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豪门情债:绝情老公追逃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8/1/12 15:29: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豪门情债:绝情老公追逃妻
第1章 韶天霖过世

德安医院。阅读haohaoyun.com

一名长发的二十岁女孩儿站在手术室门口,安抚自己的母亲,说道:“妈咪,您别这样了,爹地会没事的,只是一场小小的惊吓,爹地会没事的。”

女人的双肩还在瑟瑟发抖,不断的哭泣了起来,看着在场的唯一的女儿。

她不断的摇着头,对着女儿说道:“你两个哥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竟然还想着在外面逍遥快活,完全不顾你爹地的死活。”

女孩儿看着手术室的门,眼眶已经发红,整个人已经快要崩溃。

她,叫韶曼薇,原本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宴,却收到了一封信,让一直疼爱自己的爹地心脏病发倒下了,她的世界仿佛一下子就崩溃了。

女人转过了头看着韶曼薇,问道。“曼薇,到底那封信里说了什么?你你爹地怎么看了信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了?”

韶曼薇摇着头,脸上也充满了疑惑,说道:“妈咪,我也没有看到信的内容,爹地才倒下不是就慌成了一团,那封信可能被什么宾客带走了吧。《豪门情债:绝情老公追逃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韶曼薇已经扶着倪妙香走到了远处坐了下来,倪妙香的脑海里还是一片愕然,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才能令自己的丈夫倒下。

她一边哭着,一边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脸颊,说道:“曼薇,你一定要调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你爹地会死不瞑目的。”

韶曼薇点了点头,紧紧的抱住了母亲,她现在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希望自己的父亲可以躲过这一劫。

机场。

皇甫信皓提着行李箱从出口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三名身材高大的男人,万嘉伦已经走到了他的身旁,双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裤袋里,看着他。

他迟疑了一会儿,才对着皇甫信皓说道:“BOSS,咱们现在要去医院?还是过两天才出现在那家人面前?”

万嘉伦的话让皇甫信皓的脸上露出了淡笑,说道:“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我还没有听到韶家的好消息,是绝对不会就这么出现的,等他们打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再出现吧。”

皇甫信皓的话让万嘉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这么好玩的游戏了。《豪门情债:绝情老公追逃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皇甫信皓低垂着头看着手腕上的铂金手表,才看着他吩咐道。“好了,我还有地方要去,你们三个先去别墅呆着,我已经让刘嫂安排好了一切,我明天再回去。”

万嘉伦点了点头,已经走向了身后的两个人,皇甫信皓已经大步的走向了机场外,他的心里只有一件事需要他做。

皇甫信皓才走出了机场,马上上了一辆的士,他系上了安全带。

司机装过了头看着他,发现他满身都是名牌,好奇的问道。“先生,您要去哪里?”

皇甫信皓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钞票,放在了司机的面前,说道:“驹华道499号。”

他的话才说了出来,司机的脸上才露出了惊愕的眼神,那里可是刚刚修好的别墅区啊,怪不得这个小伙子出手这么阔绰了。《豪门情债:绝情老公追逃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司机立刻发动了引擎,车子朝着前方行驶而去,皇甫信皓的视线已经转向了车外,经历了这么多年,他终于回来,他失去的一切都应该找韶天霖讨回来了。

四十分钟后,司机开车在别墅前停了下来,他马上转过了头,看着坐在后座的皇甫信皓。

看到皇甫信皓已经睡着了,司机马上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推着他的手臂,说道:“先生,您要到的地方已经到了,您醒醒啊。”

皇甫信皓听到了声音,马上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看到昔日的老宅就在自己的面前,他立刻解开了安全带,走下了车。

司机没管这么都,立刻开车离开了这里,虽然这里是新修好的别墅,也听说这里不怎么吉利,甚至是死过人。

皇甫信皓屏住了呼吸,立刻伸出了自己的手,按在了门铃上,他的整颗心仿佛悬挂在了空中,无法平静下来。

一名老妇已经走到了铁门口,打开了铁门,看到熟悉的脸孔,她的眼眶里充满了眼泪,看着皇甫信皓哭了起来。好好孕

老妇紧紧的抱着皇甫信皓,大声的哭泣了起来,说道:“少爷,您可回来了,我在家里已经等了您很久很久了。”

皇甫信皓看着她,舍不得松开手,说道:“刘嫂,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我真担心你认不出来我了。”

刘嫂哭笑不得的松开了双手,拉着皇甫信皓走进了别墅里,看着周围的一切,说道:“少爷,您看看这里,都是按照先生、夫人在的时候那样布置的,您还满意吗?”

皇甫信皓听到了他的话,已经走进了别墅里,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更加让他清楚的知道,他应该为了爸妈做些什么。

皇甫信皓已经握紧了她的手臂,对着刘嫂加重了语气,说道:“刘嫂,以后你就安心的留下来,等茵茵回来。”

刘嫂听他提到了小姐,脸上露出了忧伤的神情,问道:“少爷,您真的认为还可以找到二小姐吗?她当时才三岁,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

皇甫信皓牵着刘嫂的手走进了别墅里,对着她说道:“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找茵茵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既然我回来了,就要这个家完整,也要让韶家为以前的一切付出代价。”

刘嫂听到他的话,脸上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要可以找到一家团聚,让她等待再久的时间也是值得的。说明haohaoyun.com

晚上七点整,韶星纬回到了国内,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他才走出了电梯,已经发现母亲和妹妹守在手术室外。

韶星纬慢慢的走到了倪妙香的面前,说道:“妈,爸怎么了?”

