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攻宠若惊:明星夜袭躲不了 大结局

2018/1/11 19:00:3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攻宠若惊:明星夜袭躲不了

第一章 明星架子

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董事长办公室这会应该是最繁忙的,可今天倒是个反常,这个楼层都没人敢去,公司的人早就传开了听说这苗家大小姐回来了,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巴不得又多远滚多远呢。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我说女儿啊,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就行了,我就不信我们苗家的实力连这点小事情都解决不了,你又何必来自对楚昱那小子经纪人的位置耿耿于怀呢?”老爷子苦口婆心劝着。

好好的一个商业公司,和一个八卦艺人有交往不是掉自己身价吗!

酒红色长发微卷披在身后,只露出半面脸也遮不住早已浮躁的面容,劲红色的短裙显得叛逆十足。

“我不管,他那经纪人的位置,我坐定了。”

苗语茜刚从海外归来,苗家大小姐的气焰又长了不少。这会儿说话,早已经是在气头上了,根本就没把自家老爷子放在眼里。

只是回来的时候,偶然在机场上碰到了,原本苗语茜还不知道他是谁,更是不屑多看一眼,这样的男人娱乐圈风生水起的大腕儿背后都是女人爬上床。

只是,只是一眼苗语茜觉得自己心都沉了,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开始,楚昱给人那种干净温暖的感觉,再麻木的心都会起波澜,这一瞬间爱情已经可以代替生死了,刚沉迷在回忆相遇的场景里,老爷子又压抑不住怒气。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楚昱虽然名气很大,但是说白了就是一个靠脸吃饭的,没有一点真才实学,你和他不一样,将来这公司家业都是要你来继承的,不然我送你海外留学是为了什么!”

老爷子气的不轻,咳嗽半天都没喘过气来。

苗语茜哼了一声也不和他犟了,自出生以来自己说一不二,什么时候考虑过别人了。

“我做我自己的事情,碍着公司什么事了,你就别管了!”

嘭一声门关上,苗语茜头也不回,人已经走了。老爷子坐在椅子上顺气,早晚要被她气死。

整个走廊都回荡着他一个人的脚步声,茗厦顶楼的总统套房奢华的格调也因为他楚昱终于有点人情味了。

裁剪合体的西服是他刚从发布会回来的标准,毕竟像楚昱这样的随意派很少一本正经的出门,一进屋,衣服就随手扔一边去了。

略带磁性的开口:“秦清越你人死哪儿去了?不知道今天本少爷回来嘛,屋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这就是你这个经纪人该做的?”

他楚昱走过的地方,哪里不是名婉围绕早有家人等着他,可是今天实在来气,现在的投资商真是越来越磨磨唧唧了,明知道自己是吸金的法宝,居然还当场撂脸子!

真是气不打一出来!

要不是楚昱要在众多少女面前维持好绅士风度,早就跟他们打开了!这还真不是怕了他们。攻宠若惊:明星夜袭躲不了 大结局

“我的小清越,你跑哪儿去了!”

屋里没人,楚昱踹了一下桌角,秦清越这个经纪人真是越来越失职!

太阳已经落下,余晖透过玻璃折射进来,正好洒在秦清越的背后,温和又带距离的气质总能保持几分神秘。

对面的苗语茜不得不收敛着自己的脾气,委婉有序点着自己爱喝的咖啡,秦清越不动声色瞄了下手表,已经知道楚昱回去了,自己也该走了。

“虽然和苗小姐接触不多,但我想像苗小姐这样有身价的人,自然不敢高攀。今天还有点儿事就不多陪了,改天再与苗小姐喝茶。”

说完拿起包,准备离开。

她秦清越做事从来不看人脸色。既然苗语茜不说出自己的目的,自己也没那个闲时间去陪她。攻宠若惊:明星夜袭躲不了 大结局

“秦经纪人,待在楚昱身边已经几年了?”

原来这个人也是冲着楚昱来的,秦清越觉得有些好笑,从来都没人约自己喝茶,还以为今天转运了呢。

怪不得都说红颜祸水呢。

“苗小姐的意思我不明白,我也是为了工作,况且楚先生已经出道五年已久了。”

秦清越话走偏锋,像楚昱这样的艺人现在已经很少了,在各个领域都能插上一手,并且还能做这么久。

苗语茜这才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要是楚昱平凡到不行,那自己做的一切岂不是没有一点意义!

