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钦点皇妃免费阅读全文

2018/1/11 20:54:47 来源:网络 []

小说:钦点皇妃

第一章金鎏国

早朝殿气势逶迤的早朝殿上,随处可见翱翔云际或吞云吐雾的飞龙图腾。原文haohaoyun.com飞龙,是金鎏国的象征,只有皇室才可享用这至高无上的飞龙图案。大到华丽的衣着,小到扳指配饰,无处不见飞龙图腾,彰显富贵霸气。

晨际,当第一缕阳光照耀金鎏国的时候,早朝殿里已是一派祥和之气。

当今国主金天翔,英明神武,实乃一代明君。此刻,他端坐金光耀目的宝殿之上,头戴双龙吐珠的皇冠,身穿金色宽袖滚边大袍,上绣飞龙盘爪,模样自然是栩栩如生。脚蹬游龙潜水金丝靴,目光如炬,不怒而威。

在国主不远的宝座上安坐的是当今国母纳兰秀慧。好好孕她的装扮同样华丽无比:龙凤钗点缀于盘头之上,身上是轻柔质感的上等丝绸衣裙,外罩薄如蝉翼的金缕衣。那模样,自然端庄秀丽、仪态万千。

“众爱卿,今日有何要事上禀?”金天翔轻捻圣须,中气十足地发问,目光扫过群臣。

静默了数秒。

定国大将军纳兰威铭乃纳兰皇后的胞弟,虽贵为皇亲国戚,却神色从容,毫无傲慢之色。他率先上前一步道:“启禀国主,前些时日一直对我国边境虎视眈眈的银宁国,在我军将士的英勇拼杀下,已溃不成军,现已订下百年契约,将在百年之内不会再来侵犯我国,请国主勿忧!”

“嗯。很好。好好孕”金天翔听了,唇边漾起一抹赞许的笑容。又除去一个心腹大患,他由衷得表示高兴:“传令下去,凡战死沙场的将士家属一律免税三年,以示慰问。所有将士论功行赏!”

“臣领命谢恩。国主圣贤!”纳兰威铭行礼致谢。

“恭喜国主,国主圣明!”群臣朝贺。

“不知此次击败银宁国的主帅是谁?”金天翔问道。因当日他只将命令下达,全权交由国舅纳兰威铭负责,故并不全然知晓内情。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不过,他心中有数,若他猜测无误,非此人莫属。

“启禀国主,是太子殿下!”纳兰威铭回道,身为太子殿下的亲舅舅,他与有荣焉。

果然不出所料!金天翔了然于胸。他将目光再次横扫全殿,可太子却未在早朝殿上,他不由将脸一沉,问道:“太子何在?为何屡屡不来早朝?”

话虽如此,金天翔心中清楚,立功对太子来说,实属稀松平常,可堂堂一国太子,却三番五次不上早朝,国有国规,家有家法,简直太目中无人了!想及此,他不由深锁眉际。

眼见国主龙颜不悦,众臣子皆低头默不作声。国主与太子贵为一家,从轻处说,这是家事,而众人又深知太子脾性,若强来,太子也是不会屈服的,然而太子的才能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谁也不好妄加评论。

可是,还是有人站了出来。好好孕此人是瑞王金御轩,妃子所生,虽样貌堂堂,但生性善妒,尤其看不惯太子的所作所为。

“父皇,太子屡次三番公然违反朝规,不把父皇与国事放在眼中,早朝乃国之体统,太子如此所为,大有藐视朝堂之嫌,请父皇明断!”

“哦?那依皇儿你所言该当如何呢?”金天翔望着这个儿子。

“儿臣只是实话实说,不敢有其他想法,然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太子之事全凭父皇处理,父皇乃一国之君,君主的命令谅他也不敢违背。”

听了瑞王所言,皇后纳兰秀慧注视着国主的脸色,他的脸色尚未变化,便心中肯定,此事还有转圜余地,便委婉说道:“吾皇,许是太子劳累,在御龙殿歇息吧。”

身为太子的生母,纳兰秀慧总是为他开脱,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她深知太子秉性,这个理由虽然牵强,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尽力而为了。知儿莫若母,这个儿子的精力向来充沛,小小战役岂能累垮他的身体?

金天翔岂会不知是皇后在为自己的儿子说话。好好孕他有子十余人,唯独对这个太子是既爱又气。将来的国主之位非太子莫属,如今该如何发落?

金天翔略一思量,甩甩衣袖,沉着说道:“也罢,看在太子又立战功的份上,此事就罢了。”

群臣没有一人反对。

“谢圣上不追究之情。”纳兰秀慧赶紧谢过。

金御轩不禁错愕,这么大的事,就凭父皇一句话说完就完了,群臣也毫无争议!可他却不依不饶,说道:“父皇请三思,太子言行甚为重要,若不处罚,何以服众?”