倪妙香看到他的出现,立刻站了起来,用力的给了他一巴掌,训斥道:“你现在还敢来问我你爸怎么了?这都几个小时了,你怎么才回来。”

韶星纬任由她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一句话也没有说,韶曼薇已经拉住了母亲的手。

她吸了吸鼻子,才对着韶星纬说道:“大哥,你到底去哪里了,电话打了那么多通,你像是掉了线的风筝一样,怎么都联系不到你的。”

第2章 皇甫信皓出场

韶星纬才抬起了头,看着她说道:“昨天下午临时有事要飞到海滨,所以我就过去了,我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已经第一时间赶回来了,可是没想到是爸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啊。”

倪妙香想到丈夫还在手术室里,又哭泣了起来,哽咽的说道:“现在你爸生死不明,让我们以后怎么办?”

韶曼薇握紧了母亲的手,安抚了她的情绪,说道。“妈咪,您别这样了,您再怎么哭都没有用啊,爹地也没有办法苏醒过啊。”

手术室的灯突然熄灭了,倪妙香紧张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冲到了手术室前,看着医生。

韶曼薇也走到了医生的面前,对着医生问道:“医生,我爹地到底怎么样了?抢救过来了吗?”

医生摘下了脸上的口罩,对着他们摇了摇头,说道:“很对不起,抢救了这么久,都不能救回韶老先生。”

韶星纬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冲到了医生的面前,一只手握紧了他的医生袍,一只手已经抡起了拳头,对着他。

倪妙香看着他这么鲁莽,一巴掌用力的打在了他的脸上,怒斥道:“你爸现在还尸骨未寒,你就开始这么不争气了吗?放开医生。”

韶曼薇看着冲动的大哥,也开口说道:“大哥,这件事不是医生的错,医生已经尽力了。”

韶星纬松开了自己的手,一只手已经用力的打在了墙面上,眼眶已经红肿,仿佛马上要哭出来了。

倪妙香呼吸了一口气,才对着医生说道:“医生,我想见我先生最后一面,可以吗?”

医生对着她点了点头,护士已经推着病床走出了手术室,韶天霖的身上已经盖上了白布。

倪妙香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往下流,韶曼薇也控制了自己的情绪,看着自己的母亲。

韶曼薇对着母亲说道:“妈咪,您别难过了,先看看怎么处理爹地的后事。”

倪妙香呼吸了一口气,对着韶曼薇加重了语气,说道:“快给你二哥打电话,要是他还不肯回来,就冻结他的信用卡和银行卡,看他是不是还不肯回来。”

韶曼薇看了韶星纬一眼,立刻松开了双手,已经走到了远处,从自己的裤袋里拿出了电话,拨打了韶宏南的号码。

电话传来了服务台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请……”

韶曼薇立刻挂断了电话,拨打了银行中心的号码,电话里立刻传来了克服的声音,说道:“您好,这里是银行的VIP贵宾客服中心。”

韶曼薇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对着电话说道:“喂,我是韶曼薇,我要取消我二哥在银行的户口。”

电话里的声音一下子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韶小姐,韶先生在拉斯维加斯签了一笔三十万元的账目,真的要取消吗?”

韶曼薇听到客服的话,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说道:“嗯,取消,一个小时之内取消。”

她说完了话,立刻挂断了电话,脸色阴沉的回到了倪妙香的面前,看着她。

倪妙香看着女儿,问道:“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是不肯回来?”

韶曼薇抿住了唇瓣,看向了倪妙香,对着她说道:“妈咪,您别生气了,二哥只是一时之间想不开而已,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倪妙香听到女儿的话,已经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双眼已经眯成了一条线,看着她问道:“你别在这里跟我打马虎眼了,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韶曼薇的手握紧了电话,呢喃的说道:“妈咪,二哥在拉斯维加斯,刚签了一笔三十万的账目。”

倪妙香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起来,双手已经握紧了拳头,看着她。

瞬间,冷厉的声音从倪妙香的嘴里传了出来,说道:“真是冤孽,虽然他不是我亲生的,我也对他够好了,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在拉斯维加斯赌钱。”

韶曼薇已经抱住了母亲的身子,紧张的看着她,安抚她说道:“妈咪,您别这样了,咱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处理好爹地的身后事,不是吗?”

韶星纬的视线已经落在了韶曼薇的脸上,说道:“曼薇,你先送妈回去,我来处理爹地的身后事,我会处理妥当,不会让爹地有任何的不舒服的。”

韶曼薇点了点头,扶住了母亲的手,朝着电梯走去,韶星纬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等韶宏南回来之后,自己一定会把他赶出韶家,他根本没有资格做韶家的儿子。

十分钟后,韶曼薇已经扶着母亲的手,走到了轿车前,司机马上从车里走了下来,为她们打开了车门。

司机回到了车上,才对着倪妙香开了口,问道:“太太,先生现在怎么样了?已经渡过危险期了吗?”

