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婚谋已久:首席轻一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9 0:33: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婚谋已久:首席轻一点
第1章

七月,江城。说明haohaoyun.com

苏晚刚刚辞了职,抱着箱子从顾氏大楼出来,就接到了好友唐苒的电话——

“晚晚,我刚刚进酒店,看到顾北安和一个女人相偎依着从酒店出来。怎么回事?不是说他已经跟外面的女人断干净了吗!”

往台阶下面走的脚步顿了顿,苏晚随即轻笑一声,“苒苒,你是不是看错了……”

“怎么可能,顾北安那张脸,就是化成灰我也记得住。晚晚……”唐苒的语气有些凝,“你是不是骗我?顾北安根本就没有说过什么不和别的女人鬼混的话吧?!”

否则,刚刚看到有记者明目张胆的拍照,他连躲都懒得躲,甚至一副恨不得被拍到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苏晚咬了咬唇,想着她老公顾北安最近看到她时那副冷冷的神色……她脸上多了一抹勉强,“苒苒,没有的事,对了,我这里还有点事,就先不跟你说了。”

怕好友再问下去,苏晚匆匆挂了电话。

抬起头,就看到公司大楼对面的4S店门口,停着一辆熟悉的深蓝色兰博基尼。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身姿颀长挺拔的男人。苏晚随意的一瞥,浑身立刻僵住了。婚谋已久:首席轻一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男人走下车后就到了副驾驶座旁,绅士的拉开车门,车上随即走下来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穿着超短裙短上T,露出白皙的大长腿,十分吸睛。

或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的视线淡淡的扫过来,看到她时,顿了一顿。

女人立马发现了他的不专心,娇嗔的锤了下他的胸膛,还故意用自己36D的胸口去蹭男人的手臂,男人才坏坏的笑了笑,低头吻了那女人一下。

苏晚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捏住,无法呼吸。

隔了老远,她都能感觉到那两人之间暧昧的缠绵。而后顾北安的目光,带着丝警告的意味,远远的朝她瞥了过来。

等到苏晚回过神来时,4S店门口已经不见了两人的身影。好好孕

开车回家。

下车时,别墅里已经停着顾北安的那辆兰博基尼了。

他斜倚在车门上,右手夹着一支香烟缓缓吞吐,烟雾很快就将他冷峻的五官模糊。

“今天为什么要去顾氏?”

苏晚往前的脚步一顿,很短暂,而后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般继续往前走。

“别以为去顾氏找找存在感,就真是我顾北安的老婆了,那里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顾北安掐掉了香烟,拦住了苏晚的去路。俯身,那双冰冷的眼眸对上的是苏晚面无表情的眸子,他微微愣了愣,随即声音更冷,“别再在我工作的地方出现。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怎么,你害怕了?”苏晚似嘲讽的笑了笑,“害怕被你的秘书知道你还有一个妻子藏在家里?”

说出去估计都没有人会相信,在顾氏财务处工作了一年的苏晚,其实就是他们总裁顾北安的妻子,就连顾北安自己都不知道,苏晚去顾氏工作了那么久。

苏晚嫁给顾北安一年,当年门当户对的一对,谁知道会成为现在的怨偶。

想到这一年每天的期望和失望,苏晚的眼神有些放空。

“怕?”顾北安却轻蔑的笑了,不屑的看着苏晚,“苏晚你看我怕过什么?”

随即似想到什么,他嘲讽的一笑,“还真是有怕的事情,苏晚,别再把你大家子里的那些手段用在杨茜身上,她可不是你,受不住这些。”

苏晚的脸色一白,垂了头才掩饰住自己的情绪。不等她反应过来,顾北安忽然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带进了别墅里,对着里面喊了一声,“妈,我跟晚晚回来了。”

姜怡本是在家里忙碌的准备,听到儿子和媳妇回来,脸上立马堆起了笑容,走过去拉过苏晚。好好孕

“晚晚回来了,我让张婶给你炖了鸡汤。你看看你,我不过是几个月没回来,你就又瘦了一圈,看这给我心疼的!”

