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毒,顾少虐妻成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8/1/12 15:43: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毒,顾少虐妻成瘾

第1章 怎么也喂不饱

午夜,空调机在不厌其烦地嗞嗞嗞响着。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滴吱……”听着房子的门被打开,我下意识合拢着瑟瑟发抖的双腿,“浩然……”

昏暗的壁灯下,我看着顾浩然那张精致得无可挑剔的脸,一步一步向我逼来,一看他走路,我就知道,酒精已经在他身上发作。

五年来,我已经习惯了他这一种烂醉行事。

“当啷。”皮带着地的声音在这沉静的房子听着十分刺耳。

我紧紧的合拢着双腿,双手紧紧扯着被角。

“腿分开,我看你已经等不及,还装什么纯。”天生好听的音质,配上这变调的语气,听着着实让我心疼不止。原文haohaoyun.com

“浩然,你又喝醉了……”

没等我把话说完,他已经像一座倒塌的五指山,重重的压到了我的身上。

没有任何前奏,他就已经强行填满了我的空虚。

曾经,我是多么的渴望着与他这般痴缠,可是,这种渴望变成绝望时,我只能含泪迎合着他失去人性的冲击。

“够硬了吗?我就不信喂不饱你这小骚、货。”每一次,他都会跟我重复着这一句话,开始听时我会委屈的回驳他几下,可是听的多了,感觉也就麻木。

不但心麻木,某些部位也随着心的麻木而麻木着,他变着法子把我换着位置虐了一遍。

等他停下来,我依然像以前一样被他的绑着,屁股下面垫着小枕头,我怀不上能怪我吗?医生亲自跟他说过,说我流得太多,子宫已经很薄,不容易怀上,可是他还是想做一次就让我怀一次,他说,他不想碰我,但他喜欢看我躺在手术台上嚎叫的样子。来自haohaoyun.com

房子酒气浓重,于加上我长期一个姿势,麻木的身体让我感到难受,“浩然,放开我,好吗?”

可是,沙发那边的他却丝毫不会因为我的哀求而怜惜。

他眼也没抬甩我一句,“再过一个小时。”

我想跟他说,要着床的早已经着床,没着床和再等也不会着床。

可是我不说,我知道跟他说也没有用,再说只会延长被绑的时间。

不知是太困还是怎么样,我就这么在被绑的状况下昏昏睡去。

“嗯……浩然……”那些酥麻的感觉,只有梦中才会出现。

我下意识的想合拢一下双腿,以缓和一下那种虫子爬心的难受。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可是,明明的躺着,双腿却像是注铅般沉重。

“呵……”我被一声冷笑从梦中打回了现实,可耻的我,为什么总是做着那样的梦?

他把我松开,“林如初,我就知道,我就算怎么喂,也喂不饱你。”

“浩然,不是这样子,刚刚我只是在做梦。”他连我一个梦境呓语他也没有放过。

他抬手,五指在我眼前晃动一下,我不以为他会打我,因为,他从没有打过我,按照他的话说,打我,他嫌弃打脏他的手。

“做梦也想着做,你还真的是一般的骚。”说实在的,我忍受不是他天天对我说那个字。《毒,顾少虐妻成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可是,每次他这般说我,我都会儿对着他嫣然一笑,谁让我喜欢他,喜欢他就要接受他的一切。

第2章 狗粮有毒

我看着他用布满血丝的鹰目注视我着,便蠕动着发麻的双腿,“浩然,明天要上班,你早点睡吧。”他是一个工作狂,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这儿的房子很多,他不会让我去别的房子睡,他也不会出去别的房子睡,那怕是多晚,他要是不出差,就会回到房子睡觉。

所以每次完事之后,我会乖乖的选择睡沙发。

他从来也不会因为我的自愿而让我回到床上睡。

让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就是,他喝一次酒,经常会醉一宿,即使睡在沙发上,我也会被他突然的进入而弄醒。来自haohaoyun.com

“嗯……浩然,别……”又来了,他嫌弃沙发太小,直接把我弄到了地下。

房子里开着冷气,我的背触及地面时,一股冰冷从我的背上直涌心尖。

他不管我的求饶,疯狂起伏的节奏,小腹啪打的声音在房子里回荡不息。

我又被他整整索取了一夜。

次日,我困倦的睁开眼睛,房子内已经没有他的影子,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爬到床上睡。

饿,我轻柔着扁平的小腹,准备下床出去找个东西吃。

旧伤没好,新伤又多了几道,即使在这大热天,我不敢穿着两露的衣服出去,我曾经想过好多次想,想等他睡着了偷偷把他的指甲剪掉,可是却不敢下手。

“顾太太早安,顾少刚刚出门时吩咐,你醒来之后,马上让李司机送你回去公司。”又去公司?