韶曼薇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对着他咳嗽了一声,说道:“林叔,这件事你就别问了。”

倪妙香已经伸出了自己的手,制止了韶曼薇,说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了,他已经去世了,送我们回家休息。”

司机听到了她的话,一句话也不敢多问,立刻开车离开了医院,倪妙香眼眶里的眼泪不断的流了下来,没有他自己怎么过啊。

翌日,皇甫信皓一大早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刘嫂已经从饭厅里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走到了皇甫信皓的面前,说道:“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皇甫信皓抱着她,闻着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的味道,说道:“刘嫂,今天早上的报纸已经准备好了吗?我想看报纸。”

刘嫂的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脊,笑着说道:“少爷,您还是这么黏人啊,报纸当然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可以进去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纸。”

皇甫信皓已经走进了饭厅里,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现在只想要韶家马上就要玩完了,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才刚刚坐了下来,拿起了桌上的报纸准备看消息,电话铃声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第3章 他终于找到妹妹了

皇甫信皓立刻拿起了电话,放在了自己的耳边,呢喃的问道:“谁?”

电话里传来了一道男人的声音,对着他说道:“皇甫先生,您的妹妹已经找到了,你现在要去见她吗?”

皇甫信皓听到了私家侦探的话,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激动的问道:“你说什么?真的已经找到了我妹妹的下落了吗?”

男人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说道:“皇甫先生,您放心,令妹真的已经找到了,她现在在W大读传媒系,我已经约了她今天见面,就是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皇甫信皓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的手已经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沉默了下来,才继续说道:“我现在开车过去,你在W大的门口等我,只要这个人真的是我妹妹,我会给你丰厚的报酬。”

皇甫信皓已经挂断了电话,刘嫂正好端着刚刚炖好的瘦肉粥,走到了他的面前,却发现皇甫信皓要出门了。

刘嫂错愕的看着皇甫信皓,问道:“少爷,您早餐都还没吃完,又要去哪里啊?”

皇甫信皓走到了刘嫂的面前,在她的额头上猛亲了起来,说道:“刘嫂,茵茵找到了,我现在去学校看看,到底是不是茵茵。”

刘嫂的脸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说道:“是真的吗?二小姐找到了?您确定没有错吗?”

皇甫信皓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西装,才吐息了一口气,回答道:“放心,茵茵的手臂上有胎记,就算是私家侦探弄错了,她手臂上的胎记一定没有错。”

刘嫂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整颗心已经开始忐忑不安了起来,只要能找到二小姐,什么都无所谓了。

皇甫信皓已经转身离开了这里,他快步的走到了车库,上了白色跑车,他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他的手握住了方向盘,才呢喃的说道:“茵茵,你一定要等着大哥,大哥马上就来找你了,马上就来了。”

皇甫信皓才出了声,已经发动了引擎,车子离开了车库,朝着别墅外驶去,恨不得第一时间就到学校,那才好。

W大。

皇甫信皓已经开车来到W大门口,私家侦探看到皇甫信皓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马上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

皇甫信皓整理了自己的西装,着急的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找到我妹妹了?”

私家侦探立刻把照片递给了他,说道:“皇甫先生,这就是您妹妹,当初她在孤儿院被一对林氏夫妻收养,生活还算不错,成绩也很优异,只是性格有点孤僻,只是和自己的好朋友来往。”

皇甫信皓的手捏住了照片,脑海里一想到那件事对她造成了那么大的困扰,心里就仿佛压住了一样。

他立刻朝着学校里走去,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茵茵,他心里的高兴已经无法说出来,喜悦已经参满了整颗心。

林茵拿着手里的书,紧张的看着手挽上的手表,已经过了这么久,他都没有来,难道私家侦探说的是假的吗?

皇甫信皓远远已经看到一道人影了,他快步的朝着林茵走去。

皇甫信皓站在了她的身后,颤抖的声音传了出来,说道:“茵茵。”

林茵的全身已经颤抖了起来,全身僵硬的站了起来,转过了身看着身后伟岸的男人,小时候仅存的记忆已经传入了自己的脑海里。

皇甫信皓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一双手贴在了她的脸颊上,熟悉的感觉已经传来,他紧紧的拥抱住了林茵。

林茵哽咽的哭声已经不断的传了出来,哭泣的说道:“为什么你到现在才来找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皇甫信皓捧住了她的小脸,用力的亲吻在她的额头上,说道:“茵茵,你是我最爱的妹妹,我怎么能不要你,我已经派人找了你三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以前的那间孤儿院,不让也找不到你现在在哪里。”

皇甫信皓松开了自己的手,撩开了她的袖子,看了樱花的胎记,他更加相信眼前的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宝贝妹妹。

林茵再度抱住了皇甫信皓,说道:“我以为你已经不打算要我了,所以这么多年了,都不来找我,你不肯要我这个妹妹了。”

皇甫信皓的手牵着她的小手,走到了远处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立刻从自己的钱包里开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

皇甫信皓把支票递给了私家侦探,说道:“这份是你的酬劳,很感谢你这一年来的努力,以后有任何需要,我会找你。”

私家侦探看到张支票,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对着皇甫信皓猛然的点着头,说道:“好的,皇甫先生这么豪爽,就算为您做多少事都可以。”

皇甫信皓看着私家侦探离开了这里,林茵才皱起了眉头,问道:“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你这些年都在哪里?”

