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再世成妃:腹黑王爷轻点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8/1/9 3:26:34 来源:网络 []

小说:再世成妃:腹黑王爷轻点虐

穿越异世

“003 需要援助,003需要援助,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哔哔... ...”

“该死!”

肖斯琪听着那一只重复的无法接通“哔哔”声,一阵怒气上涌,猛地将自己的大拇指使劲按进那个呼叫机里面去,将它屏幕戳破了,碎掉的玻璃又将她的手指割出几道口子,霎时间鲜血长流。再世成妃:腹黑王爷轻点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反正她现在也是一个血人了,再多这么一点伤,也没什么区别。

肖斯琪躲在一个废弃的铁桶后面,本想拿着她的无线呼叫机呼叫救援中心,哪知道,一直完好无损的呼叫机就是接不过去救援中心。

腰腹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让她不自觉的弯曲了身子,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腰腹,只见黑色的皮衣已经包不住里面的鲜血,她的血像是凝不住一般,汩汩直流。

她浑身湿透了,只不过不是因为汗,而是因为她全身都在流血。

刚刚和大龙帮的人打斗的时候,没能及时发现对方手上居然有炸弹,让她吃了一个闷亏,被炸得动弹不得。

好不容易才趁着烟雾浓重,爬进了这个废弃的屋子,躲在脱了漆的铁桶后面,抓住时机向救援后队求救,哪知道这个无线呼救机根本没个屁用!

“吱...”肖斯琪听见门开了的声音,立马警惕了起来,握住枪预备拼死一搏,虽然她的手已经颤抖地抓不住枪了。

良久,那边没有动静,她小心的去看了一眼,没有人,刚刚只是来了一阵风,将铁门吹开了,吓了她一大跳,就在她放松的时候,她听见对讲机“莎莎”的声音。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她赶紧将地上的对讲机拿起来,想要按求救键,才发现自己刚刚将那个键按坏了,现在根本按不了那个键。

“撤退,撤退,所有人紧急撤退!”

那个对讲机里面传来老大墨定羽的声音,他在叫人撤退?他不是说,这一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没有撤退两个字吗,他还说不管怎么样,他一定会将她救出去的,要死也要死在一起,现在撤退是什么意思?

“是...”

“是...”

“等下,老大,那009怎么办?009还没有回来呢!”这是她的亲姐妹,肖斯思的声音。

肖斯琪听见对讲机那边沉默了一下,说了一句,“009已经牺牲,全部人员,都给我撤退!”

“莎莎...莎莎...”

什么,她还没有牺牲呢,她刚刚才跟墨定羽通过话,墨定羽要她深入敌腹打头阵,说只需要她争取到三分钟就来支援她,怎么现在就要撤退了?

什么意思,故意骗她来敌腹送死的吗?成就罢了,败了呢,败了就这样抛下她,也不管她是死是活?!

肖斯琪突然有些呼吸不顺,她觉得自己内心有一把火在灼烧,从心肺烧直烧到了喉咙,她的肝肺都疼了起来,一双美眸瞪大,眼里烧着不敢相信。

他居然又骗她,又骗她,第三次了,这是第三次!

她还没有顺过气儿来,就感觉到一把冷冷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凭着她的嗅觉也知道,那是一把枪,冰冷的枪。

她僵硬的转过身子,那枪口正对着她的眉心,她看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逆着光,她看不真切他的样貌,只能看见黑色棒球帽下面的一双薄情的唇,上面沾着不少血迹,那勾起的弧度真真切切的显着嘲讽。

“王牌特工003,肖斯琪,你还不明白?你的老大与我的上司做了交换,以你一个人的性命,换这座岛,你死了,这座岛,就归墨定羽。”

什么...

“别怪我,做这一行的,都是在枪口上过活的,若是不是你死,那便是我亡,好走吧肖斯琪...”