“向秦小姐这样稳如泰山的人,我看着倒也不多见了,想必你做事一定有自己的方法和手腕儿,单是这份决心和毅力在经济人中你也算是佼佼者了!只是今天本想跟秦小姐再从新介绍一份工作,不知道秦小姐意下如何,不过我能保证秦小姐的新工作是你现在的工资三倍还多!”

苗语茜翘着二郎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要能进了楚昱身边,那自己还怕抓不住他的心吗?

“有意无意今天也是没时间了,我先走了。”

标准职业西装包裹下,人已经走到门口,秦清越的步子迈得很开,对于苗语茜这样的追求者也不是第一个。

苗语茜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秦清越真是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自己好心好意的约她出来商量,好不容易出来了,还都这样,推三阻四,等到自己和楚昱见面,当着楚昱的面儿说辞退她那个时候就让她自己尝尝什么叫做,悔不当初!

这样看来再过几天,楚昱就会出席誉霖酒会了,到那时??

等到秦清越赶回茗厦顶楼时,楚昱已经吃了一份烤牛排,嘴角微微上扬带着特有的酱香。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若说楚昱这几年在娱乐圈儿混的风生水起,也不单是因为他的外表,毕竟娱乐圈从来都是不缺小鲜肉的,但像楚昱这样不光站稳了脚还跨行到其他行业实在是少数。

秦清越倒是在这朝夕相处里看出来了,楚昱给人一种特立独行的感觉但是骨子里总带着绅士的教养。都说一代看吃两代看穿三代看文采,楚昱虽没公开自己的背景,但这气质已经是不输给谁了!

“背着我见什么人去了?”楚昱单手支着脑袋,嘴角带着坏笑。

“还能去哪,还不是帮你去解决情敌了,只是这次遇到的不是要见你一面的脑残粉。而是想取代我位置的大小姐。”

秦清越说的事不关己,甚至都没有正眼看楚昱就自顾自的倒了洗手间。

在楚昱面前,她从来都是只做自己的,再说两个人之间闹出来的绯闻也不是一点半点的,也没有必要瞒着他。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楚昱茫然不解,哪个大小姐?

洗手间水身响起,透过磨砂玻璃可以看到屋里朦胧的曲线,即使再想推开门心里直痒痒,还是忍住了。

秦清越的习惯楚昱比谁都了解,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在洗漱时被打扰,不然凭着秦清越跆拳道黑带的力度,关上门都没用。

秦清越对着满是水雾的镜子觉得自己心里说不出的疲惫,也更像是暴风雨前的预兆,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她一向不会轻易说累的,再说有什么事也不指望她能承担。

对外说好听点是经纪人,但是再难听点自己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干净的情妇而已,她秦清越岂会不知道?

裹好浴巾正好齐对胸口,隐隐约约莫名的挑逗,滴水的发丝垂在身后,自顾自的打理,楚昱半眯着眼角饶有趣味。

秦清越主动开口问道:“之前你好像没有和苗家有交易?”

楚昱思绪被打断,楞了一下:“哪个苗家?”

“苗承肃旗下的苗氏公司是专门出口贸易的,在本市也算是老狐狸了,只是他经商范围不在这里,就少出席活动。今天找我的是苗承肃的女儿苗语茜,刚从海外归来。”

秦清越边擦头发边回答,再转身,楚昱已经在她身后,两臂见她圈在里面,秦清越带着危险警告挑起眉头,楚昱从她手里夺过毛巾,温柔的擦拭起来。

“怎么,你吃醋了?”

楚昱这会觉得秦清越可爱极了。

可显然对方没有接受他半点糖衣炮弹,一脚踢在关节处,力道更是从来都不会轻,两人离的这么近,动作在一瞬间完成。

楚昱面部扭曲歪在一边捂着腿,咆哮:“秦清越,你过分了!不想要工资啦!”

秦清越长腿触底,性感的扣起,楚昱一米八的个子无力倒在毛毯上,内心乱成一团麻。

浴巾已经松开了,头发也松散在肩头,微凉雾气从后跟蔓延,如滑的肌肤欺身压上,空气也在这一刻静止。

楚昱虽然疼的厉害,可面前都是秦清越的味道,一种说不出的幸福。

“老板你说,加班工资是不是双倍?”指尖已经撩到楚昱的眉目见,所到之处无不是颤抖。

还有这等好事!洗白白等着自己!