家事不可外扬,这是金天翔的顾虑,无奈这个儿子还是不肯放过此事,便说道:“瑞王,朝堂之上,休要喧哗,父皇主意已定,你且退下。”

金御轩虽心中不满,却不敢再造次,显然,父皇偏袒太子无疑,他若再多言,对己无益,更何况群臣也无异议。

在众文臣武将中,有一老者分外显眼。此人是金鎏国国师。能推会算,可以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连国主对他都敬佩有加。他鹤发童颜,白须白袍,目光超凡脱俗,终日与一水晶球相伴。

“国师有何话要说?”金天翔望向超然的国师。

国师从椅子上起身出列。在整个金鎏国,除了皇后之外,他是坐在早朝殿听宣的第一人,可见国主对他有多敬重。

“启禀国主,老朽昨日夜观天象,发现天有异象。”国师如实说道。

“哦?快说来听听。”金天翔很感兴趣的模样,每次国师的预言都会成真,令他不得不服。

国师继续缓缓道来:“天主星闪烁异样光芒,而在其左侧,忽然出现了一颗璀璨的新星。老朽掐指推算,发现金鎏国有桩好事将近。”

“何来好事?”皇后纳兰秀慧忍不住发问。

“皇后娘娘,请听老朽道来。”国师说道:“是太子将动凡心,会有姻缘天成。”

“真的?”国母大喜道。

国师继续说道:“按本国国规,凡太子受礼满三年者,均需立太子妃,为本国挑选出一位未来的国母。依老朽之意,太子受礼已满三年,今年正是选妃的大好时机。”晶莹的水晶球在国师手里正熠熠生辉,闪耀着神秘的异样光彩。

金天翔思虑片刻,开口说道:“选妃之事关乎国运盛衰,滋事体大。既然国师神通广大,现可否告知一二?”国主态度严谨,虚心请教。

国师双目微闭,良久,说道:“国主,老朽只从水晶球上测得一个香字,妃者,香也。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他略一颔首,再度落座,便不再言语。

纳兰秀慧沉吟:“妃者,香也?难道太子妃的闺名中有个香字?亦或者她喜欢带香之物?”

“皇后,猜度无用,选妃乃后宫大事,马虎不得,此事交由你全权处理。”金天翔下了命令。

纳兰秀慧应道:“吾皇,既是国师指引,选妃之事自当择日开始。依臣妾之意,可先行让礼部官员着手准备,待臣妾亲自问过太子后,再另行拟定,吾皇觉得可否?”

“就依皇后所言吧。”金天翔深表赞同:“众爱卿,家中有女尚未婚配者,均在选妃之列,不得有误。”

“谨遵国主旨意!”众大臣一呼百应。

皇后说道:“礼部的李爱卿接旨。”

李权达恭敬出列:“小臣恭候玉旨。”

“本宫命你负责选妃的一切事宜,你应尽心竭力办好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推诿,不得有误!”

“是,小臣定当尽心竭力,请国主、皇后放心!”李权达领命,心想:看来,又有一番忙碌的好戏了。

而殿堂之上,家中有待嫁之女的臣子均暗自欣喜。若家中有女子被选为太子妃,那可是飞上枝头成凤凰啊!太子虽然性情冷傲,平素不易亲近,但实为难得的文武双全,乃是万万人中最好的佳婿。更何况,他可是金鎏国未来的皇帝。

相较众人的面有喜色,唯有一人渐渐深锁愁眉,他就是博学多才的大学士慕容有道,直到散了早朝,他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径直出宫回府去了。

第二章 太子其人

御龙殿早朝殿的议事一结束,纳兰秀慧便在众宫女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移驾太子的御龙殿。一阵通报后,太子未现身,她只好自己进去了。

纳兰秀慧看着殿内的空空如也,不禁峨眉直竖:“你们四处看看,太子到底在不在殿中。”

众宫女听出异样,急急领命,四处搜寻太子殿下的踪迹,无果。

“禀报皇后,殿内并无太子殿下踪影,怕是有事出去了。”宫女兰心回禀,她是皇后身边最体贴得力的宫女,也是众宫女之首。

纳兰秀慧不禁怒意上涌,对兰心吩咐道:“快去,将御龙殿外面的守卫叫来!”

兰心领命而去,很快,两个守卫被喊了进来。

两名守卫均不过十八年龄,面见皇后总觉胆战心惊,生怕说错话,请安后,低头站立不语。

“快说,太子此时身在何处?”纳兰秀慧问道。因遍寻不到爱子踪影,她的口气多少有些急躁:“是去了博览院还是万花苑?或者在炽焰潭?”

