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霸气宝宝:带着娘亲闯江湖/娘亲好霸气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 23:00:1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霸气宝宝:带着娘亲闯江湖/娘亲好霸气

001 宝宝,我们被抛弃了

大秦帝国京都——平城,护国大将军叶府。原文haohaoyun.com

烈日炎炎,燥热的空气里似乎连一丝水分都没有。午后,整个将军府处在一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沉静中。

“啊!”

蓦地,一声刺耳的惊恐叫声划破天际,惊起飞鸟连连。

后宅闺房里,叶谨夕伸手指着铜镜,以高分贝的尖锐嗓音喊道:“这,这东西是我?”

旁边早已吓得全身打颤的小丫鬟好似不认识似地看着她,诺诺回答:“小,小姐,是您。”

叶谨夕立马倒吸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穿越大军的队伍里,自己绝不是幸运的那一个!

穿越成修行界百年一见的废柴,叶谨夕能蛋定,没有灵气不要紧,她会的武功照样能杀死人。

还要嫁进皇族联姻?叶谨夕依旧能蛋定,未婚夫据说是个多金美男子,对于二十一世纪大龄剩女的她来说,只有占便宜的份!

可看着铜镜里自己这肥肠大肚、脸部臃肿的模样,叶谨夕惊呼后,很不想蛋定!她堂堂二十一世纪刑警大队警花,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大胖子!

叶谨夕闭上眼睛,一定是看错了。霸气宝宝:带着娘亲闯江湖/娘亲好霸气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睁眼,铜镜里面那个大胖子的小眼睛完全挤在肥肉中,根本就看不清楚。

“小姐,王爷一早就在会客厅等着了,小姐快去吧。”眼看叶谨夕又有惊呼的倾向,小丫鬟立马在她张口之前说出了这句话。

惊呼声卡在嗓子里,叶谨夕扶额,努力深呼吸。

蛋定蛋定,大胖子也不是很要紧,减肥就是!

握着肉嘟嘟的拳头,叶谨夕在一步一摇晃的状态下,走过了叶府的幽深走廊,来到了会客厅。

会客厅的房门虚掩着,叶谨夕还未走近便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若儿,我真的不喜欢她!”一道好听的男中音朗朗说道,声音里能够听出情绪很激动,“我不想娶她!”

“王爷,您快别这么说。好好孕”发嗲的声音细声细气,听着便让人掉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王爷,若儿……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人。可是若儿怎么能喜欢你呢?你是……姐姐的未婚夫啊!”

“房间里就是二小姐?”叶谨夕停下脚步问向小丫鬟,这具身体生母早逝,继母过门,二小姐乃是继母所生的女儿。

小丫鬟黑着脸点头。

“若儿,不要给我提她!我看见她大腹便便的样子就恶心,还有她那张猪头,大象腿,真是丑到了极点!我今日来就是为了向叶将军退婚,并且求娶于你!”男人继续抱怨。

靠!

偷情竟然偷得这么理智气壮,而且那男人以貌取人,真是见识浅薄!她胖怎么了,胖说明健康!

叶谨夕怒发冲冠,浑然忘记了刚刚自己嫌弃的模样。

抬脚迈步,她堂堂二十一世纪特警之花,可不能这么让人欺负!然刚想进入房间教训两人,却不料……

“唔……”叶谨夕两手紧紧捂在腹部,只感觉一阵阵的疼痛袭来,下面有什么东西湿漉漉的流了出来。

“啊,小姐你怎么了,啊,小姐你羊水破了,要生了!”

小丫鬟的尖叫声宛如天雷落下,炸的叶谨夕一个外焦里嫩。好好孕

……

“哇哇……”

清脆哭声响起的时候,迷迷糊糊中生下孩子的叶谨夕还没反应过来。

按理说刚生完孩子的产妇此刻应该好好休息,可今日的事情太过诡异,叶谨夕怎么也睡不着。

她不是待嫁闺中么?她今年刚刚十五岁吧?天啊地啊,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现在只想一头撞死重新穿越一回!

