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懵懂少女的青春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3 3:42: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懵懂少女的青春

第001章 哥哥的秘密

“路安,你滚球……”

“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呜呜,我赔你就是。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你赔?你拿什么赔?你赔得起吗?”哥哥路平用要吃人的目光盯着我,然后步步向我逼近。

我吓得直往后退,“哥哥,那、那不就是一个娃娃吗?”

“对,那就是一个娃娃,你知道老子用多少钱买来的娃娃吗?你竟然把它弄破?”

我被哥哥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没有钱,要很多钱买来的我的确是赔不起,我以为只是一个娃娃气球而已,没想到他说很贵的,我能不哭吗?

“你哭个毛啊?弄坏我东西你还猫一样的哭,明天你给老子滚回山村去,死乡巴妹。”哥哥边骂边狠狠的踢我出他的房子。

我被哥哥踢得好痛,抱着腿嘤嘤的在客厅哭着。

父母上班去了,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哥哥。

哥哥比我大四岁,我十八,他二十二,我高三,他大三。阅读haohaoyun.com

我本来是一个弃女,哥哥的爸爸妈妈可怜我才收留了我,但他们收留我之后一直放我在小山村里由爷爷奶奶带着,哥哥则一直跟他们在A城生活。

十八年来爸爸妈妈从来没有接我出城玩过,现在放寒假,眼下也快要过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把我接出城。

他们回家接我时,我就很不愿意跟他们出去,虽然他们收养了我,但因为一直没有生活在一起,所以跟他们好像没有什么感情。

十八年来,我也没见过多少次哥哥。

我来了三天城里,没跟哥哥说够十句话,其实我是不敢去他房子的。

我也不知是因为无聊还是好奇,昨天晚上爸爸妈妈要加班,很晚都没有回来,我上洗手间路过哥哥的房子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哥哥一直在闷哼,好像还喘着粗气。

是不是哥哥生病了啊?

现在爸爸妈妈又没在家,我是不是得关心一下哥哥?

“咚咚咚……”当时我轻敲着哥哥的门。懵懂少女的青春 全文免费阅读

“滚……”哥哥在里面低吼,声音带着沙哑。

我吓得连洗手间都不敢去就滚回杂物房去。

因为这儿没有多余的房子,我来了,妈妈只能在杂物房子里腾出一张床的位置让我住着,反正也不会住很久,他们说过年放假就一起回家。

直至听到爸爸妈妈下班回来,我才敢出去方便。

我一直想着哥哥到底是不是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呢?

今天,我守着哥哥出去,爸爸妈妈又去上班,便上悄悄地偷回哥哥的房子看看哥哥的房子有什么好玩的。

好漂亮的女娃娃,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胸口前面鼓得好高,穿着一个高级的罩子,小蛮腰下面,穿着一条诱人的小蕾丝内内,两条细白腿好美,像真的一样。

这么漂亮的娃娃,谁看到谁都想捏捏。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别说我是个山沟沟出来的孩子,见的东西不多,玩的东西就更加没有,看到这么个娃,能不玩一下吗?

手感真好,刚开始我只敢东摸西摸,生怕哥哥会回来。

可是我玩了好一会,见到哥哥没回来,就大胆起来。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爬上哥哥的床,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的把娃娃的罩罩和小内内脱下来。

从来没有见过别的女生私密的地方,虽然眼前是一个娃娃,我也好奇,我捏了一下她的小樱桃,然后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她的怎么长得那么好看,我的怎么会有小疙瘩?

我再看一了下面,她的毛毛怎么长得那么整齐?虽然比我少,但好看,我不想要那么多,姨妈来的第二天特别烦,因为多,搞得毛毛都是血。

我好奇地弄开下面看,我一个女生竟然看得心怦怦直跳,说真的,这地方我从没有见过,我自己当然是看不到自己的了,是不是我的也是这么粉嫩粉嫩的啊?

我边看边弄。

“嗞……”

啊?怎么回事,娃娃怎么不鼓了?

