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总裁撩妻成瘾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13 19:21:26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撩妻成瘾
第11章 职场如后宫

不过她很快就后悔了。好好孕

岑青禾早该知道,这世道商人重利,天上没有掉馅儿饼的好事儿。

商绍城叫她去参加晚宴的地方,从市区打车过去,要三个多小时,晚宴两个多小时,等到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开着私家车离开,她穿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走了半天也打不到车,只得给商绍城打电话。

结果那厮接通电话的时候,背景音像是在某夜店,吵得她只能隐约听到他回了一句话:“我在外地,你自己想办法吧。”

他一句‘你自己想办法吧’,岑青禾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市区。

也幸好蔡馨媛下午睡醒之后就被客户叫走,她晚上回家的时候,蔡馨媛还没回来,不然这事儿还真不好糊弄。

靠坐在副驾上,岑青禾心力交瘁,不知道这纸合约签的到底靠不靠谱。

“欸,我说话你听见了没有?”驾驶席上的蔡馨媛侧头看了一眼岑青禾,但见她目光呆滞,像是在走神。原文haohaoyun.com

岑青禾有气无力的道:“听见了,你让我多注意一点儿嘛,周围多得是心机婊。”

蔡馨媛一边开车一边道:“你初入职场,我跟你说再多话,你可能都不信,必须得等你自己经历了,你才知道什么叫金玉良言。”

岑青禾收了收心,打起精神,出声回道:“你放心吧,我也不是傻子,再说不是还有你呢嘛。”

蔡馨媛道:“你是高级房地产销售,我还是中级的,咱俩平时未必时刻在一起,所以才叫你小心点儿,明刀易躲,暗箭难防。”

岑青禾应声:“好嘞,我就当你们这儿是后宫,我就算不混成主角,也得争取活到最后一集!”

蔡馨媛暗自叹了口气,想当初自己初进这行的时候,也是怀着无比激动和兴奋的心情,总觉得自己是超人,就没有做不了的事儿。早晚有一天,岑青禾会明白,现实远比想象要残酷的多。

周一了,蔡馨媛载着岑青禾一起去盛天售楼部上班。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两人在一楼分开,蔡馨媛朝着岑青禾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岑青禾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然后迈步往楼上走。

主管的办公室在楼上,岑青禾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一个男声传来:“请进。“

岑青禾推门进去,看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个穿正装的年轻男人。蔡馨媛跟她打过招呼的,销售主管叫张鹏,今年三十三了,未婚,为人比较重色重利,如果看到哪个女下属比较好欺负,就会私下约出去吃饭‘谈心’。

心里已经有了定位,所以哪怕面前的男人长的人模狗样的,可岑青禾还是对他没什么好感,只是公式化的微笑点头,出声说:“张主管,你好,我是新来报到的实习职员,我叫岑青禾。”

张鹏抬起头,一双略微细长的眼睛看到岑青禾,眼底很快的闪过了一抹喜色,随即笑着说:“你好,我收到人事部的资料了,欢迎你加入售楼部。”

两人隔着办公桌握了握手,张鹏将一份资料夹递给她,出声说:“这是目前盛天旗下所有在售楼盘的详细信息,因为最近高级销售特别紧缺,所以可能没有太多时间对你们做一对一的培训,你们要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了。阅读haohaoyun.com

岑青禾点头:“我会尽快将资料背熟。”

张鹏道:“负责带你们的章语章组长,最近正在公出中,所以你们这批实习的高级销售,暂且跟楼下的中级销售一起学习,等章组长回来,再做系统安排。”

岑青禾依旧礼貌回应:“好。”

张鹏说:“职员的换衣间和休息室都在一楼,你下去会有人帮你安排。”

岑青禾应声,打了个招呼之后,从主管办公室中出去。

在下楼的时候,迎面走上来一个女人。岑青禾无意中一瞥,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诧色,是她?

