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出租女友 最新章节

2018/1/9 1:13: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出租女友

第一章雇个女友回家过年

我叫王飞,今年二十七岁。出租女友 最新章节

十七岁出来闯荡的我,在京都混迹了十年整,十年来,我卖过煎饼,做过小贩,来来回回换了多少的工作,我也不记得了,现在我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干上了卖房子的活。

如此奔忙的我,在京都并没有女朋友,之前也处过两个,给我的感觉除了抱团取暖之外,再无其他,所以,自从那两个女朋友被高富帅吊走后,我再也没有找女朋友,并不是我不相信爱情了,是我觉得要拥有好的爱情,先要拥有好的自己,所以我更加努力的工作。

但显然我的想法不是我母亲能理解的,每一年我回家,我母亲都会给我安排好多相亲,那一副样子,就像是恨不得我在过年这几天的假期之中,结婚撒种一条龙,让她当年就能赶紧抱上孙子一样。

所以,为了过一个安生的年,为了对得起我这一年到头来之不易的几天假期,我想着是不是租一个女友,回家过一个消停年。

辛苦总是有回报的,过年前一个月,我卖出了一套小户型,拿到了一万多块的酬劳!这大大肯定了我要犒劳自己一下的决心,过年了嘛,就拿着这一万块钱,给养我长大的母亲一个好心情,还能让我过一个消停年。

而我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好友陈鹏的支持,他二话没说,第二天就给我挑选了一个长的十分漂亮的小妹妹,并以每天伍佰元的价格,回家陪我度过这半个月的假期。

虽然价格不低,但一分钱,一分品味,小妹妹长的确实带劲!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米七的身高,皮肤白皙,脸型小,琼鼻秀眉还有一双丹凤眼,贼带劲!

这放在身边养眼,回到家里长脸!我一咬牙,一跺脚,反正不是挣了一万多吗?就按照这个钱花了!当即就跟小妹妹签了合同,条件是她不能演砸了,我不能对她动手动脚。好好孕

顺利的租到了女友,我启程回家,在二十八那天,我和小妹妹就到了家,我的那些七大姑四老舅听说我终于带女友回家过年了,纷纷来我家参观,小妹妹立马晋升成了国宝级人物,红着脸,生疏而又害羞的回答着这些亲友的问话,就像他们往年围着我问有没有对象啊?给你安排相亲啊?相亲结果怎么样啊。

而我果然就消停多了,在一旁玩着手机,时不时的配合小妹妹演个戏,心里觉得自己租女友的这个决定,真是伟大无比!

但显然,是我高兴的太早了,我忽略了一个问题,我家的人都喜欢喝酒!尤其在过年,并且我还带回来了女朋友这么高兴的时候!

我那些混账老弟老妹!硬生生的把他们的嫂子,也就是我租用的小女友给灌多了!而我也没能逃出魔掌,也喝了不少,走路晃,大脑沉,看着我租用的小女友,都变成了两个影!喝成傻逼似得我还嘿嘿笑了,买一赠一啊!带劲!

在我喝多了之后,我妈终于出面替我解围了,吵吵着我该睡觉了,对此我那些弟弟妹妹并没有任何的异议,也都是喝的五迷三道的,在兴头上,竟然要玩起了闹洞房的把戏!

我靠!老子他妈还没结婚呢?你们这帮小王八犊子闹什么洞房?

理智的我应该是这么想的,但实际上但是我也喝懵比了,妹的!闹就闹!好像谁不愿意闹似得!

那一天晚上,我,还有我租的小女友,被人玩了不少的把戏,大家玩的很开心,小妹妹玩的很懵圈,玩到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

但她睡着了,游戏并没有结束,弟弟妹妹们依然吵闹着让我亲一个,然后他们才能离开,喝懵圈了的我,一心只想着让他们赶紧滚蛋,早就忘了跟小妹妹签署的那个协议,竟然在弟弟妹妹的怂恿下,将自己的嘴唇,印在了租来的小妹妹的嘴唇上。

嘶!