这样投怀送抱的人她秦清越绝对不是第一个,可是楚昱只吃定了秦清越。

手掌包裹住乱窜的白玉指尖,放在嘴边细细的吻了起来,“清越,还是只想要你??”眷恋化成动作,从脖颈一直往下??

秦清越翻起白眼,从手边摸到浴巾,用力扔到楚昱脸上,吃痛后就是一片黑暗,人已经进了屋还把门锁上了。

楚昱气不打一处来:“秦清越,你个小妖精!”

第二章 找上门来

早上的阳光叫不醒楚昱,秦清越已经把自己收拾好拿上钥匙就直逼楚昱卧房。

走到门口又想了一下,今天好像是周日,楚昱再忙也会给自己一天休息时候,自己要是这个时候去肯定是找骂的,何必呢,管他呢。

专线响了。

“您好,请问是秦经纪人吗?”

这是茗厦前台打来的,秦清越应了下。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是这样的这里有位小姐说是楚先生的女朋友,要去顶楼看望楚先生,想到楚先生的日常起居都是你安排的,就先问下您的意思?”

“女朋友?叫什么名字?”秦清越见怪不怪。

过了一会,“你一个经纪人是什么东西,本小姐要见楚昱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你算老几!”电话被那女的抢了去。

秦清越深呼吸沉住起,“麻烦你先说下自己的名字,我可以给你安排,不然楚先生工作起来会没时间见你的。”

“让楚昱来接我电话,快点!”

秦清越已经能够想到电话那头是个身穿貂皮大衣的泼辣妇女了,这样没礼貌见什么见,正准备挂了电话,楚昱穿着睡衣出来了。

“八点我约的有人,前台接待了没?”

坐在沙发上露出带有质感的腹肌,在秦清越眼里更像一个故意显摆的大爷,不屑去看。

秦清越对了下时间,“楚先生已经准备好迎接你,小姐你可以上来了,我在顶楼电梯出接你。”

像是拿到了赦免牌一样,在一干人等的仰慕下走的利落。

浓浓的香水味渐渐弥漫上来,秦清越越是淡定,电梯门开,“下次再来我等这么久,小心楚哥辞退你!”

不过和秦清越想的不一样,这明显是个自带造型师的小姐,打扮的恰到好处,清纯又不失格调,对于男人来说就是欲迎推拒,激起欲望的撩人,只是可惜了??

“小姐这边来,楚先生已经在等你。”

手指到不远处,眼看着那小腰扭扭的女人进屋,秦清越人已经坐着电梯下去了,你既然是楚昱要求着她上楼找,那么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电梯到了一楼,秦清越也发现自己饿了,便直步走到餐厅,毕竟她从来都不会委屈自己,跟着楚昱身边几年了,眼光也逐渐的高了,要不是楼下的餐厅静也不会选择这里。更何况楚昱给的银行卡,自己不用白不用。

点了一份价格适中的海鲜炒饭又坐到了靠窗的餐桌旁。

想着不久后的誉霖酒会,誉霖是家游戏公司,不过看誉霖发展的规模,已经在网游圈数一数二了,旗下的各个发展都是吸金的圈子。

现在能在游戏里捞钱的公司,不是巨富就是不屑,楚昱答应了他们出席酒会,单是出场费就给了七位数,秦清越咂舌,只是他们旗下的游戏没有了解清楚,到时候再来个现场发言,哪个怎么办?

“这不是秦小姐吗?看来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已经听声音也不算老。

内心吐槽还什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自己就在这茗厦住着,稍微打听就知道了。

秦清越抬头看这个人,面露疑惑,应该是见过的,只是猛一见面叫不出名字。

“是在下,并未曾给过秦小姐名片,不记得我也是应该的,上次在发布会上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眼睛实在让秦清越拒绝不了。

呵呵两声,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了,自己本来就长个大众脸,怎么到哪儿都被用被人认出来呢?