女人也抬头看了眼岑青禾,眉头轻蹙,似是也在回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擦肩而过,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岑青禾下了楼,她找到蔡馨媛,两人一起往职员休息室走。

眼下正是准备上班的时间,休息室里面不少人都在换工作服。看见陌生面孔,不由得投来注视目光。

有些跟蔡馨媛关系不错的,主动过来打招呼。岑青禾也不急着一次性记住她们的名字,因为胸口处的名签卡上都有写,来日方长。

岑青禾换好工作服,跟着蔡馨媛一起出来。蔡馨媛带她在一层转转,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总裁撩妻成瘾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眼下时间还早,过来看房的顾客并不多,蔡馨媛道:“都说‘无利谁肯早起’,这话也就是对我们这种挣扎在底层的工薪族说的,我在这儿上班快一年了,没见过哪个有钱的大爷,是十点之前过来看房子的。”

岑青禾笑着回道:“那是啊,我要是不缺钱,我也不用起早来上班了。”

两人边说边逛,蔡馨媛顺道给她透露,哪个楼盘的油水最大,抽成最多,还有什么人来看房,买的几率最大。

这些都是金玉良言,听得岑青禾频频点头。

正说着,打身后传来一个男声:“小蔡,多照顾一下新来的同事。”

蔡馨媛跟岑青禾同时回头一看,原来身后站的,竟然是张鹏。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满身傲气的高挑女人,岑青禾瞥了眼她身上的名签,李蕙梓。

第12章 被摆了一道

“我向来照顾新同事,更何况这还是我姐妹儿。”蔡馨媛笑着回了句。

张鹏看了眼岑青禾,随即微笑着说:“那就好,趁着客人还没过来,你带小岑多熟悉一下吧。”

简单的说了两句,张鹏便带着李蕙梓迈步往前走,看他的样子,像是亲自在教她。

他前脚一走,蔡馨媛后脚立马压低声音对岑青禾说:“看见没?新来的,这就勾搭上了。”

岑青禾看着李蕙梓的背影,低声回道:“她好像是咱们公司康董的外甥女。”

“啊?谁说的?”蔡馨媛惊讶的看向岑青禾。

岑青禾把那天面试的经过一说,蔡馨媛马上就恍然大悟了,连连道:“我就说嘛,什么大咖能让主管亲自下楼来指导的,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

岑青禾还是有些纳闷,那天面试的时候,商绍城都点了李蕙梓的名,怎么她还是进来上班了?

来不及想这些有的没的,因为时间紧迫,她手上还有一厚沓的房产资料要看,时间就是金钱,她也想第一天就弄个开门红。

许是老天听见了她心底强烈的愿望,所以十点半刚过,售楼大厅里面走进一个高高瘦瘦的外国男人,他只用不标准的中文说了三个字:“才,新,远。”

招待琢磨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要找蔡馨媛。

招待说蔡馨媛不在,派其他售楼小姐过来,可男人张口却变成了法文,招待没听懂,见岑青禾站在不远处,赶忙把她叫过来翻译。

岑青禾用流利的法文跟男人交流,才得知他是朋友介绍过来的,既然是奔着蔡馨媛来的,岑青禾更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势必要帮她拿下一单。

也巧了,男人所问楼盘,刚好是岑青禾刚才翻阅过的第一个,她带着男人去到沙盘区,正在给他做着讲解。

身后有个中级销售拍了拍她的后背,对她说:“主管叫你过去一趟。”

岑青禾看了眼旁边的法国男人,出声道:“我这边有客户。“

“没事儿,你先过去吧,我们有人帮你顶着。”

岑青禾以为是什么急事儿,所以跟法国男人说了声抱歉,就快步往楼上走了。站在办公室门前,她敲了几声门,得到允许之后,推门进去。

“主管,你找我?”