皇甫信皓的手贴在了她的额头上,说道:“我在国外求学,毕业之后开了一家集团重组公司,这次回来是为了我们皇甫家报仇,二十年前的那笔账也该讨回来了。”

林茵忽然抽回了自己的手,脸上闪过了异样的神色,说道:“能不能不报仇,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就是因为那件事才让我们的家毁了,我们分离了这么多年,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皇甫信皓的手贴在了她的脸颊上,笑了起来,说道:“小傻瓜,现在我大哥可不是二十年前几岁的小男孩了,大哥有本事保护自己,而且现在整个韶家……”

韶曼薇的声音在这一刻响了起来,对着林茵叫道:“林茵,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很久了。”

皇甫信皓看到韶曼薇的这一刻,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问道:“茵茵,你认识她?”

林茵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双手紧紧的挽住了皇甫信皓的手臂,对着韶曼薇介绍道:“曼薇,他就是我失散了二十多年的大哥,帅吗?”

第4章 皇甫信皓夺走了韶氏集团

韶曼薇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眼神似乎是不太喜欢自己,而且从他的眼眶里传出来的眼神太犀利,让自己都感觉到了害怕。

韶曼薇坐在了椅子上,尴尬的点了点,说道:“很帅,我今天来学校是来请假的,这几天我可能都不能来学校了。”

林茵错愕的看着韶曼薇,昨天她的父亲在生日宴会上晕倒,不知道情况怎样了。

韶曼薇还没等她开口,就继续说道:“你不用乱猜了,我爹地昨天在医院心脏病发去世了。”

林茵的视线已经凝聚在她的脸上了,怀疑的看着韶曼薇,问道:“昨天你的生日宴,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出事了?”

韶曼薇尴尬的站了起来,视线已经落在了她的脸上,抱歉的说道:“我得回去了,妈咪最近的情绪太差了,我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皇甫信皓看着自己的妹妹,心里开始担心了起来,她竟然和仇人的女儿是好朋友,如果自己真的对付了韶家的人,他正色的看着林茵。

皇甫信皓已经伸出了手,握紧了她的手,说道:“茵茵,答应我,不要跟韶家的人再见面,明白吗?”

林茵立刻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紧张的问道:“大哥,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只有曼薇一个好朋友,我不能没有她,真的没有她。”

皇甫信皓的双手已经握紧了林茵的手,加重了语气说道:“茵茵,她的父亲害得我们家破人亡,就算你不能帮我们的父母报仇,也不能跟仇人的女儿做朋友。”

林茵抽回了自己的手,用力的甩开了皇甫信皓的手,生气的说道:“我不管这么多,我只知道,我有事都是她帮我的,我不会放弃这个朋友。”

皇甫信皓看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开始担心了起来,要是自己真的对付在韶曼薇,那他不是要失去这个妹妹了吗?

电话忽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立刻拿出了衣袋里的电话,放在耳边,说道:“喂,是我,有什么事?”

电话里马上传来了方嘉伦的声音,说道:“老板,韶天霖死了,现在韶氏的股价一直在下跌,是召开董事会的时候了。”

皇甫信皓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嗯,你安排,一个小时后马上召开临时会议,韶家的人都必须到场。”

方嘉伦应声的说道:“明白,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妥的,您放心好了。”

皇甫信皓已经挂断了电话,现在韶家的痛苦现在才开始,他不但要看着韶天霖死,更加要看到韶家破产,韶家家破人亡,跟自己当年一样。

一个小时后,皇甫信皓开车来到了韶氏门口,他凌厉的视线已经落在了韶氏集团四个字上,脸上闪过了异样的神色。

皇甫信皓已经打开了车门,从车上走了下去,准备走进韶氏集团里。

警卫看到了陌生的男人出现在这里,立刻走到了他的面前,阻拦了皇甫信皓,说道。“先生,这里是韶氏集团,您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这里?”

方嘉伦已经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大步的走到了警卫的面前,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说道:“他是韶氏的股东之一,这是证件。”

警卫看到了他的证件,立刻用尴尬的眼神看着皇甫信皓,道歉的说道:“皇甫董事,对不起,是我刚才有眼无珠,不认识您,真的很抱歉。”

皇甫信皓已经伸出了手,推开了眼前的警卫,更方嘉伦一起朝着电梯走去。

方嘉伦已经把证件递给了皇甫信皓,说道:“老板,今天韶家的人都来了,韶星纬也拿出了自己的股份文件,要求成为集团主席,带领韶氏集团继续运作。”

皇甫信皓已经走进了电梯里,嘴角浮现了一抹冷厉的笑容,看着他说道:“你认为他可能坐上这个位置吗?这么小的事情就不用告诉我了,我一定会挽回局面。”

方嘉伦明白的点了点头,立刻按了二十八楼,皇甫信皓的脑海里还是不断的浮现了林茵的话,他立刻拿出了电话,不断的拨打了林茵的号码。

方嘉伦看着她的脸色这么难看,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问道:“老板,您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事?”