产房外的争论声传了进来,打断了叶谨夕的胡思乱想,凝神,细听。

“叶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本王一个交代!”那未婚夫的声音异常愤怒,喜不喜欢是一回儿事,被劈腿才是最愤怒的吧,叶谨夕不无讽刺的想。

“王爷,臣一直在军营之中,刚刚回京,这里发生的事情臣也不清楚。”沉稳老练的声音应该是自己的父亲,叶猛将军。

“夫人,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照顾的琴儿?!”叶猛转移了目标。好好孕

“老爷,妾身冤枉啊!”继母柳氏的声音很可怜,“大小姐不是我亲生,她向来跟我有隔阂,她要出去,臣妾也拦不住她啊!”

瞎说!

叶谨夕撇了撇嘴巴,她早就打听过了,这具身体因为是个废柴,一向自卑的要命,所以除了吃饭基本上就没出过房间,去哪里找的野男人?

“爹爹,您不要怨母亲,要怨就怨女儿吧,是女儿的不好,是女儿没有照顾好姐姐,呜呜……”二小姐叶初若的声音真心委屈。

虚伪!

身为妹妹,抢走了姐姐的未婚夫,这样的妹妹怎么看也不是个好人。

叶谨夕眯着眼睛,听柳氏与叶初若的意思,她们早就知道了自己身怀有孕?在预产期迎来未婚夫婿,且正好给她听见会客厅里的那个对话情绪激动导致生产,再加上家中早就备好了产婆……

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太过巧合了?

叶谨夕忍不住挑了挑眉。

果然是爹不疼,娘早逝,继母算计,妹妹阴险的可怜人儿!

想着事情的叶谨夕没有发现除了最初的几声哭声,房间里已经安静了下来,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侧头一看,那裹在襁褓里的小家伙正躺在她的身边,小眼睛黑亮的很,正仔细好奇的看着她。

叶谨夕愣了愣,心中某一处柔软被拨动。

低头看着那个奶娃娃。

粉嫩的小脸上那双眼睛炯炯有神,清澈见底,小手在空中乱舞一阵便放到嘴巴里吸允。好好孕

叶谨夕噌的一下将他的手拿了出来,“手上有很多细菌的,小孩子肠胃最弱,吃了细菌容易拉肚子,不能吃手知不知道?你要是饿了就喊一声,哭也行,我给你喂奶啊!”

房间里产婆与丫鬟本以为自家小姐会吓得哭天喊地,可转头看见的便是叶谨夕对着一个听不懂话的奶娃娃唧唧歪歪的教育,四人瞬间都有些石化。

小奶娃却好似听懂了,小手挥舞小嘴一裂,依依呀呀的对着叶谨夕乱舞一气。

……

平城城门口处,一辆黑色低调马车疾驰而出。

“吁!”

眼见离开京都,车夫停下了马车,马车里立马有两个力大无穷的妈妈将叶谨夕扔了出来,然后就是一个扁扁的包裹。

“小姐,老爷说王爷答应留你一命,条件是你永不得踏入平城!”

府里妈妈说完这句话,再次瞥了一眼叶谨夕,“小姐,老爷说若你愿意说出那奸夫的名字,老爷愿意为小姐做主。”

“我不知道。”怀里抱着奶娃娃,叶谨夕纵了纵肩。

“小姐,你可真是冥顽不化!”妈妈狠狠瞪了叶谨夕一眼,“老爷说你若不肯说,从此后你不是叶氏女!走!”

马车扬尘而去,只留下叶谨夕目瞪口呆。

她是真的不知道啊。

“宝宝,你爸爸究竟是谁啊!”叶谨夕低头,只能看见怀中的奶娃娃正睡得香甜,嘴里吐出一个泡泡。

啊啊啊!究竟是谁播的种!穿越加上生孩子让一向镇定的叶谨夕终究有暴走的冲动,而继母与妹妹的算计来的太快,她还没消化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孩子的妈这个事实,就已经被扫地出门了!

回头看着平城古老的城门以及马车扬起的尘土,叶谨夕紧了紧拳头,这个地方,她早晚会回来!那些欠了她的,她要让他们十倍百倍的奉还!

002 我娘子说,你是我爹爹

五年后。

仍旧是大秦帝国,只不过这里是边疆干城。

干城周围尽是荒山野岭,站在城中,一眼望去灰突突一片。跨越那些荒山,则是东凉国国境。

干城人们朴实勇猛,因为大秦帝国的日益强大,以前常年战事连天的情况也不复存在,人们生活喜乐,自给自足。

此刻,干城最大的街道上,一个车队缓缓经过。车队周围,百十个身穿银色铠甲的东凉士兵随着车队缓缓前行,气势十足。

而在这一列车队之中,一辆黑色马车行驶在前方,车厢是纯黑色,明明没有任何修饰如此低调,可它却散发着一种霸气。

马车里,慕容凌墨闭着眼睛,呼吸着终于不再是东凉国的空气,一种名为自由的情绪在身体里流转。突然,马车毫无预兆的停下。

“华庆,怎么回事?”