我吓得从哥哥床上跳下来,正要跑哥哥的房子,他就回来……

“起来。”我不知哭了多久,哥哥突然从我后面抓住了我的后衣领,“跟我回房子。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我本来要停止哭声,被哥哥这么一扯,我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

哥哥把我拖进了他的房子,然后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哭个毛线,给我静下来。”哥哥说完一把将我按倒在他房子的地下,“今天老子要看真的。”

也许是给哥哥吓坏了,我瞬间就止住了哭声。

哥哥说完他要看真的之后,就蹲到我的身边想趴我的上衣。

“哥哥不要……,我是你的妹妹。”

我紧紧的抓住了上衣鼓起的那个地方。网站haohaoyun.com

“妹个屎,以后不许喊我哥,我没有你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妹妹,别人的房子不许随便进,最起码的道德也不懂,还说是一个高三学生,枉我爸爸送你读十几年的书。”

我想跟他说,其实我懂,我真的是好奇、好奇!

好奇害死猫。

如果哥哥放过我这次,我发誓再也不会好奇这些。

“哥哥……我、我错了,对不起。”地下好冷,一直冷得我直打哆嗦。

哥哥红着眼睛盯着我捂在前面的手,“路安,你给我听着,明天之前你必须离开这儿滚回老家去,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哥哥说完全就猛然站了起来,然后往我的脚下面踢了一脚,“滚出去。”

就为了一个娃娃吗?哥哥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之前他过年也回过老家过年,虽然一直以来我们不怎么说话,但却从来没有欺负过我。

从我懂事以来,我也没有见过多少次哥哥,因为他们真的很少回家,而每次回家哥哥都喜欢躲在房子里不出门,性格十分内向,而他这个内向也是爸爸妈妈在吃饭的时候说的,要不我也不知道他内向。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从哥哥房子里滚回杂物房子去了。

明天之前要离开,现在都是下午了,难道我现在就走吗?

我身上连个车费也没有,怎么走?

爸爸妈妈要到七点多才回来,上次听爸爸说过,回老家最后一趟车是傍晚六点钟,明天早上六点钟到达老家的镇上,车子也只是经过我们镇,从镇到我们住的村,还要坐一个小时的摩托车才能回到我们的村,总共路费三百块左右才够,我哪来那么多钱坐车?

我边收拾衣服边抽泣,果然不是亲哥哥。

外面很冷,北风一直呼呼的刮着,我翻了一下包包,把一角钱的加起来只有三十一块钱。

算了,先出去再说,城里有打杂的,出去饭店帮洗个碗两三天也能赚个车费,赚到车费就可以回家陪爷爷奶奶了。

爷爷奶奶很疼我,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外人看,爸爸妈妈回去接我出城时,他们就不很愿意给我出去,可是爸爸妈妈说我这么大了,要带我出去城见识一下世面。

真的让我见识这炎凉的世面了,在哥哥的面前,我比一只娃娃都不如。

要走就趁早,出去看看哪儿招临时工。

我轻轻打开杂物间的门,探头看了一下,哥哥的房子门紧紧关闭。

我蹑手蹑脚走出客厅,轻轻打开鞋柜换上鞋子。

“站住……”

第002章 不玩这个

正当我想关上客厅的门口,路平在我后面低吼。

“哥……”

“别喊我哥,我这是最后一次跟你说。”他说完之后就从兜里掏出几张大钱,“这是车费,给我好好滚回家,不许跟爸爸妈妈说是我赶走你,要是敢跟他们说这事,你会死得很难看。”他给我钱回家?

这么恨我还给我钱回家干嘛?

“路平,我不要你的钱,我出去打几天杂工赚到车费就回去。”

“啪……”我话才说完,路平把钱打到了我的脸上,“路安,你是不是不想离开?”

不想离开我背着我的东西干嘛?

虽然我是捡来的,但从小到大爷爷奶奶从来就不舍得打过我,才来这儿三天,路平不是踢我就是打我。

委屈的泪水随即在眼眶里打滚。

“不许哭,钱拿着,明天务必给老子回到老家。”

委屈还不许哭。

我不想要他的钱,可是,看着他那副凶狠的样子,我只能伸出颤抖的手,弯腰将掉到地下的钱捡起来,“谢谢……”

“以后在家好好看爷爷奶奶,没事别往城里跑。”

我捂着脸跑了。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爱流泪的女孩子,在班上不管同学怎么欺负我,我也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流过半滴眼睛,今天,是我记忆中流泪最多的一天。

公交车上的人好多,顾着挤车的我,最终还是的把眼泪咽下肚子。

到达车站之后,我掏出不久前爸爸给我配的旧手机,一看时间,下午四点多。

买好回家的票子坐在候车室时,我才有空去慢慢消化已经凝结的泪水。

路平给了我三百块,加上我手中那点钱刚好够回车的车费,所以,我连水也不敢买一支,上车不久之后,我肚子就饿得咕噜直叫。

睡吧,睡着肚子就不会感觉饿。

“滴滴滴……”我刚合上眼睛,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定是爸爸妈妈打过来,因为这个手机号码是新的,没有同学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安安,你去那了?”