那柔软瞬间温柔了我这么多年一个人撑在大城市的坚强!迷迷茫茫的我知道,我想要的,不就是这一份温柔吗?

我离不开,继续吻着,这一份温柔,让本就喝多的我更加的醉了。

弟弟妹妹们也算识相,好歹是亲属,见我陶醉偷摸的离开了,还顺手帮我关上了门,还灭了灯。

但外界的灯他们闭了,我心里的火却被他们点燃了,黑了的世界让我更加的有安全感,大脑里只有前进的我,忘掉了所有的顾虑。

我把手,伸进了妹子的衣服里!

温柔加倍!

我被那温柔吸引的不可后退!

激动的我将妹子拥在自己的怀里,想要下一刻就占有她!但或许是我的力量太大,妹子竟然嘤咛一声,醒了过来。网站haohaoyun.com

第二章你这样,需要加钱!

“你干嘛!”

妹子的反应很激动,一把推开了我,这很正常,毕竟是我不乖在先。

“对不起,你长的太好看了,我有点情不自禁。”

我的脑袋反应还是比较快的,夸人总是会让人开心嘛,相信我这么说,她会理解的,就算是想骂我,她也不会那么激烈了吧?

果然,妹子听后咧嘴一笑,但那笑容绝对算不上开心,甚至有些像冷笑一般,冷冷的道了一句:“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不许碰我!臭屌丝!”

妹子说完,转身就继续睡了,我顿时一皱眉,屌丝这两个字,带着浓浓的现实味道,有点刺激到我了。

我越想越生气,在京都闯荡的这些年来,很多人都看不起我,只是因为我没有钱!没有权!只是一个小屌丝!

借着点酒劲,一生气,我就对身旁已经睡着了的妹子产生了一些想法,妈的,老子花五百块钱一天雇的你!

是雇的你!

我就不相信,你要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女人,会以这种方式出租自己?

一切不过就是钱罢了!

不就是价位吗!

想着我就来火了,怒火和欲火噌噌的往上冲!

钱!

我给! 

我一把抱住了刚刚离别的这柔软的躯体,妹子顿时吓了一跳!

“你干嘛?”

黑夜里,妹子一脸的惊慌失措,我笑了,干嘛?酒精,加上这温柔的身体让我的精神有些亢奋!我一把扯开了妹子的衣服,顿时一片雪白暴露在了夜色之下。

“啊!”

妹子顿时一声惊呼,看到她花容失色的脸,我顿时觉得一震兽血上涌!

“你干嘛?你住手!”

妹子连忙推着我低吼道,但酒精,肉体,还有这妹子的语言三重刺激下的我,基本已经失去理智了!一把抓住了妹子的柔软,冷声道。

“不就是钱吗?咱们好谈!”

“啪!”

顿时。

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了我的脸上,我猛地一个机灵,火气陡然上来了!刚想释放一下自己的兽性,我回过头却看见了一张流着泪的脸。来自haohaoyun.com

“我告诉你,我不是挣你这份钱的,请你放尊重!不然,我现在就大叫!让你露馅!”

妹子流泪了,威胁着我,同时我也能感觉的到,她在颤抖,她害怕了!

我恍然清醒!

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清醒!

天啊,我干了什么?

我竟然借着酒劲欺负一个小姑娘?真他妈的是太不是人了!

“对不起,我,我喝多了。”

我叹了一口气,心里有几分自责,说到底,还是屌丝的那两个字,点燃了喝多了的我,但我不想找借口,欺负女孩子的事情,错了就是错了。

“我希望你下次注意!”