随行小厮华庆闻言下马恭敬回答:“公子,前面有一个小孩挡住了道路。”

一双素白纤长的手指将车帘打开,映出慕容凌墨略显苍白的脸颊,细长的桃花眼往前一撇,就看见了站在道路中央的那个孩童。

好一个轻灵俊俏的小子!

但见前方,一个瘦小身影挺直身躯站在那里,仰着头正与骏马大眼对小眼。那孩童只有四五岁模样,身穿粗布短衫长裤,与干城孩童朴实的穿着并无二异。然而那个孩子粉妆玉琢,白皙的脸蛋上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含着雾般水灵。

只是如此娇小的孩子,怀中却双手用力抱着一个长包裹。那包裹用一块青布包起,样子看上去应该是一把大刀。而那孩童此刻感觉到慕容凌墨的注视后纯真的眼睛向他扫了过去。

四目相对,慕容凌墨只觉得大脑哄的一下炸开。这孩子的五官……竟是如此的熟悉!

那孩童瞥见慕容凌墨,眼里精光一闪,接着奶声奶气的大喊一声:“爹爹!”

小厮华庆听闻这两个字,差点栽倒在地上!

爹……爹爹?!

一向镇定的慕容凌墨闻言眼睛一眯,若有所思打量面前的孩子半响,然后温和的开口:“华庆,去看看。”

石化的华庆立马反应过来,他就说他家公子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一个孩子?!原来是坑蒙拐骗的!

哼,也不看看自家公子是谁,竟然骗到了他们头上!

华庆站直了身体,大喝一声:“哪里来的野孩子!怎么能,能……乱认爹爹?!”

那孩童原本咧嘴微笑,可听到华庆的声音以后,眼睛眨了眨,再眨了眨,委屈的神韵瞬间布满脸颊,接着嘴巴一撇,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孩童哭声响亮,很快就吸引了周边的人们前来,团团将车队围住。

眼见周围人们越来越多,华庆立马慌了,走上前来继续历喝:“去去去!哪里来的野孩子,不知道我们公子的身份吗?我们公子可是贵国的贵客!”

孩童不仅没动,哭的更大声了,边哭边抽泣着开口:“我不是野孩子,我不是野孩子……”

那孩子生的精致,即便是哭泣的时候也可爱的让人心里发软,周围人们看见他哭的如此歇斯底里的样子,那同情心立马泛滥。

“这是怎么回事?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那不是东凉国的士兵吗?哼,小小国家竟然敢在大秦帝国上嚣张!杀了他们!”

看着这瞬间就群雄激愤的样子,华庆出了一身的冷汗!

天,他们只是代表东凉国前往大秦帝国送上皇帝寿礼,哪里敢在这里嚣张?要知道大秦帝国可是天下第一国,他们东凉……惹不起啊。

再去看那孩子的模样,虽然咧着嘴哭声很大,可那双眼睛里哪有半分泪光?分明就是欺诈!

“你是哪家的孩子?”温和醇厚,又十分华丽的声音宛如春风拂过脸颊,又宛如丝绸划过肌肤,周围刚刚还激愤的人们立马安静下来,向那开口说话走下马车的俊雅公子望去,这一看过去,人群里顿时响起了倒吸气声!

只见那公子桃花眼微微上挑,挺翘的鼻梁也半分不显坚毅,眼神温和,温润如玉。他穿了一件银白色衣袍,款式简单。白色一般是穷困百姓买不起花布料才穿的,然而这男子却将白穿出了纯粹,穿出了高贵,宛如谪仙,真真是此人只应天上有!

慕容凌墨缓缓来到那孩童面前,甚至蹲下身体与他面对面。

那孩子果然停止了哭泣,眨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嘟了嘟嘴巴,“爹爹,你为什么不要元宝了?”

这稚嫩童音一出,周围人们看向慕容凌墨的眼神立马变了。抛妻弃子的男人,最受到鄙视了!