那人坐在秦清越对面,清秀的脸上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这倒让秦清越想起来了柳家三位大少,圈里圈外都有名誉的三位大神,大少爷在律师行业叱咤风云,经他手的案子都是亿起价,二少爷是位著名的脑瘤医生,少有新闻传出,看样子应该移民了,这三少爷一手创建誉霖纵横网游多年,人送外号吸金山,也不能怪秦清越多心,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人应该是誉霖董事长,柳若之。

“柳总有事吗?”绕有趣味。

柳若之单手挑了下眼眶,文质彬彬开口:“秦小姐脑子转的真快。”

若之??弱智??

不记得你都不可能。

秦清越收敛笑容,又在不动声色的忍笑:“本身就是做这行的,要是再没个眼色,那可怎么行?”

“南声函胡,北音清越,桴止响腾,余韵徐歇。秦清越,清越,秦小姐的名字倒是悦耳。只是可惜了,我联合警方实力,都没查到秦小姐的家室背景,真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柳若之开口向来是直说关键。

“你!”

秦清越也只是一瞬间,又回到那个无关紧要的模样,“柳总,手段这种东西可不是只有你会用,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

柳若之轻抿嘴:“果然没有看错秦小姐!”

秦清越沉住气,没有接话,这时海鲜炒饭已经上桌,“小姐请享用。”

柳若之看秦清越已经没了胃口,不觉有些好笑,誉霖虽然看着盛大,但是在这时刻刷新的网络时代,没有永久的立足,而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秦清越就是他选中的棋子。

为什么誉霖愿意花大价钱去买楚昱出席,又广发邀请同行来参加,人一多了,有些老狐狸的尾巴就会露出来,酒杯之间什么话都藏不住,况且秦清越跟着楚昱做什么事都可以掩饰,等知道谁有异心,再逐个打压,到那时才是誉霖的顶盛。

柳若之这个年纪就能控制整个局面,也不是没有道理。

秦清越尝了几口,再看下对面的人,眉头一皱,这人到底为了什么?

可自己即使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的被摆布,柳若之说的没错,秦清越这个身份是艺名,而她自己??

柳若之袖口擦到桌角,蹭了点灰,被看到后,很在意的擦拭了几下。

这家伙有洁癖吗,“柳总这是去参加发布会?”

“不过是好友约去酒吧。”

“??”酒吧?柳若之也不像是能喝酒的人。

“秦小姐也感兴趣?”柳若之做出一副好说话的样子。

秦清越今天显然没事做,但柳若之这样的人还是少接触比较好,是敌是友还不清楚,要是自己步子跨的太大,楚昱那边也不好交代。。

看秦清越为难表情,柳若之也不好意思强迫:“等到誉霖酒会,说不定还会见到他们,也不急着一时。”

“那柳总现在急着去见他们,是不是在密谋什么??”

“秦小姐就是这么冰雪聪明,确实是有个新人出场,我要过去试探。”柳若之表示很豁然。

“我知道你是秦岚带出来的经纪人,秦楠的手段我是见识过的,我想,你也不会输给她。”

秦岚是楚昱背后的经纪公司,也是秦清越的师父,一手建立出来的娱乐传媒,更是在商业界混出标志,现在人居二线,手持大权就是不出面。秦清越现在能够肆无忌惮的我行我素,有一半都是仰仗秦岚。

就连秦清越的身份也是靠秦岚处理的,隐藏了自己本来的信息,过去她不想再回忆了,连姓秦都是随的秦岚的姓。

“柳总,不送。”秦清越上扬嘴角,吃了一口海鲜炒饭连头都没抬起来。

嘴里的东西如同嚼蜡,费力咽下,眼眶就已经被泪水打湿,为什么每走一步都把自己逼到绝境呢?

不远处楚昱在车里看到很仔细,他没有限制秦清越和其他人接触,因为他知道秦清越无论做过什么都会和自己讲,但是这次,柳若之主动找上来两人还离得这么近,他确实吃醋了,就看回去之后秦清越怎么和他交代了。

“昱哥哥,你怎么不理人家了?”副坐的女人肩上的衣服已经滑落到脚踝。

车里冷静过后才想到还有个人,楚昱自己叫来的,他很少自己做决定,特别是女人的事,秦清越是他经纪公司塞给他的经纪人,自己每到一处都是安排好的床伴而这次是他自己叫来的。

这个女人好像很会拿人七寸,眼也不是一般的尖,“昱哥哥,秦清越有什么好看的,再说自己都没注意到你,我们还是快点去我们该去的地方吧!”