肖斯琪连他后面的话都没有听见,只感觉自己眉心一痛,霎时间就失去了知觉。好好孕

她死了,肖斯琪死了,王牌特工肖斯琪死了,死在她老大要争夺的岛上,为公而死,死得壮烈,受了墨定羽深情的葬礼告白,在二十一世纪,再也没有肖斯琪这个人。

脑子混沌昏沉。

肖斯琪感觉到自己浑身疼痛,浑身的不舒服,想要蜷缩起来,可是动了两下发现自己的动不了,动一动,自己的内脏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的疼。

疼?她还能感觉到疼?她不是死了吗,她现在怎么还有意识?

怎么这么黑啊,她动了动身子,努力的张开了眼睛,好不容易将自己的眼睛张开,看到一点点光线,她的眼睛就像是针刺了一般疼。

突然,她的脑子像是涨潮了一般涌进许多信息,密密麻麻,杂乱不堪,将她的脑袋整个撑得胀痛起来。

她在床上躺了会儿才接收到了信息,自己大概是遇见了传说中的穿越,这么诡异的事情居然被她给碰上了,真是天不亡我!

不过,她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穿得这么暴露,还被绑在了床上?

她费力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她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绑在床的四个柱干上,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只见自己外边套着一件透明的纱衣,里面就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肚兜儿还有一条极短的亵裤,这都是什么?

管它是什么,总之这个地方,看着都不是什么好地方,先跑再说!

虽然现在换了一副身体,但是好在脑子里现世的东西没忘,这些将她绑起来的绳子根本算不了什么东西,她不过几下就将自己一手的绳子解开了,除了牙齿和手腕有些疼以外,其他的也还好。

她快速的将自己另一只手上和脚上的绳子给解开,刚刚下了床就听见门外有女人说话的声音,看样子是朝着她的房间来的。版权haohaoyun.com

她快速扫视了一眼这个房间,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藏得地方,只有一个暗红色调花纹的屏风,先不管那么多了,眼见门外那两个人就要进来了,她光着脚就躲到了那屏风后面,尽量让自己藏住。

她刚刚藏好,就听见“吱呀”一声,进来了两个人,透过屏风看体型,很明显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肖斯琪用手指沾了一些口水将屏风戳了一个口子,看出去,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拿着一把圆扇子风情万种的扇着自己,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虽然年岁有些大了,但是那身材还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就算穿了那么多衣服还是能看出来。

而另一个男人跟在她的身后,身姿挺拔,面色...面庞俊俏!

虽然只是一个侧面,那侧面已经很吸引人了。

看见那个男人好似长得不错肖斯琪凑近点看了看,发现那个男人穿一袭灰白为主的俊衣,镶金边袍子,一步走一步,步履安稳踏实,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清华高贵感。

不过,肖斯琪仔细看了他一眼,凭她多年的特工的经验,见他面色虽然如常,可是总给她一些奇怪的感觉,观他的手,发现他的手藏在白色的宽袖里面,抓得死紧,隐隐有红色顺着他的手纹渗出来。

那女人本来还在跟东方弗溪说说笑笑,以为自己攀上了大生意,还特地将自己的在青楼里面留了一年的极品姑娘拿了出来给他“享用”,可是一推开门就看见床上剩下的四堆乱扔的绳子,她看了一眼,忽然有些慌张。说明haohaoyun.com

“哈哈哈...东方公子,哈哈哈...别慌啊,这丫头向来顽劣,定是又在哪里躲着,想给你开玩笑呢,哈哈哈...”