博览院是皇宫内最大的书房,太子常去;万花苑是宫中御花园之一,终年繁花胜景;炽焰潭独为太子所有,是宫中人尽皆知的。

“回禀皇后,太子殿下他……”其中一个守卫犹豫着。他虽在御龙殿当差不久,可早对太子的脾气略知一二,若触怒太子,定然吃不完兜着走了。

太子不好惹,难道国母好惹吗?另外一个守卫权宜再三之后,硬着头皮如实相告:“回皇后娘娘的话,太子殿下昨夜留在傲龙堂,彻夜未归。”

傲龙堂是太子与侍妾玩乐之所。

“真是岂有此理!身为太子,居然整夜流连女色!”纳兰秀慧端庄的脸上尽是不满。她每次要找这个儿子,不巧多次都在傲龙堂!这令她为之气结:“本宫倒要去瞧瞧,醉生梦死的他是何模样!如此长久下去,何以服众?走,摆驾傲龙堂!”

跪在地上的两个守卫偷瞄国母生气而去,冷汗直流。好险啊,总算是躲过一劫了。

傲龙堂“皇后……”兰心正要通报,却被纳兰秀慧伸手阻止了,因为她想安静得进去瞧瞧。

纳兰秀慧前脚刚迈入殿门,一阵混杂着饭菜和胭脂水粉的难闻气味扑鼻而来!她锁眉望着眼前的一室狼藉,高声喊道:“来人,快服侍太子更衣!”说罢,在正中的盘龙椅上坐了下来。

有侍女赶紧奉上一盅茶,纳兰秀慧浅尝了一口,试图努力压下心中渐渐升腾而起的怒意。

四位宫女在兰心的带领下,速速步入内殿,唤醒锦绣罗帐内的太子。

金御麒早已从女人体香中惊醒,满脸宿醉,极为不悦的口吻:“休要吵嚷,尔等搅了我的清秋好梦!”他的整个身子尚在罗帐内,只探出一个头来,虽未经梳洗,可那张脸庞,半怒半闲,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足以颠倒众生。

“殿下,您该起了,皇后娘娘正在座上等候。”兰心低头说道。

“原来是母后来了,好,更衣吧!”金御麒光脚迈出了罗帐。他身型高大,衣裤松散,状似散漫,却依然掩不住其尊贵傲然之气。

四个宫女为其更衣,动作迅速又有序,配合得当,一气呵成。兰心则服侍太子洗漱。

“兰心,几日未见,你依然娇俏可人哦。”金御麒开起玩笑,全然没有太子该有的威严之仪。

“殿下您说笑了,奴婢只是奴婢。”兰心说得诚恳,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且皇后娘娘待她不薄,她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的。

“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超凡脱俗的奴婢,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金御麒依然夸她,言语中少了份轻福

“太子,奴婢惶恐!”兰心低头说道。

“好,饶了你这回的扰人清梦!”金御麒对她一笑,那笑容,邪魅中带着一丝诚恳。

轻盈罗帐内,又钻出来两位衣衫不整的女子,颇有几分姿色,见未有人搭理她们,便自己动手,穿回了昨日的衣物。她们只是侍寝的女子,地位卑微,若有朝一日,生下一男半女,就可母凭子贵了。

“你们快点离开吧,母后若见到你们,一定不会开心的。”金御麒对她们说,声音冷淡。

“是,太子殿下。”两位女子几乎异口同声。

从内室出来,她们还是看到了纳兰秀慧皇后,立即诚惶诚恐得下跪请安,心中忐忑不安。

“不知皇后驾到,奴婢惶恐!”其中一个身穿粉红罩衣的女子先说道,她的头深深低垂着,卑微至极。

“奴婢向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另一位绿衣女子也赶紧请安,同样低着头。

“把你们的头抬起来!”纳兰皇后命令道,虽短短一语,不怒自威。

两位女子均抬起了头,却又不敢看向皇后娘娘。

纳兰秀慧端详她们好一会儿,才说道:“怪不得太子经常流连于此,确实有几分姿色,虽说不上沉鱼落雁也算得上清丽秀美。罢了,你们先退下,本宫今天只想和太子详谈。”

两位女子如获大赦般松了口气:“谢娘娘,奴婢告退!”然后,快速步出傲龙堂,改往偏殿而去,她们就住在那儿。

“母后,今日这么早便来看望儿臣,有何吩咐?”人未到前声先至。

“别磨蹭,你快点出来!”纳兰秀慧呵斥道。

金御麒这才缓缓走出。经过梳洗打扮,他更显得卓尔不凡。狂放不羁的外表、冷傲卓绝的气质。剑眉入鬓、双眸炯炯有神,直挺的鼻梁,坚毅的下巴,性感的薄唇,再加上健壮伟岸的身躯,活脱脱一位美男子!