一关于秦清越,楚昱眼神显得格外晴朗,让他不解的是她们两个认识?

“秦清越确实没你个小妖精好看,你自己会认识她?”楚昱低头狠狠的在她脖颈出吻了一下。

低头嗤笑:“昱哥哥人家这么喜欢你,肯定多想知道你了,秦清越在你身边呆这么久,我都吃了好多醋了,早上她还凶我,你把她辞了,我做你经纪人好不好?”

楚昱带着不明的暗笑,再最后抚摸一下,人已经甩了车门,往秦清越坐的位置上走去,上一秒还是温存,转眼人就走了,车里瞬间冰冷了起来。

楚昱假装刚才没看见秦清越,很惊喜的坐在对面:“怎么又在吃独食?”

秦清越白眼上翻,不想搭理他。

场面有点尴尬。

“我有几个消息想和你说下,清楚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楚昱支着头,满眼柔情觉得自己很真诚。

秦清越把盘子扯到一边,“楚先生,麻烦你把脸上的口红印擦了在和我说话,还有你的消息我不想知道,或者不出半小时消息就变成文案放在你的桌上了。”

其实楚昱就是喜欢秦清越一副什么都豁得出去的样子,他确实有消息要说,只是这些事情都不过是工作,是秦清越一个经纪人该做的安排,每次她都会打理好,就不用说了。

“其实誉霖酒会的主题是用他们最新的网游为宣传,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演讲,你能写出来演讲稿?”

这个秦清越是知道的,这么商业化的酒会肯定会宣传,“你不就是想让我和你一起打游戏吗?”

第三章 游戏而已

誉霖旗下网游《醉月》虽然上市时间不长,但已经横扫各大网游,夺得榜首。

只是可惜秦清越平时没有时间去玩这些东西,她一直都在强迫自己不能于工作脱轨。

楚昱办公室里有台电脑,只不过平日里没怎么用,落了一层灰,这会拿个抹布擦两下:“保洁员没人吗?”

“拜托,你早就说了,不能进你办公室。”秦清越把笔记本进来,空旷的书桌上除了几张稿子,其他都是灰。

好不容易两台电脑放在一起了,通电,等开机。

楚昱感觉到秦清越并不高兴,打趣开口:“柳若之威胁你了?”

本来是在想如何写报告的秦清越,思绪被打断,瞄了楚昱一眼,带着几分无奈:“我哪有被威胁的资本,柳若之想让我帮他查出谁对誉霖有异心。”

“这个算盘打的不错,你在酒会上肆无忌惮的去问,也不会有人想到背后的柳若之,打这我的旗号,又或者真的是我有投资方面的意愿,那些人肯定露出几句真话,再者你不开口,也有人恨不得拉拢你。”楚昱分析道。

秦清越做错什么,媒体话题都会指对他,柳若之可真会找人。只是他疑惑为什么秦清越不拒绝他?

秦清越不是不能帮柳若之,她只是把自己在这商业圈走的太远,回头看不到路了,现在是依靠楚昱,可没了楚昱……

游戏打开了,秦清越新号需要注册,楚昱已经快满级了。

秦清越自己就气馁了:“你什么时候玩的?”

“想你的时候玩的。”

“……”

秦清越的操作可以用小学生来概括了,再加点她真的对这些不赶兴趣,跟着楚昱后面跑地图,捡经验。

不一会天就快黑了。

正当秦清越觉得自己饿准备起身拿吃的时,发现自己死掉了……

我擦,谁杀的?

对面是个在马上的将军人物,手里的屠龙刀光芒四射,打一个新人也就是手起刀落的事。

“楚昱,他欺负我。”

一秒。

屏幕上就弹出,世界:摩龙焱将军死,宝物落到北音暮手里。

这个人这么厉害,死了还世界通告!