皇甫信皓已经挂断了电话,说道:“这件事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我今天必须拿下公司的经营权。”

电梯忽然之间已经打开了,皇甫信皓带着方嘉伦已经离开了电梯,方嘉伦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一会儿,皇甫信皓已经站在了会议室的门口,说道:“等会儿你不用说话,让我来解决,文件都准备好了吗?”

方嘉伦对着皇甫信皓点了点头,说道:“您放心好了,文件第一时间就准备好了,您想要什么时候教训他们,都可以。”

皇甫信皓讪笑了起来,已经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推开了眼前的门,径自的走进了会议室里。

董事们看到皇甫信皓的出现,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问道:“您就是皇甫信皓?”

皇甫信皓已经走到了主席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说道:“没错,我就是接手公司的皇甫信皓,韶氏未来的接班人。”

韶曼薇一眼就认出了皇甫信皓,心里已经忍不住开始嘀咕了起来,他不是茵茵的大哥吗?为什么会摇身一变变成了皇甫信皓呢?

韶曼薇忍不住出了声,问道:“你是茵茵的大哥,为什么会变成皇甫信皓?”

皇甫信皓已经端起了眼前的咖啡杯,喝了一口醇香的咖啡,说道:“韶小姐,我的确是林茵的大哥,不过我也是皇甫信皓,韶氏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已经被我买下来,现在我是最大的股东。”

韶星纬的视线转向了自己的妹妹,问道:“你认识这个男人吗?他可是收购了咱们韶氏集团的人。”

韶曼薇仿佛感觉到大哥已经把所有的怒火都发到了自己的身上,连忙摇着头,解释的说道:“大哥,你听我的解释,我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他是林茵的大哥,上午我跟他见过一面。”

第5章 皇甫信皓的提议

皇甫信皓已经讪笑了起来,双手放在了桌面上,看着他们两个人,说道:“好了,现在言归正传,私情归私情,我现在只想要告诉你们,现在我皇甫信皓是韶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韶星纬还是不肯相信,立刻看向了他,说道:“不行,我们不可能听你胡编乱造也相信,你必须拿出证据来,你说你是公司最大的股东,证据呢?”

皇甫信皓的视线看向了方嘉伦,方嘉伦已经拿起了文件,走到了韶星纬的面前,放下了手中的复印件。

方嘉伦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道:“现在各位手中的就是股份确认书,老板手上的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是明码实价买来的,所以请韶先生不要质疑老板。”

皇甫信皓已经靠在了椅子上,凌厉的视线已经看向了周围所有的董事,说道:“各位董事,相信之前韶家的事情你们都心知肚明,因为韶天霖去世的消息,韶氏的估价已经跌破五块,这对韶氏集团而言是怎样的处境。”

韶曼薇看着他,忽然感觉到他根本就是有备而来,是想要吞噬整个韶氏集团的,他真的是林茵的大哥吗?

韶星纬放在桌上的双手已经握紧了拳头,说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在这个时候来趁火打劫吗?”

皇甫信皓已经站了起来,说道:“现在是我手上有韶氏的经营劝,如果你们韶家想要拿回这些股权,我想五十亿可以考虑让我卖给你们。”

韶星纬一拳用力的打在了桌面上,自己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你根本就是在为难我们,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们怎么可能还有五十亿?”

皇甫信皓的双手已经放进了裤袋里,看着他说道:“明天上午十点我会到公司来上班,你们准备好五十亿,如果没有这笔钱,你们就是同意我做这个主席。”

他撂下了一句话,已经离开了会议室,方嘉伦也跟着离开了,韶星纬已经把文件砸在了桌面上,韶曼薇看着他脸上的怒火,脑海里却有其他的想法。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偏偏要来收购韶氏集团呢?

其中一名董事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韶星纬开了口,说道:“好了,现在你们韶家也完了,风水轮流转。”

董事笑了笑,相继的离开了会议室,韶曼薇看着韶星纬,忍不住说道:“大哥,你别这样了,现在是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件事,不是跟他做对,这样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啊。”

韶星纬已经甩开了她的手,脸上露出了愠怒,说道:“你还有脸说我,你跟外人合伙来整自己的家族企业,你真是疯了。”

韶星纬生气的踹开了椅子,离开了会议室,韶曼薇全身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脑海里还在轰隆隆的作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忽然之间,韶曼薇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呢喃的说道:“不行,我必须问清楚,到底这个皇甫信皓想要做什么。”

皇甫信皓已经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里,他的视线已经横扫了整间办公室,韶天霖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他的嘴角已经露出了笑容。

他已经走到了椅子上坐了下来,摇晃着椅子,说道:“我已经等了二十年了,这么多年来我都在为今天准备。”

方嘉伦已经坐在了他的面前,一只手撑在了自己的下巴上,问道:“老板,您觉不觉得韶曼薇似乎是对您有意思吗?”