“切,长得人模狗样,却原来是这个德行!”

“哼,这样的人最可恶了!”

骂声一出,小厮华庆立马脸色涨得通红,看着周围那些对着慕容凌墨指指点点的人,他隐含泪水,他家公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他家公子应该是受到人们敬爱的,若不是发生了那件事,他家公子现在应该在东凉活的好好地,哪里用得着到这里来受苦?

小厮华庆偷偷用衣角擦了擦泪水。

“爹爹,你看这位叔叔都感动地哭了。”名唤元宝的孩童奶声奶气指着华庆,声音突然矮了下来,他低下了头,想要委屈的拽拽衣角,却发现两手还抱着东西,“爹爹,我娘子说,你不是负心汉,只是你一夜风流后,都不知道播的种子结了果,所以才会抛弃我和我娘子的……”

小厮华庆听到元宝的话,瞬间泪流满面:他不是感动,他是伤心啊……

而周围的人们则是被小奶娃娃口中的话震惊了,一夜风流?播种结果?天!那是什么样的娘子说的!都不怕教坏小孩子吗?

“原来你叫元宝啊……”慕容凌墨很快抓住了话里的重点,温和开口,华丽的嗓音宛如天籁,接着伸手摸了摸元宝的头。柔软的头发触手极其舒服,看着这个小小的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人,哪怕明知道对方有诈,可想到自己幼年时光,慕容凌墨不知不觉警惕的眼神变得柔和,“可是我真的不是你爹爹。”

003 我娘子很生气

元宝眨着眼睛认真看着他:“我娘子说,你也不知道你是我爹爹,可是不要紧。我娘子说,只要你把这些年我的赡养费给我们就行了。我娘子说,她一个人也能养活我,多了一个爹爹,还要抢走她一份爱呢。我娘子还说……”

“咳咳,小屁孩,你娘子是谁?”见慕容凌墨好似仍旧很有耐心的听他继续胡扯,华庆忍不住打断了元宝的话,上下看着他:“你这么小就有娘子了?”

虽然有些人家孩子身体弱,所以很小的时候就娶回来童养媳,可看这小屁孩那衣服,从上到下哪里像是有钱人家的?

“我不是小屁孩,我叫元宝,至于我娘子……”元宝给了华庆一个你很弱智的眼神,“叔叔你真笨,我娘子就是我娘子啊,我娘子说,每个人都会有娘子,这根年纪大小有关系么?我娘子说,我不小了,我已经整整五岁啦!我娘子还说,她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开始赚钱养家了!”

华庆再次石化,他竟然被一个小屁孩鄙视了!

围观众人再次吸气,天啊地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教出来的孩子?

慕容凌墨却是听出了门道,这小孩果然还是来骗钱的。

桃花眼微微眯了眯,眸中闪过一丝无奈。在大秦帝国,的确是不适合态度太过强硬,还是花钱消灾吧,“那你娘子有没有说,要给多少赡养费?”

元宝微微一笑,“五万黄金。”

嘶……

周围人们瞬间再次倒吸了口气。

可华庆听到这话却是立马兴奋了起来,看吧看吧,这果然是来骗钱的!一张口就五万黄金啊!华庆突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自己就不该跟一个孩子较劲,所以他立马站直了身体,挺直了腰板指责元宝:

“你怎么不去抢啊!五万黄金!那都可以买下一个城了!要骗钱也要看对象,我们像是有五万黄金的人吗?”

元宝看着华庆,小大人似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叔叔,我娘子说,长大了要学的成熟一点。你看周围这么多叔叔婶婶的都没有大惊小怪,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华庆一口气卡在了嗓子里,几乎喷出血来!

而周围的人们则是羞愧的低下了头,他们不是成熟稳重啊,而是被这五万黄金给吓到了。

只有慕容凌墨平静的看着元宝,他突然对他口中的娘子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五万黄金,别人或许拿不出来,可是他堂堂东凉国的大皇子却是有的!而且……他的私人财产,正好就值五万黄金!这,是巧合还是什么?

“我娘子说,我从生下来就一直在花钱,尿布啊,喝奶啊,吃饭啊,穿衣服啊,还有很多很多地方都要花钱的!我娘子说,我小时候半夜里醒来哭泣,让她睡不好吃不好,所以至少还要给些精神损失费。我娘子还说,她能把我养成现在这幅可爱乖巧精灵古怪聪明活泼伶牙俐齿天真无邪的小帅哥,是很不容易的!”