“别说是个帮派高手,就是全服也没人敢欺负你。”楚昱离的又近些,眼神却注意到秦清越有些僵硬。

秦清越刚才脑子空白了,掉进了那个噩梦一样的深渊,觉得好像回到八年前,自己也是在玩游戏,也是个小白,嘴里嘟哝着:阿离,有人欺负我……

“清越,你没事吧。”楚昱轻轻臂弯将人搂在怀里,秦清越无力被他扶在胸口,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自己像是喝了三天的酒泪无处流。

楚昱问曾经失言问过秦岚,秦清越到底是哪里的人?可秦岚一再掩盖,再最后问就说秦清越是一个人,父母在国外,不曾见过。

“清越乖,什么事都会过去的,你抓着不放只会伤害自己。”楚昱安抚的轻拍她的背。

秦清越起身正视他,带着几分仇意:“伤害都已经过去了,我…也就只有我自己了。”

江离然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秦家又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样,我成了过街老鼠,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

秦清越情绪恢复好,才发觉自己离楚昱这么近,他身上有种淡淡的牛奶香,也有可能是平日洗衣染上去的皂角味,莫名的让人安心。

自己忘记了楚昱不用香水的。

只是她秦清越只是一个职员,哪里配得上他一个大明星。

天已经黑了,不大的办公室开着落低灯,昏暗的灯光,楚昱看不清秦清越的脸色,只是自己这个时候已经抱紧了全世界任何事情都已经干扰不了他了。

楚昱好像还记得第一次遇见秦清越的时候,那时候自己是一个刚进公司的还没有被包装的公子哥儿,靠着几分自信签约经纪公司,虽然并没有什么成就,也没有多资金去筹划自己的未来,但是总是有不少的女生往自己身上贴,本来就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靠实力。

秦清越那个时候已经是小有名气,秦岚身边的得力干将,内外口碑都不错,更比秦岚容易相处多了,特别是对难缠的人,要是秦岚能拿鞭子直接上去抽,而秦清越连拉带劝连秦岚暴脾气都能解决。

只是她自己不在意,对谁都微笑一下,保持这距离又不得不让人想去亲近。也没有问过她,以前是怎么过来的……

秦岚跟自己安排经纪人的时候,楚昱第一次开口要求到就要秦清越。

秦清越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脸红了,只是呆呆地说了一句,听岚姐安排。

秦岚已经策划好了,楚昱之后的工作安排以及明星包装,又觉得楚昱这个人还不错,很配的上自己家的秦清越就应允了这件事情。

随着楚昱在娱乐圈儿如日中天,秦清越的地位也一步登天。

现在只要一回到原本的经纪公司秦清越就是那里的金佛一样的存在。都巴不得在秦清越手上舔两下,回头能够介绍几单生意就满足死了。

楚昱也在这几年时间内,完完整整的认识到了秦清越,只是好像自己太出名也不是一件好事。现在有柳若之找上门来,也就是看上了他们家的秦清越了。

楚昱保持那一个姿势抱着秦清越,声音带着磁性:“如果你害怕,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打开,我只是恳求你不要一个人撑着,你是个女生。可以不用坚强。”

见多了你的背影,怕你不需要我。

秦清越难得娇羞道:“我又不是你养的金丝雀。”

“我就想养你。”

秦清越起身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脚有些麻了,拉开书房里鹅黄的窗帘,站在顶层往下望,一片灯火阑珊,而自己却像一根羽毛一样,不知道该漂在哪里落?

在哪里,在哪里停脚,又在哪里享受天伦之乐。

楚昱才背后轻轻的环着她的腰,想到秦清越之前在自己面前提过想去吃陇城的大闸蟹,自己忙的时候就忘了,她就不再提了。

已经过了饭点了。

“也别做饭叫外卖了,我们去上陇城吃大闸蟹。”

楚昱走出书房到客厅拿自己的西装,顺手给秦清越拿上了一件绒毛衫。

秦清越还呆呆的看着远方不知道是在想自己,还是在想以后。

楚昱不好打断她的思绪,只好在一边逗她笑说:“女生啊,就是有几分矫情,吃什么大闸蟹呀,有那么难剥,还好你有我这么一个大明星替你剥,你应该以身相许才是!”

“我才不要以身相许呢,就你这样,就算是结了婚也是一个到处找小三的人,等到我变成了妒妇,你就名正言顺的把我给踢了,那我可找谁哭去呀。”

秦清越笑着帮他整理领带,又皱眉开口:“穿的怎么好看,准备给谁看!”