我一个颤抖,他让我回公司,莫非就一个目的。

“知道了刘姨。”

我胡乱吃了点东西,精细的化了妆,李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我。

不是上班族的我,但过着的却是两点一式的生活,我得按照他的需要无条件供应。

他要是没有需求时,我只能被关在这个永无天日的别墅里。

“唔唔……顾总,别这样嘛……”见怪不怪,我像一蹲木偶一样竖在他办公室的透明琉璃门口前,看着他跟别的女人暧昧。

“宝贝儿,你今天真美,啵……”这种夸张的声音,隔着琉璃我也能听到,我心一阵一阵的抽搐。

他从来也不会亲我一下,还是套他那句话,嫌弃我脏。

我全身都脏,特别是那个地方,可是那个地方,再脏,他还要。

足足让我看了他们十几分钟的戏,他才直起腰,那女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眯着妖精眼,尖着脚趾准备亲他,他一个躲闪,“回去好好工作,下班我请你吃饭。”

我不是想看她的含情脉脉,但经验告诉我,我不能走开,也不能移开注视室内的目光,“谢谢顾总。”那双妖精眼似带电,会抛眉眼也是本事。

“顾太太您好!”即使知道门口站着顾太太,可是她依然没有把这个所谓的顾太太的我放在眼里。

也难怪,她的主人不屑我是他“太太”,我注定给一个下人爬到头顶。

“浩然,我来了。”我清了清堵塞在咽喉那口气,跟那个女人擦肩入门。

他剑眉一拧,“你怎么每次都那么懂事?也不见你眼睛长针针?”

我眼睛长针针疼的是我,他顾浩然又怎么会知晓?

我嫣然一笑,五年了,我已经学会了掩饰,“浩然,我可以回家了吗?”他不外就是想让我来看他跟别的女人暧昧,既然看过了,我没有必要呆在这儿。

他伸手松了松脖子的领带,“回家?我怕你寂寞难耐。”

压低了声音的他,带磁的沙哑,让我整整喜欢了好几年。

他用鹰目直勾着我,我被他一个冷手压到了那女的刚刚起来的位置上。

第3章 我脏,他还是要

在家他怎么样做我都忍了,但在公司,别的女人躺过的位置,我不想沾。

我一个反身,“放开我。”

“如果我说不呢?”他双手像一个钳子一样,死死的钳着我的锁骨,“你以为你比她高贵吗?”

我知道,我下贱,比任何人都要下贱,可是,我再下贱也有自己的底线,“从来我就不认为我比谁高贵,浩然,五年来,你对我的折磨,难道还不够吗?”

“你以为够了?我告诉你,我就是折磨上你十辈子也不够。”

呵,我给了他一个冷笑,“我跟你说了多少次,紫云的死不是我做的。”我憋了好久没有提起赵紫云,我知道,我提起赵紫云,他就会发疯,疯得会吃人。

“林如初……”我的锁骨随即感觉一阵钻骨的痛,他有股不捏碎我的骨就不罢休的劲儿,“你竟然还敢跟我说不是你做的。”

不是我做的就是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不敢说?“浩然,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是,我喜欢你,爱你,她没死之前,我也跟她说过我一定会把你夺到手里,可是,我只想来个公平竞争,并没想到她会死。”

“闭嘴。”他的五指又在我眼前晃着。

很多时候,我就想把他刺激得下手给我几个巴掌,然后把我从沉迷中打醒,可是无论我怎么的刺激他,他的巴掌却从不会落到我的脸上。

他像拎一个玩具娃娃一样把我横拎着回到他的休息室里,然后把我扔到了双人床上。

我很嫌弃这张床,因为我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这儿了滚过。

但我再嫌弃也是无效,一下秒,他就会对我实施攻击。

“嘶……”每来一次这儿,我就得报废一对黑丝,那些黑丝是他买回来的,我吃的用的都是他一手包管,他从来不给我出去购物,但他会知道我要什么,缺什么。

五年来,除了公司,他带我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医院。

一次又一次的从手术台下来,我都以为自己会死掉,可是,我虚弱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给他补起来,别墅里到底有多少个营养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天吃的全是他们经过精心配作出来精品。

