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我的老婆是萨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8/1/12 13:09: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我的老婆是萨满

第八章 夺命阴司

丁佳雯信手一挥,那个阴兵就远远的飞了出去,落在地上消失不见。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但是越来越多的阴兵手里拿着长矛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我一把拉起丁佳雯的手,转身就想着跑出门去。

但是我随即感觉到,我拉着的不是丁佳雯的手,而是一座大山!任凭我怎么拉,丁佳雯竟是丝毫不动。

我回过头看着丁佳雯,焦急的喊,“你搞什么?快跑啊!”

她笑着摇了摇头,轻轻一拉,我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被她拉到了身后。

一队手持各色武器的阴兵把我们团团围了起来。一时间阴风呼啸,鬼气四溢。

丁佳雯把她的纤纤玉手伸进了随身的小挎包。小说我的老婆是萨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的心激动起来。

因为我知道,她那个小挎包神奇的很,就像是多唻A梦的口袋,从里面可以掏出她任何想要的东西,甚至我亲眼看见她在里面拿出过一个摩托车头盔。

她现在一定是在找什么法宝就对了!

丁佳雯在挎包里找了半天,终于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她拿出了一块糖,递到我手里,命令道,“给我剥开!”

“大姐!什么时候了你还吃糖?你先搞定了这些东西再说吧好么?等回去我买一车糖给你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吃这个!”丁佳雯小嘴一撅,用力的跺了一下脚,皱着秀眉看着我。

看着身边表情狰狞的阴兵,我浑身一个哆嗦,“好好好姑奶奶!我给你剥!”

我拿起拿块糖,努力的让自己的手不在颤抖,细细的剥了起来。

把剥好的糖递到丁佳雯面前,“快吃吧姑奶奶,吃完了赶快搞定这些家伙!”

丁佳雯这才眉开眼笑的把头一低,张嘴在我的手指间把糖含进了嘴里。

我的指尖突然传来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还没来得及细细的品味。推荐haohaoyun.com丁佳雯已经和那些阴兵打了起来。

我发誓,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人跟鬼打架,真的希望能有个人陪着我一起看,然后出去之后再和朋友们喝酒时就有吹牛的资本了。

我还没看清丁佳雯的动作,打斗就已经结束了。

丁佳雯的身后带起一串残影,穿梭在这些阴兵之间,所过之处只见一团黑雾暴起。阴兵的身影纷纷化作虚无。

这是人类能达到的速度么?要制造出残影,那得达到什么样的速度才能做得到啊?

丁佳雯身后的残影逐渐消失,最终只剩下一个本体站在我面前,巧笑嫣然的看着我。

“喂!发什么呆呢?”她屈起手指,在我的脑门上狠狠的弹了一下。原文haohaoyun.com

“你——你是人么?”我愣了半天,最终问出这句连我自己都想抽自己一嘴巴的话来。

“当然不是了!”丁佳雯小脸一仰,得意的笑着。

看着我惊异的表情,她又大笑着说,“我不是人,因为我是女神!”

她还要伸手弹我,被我一歪头躲开。

“我们回去吧,这里太可怕了,我一分钟也不想呆。”

“你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告诉你吧,这里其实是个结界。现在想要回去,只能打败他才行,但是结界的制造者在这里拥有至高的法力,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赢得了他。”

丁佳雯脸色凝重,我知道她不是在吓我。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人家的主场打败人家?”

“答对!但是还有一点你忽略了,就是这里既是人家的主场,而且比赛规则也是人家定的,我们要按照人家的规则来。”丁佳雯打了个响指,开始四下观察。

这不是要了亲命了吗?你说我好好的编辑不做,非要掺和到这事里来,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

我懊恼至极,一屁股坐在了‘阎王殿’门口的巨大石阶上。

“你后悔也没用,这里可能有你丢失的魂魄,找到了你就能继续活下去,找不到嘛,哼哼——”

“你哼哼是什么意思?”我恼了,站起来朝她喊,“你也说了,只是可能找到,对不对?就是你也没谱对不对?那你非把我拉到这来?会死人的知不知道!”