“给你看。”楚昱两手摊开表示只有你一个人。

秦清越看他那样就忍不住…败给一个人的色相了,踮起脚在耳垂下深深的吻上……

脖颈出一阵温热,鼻尖的呼吸就在耳边,沁人心脾。

嘴角离去,衬衫领上留下了遮不住的草莓印。

秦清越低头还没想好怎么去直视他,楚昱就欺身上来,紧紧的抱着同样在耳垂出留下一吻。

“楚昱,你干嘛!”秦清越想到还要工作人就暴躁起来了,楚昱管不了这么多,一直等到怀里的人安静下来,才松手。

“走,去陇城吃好吃的。”

夜才刚刚降临,路两边车水马龙,虽然不是下班的高峰期,但也给人一种都市的繁华。

在秦清越的印象中楚昱是很少一个人开车,平时出去都有司机掌握着他该去的行程方向,而她自己也只是一个陪同的人员。

可秦清越从他身上散发的气质上可以看出,他对车的热爱,就像女人对包的热爱一样,又疼爱又随意。

秦清越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就像楚昱他已经是一个,拿过全国赛车荣誉的金牌车手,要让这么一个狂野的人,在这着车挤的街巷中行驶,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楚昱啊,我问你啊,你真的喜欢明星的这一种生活吗?”

秦清越坐在副驾上手脚也不老实,一个劲儿地探出头去想往车外回看。

一个是职业病,她很想知道后面有没有跟着的狗仔队,一个是她对这个样子的甜蜜相处十分的不踏实。

楚昱开车的时候确实是像是掌握了全世界,十分珍惜和秦清越外出独处的机会,但对于这么一个不安分的女人来说,他还是有点玩火的。

“无论你得到什么,就注定要失去什么。这是自然的规律,我既然有了这个身份就一定要在生活琐事上就出一些放弃,才能配得上我的身份。你见到我跟很多人谈的很友好,也见过我在公司面前当场耍脾气,但你知不知道,我更在乎你。”

楚昱略带磁性的声调,温暖勾勒出一个美好的画面。

他能单独为秦清越开辟一片,让所有人妒忌的天地。

秦清越心咯噔了一下,觉得自己真的很让人失望。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说不定啊,马上把我给踹了,我可害怕着呢!”

秦清越转脸,说的还是这两句,似乎花心的楚昱在她心里是留下烙印的。

楚昱眼角带着笑意:“我倒是很想踹了你啊,可是这五年了,我连打的过你都没有,打得过哪有本事去踹了你呀。”

“你是在骂我比较泼妇!”秦清越二话不说上去揪他耳朵,楚昱龇牙咧嘴;“不敢不敢,我可不敢…”

已经快到陇城了,像这个时间点儿还有些早,但陇城里从来都不缺乏各样的豪门恩怨,为了避免有狗仔进去爆料,陇城入门要求也越来越高,秦清越曾经瞄过一眼茶水单,茉莉一壶1990元……

这要谈多大的生意从能对得起这顿饭。

秦清越的草根农民精神很少来这里,但是楚昱却是这里的常客。

车刚停到,陇城的门口就有使者前来,接过钥匙将车开往停车场。

楚昱半搂着秦清越的腰,两人共间走入进去,今晚秦清越没有盛装打扮,但也小巧有致,被粉嫩的毛绒衣裹住脖颈,楚昱眼里都是她红扑扑的脸颊。

外面的空气并不算太冷,可陇城却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氛围。

大厅中央的水晶灯,照耀的刺眼。

攻宠若惊:明星夜袭躲不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攻宠若惊 或 明星夜袭躲不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文征明晚年大字行书《醉翁亭记》

    文征明晚年大字行书《醉翁亭记》,现藏于沈阳故宫博物院。此作真力弥漫,气势磅礴,文氏书迹中也属罕见。

  • 澳洲五大女富豪都是单身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澳洲新快网22日报道,澳洲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现年64岁,她的净资产达到230亿澳元(1澳元约合5元人民币)。她于2012年登上《商业评论周刊》全球女富豪榜首,当时其资产估值达到290亿澳元。她曾两次结婚,1990年同第二任丈夫离婚后单身至今。海洛薇兹·普拉特现年55岁,她的净资产28亿澳元,她在大约20年前罹患罕见鼻咽癌后幸存下来,之后通过家族慈善基金会不断资助癌症服务机构,她没有结婚。朱迪·尼尔森70岁,净资产12亿澳元。她出生于非洲津巴布韦,曾是平面设计师,婚后成为全