“啊……痛……”不知是位置的不正确还是怎么样,撕心裂肺般的痛不亚于初夜。

“叫,大声的叫,让全公司的人都听到我在做你,向全公司的人宣布你才是名正言顺的顾太太。”他喘着粗气,边说从侧面对我猛烈冲击,我的身体又多了几道新伤。

紧接着,他又来个老爷推车,此刻的我,像一只被主人狂虐的狗趴着,在他的不断冲撞之下发出痛苦的嗯哼声音,也许是昨晚还没有恢复,我找不到更多痛的原因,不想叫,可是还是本能的叫着,求他停下。

我大汗淋漓近乎虚脱,他发泄完,把裤子一套,扔下我就出去。

此刻的我脑子一片空白,只盼疼痛快点缓和,让我能正常走出他的办公室。

第4章 我不奢侈

“起来吃东西。”睡着的我被他冷冷的声音叫醒,实在太困,只要他走开,我就有可能会睡着。

我揉着睡意未尽的眼睛,“下班了吗?”

“废话真多,我可以在上班时间吃你,可是你见过我会在上班时间吃饭吗?”确实如此,他想要我,会不分时间地点让我随叫随到。

我挣扎着坐起来,“我们一起吃,好吗?”我知道,这是废话,五年来他没有陪我吃过一顿饭。

“好,除非你有本事让紫云回来。”他冷冷的甩我一句,砰的一下子摔门而出。

我脑子容易进水,明知那是不可能的事,我不是找虐吗?

没有胃口,可是我必须得吃,他只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看到我没有吃饭,对我的惩罚他从来也不会客气。

通常,我会被他禁锢一整天在这小屋子,里面配了一台电视之外,没有别的设施。

无聊的我很多时间都是用手机打发时间。

他不会管制我玩手机,曾经一度他惹火我时,我说要报警,他爽快地说,“你报啊,让警察来抓走我啊,你跟警察说,我做得你好痛,最好让他们废了我。”

我怎么舍得废了他?我是那么的爱他。

我不知道,我的爱为什么这么低微。

他加班时会很晚才放我回家,李司机来接我时,已经是傍晚七点多。

想跟他坐一辆车子一起回家,可是,他说,想跟他同坐一辆车,除非太阳从西边出。

“顾太太,顾总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让你吃完饭一小时之后要完成今天的所有运动。”我也没有奢侈过不用做那些运动,无论回来多晚,他不放让我做少一个项目。

别墅下面是一个健身室,下面有专人陪我健身,说是陪,倒不如说是监管。

每天晚上两小时的魔鬼健身程序,一分钟也不能少,一年四季,天天如此,除非我从手术台下来的半个月,他才会放过我。

从健身室上来,他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浩然,你回来啦。”对于他来说,我多半是透明的,不知是电视的声音遮掩着我的声音,还是他不想回答我,总之我跟他说话,他可以连眼皮也不抬一下。

全身是汗的我也不想过久的逗留于客厅。

上楼,爽快的冲了个冷水澡之后,打点好,时间又去到了晚上的十一点多。

房子一下子静寂起来,我想他在我睡着前上来,不想等我朦胧睡着了再上来,但他知道我讨厌他在我睡着时上来,所以,他会与我作对。

我缩在沙发上正要睡觉,电话就响了起来,“如初,睡了没有?”

“妈,怎么这么晚你还没有睡?家里有事吗?”

“嗯,你爸爸住院了,他一天到晚都念着好久没看到你,你能回来看看他吗?”我一听完妈这么说,鼻子一酸。

想想,我真的好久没有回家,“妈,公司这边有点忙,一会浩然回来我跟他商量一下,晚点我给你打点钱过去。”

说起钱,我心也酸,顾家大家大族,在A城是数一数二的首富,别人都以为我傍上顾家少爷,娘家一定得了不少利益,谁不知,我就平时给妈妈一些零花钱之外,并没有给林家带来大富大贵,而这些零花钱也是顾浩然平时一千几百的转入我的账户,平时我没有用钱的地方,便是存下来,账面上多一点,我就会给妈妈转些过去补充一下家用。

“怎么?又诉苦?”

第5章 我无权生气

跟妈聊了好一会,不知是太过投入还是怎么样,以至他什么时候斜依门口上也全然不知,他用一副挑事的目光注视着我。

我连忙向他解释,“浩然,我妈打电话来,说我爸住院了,让我回去看看他。”一直以来,我都是跟我家人说,我在他的公司做事,所以,妈并不知道我是闲着没事做的人。

他缓缓走到我的身边,嘴角弯了一个长长的勾,“嫁我时你怎么说的?”