“我娘子说,连圣人都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小儿难养,我能长到这么大,我娘子给我花的钱海了去了,给你要五万黄金还是打过折扣的!”

呼……

华庆瞪大了眼睛,原来……孔子的话还可以这么理解。

“元宝,你娘子在哪里?”一开始是好奇,现在慕容凌墨是真的想要见识一下他口中的娘子了,能够将他教成这幅样子,那个娘子,肯定也不简单。

“在那儿!”元宝笑着回头,小手向人群中一指。

人们纷纷散开,生怕元宝指向的人是他们似地。而散开之后,大家的目光便都凝聚在那里,想要一睹那位娘子的风采。

慕容凌墨顺着元宝所指的方向看去,这一看过去,他只觉得眼前一亮。

人群散开后,一个女人翩然而现。

只见她一身青色短衫长裤,脚蹬驼色短靴,与干城普通民间女子的穿着并无二异。民间女子穿成这样,只是为了方便喂猪做饭,往往显得人老气臃肿十足,毫无美感。然而这个女人身形纤长瘦弱,腰肢更是盈盈一握,那短衫略显肥大,长裤更是将她纤长的腿部线条完美的展示出来。

分明是一乡村妇女妆容,却生生被她穿出了几分飘逸的味道,竟宛如九天玄女误落凡尘!

再去看她的脸,细如弯月的柳眉下,睫毛卷翘,眸若春水波光流转,慧黠又光华万千。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她只一个长长简单的马尾绑在脑后,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她肌肤如雪,面若桃花,美得如此无瑕,如此动人心魂。

她只是随意站在那里,却姿色天然,竟倾城绝色!

慕容凌墨一瞬间看的都有些痴了,他身份高贵,自是见识过不少绝色美女,且他本身长相潋滟,然而此刻,这女子的美,竟让他都有几分痴迷!

刚刚,她隐藏在人群里,分毫不显。

现在,她出现在人们前,风华万千!

有谁能够想到,五年前被人厌弃嫌弃的大胖子叶谨夕,会变成这样一幅模样。

然而美女叶谨夕此刻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众人焦点,只是凝眉看着那抱着大大包裹的小元宝,双拳紧握,额头青筋直冒,频临发怒的边缘。

“叶、元、宝!”

她红唇微动,吐出三个字,声音竟宛如夜莺一般好听,虽然怒急,然而她的长相实在是太过惊艳,即便是发怒,也只让人觉得美艳不可方物,竟让人移不开眼球。

元宝缩了缩脖子,往慕容凌墨身后躲了躲,探出小脑袋怯怯开口:“娘子,你说过越是暴怒,就越是要微笑,不能让人看轻的……”

呼……

叶谨夕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愤怒,然后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慕容凌墨只觉得眼前一亮,那女子的微笑宛如阳光一样,竟是如此的耀眼。就在他再次有些失神的时候,感觉到下方衣角被人拉了拉,慕容凌墨立马回过神来,同时心中暗暗自责,这是怎么了,绝世美女他见过不少,怎么就会如此失态?

低头,元宝小声对他说道:“每当我娘子喊我全名的时候,就说明我娘子很生气。”

004 不是娘子,是娘亲!

慕容凌墨再次抬头,也难怪,元宝乱认爹爹坑骗钱财,那女子肯定是会生气的。

看着元宝的样子,慕容凌墨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很想维护,看着那女人一步一步走来,他嘴角轻勾。

终于见识了小屁孩口中娘子的华庆,目瞪口呆早已经飘到了元宝的后面,戳了戳元宝的脑袋,小声开口:“元宝,你家娘子的年纪……额,貌似有点大了,而且她怎么这么凶?”

印象里的童养媳,应该只比男人大上五六岁吧,对面那女子虽然看上去好像十七八,可对只有四五岁的元宝来说,还是太大了点吧!而且……童养媳不应该都是受气的小媳妇么,为什么对方这么凶?

就在华庆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瞥了一眼慕容凌墨,突然身体就是一僵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他……竟然看见他家公子笑了!

华庆忍不住再次泪流满面,他家公子从那件事情之后,就一直没有再笑过了!有生之年,他终于又一次看见他家公子笑了!