姜怡虽然年过五十,可却保养得十分好,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的妇人,连眼角的鱼尾纹都几乎看不到。

苏晚见她关怀的眼,只勉强笑了笑,没说话。

姜怡似乎猜到了什么,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儿子,转过头对着苏晚时,神色更加柔和,“晚晚不想喝鸡汤?没关系,我马上让张婶换成你爱喝的鲫鱼汤。”

苏晚平常对姜怡很是尊敬,今天眉眼间却没有精神,低低的说了一句,“妈,不用麻烦了,我今天不想喝,有些累,先上去休息了。”

肩膀上传来疼痛感,苏晚仿佛没有感觉到,她挣脱开顾北安的手,径直往楼梯走去。

姜怡的脸色有些难看,拦住了跟着想要上楼的顾北安。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又是你惹晚晚生气了?不是让你跟外面那些女人断干净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顾北安撇了撇嘴,“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女人不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开心么?”

“不开心个鬼!北安,别以为你妈老了,就不知道你的那些心思!”姜怡的语气有些凌厉,见自己儿子的脸色不太好,她叹了口气,放柔了嗓音,“北安,别再跟外面的女人来往了,不然晚晚会——”

“晚晚晚晚,妈,到底谁才是你的亲儿子?难道我带个秘书去谈生意,也要跟苏晚报备一下吗!”

姜怡脸色一变,“顾北安,又是秘书!!兔子不吃窝边草,秘书是你最不能沾染的!难怪晚晚会伤心!要是你不想苏老爷子亲自找上你,你就给我跟那个秘书断干净!”

“行了!”顾北安脸色难看的打断姜怡的话,转身朝楼上走去。

身后姜怡叹了口气,“北安,晚晚为我们顾家做了什么你是知道的,不要让她心寒。”

……

苏晚在浴室里呆了很久,她开的凉水,即便是夏天,那冰冷的水洒下来时,也让人忍不住的哆嗦,苏晚却仿佛没有感觉到。

洗了澡出来卧室,就看到顾北安正姿态随意的斜倚着床背,手里拿着一份她今天打印的简历。

第2章

他穿着她很早之前给他买的那套被压箱底的居家服,棉布的一身,白色的颜色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温和了不少,却也仅仅只是看上去而已。

苏晚走过去,就看到自己包包里的东西被翻得到处都是。她快速的收拾好东西,看向床上的男人,“今晚太晚了,没别的事情,我要睡了,你走吧。”

顾北安并没有起身,他长腿交叠,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今晚我要睡在这里。”

苏晚蹙了蹙眉,很快就明白他这样做的原因。

姜怡还在家里,她不想看到两人分居。

苏晚默默的走到衣柜前,再拿下了一床棉被和枕头放到了布艺的沙发上。沙发是两用的,放下就可以当床。

这个过程,她甚至是连看都没有看顾北安一眼,让他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因为刚刚洗了澡,苏晚的脸上还有着水光,昏暗的灯光落下来,打在她的脸上,她的肌肤像是新出炉的豆腐般青嫩,清清凉凉的很是清爽。

顾北安看着看着,眼眸渐渐的深了。

苏晚躺下时,又想到了昨晚姜怡跟她说的话——

“晚晚,女人的青春早晚有一天会消逝,那个时候,孩子就是夫妻感情的重要维系了。你要快点跟北安生个孩子,有了孩子,男人的心就会很快收回来。”

苏晚的眼眶有些热。

她跟顾北安从来没有同床共枕过,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身后忽然凹陷下去一大片,下一秒,有温热的气息摩挲在她脖颈至上,在那双薄唇,要咬住她的耳朵时,苏晚再也忍不住的转过头。