此时的他一身紫袍金冠,慵懒得看似无害。他随手一挥,摒退一干闲杂人等,众宫女纷纷退至殿外候立。

“还早呐?都快日上三竿了。瞧瞧你,哪里有点未来储君的样子?”因无旁人在,纳兰秀慧这才露出母亲该有的慈爱。身在皇宫,有些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心底里,她对这个儿子还是非常器重和疼爱的。

金御麒一点也不恼,狂傲得说道:“那好,就让父皇将儿臣废黜吧,这个太子不当也罢!”他大咧咧坐了下来。

“休要胡言乱语。太子之位岂容你玷污?你的众多兄弟中,大有人想取而代之呢。”

“呵呵,我知道,金御轩就是其中之一。”金御麒说话的同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解:“母后,皇位真有这么重要吗?还是我生来就是太子的缘故?”

“你这么聪明,怎么也说起废话!”纳兰秀慧对他说道:“纵然你我都有善良之心,可宫中多是尔虞我诈,母后虽贵为一国之母,有时也觉得心惊胆寒呐。”

“罢了,不说这些,母后,你究竟所为何来?”金御麒端坐着,神色正经起来,一改刚才的玩世不恭。

纳兰秀慧对这个儿子还是有所了解的。在他出生之时,天有异象,似有麒鳞盘天,故名中带有“麒”字。刚生下来,就发现他脚踏七星,此乃富贵天定之象,又有国师预言,他将会是未来的国主,故不管他是否愿意,金鎏国未来君主之位,非他莫属,任何人不得违逆。

见母后晃神,金御麒提醒:“母后为何发呆?”

纳兰秀慧回神,说道:“本宫是想,你加封为太子已有三载,却未曾册封太子妃,一味流连傲龙堂,确实不妥。”

“那母后之意是……”金御麒在心中揣测起来。

第三章 有意刁难

纳兰秀慧微微一笑,说道:“现在,终于有个法子可以治治你的坏习性了。”她深信,只要找到合适的太子妃,定能收服爱子那不驯之心,若两人情投意合,早日诞下龙种,则更是金鎏国之大幸了。

“哈哈哈!”金御麒听出了端倪,笑得张狂,他斜着头说道:“母后不会是想替我找个太子妃吧?”

“正是!”纳兰秀慧点头,这个儿子,真是一点就透。

金御麒笑得更加放肆,肯定地表示:“省省吧,母后,没有任何女子可以收服我的心,绝对没有!”

“麒儿。”纳兰秀慧喊得亲热:“你的年纪已不小了,若生在寻常百姓家,早已为人父了,可你呢?你是太子,又是未来储君,是时候选纳太子妃生子嗣了。再者,若选得一个中情中意的女子,岂不是金鎏国之大幸?”

此等言语一出,金御麒立即反驳道:“不,母后,无此必要!”他的身边已有一群庸脂俗粉,多数只会迎合奉承,百般讨好,若他一个瞪眼,那些女子只会战战兢兢,毫无兴趣可言。若再来一个唯唯诺诺的太子妃,怕是更不得安宁了。

国中真有值得他倾心的女子吗?金御麒表示怀疑。

“为何?身为太子,有太子妃相伴左右是天伦之理,岂能随意更改?”纳兰秀慧不解,凤颜有些许不悦。

“母后,我身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不需要什么太子妃。”

“是。”纳兰秀慧打断他的话:“母后明白这些女子只是你人生中可有可无的女子,但太子妃必须眩”

金鎏国的一个国规是:只要太子或者其他皇亲愿意,可以拥有很多个相欢的女子,只是确立名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即使选了,也是傀儡一名!”金御麒辩解。这里的女人个个都懂得取悦他,太子妃不要也罢。

金鎏国还有一条严格的宫规:即太子妃人选不可以从原来的侍妾中诞生,需经全国选美、然后通过层层筛选,最后还需由太子亲眩当然,太子妃人选慎重之极。

时至今日,金御麒并未正式册封过任何一名女子,连侧妃都没有。傲龙堂的女子都是平起平坐的侍妾,地位同样卑微。正因如此,才使得这些女人想尽所能讨好太子,有望出头。

纳兰秀慧自然不会听从他的言语,断然说道:“此事须遵照国规,由不得你胡来。国师已测出你即将红鸾心动,母后今日前来,主要是听听你对挑选太子妃的条件。”

条件?金御麒的心中开始琢磨起来。

“无论你想选哪位大家闺秀为太子妃,其人品样貌均需仔细斟酌。”纳兰秀慧提醒道。

择妃条件?金御麒在母后眼前踱步不止,渐渐得,心中便有了主意:“也罢,既然是祖上的规矩,那儿臣遵循便是。不过,儿臣的条件可非泛泛,母后真想听吗?”他那俊逸非凡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纳兰秀慧笑意盈盈:“好,姑且说来听听,母后就不信堂堂金鎏国找不出一位德才皆备的女子!”

