人力是渺小的;有时候,向往是神圣的,而意志是卑弱的。所以人是需要修炼的,需要向着人性的弱点挑战,需要向着可能的失败进发,需要在炼狱里成佛,需要在魔鬼的掌中逃脱。而最难的是,那魔鬼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那炼狱不在别处,就在我们心里。每个人心里,都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有一处隐秘的心狱,囚着一个魔鬼,它能在我们最脆弱时,诱使人一念成魔。而我们必须与魔鬼作战、成仁成佛,必须在高尚的辛苦与堕落的快感间殊死交战——而这,就是人类进化的走向:努力消除天性

  • 国礼珍藏,非比寻常——景泰蓝凤舞九天梅瓶

    景泰蓝发起于元朝,盛行于明朝景泰年间,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其富丽堂皇、华贵不凡的雍容风范,一直被皇宫贵族所独享,被誉为宫廷艺术巅峰代表,近年来逐渐在中国对外友好建交中扮演重要角色。国礼景泰蓝凤舞九天梅瓶由“景泰蓝第一人”张同禄创作及设计,向世界彰显景泰蓝的绝美魅力。器形为梅瓶,肩部丰满圆滑,腹部曲收,婉转清秀、线条柔美。瓶身主题画面以中国古代传说的百鸟之王、人们心中的吉祥瑞鸟“凤”为元素,进行了全新设计。凤凰展翅绕着百花之王牡丹翩翩起舞、互相追逐,一派吉祥喜庆景象。凤凰长尾随风而摆,飘洒如瀑

  • 「Hi招聘」新年招新!

    如果你是有热情、有理想、有想象力的靠谱青年,并且能码出一手漂亮的文字,同时还拥有艺术专业背景以及相关从业经历,那么《Hi艺术》热烈欢迎你的加入!我们需要——2-3位编辑工作地点分别位于北京、上海我们的工作内容——每个工作日需要推送至少一条原创的微信内容定期编辑出版《Hi艺术》Mook(杂志书)活跃在当代艺术第一现场,第一时间将一手资讯在网站hiart.cn扩散出去......但,以上这些还仅仅是基本的工作哟所以吃不了苦,扛不住压力的小伙伴请慎入我们理想中的小伙伴是什么样的呢——具备抗压能力有吃苦

  • 「Hi年度榜」年度艺术家TOP10,谁是2017最耀眼的星?

    紧随2017年度关键词,《Hi艺术》2017年度榜艺术家TOP10在经过编辑部和特邀嘉宾投票后隆重出炉。毋庸置疑,艺术家的创作是构成当代艺术生态的基础。这份榜单所揭示的,正是对过去一年内中国当代艺术风向的记录。与去年绘画占了半壁江山的状况不同,今年上榜的四位艺术家的主要作品涉及雕塑或装置:向京、隋建国、宋冬、徐冰。抽象绘画板块两位最重要的艺术家余友涵、丁乙均榜上有名,绘画领域另一位入围的艺术家是尹朝阳。而从去年的蒋志,到今年的张培力,影像艺术家从未在榜单中缺席。除此之外,艺术圈“游子”赵半狄的回

  • 少白公子、齐白石再传弟子--画家汤发周趣谈:齐白石那么抠的老头也会送人画

    齐白石1951年绘赠毛泽东的《松鹤旭日图》,画上题跋“毛主席万岁就是三岁齐白石”这幅作品在题材、构图上与其《祖国颂》非常一致,或许是在赠送给毛主席画作之时,又抑或是齐白石太热爱祖国,在赠送给毛主席之后,又重新绘制一幅,落款“祖国颂”,以表达自己心中的那份感情。齐白石赠毛泽东的国画《鹰》,作于1941年。这次馈赠时,齐白石老人特意加上“毛泽东主席/庚寅十月齐璜”。画的落款为“九九翁齐白石画藏”,很明确地传达出一个含义:此作品当属画家精品中的精品,为自家所密藏。齐白石赠毛泽东的《梅花茶具图》。一枝红

  • 这美女:原来是个收藏行家

    “今年的文玩生意太难了...”许多文玩商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可在婷婷这却恰恰相反,反而是越来越火爆。婷婷是视觉传达专业出身,对于珠子的设计、搭配很有心得,客户们对婷婷所配出的文玩宝贝更是赞赏有佳。谁都想不到,婷婷从简简单单的一对核桃开始玩起,竟然在文玩这条道路上创造了另一番风景。最开始,婷婷买文玩是为了让爷爷开心,没想到的是后来她发现她对文玩越来越痴迷。因为专业的原因,她配的珠子十分讨喜,以至于每次客户收到宝贝后,都迫不及待的找到她,告诉她自己是有多么的喜欢,有多么的合适。于是回头客越来越多,生

  • 老祖宗的金句丨经典精辟

    1、人生该走的弯路,其实一米都少不了。2、偶尔傻一下有必要,人生不必时时聪明。3、天会黑,人会变,三分情,七分骗,路还长,别太狂,以后指不定谁辉煌!4、幸福就是:父母在旁,羊肉在锅,好友相念,不问明天。5、人的眼睛有5.76亿像素,却总是看不透人心。6、人生如戏,什么角色演是什么戏;不怕别人看不起,就怕自己不争气。7、懒于解释,也无谓能否做个好人,活得不尽纯粹,至少要过得干净利落。8、年底一总结,发现只赚到了年龄……9、人追钱跑,越追越穷;钱追人跑,想穷穷不了。10、人年纪越大,脾气越好,大约是

  • 康熙青花:克利夫兰博物馆藏品赏析

    清代康熙一朝国力强盛,开疆拓土,这种精神气质,体现在小小的瓷器上,有一句俗语很贴切:紧皮亮釉。换句话说,康熙器物就是高品质的同义词,从胎体的致密度,到外部施釉的工艺,几乎都是无可挑剔。康熙青花相比前后朝代的器物,分量普遍偏重,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类似德国汽车与日本汽车的本质区别。康熙青花胎体洁白坚硬,很少有杂质,胎体薄厚适中,注重修胎,釉面有粉白和浆白两种,粉白釉面硬度高,浆白釉面略疏松,偶有小开片,还有一种亮白釉。底足露胎处光滑细致,多呈泥鳅背状,少见炎石红,瓷器的质量明显提高胎釉结合紧密,器

  • 老琉璃并非纯粹意义上的玻璃:价值比玻璃贵多了

    琉璃生产历史悠久,中外闻名。它精美的工艺和深厚的文化内涵是中国传统工艺品中不可不提的重要成员。由于老琉璃的收藏处于一个非主流门类,而且老琉璃算是文玩界最不好判断的东西了。因为从未有一个很成体系的鉴定标准。而且几十年和几百年都叫老琉璃,再加之不同的制作工艺以及精细程度,价值都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中国传统古法琉璃制造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周时期,琉璃的颜色多种多样,古人也叫它“五色石”,有的叫“罐子玉”。到了汉代,琉璃的制作水平已相当成熟。但是冶炼技术却掌握在皇室贵族们的手中,一直秘不外传。由于民间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