“怎么了晚晚?”顾北安见她突然转过头,轻轻地笑了笑,顺势吻了吻她的脸颊。

他的嗓音,在安静的夜里,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

苏晚的身子一僵,还没反应过来,唇瓣就被男人的薄唇含住。

初出时,顾北安的动作十分温柔,像是对待一件珍宝,在苏晚的唇上辗转反侧。

但身下女人的味道,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美好,可女人的木讷,却让他渐渐的没了耐性,深深的吮了进去。

他的吻带着丝粗鲁和狂野,感觉到一只手从自己裙下往上,感觉到男人口中,不属于她自己的口红香气……

苏晚蓦地清醒过来,狠下心。

“嗯……”

一声闷哼在自己唇边响起,下一刻,苏晚推开了面前的男人,“顾北安,别用你吻过别的女人的唇来吻我!”

想到今天在顾氏门口的看到的那个女人,苏晚的心狠狠的一颤。忽然不能忍受面前的男人拥住自己,刚想要起身,却又被男人的一只手按下。

顾北安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他抿着唇看着面前的女人,“苏晚,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的丈夫!”

丈夫……

苏晚想哭的,却莫名的笑了出来,“顾北安你知不知道,丈夫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尤其的好笑!”

“是吗,好笑?那这张简历是什么意思?”一张A4纸被人扔到了苏晚脸上,边角的棱角刮得她的脸生疼,“今天是去顾氏面试了吧?苏晚,你是不是贱,别人越是躲避,你就越是上赶着去么!”

苏晚捏着手中的简历,知道顾北安没有认真的看上面的内容。显然他是误会了,却也不算是误会。一年前,她不就是贱得上赶着要去顾氏找他么?

她脸色惨白如纸,没有吭声。下一刻,身子忽然被男人重重的推回了沙发上,头发凌乱的散落在脸上,她的脑袋一阵发晕,刚刚睁开眼,就对上了顾北安冰冷到极点的那双眼眸。

“知道这一年为什么我明明知道你喜欢我,却从来不给你回应,明知你每天晚上都在家里等我,我却总是不回来,你每次都穿着我喜欢的睡衣,喷着我喜欢的香水,我却还是不碰你么?”

苏晚的脸上蓦地没有一丝血色。

将她的痛苦尽收眼底,顾北安却残忍的笑了,“因为我嫌你脏!苏晚,别总是装着一副多高贵纯洁的模样,在我眼里,你连酒吧里的坐台小姐都不如,我又怎么会碰你!”

苏晚浑身一震,看着他一丝温情也没的眸子,她终于忍不住的问出了声,“为什么顾北安?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那时候,你明明说过,会让我一辈子都幸福的……”

“那时候不那样说,你又怎么可能会嫁给我呢?”顾北安冷笑一声,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他径直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卧室。

耳边,还传来他打电话的声音,嗓音温柔又勾人,让人浮想联翩,“小妖精,等会你就知道我要怎么收拾你了……”

身后,苏晚渐渐滑坐到地上,她一夜未睡,睁着眼直到天明。

……

“苏小姐,识相点,就赶紧跟北安离婚!”

咖啡厅里,杨茜看着面前坐着的女人,瞄着黑色眼线的大眼里满是得意,“你应该也知道我现在跟北安在一起,北安爱的是我,而你们的婚姻根本就不幸福!”

苏晚今天接到了杨茜的电话,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来的自己的资料,听到她的话,她脸色一变,没有说话。

“我知道北安从来都没有碰过你,就算你霸占着顾少奶奶的位置,你也得不到他!”

杨茜的神色,仿佛自己已经是顾少奶奶了,那嗓门大得,恨不得让咖啡厅里所有的人都听到。

苏晚垂放在身侧的手一紧,忽然,她猛地站起身。

“啊——”

杨茜尖细的嗓音仿佛要将人的骨膜给戳破,下一刻,苏晚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看也不看她一眼的往外面走去。

“要跟我谈离婚,就让顾北安亲自来,你还不够资格!”