金御麒显得胸有成竹:“母后,请听仔细了,成太子妃者,容貌定能倾国倾城,体态婀娜而风情万种。”

纳兰秀慧点头道:“嗯,此言合情合理。身为太子妃,乃是金鎏国未来的皇后,其容貌自然是要上上之眩母后当年也是因能歌善舞、知书达礼才被选中为太子妃的。还有呢?”

“太子妃要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要……”

尚未等他说罢,纳兰秀慧马上附和道:“此条亦不过分,德才兼备才是万女之表率!”

金御麒淡淡一笑,说道:“母后,儿臣的第二个条件尚未讲完呢。请母后耐心听来,太子妃除了要精通琴棋书画之外,还要通晓天文地理,最好略知岐黄之术。”

“岐黄之术?”纳兰秀慧的脸沉了沉:“麒儿,你这条件好生奇怪,太子妃既非御医又非女官,何须懂得此道!莫不是你有意为难?”

“母后真会说笑,儿臣只是想为金鎏国找一个最满意的太子妃,将来她是要母仪天下的。”金御麒解释道,心中却怀有一丝窃喜。

“也罢,既然你执意如此,母后就应了此条。”纳兰秀慧又喝了一口茶压压心绪,说道:“好了,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宫了。”

“母后,儿臣的条件还未说完,为何急着要走?”金御麒以退为进,反倒坦然起来。

“什么!还有?”纳兰秀慧大惊。

金御麒接着说道:“第三,儿臣最厌恶人云亦云之辈,太子妃必须有主见,能与儿臣唱反调。”想当他的太子妃,必须有过人之胆识与气魄。

听到这里,纳兰秀慧终于忍不住站起身,面露难色:“麒儿,你真是越说越离谱,坊间有云,在家从父,出门从夫,老来从子,岂可让一女子凌驾于男儿之上?不可,不可!”她的秀眉蹙得更深了。

“既然如此,那儿臣恭送母后,请母后了却替儿臣选太子妃的念头吧。”金御麒继续以退为进,看母后如何接招。

皇后不愧是皇后,纳兰秀慧很快就镇定下来,一番思虑后,说道:“唉,有主见勉强可行罢,仔细想来,并非全是坏事,她若有心,尚可辅佐你早日得获人心。”

这个母后,果然够沉得住气,他如此有意刁难,居然都同意了。金御麒心中暗思后,说道:“母后,儿臣还有最后一个条件,不知母后愿意听否?”

纳兰秀慧脸色涨红:“有这么多条还不够吗?麒儿,你分明是有意搪塞于母后哇!”

“儿臣惶恐,儿臣冤枉,请母后明鉴。”金御麒故意服软。

“你是母后亲生,母后岂会不知你心中所想?”纳兰秀慧说道:“你这是故意出难题,好让太子妃人选落空罢了。”

“母后,此言差矣,若让一位姿色平庸、德才平庸、人云亦云的女子当你的正媳,你可愿意?”

纳兰秀慧语塞:“这……”

“只因儿臣对太子妃的要求过高,才会导致无此心意,宁缺毋滥埃”金御麒说得头头是道:“当然,儿臣的条件确实苛刻,若无人得选,母后还是罢了吧。”

无奈之下,纳兰秀慧只有继续问下去:“好,母后倒要听听你还有何条件?说吧。”她快招架不住了。

“太子妃要会武功,且要武功超群,儿臣可不希望未来的一国之母身体羸弱,豪无自保能力。”金御麒在心里笑着,光这一条就足以让他有理由不纳妃了。

“这算什么条件?母后不懂武功,照样好好统领整个后宫。女子未必需要懂武啊,况且,宫中大有侍卫可保护周全。”这个儿子太狡猾,她觉得头疼。

金御麒不理会母后的反对,说道:“想成为儿臣的太子妃,需天赋异禀,有异于常人之处。若不符合上述条件,一切免谈!”他的气势强硬,不容置疑。

事已至此,纳兰秀慧只好全然答应:“好了,姑且不论这世上有无此等女子,母后速让礼部去办就是,母后就不信,央央大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太子妃!来人!”她对殿外的宫女喊道。

兰心进来,问道:“娘娘有何吩咐?”

纳兰皇后对她命令道:“传本宫口谕,速传礼部众官员到议事殿等候!”