妈妈用焦急的声音问我。

“妈,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对不起,没有事先跟您们说就自个跑回家。”路平说的,不许我说出是他赶我走,我不敢说。

“干嘛才来就回家?你哪来的路费?”

“妈,我想爷爷奶奶了,天气好冷,奶奶一到天冷就犯哮喘,我得回去看着他们,钱是平时你们给生活费省出来的。”第一次说谎,说得我心怦怦直跳。

“妈都说好过几天就放假,放假我们再一起回去,唉,回就回吧,路上你要小心一点,回到家给妈打个电话。”妈相信了我的话。

回家后,这件事就这么的平静下来。

十几天之后,爸爸妈妈带着路平回家过年。

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他们就要回来,让我把他们的房子和哥哥的房子收拾一下。

他们的房子我早早就收拾好打过虫药,床是用品全都洗晒过了。

他们回来的当天,我不想见到路平,就跑到邻居浩哥家,浩哥是我同班同学,我们村很小,所以同级读书的也只有我和他,我们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并且是同班。

浩哥性格开朗,做什么事都不苟小节,最近他还跟我说,我们班的班花兼校花赵可欣接受了他的示爱。

他就是喜欢人家赵可欣,别人跟他说说话,他就会说可欣喜欢我啦,跟我说话啦等等,我总爱说他死不要脸。

“浩哥,又在跟谁聊天?”

“安安,什么风又把你吹到我们家来了?早两天不是听你说你爸爸妈妈今天回来吗?你不在家等他们跑来我们家干嘛?”

“浩哥,说得我好像千年没来过你家一样,是不是在跟赵可欣裸、聊,我看看?”

“安安,你眼疾啊,没看到我穿着衣服吗?”

“我说对方裸,不行吗?嘻嘻……”

路泽浩放下手中的手机,然后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安安,跟你商量个事。”

“浩哥,什么事?”

路泽浩用玩味的眼光瞅了我一眼,“晚上,我们约个裸、聊,好不好?”

路泽浩话音刚落,我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不好。”

我跟路泽浩只能算得上是蓝颜,经常在一起玩从来就没有摩擦起电那种感觉。

“小样的,竟然还跟我路泽浩脸红,我们不就学习一下吧,等以后大家有了意中人,这么聊起来也熟练一点。”

我才不跟他这么学习,他当我傻啊。

我白了路泽浩一眼,“你慢慢聊,我先回去看看他们回来没有,浩哥,你也不安慰我一下,我不是跟你说我很怕见到我那个变、态哥哥吗?”

“哎呀,你别在这婆娘,怕他个鸟,你不惹他不就行了吗,谁让你好好的弄坏人家的东西,你要知道,那东西对于男生来说可以救命的。”什么鬼东西啊,还可以救命?

“嘘……,浩哥,这事我就只跟你一个人说,你千万别说出去,要不路平真的会要我的命。”这不是闹着玩的,路平的性格我虽然不是很了解,就他出钱让我滚,我就知道他是多么的在意那个娃娃。

从路泽浩家回来,进院子时,我就知道爸爸妈妈他们回来了,因为院子里放了一些从城里带回来的包裹。

我探头想看看路平在不在。

“安安,你干嘛?”

吓死宝宝了,爸爸从我后面叫住了我,“爸爸,我看一下是不是你们回来。”

我刚跟爸爸说完这句,就看到路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什么目光?高傲?鄙视?

“路安,快给我出去买个排插,早早就让你收拾房子,我房子排插坏了你也不看一下吗?”现在我是他的工人吗?我又不去他房子用插头,我怎么知道他排插坏?