身后传来杨茜粗俗的咒骂声,苏晚却只觉得自己的心空洞一片。

这不是顾北安的女人第一次找上她,也不是她们最后一次找上她。听着她们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话语,她觉得自己有些累了。

明明她才二十三岁,可心境,却像是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

第3章

想到顾北安昨晚说过的那些话,苏晚的心痛如刀绞。

“啊,对不起!对不起!”

往外走时,她好像撞到了人。

有人在她身旁拉了她一下,侍应生在她跟前不停的道歉。

苏晚恍惚的抬了头,视线蓦地跌入了一双深邃清冽的眼睛里。

面前站着一个成熟而冷漠的男人。意大利手工定制的西装,将他颀长挺拔的身材勾勒得更加完美。他那双寡淡的双眸此刻微微眯着,即便静静的站在那里,也给人一种从容不迫的优雅和高贵,让人不由主的臣服。

刚刚就是他拉了自己一把?

苏晚愣了一下,这个男人,似是有些熟悉,但却跟她无关。

“谢谢。”

苏晚刚说了两个字,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看到是唐苒的电话,她立刻接起。

“怎么了,苒苒?”

听到那边的话,她脸色一变,疾步走出了咖啡厅。

“啧,真是可怜呢……”

服务生在一旁小声说了一句。

“发生什么事了?”

高贵的男人忽然开了口。

服务生见他一双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脸色一红,指着还在咒骂的杨茜,低声的道:“看到那个女人没有,啧,那是刚刚那个女人的老公在外面的三儿,可嚣张了,过来让那个女人跟她老公离婚呢……这年头,男人都太渣,三儿也太猖狂……”

似乎反应过来面前就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身价应该不菲的男人,服务生的脸更红,小声加了一句,“当然,先生,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说那个男人渣……”

男人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后半句,他的目光,此刻遥遥的看着苏晚的身影离开。那张薄薄的嘴唇,忽然紧紧地抿了起来。

……

“绯色”酒吧。

……

我是你的情哥哥?

我是你的情妹妹?

走到哪里我都会相随?

都说西湖美啊,鸳鸯成双对?

白娘子和许仙来相会?

……

最奢华的VIP包间里,此刻两个男人对唱的情歌搞怪声缭绕在包间里。

沙发上横七竖八的还窝着几个男人,抽烟的抽烟,喝酒的喝酒,赌牌的赌牌,一片奢靡。

“不唱了!不唱了!小爷今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刚刚还拿着话筒的那个男人忽然将话筒一扔,一下子跳到了隐在昏暗中的沙发一角旁。

“三哥,您老的魅力不减当年啊,我听说,你才刚刚一回来,秦越他们家娱乐公司一半的玉女偶像们又开始天天蹲陆氏大楼的点啦,不是装晕就是装可怜,就盼着能得到您看过去的一眼呢!”

沈淮越穿着他一贯的谜之花衬衫,骚包黄的裤子,那副调调,一下子让包间里的众人哄笑了起来。

“那必须的,淮越你忘了大学那会,你还跟三哥比过魅力呢,结果呢?简直被比成了渣渣!咱们三哥,洁身自好又魅力无边,江城哪个女人不想嫁给他!”

“喂喂喂,你们就知道揭我的短!”

沈淮越嚷嚷着,又看向了神色淡淡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三哥,快给哥们几个说说,这次回来,总该是脱单了吧?”

一干人,连忙都好奇的将目光看了过去。

见大家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那隐在昏暗中的男人嘴角似勾了勾。

身子微微前倾,白皙却棱角微肃的下巴先露了出来,而后是微抿着的薄唇、挺拔的鼻沈,最后才是一双寡淡而又清冽的双眼,他眸子微微上挑,答案显而易见。

沈淮越不死心,“三哥你真的没有给咱带个嫂子回来?好歹出去了四年呀!”

“你说呢?”