张鹏坐在办公桌后面,看到岑青禾,他面带微笑,说了声:“小岑,过来坐。”

岑青禾坐到张鹏对面,他伸手递过来两份文件:“听说你精通西班牙语,我这里有一份全西班牙语的合同,你帮我跟中文的对照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出入。”

岑青禾先是翻开中文合同,一目十行的扫了个大概,随即又打开另一份,开始逐一对照。

张鹏起身倒了杯咖啡放到岑青禾面前,岑青禾道谢,他就站在她身旁,单手扶着椅背。岑青禾余光瞥见他的腰,他离她也就十几二十公分的距离,近到她稍稍往后一靠,就会碰到他的身体。

这样的距离已经明显超过陌生人之间的安全范围,岑青禾不着痕迹的将身子挺直,往前挪了几公分。

张鹏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道:“章组长也是精通西班牙语,本来我今天晚上要跟她去见这个西班牙客户,只是她突然公出,咱们部门也没有其他精通西班牙语的人。小岑,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岑青禾想到蔡馨媛跟她说过的话,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转过头,看着张鹏,眼带警惕的回道:“不好意思主管,我晚上有点事儿,可能没时间。”

张鹏闻言,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儿,我也就是问问,你没空,我找专业的翻译好了。”

岑青禾被他拍过的地方,不由得僵直了一下。

她心想,张鹏但凡再有过激的行为,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了。结果张鹏却绕到桌子对面坐下,微笑着对她道:“你慢慢看,不用着急。”

岑青禾保持着警惕心,重新低下头去看合同。这一单,将近五千万,只是一套房而已,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多的有钱人,她看得小心翼翼,生怕错漏了什么。

仔仔细细的看了能有十五分钟,确定无误,岑青禾将合同递给张鹏,并且起身欲走。

张鹏闻接过合同之后,顺势掏出钱夹,从里面拿出数张百元大钞递给岑青禾。岑青禾一脸茫然,直到他微笑着道:“小岑,麻烦你了,北京路上有一家‘灵芝堂’,他们家的龟苓膏特别有名,你去买一些回来分给大家,算你请客。”

岑青禾下意识的摆手,张鹏却执意道:“别客气,你刚来,要跟同事搞好关系。”

他这么一说,岑青禾也不能说不去买,只得硬着头皮道:“不用了主管,我请大家吃。”

说罢,她快步往门边走,生怕张鹏再对她动手动脚,“主管,那我先出去了。”

从二楼下来,岑青禾仍旧心有余悸,这个张鹏,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

走到一楼的时候,她无意看了眼沙盘那边,结果这一看倒好,竟发现是李蕙梓在替她招呼那个法国人,愣了一下之后,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是,难不成张鹏是故意调走她,只为了给李蕙梓机会?

第13章 烂泥,扶不上墙

盛天的劳务合同上有明文规定,销售的业绩和提成是如何分配的。这单客户来找蔡馨媛,如果蔡馨媛不在,那么是谁拿下的,业绩就算到谁头上。

岑青禾可不认为李蕙梓拿下这单之后,会把业绩让给蔡馨媛,所以她才难免多想。

只是眼下别无他法,她只能快去快回,争取回来的时候,李蕙梓还没有搞定这一单。

如此想着,岑青禾快步往外走,拦了辆车就往北京路去。

北京路离她上班的地方并不远,打车十几分钟也就到了,但夜城的交通状况,尤其是上班高峰期,堵得人能在上头睡足一个美容觉。

岑青禾坐在后座,频频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这都磨蹭了二十几分钟了。

中途手机响起,是个没存名字的陌生号码,岑青禾接通,‘喂’了一声。

手机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开口便问:“小岑,你到地方了吗?”

岑青禾稍稍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知道她是销售部的同事,所以出声回道:“还没,堵车堵得挺严重的,我还在路上。”

女人似是还挺庆幸,忙道:“小岑,听主管说你去给我们买甜品了,先谢谢你啊,但咱这儿有人不喜欢吃烧仙草的,能麻烦你帮我们带其他的吗?”