丁佳雯被我一喊,先是怔了一下,接着竟有些委屈的扁起嘴幽怨的看着我,“欧巴,人家害怕嘛,不敢一个人来,所以才让你陪人家来的嘛!”

唉——真是服了她了,这丫头根本就是抓住了我心软的弱点,每次我发火她都是摆出这幅面孔,而且我也是真特么贱,每次都抵抗不住。

“好了好了,你还是想想我们怎么出去吧!”

丁佳雯眼珠一转,把手伸到我的面前,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借一样东西给我怎么样?”

“什么东西?”

“你的法器。”

“法器?”我想起了我胸前挂着的那个挂坠,

伸手把挂坠摘下来,递到她的手里。

丁佳雯一脸郑重地接过来,闭上眼睛,口中吐出了一段晦涩的音节。说明haohaoyun.com

然后把挂坠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走,我们去会一会这个结界的主人,看看我们的阎罗王到底长什么样。”丁佳雯拉起我的手,向着殿内走去。

刚走到大殿中央,一个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来了。”

我抬头望去,只见在大殿正中,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人站在巨大的牌匾之下,死死的盯着我和丁佳雯。

这个人怎这么的眼熟呢?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黑衣人,身材虽说不上高大伟岸,但也非常壮硕,脸色中带着一种近乎病态的苍白。

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一种嘲笑,也像是在自嘲。

丁佳雯冷笑,“你连鬼都不是,居然还想着做阎王?”

“这种要么?你看我这里不是很好吗?所有的鬼都按照我的意志,投胎转世,所有的鬼魂都能得到公正的审判,赏善罚恶。比起真正的地府,似乎也差不到哪去吧?”

那人慢慢的走下阎王所坐的位置,眼睛却始终不曾离开我们的身体。

“你的这个地府倒也是有模有样,但是你我都明白,假的终归是假的,你的法力我自愧不如,你做的这些也本来与我无关,但是你不该打我朋友的主意!”丁佳雯指了指我接着说道:“你在他身上拿走了一魂,现在我要你还给我。”

“哈哈——”那人忽然仰天大笑,“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的魂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不可能在分割开了。”

我心里一凉,这下完蛋了!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只要杀了你,自然有办法把他的魂分离出来!”丁佳雯杀气渐盛,伸手从小挎包里掏出了个那个金灿灿的手铃。

“呵呵,想不到你居然是个萨满法师,但是好像萨满从不插手阴阳两界的事情,你这么做就不怕有违祖训么?”那黑衣人似笑非笑的盯着丁佳雯。

“这是我的事,跟你无关,你最好交出我朋友的魂魄,免得我毁了你这辛苦建立的山寨地府!”

那黑衣人置若罔闻,却把脸转向了我,“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愣住了,他问这话什么意思?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我对上了那人的眼神,只觉得那人的眼睛里似乎生出了一个漩涡,一股庞大的吸力似乎要把我吸进去。

那人的声音里充满了蛊惑,我的头开始有些昏昏沉沉的,一些画面瞬间闪过我的脑海……

充满火光的古代宫殿、残破不全的尸体、四散飘飞的鬼魂、以及一张流着泪的绝美的脸。我还没来及的看清那张脸的样子,一道金光从天而降,把我严严实实罩住。

我的大脑瞬间恢复了清明,也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在我的头顶,两颗珠子悬在半空,围着我不停的旋转。罩住我的金光就是从这两颗珠子发出。

“轮回之眼?!你竟然有轮回之眼?”

那个黑衣人脸色大变,随后身影一闪就向我冲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想转身逃跑,但是却绝望的发现,我的身体动不了了。

就在我即将闭上眼睛等死的那一刹那,丁佳雯挡住了黑衣人,手中的金铃金光大作,向着黑衣人扫了过去。

那黑衣人似乎对丁佳雯的金铃非常顾忌,左腾右闪,躲避着丁佳雯的攻击。

但是我看的出来,他的法力绝对在丁佳雯之上。获胜只是早晚的事。

丁佳雯手中的金铃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暗淡下来,我甚至能听到她发出剧烈的喘息声。