当时答应他那么多无理的要求,只是因为我太喜欢他、爱他,觉得我生命中没有了他,我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浩然,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而且我承认我当时很幼稚。”

“这么说你现在成熟了是吗?”

“最少,我已经看透了一些事情,你明天就让我回去看一下爸爸好的吗?那怕只是一个小时。”

“不行,一分钟也不行。”他绝情得让我瑟瑟发抖。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是,当时我很想嫁他,为了嫁他我跟他签了一些不正常的协议,其中一条是,没给顾家生下一男半女是不得回娘家。

我也不知他为什么那么变态,竟然要我签下这么一条,我家人又没有得罪他。

当时我就觉得,既然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只要他睡我,生下一男半女那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可是我万万想不到,我怀一个他就让我打一个,他这是给我一辈子也不回娘家的惩罚吗?

“浩然,我不回家,我只去医院,可以吗?”我心有不甘,合约里并没有说过不许去医院见家人,只说我不能回娘家。

“不可以。”在这个节眼上,他惜字如金。

不会让我有一点遐想。

我不知怎么跟妈说,一直以来,我都跟我妈说顾浩然对我很好,由于工作太忙抽不了空回家,几年来,我妈其实也怀疑我过得不好,只是平时顾浩然不在家我会跟妈发发视频,她看到我没什么事才放心。

洗澡间的水哗啦啦的声,以往我很喜欢听他洗澡的声音,今晚我听得十分的烦躁。

现在我连说离婚的权利都没有,因为结婚合约里说过,我没权提出离婚。

他从洗澡间出来,腰间以下随意围着一条浴巾。

如果心情好,他沐浴出来真的是一道让我大饱眼福的风景,因为我极少看到他在这儿洗澡。

可是今晚我再也无心欣赏他,见他出来,便是别过脸。

“你没权生气,你难道忘记了吗?”他很快走到我身边,一股芳香的沐浴露味道夹杂着他的体香向我扑鼻而来。

我下贱得连生气的权利也没有,喜欢他就忍他,那时我就是这么想的,现在的我,不但得到了他,还能跟他日夜厮守,我还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转身面对他,并勉强地挤了个笑:“浩然,我没有生气。”

他伸手,俯身捏着我的下巴,“我明明就看到你生气,还说没有?”

他就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平时是,我说话也好,不说话也罢,他总能找些理由跟我闹腾。

“浩然,时候已经不早,睡吧。”我伸手推开他捏玩着我下巴的手。

他一个抽手,剑眉一横,“谁给胆子你推我?”

第6章 流好多血

“好疼……”他随手想把我压到床上时,我的小腹正好撞到了床角,剧痛在我全身蔓延。

他把我拎了起来,然后像甩一个娃娃一样把我扔到床上,“不够,你再装可怜一点。”

剧痛已经让我缩成一团,我已经无力回驳他的话。

感觉一股粘液从我的某些部位沿双腿流下,“血……浩然,我流血了。”我本能伸手一摸,血粘了一手。

我也不知是晕血还是晕痛,说完之后,便瞬间晕死过去。

“顾先生,保留孩子,顾太太可能会有被切除子宫的危险,如果你决意要保留孩子,请你签字。”

“医生,我不但要保留宝宝,大人也不得有任何闪失……”

我不要,不要切除子宫,但又想要保留孩子。

隐约听到他跟医生的对话,五年冰冷的心瞬间暖起。

暖得我再次晕死过去。

“浩然放开我……浩然不要……我不要再做手术。”被逼押上了几次手术台的我,当听到那些手术器具发出哧哧的摩擦声音时,我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医生,麻烦给她全麻。”是他在说话。

他不是不让我做无痛的吗?现在为什么要让医生给我全麻?

我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是要切除子宫?

没等我想完,我意识再次迷糊起来。

“不要……”

“顾先生,顾太太醒了。”隐约中,我听到刘姨在说话。

我没死吗?那我的子宫呢?

我用了最大的努力,猛然睁开眼睛,“刘姨,我子宫还在吗?”