什么意思?真拿她当跑腿儿的了?岑青禾没有马上出声,可也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她是初来乍到,不可能主动得罪别人。

她只能淡笑着回道:“哦,好,你们想喝什么?”

双皮奶不要红豆多加椰果,不要椰多放葡萄干,烧仙草多放蜂蜜,柠檬茶多糖少酸……

销售部好几十号的职员,毫不夸张,这女人几乎提了十几种不同要求。

岑青禾这头已是皮笑肉不笑,偏偏电话中一直没有报名字的女人,说完之后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很快道:“那麻烦你了小岑,我这边还有事儿,先挂了。”

岑青禾拿着手机嗤笑一声,这就是所谓的职场欺负新人吗?

车子以每分钟前行几米的龟速往前挪,耗得她火急火燎,岑青禾是个急脾气,最后到底向司机问了路,临时下车,用‘11’路自己赶过去。

好在剩下的路也不长,岑青禾连跑带颠,顺利找到了张鹏说的那家甜品店。

这里果然很火,大清早就有人在排队,岑青禾前面还有六七个人,她等了几分钟才排到。

因为她要的东西又多又杂,所以店员要一样一样的配齐,她站在原地,一肚子的火。等这些东西买回去,黄花菜都凉了,她更加笃定张鹏就是故意支她出来,好把业绩让给李蕙梓的。

正想着,拿在手中的手机再次响起,依旧是陌生号码。

岑青禾以为又是同事打来吩咐她的,结果接通之后,竟然是张鹏。

他出声问:“小岑,你回来了吗?”

岑青禾瞥了眼正在一袋一袋装东西的店员,淡笑着回道:“没有,还在买东西的地方。”

张鹏道:“你快点儿回来吧,之前那个法国客户需要你来沟通。”

岑青禾故作惊讶的问:“不是有其他同事在招待吗?”

张鹏道:“小李说,那个法国客户说了俚语,她有些听不懂。”

岑青禾笑了,“客户说的是诺曼方言,是法语中很常见的,怎么会听不懂呢?”

张鹏那边看样子也是挺急的,催促着说:“你先回来,东西随便买点儿就算了,别让客户等太久。”

“好。”岑青禾挂断电话,心底冷笑。

她刚才可没说同事叫她带很多样的东西,怎么张鹏会说随便买点儿就算了呢?果然是‘上下齐心’啊。

拎着两大袋子的甜品,岑青禾回到售楼部。有人主动过来接,并且告诉她,客户在休息室。

岑青禾快步走到休息室门前,缓了口气,然后敲响房门。

房间里面,张鹏和李蕙梓都在,法国男人坐在他们对面,茶几上又是甜点又是饮品,不过看样子,气氛还是有些尴尬的。

见到岑青禾,张鹏马上起身,淡笑着道:“快过来,文森先生已经看中了宁海湾的一套复式跟百子苑的一套高级公寓住宅,现在正犹豫定哪一套比较好,你来帮忙介绍一下。“

岑青禾迈步走过去,跟文森打过招呼之后,在他对面坐下,然后通程用流利的诺曼方言跟他交流。

张鹏中途有事儿出去了,却留下李蕙梓坐在原位。她在法国待了五年,可以说,但文森的话,她却只能听个六成。

如果只是平常交流也还好,可毕竟这是工作,动辄就是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单子,容不得她半点儿的差池。

看着岑青禾跟文森毫无障碍的交流,期间甚至还会开上几句小玩笑,气氛一片热络的样子,李蕙梓后背挺直,简直就是尴尬的无地自容,却偏偏只能陪着笑脸。

文森当着李蕙梓的面,夸赞岑青禾的法语说的特别棒,岑青禾微笑着回道:“我大学的法语老师,说的就是诺曼方言。”