黑衣人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伸手向我头顶的珠子抓来。

“不——”丁佳雯大喝一声,一口鲜血向我喷了过来。

突然头顶金光一闪,一颗珠子带着一道金光射入我的身体之内。另一颗金光大作,但转瞬消失不见。

没了金光的保护,那黑衣人瞬间就到了我的面前,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的双脚便离开了地面,被黑衣人举到了半空之中。

强烈的窒息感传来,我的胸膛之中仿佛有一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正在炙烤这我的五脏六腑。

“你竟然用你的本命精血融合他的法器,呵呵,看来你对他还真是钟情的很啊!”那黑衣人杀气四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甚至能看到他漆黑的眼中我自己的倒影。

我要死了么?

第九章 法器的记忆(上)

我的视线开始模糊,就在我失去意识前,我看到丁佳雯的周身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冲向了那个黑衣人。接着,我眼前一黑,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泉哥,醒醒——”

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发现喊我的正是何俊。

“泉哥,你是回公司还是回家?要不咱们去撸串吧,世纪大道那边新开了一家烧烤,味儿挺正的,怎么样?”

何俊正开着车,而我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窗外的街道两旁灯火通明,高楼林立。

“这是哪?”我茫然的问了一句。

“泉哥,你怎么了?”何俊伸出一只手,作势要摸我的额头。

我一把打开他的手,用力的搓了搓脸,“我睡糊涂了。我们走了多久了?”

何俊看了看手腕上表,“十五分钟,从别墅区开到市区,我敢说在这个城市里比我快的人可不多。”

十五分钟?

我明明记得何俊从别墅区接上我,一直开了三十分钟都没有开到城里,然后才遇上了丁佳雯,然后又去了地府……

可是何俊说他只开了十五分钟,难道我是在做梦不成?

我摸了摸口袋,那个被我扔出去的手机竟然又回到了我的口袋之中。

掏出手机,点开了通信记录,那里最后一条通话信息是我打给何俊让他来接我的电话。

至于我给电力公司打的电话,根本就没有任何记录。

“何俊啊,你刚刚接到我的时候,我在干嘛?”

何俊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说泉哥,你才睡了十五分钟而已,怎么就睡糊涂了呢?我接到你时你就在路边等车啊,然后你上车就睡觉了,一直睡到现在。”

听了何俊的话,我的后背一阵发凉。难道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噩梦?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上面清楚的显示着:18:34。

手机上的时间是没办法造假的。也就是说,我根本就没有给电力公司打电话,没有遇到丁佳雯,没有进到鬼门关,这些都是特么的噩梦!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真的该放个大假给自己了。一定是我的精神压力太大了,才会老做这些离奇的噩梦。

对了!珠子!我伸手摸了摸胸口,一直挂在我脖子上的挂坠不见了!

随后我又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没有找到我这两天一直随身携带的挂坠。

“你在找什么呢泉哥?”何俊看着我不停的翻着口袋,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心里开始慌张起来,关于这个挂坠的记忆也开始慢慢的浮上我的脑海……

我出生在关外一个三省交界的小镇上,我们家是满族人。满姓克里叶特,建国后改为沈姓。

我的名字是爷爷给起的,爷爷是个典型的老古董,平时总是看不惯年轻人的作风。嘴里总是唠叨着“世风日下”之类的话。在镇上,他的辈分最高,几乎所有的人见了他都是晚辈。都要“爷”“太爷”的打招呼。

他年轻的时候做过镇上公社的主任,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绝对称得上是手握大权。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他私自开放粮库,给全镇的人放粮。被上级免职,后来在十年浩劫期间又因此事被批斗,打断了他的一条腿。住了三年的牛棚。导致他从六十年代跛到现在。

爷爷兄弟五个,他最小。他的三哥哥都死了,死在了建国以前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没有留下子嗣。他的四哥,也就是我的四爷——是个土匪。