那个老鸨见他皱了眉,心头突然被压力挤压,她感觉自己的所有的脉搏都被捏住了似的,有一瞬间血液根本不流通,不过两秒老鸨就满色发青,喘不过气,只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看了她一眼。

好不容易大喘气过来,老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东方弗溪却没有管她,只是在巡视了,他一转头看见了屏风后的纱衣,眸子眯了一眯,心口一波一波的涌上来的疼痛,让他把手捏的更紧。

那个老鸨因着刚刚突然的心口窒息,现在害怕得不得了,她可是知道东方弗溪虽然看起来像是谦谦君子一般,可是杀起人来手法可是多种多样并且极其恐怖的,她现在还不想死。

“东...东主...”话还没说完,就被东方弗溪伸手打断了。

“出去。”

肖斯琪只听见一声极具低沉的嗓音,青澄微哑,煞是好听,她看见那男人朝那个满头是汗的老鸨挥手,那个老鸨所有求饶的话全都哽死在喉咙里面,极快的行了一礼,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版权haohaoyun.com

看来这个人极不好惹。

老鸨出了门之后,屋内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肖斯琪见他动了,突然有些紧张。

三秒之后,肖斯琪突然被人一把抓住手腕扯了出来,力气真大,一扯就将她拉了出来摔在地上,或者说她的力气太小,刚刚她本能的抗拒,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这具身体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靠!真弱!

她趁机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和手,又是一句靠,这身子最多有十六岁,这他么的还没发育完呢,能使得上什么劲儿。

风雨缠绵

她被率到桌子旁边,看见桌上有被斟好的茶水,她抓起那杯盏就往他身上甩过去,没想到他就站在那里像是看戏一样的看着肖斯琪,似乎对她没丢准的东西还是不满意。

Shit!这身子不但没力气,连校准力都没有!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肖斯琪拔腿就奔,刚刚踏出脚去,她一脚踩上了地上的水渍,踩在水渍上的那一只脚立马就被滑到,而另一只拿得老高的脚已经抬了起来,但是因为支撑力被滑动打乱,突然转了一个方向,朝着那个男人去了。

结果只听见“蹦蹦”两声响,一声是肖斯琪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坐疼了屁股的声音,一个是东方弗溪被她意想不到的一脚踢到胸口又撞过去,整个人被打出去,将身后的屏风给撞坏了的声音。

东方弗溪的冠玉被屏风上断掉的木头给勾住了,他一个不察,抬起头来,勾玉的带子被割断,他的头发整个铺散了下来,顺如绸缎,遮住了他半张脸的面容,那样子当真是俊美之极,只是他的面色相当黑。

不过肖斯琪却是没有发现,她躺在地上,感受着一股一股从屁股墩儿传来的痛意,感叹着这个身子的弱小,发育太慢了,连屁股上的肉都还没有长敦实。

本身东方弗溪身子里的蛊毒就十分强烈,他好不容易才将体内的作用压下来,现在被那小丫头一踢,他绷在胸口的气息一下子被踢散了,全身的燥热与撕咬感袭来,让他那张俊俏的脸蛋有些扭曲,俊俏的眼睛隐有黑气闪现。

他看了一眼那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喉间的珠子上下滚动了一番,一把抓住僵直在他面前的那个女人的脚腕,将她拖去了床边,抱上了床。

她被搁置在他的下方,她长得真是小巧,一张素面粉黛未实,可是有着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该有的细腻和女儿香,他的大手伸向她的腰,肖斯琪的腰很细,摸过去能摸到两侧腰间明显的弧度,又细又滑,他低头看去,只见身下人儿一脸惊的捶打着自己想要抵抗。

她一边动着,一股股女儿香就扑进他的鼻子里,霎时间让他身体里所有的燥热与撕咬感全部冲向了下盘。

不行,在这样下去要走火入魔了。

他将肖斯琪禁锢在床上,一把将她本来就系得很松的肚兜,一把拉开了,同时俯下身子将她细小的脖子咬了一口红印。

肖斯琪想到了这个结果,可是她还是不甘心,虽然重生了,可是怎么一来就遇上这样的事儿啊,这是什么鬼地方,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又是谁!

她使了最大的力气要将他推开了,可是她实在是高估了这幅身体的力量,就这点力气,怕是连一只鸟都捏不死。

胸前突然一阵凉,是东方弗溪将她的衣裳一把扯开了,她的身体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这个男人的面前...