议事殿乃宫中各类节庆、祭祠大典等之场所,包括婚嫁大事。

“是,娘娘!”兰心领命而去。

“摆驾议事殿!”

如同来时一样,皇后娘娘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去往议事殿,纳兰秀慧心中纵有不平却也无可奈何,谁让这个儿子太过狡猾呢。

“儿臣恭送母后!”金御麒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子得意,他深信这世间绝对没有此等女子的存在,这便是他日后拒婚的最好借口,想让他心甘情愿纳太子妃,恐怕下辈子也很难了。

第四章 不平静

被母后这么一搅,金御麒顿觉有点烦躁,他对着空气低吼:“无情无恨,出来!”

几乎是立刻的,他的身边多了两位身材魁梧的高大男子。他们神情严肃冷漠,一看便知是双生子,穿着同样的黑衫黑鞋,是专门负责保护太子的隐形护卫。

“殿下,有何吩咐?”兄长无情低头问道。

“陪本王去练剑。”话音刚落,身形一展,已跃出数步开外,他的轻功越发精进了。

“遵命!”两人异口同声。

通常情形下,只要太子殿下心情不好,就会拉上他们两个心腹去练剑,以发泄内心的焦躁情绪。

而在皇后娘娘的亲自监督之下,选妃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不出半日便传遍了金鎏国的大街小巷,整个国家开始不平静了。

瑞王府金御轩回到自己的府邸,想到早朝殿上与父皇的一番理论,气不打一处来,而府内的丫环奴才见到主人黑着脸,个个禁声莫名,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祸上身。

“王爷,今日为何这般不高兴?”王妃刘师菲闻讯赶至花厅,摒退了左右丫环,与夫婿面对面说话:“莫不是受了什么闲气?”

刘师菲是金御轩亲自选上的正室,模样娇美,懂得为夫着想,堪称心腹,见厅内只有她一人,便说道:“哼,还不是父皇处处偏袒太子嘛。”

刘师妃不以为意,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王爷又何必为了此等区区小事而耿耿于怀。来,喝口茶,顺顺心。”说罢,亲自为他倒茶。

喝了口茶,渐渐平静下来的金御轩缓和了口气:“你说得极是,都是呈一时口快而已。”

刘师菲淡淡一笑,在他身边坐下,问道:“今日早朝,可有什么要事?”平日,她这个当妻子的还充当着军师的头衔,也正因为如此,她的地位才会如此稳固,瑞王有很多侍妾,唯有她最为受到重视。

金御轩叹口气,说道:“唉,太子要选妃了,这算不算是大事?”

刘师菲淡然一笑,说道:“太子选妃天经地义,不过,令我好奇的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入得他的法眼?”

金御轩心中酸涩,说道:“他已经有很多女人了,还缺一个太子妃吗?”

“男子对待女子,就如同女子对待衣衫,永远都觉得不够多!”刘师菲解释说。

“呵呵,那你会不会吃醋呢?”金御轩问道。

刘师菲不答反问:“王爷有何打算?”

金御轩眼中一亮:“你有何主意,说来听听?”

刘师菲眼波流转,继续说道:“我有个表姑,几日前来了书信,说是前些时日死了夫婿,顿觉失了依靠,想带着女儿前来投奔。”

金御轩听了,领悟过来:“你的意思是?”

刘师菲接着说道:“没错,只要我那个表妹够聪明,会是一枚很好的棋子。”

金御轩想了想,说:“话虽如此,可太子不是笨蛋。”

刘师菲轻轻哼了一声,回道:“哼,事在人为嘛!他不笨我们也不是傻子埃”

金御轩终于露出一抹笑容,赞许道:“难怪我会选你为妃,果然是夫唱妇随啊!哈哈。”

“谁让我们是夫妻呢。”刘师菲说着,压低了声音:“况且,我还想尝尝当皇后的滋味呢!”

金御轩干笑了几声。

“那好,我即刻准备书信,好让她们早日启程。”刘师菲站起身。

金御轩看着她,点头说道:“好极了,你办事我放心。”

慕容学士府在素洁雅致的厅堂内,刚下朝回来的慕容有道换上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可脸上却丝毫没有愉快的表情,他反背着双手,在那里来回踱步,唉叹声不绝于耳。