当年日本人打进热河,国民党军不战而逃,日本人只用了一百二十八个骑兵就占领了热河全境。四爷那时正值热血年少,毫不犹豫的参加了杆子帮,开始跟日本人打起了游击。

后来听四爷跟我讲,那根本就不像现在的抗日剧里演的那样。几个人带着几挺机枪打一个小队,纯粹的胡说八道。他说日本人很少,战斗力很强悍。他们平时根本就不出县城,基本上都是伪军和汉奸在祸害老百姓。

伪军和汉奸知道我四爷的真实情况,就带着两个日本人和一队伪军来到镇上,架起机枪,把院子给围了,让太爷交出四爷,不然就放火杀人。

太爷在满清时期曾在热河行宫的绿营当过兵,也是硬骨头。把爷爷藏在家里的地窖里,自己点着了房子,一家十几口全部死于大火。只有藏在地窖里的爷爷和在山上当土匪的四爷活了下来。

自此家道中落,爷爷在镇上街坊的帮助下,重新盖了房子。直到快四十岁的时候才娶了奶奶,,奶奶只生了我爸自己。到了我这代,已经是一脉单传了。

就为这,爷爷一辈子都不和自己的四哥说话。四爷一生未娶,孤老终身。以此为自己赎罪。我出生后爷爷很高兴。特意请了算命先生给我‘批八字’,接过算命先生批完之后,说我八字太轻,魂魄要到七岁才能‘扎根’。在扎根之前,随时有可能死掉。

爷爷听了很着急,问有什么方法可以补救。算命先生在收下奶奶送的老母鸡后,告诉爷爷,让她给我找个八字重,命硬的女孩儿给我定个‘娃娃亲’,这样就就能淫邪不侵,鬼神辟易。

在那之后,爷爷就一直打听哪里有命硬的女孩,后来。村里还真就来了一个超级命硬的女孩儿。

在我六岁那年,我开始变得很虚弱。总是疾病缠身,而且,我开始‘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人。比如过年时,家里请神的时候,我就不敢去爷爷家,因为爷爷家里供着家谱,家族里所有的人都会在初一的那天早上拜年之前去给祖宗烧香磕头。

我能看得见屋子里到处都挤满了人,这些人有的站在地上,有的蹲在角落里,甚至还有的,就像画一样贴在墙上,他们个个都穿着古旧的衣服,那种衣服我长大以后才知道,那叫寿衣。

妈妈拉着我给祖宗磕头,我死活也不敢进祠堂。妈妈很生气,问我问什么不给祖宗磕头,我告诉她说屋子里好多人,到处都是老人。妈妈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吓的脸都白了,抱起我就回了家,路上叮嘱我不要把看见的对别人说。

就在那年正月,村里搬来了一户外地人,说是一户,其实就是祖孙两个。一个老太婆,大概六十岁左右的样子。小的是她孙女,五六岁的年纪。那会我父亲是村里的治保主任,照例她们要到我家跟我父亲打声招呼。

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后来成了我“媳妇儿”的小女孩。

她梳着长长的麻花辫,那辫子已经快留到了腰间,估计她出生之后就没剪过头发。穿着一件蓝色的碎花小棉袄。脚上的棉鞋很破旧,而且已经破了洞,我能通过那个洞看到她里面穿的花袜子。

小脸冻得通红,鼻子下面还挂着两条清鼻涕,一抽一抽的。

她的奶奶看起来很精神,雪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箍着一个黑色的铁质发卡,上身穿着一件那个年代很流行的呢料外套,下面的穿一条已经洗得发白的蓝色裤子。腰杆挺得很直,给人一种精神奕奕的感觉。

那个老太太在看到我的第一眼,我就注意到她一直盯着我看了很久。我竟不敢看她的眼睛,应为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好像有另一个人在看着我,那感觉很诡异。

盯着我看了半晌,他跟我的父亲说:“这孩子还没有扎根儿,恐怕在七岁前会归位。”

父亲是党员,经历了文.革,是受毛主席教育长大的一代人,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些话的。但是在一旁的妈妈听到了这话,在送她出去的时候,就问她有没有什么方法可已破解。

这老太太问了我的生辰八字,掐算一番后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妈妈说回去问一下,然后就头也不会的拉着那小姑娘走了。

妈妈很快把这件事告诉了爷爷。爷爷马上就带着我找到了那老太太。

她住的地方是村里公社时期的饲养站。后来废除公社之后,那房子就成了村里公产,每年会把收到的租金用来给学校维修桌椅什么的。

房子年久失修,墙皮都已经开始剥落,院子里很多地方都生出了野草。我很奇怪她们为什么会住这里,而不住自己的家。

进到院子里之后,我就看见那个女孩站在屋门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在看着我。我明明在上午才见过她,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不成?