她板动身子的幅度非常大,为了禁锢住肖斯琪,东方弗溪只能以自己的腿压住她的腿,并且将她的手按在头顶,这一番折腾下来,床帘也被震散了,将这一床旖旎给遮了个遍。

几阵疯狂,差点将肖斯琪这个弱小的身子给折腾断,好几次她都感觉自己要疼到昏过去了,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东方弗溪停止了折腾她,将她从怀中松了出来,他似乎是累极了,疲极了,就在她的身旁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浑身因为疼痛动弹不得,看着那淡紫色的床帐心里羞愤难当,她肖斯琪长那么二十多岁还没有人敢这样做对她,从来没有人敢违背她的意愿让她做任何事,更别说是强迫...的睡了她!

她转过头去,仔细看着东方弗溪的眉眼,将他的样子铭刻在心里,好,这个男人,我记住了,此仇不报非君子,等她的了机会,看她不把他皮给拔了,然后找两个大男人来,就在她的面前,将他给凌辱了!

东方弗溪或许是觉得这个小丫头对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威胁力,睡得很沉,若是他现在知道了肖斯琪在想什么,怕是会一口水呛得笑出声来。

他东方弗溪,东盛国最有名的六王爷,因着自身的长相和行事狠辣决绝而闻名,这天下都说,宁愿惹怒那掌管天下的皇帝,也不愿意惹怒那东盛国的六王爷。

若是说这天下有谁不知道东方弗溪,那应该就是尚存在妇人肚中的未出世的孩子了。

天下人皆知他腹黑残忍,只因一年前他亲手将那背叛他的人开膛破肚。

虽然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可是他并没有刻意阻拦消息的传播,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血腥,不过一日,就将这事儿传遍了大江南北。

听说,东方弗溪一点一点将那人的肚子剖开,从腹腔开始,轻轻剥下他外层的一层表皮,等到剜下那表皮以后,他又开始更进一步,将下一层皮肉给剜下来,东方弗溪不碰他的心脏,他怎么能让那个背叛他的人死的那么痛快呢,那不是太没有意思了。

他就要那个叛徒眼睁睁的看着,感受着自己生命的流失,和那巨大的痛意。

东方弗溪就不给他一个痛快,哦,对了,东方弗溪所用的匕首上还专门泡过一阵药粉,那种药粉若是不用再伤口上,对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它一旦碰了伤口,那药粉会以最快的速度变成像虫子一样的活体,顺着他的经脉爬进去,所到之处,必定是千疮百孔,不过不会将人致死,只是会让他的疼痛加上百倍而已。

东方弗溪在行刑的时候还叫了天下名医来守着那人身边,为那人吊着性命,甚至喂给他吃千年人参吊着一口气。

直到东方弗溪见他的肚子都已经被他剖空漏光了,那人也没有力气再骂,他突然觉得无趣,将自己手上的刀一扔,这才任由那背叛者去,是生是死他都不再管他,东方弗溪洗了手就走了。

就在众人都以为东方弗溪就这样放手不管的时候,他的属下竟然牵来了两只饿了极久的狼来,把那人和狼关在一起,不过一瞬间,那人的尖叫都还没有破出喉咙,就已然被撕碎。

东方弗溪怎么可能不把人弄死就放过他,就算知道那人已经离死不远了,可是他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让他一口气也不能剩。

这还只是区区一角,他做过的更多的事情并不被众人所知晓,只有背叛两字,在他的世界里,决不允许出现,为了警示所有人,他才这样做的,而这样做也确实非常有效果。

自然,像东方弗溪这样的人,树敌也是非常多的,这大半个江湖都与他的关系很僵,不过碍于东方弗溪的帮派在这江湖上占了大半个江山,他又有王爷的身份,这世间,暂时还没找到有人敢在明面上与他作对的人。

在暗地里,有不少帮派为了抗争这个妖孽而集结,虽然对他并没有什么威胁,不过始终是一个小隐患,这几年来他看着那些帮派长大,有时候还会无聊的去帮他们一把,那个帮派现在才有些像样子。