她还跟他讲了一些,她所知道的有关法国的趣事,文森跟她相谈甚欢,只半个小时不到,就敲定了一套宁海湾的复式公寓。

第14章 明争 暗抢

文森是全款付账,签订合同的时候,岑青禾跟李蕙梓也是全程陪同。他走的时候,向岑青禾要了名片,说以后有空可以常联系。

岑青禾现在还没有名片,所以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旁人听不懂两人说什么,可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岑青禾深受客户喜欢,反之李蕙梓……难免让人联想到扶不起的阿斗。

岑青禾跟李蕙梓一起送文森出门,等到再回来的时候,李蕙梓面无表情着一张脸,直奔洗手间方向。一众人看着岑青禾的表情,则多了几份打量和意味深长。

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率先笑道:“青禾,你真厉害,刚上班第一天就搞定不小的一单。”

岑青禾看了眼她胸口处的名签,方艺菲。

微微一笑,她出声回道:“运气好而已,而且客户是来找馨媛的,这单也应该算在她头上。”

方艺菲美眸微挑,似是有些惊诧,不过还是笑着说:“你跟蔡馨媛的关系可真好,怪不得她出去之前,叫我们照顾你呢。”

“让你照顾,你刚才打电话叫人家买东西的时候,可是没怕她麻烦。”说话的女人叫吕双,一头干练短发,手上拿着一杯双皮奶,面色坦然。

方艺菲闻言,先是看了眼岑青禾,随即又转头看向吕双,七分不满三分委屈的道:“是我想麻烦青禾的吗?有些人这个不吃,那个不要,谁都不乐意打电话,我出面打个电话,这么看还是我的不对了?”

吕双面色不改,不答反问:“谁这么事儿多?人家好心请我们吃东西,还真拿别人当送外卖的了?”

方艺菲叫吕双怼的喉咙一哽,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还是站在她身旁的一个女人,主动对岑青禾说:“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大姨妈来了,有些不舒服,不能吃冰的,所以就让艺菲打电话,麻烦你帮我带一杯不凉的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岑青禾也不好说别的,只得淡笑着回道:“没事儿,我刚来嘛,请大家吃点小东西也是应该的。”

方艺菲马上转头看向岑青禾,微笑着说:“青禾,你人真好,以后大家都在一起工作,多多关照啦。”

这个时间段,客人不多,所以岑青禾才有机会跟这帮人近距离接触一下。她不是特擅长探究人心,甚至可以说,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可在这个‘阴盛阳衰’极为明显的售楼部,众人几句笑里藏刀含沙射影的话,让她本能的察觉到,每个人跟每个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都甚是微妙。真是应了那句话,女人多的地方,就是事儿多。

一帮人聚在一起,借着吃甜品的时间,新老职员互相认识了一下。张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的,他出现在岑青禾身后,她对面的人看着她后头喊道:“张主管。”

岑青禾转过身来,张鹏微笑着看向她,“小岑,今天表现不错,没有你的帮助,小李也不会这么顺利的签下这单。”

岑青禾礼貌的微笑,可笑着笑着,她眼中闪过一抹诧色……等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人全都特别有眼色,跟张鹏打了声招呼之后,四下散开,自己忙自己的。

岑青禾看着张鹏,脸上还带着浅笑,她试探性的问道:“张主管,刚刚那位文森先生,她是蔡馨媛的客户,我也是帮蔡馨媛拿下的,所以这单……应该算她的业绩吧?”

张鹏闻言,脸上是一副刚知晓此事的模样,出声回道:“是么?原来是小蔡的客户,我还以为他是直接过来的,还想着业绩算你跟小李一人一半。”

岑青禾脸上的笑容已经略显尴尬了,当然,她不是替自己尴尬,而是替李蕙梓尴尬。

她直言道:“张主管,刚刚那单不是我签的吗?”

张鹏说:“单子最后是你签下来的,可人家小李之前也有去招待啊,而且中途你们两个都在一起,小李也帮了你不少的忙吧?”