“平平,什么时候了?你还让安安出去?你去爸爸房子拿一个用着,爸爸现在不用,明天再出去买。”可不是,现在等我去到圩镇天都黑了,他还好意思让我出去。

路平听爸爸说完便扭头就上楼。

爸爸让我把院子的东西拿回到放好,吃的放到厨房,用的应该放那儿就放那儿。

我拿东西也上楼,看到路平从我房子里走出来,手里拿着我的排插。

我手机才充电没多久,肯定没充满电,他怎么就把我排插拿走了,“哥,爸不是让你去他那拿排插吗?”他怎么可以这样,爸爸都说他的不用,为什么还要拿我的?

“我不喜欢爸那个,不行吗?”他瞪了我一眼,往他房子走。

“快把插头还给我,我下去帮你要爸爸的。”我不喜欢别人用我的东西。

路平停了下来,然后对着我勾了勾手,“过来拿。”

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要回我的排插。

路平见我不站在原地不动,“喂,叫你过来,你耳背吗?”

懵懂少女的青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懵懂少女的青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超感小果农6章

    原标题:超感小果农6章小说书名:超感小果农第6章迷梦当天晚上,王喜庆回到自己的住处,为此事开始深思。说也奇怪,自从王喜庆吃得一枚仙果后,不但观察力增强,而且拥有了预知未来几秒钟的能力,除了这两个功效之外,似乎自己也更加有自信了,做起事来,也更加热血与果敢了。也更加喜欢动脑思考了。总之,浑身感觉到更加轻松和自然,大脑也感觉到更加的睿智和喜欢深思。王喜庆认为,这些都是那枚果子的功效。这些事,王喜庆对王老爹也不曾提起过。因为一来,王老爹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接受不了这种神奇的事情,二来,王老爹还有个外号,

  • 如果不曾爱过你6章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你6章小说名称:如果不曾爱过你第6章求你,放过我他没有丝毫怜惜的在我全体内不停的冲撞着,今晚的他,异常的暴力,像一只凶狠的野兽一般,双眼通红,憎恶着我。我已经没有了任何挣扎的欲望。任凭他怎么在糟践我的身体,我都双眼空洞的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我怕我会哭,曾经我那么爱的男人,此刻却让我受尽了屈辱和痛苦。呵,我只不过是一个发泄工具而已,有什么资格挣扎?心里只求他能快点完事,那样我也好解脱。而他好像很不满意我死鱼一般的样子,伸手用力拽着我的头发,强迫着我看他。他暴躁且不允忤逆的声

  • 放开小爷的猫爪!6章

    原标题:放开小爷的猫爪!6章小说:放开小爷的猫爪!第6章老鼠杰瑞只不过他觉得,如果自己现在表现出一个很痛苦的表情,毫无疑问,南昕肯定会非常伤心的。于是沈七只能是一边吃,一边发出了砸吧砸吧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品味美食一样。果不其然,南昕露出了一个欣慰的表情,她用手抚摸着沈七的脑袋,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你真是太可爱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喜欢吃我做的东西。我就知道,那些人都是骗我的,我做的明明就很好吃。”沈七此时的内心只能用崩溃来形容了。然而南昕还是那副得意的表情,就好像是看到沈七吃得这么开心,她自己也

  • 曾想盛装嫁给你6章

    原标题:曾想盛装嫁给你6章小说名称:曾想盛装嫁给你第6章软肋听着空气里那带着杀气的拳头挥舞过来,陆俊成眉心一蹙,不躲不闪,只大声道,“打死我之前,是否该承认,是你把我害成了这样?”陆斯琛的拳头,在离陆俊成的太阳穴仅剩几毫米的地方停下来。暴怒的男人忽而勾唇一笑,“对呀!就是我!你不是喜欢找证据么,去找啊!去让警察把我抓起来,怎么不去!”陆俊成微微松了一口气,却一副挑衅的语气道,“你不是说过,玩嫂子比找证据有趣。其实,对我来说何尝不是?我知道阮宁夕是你的软肋,你唯一爱过的女人,就是她吧!陆斯琛,当你