不过,就在最近,那个帮派好似有些改变。

东方弗溪不知道哪个帮派改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不过这一次他中了蛊毒的事情,定是与那个人有关的。

就在这个时候,肖斯琪强撑着自己手臂的酸痛在四处摸索着这床头有没有藏什么尖锐的东西,让她可以一把插进他的心脏,让他一击毙命。

她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摸到,反倒把身旁的人惊醒了,肖斯琪听得他一声含糊的不满意的声音,然后看见东返弗溪半张开了一双眼睛将她一脸惊慌的看了去,然后像是没有看清楚一般,鼻腔里嘤咛出声,伸出手去将她一把抱了一个满怀。

肖斯琪虽然长得十分娇小,也还没有发育完全,但是身上的肉却还是软软的,让人捏了一把就不想要放手,而且她的身上带着一股子未出阁的女儿家的香味,他一把抱住以后又动了一动,将她好好地禁锢在怀里,然后埋首在她的颈间闻着浅淡的发丝的香味。

真是奇怪,这二十年来,除了那人,还从未有任何一个女儿家的身体让他这样喜欢。

肖斯琪本来是想要找到一个东西之后将他击毙的,但是她非但没有找到任何利器,连自己也被这个男人蛮横的抱了过去,锢在了怀里动弹不得。

她挣扎无果,只能由着他抱着自己,无奈的看着远处已经烧了三分之二的蜡烛发神。

她不知道,还好她没有找到任何利器,不然只要她一但将其拿在手上,东方弗溪一直放在她脖子下面的那一只手会立即将她细嫩的脖子掐断,一点迟疑都不会有。

对他来说,只要是贴身边的人有异心,不管那异心是真是假,他全都会杀掉。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半个时辰过去,东方弗溪终于将她放开,她得了空子,赶紧脱离开他的怀抱,忍着浑身的酸痛和那个地方的火辣,光着脚下了床,因为太急切光脚踩在地上的时候没有站稳,噗通一声摔了一个底朝天。

再世成妃:腹黑王爷轻点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再世成妃 或 腹黑王爷轻点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刚刚好”先生

    我把生活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生活;把爱情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爱情。我把事业的高度放松了,把灵魂的深度也放后了,告诉自己刚刚好就可以。也许我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无甚大爱,无甚理想。所做的都是为了一个好的生活,一个刚刚好的灵魂,行有余力,则可以照顾几个人更好的生活,让更多的灵魂活得刚刚好。多数时候,我想得比较透。但有时候,贪婪会作祟,想要我在钱财上多搜刮一些,为了更辽阔更长久的事业,那事业看上去是一种情怀。但是,得警惕啊,贪婪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性格,有人贪婪得很鲁莽,

  • 2018年,重新出发,重新起航

    今天起恢复更新,大家久等了

  • 环保提标 助力蓝天增多

    3月1日起,“2+26”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环保提标助力蓝天增多“到2020年,全国未达标城市PM2.5平均浓度比2015年降低18%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优良天数比例达到80%以上。”近日召开的年度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明确了新的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让收获了更多蓝天幸福感的百姓们又有了新的期待。打赢蓝天保卫战,需要综合施策。按照环境保护部《关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3月1日,此区域内,国家排放标准中已规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行业以及锅炉的新建项

  • 「记梦器」喂,妖妖灵吗?-----拯救阿尔茨海默老人

    昨晚做了特别清晰的梦。梦到,我和小伙伴在楼上收拾准备上班,听到楼下有动静,误以为是婆婆也起床了。但是下楼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太。依稀的记得,老太太穿着盘扣的暗粉色上衣,比较利落,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名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找不到家,然后误入我家了。后来我婆婆还给她做了一碗清汤挂面,卧了一个鸡蛋。就让她在餐厅吃饭。我就拿起手机拨110报警。结果接线的小哥,还是一个逗比,跟我逗了半天闷子,才让我说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当时都醉了。然后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这个接线员事情的经过。后来,出警没出警