岑青禾:

她连假笑都要笑不出来了。

这么明目张胆的偏袒,是不是太过了?在她跟文森沟通的过程中,李蕙梓通程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在一旁陪着笑脸,如果这都能分走一半的业绩,是不是她以后跟在张鹏身边,他手下的单子,她也能拿走一半了?

张鹏怎会不知岑青禾心中想什么,他只是拿出一副上级的做派,伸手拍了拍岑青禾的肩膀,半命令的口吻说:“小岑,你们都是刚来的新职员,是要互相帮助。今天你帮她,没准儿明天她就帮上你了呢。你是个有能力的人,以后还愁没业绩吗?”

“这单就你俩平分了,你愿意把你这份算到小蔡头上也可以,回头小蔡跟小李都会记着你的好,我也是。”

玩这些明争暗抢的小把戏,已经够恶心人的了,如今张鹏的手还在她肩膀上拍来拍去。余光瞥见几米之外的同事在偷瞄这边。

岑青禾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强迫自己露出笑容来,“行,张主管你都这么说了,那这单就这样吧,麻烦你回头把业绩算在蔡馨媛身上。”

说罢,她故意低下头,捡起地上的一张塑料纸,借此来躲开张鹏的咸猪手。

总裁撩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撩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第11章难道他要金屋藏娇“啊呀呀,梦瑶啊,你男朋友一定更高兴了。”简莹说。没想到李梦瑶翻翻眼睛,正色说:“简莹,我不得不更正一下,你们看到的那个,不是我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单身少女一个。”恩?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我和陈安安。这李梦瑶跟唐燃总是肆无忌惮地秀恩爱,每天唐燃都会开车来接她,怎么就成了她是单身少女了?“你们可不要瞎说哦,否则,喜欢我的优秀男士会伤心的。”李梦瑶真是恶心死人不要命了。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任时光流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任时光流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任时光流去第十一章签了协议书徐洛被陆瑾城堵的语塞:“东西在水里泡了太久了,已经检验不出指纹了......”陆瑾城一脚将徐洛所谓的证物踢得七零八落:“那就别随便拿一堆东西糊弄我,要不你拿去警局也是一样的。”他转身要走,裤脚却被什么扯住。他回眸,徐洛一只苍白的小手紧紧的握着他的裤子。她蹲在地上缩成小小的一团,刘海遮住了表情,明明那么瘦瘦小小,仿佛一把就能攥住的身板,力气却大的让他扯不开裤脚。“陆瑾城,你要是陪我一晚上,我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女监狱逸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女监狱逸事》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女监狱逸事第011章长长记性我在一边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这是要干嘛?”她说:“不干吗,按照队长的意思给她长长记性。”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根棍子然后拉长,也不知道她摁了哪里?铁棍子泛着蓝色的电花兹兹的响着。我在一边看明白了,这他妈就是传说中的电棍!“喂!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我心有不忍,说道。马爽也不答话,铁青着脸走上前,电棍直接摁在薛明媚的身上。“刺啦…”的电流声很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我在一边看得毛骨悚然,却不曾想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绝望游戏》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绝望游戏》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绝望游戏第11章虎口脱险人一害怕,说话就会提高嗓门来伪装自己,李阳肯定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东西。他刚喊是谁拽他头发,我和苏春晓肯定不会这么无聊。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阴灵真的出现了!我走到李阳身边,用手电往他看的地方照去,前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秦勇三人依旧没出现,整个走廊仿佛至始至终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对李阳说:“你刚怎么了?”李阳不停的在抽鼻涕,我也不知道他是感冒了还是在哭,反正他说话很抖:“他么的,刚……刚我回头看你们说话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美艳教师》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美艳教师》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美艳教师第十一章真相这个时候四周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帮忙,即使是老师路过,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匆匆走了,他们也不想去惹这两个小霸王。聚在一旁的人议论纷纷。“喂,你们看,那不是林然吗,他不是高伟华的兄弟吗,怎么被打成这样?”“哼,你胡说什么,林然就是个废物,华哥怎么会有这种兄弟。”“林然竟然得罪了我们学校两个老大,看来这下他混不下去了。”“这种废物打死才好,留在学校只会给我们丢人!”同学们的议论就像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十一章小惊魂夜树上有人?!楚子晏脖子微微一动,背后僵直了一下。感觉非常敏锐的赵明月背后也跟着僵硬起来,她也看到了水中自己与猫儿的倒影,当然也看到了楚子晏在水中的倒影。而且他的目光与她的在倒影之中……交汇!楚子晏猛然抬起头来。就这一瞬间,明月将手上的小白猫往他脸上丢去,动作迅速爬下梨树。“何人?”楚子晏来不及看是谁,一只小猫从天而降直击他的脸。他伸手接住了猫,抬头再找人时只剩下晃动的