“叔叔你别怕,我娘子不会吃人的。”元宝忍不住劝慰。

华庆:我不是害怕,我是激动啊!为什么每次你都会误解我!

叶谨夕早已经看见自家小子跟人的互动了,雄赳赳气扬扬的大步走了过来,眼见那个白衣公子走上前来正打算说话,叶谨夕对他摆了摆手,然后……一手揪住那小子的耳朵,元宝吃痛立马眼睛里冒出雾气:“啊,娘子,疼!”

叶谨夕恨恨看着元宝:“臭小子,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喊我娘子!”

元宝委屈的嘟着嘴巴,双手却不敢放开怀中抱着的东西,“妈咪,是你说在外人面前不要说妈咪的。”

叶谨夕眼皮一跳,她是说过在外人面前不要说妈咪,那是因为这是古代,他们不知道妈咪是什么。手上力气刚刚一松,叶谨夕便立马瞥见那小子脚下正在轻轻移动。

靠!差点又被这臭小子糊弄过去!

“不要转移重点!我说的是,不是娘子,是娘亲!喊一声来听听!”

“妈咪,娘子跟娘亲有什么区别?”

叶谨夕振振有词,“娘亲是生你的人,别人播的种,结的果是你!娘子是你要去播种的地儿!”叶谨夕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个深奥的话题,少儿不宜。

周围所有人默默汗,播种结果原来是这么来的。

“妈咪,我不要种地。”元宝可怜兮兮的瞪着叶谨夕,“而且我喊妈咪为娘子,是有原因的!”

“额,什么原因?”某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又被带着跑题了。

元宝弱弱回答:“妈咪,你经常给我说古代圣人有孔子、孟子、孙子,你还说‘圣人’的意思,就是他们说的话,别人都听。可是妈咪你对我来说是一样的,妈咪的话就是对的,妈咪也是圣人。若是妈咪不喜欢我喊你娘子,那我以后喊你妈子?”

妈子?马子?

叶谨夕立马摇了摇头,“不行。”

元宝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妈子不好听,所以我才喊你娘子啊!”

叶谨夕一愣,额,被自家儿子这么崇拜的感觉,真是好啊,不就一个称呼么,用得着跟儿子这么较真?

想到这里,叶谨夕心情立马大好,低头看见自己儿子委屈的模样,捏耳朵的手立马在他脸上捏了捏,滑嫩的触觉这些年来一点也没有改变,儿子的肌肤就是好!

叶谨夕笑的没心没肺,完全忽视了周围一群石化的人。

至于华庆,早就躲在一边画圈圈去了。

事情解决了,叶谨夕回头,看见站在身后的美男子慕容凌墨,刚刚那一副迟钝的样子立马消失,眸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精明。

“这位公子,你刚刚想说什么?”

慕容凌墨一愣,这个女人在孩子面前虽然强悍,却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亲情,可面对自己,她说话平淡无波,然而却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疏远。

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凌墨突然间很想让她用刚刚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咳咳,这位公子?”叶谨夕眼看对方竟然看着自己走神了,忍不住咳嗽两声提醒对方。

慕容凌墨立马反应过来,“啊,没什么。”

“公子没事说了,就换我来说了,刚刚公子答应给元宝五万黄金,我是他娘亲,所以那五万黄金,公子直接交给我好了。”叶谨夕一副理所当然。

“额……”慕容凌墨突然有点头疼,他什么时候答应给元宝五万黄金了?刚想拒绝,可看着叶谨夕,再想到什么,慕容凌墨决定静观其变,“可是我随身没有这么多钱。”

“这个好说。”叶谨夕大度的挥了挥手,“公子写个欠条就行。”

……

停留已久的东凉贺寿车队终于缓缓行驶,离开平城,走上了官路。

只是这一行车队之后,多了一匹枣青色大马,马上坐着一个娇美艳丽的人,马下,却蹒跚跟着一个身形矮小的影子,元宝两手紧紧抱着怀中的大包裹,因为人小腿短所以两腿急速替换才能勉强跟上车队的速度,额头上已经尽是细密的汗水。

前方华庆骑着马跟在马车旁边,忍了又忍终于低头询问:“公子,您为什么要给他们写个欠条?这种诈骗的人,只要您交给官府就可以了啊!”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且这里是大秦,我们奈何不了她们,可若他们真的要兑换钱财,就必定要去东凉。”慕容凌墨声音仍旧平缓。

华庆顿时醒悟,原来是这样!到了东凉,以公子在东凉的势力,处置两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呼,他家公子果然够腹黑!