我挣开爷爷的手,跑到她跟前。问她,你为什么看我,不认识我吗?

她摇摇头,说:我在看你身后,那个小孩子为什么要跟着你啊?你认识他吗?

我回头看了看,在我身后的不远处,一个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红肚兜的小男孩正蹲在地上看着我,那小男孩儿,只有三四岁的样子,脸色铁青,不哭也不笑,只是愣愣的盯着我。

我的老婆是萨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的老婆是萨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神通大主宰18章

    原标题:神通大主宰18章小说书名:神通大主宰第一卷小子命缘本天成第18章圈套,将计就计神龟老祖带着几名百兽宗的弟子,很快便是走出了百兽宗的西门,来到了外边的林子里。“这个老贼,死到临头,居然还有兴致游玩,哼,看小爷不把你打残了!”林青木恨恨地想着,而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跟在他们后边,出了西门之后,便是窜入草丛之中,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别看神龟老祖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但是他现在心中可是极为忐忑,生怕林青木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给他致命一击。不过他看了看身边的几名随从,很快便是镇定了下来,心想着自

  • 叛逆的征途18章

    原标题:叛逆的征途18章小说名字:叛逆的征途第一卷起步篇第18章参加夏文杰不是傻瓜,刚好相反,他比大多数的同龄人都要精明许多。他相信天上不会无缘无故地掉下馅饼,余耀辉让自己去培训的目的肯定也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对于这次参加训练营的事,他还是留了心眼,仔仔细细地向余耀辉询问了一番。余耀辉倒也不遮遮掩掩,为他一一做了详细的解答。按照余耀辉所说,雷锋训练营在军方内部的名气非常大,属培养特种军事人才最高级别的殿堂,能进入雷锋训练营的,都是国家要重点培养的对象,而能从雷锋训练营顺利毕业的人,肯定能得到国

  • 亿万首席冷情妻18章

    原标题:亿万首席冷情妻18章小说名:亿万首席冷情妻第18章找书孟啸楠突然发现自己心跳得很厉害,想说什么,张口却变成了:“什么书?我帮你找。”芙茗伸手递给他一张小纸条。然后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若隐若现,直逼心底。鬼使神差的,他握住了她的手。芙茗一下子呆住。记忆中带了薄茧曾经抚摸过她全身的大手,就这样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十指修长而有力,手掌温暖而厚重。不会吧……他不会是想在这里……芙茗希望自己想多了,但是孟啸楠握住她的手不断的摩挲,那种强烈的暗示意味她怎么可能不懂?纸条轻飘飘的落到地上。他肩膀宽阔,

  • 首席的倔强前妻18章

    原标题:首席的倔强前妻18章小说名字:首席的倔强前妻第18章爱,就这么简单顾小曼又一次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四下环顾着。周遭的景物,又一次映入顾小曼的眼帘,此时此刻,顾小曼仍是不敢相信,凌潇的车子,居然停在了自己学校门外。凌潇在一旁,享受着车子里的空调,吹着冷飕飕的小凉风,享受着此刻顾小曼错愕莫名的神色,悠悠然似是有心无意那般的说着:“小野猫,我今天的行程安排,就是去旁听你的论文答辩。”“什么?”顾小曼慌了,脸上的神色都是尴尬莫名的:“我,我,我。我这个样子,怎么参加答辩嘛。凌潇,你这个大混蛋