  • 都说冬风听梅言

    ​《都说冬风听梅言》文/孙述考2018.1.18日​都说冬风寒,梅说冬风暖。不信看梅花,冬风绽芳颜。​​​都说百花残,冬风梅花绽。梅花不畏寒,傲雪在冬天。​都说冬风严,梅花性格坚。冬风虽凛冽,梅花却笑谈。都说冬若剑,能刺裘与棉。梅花有雄胆,敢与冬交战。​​​都说冬漫漫,多少已冬眠。梅花却迎雪,傲雪隆冬天。都说冬风喧,如虎吼山巅。梅花如摇扇,立在冬风间。​都说冬风顽,能摧固阵线。冬风无奈何,面对梅花仙。都说冬风烦,梅却喜冬天。不与百花竞,独把冬天占。​都说冬风颤,梅花开满园。一片梅香海,浮动在人寰

  • 木里苗族:凉山世居民族中的一抹瑰丽

    木里苗族主要聚居在白碉苗族乡和固增苗族乡,其余散居于西秋、乔瓦镇、项脚等乡(镇),有陶、张、侯、韩、项等十多种姓氏。欢乐的苗家百年沧桑从贵州云南迁入100多年前,苗族的先民进入木里,据说木里苗族的祖先是从贵州和云南迁入的。当初迁入木里的苗族逐步增多,为了便于管理,大喇嘛在苗族聚居的地方委派苗族中有威望的人担任“火头”或“排首”等职务,推行其“以苗治苗”的政策。从此,统归于“王国”衙门的管理之下的苗族取得了合法的居住权,定居下来,但全部都属于土司或上层头人的佃户,要承担许多的税和杂役,虽然终年劳累

  • 千年古画里的一场雪

    宋马远寒岩积雪数九寒天,不禁让人遥想千年之外的雪景山水画。当我们展开画卷,迎面而来的是古人眼中的冰雪世界!这也是中国山水画中,颇具特色的一部分。“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王维《江干雪霁图卷》(局部)王维(701年-761年,一说699年—761年),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祖籍山西祁县。唐朝著名诗人、画家,字摩诘,号摩诘居士。出身河东王氏,开元十九年(731年),王维状元及第。历官右拾遗、监察御史、河西节度使。唐玄宗天宝年间,王维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安禄山攻陷长安时,王维被迫受伪职。长安

  • 我想做一个花心到老的人!

    来源:带你去看好风光ID:lexiangg现在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初梦想:等以后老了,一定要为自己而活。不用再为“上有老,下有小”而操心,不用为“一日三餐”而劳累奔波。花一点心在兴趣爱好上,在平平淡淡的日子里寻找一点生活的乐趣。在房前种一些喜欢的花,按时给它们浇水除草。天朗气清,搬一把椅子,坐在院子里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它们迎着阳光绽放。吃过早饭,挎着篮子,采几束五颜六色的花朵插在瓶中,调皮灵巧的小猫爬到桌上,闻着花香,陶醉其中。养一条乖巧听话的大狗,几只俊俏可爱的鸡鸭。热闹却不喧嚣,没有车水马龙,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