“老爷,为何你今日从宫中回来后便是心神不宁,总在唉声叹气?莫非朝中有什么大事发生?”他的夫人高氏眼见丈夫神色有异,就关切地问道。

高氏眼神中流露出无限关爱和柔情,外人一看便知是一对恩爱老夫妻。

“是有大事啊!”慕容有道深沉地说。

“是何大事?你不妨说出来,我们也可有个应对之策。”高氏今年四旬有余,仍风韵尤存,依稀看得出,当年定然是个美丽动人的女子。

“太子即将要选太子妃了。皇后娘娘已经下旨,国内凡年满十六岁至今尚未婚配出嫁的女子,皆要参加此次的太子妃临眩我们嫣儿年芳十八,尚未婚配,也是参选对象。可她。”慕容有道摇着头说道:“唉,老夫为此事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呐。”

慕容有道与爱妻相差六岁,年逾五旬,身康体健,他是金鎏国有名的大学士,饱读诗书,锦绣文章满腹,而面对男婚女嫁之事,却也有犯难的时候。

高氏淡定地表示:“呵呵,我当是何事,老爷你此等聪明之人,此时却糊涂啦。”

慕容有道看着夫人,问道:“哦?何以见得?”

“老爷,切莫心烦。”高氏缓缓说道:“嫣儿天资聪颖,想来定会有好法子的,我们不妨先将她唤了来,再作打算。”

“没错,我真是急躁过早了。”慕容有道拍拍额头:“嫣儿可比我这个爹爹有主意。她向来冷静机智,定会有好的解决之策。”

高氏对站立在自己身后的丫环说道:“清风,你速去将小姐找来,就说有要事相商。”

被唤作清风的丫环容貌清秀干净,身着水粉色小衫、绿褂裙,梳着两个可爱的发髻,是小姐嫣儿的贴身丫环。因这两日服侍夫人的小翠告假,她才会转来服侍夫人的。

“是,夫人!”清风领命向外而去。

清风用最快的脚程进行着寻找小姐的差事。学士府虽比不上皇宫的宏伟壮丽,但也是前三进后三进的建筑。还有那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一样都不少。

清风快步到了小姐的闺阁,但融雅阁内并无小姐踪影,继而转到老爷的书房,还是遍寻不着小姐的踪迹。她侧儿细听,空气中并不半点琴瑟之音,显而易见,小姐并未在弹琴之所。很是了解小姐的清风马上想到最后一个地方,那就是府内的花园。

钦点皇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钦点皇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谁堆的雪人,太有才了,哈哈哈...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刚刚进入2018,全国各地普降大雪,可谓是“瑞雪兆丰年”!既然是下雪怎么少得了堆雪人呢?今天带大家见识下大神堆的雪人,简直太有才了!▼牙医妈妈堆的雪人,这牙齿真实得不要不要的。▼天气再冷,依然要穿着比基尼,秀出自己的好身材。▼我们说好一起到白头,下雪天和红酒更配哟!▼雪停了,全家人一起出动,出去透透风。▼陪着孩子玩滑滑梯,荡秋千,这样才不算虚度光阴嘛!▼生命在于运动,仰卧起坐、倒立、举重全都不在话下!▼大红围巾,配上黑色鸭舌帽,外加一幅墨镜,妥妥的时尚大叔范

  • 小夫妻创业制作石头花盆,分工合作收入不菲,内附制作教程哦!

    这是安徽农村的一对小夫妻,几年前开始创业制作石头花盆,因为女子的老公就是做石头的,所以结婚后小两口一起干了石头花盆的生意。小两口分工明确,收入不菲,据说平均每月有两万左右的收入哦!在石头上画出开孔轮廓准备需要用到的工具,分别是金刚钻和开孔器;电磨器和打磨配件;合金凿和锤子。找没有缝隙的石头,沿着画线处选择对应的开孔器装到金刚钻上面,在石头上钻出花盆开口的大小,如果花盆较大,可以多钻几个孔。男人力气大负责干一些危险的切割粗胚成型,老板娘负责抛光打磨相对干净简单的活。合金凿清理出钻孔之后,底部会有粗

  • 当理科生玩起段子,文科生哭了

    文科生与理科生一直相爱相杀,直到文科生看到理科生编的段子,男默女泪。一个物理学家,在菜场和菜贩子吵了起来。事情起因是物理学家陪老婆买菜,他老婆问菜贩子:“你这大白菜上怎么有洞?”菜贩子说:“这是虫洞。”物理学家眉头一皱,突然伸出食指深深插进洞中。然后他对小贩说:“你骗人,我的手指依旧存在,没有进入另一个时空。”大脑袋刀客:小贩冷笑一声:“在虫洞处时空曲率达到正无穷,你的手指在穿过虫洞的一瞬间获得巨大的能量并超过光速,根据相对论:△t=△t/√(1-v²/c²)。你当然无法观测到手指穿过虫洞,这不