皇甫信皓转动了椅子,忽然停了下来,视线在他的脸上打量了很久,说道:“我跟她之间连朋友都算不上,但是她是茵茵的朋友,我就必须考虑茵茵,暂时不要动她。”

方嘉伦的心里闪过了一丝的笑意,老板察觉不到自己喜欢上了韶曼薇,可是他却有感觉,这可是老板第一次对女人手下留情,他可是以心狠手辣出名的人啊。

敲门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秘书已经走进了办公室里,对着他说道:“董事长,韶小姐想见您。”

皇甫信皓点了点头,方嘉伦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办公室。

皇甫信皓已经拿出了文件,交给他,说道:“明天早上你调查每个部门的情况,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不能有遗漏,三天之后把韶氏所有的资料都交给我。”

方嘉伦拿起了文件,点了点头说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处理整件事的,您好好跟韶小姐谈一谈。”

下一刻,方嘉伦已经离开了办公室,皇甫信皓的视线已经转向了门口,秘书已经带着韶曼薇走进了办公室里。

秘书走到了他的面前,说道:“总裁,这位就是韶小姐。”

皇甫信皓的双手放在桌上,重叠在了一起,视线在韶曼薇的脸上打量了很久,嘴角才露出了笑容,对着秘书挥了挥手。

韶曼薇的双手已经绞在了一起,视线落在了皇甫信皓的脸庞上,说道:“皇甫先生,我想请您看在茵茵的面子上,不要这么对待韶氏。”

皇甫信皓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了韶曼薇的面前,靠近了她,看着她小鸟依人的模样,心里竟然有一点儿不舍得。

闻到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他说道:“韶小姐,你是你,茵茵是茵茵,我不会因为茵茵的关系,而对你另眼相看,明白吗?”

韶曼薇跟他近距离的靠近,已经闻到了属于他的男性气息,她脸色发红的后退了两步。

韶曼薇平缓了自己的情绪,才抬起了头来,看着他说道:“你难道就不能看在茵茵的份儿上,再多宽限我们一点时间吗?五十亿……五十亿太多了。”

皇甫信皓走到了她的身后,嘴角撩起了一抹笑容,已经伸开了双手,紧紧的拥抱住了她,说道:“我是一个生意人,如果要我放弃自己的商业决定,一定要有等价的交换,知道吗?如果你肯给我,我想我可以改成四十亿,这对韶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钱,对吗?”

第6章 韶曼薇被倪妙香误会

韶曼薇全身僵硬的站在了原地,才冷静了一会儿,她立刻推开了眼前的男人。

她转过了身,扬起了自己的手,用力的打在了他的脸庞上,怒斥道:“皇甫信皓,亏你还是茵茵的大哥,你这么无耻。”

皇甫信皓笑了笑,已经整理了自己的西装,一步步的走到了她的面前,一只手用力的打在了桌面上,让她无处可逃。

皇甫信皓冷漠的说道:“我现在是在告诉你,你只有这一个选择,你这一巴掌可能连唯一的机会也会消失,你自己考虑好了。”

韶曼薇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皇甫信皓毅然的离开了办公室,韶曼薇僵硬的转过了身,双手软弱无力的撑在了办公桌上。

她不断的摇着头,呢喃的自语道:“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真的要我牺牲自己,才能换回唯一的机会吗?”

韶家。

倪妙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视线不断的看着墙上的闹钟,脸色已经一阵青一阵白了,接到了韶星纬的电话,一颗心仿佛已经沉了下来。

佣人好姐已经端着热茶走进了客厅里,放在了她的面前,说道:“太太,您不要这么担心了,一定还有挽回的机会的,您放心。”

倪妙香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对着她摇了摇头,整颗心还是无法平复下来。

忽然之间,韶星纬已经回到了家里,看到母亲坐在客厅里,他立刻走到了倪妙香的面前。

倪妙香的脸上写满了着急,问道:“事情到底怎么样了?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皇甫信皓的视线已经留在她的脸上,迟疑了很久,才回答道:“妈,这件事很复杂,皇甫信皓现在已经拥有了公司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要我们韶家出五十亿,才肯把经营权还给我们,而且我最亲爱的妹妹竟然没有告诉我,她认识皇甫信皓。”

倪妙香听着他的话,越来越疑惑了,她知道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怎么会这样呢?

过了一会儿,倪妙香看着韶星纬,问出了心里的怀疑,说道:“你现在给我说清楚,你怀疑你妹妹合着外人吞了公司?”

韶星纬还没来得及说话,大门已经被人打开了,韶曼薇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里。

她看到韶星纬已经回到了家里,她立刻走到了母亲的身旁,坐了下来。

倪妙香不由分说的给了她一巴掌,训斥道:“你这个不孝女,你爹地才走多久?你就合着外人吞并自己的公司吗?”