妹子冷冷的道了一句,因为愧疚,我没有在敢看她的脸,但我猜她还在流眼泪呢,我还能感受的到,她在颤抖。

“恩,睡吧,我不会在动了。”

我道了一句,要是地下能睡的话,我肯定会去地下睡了,但我家在乡下,是平房,没有地热,地很冷的。

妹子没有在说话,但她把全部的被子都抢走了,紧紧的裹在自己的身上,向着床的另一边靠了靠,或许是远了,也或许是妹子好了,我感觉不到她的颤抖了,随之,我在酒精的作用下,慢慢入眠。

第二天一清早,我醒来后就感觉有一个温柔的身体抱着我,低头一看,我笑了,这妹子竟然像一个八爪鱼一样的抱着我!

萌萌的样子,呼呼的声音,嘴角还流着口水,浸湿了我的肩头,往下看,更是让我血脉喷张,也不知道她的罩罩是昨天被我扯坏了,还是她没有系好,还是那大片的雪白,细腻,高耸,我想看的,此时都漏在外面!

“恩?”

我一笑,妹子就醒了,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有点没睡醒发懵的意思,眨巴了眨巴眼睛,看了看已经看向天花板的我。阅读haohaoyun.com

又看了看她自己的姿势。

然后猛然的推开了我,连忙的整理着她的衣服,过程中,我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我知道她是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毕竟是她跑到我这边抱的我。

“你这样!我需要加钱!”

妹子冷冷的声音响起,我听后一愣,然后一笑,还不是钱的问题?那我昨晚说给你钱,你干嘛不干?

“是你跑过来抱着我的,你说的加钱,是你给我吗?”

我转过头看着一脸阴沉的妹子问道,我相信大多数男人被女人这么要钱,都会觉得她是个婊子,心里堵会觉得不爽,我就是这样。

妹子听完我的话顿时面色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那昨天晚上呢?是不是你偷摸我的?”

妹子眉毛一挑,一副要跟我讲理的样子,我笑了,哥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最会的就是讲理了!

“是啊,那好吧,我就不要你的钱了,算我们扯平!”

我承认我这话有点不要脸,但她管我要钱,我也是有火气的,我的愧疚,我事后打算用奖金去弥补她,而不是以这种形式。

妹子气的直咬牙,愤恨的点了点头,道了一句算你狠!在什么都没说。

我听后笑了笑,害怕这妹子接下来不好好给我演,我还威胁了一句说:“合约上写的清清楚楚的,你如果因为这件事儿对我有什么怨愤,我不介意,但是如果因为这件事儿,你不好好的帮我演戏,我是有权利扣除你的工资,和随时解雇的。阅读haohaoyun.com

第三章邹丽的男朋友

“我知道!用不着你说!”

妹子不爽的应了一句,然后就开始穿衣服,她昨晚睡觉也没怎么脱,外裤都没有脱,仅仅是整理了一下衣服,穿上了外套就好了。

“知道就好。”

我微微一笑说,我对昨晚的事情有愧疚,但对今天早上的事情并没有愧疚,因为我并不觉得我今天早上有欺负她,更多的,我觉得我是在教育她。

穿好了衣服,我两一起走了出去,我妈今天起得很早,为的就是我和邹丽早上醒来就能吃到好吃的,我俩坐在了饭桌,我妈这一盘一盘的菜就开始往上端了,都是好菜,还嘱咐邹丽多吃点什么的。

倒是一眼都没看身为她亲生儿子的我!但对此我没有任何的不满情绪,这其实最好了,不搭理我,总比往年无时无刻不在吵吵让我找对象要强吧?

一桌子菜很快就上来了,我爸,我妈,还有我和妹子这一对假情人吃着饭,爸妈就像查户口一样的问妹子这,问妹子那的,妹子一一应答。

也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妹子在京都上的是本科大学!不错的大学啊,并且妹子还说了,她的父母都是经商的,家里应该是不差钱的样子。

那为什么会来我这里挣我这一天五百块呢?

我不知道,但我也没问,事实如此,要那么多的好奇心作甚?也许是人家的爱好也说不定。

“邹丽啊,你说说你条件这么好,怎么就看上我家飞子了呢?”

吃饭间,我妈对着邹丽,也就是我租的女友妹妹问出了一个让我想一头撞死的问题,这话是什么意思?妈你是侮辱你儿子吗?

