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爱上恶魔情人》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20:18: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爱上恶魔情人

第001章 所谓的惊喜

夕阳的余晖,洒在离城商业大学南湖畔时的样子,原本是离城最美的一道风景,此时的宁静容却是没有半分闲暇去欣赏。最新最热小说《爱上恶魔情人》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她独自坐在南湖畔的草坪上,双眸低垂,翘卷的睫毛微微颤抖,眼底写满了痛苦与纠结。

家里的突生变故,父亲的步步紧逼,使得她今天必须和白辰彻底划清界限。

一只手紧捂着胸口,只有这样才能些许缓解内心那股莫名的疼痛。

此时,她那双姣好的双眸突然被覆上了一双温润而有力量的手,耳边传来宠溺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小傻瓜,猜猜我是谁?”

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悉的温度,她又岂能不知是谁呢?

宁静容深深的吸气、呼气,尽力压下心中的万千思绪,闭眼转身投入白辰的怀里,转而紧紧地抱住他。

闻着他身上这股淡淡的清香,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暖、安心,如果时光能在这一刻永远定格,该有多好。

可是,她不能,她必须割舍这让她无比贪恋的温暖。

“辰,生日快乐,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可是为了母亲,我只能舍弃私人的情爱,请原谅我的自私。最新最热小说《爱上恶魔情人》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宁静容扣着白辰胸膛的双手越发的紧了。

今天是白辰的生日,而她连一句生日快乐都不能说出口。

白辰感受到宁静容的主动相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眼里透着闪闪的光,仿佛比太阳还耀眼。

脑海里闪过的全部都是他对未来幸福的美好憧憬。

俊美的脸上噙着一丝宠溺的笑容,看着小容儿,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小容儿,这段时间我好想你……”他边说着,边把手探进裤兜,裤兜锦盒里装有着他这些时日里对小容儿浓浓的爱。

只是,手指刚触碰到锦盒,却被小容儿一把推开。网站haohaoyun.com

“白辰,我们分手吧!”

此时,宁静容脸上透露着从未有过的冰冷决绝,她紧紧攥着的手,微微颤抖的肩,却无不显示出她内心的痛苦与挣扎。

“对你我已经玩腻了,从今天起,我不想再看到你。”

她眼眸低垂,再也不敢多看一眼白辰,随即背过身去。在白辰看不到的地方,卷翘的睫毛下,是眼眸里颤抖的泪珠。

白辰的身子骤然发颤,相比于内心的震惊与难受,他更害怕宁静容的离开,当即拉住宁静容的手臂。

“小容儿,你别走。我不要你离开。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要是这个样子看腻了,那我换个样子给你看可好?”

“小容儿,你喜欢什么样子,我就变成什么样子,我什么都愿意改,只求你别走好不好?”

白辰的声音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恳求,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求人。

宁静容别过头去,强忍住内心想要缴械投降的冲动,她不能放弃,她必须伤透辰的心。否则以他的性子,是不会放弃,一定会追根到底的。

而她必须要与这里的所有断干净,包括她最爱的辰,不然,若等到她那所谓的父亲亲自动手,她根本不敢想象会如何……况且还有母亲那高额的医药费。

宁静容紧紧地咬住下唇,闭上双眸,经过几次深呼吸,情绪才得以有所压制。

她不敢转身,她清楚的知道辰此刻的痛心、失落、折磨与难堪。

她不忍心看到一向傲岸的白辰变成这幅模样,更不愿意在这时候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在他面前。版权haohaoyun.com

“辰,对不起,为了避免让你受到伤害,我只能这样做了。”

天色逐渐变暗…

微风吹乱了她白色的裙衫,海藻般的长发,也隐藏了她苍白痛苦的面容。

白辰看着宁静容的背影,脸上写满了乞求与卑微。

宁静容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白辰。极力地甩开抓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

故作鄙夷的嘲讽道:“白辰,瞧瞧你这个可怜的样子,现在连只可怜虫都不如!”

白辰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身体止不住向后退了两步,抬起沉重的脚步,想要努力的向小容儿靠近。

“现在的你,光是看着我都觉得恶心,所以请你不要靠近,谢谢!”

宁静容脸上写满了淡漠与疏离,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好好孕

眼前的一切,让白辰手足无措,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眼底不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小容儿,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

“这就是你送我生日的礼物吗?”

“这就是你所谓的惊喜吗?”

“宁静容,你好狠!”

“你好狠啊!”

白辰双手抱头,双目赤红,身体都有些站不稳,开始左摇右摆,跌跌撞撞。

过往的甜蜜幸福在白辰脑海里一幕幕闪过…

眼前的人还是小容儿吗?