  • 悦读 | 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一定是笨路

    什么叫先驱者?当几万万同胞还生活在当下,他们就在思考这个民族的未来,为了自己的理想、不切实际的理想,甚至贡献了自己的生命——黑暗中没有火炬,我只有燃烧了我自己;每一个知识分子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更多的知识分子像更多的探照灯一样,要照亮这个民族的未来。如果这些探照灯全部都熄灭了,这个民族的前方是黑暗的;这个民族需要目光长远的人,他们一定走的是笨路。这个民族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是笨路笨人和聪明人是世界上两种不同的动物。笨和聪明,首先不是在做具体的事的时候,而是

  • 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

    !我为你留着一盏灯让你心境永远不会近黄昏我心中不会有黄昏有你在永远像初春的清晨大年三十晚上,有上亿人听了王菲、那英这曲《岁月》,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听懂了……那英唱到这句歌词,“我心中亮着一盏灯,你是让我看透天地那个人”,很多人以为写的是爱情。当王菲唱“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恍然明白:“你”指的不是爱人,是岁月。20年前《相约98》,20年后《岁月》,岁月还是在她们心里留下了痕迹。不然即使写出“生活是个复杂的剧本”,也写不出“不改变我们生命的单纯”。20岁时,我们都曾轻视过岁

  • 半生已过,才明白这些道理都是真的!(精辟)

    当年多少荒唐事,如今都成下酒菜。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正如大曾所说,往事已成过往云烟。人生就是一个饱经沧桑历经磨砺的过程。春夏秋冬,风水轮流。揪不住的时光,衔不住的岁月。而有些事情,总是在经历过后才懂得,有些道理,年纪大了,才发现——都是真的。年纪大了,才发现:朋友,不在远近,只在真心。朋友,就像是夜空里的星星和月亮彼此光照,彼此星辉,彼此鼓励、彼此相望。朋友,也就是镶嵌在默默的关爱中,不一定要日日相见,永存的是心心相通,不必虚意逢迎,点点头也许就会意了,有时候遥相晖映,不亦乐乎。作家

  • 周日要上班!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还有这些消息你要知道!

    距离春节只剩不到两周的时间有的小伙伴已经陆续放假回家了大部分仍坚持在工作岗位掰着手指头倒数着回家的日期然而就在你默默等待的时候季里看了下日历表突然发现一个大大的“噩耗”不仅这周日(2月11日)要上班!放假回来的那个周六(2月24日)也要上班!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18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今年春节,2月15日至21日放假调休,共7天。2月11日(星期日)上班,2月24日(星期六)上班。这还不算什么季里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噩耗”▼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什么?阖家团圆的除夕竟然不是法定节假日20

  • 你抓住假期这个阅读高峰期了吗?

    进入小学中高年级段后,你会发现阅读的时间越来越少。尽管现在的老师和父母都一再强调要重视阅读,但阅读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积累的。随着年级段的升高,作业量的增加,再加上各种培训班,孩子的空闲时间确实少得可怜。我自己在爽爽升入五年级后,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一点。小学阶段每天只保证半小时到一小时的阅读,在我看来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假期就成了特别好的阅读高峰期。寒假和暑假都是如此。每次寒假暑假前,我都会购入大量的书籍,因为家里有个酷爱看书的小书虫。有了大把可以挥霍的时间,我知道他最大的兴趣点除了玩就是阅读了。所

  • 我与父亲的关系

    2018030你与父亲如何相处?有些父子增进感情,是通过打篮球或者聊汽车。有些,则体现在不经意的生活细节中。《负空间》(NegativeSpace)是入围本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中的一部,片中父子的交流方式,是收拾行李。动画短片《负空间》何为负空间?简单的说,构成视觉中心的空间是正空间,负空间则与之相反。短片用“收拾行李”这件事贯穿始终,它是父亲教会自己的十分有效的整理方式——将一件件物品缩到最小,然后按固定顺序放进行李箱,“负空间”被这些衣物填满,极其充实。父子之间的感情如果也是一个行李箱,那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