华庆回头看着身后那一大一小,再问:“那公子,真的让他们两个这么跟着?”

慕容凌墨微微沉默,那女人让自己写了欠条之后,竟潇洒离开。他本以为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可谁知道出了干城,竟然在城外看见了那一大一小!

掀开车帘,凝眸注视着后方,他淡淡道:“这是官道,我们无权让她们不走这里。”

话虽是这么说,可那眉头却是紧紧锁起来。

霸气宝宝:带着娘亲闯江湖/娘亲好霸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霸气宝宝 或 带着娘亲闯江湖/娘亲好霸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强宠娇妻生包子9章(第九章 这是一个妻子对丈夫应该说的话吗?)

    原标题:强宠娇妻生包子9章(第九章这是一个妻子对丈夫应该说的话吗?)书名:强宠娇妻生包子第九章这是一个妻子对丈夫应该说的话吗?他微微蹙了蹙眉,清冽的黑眸依然盯着她:“你叫我什么?”“商先生……”段漠柔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他突然上前一步,一下拉近了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她唯一的反应就是向后退去,大而分明的眼里也显现出慌乱。而洗手间的位置就那么大,她才微微后退,便已撞到了洗手台,而他高大强健的身形早已逼近,几乎与她不留空隙。他伸手,两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洗手台上,这样的动作,让两人姿势暧昧,身体也更接近,他

  • 余生之爱9章(第9章 再见初恋男友)

    原标题:余生之爱9章(第9章再见初恋男友)小说名字:余生之爱第9章再见初恋男友从儿童乐园回来,凌沫雪在家门口看到了两箱水果。水果是她父亲凌中孝送来的,里面留了张纸条,说是打不通她电话就把水果撂在家门口了。凌沫雪把装满葡萄,苹果梨的箱子搬进了屋,凌琦阳就懂事地洗了一部分,其余的都用保鲜袋子装好放进了冰箱。看哥哥做事,凌琦月也不甘落后,她乘巧地拎了一袋垃圾出了院子……刚把手中的袋子扔进路边垃圾桶里,一辆小车就擦过她的身边缓缓地停在了她家门口。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位身形颀长,穿着白衣黑裤的年青男子,他

  • 倾城一恋9章(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9章 不长记性)

    原标题:倾城一恋9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9章不长记性)小说名字:倾城一恋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9章不长记性我猛的后退一步,想要躲开,却被身后一个人扶住了腰身,我一愣,急忙侧头看去,正对上容若隐幽深似海的目光,他伸手将我额前溅上的鲜血拭去,柔声道:“小倩,别怕。”小倩?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是在叫我,哦,我刚才说我叫聂小倩的嘛,咧了咧嘴,傻乎乎的一笑看着面前没了声息缓缓倒下的锦袍王爷一眼,恍然失神道:“不长记性,不是告诉你,不要对我下手的嘛。”也不知道是在劝谁,我不敢置信的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

  • 阴缠阳错9章(第一卷 碟仙第9章 这个是什么东西)

    原标题:阴缠阳错9章(第一卷碟仙第9章这个是什么东西)小说名:阴缠阳错第一卷碟仙第9章这个是什么东西叫他夫君?这个躲在暗处发出声音的人到底是谁?他就算是只鬼,那也是只幼稚无比的鬼!眼前的宋晴因为失血过多,进入了休克状态,时间真是一分也不能耽搁了。比起宋晴的生命,别说喊他夫君了,就是喊他玉皇大帝我都愿意。“夫君!”我摁着宋晴还在向外流血的伤口,帮助她减缓流血的趋势,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喊了一声。我和宋晴初中就在一起玩了,小时候就是对门的关系,连大学都考到了同一所。她亲眼见证了我和简烨一路走来的感情,

  • 老婆乖一点9章(第一卷第9章 叔叔)