韶曼薇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她的眼眶里含着眼泪,凝望着母亲,说道:“妈咪,我没有合着外人来吞并自己的公司,我早上才见他第一面。”

韶星纬看着她,训斥道:“你见过他,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韶曼薇也忍无可忍了,问道:“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难道我能提前直到他就是要收购公司的人吗?”

倪妙香听到她的话,视线已经转向了儿子,质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两个各执一词,让我相信谁?”

韶星纬的视线留在了她的脸上,双眸已经眯成了一条线,忽然想到了皇甫信皓看着她的眼神,跟其他的人完全不一样。

沉默了下来,韶星纬才出了声,继续追问道:“好,就当这件事我的错,我问你,会议之后你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回来,反而是留在公司。”

韶曼薇已经靠在了沙发上,脑海里浮现了皇甫信皓对自己所说的话,她的心里已经开始轰隆隆的作响。

沉默了下来,她平缓了自己的思绪,才看向了母亲,说道:“妈咪,他答应看在茵茵的份儿上,减十亿,如果想要买回公司的股份,四十亿会卖给我们。”

倪妙香的脸色发青,四十亿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啊,就算加上韶家所有的产业和基金,也不过只有二十几亿。

韶星纬眯紧了眼眸,视线锁定在了她的脸上,心里已经开始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

好姐已经端着咖啡走进了客厅里,放在了他们的面前,说道:“少爷,小姐,咖啡已经准备好了,您们先喝一口,饭菜很快就准备好了。”

韶星纬喝了一口咖啡,才把视线转向了韶曼薇,问道:“好,既然他肯为你减十亿,到底有什么要求,没有人会白白为一个人损失十亿,不要用其他的理由来搪塞我,我可不吃这一套,还有我是你大哥,很容易就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说谎。”

韶曼薇的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她忐忑不安的看着他们,双手已经不自觉的环胸握紧,根本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倪妙香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异样,马上握紧了她的手臂,问道:“你到底跟他之间有什么交易?他肯减十亿。”

韶曼薇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了他们一眼,立刻朝着楼上走去。

倪妙香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立刻转过了头,看着韶星纬说道:“星纬,你一定要看着你妹妹,万一她有什么意外,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韶星纬端着咖啡,喝了两口,心里已经想到了要怎么救回公司,看来这一切都要靠这个妹妹,他一定会好好的利用。

佣人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说道:“二少爷,您回来了。”

倪妙香和韶星纬的脸色已经暗沉了起来,马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韶星纬已经冲到了韶宏南的面前,抡起了拳头用力的打在了他的脸庞上。

韶宏南被打了几拳,已经倒在了地上,他立刻压住了韶星纬,怒斥道:“你干什么?我才回来你就打我,别以为你是我的挂名大哥,我就不敢打你。”

倪妙香走到了韶宏南的身后,已经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用力的挥动了自己的手掌,用力的打在了他的脸庞上。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了起来,倪妙香怒斥道:“你现在还敢说这样的话?你爸死的时候你到哪里去了?你除了窝在美国把妹,除了在拉斯维加斯赌钱,你到底还有什么?你是不是真的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豪门情债:绝情老公追逃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情债 或 绝情老公追逃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在线阅读

    原标题: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目录预览:第1章宠爱无度第2章新婚之夜第1章宠爱无度这一年的明国,比以往都要冷些。此时已入冬,雪花将明国裹上一件白皙的衣裳。那个王府,有着她深爱的男人,那个王府,有着她眷恋的东西。这十年来,她漫无目的的前进。为了报复,她不惜手刃生父,谋害亲夫。却不想到头来却还是落得一无是处。凤袍加身,冕旒置顶,她以铁血手段,掌控整个明国,成为史无前例的女帝。冥王府中,一身赤裸的她,将珍藏多年的锦绣碎花裙,穿在身上,出现在男人面前。她本就长得美艳,

  • 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在线阅读

    原标题: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在线阅读小说名: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目录预览:第1章无处可逃第2章优雅又危险的魔鬼第1章无处可逃“程总!这是电台的收购合约!如你所愿,他对我!非!常!满!意!”苏亦欢从包里狠狠地丢出一份文件,一把甩到了程浩宇的脸上。对方愣了下,反应过来脸色一沉,刚要说话,陈岚岚却忽地跑了进来。“亦欢!大堂冲进来几十个黑衣人点名要找你,你是不是惹上了什么人?那帮人看着就像黑社会那些劫匪,虽然看着衣冠楚楚,脸上的表情简直凶神恶煞……”苏亦欢倏地僵住,脑海里划过一张俊美的脸庞,脸色

  • 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在线阅读

    原标题: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在线阅读小说名: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章美人戏水第2章一入豪门深似海第1章美人戏水“快来人呐……快来人呐……云和公主落水啦……”冷清的云央宫内,几个宫女一声声焦急地呼喊却并未唤来任何人。“坏啦,坏啦,过了这许久,公主想是已经……”“莫胡说!公主若有个闪失,我等还有活路吗?都到外头寻人来!快些,快些!”混沌中的顾洛凝终于清醒过来,发现眼前是一片碧绿的池水,左脚正被池底的水草紧紧地缠着,想挣却挣不脱。此刻她顾不得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 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在线阅读