那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那个心地善良,不在乎金钱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那个永远黏着自己,连一分钟都不愿意分开的小容儿,那个只属于自己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声声质问刺痛着宁静容的心,白辰身体中阴冷的气息侵袭着宁静容的身躯,她感觉自己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窒息感、无力感压迫得宁静容险些站立不稳。

她知道辰已经接近崩溃了,可是她不能有丝毫心软,否则所有伪装就会立马土崩瓦解。

她必须再狠心一点,为了辰,也为了自己的母亲。

第002章 爱慕虚荣的女人

“白辰,你听好了!”

“我宁静容根本就不喜欢你,一秒都不想和你多待。”

“在我眼里你不过只是一个孤僻没人搭理的怪物。”

“我不过是可怜你,才会陪你聊天,说话。”

“……”

白辰近乎绝望的走上前去,粗鲁的掰过宁静容的肩膀,狠狠的扣住她的肩胛。

宁静容抬头迎向他那充满痛苦的目光,她忍不住心颤,不禁怀疑自己做的到底是对是错,而肩胛处传来的疼痛把她拉回现实。

“小、小容儿,你在说、说……什么?”

白辰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容儿,声音中带着嘶哑的颤抖。

“我们之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你总是大老远的跑到我的学校来看我.…”

“你总是黏着我,一分钟都不愿意离开…”

“你说过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

“你…”

白辰手中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这个力道已经不是宁静容能够承受得了的了,她痛得几乎快要窒息了。

“白辰,你够了,你弄疼我了。”宁静容不耐烦的说。

白辰意识到自己的失控,慌忙的松开双手,旋即紧紧的抱住宁静容。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容儿,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宁静容感觉自己快扛不住了,感觉自己就要放弃所有再次沦陷了,可是脑海里浮现出妈妈躺在病床上憔悴的面容。

“白辰,你还要不要脸,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你听不懂人话吗?”

“我喜欢的人也从来都不是你,找你不过是个借口,为了多看一眼我睿哥哥的借口!”

“我喜欢的人是睿哥哥,你听懂了吗?听明白了吗?”

宁静容的话像一把把锋锐的刀子,插入了白辰的胸腔,愤怒瞬间占据了理智,把宁静容瞬间狠狠地推倒在地。

他的脸上布满了阴郁:“睿哥哥,呵呵,那个陈睿吗?叫得可真亲密啊!”

宁静容强忍住身心的伤痛,目光依旧冷冷地直视着满腔怒火的白辰,这一刻她绝不能前功尽弃。

“是又如何,航睿集团的公子陈睿,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他比你有钱有势,你连提他的名字都不配!”

“呵,就他…”眼里满满都是轻蔑与不屑。航睿集团虽然不错,可是比起自己家,差远了。

今天来之前准备的坦白,现在他已经没有再说的必要了。

爱慕虚荣的女人,他白辰不需要!她,也不配知道!

宁静容看着白辰越来越冷漠的面容,她知道她终于成功了。

只是此时,她的内心仿若万千锋刃在切割,很疼很痛。

“我一直以为你并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只当我是瞎了眼。”

“我现在眼睛已经好了,不想再看见你。”

“滚!”

……

临走之前,宁静容最终还是忍不住用余光瞄了一眼一脸冷漠的白辰,一个对她终于死心绝望的白辰。

此刻,宁静容的心里是极致绞痛过后,彻骨的寒冷。

她只是宁家恨不得雪藏的私生女,而她的存在,更是宁家的耻辱,而这样一个见不得光的她,竟还曾奢望过温暖的爱情。

现在这样也好,这样很好,从此以后就当这颗心已经死了吧。

她闭上眼,转身仓皇蹒跚离去。

白辰手紧紧握住,锦盒已深深陷入掌心,他也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看着宁静容头也不回的背影,愤怒的将手中的锦盒砸向宁静容离开的方向。

一枚双鱼戒指从锦盒中掉出来,闪过一丝光亮,然后消失在草坪里,可惜宁静容再也看不到了。

辰,只希望你狠狠的恨我,不要再来找我,我父亲便不会找你麻烦了。

之后我就要去Z市了,希望你做个幸福的普通人。

回头想要在看一眼白辰,可惜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宁静容带着满脸的泪痕缓缓的远去。

不过半晌,白辰再次折返回来,神色慌张的出现在南湖畔的草坪。

如同大海捞针般的,到处寻找那枚他亲手制作的戒指,额前更是布满细汗。

天空变得阴霾密布,暴雨随着滚滚雷鸣,席卷而来。

白辰的脸色显得更加焦急了,一不小心绊倒在地上,白衬衫上立即沾满了泥泞。

……

一年后,离城宁家。

一张轻飘飘的支票,落在宁远山面前,上面的数字,刺红了他的眼。

“难得我们辰皓集团总裁看上了你家女儿,你宁家要是识相的话…”

“五日之内务必把你女儿送到白家城北别墅,这五百万支票,就当是买了你女儿,记住,从此以后,这世上就没有宁家千金宁紫兰,只有白少情人宁紫兰,直到我们总裁不要了为止!”