“昂,这个啊,他人还行,人还行。”

妹子听后笑了笑说道,显然她的演技不是很好,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一点勉强,从吃饭到现在都是这样的,或许吧,是我妈看出来了她有些不高兴,以为她是有什么不满才这样问的。

但我也能看的出来,她已经尽力了,就是演技不太过关罢了。

“妈,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跟小丽的感情还是不错的。”

我撒了一句慌,古人云,既来之则安之,跟我现在这道理也差不多,既然我已经这么做了,那就做好,让我妈和我爸开心就好了,他们两个开心了,我省心了,我这点钱也算是没有白花。

至于以后的事情?

实在不行明年在雇一个呗。

“恩,飞子我可跟你说,一看人家小丽就是个老实的女孩子,你不能欺负人家知道吗?”

我爸开口对我说道,我笑了笑,点头应是,心想我爸要是知道了这姑娘就是花钱雇的还会不会这么说。

然后接下来的话题就围绕着一些开心有意思的事情,比如我爸妈会说一些我小时候的糗事儿等等,意思很明显,他们看出儿媳妇好像不开心,想哄着儿媳妇开心。

对此我看出来了,其中也几次点拨妹子,让她开心一点,别让我父母那么操心,同时我也有点后悔了,一大早上的,我非得弄得人家不开心干嘛?

发现了错误,我就立马的去弥补,吃完了饭,回到了屋子,我就给妹子拿出了五百块钱,打算提前把这个带着弥补含义的奖金给妹子发了。

“诺,给你,这是给你的奖金,尽量表现的开心一点,要不然我爸妈会跟着操心。”

我将钱塞进了妹子的手里,不为别的,只为她能有一个好心情,减轻一点她演技不行的负担。

妹子看着那钱愣了愣,然后直接揣进了兜里,简单的道了一声谢谢,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嫖客完事儿了赏人小费,然后人家到道了一句谢一样,虽然我并没有过那样的经历,但电视上都那么演的。

“不客气,你应得的。”

我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妹子也没在说什么,坐在床上不知道想着什么,没一会儿,她说了一句我去趟卫生间,然后就出了出去。

当然了,我们乡下的房子,哪里有卫生间?俗称茅楼。

妹子走后不久,她放在床上的电话竟然响了,我看了一眼,陌生的号码,我没有接,但是他又打了一遍,我还是没有接,我跟邹丽的关系特殊,接了电话万一有什么误会不好。

“怎么不接电话呢?”

我躺在床上听着邹丽的铃声小憩,我妈听见了声音走了进来对我问道,我顿时一个机灵,或许是因为心虚,不想让妈发现我不对劲,连忙道:“奥,我睡着了,睡着了。”

然后就拿起了电话接了起来,装模作样的道:“喂,邹丽去上厕所了,有什么事情,你一会儿在打吧。”

“你是她的老板是吧?”

我说完了之后,电话那头顿时传过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眉毛一挑,原来是知道我跟邹丽关系的?不管是谁,这样应该更好说话一些吧。

“哦!原来是找我的啊,我是,我是!”

我应了几声,对着我妈挥了挥手,用邹丽电话接来找我的人,这样也能在我妈面前体现一点我和邹丽的亲密不是?

我妈见状微微一笑,没有在打扰我,转身走了出去,对面的男人也说话了,他冷冷的笑了笑,道。

“我不是找你的,但是你正巧接了电话,我就跟你聊一聊,我是邹丽的男朋友。”

“哦,所以呢?”

我应了一声,邹丽有男朋友?这事儿我并不知道,但邹丽有男朋友还来他这接出租女友的活?我第一时间不太喜欢邹丽的这个男朋友。

第四章前女友马秀华

“没有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欺负邹丽,仅此而已。”

男人的话很简洁,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我那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啊!什么套路嘛!不明白!