  • 天价首席的逃妻18章

    原标题:天价首席的逃妻18章书名:天价首席的逃妻第18章落入天王巨星的绯闻国展中心的红地毯铺了一百多米,上官云端赶到的时候早已经有大量的粉丝和记者聚集在那里了,翘首以待着当红明星们的到来。苏语姗已经先等候在后台了,她还有个节目要表演,大概是要唱一首歌。苏语姗也算是多才多艺发展的,她出道的这几年可是一刻都没有闲着,录制了一张唱片销量还不错,其中也有一两首歌算是比较出名的,大家都能够哼出个副歌部分的歌。不过能够在这样的舞台上表演的,除了那些一线的艺人们有绝对的资格之外,苏语姗竟然也拿到了一个名额,看

  • 打破虚空18章

    原标题:打破虚空18章小说书名:打破虚空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8章虚脱林青山刚站好姿势,准备开始可是却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暗骂:“这老家伙,不是摆明了欺负我吗?半个小时换谁不累?”但此时他更清楚自己最好不要顶嘴,不然的话这姓陆的高功,指定不会轻易饶了自己,谁让自己现在是身在屋檐下又怎能不低头呢!林青山学着他刚才的摸样,刚要慢慢伸出左脚,站在一旁的陆高功便拿起拂尘操着他的腿上抽了一下,骂道:“我刚才是你这样的动作吗?还学会了!脚跟先着地,你是怎么做的?”林青山心里的小火苗有些燃烧的迹象,他看了眼前的陆高

  • 媚者无双18章

    原标题:媚者无双18章小说名称:媚者无双第18章安分肩膀一紧,被云末按住,后传来云末轻飘飘的声音,“玉玄。”紫衣少年回头向云末瞪去,“还有事?”“今晚,你安份些。”“你认为我能对她做什么?”叫玉玄的紫衣少年,满眼地谑戏。云末也没更多的表情,只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放开手。玉玄脚尖一点,仍从窗口跃了出去,眨眼间已经失去人影。云末望着窗外黑得不见一丝光亮的夜空,唇边的笑,渐渐敛去,目光落在榻上跌落的一支珠钗上。钗子的款式十分简单,钗头金丝绞成叶子形状,半包着一粒东珠,烛光映在东珠上,散发着柔和的光泽,

  • 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8章

    原标题: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8章小说名: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第18章张盛昌,简直不是人“我是说……”转过脸,千念又恢复了童真欠揍的笑脸,“妈咪,我讨厌那只禽兽!”他的分贝不高,但还是让夜擎墨听了个清楚。夜擎墨转头,深邃的眼眸怒气腾烧,冷绷扭曲的俊脸,足以吓哭三岁以下的孩子。拳头咔咔响了两声,虽没出手,但气势上已经不战而胜,足以令人乖乖臣服。千色以为他是要动手,下意识的把千念拉入怀里,目光不卑不亢的迎合他。就算打不过他,她也不允许他伤害她儿子分毫。昨晚的事,还没算清楚帐呢?千念也目光定定

  • 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8章

    原标题: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8章小说名称: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第18章问话花醉见影月是不会把自己之前所做的虐待事情告诉自己的,便也不想再为难影月了,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让她回去休息。待影月走了没多久,花醉睡不着,就数山羊,没多久也渐渐的睡着了。这夜睡得也还算是安稳的吧,半夜没有醒来,一睡就到天亮。花醉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更了,对于花醉的二十一世纪现代生活的人来说,现在起来已经是很早了,但是没想到古人更早起床呢。“影月,影月。”花醉一下床,就找宫女影月了。花醉感觉在这里只有跟影月比较熟悉,所以每次都习

  • 乡野狂医18章

    原标题:乡野狂医18章小说名:乡野狂医第18章仇恨的种子正当吴春生心里惊疑不定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一阵焦急的喊声,吴春生猛地听到这个声音,立刻被惊醒了过来。看着地上的灰烬,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稍稍的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然后将地上的灰烬打扫干净,这才应声喊道:“谁啊?我在家呢。门没有反锁,自己进来吧。”说这话的时候,吴春生已经躺在床上假寐了。之前的那件事情实在是太玄乎了,哪怕他是一个武者也不敢轻易的相信这种事情啊。这简直和仿佛和小说里说的那些事情一样了呀。虽然他心中很是震惊,也并瞧不出那玩意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