说完这句话,我又像一个泄气的汽球一样,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可是,我的心却是那般的焦急,急着刘姨回答我的问题。

“医生,她的情绪很不稳定,想办法给他稳定下来。”我不要,我不要稳定,现在我只想知道,我的子宫还在不在。

疼。

全身的疼痛莫过于心疼。

爸爸还在医院等着我回去,如果我没了子宫,说明我这辈子也见不能回家。

被强行安静。

不知自己沉睡了多久,这世界的一切仿佛与我无关。

再次醒来,我心竟然安静几分。

“刘姨……”我张着干裂的嘴唇,也许是长时间的看守,刘姨的脸色带着困倦,她一听我叫她,便是立马提起了精神,“顾太太,来,喝点水,你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好几天没吃东西?为什么我还没有死去?

有时想想,一死了之多好,可是又不甘心,苦了五年,才等到他第一次跟医生说要留下孩子,看着苦逼的日子就要过去,我为什么还要想着死。

连喝个水都那么艰难,我是有多弱啊?

“浩然……”我看到他了,他正隔着玻璃在护士办公室那边凝视着我,当我的目光与他对碰时,他却快速移开目光背着我。

他终究还是嫌弃我,多看我一眼也不愿意。

看着他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我清了清咽喉,“刘姨,我的宝宝还在吗?”

我呆滞的看着一边输血一边输液的手,等待着刘姨的回答。

刘姨轻轻的扯了一下盖在我身上的被子,“顾太太,顾先生想要做的事,没什么不行,所以,从今天之后,你就安心养胎好了。”

毒,顾少虐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顾少虐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爱上冷漠总裁》《爱上冷漠总裁》

    原标题:《爱上冷漠总裁》《爱上冷漠总裁》小说书名:爱上冷漠总裁第1章:分手的毕业季“哇!欧巴好帅啊!”红火电影院里,到处可以听到这样的起起落落的声音。引人注目的是坐在中间位置的一个女生,长发及腰这么一句话说的就是她。也许是电影院里面的灯光太过暗沉,看不清她的全貌,但是却可以看到她很不耐烦的按着手机。“怎么了这是?”旁边的女生注意到了她的不耐烦,把头伸了过来。“烦死了!”千瑾岩开口说道。她就不明白了,不就是分个手吗?至于打电话来催吗?没看到她正在看韩剧么!旁边的安燕没有作声。看到千瑾岩这个样子她就

  • 《古灵郡主下山记》《古灵郡主下山记》

    原标题:《古灵郡主下山记》《古灵郡主下山记》小说名:古灵郡主下山记第1章林蓉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地方,无论是江湖还是官场,或许一般的平民农家,都偶有传闻,这其中就包含着田海山。传说红国之中有一座田海山,山色怡人,四季如春。林蓉是红国的郡主,可没有享受过奢华的生活半日,也从不在王府居住过一刻,因为她的妈妈只不过是一个并不受宠爱的小妾。她自己更是被一名自称半仙的算命老道说成是,天煞孤星。其实他并不介意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那些都不是她所能改变的,她认为自己在田海山长大没有什么不好,虽是少了点父母的爱

  • 《娇妻小宝贝》《娇妻小宝贝》

    原标题:《娇妻小宝贝》《娇妻小宝贝》书名:娇妻小宝贝第1章拯救孩子漆黑的晚上,星空只上看不见半点的光芒,在一所庞大庄严的欧式建筑屋内,灯火通明,约十个人坐在其中。其中,为首的便一男一女,女的皮肤雪白,五官精致,身穿着纺纱白裙,脸上带着丝丝憔悴,一头黑长直发披在肩膀之上,脸上看不见半点的笑意。男子搂着女子的肩膀,两人一看便知道关系不简单,事实上两人是夫妻关系,虽然还不没有正式的登记结婚,但两人的名义和感情早已经被大家公认了。男子长得很是英俊,短头发,发尖有些长,刚好到眉毛之上,高挺的鼻子,魁梧的身

  • 《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

    原标题:《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小说名字: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第1章特别女子一个女子站在街头黑暗之处,如一个鬼魅一样,她在秘密观察着某些东西。要把她比作是一种动物的话,大概是猫,潜伏在暗夜之中,看着那些老鼠四处走动,而她只需要悄悄伸手便是抓的住。这个女子名叫安晓樱,她比自己比作猫。为什么要那样比喻了?因为这就是她的身份。安晓樱,一个特殊的女人,长得非常的好看,黑而浓密的睫毛,水润的大眼睛,雪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她的外貌想是被上天所特别照顾,天生就已经是貌若天仙。普通的男子看到