年过半百的白管家,面无表情,例行公事般的开口,“白少还让我转告你,别想着玩花样,你家曾经的靠山陈家现在什么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第003章 传说他又老又丑

白管家已经离开,宁家宽敞的会客厅内,只剩下怔忡的宁远山,而宁夫人更是瘫倒在地,喃喃的喊着“我的紫兰可该怎么办啊?”

随着白管家的离开,而轻盈飘落的那份报纸,此刻却是沉重无比落在宁远山眼底。

“辰皓集团的神秘继承人在上任的一年时间内,版图迅速扩张,并以雷霆手段收购离城数一数二的航睿集团,成为离城乃至全省最大的财团,没有之一……”

……

“不!我不嫁,我死也不嫁!”宁家二楼卧房内,传来宁紫兰委屈的哭喊。

“难道你忍心让我做那个糟老头子见不得光的玩物吗?”

“外面都说他又老又丑,除了一身恶臭之外,还有一脸的横肉疙瘩,长得比美国电影的野兽还要恐怖。”

宁紫兰越说越恶心,还不自觉的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而且,还说他残暴冷血,跟过他的女人,从没有活超过三个月的。”宁紫兰止不住抽泣了下,才继续说道,“妈!你忍心看着女儿去送死吗?”

好似已经可以预见自己悲惨的未来,她愈加委屈,漂亮的黑色瞳眸里,啪嗒啪嗒的掉下泪来。

王岚心疼不已,自己从小捧在掌心的女儿,她哪里舍得她受半分委屈,更何况现在,分明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啊!

她揽住宁紫兰耸动的肩膀,也跟着哭起来,“紫兰啊,你说做妈的怎么能不心疼,你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可是现在这情况…你说妈妈该怎么办啊?”

可是就算再不忍,再不舍,王岚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当下的情形,早就容不得她们做选择。

“紫兰,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在离城,什么事都只要他一句话,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你看看你陈伯伯家现在的样子。”

她越说越揪心,对于那个已知的命运,她心里只有无可奈何的悲痛,“要是得罪了他,我们整个宁家都会彻底完蛋,而你依然逃不脱这个命运。”

宁紫兰脸上已经挂满泪痕,她猛烈的摇着头,根本不愿意去接受这样的命运。

“不,我不管!我不要,我就不要!”她猛然起身,甚至把桌子都撞翻了,茶杯的破碎声和她尖锐的哭泣声,双手落入王岚的耳中,也扎进了她的心里。

“他是个变态的怪物,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宁紫兰哭喊着,随手抓起手边的东西,胡乱的砸向地面,墙壁。

王岚看着几近失控的女儿,眼里满含泪水,而心中更像是有个锥子,一下又一下的扎着。

突然间,她脑海里闪过某道念头,她渐渐镇定下来,眸光越聚越深。

她的宝贝女儿,还有大好的人生,决计不能受此屈辱。

而那个女人和他的女儿,这么多年都是靠着宁家,才得以生存,现在宁家有难,她们凭什么就能逍遥自在!

心中主意已定,她起身拉起女儿,“紫兰,妈妈答应你,我们不去白家了。”

宁紫兰一下怔住,哭泣声还在继续,对于母亲突然间的态度转变,她有些不可置信,“真的吗,妈妈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王岚一脸疼爱的给她擦眼泪,“妈什么时候骗过你,但是你要听话,去国外进修学习一段时间,其余的,妈帮你搞定。”

宁紫兰忙不迭的点头,“嗯嗯嗯,好,我都听妈的。”

王岚又安抚了几句,便转身出了房间,但在房门口,就遇见了一脸疑惑的宁远山。

看了一眼房内正在匆匆收拾行李的小女儿,两个人一齐走远了些,宁远山这才问道:“你这不是添乱吗?让你去劝劝紫兰,你怎么就……”

王岚幽怨的瞪着宁远山,“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从小到大,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现在你竟然要,把她送给一个糟老头子当情人,你怎么忍心!”

宁远山眉头紧紧皱起,“你以为我愿意?紫兰不仅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掌上明珠,一直以来我有多疼她,你不知道吗?可是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我能怎么办?”

他和原配夫人就生了这一个小女儿,从小就是当成小公主养着的。

而现在,那人如同打发乞丐一般,扔了五百万在他面前,就要了他的宝贝公主,而且还是做见不得光的情人,说白了就是个玩物。

这不仅仅是对他女儿的折磨,更是对他宁家莫大的侮辱。

他千金都不换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被这区区五百万作价来如此羞辱!

“谁说没有办法!”王岚狭长的丹凤三角眼里,闪过一道狠戾的精光。

宁远山面露惑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那个女人的女儿,和我家紫兰长得极为相似,就连家里的老佣人,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都险些认错。”

爱上恶魔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上恶魔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