  • 手机字帖|《颜体字书法要诀》颜真卿楷书字帖《多宝塔碑》偏旁部首书写教程

    颜真卿楷书字帖《颜体字书法要诀》(颜真卿《多宝塔碑》偏旁部首书写教程),手机版字帖图片。]

  • 湖北常年创作网络作家才70人? 大神还是很多 全国第一方阵

    湖北常年创作网络作家才70人?大神还是很多全国第一方阵当年明月湖北是文学大省,也是网络作家大省,自古惟楚有才,于斯为盛。据长江日报7月22日消息,湖北全省在知名原创文学网站注册的湖北8000余名网络用户中,常年创作获得稳定收益的70人。这个数字让我很诧异。我记得不久前光明日报还是中青报一篇报道的数字,全国网络文学注册用户有1000万,湖北才8000?能坚持创作获得稳定收益的才70人?这也可以看出网络文学的残酷,你只看到大神光环,不知道一将功成。靠写作为生,对于大多数而言,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简直

  • 湖北文联作协换届 刘醒龙文联主席 匪我思存作协副主席 老同志退了

    湖北文联作协换届刘醒龙文联主席匪我思存作协副主席老同志退了文联、作协是国家指导文学、艺术创作的机构,也是半官方机构。湖北是文学大省,涌现出大批知名、实力作家,湖北省文联、作协昨天召开了代表大会,选举了最新的负责人人选。据长江日报7月22日讯,刘醒龙当选文联主席,李修文当选作协主席,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艾晶晶)当选作协副主席。省文联副主席里大家耳熟能详的有相声小品演员陆鸣、以及散文家李修文。省作协副主席大家比较熟悉的有高肖晖,评论家刘川鄂、小说家晓苏、诗人张执浩、评论家李鲁平、网络小说作家匪我思存。

  • 《纽约司机驾着北京的梦》中国好声音之一张学友经典歌曲学唱

  • 博物馆文物介绍——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

    传世宋徽宗赵佶的画有两种,一种是“御笔画”,一种是“御题画”。“御笔画”出于赵佶的亲笔,“御题画”则由他人代笔作画,徽宗书题押款,由此宋徽宗名下之作数量虽多,其中尚有部分为代笔,而《瑞鹤图》独具清俊潇洒之格调,形神兼备,经学者考证属赵佶之“御笔画”。赵佶绘画,注重写实,讲究画理法度。据载赵佶曾亲自挑选宫廷画师,设题画鹤。众生员少有中的者,皆因生员们虽画鹤姿态万千,竟无几人细查仙鹤踏石之足先左或右,直至徽宗钦点,方才彻悟。他还曾要求画师笔下花卉,能够表现不同季节、不同时间应具有的特定情态。自其登基

  • 牛是怎么死的?(看懂了,思想至少成熟30年)

    牛耕田回来,躺在栏里,疲惫不堪地喘着粗气,狗跑过来看它。“唉,老朋友,我实在太累了。”牛诉着苦,“明儿个我真想歇一天。”狗告别后,在墙角遇到了猫。狗说:“伙计,我刚才去看了牛,这位大哥实在太累了,它说它想歇一天。也难怪,主人给它的活儿太多太重了。”猫转身对羊说:“牛抱怨主人给它的活儿太多太重,它想歇一天,明天不干活儿了。”羊对鸡说:“牛不想给主人干活儿了,它抱怨它的活儿太多太重。唉,也不知道别的主人对他的牛是不是好一点儿。”鸡对猪说:“牛不准备给主人干活儿了,它想去别的主人家看看。也真是,主人对

  • 人生短暂,请放宽心态

    活着,健康才是第一,钱财只是用具。百年之后,你躺你的坑,我睡我的土,再也没办法交流。我们忙忙碌碌,为了家庭幸福。我们辛辛苦苦,为了生活奋斗。钱赚的不多,活干的不少,身体累垮了,健康作没了,也就没机会享受了。人生短暂,一定要放宽心态。钱,够用就好,房,够住就行,别为了这些身外之物,忽略了身边的人,抛弃了珍贵的情。每个人的时间都会越来越少,过一天少一天,见一面少一面,到最后都要分开。所以能爱的时候,别吵,能聚的时候,别等,好好说话,和睦相处,千万不要带着怨恨和遗憾过余生。生命只有一次,不可重来,时间

  •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中国好声音之一张也经典歌曲学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