但我也没去想,人家的私生活,跟我没有关系的,挂了电话,我把电话放在了一边,这时我看到了邹丽的屏幕保护,是一张全家福。

她站在一男一女的身前,青春靓丽,她身后的应该就是她的父母,男的四十多岁的样子,也算是帅气,一身笔挺的西装,女的也同样雍容华贵,一看就是有钱人家。

“奇了怪了。”

我嘟囔了一句,不能理解邹丽这是为了什么,家境应该不缺钱,大过年的不回家过年,出来出租自己挣他这一天五百块?

而且她男朋友还是知道的,这实在让我想不透,但我也就不去想了,没事儿折磨自己的脑子干什么呢?

电话刚刚挂,邹丽就上完厕所走了进来,她第一眼就看向了屏幕亮着的手机!顿时眉毛一挑。

“你动我手机了?”

邹丽看向我带着几分质问和不满,我听后应了一声,道:“恩,接了你的一个电话,我告诉他了,说你上厕所去了,让你一会儿打。”

“接了我的电话?”

邹丽听后连忙拿起电话查看,找到了刚刚打来的那一个号码,顿时面色阴沉无比。

“他跟你说什么了?”

邹丽声音冰冷的向我问道,我不知道她这个态度是对我啊?还是刚刚打电话的那个人。

“他就说他是你男朋友,让我好好对待你啊,不能欺负你啊。”

我坦然的说道,分不清什么情况,还是说真话比较好。

“呵!”

邹丽听后一笑,我看的出来,这个笑容带着些许讽刺的味道!很明显,她跟这个她所谓的男朋友之间有什么问题。

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邹丽昨天晚上说的那句话,不是屌丝那句,是屌丝前面的那一句,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

我开始想入非非,莫非是这个男人先是骗了邹丽的感情,然后骗了肉体,玩够了拿邹丽来挣钱?

也许有这种可能!

“来,陪我拍一张照片。”

邹丽突然的说完,竟然直接坐到了我的怀里!并且还伸手拦住了我的脖子,一副好亲密的样子就要拍照?

我想抗拒来着,我不喜欢让人拿来当做气人的工具!

但是不得不说。

邹丽这一坐坐的我心猿意马的!她的屁股很有弹性,直接就坐在了我的敏感部位,那种感觉,陡然升起!

而邹丽就像是没感觉到一样,继续拿着手机各种姿势的拍,笑的跟夺花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开心呢。并且还告诉我说。

“你开心的笑一笑,一会儿我把这照片给你父母看一看。”

“行!那就多拍两张吧!”

我应了一声,很喜欢这种顶着邹丽圆润的臀部的感觉!很带劲!很歪歪!

而邹丽也不客气,对我的陡然升起,一点反应都没有,时不时的还换个姿势拍照,这就免不了她在我上面蹭了又蹭,她笑的那叫一个开心,我也开心。

转眼,邹丽一番连拍拍完了相片,也放开了身为道具,但十分幸福的我,并且她还在床上拿着枕头看都没看一眼的就塞进了我的怀里。

“挡一挡吧,看了影响心情。”

邹丽平静带着点冷酷的说道,然后就躺在那发朋友圈了,我听后顿时一撇嘴,看了影响心情?坐的时候就不影响了?

但好像也对,有些东西就是用来做的,不是用来看的。

我没说啥,就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看着邹丽摆弄手机,而邹丽也没有一点背着我的意思,她的屏幕,我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她的这一条朋友圈发了出去,引来不少人的评论,看说话的语气,估计多是一些妹子,大体的评论内容都有些惊讶。

例如一条是这么说的,你跟唐海分手了?这个人是你的新男朋友吗?

还有这么说的,丽丽,你早就应该分了,恭喜你终于放下了。

更有这么说的,哟,丽丽,现在不一样了哈,你这是在哪啊?看着背景,是乡下的小破屋吧?

对这个评论,我心里靠了一声,从这人发评论的语气就能判断出来,这人绝对是个小婊砸!还是个十分有眼力的小婊砸!