  • 星星诗 | 风与灵魂

    风如此冲动从大海来,它悦耳的元素之声感染夜的沉默。你独自在床上听它在玻璃上执着敲击,哭泣和呼唤好像无助的迷失者。然而不是它让你无法入睡,是另一种力量如今被困在你身体的牢狱,还记得自己,曾经是自由的风。

  • 『雕塑头条』李象群|" 写意中国"——2017中国国家画院年展“我的十年”文献展

    『雕塑头条』李象群写意中国——2017中国国家画院年展“我的十年”雕塑院研究员文献展2018-01-18雕塑头条▲关注雕塑头条编者按:本次展览定位为“我的十年”的文献展,因为“十”是一个整数,既是上一个十年的结束,既是下一个十年的开始。我们的工作团队走过了值得珍视的路,留下了值得铭记的足印,这是文献,也是历史。这便是我们把它记录下来的理由。我们会根据年龄依次介绍所入编的艺术家,今天我们介绍李象群先生。

  • 感动中国之情刘文西作品收购

    说起中国的山水画,那么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物,那个人就是刘文西,懂的画品收藏的人,一定听说过刘文西的作品,比如《同欢共乐》、《祖孙四代》等等,都是刘文西老先生倾尽毕生的心血,值得后代收藏的作品。刘文西的作画特点有着,”以形写神”、“神形兼备”的特点,并且他经常采用中西方结合的绘画特点,在吸收和借鉴了外国友人的经典画作之后,刘文西老先生在一次经过自己的改造和创作,形成了自己的绘画特点,除此之外,他还有着深入人民群众,在群众中找灵感,为群众作画的特点。因此,这就使得刘文西作品收购价格不菲,因为他的作品体

  • 最新消息:狗年生肖纪念币最新实拍图,卷币、盒币包装有变化

    18年将发行狗年生肖纪念币,目前从内部已经流传出最新的实拍图,来一睹为快看看有什么变化!可以看出18年狗年纪念币的卷盒包装有了明显变化,由以往每卷40枚的包装改为每卷20枚,盒币也由每盒200枚变为每卷20枚,卷纸也采用了类似建军币的包装。狗年生肖纪念币情况介绍:18年狗年生肖纪念币是第二轮生肖纪念币的第4枚,因此被藏友俗称“二狗币”。二狗币面值为10元;采用双色铜合金材质;发行量3.5亿枚,分两批次发行。第一批预约时间:2018年1月26日-1月31日第一批兑换时间:2018年2月2日-2月1

  • 罗汉堂/大雄宝殿的十八罗汉雕刻

    十八罗汉是指佛教传说中十八位永住世间、护持正法的阿罗汉,由十六罗汉加二尊者而来。他们都是历史人物,均为释迦牟尼的弟子。一般摆放在罗汉堂或者大雄宝殿之中。一套做工精致的十八罗汉雕像必然是高矮胖瘦,形态申请各不相同,但是要将一套十八罗汉雕像做好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必须在每一个流程上严格把控、处处保证做好才行。按照正常佛像的制作流程来看,需要泥塑,翻模后-选购石料-雕刻加工-精细修整-打磨包装等。小样的制作必须严格按照客户的要求等比例缩小后制作,保证泥塑与客户想要的一样。选料时也要保证石料规格、材

  • 南红挑选秘籍,这样买绝对亏不了!

    目前南红的升值潜力除了颜色和品质之外,很大一部分取决于其雕刻工艺。从外型上看,一般外形有特点的南红藏品收藏价值更高。总的来说,南红的好坏可以从5个关键字中来衡量,即红、糯、细、润、匀。归纳起来可分为颜色、质地、雕工以及体量。那南红具体如何挑选、收藏,有何技巧?技巧一:看色颜色越红越均匀越好,锦红、柿子红、樱桃红这些都是最为有价值的;带皮巧雕的南红包浆料精雕,向来是许多藏有非常喜欢的。既保留了包浆料最原始的风情,同时也增加了作品的层次感和魅力。技巧二:看肉质肉质的好坏与否,对于评价一件南红包浆料雕

  • 自古以来始终辉煌的五大姓氏,李姓上榜了,那你的姓氏上榜了吗?

    姓氏是每个人生下来就注定的,更是标示一个人的家族血缘关系的标志和符号。中国姓氏文化源远流长,特别是汉族姓氏,每一种姓都包含其独特的、丰富的文化内涵。第一名,李姓。这是唐朝的国姓,曾经的李唐王朝影响实在太大,以至于今天外国人还称中国人为唐人。而这个李姓无疑与唐朝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显示:全国李姓人口有9276万,占全国总人口的7%。代表人物:李唐王室,如李世民、李隆基、李晔等。同时李姓为我国第一大姓,历史上的李姓名人,多得不胜枚举,在这里,我们只能略举一二。李耳(即老子),春秋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