  • 《灰姑娘遭遇坏总裁》《灰姑娘遭遇坏总裁》

    原标题:《灰姑娘遭遇坏总裁》《灰姑娘遭遇坏总裁》书名:灰姑娘遭遇坏总裁第1章偷拍一屋子的奔跑声,汗水淋漓,夏日的一个傍晚,一家健身中心的二楼,两个男人正在交头接耳讨论着什么。“喂,你到底看没看到啊?”男人皱紧了眉头。“废话,哪有那么容易?教练的更衣室都是密室的,而且没有钥匙进不去,你说你个堂堂的富家公子哥儿怎么会好这口?偏让我去拍人家换衣服的照片?”“嘘……这么大声,你生怕别人听不到是不是?赶紧闭嘴!”两人的交谈随着一个女子的出现戛然而止,这女子身材高挑,婀娜有形,尖尖的下巴还沁着刚刚因为运动而

  •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

    原标题:《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小说名: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第1章内奸欧阳子扬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他身为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同一个人耍了两次,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女人。现在他觉着这些事,似乎全都从他认识一个女人,慕容小夏。在他的心里,慕容小夏是一个很好的女子,足以让他对真心对她。可是,他的对手,李逸森却不打算让他好过,悄悄的,在他的身边布下了网。与李同谋的,就是他曾经很信任过的女人,李敏仪。曾经他也曾狠过心,不要让自己会受制于任何人,包括他心中已经占有一席

  • 《冤家路窄坏总裁:妈咪快逃》《冤家路窄坏总裁:妈咪快逃》

    原标题:《冤家路窄坏总裁:妈咪快逃》《冤家路窄坏总裁:妈咪快逃》书名:冤家路窄坏总裁:妈咪快逃第1章冤家路窄S市各大新闻媒体最近都报道着相同的新闻,这些新闻之中都包含着一个共同的人物,那就是苏雪薇。在S市举办的IT大赛之中,由苏雪薇指导的代表郑氏设计的那份把握手中的幸福,很是新颖,许多评委和专业人士都断定这次的冠军一定是苏雪薇。而上个月简氏集团总裁简俊熙先生为她挡枪而死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知情人士”透露的,郑氏集团的郑伟泽和萧氏集团的萧浩轩,苏雪薇之间的三角恋爱关系,而且,苏雪薇这个未婚先

  • 《爆笑萌妃:邪王宠妻无度》《爆笑萌妃:邪王宠妻无度》

    原标题:《爆笑萌妃:邪王宠妻无度》《爆笑萌妃:邪王宠妻无度》书名:爆笑萌妃:邪王宠妻无度第1章:帅哥,来一发吗?“你叫许哆哆吧,我知道你爹娘都过世了,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很害怕。不过你别怕,我是王大海,也是王爷的暗卫长。以后你就把府里就是你家,我就是你哥,好好照顾你的!”看着面前这个比她高了一个头,身材壮硕,长相朴实,一脸憨厚,却满目怜惜,眼冒泪光,只差没咬着小手帕嘤嘤嘤的汉子,许哆哆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我不怕,真的。”她叫许哆哆,一天前还是个八卦记者,为了拍到某小花旦为新戏爬上制作人床的

  • 《妃比寻常》《妃比寻常》

    原标题:《妃比寻常》《妃比寻常》小说名:妃比寻常第1章万劫不复“沐万年,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沐诗涵还活着,她现在住在哪里?只要你说了,以往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这么多年你一直恨我,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三番四次的针对诗涵,她有什么错,她碍着你什么了,当初也是轩辕皓主动来求亲的,她都已经不再痴傻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在一起?”自己不幸福难道就看不得别人幸福了吗?口口声声说爱着她,如今却对不肯放过她唯一的女儿,这就是他所谓的爱么?“朕是皇上,这天下莫非王土,你就算不

  • 《妃常倒霉:对手太强》《妃常倒霉:对手太强》

    原标题:《妃常倒霉:对手太强》《妃常倒霉:对手太强》小说书名:妃常倒霉:对手太强第1章出主意洛岐国。今夜月色很好,整座京城都被笼罩上了淡淡的银光,朱雀大街上甚至都不用点灯笼,就能够将每处角落都映射得十分明亮。这样的天气,让所有的阴暗面都无所遁藏。柳茹雪身着夜行衣,小心翼翼地贴着墙根行去,如今她倒是不用担心身后有人跟踪,因为疾风他们自然会为她摆平。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多了,柳茹雪上一世本是国际一个特工,但一次任务失败,不知为何来到这个世界,但作为特工她超强的适应能力,也很快适应了现在自己的身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