男人双腿交叠,一只手从皮夹里抽出一支香烟,立马有人给他点上,他目光淡淡看向面前的男人。

沈淮越呆了呆,“三哥,您不会真是那方面有问题吧?”

清冽的双眸微微眯了眯,眼风轻轻扫过面前聒噪的男人,沈淮越立刻噤了声。

在众人以为今晚得不到什么有用信息时,男人忽然开了口,“我有了想要的女人。”

这一句不亚于平地惊雷。

沈淮越震惊的瞪大了眼,“真的?你确定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男人勾了勾唇,脑海里一闪而过那抹身影,这一次倒没有生气。

“靠!那个女人是谁!到底是谁!你只要说出是谁,哥们几个就算是绑都要给你绑到你身边去!”沈淮越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他们这个三哥虽然人是腹黑了一点,但是家世样貌江城哪个敢比啊。偏偏等到他们一群人都身经百战时,他还是个稚儿。那时玩得疯了一点,也偷偷给他塞过辣妹,可第二天人家辣妹一脸委屈的从房间里出来,跺着脚说他根本不行!

这可见鬼了。

大学那会儿进集体澡堂,谁不知道三哥的身材是最好的,结果只是一个摆设?

原本以为三哥就要这样光棍一辈子了,没!有!想!到!

沈淮越仰天大笑三声:“快告诉我们,是谁有那么大的魅力!”

……

按照刚刚唐苒说的地址,苏晚来到了“绯色”酒吧。

艰难的挤过群魔乱舞的人群,终于在吧台的角落里找到了已经微醺的唐苒。

一袭酒红色的深v露肩长裙将她姣好的身材都凸显了出来,一张妩媚的脸在酒精的作用下显得更加万种风情。

苏晚才一坐过去,唐苒便微睨了眼看过来:“怎么才过来,那边都处理好了?”

苏晚静静摇了摇头,让waiter来了一杯鸡尾酒,轻轻的碰了下唐苒只喝了一口的酒杯:“她让我跟顾北安离婚,我没同意……”

说到这里,苏晚有些说不下去了。

“TM都是千年的狐狸精,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不好,偏偏要喜欢有主的男人!贱!”

唐苒一口酒喝光了一瓶,眼角还带着水光。

“别难过了,江城风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

苏晚知道她心里也不好过,忍不住的劝道。

“那顾北安就值得你这样了?晚晚,当初我就让你别嫁给顾北安你不听,你看看现在,你们都成什么模样了?他在外面猖獗,你还瞒着我!要不是我看到……要不是我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第4章

面前女人的眼角红了,唐苒怔了怔,低了头闷头喝酒不再说话。

苏晚揉了揉眼角的泪光,忽然朝唐苒笑了笑,“妈说过了,北安只是还没有定下心性,等他想通了,自然会回到我的身边。”

“TM顾家人的话你也信?!姜怡要是不这样说,能栓得住你这个大财神爷?顾家只怕早就倒下了!”唐苒眼睛通红,“苏晚你醒醒吧,顾北安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利用你,利用你爷爷。看看这些年顾家是多么得风生水起,可他倒好,一边利用你一边还要羞辱你!这个没有良心的狗东西,离开了你,他们顾家早就完蛋了!”

苏晚浑身一僵,这个时候,她却忽然想到了一年前母亲去世时的事情。她躲在衣柜里偷偷伤心,是顾北安找到了她,安慰她,鼓励她,让她走出了痛失亲人的悲伤之中。

那时的顾北安,和现在的顾北安,不断的重合又分离。

苏晚突然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可却知道,不管是哪个他,她都从来没有得到过。

她涩涩的张了张眼,却发现眼前已是模糊一片,自嘲的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旁边的唐苒已经完全趴下。她努力睁大眼,从通讯录里找到了“陆医生”三个字,拨了过去。