但邹丽仅仅是把这些信息都浏览了一遍,并没有回复任何一条,我看得出来,发完了之后,她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估计是气到了那个跟她关系奇特的男朋友,触发到了她的爽点?

我不知道。

但。

好就行!

这大过年的,咱们要的不就是一个乐呵吗?

“诶!拍的够不够?不够咱们再来啊。”

邹丽的心情看样是好了,我便想着逗一逗她,虽然弄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我也知道了,她肯定是有她的苦衷的。

“臭不要脸!”

邹丽一点都不给面子,直接甩脸子说我,我顿时就不爽了,逗你开心你也咬我啊?真是给你惯得!

“哎呦!王姨啊!我听说王飞哥找女朋友了是吗?我来看看我嫂子!”

但还没等我对邹丽的态度发表什么意见,外面来人串门了,今天是大年初一,很多人都会挨家逛一逛。

而这一般来串门的人我也都认识,这个来人我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马秀华!她每年都会来我家里,不为别的,只为了刺激我!

而刺激我的起因是我甩了她!没错,这马秀华是我的前女友之一!初恋,但却一点都不纯洁,和我处对象的时候,我发现她勾三搭四,我二话不说,直接分手!

虽然马秀华当年就是不同意,但我意已决,然后马秀华上我家闹了几天,当年还让我一度成为村里的焦点呢。

但不久之后,马秀华就顺利的傍上了一个大款,从此过上了牛逼的日子,为了打击我,她基本每年在我回来的时候,都会华丽的秀一场,还是挺招人烦的。

“诶,抡到你放大招了。”

我叫了邹丽一声,邹丽听后眉毛一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笑了,简单的把我和马秀华的关系跟邹丽一说。

“好,我懂了!你放心吧,就当我谢谢你刚才的配合了。”

邹丽听后简单的说,然后站起身来,自信的一笑,走了出去,这一个朋友圈发的,似乎她很过瘾!心情真的好了不少。

第五章两女掐

“阿姨,这是谁啊?”

邹丽走了出去,带着一脸的笑容落落大方,出自有钱人家的姑娘就是不一样。

而马秀华,以往的一样穿金戴银,虽然身材不错,穿着一个小黑貂也挺性感的,但我怎么看她就都像土匪的压寨夫人,气质还有点像妓院的老鸨子。

“诶,诶,这,这是马秀华,飞子以前的发小。”

我妈顿时有些苦恼了,马秀华明显是来闹事儿的,她这新儿媳妇刚到家里来,她咋能不操心呢?

“发小?王姨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我可还给飞哥打过一个孩子呢。”

马秀华上下打量着邹丽,还看了看刚刚走出来的我,说了一个她说了好多年的谎,她这些年一直都说她为我打过一个孩子。

但其实不是,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不搭理她了,就算分手了,因为我发现了她的异样,那个时候有一个大款在勾搭她,我看出来她动心了。

然后我为了避免一个带颜色的帽子,就直接通知她分手了,但她没理会我,直接去跟人那大款玩去了,人家把她甩了之后,她才来我家闹的,并且扬言,有了他的孩子,其实我心里有数,是那个大款的。

“诶!你这孩子不要乱说啊,我们飞子当年都说了,不是我们的,不是我们的!”

我妈顿时就慌了,我爸看样也急了,但是我爸一般的时候,是不会跟这小屁丫头说话的,他死烦她。

“怎么不是他的?我当时是他的女朋友,不是他的是谁的?当年你们都没管我,还是我自己拿钱打的胎呢,你们忘了?”

马秀华再次黑我,就在我这“新”女朋友面前往死里黑我,相信一般的女人听到这,就算是不相信,对我也会产生质疑吧?好把戏!

但是。

邹丽不会,她是拿了我的钱替我办事儿的!你怎么黑我,她会往心里去吗?我等着马秀华的一脸意外,我得意的笑。

“呵呵,是吗?我没想到我们家飞子还有这历史呢啊?飞子你当年多大啊?真是有魅力啊,真是什么样的女人你都吸引呢!”