  • 花都第一牛郎6章

    原标题:花都第一牛郎6章书名:花都第一牛郎第六章百万负翁等林一铭穿好衣服,又到二楼换回自己那套廉价的休闲装来到张文秀的办公室时,张文秀竟然已经坐在了那里,似乎已经处理完了白璟的事情,只是那张阴沉的脸看上去让林一铭觉得有些害怕。“秀,秀姐。”林一铭来到办公桌前站立着喊道,甚至都不敢在椅子上坐下。“小林,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特殊性,有些人我们是得罪不起的。”张文秀语气阴沉,脸黑的可怕。林一铭听着张文秀的话,只得愣愣的点头。“这次的事情,我也不想去追究谁的过错,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 萌妃当道:病娇王爷好腹黑6章

    原标题:萌妃当道:病娇王爷好腹黑6章小说:萌妃当道:病娇王爷好腹黑第六章破坏军纪练武之人,眼光毒辣,一眼就能看清!“什么?!”花满楼那美丽的眸光顿时染上了一沉幽深,扶着轮椅的手臂狠狠捏紧,胸中怒气四溅:该死的,是她!感觉到自己被忽略了,祺路珏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瞥了一眼眼巴巴望着这边看热闹的宾客,他重重的冷哼一声,借题发挥:“你们一个个贱民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再不滚的话,小心本公子把你们的眼睛统统挖出来喂狗!”“啊?!”宾客们吓得脸色一白,一个个飞快起身,慌乱吼叫,“走走走,快走,快走啊,你!

  • 西游之逆天寻道6章

    原标题:西游之逆天寻道6章小说名字:西游之逆天寻道第五章蜈蚣精(下)不大一会功夫一桌子上好的酒席,山珍海味都摆了上来,道人道:“吃吧。”“呃,这么听话?”“我......到底吃不吃。”“吃呀。”八戒正要开吃,只见眼前金光一闪,一个巨大的金棒从天而降,一下子砸中了道人。道人看着空中孙悟空手拿着金箍棒,正用指甲在上面刻着。道人鲜血从口中喷出,指着孙悟空道:“你......你......结果......不该.......是这样。”道人口中鲜血顺着嘴角和鼻子一起涌出,身体抽搐着,身体扭曲的滚动现出了原型

  • 锦绣凰途:谋妃千千岁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谋妃千千岁6章小说名:锦绣凰途:谋妃千千岁第六章依着宫规处置沐芷擦了擦眼泪,恭敬地跪好,声音里还有些惊慌,“听说绮罗姑姑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婢女,所以奴婢想着,若是绮罗姑姑求情,皇后娘娘就可能饶了奴婢……”“你这心思,倒和你昨儿个冒犯六皇子的心思一样,投机取巧。”门外响起另一道声音,沐芷没有抬头,但依稀记得,这是庆妃娘娘的声音。看来,皇后娘娘还是不放心,将庆妃娘娘请了来。不过,庆妃娘娘既然来了,那么六皇子这个当事人应该也来了吧?“臣妾(儿臣)给皇后娘娘(母后)请安。”沐芷心想着,就

  • 我的老攻不是人6章

    原标题:我的老攻不是人6章书名:我的老攻不是人第六章我这一尾巴下来你可能会死“淹死人啦——又淹死人啦!”妇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阿娘……”小鲛咬住下唇,担忧地推了推母亲。南尘蹙眉,看着妇人极差的脸色。她很快抑制自己平静下来,宽慰了小鲛几句,才冲南尘抿出一个苍白的笑,“没什么的,只是这冤孽之事听闻多了,难免慌张……”南尘点点头,不善言辞的他不知说些什么来缓解屋内有些凝重的气氛,刚想起身去外头帮忙看看,屋内突然响起了一小阵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小鲛捂着自己的肚子满脸通红,南尘这才想起来已经过了饭点了

  • 陆少宠妻有点坏6章

    原标题:陆少宠妻有点坏6章书名:陆少宠妻有点坏第6章不嫁给我?“不嫁给我?你平白无故冒出来睡了我现在说不嫁?你以为我陆承深是谁?是你随便可以睡的男人吗?既然你还没有想清楚,那就不要坐我的车,不要接受我的帮助。”他冷冷地说完,一把钻上车,狠狠地关上了门。秦筱沫差点没气疯,追着他骂:“我求你帮我了吗?我管你是谁?老娘就是不嫁你这个神经病!神经病!”秦筱沫又气又悲,一路哭哭停停的回到了家里,还没进门,看见门口前李由的拖鞋,好不容易止住了的眼泪又蜂拥而至。她气得踩了几脚李由的鞋子,觉得不解气,开了门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