看着立马赶过来的陆医生温柔的抱起唐苒,苏晚心里微微一酸,模模糊糊的向他交代了两句,便目送两人离开。

酒保问她还要酒吗,她摇了摇头,跌跌撞撞的下了卡座。

胃有些难受,苏晚眯了眯眼,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转弯走过一个拱门时,没有注意到脚下徒然生出的台阶,一下子栽了下去。

“啊——”

眼见得就要跟坚硬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她疲倦的闭上了眼——

?“小心。”一道沉稳清冽的声音在头上响起。

苏晚愣了愣,随即努力的想要睁大眼看看是谁,却只感觉到一阵眩晕上来,一下子就没了意识。

沈淮越见鬼了般看着前面拥着一个陌生女人的男人,一双明亮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瞪大,手指指着前面“你,你,你……”了好久也没有“你”出个所以然来。

刚刚三哥是什么时候从他背后冲过去的?他怎么不知道三哥还有英雄救美的癖好?

最最重要的是——

“三哥,这不是苏老爷子家的孙女么!”

……

苏晚整个晚上都在做梦,有关她和顾北安的梦。梦到他们在大学里的相识相知,再到后来彼此艰难时的相伴……

画面明明温馨而又美好,可苏晚知道,那一切都是假象。

“那时候不那样说,你又怎么可能会嫁给我呢?”

顾北安残忍的说出这一句话时,他脸上的冰冷,将她所有伪装的坚强击溃。

“顾北安……北安……”

喃喃的轻吐出这个名字,苏晚缓缓的睁开了眼。

——好痛!

脑袋仿佛被一辆重型机车压过,苏晚感觉两边太阳穴狠狠的抽搐了下。

她伸出手,想要揉一揉,神色却呆住了。

入目的是复古雕花的天花板和奢华晶莹的水晶吊灯,和家里简单的现代风大相径庭。

苏晚直直的愣了十秒钟,才惊觉这里不是自己家!

“嚯”的一声从床上翻起,却搅得头更晕,她闭了眼静了好久才再次睁开眼。

她记得昨晚,她明明是和唐苒在酒吧喝酒。

然后两人都有些醉了。

她叫了一直默默喜欢着唐苒的陆医生来带走了唐苒,而自己——

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浮现在脑海里。

苏晚只依稀记得自己差点跌倒,是一个男人将自己拥进了他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怀抱。

等她还想回忆什么,却发现记忆中断,最后的场景是她的视线对上一双眸子,清冽而又内敛……

“苏晚,你怎么敢跟别的男人出来开房!”

苏晚蹙了蹙眉,赶紧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幸好昨晚的衣服还穿在自己身上,身体也没有觉得不对劲儿的地方。想来那个男人,并不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坏人。

苏晚匆匆忙忙的起身,直接去了浴室。

浴室的衣服兜里已经整整齐齐的放好了一套崭新的连衣裙,见里面甚至还放好了新的贴身衣裤,苏晚有些感激的同时又有些窘迫,快速的洗了个澡,将自己的脏衣服都装进一个袋子里,而后看到了随意扔在地上的一件沾染了污秽物的西服外套。

那是一套价格不菲的定制西服,苏晚一眼就看出这套西服的名贵。

昨晚自己喝醉了,但还记得接住自己的人也是穿着一套西装,上面的污秽估计就是被自己给弄脏的。

想了想,苏晚找了一张便签纸,在上面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并说明自己把西装拿去干洗,以后找机会再还给他,才走出包间。

途径大厅时,苏晚去了前台询问服务小姐。

“小姐您是说1048的先生吗?不好意思,1048的先生是我们酒店的VIP客户,我们不便透露信息。除了这个,小姐您还有别的事吗?”