    原标题:老婆乖一点9章(第一卷第9章叔叔)小说书名:老婆乖一点第一卷第9章叔叔夏紫溪现在和好友蓝小双居住在一起,虽然霍少航多次邀请她搬到他城东的套房里,但每次她都是婉拒。她还没做好准备,将自己交给霍少航……她们俩的小窝在城中的一条小巷里,这条巷子里住的一般都是老人,房租便宜。很适合她们这种蜗居的蚁族。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平静的小巷里响起,夏紫溪下了车,朝着驾驶座里的霍少航挥挥手,笑着朝着胡同内走去。身子倏地被人一拉,她诧异地回过头,却见着霍少航不知何时下了车,正泛着他迷人的桃花眼如撒娇的孩子一般指

  • 请再爱我一次9章(第9章 证据)

    原标题:请再爱我一次9章(第9章证据)小说名:请再爱我一次第9章证据樊雅微楞,刚刚抬头,一束玫瑰花束便自下而上抛上阳台,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樊雅猝不及防,下意识伸手接住,玫瑰应该刚刚摘下,花瓣边缘剔透晶莹的露水滚动,细碎阳光反射出璀璨的弧度,晶莹美丽的不可思议。她无声皱眉,扭头看向不远处懒洋洋倚坐在草地秋千吊椅中冲她挥手的妖美男子,他半仰着头,双腿翘起,细长眼眸因为阳光而微微睐起,显得无害而慵懒。虽然她上辈子与容衍接触的并不多,但也知道慵懒无害下掩藏着多少野心。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屏幕上跳

  • 我的花心老公9章(第9章 虔诚的目光)

    原标题:我的花心老公9章(第9章虔诚的目光)小说书名:我的花心老公第9章虔诚的目光第二天,唐心到达陆彦初的别墅的时候,陆彦初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高大的身形陷入奢华的真皮沙发中,那精致妖孽的脸庞上写满了无所谓。他嘴角挂着那副让人生厌的微笑,一看到唐心走进来,好像得到了什么新玩具一般的兴奋。“坐!”陆彦初翘着二郎腿,对唐心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陆彦初是陆家的大少爷,盛气凌人的气势,着实让唐心有些招架不住。唐心面对着他,显得很是局促不安,两只手甚至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来之前,她特意查了一下关于陆彦初的资料

  • 老公威武9章(第9章 我好像来大姨妈了)

    原标题:老公威武9章(第9章我好像来大姨妈了)小说名称:老公威武第9章我好像来大姨妈了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开灯,她就被顾昊宇搂进了怀里,炙热的吻密密麻麻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和唇舌之间。“老婆。”带着欲望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苏亦心生涩的回应着他的吻,双手环抱着他的腰。他的手穿过她柔顺的直发,无意间触碰到了脖子上的咬痕,苏亦心吃痛的皱紧眉头,杏眸蓦然睁大。黑暗中,想起第一次的痛苦经历,她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察觉到怀中人儿的异样,顾昊宇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将墙壁上的开关打开,漆黑的屋子一下亮堂了起来,他发

  • 温暖的爱9章(第9章 拜托撤诉)

    原标题:温暖的爱9章(第9章拜托撤诉)小说:温暖的爱第9章拜托撤诉可是,温舒朗偏偏没有给叶暖任何机会,他安静的吃完了东西,从容的拿着餐巾擦拭着唇边,微笑的开口,“老实说还是国内的餐厅好吃,伦敦的餐厅还真比不上。”“温先生,我们现在饭是吃好了,可以谈谈案子了吧。”叶暖心里有些不淡定的看着温舒朗。这时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温舒朗接了起来,接完电话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叶暖,谢谢你陪我吃午餐,我现在约了人,得先走一步了。我们下次再见!”看到温舒朗转身,叶暖着急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温sir你……”温舒朗

  • 萌萌小乖妻9章(第9章 刚刚谁打我)

    原标题:萌萌小乖妻9章(第9章刚刚谁打我)书名:萌萌小乖妻第9章刚刚谁打我第二天一大早,顾逸辰皱皱眉,怎么感觉自己身上那么沉呢,好像有什么压在身上,一睁眼就看的自己身上多了一个人,真不知道这姑娘是咋睡的,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了,两条胳膊紧紧的缠在他的脖子上,两条细白的小腿也是紧紧地勾在他的腰上,这是把他当人肉软床的节奏啊!顾逸辰有些烦躁的伸手推了推她,没醒,再推,还是没醒,就这昨晚还紧张的睡不着呢,现在怎么睡得跟死猪一样,估计现在有人把她的肾割了,她都不会醒。关键这丫头还抱得紧,推都推不下去,顾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