邹丽当即笑了,然后转过头,好像花痴一般的对我说道,在那一瞬间,我感觉邹丽的演技真是暴涨!难道这就是心情好的作用吗?看来哄女孩子开心还是很必要的。

而邹丽的这一句话,顿时让马秀华和我爸妈都愣了,估计要不是邹丽那花痴的样子,还有我这一脸的得意,他们都以为邹丽是在讽刺我呢吧?

但同时,埋汰了马秀华那是必保的!

虽然我不得不说,她埋汰人的水平真的是一般,起码跟我是比不了。

“哎呦!我说小嫂子,你这是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什么样的女人都吸引啊?”

马秀华不爽的问道,她就算是在二逼,也是能听懂人话的。

“就是魅力大咯,我就喜欢我们家飞子的魅力大,定力也大了,我听说过你,你被我家飞子甩了是吗?”

邹丽说着,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马秀华,点了点头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好吧。

我收回刚刚说的邹丽不会埋汰人的话,邹丽不仅仅揭了马秀华被我甩的伤疤,这意思还说她实在不咋地呢,看着马秀华气的脸色都变了,我心里这叫一个爽啊!

“你说啥呢!怎么就没有道理了?我怎么地!我要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我怎么地了!”

马秀华当即就不爽了,指着邹丽叫嚷着,我爸妈一看是要打架了,顿时就慌了,说着哎呀不要这样,但我却上前拦住了我爸妈,微笑着告诉两位没事儿,马秀华来我家得瑟这么多年了,今年也该吃点亏了。

果然,邹丽没有让我失望,虽然马秀华本身的气质就带着操蛋的感觉,但邹丽这小腰一掐,气势也不弱!

尤其面上带着那一抹轻笑,完全的视马秀华为粪土,我喜欢极了!

“呵,你怎么地了?你这样的女人,在我们京都,就好像蝗虫一般,到晚上了就开始各处夜场肆虐!专挑有钱的男人勾搭。”

邹丽说着,我在一旁撇嘴点头,表示赞同!并且爽!

“但这也有一点好处,就是你们这样的女人,都是有节假日是吧?没到逢年过节,人家就回家陪正房了,你老人家这是放假了呗?闲着咯?闲着了你别来我家得瑟啊,回家挠墙去啊!”

漂亮!

邹丽说的这一番话,让我直想要鼓掌!看着马秀华难看的表情,我知道邹丽说的全对!她就是放假了,她就是闲着来来我这耀武扬威了!

“你!你!你放屁!”

马秀华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指着邹丽愤怒的样子,跟往年嚣张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很开心。

但接下来的一幕我不开心了,邹丽没搭理马秀华,轻笑了一声,还是那么的带味!但马秀华忍不住了,竟然一巴掌打在了邹丽的脸上。

“啪!”

声音极其刺耳,顿时我的好心情全都不见了!有的只是愤怒!

“马秀华!”

我一把抓住了马秀华的衣领!毫无疑问,我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回去!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打女人,但此时的马秀花在我眼里已经不是女人,敢欺负我朋友的人,敢动我女人的人!我绝不能忍!必须奉还!这是我一贯的准则!

这一个大嘴巴子直接把马秀华打懵了,其实不仅她懵了,其他的人也全都懵了,显然大家都没想到从开始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的我,竟然会如此这般。

“王飞!你!你!你敢打我?”

马秀华一脸的吃惊,我笑了,我用行动回答了她,又是一个大嘴巴抽了过去!手法十分潇洒,感觉把这些年马秀华来我家作的气,全都挥出去了!

“我告诉你!别以为老子他妈是怂的!以前不跟你计较,是看你是个女人,但你要是敢动我的亲人!我不会惯着你!”

又一个大嘴巴子扇完,我指着马秀华的鼻子怒声道,或许在这一刻,我真的就是不把她当成女人了,看着她惊讶害怕的样子,我的感觉,还不错。

出租女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出租女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