虽然早已经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苏晚心里还是有些莫名的失望。

“没事了,谢谢你。”

看来,只能等那人主动联系自己了。

苏晚从酒店出去打了个车回顾家老宅。

才一进门,姜怡就忧心忡忡的拉过了她:“晚晚你昨晚去了哪里,打你手机也不接,打唐苒手机直接关机,真是急死北安和妈了,就怕你出事。昨晚北安还开车出去找了你一整晚,直到今天早上才回来,这不,还在客厅里等你呢。”

苏晚换鞋的动作顿了一顿,抬头朝客厅看去。

顾北安果然正闭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眉眼下还留有青色,下巴处可见淡淡的胡渣,一脸的疲惫。

苏晚换了鞋,神色缓了缓,轻声道:“妈,昨晚唐苒心情不好,我去陪她了,手机调成了静音,所以没有听到。下次不会了。”

姜怡这才松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语气带着丝暧昧,“晚晚,北安可是找了你一整夜,要是你不困,就去给他煮点小米粥吧,估计他也饿了。妈一夜没睡好,正好去补个觉。”

婚谋已久:首席轻一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谋已久 或 首席轻一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完整版【黑道总裁的倔强女佣】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黑道总裁的倔强女佣】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黑道总裁的倔强女佣目录预览:第9章国王游戏第10章阴谋第9章国王游戏走进大厅时,已经有五个男人等候多时了。在他们之中,四个陌生男人身穿浴衣,露出结实的胸膛,只有司徒宸还是一身黑色西装,显得与众人格格不入。望着英俊的男人们,女孩子们的脸都红了起来,只有苏蓝走到一个人面前,笑盈盈的介绍:“冷澈,这就是我的表哥苏达。很帅吧!表哥,她就是冷澈。”“冷澈小姐你好。”一个高大的男子微笑着冲冷澈伸出手来,露出洁白的牙齿。他确实算是最英俊,只是有些奶油

  • 完整版【我曾风光嫁给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我曾风光嫁给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我曾风光嫁给你目录预览:第8章无法忍受第9章别来无恙第8章无法忍受霍展白推开王子程的病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背影,他如遭电击般呆了,想过再次见到莫晚的很多画面,没有一个画面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一个男人痴痴的看着她,而她手里拿着餐具在喂他吃饭。王子程阅美无数,对女人的五官非常的敏感,从前不仔细看莫晚是她一直低着头一副怯生生的上不了台面的样子,还有就是他讨厌戴眼镜的女人,莫晚戴一副黑框眼镜先入为主让他完全没有兴致看她。现在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他像

  • 完整版【第一神算:纨绔大小姐】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第一神算:纨绔大小姐】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第一神算:纨绔大小姐目录预览:9谁是傻缺10十足的纨绔嘴脸9谁是傻缺“见过主母。”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接着下面的话就不是那么好听了,“主母真是辛苦了。寒烟,你也真是任性啊,总是让主母操心。你这个眼光啊,啧啧,还真是那啥……选的这两个,选来做什么的?选来你买东西的时候帮你拎东西么?瞧这胳膊腿儿的,你买重点的东西,恐怕还拎不动吧。”语气中的嘲讽怎么也掩饰不住。沐寒烟淡淡的瞥了瞥走过来的那少年。沐成!这沐成是分家之子,今年十七,实力在沐

  • 完整版【婚情荡漾:前夫,请自重】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婚情荡漾:前夫,请自重】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婚情荡漾:前夫,请自重目录预览:第九章脑子不再犯浑了第十章庆祝离婚成功吗第九章脑子不再犯浑了苏念桐和沈楠谦离婚已经是已成定局的事情了。不想让沈楠谦觉得她死皮赖脸地死缠烂打,一夜没睡的她早早地出门前往民政局了。虽然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好好地睡觉了,她却莫名的亢奋,不觉得困。坐在车上,突然响起的手机让她一阵莫名的心慌。以为是沈楠谦催她快点到民政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掏出手机,可是,看到电话是母亲打来的,她心里的不安不由得扩大了。毕竟,母亲