    原标题: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悲惨的穿越第一卷第2章讨厌的凌梅花第一卷第1章悲惨的穿越凌月此刻的心情犹如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不就是加个班累了睡了一觉吗,一睁眼儿却穿越了!不,她忘了,还没睁眼儿,因为穿到刚出生的婴儿身上,还睁不开眼儿。她只能用婴儿特有的方式,嚎啕大哭来控诉自己的不满,可是还没控诉完就被爹叫人丢弃了。“本就不该出世,活下来还不如死的痛快!”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还没睁眼儿的她,就被亲亲的爹判了死刑。至于她的亲亲娘,已经先走

  • 溺宠一等狂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溺宠一等狂妃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溺宠一等狂妃目录预览:第1章借曲切磋第2章好戏开场第1章借曲切磋凌国荣历一百二十八年三月初十三,相府东跨院梨园,几树梨花如雪般盛开,芳香怡人,散发出阵阵清香,沁人心脾。“李嬷嬷、海棠,你们倒是手脚快些,三位小姐可是都到了,只差四小姐这位正主没入席了!”门外,相国夫人的陪嫁丫鬟小环,带了不耐烦的语气催促着。“是是是!”海棠双手麻利的帮叶婉欣梳好一个盘蛇髻,李嬷嬷慌忙从木盒子里挑出几款看上去颜色较为亮丽的朱钗和发簪,小心翼翼给叶婉欣戴在头上,端看镜中那个美如仙子

  • 斗破宅门:农家贵女在线阅读

    原标题:斗破宅门:农家贵女在线阅读小说:斗破宅门:农家贵女目录预览:第一卷韬光养晦第1章往死里逼第一卷韬光养晦第2章欺人太甚第一卷韬光养晦第1章往死里逼六月天的夜晚,天空上布满了繁星。杜伊看了一眼身后灯火通明,杯觥交错的订婚场面,仿佛这与她无关似的,即便她是那主角之一。趁着众人忙碌交谈,无暇他顾之时,悄悄的走到花园深处,找了一处草坪,静静地躺了下来。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让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想到才满十八岁,就已经订下了未来的一生,心里

  • 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在线阅读

    原标题: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在线阅读小说名: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目录预览:第1章你将来的丈夫第2章难得一见的俊逸男人第1章你将来的丈夫“这个男人,就是你将来的丈夫,慕泽西。”洛天晴一边翻着手机里的照片,一边恶毒地笑着,“长得丑,又是个残疾……你说嫁给这样的人,会幸福吗?”她将手机递到洛依然面前,唇角是浓浓的嘲讽意味,“不是没见过吗?给你好好看看。”洛依然接过姐姐的手机,清水般的眸子扫视一下。屏幕上的男人的确不帅,脸上还有一道醒目的疤痕。他慵懒地坐在轮椅上,面上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淡然表情,浑身散

  • 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在线阅读

    原标题: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目录预览:第一卷楚京措第1章穿越而来第一卷楚京措第2章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第一卷楚京措第1章穿越而来从侯府传出的哀叫声越来越弱,天空由云霞被染出的血红也越来越浓。青岩侯府的落霞院中,那本该是青石铺成的地面上,大片的血迹蔓延开来。连缝隙都被染成了红色……而这血泊的正中央,正躺着一个瘦弱的少女。她此时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似是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不要停,给我继续打!”一个穿着浅粉色衣服的少女此时正指着趴在血泊中瘦弱的女孩儿尖声道

  • 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在线阅读

    原标题: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在线阅读小说名: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目录预览:第1章夜半莫回头第2章回家第1章夜半莫回头夜,也很冷,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街上的人很少,原本热闹的城市忽的变得有些萧条冷清了起来。我挎着自己的包低着头飞快的走着,若是能够细心的看,就能够发现我几乎是在用跑的速度,像是在躲避什么,风呼呼的吹在打在我的脖子上,就像是有人爬在我的肩膀上吹着冷气一样。我深吸一口气,抓紧了自己手里的包,继续加快脚步,却是不敢回头看一眼,似乎后面有着什么东子在追赶我一样!快!再快点!只要到了人多

  • 农家世子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农家世子妃在线阅读书名:农家世子妃目录预览:第1章贞操真值钱第2章三两银子卖不卖第1章贞操真值钱浓重的喘息声,渐渐得平静了下来。凌萱晕晕乎乎之际,感觉有人从自己身上离开。谁,那个离开的人,是谁?还没等她睁开眼,门“咿呀”一声被打开,有人走了出去。“主子!”门外一个带着关心的男音响起。紧接着又听那个男声压低声音,带着一丝威胁,道:“拿着,记住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否则小心你全家的狗命!”门内的凌萱,等了半晌,也没听到任何的声音,脑子越来越混沌,思绪渐渐地涣散开。“贱丫头,别给我装死,赶紧给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