  • 完整版【特工狂妃:废柴六小姐】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特工狂妃:废柴六小姐】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特工狂妃:废柴六小姐目录预览:第9章蓝眸初现第10章越级契约第9章蓝眸初现接着令狐月一双美眸在鬼蝶身上扫来扫去。最后眼神留在了鬼蝶脖子上的黎明。令狐月顿时后退了一步,紫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一丝欣喜…好家伙……这次圣女看来是挺有挺有天赋…竟能把至宝黎明收复……她这样想,心中却浮现了另外一幕。记忆里的大祭司一身白衣,语重心长地说道“凡九天之上的三大族,必特出于人,岁谕嗜血,覆天保守,而圣灵族经久不衰,最关键是她们手里有一颗珠子,那是至宝黎明。

  • 完整版【老婆你别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老婆你别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老婆你别跑目录预览:第09章:狐狸尾巴第10章:其实我想你第09章:狐狸尾巴那下属被他一盯,急忙去看自己,这才发现了那印子,却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沾染上去的,他也是诧异,“这……”“你撞到她了。”莫征衍用了肯定的语气。然而,下属却是否认,“不,不是我,是宋小姐她不小心撞到我了。”“哦?”这一被否定的结果让他狐疑之余,却也是兴味,“原来,是她撞上了你。”“是。”下属应声。莫征衍笑了,他吩咐了一声,“下去吧。”“莫先生,那明天还要继续跟吗?”莫

  • 完整版【校花的贴身高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校花的贴身高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校花的贴身高手目录预览:第9章威武将军第10章馊主意第9章威武将军福伯以回公司接楚先生下班为理由,离开了楚梦瑶的别墅。临走时,给了林逸一个背包,说是第一高中的校服以及课本。“小姐,有事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今天还是晚上七点钟来送晚饭。”福伯说完,就匆匆离开了。楚梦瑶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总不能让他露宿街头吧?自己的老爸可是出了名的慈善家,要是让人知道自己虐待下人,怎么说都有点儿不是那么回事儿。楚梦瑶气了半天,终于想到了这件

  • 完整版【嫡女要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嫡女要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嫡女要狠目录预览:第9章:她可不好糊弄第10章:心果然是偏着长的第9章:她可不好糊弄白慕辰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小绿,又看看白木槿,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深深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砚台,无限不舍地准备妥协了。可是白木槿却挡在了他前面,蹲下去想将白高轩拉起来,并且说:“轩弟,你这样胡闹,若是被爹爹和祖母知道了,恐怕要受罚的呀,还是快些起来吧!”“我就不,我要你们赔我的砚台,不然我就不起来!”白高轩是耍赖耍习惯了,以为一家子所有人都得宠着他,过去还真的是这样

  • 完整版【抢来的新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抢来的新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抢来的新娘目录预览:第9章那个房间里的男人是谁第10章不要脸第9章那个房间里的男人是谁“妈的,柳露,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我正好要找你算账呢,你差点害死我了!”那端的岳哥骂骂咧咧的。柳露不懂,“岳哥,你什么意思?”“昨天晚上,我正打算扒光米瑶的衣服好好享受她,这时,房间门突然被踹开,两个黑衣人走了进来,抱起米瑶就走,我想上前,一把枪直接抵在了我的脑门上。”“枪?”柳露打了一个寒颤。在Z国,只有一种人可以配枪,那就是军人。那两个黑衣人是军人?“

  • 完整版【大唐女法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大唐女法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大唐女法医目录预览:第9章拈花一笑间第10章惊现古砚第9章拈花一笑间丝履是类似后世绣花鞋一类的鞋,轻便美观,比屐鞋要舒适的多,只是要小心看,否则踩到石头之类的东西十分疼痛。冉颜觉着,在乡下还是要穿屐鞋,这样必须盯着脚尖前的,实在是煎熬。已经接近申时末,夕阳斜斜,夏风轻拂,空气中带着江南水乡特有的清润气息和着花香扑面而来,冉颜松了口气,心知快要到地方了。“娘!”晚绿忽然小声凑在冉颜耳边叹道:“好一个美郎君啊!”冉颜抬起头,顺着晚绿痴迷的目光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