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总裁撩妻成瘾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13 19:21:26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撩妻成瘾
第11章 职场如后宫

不过她很快就后悔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岑青禾早该知道,这世道商人重利,天上没有掉馅儿饼的好事儿。

商绍城叫她去参加晚宴的地方,从市区打车过去,要三个多小时,晚宴两个多小时,等到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开着私家车离开,她穿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走了半天也打不到车,只得给商绍城打电话。

结果那厮接通电话的时候,背景音像是在某夜店,吵得她只能隐约听到他回了一句话:“我在外地,你自己想办法吧。”

他一句‘你自己想办法吧’,岑青禾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市区。

也幸好蔡馨媛下午睡醒之后就被客户叫走,她晚上回家的时候,蔡馨媛还没回来,不然这事儿还真不好糊弄。

靠坐在副驾上,岑青禾心力交瘁,不知道这纸合约签的到底靠不靠谱。

“欸,我说话你听见了没有?”驾驶席上的蔡馨媛侧头看了一眼岑青禾,但见她目光呆滞,像是在走神。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岑青禾有气无力的道:“听见了,你让我多注意一点儿嘛,周围多得是心机婊。”

蔡馨媛一边开车一边道:“你初入职场,我跟你说再多话,你可能都不信,必须得等你自己经历了,你才知道什么叫金玉良言。”

岑青禾收了收心,打起精神,出声回道:“你放心吧,我也不是傻子,再说不是还有你呢嘛。”

蔡馨媛道:“你是高级房地产销售,我还是中级的,咱俩平时未必时刻在一起,所以才叫你小心点儿,明刀易躲,暗箭难防。”

岑青禾应声:“好嘞,我就当你们这儿是后宫,我就算不混成主角,也得争取活到最后一集!”

蔡馨媛暗自叹了口气,想当初自己初进这行的时候,也是怀着无比激动和兴奋的心情,总觉得自己是超人,就没有做不了的事儿。早晚有一天,岑青禾会明白,现实远比想象要残酷的多。

周一了,蔡馨媛载着岑青禾一起去盛天售楼部上班。好好孕两人在一楼分开,蔡馨媛朝着岑青禾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岑青禾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然后迈步往楼上走。

主管的办公室在楼上,岑青禾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一个男声传来:“请进。“

岑青禾推门进去,看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个穿正装的年轻男人。蔡馨媛跟她打过招呼的,销售主管叫张鹏,今年三十三了,未婚,为人比较重色重利,如果看到哪个女下属比较好欺负,就会私下约出去吃饭‘谈心’。

心里已经有了定位,所以哪怕面前的男人长的人模狗样的,可岑青禾还是对他没什么好感,只是公式化的微笑点头,出声说:“张主管,你好,我是新来报到的实习职员,我叫岑青禾。”

张鹏抬起头,一双略微细长的眼睛看到岑青禾,眼底很快的闪过了一抹喜色,随即笑着说:“你好,我收到人事部的资料了,欢迎你加入售楼部。”

两人隔着办公桌握了握手,张鹏将一份资料夹递给她,出声说:“这是目前盛天旗下所有在售楼盘的详细信息,因为最近高级销售特别紧缺,所以可能没有太多时间对你们做一对一的培训,你们要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了。推荐haohaoyun.com

岑青禾点头:“我会尽快将资料背熟。”

张鹏道:“负责带你们的章语章组长,最近正在公出中,所以你们这批实习的高级销售,暂且跟楼下的中级销售一起学习,等章组长回来,再做系统安排。”

岑青禾依旧礼貌回应:“好。”

张鹏说:“职员的换衣间和休息室都在一楼,你下去会有人帮你安排。”

岑青禾应声,打了个招呼之后,从主管办公室中出去。

在下楼的时候,迎面走上来一个女人。岑青禾无意中一瞥,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诧色,是她?

女人也抬头看了眼岑青禾,眉头轻蹙,似是也在回忆。好好孕

擦肩而过,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岑青禾下了楼,她找到蔡馨媛,两人一起往职员休息室走。

眼下正是准备上班的时间,休息室里面不少人都在换工作服。看见陌生面孔,不由得投来注视目光。

有些跟蔡馨媛关系不错的,主动过来打招呼。岑青禾也不急着一次性记住她们的名字,因为胸口处的名签卡上都有写,来日方长。

岑青禾换好工作服,跟着蔡馨媛一起出来。蔡馨媛带她在一层转转,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推荐haohaoyun.com

眼下时间还早,过来看房的顾客并不多,蔡馨媛道:“都说‘无利谁肯早起’,这话也就是对我们这种挣扎在底层的工薪族说的,我在这儿上班快一年了,没见过哪个有钱的大爷,是十点之前过来看房子的。”

岑青禾笑着回道:“那是啊,我要是不缺钱,我也不用起早来上班了。”

两人边说边逛,蔡馨媛顺道给她透露,哪个楼盘的油水最大,抽成最多,还有什么人来看房,买的几率最大。

这些都是金玉良言,听得岑青禾频频点头。

正说着,打身后传来一个男声:“小蔡,多照顾一下新来的同事。”

蔡馨媛跟岑青禾同时回头一看,原来身后站的,竟然是张鹏。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满身傲气的高挑女人,岑青禾瞥了眼她身上的名签,李蕙梓。

第12章 被摆了一道

“我向来照顾新同事,更何况这还是我姐妹儿。”蔡馨媛笑着回了句。

张鹏看了眼岑青禾,随即微笑着说:“那就好,趁着客人还没过来,你带小岑多熟悉一下吧。”

简单的说了两句,张鹏便带着李蕙梓迈步往前走,看他的样子,像是亲自在教她。

他前脚一走,蔡馨媛后脚立马压低声音对岑青禾说:“看见没?新来的,这就勾搭上了。”

岑青禾看着李蕙梓的背影,低声回道:“她好像是咱们公司康董的外甥女。”

“啊?谁说的?”蔡馨媛惊讶的看向岑青禾。

岑青禾把那天面试的经过一说,蔡馨媛马上就恍然大悟了,连连道:“我就说嘛,什么大咖能让主管亲自下楼来指导的,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

岑青禾还是有些纳闷,那天面试的时候,商绍城都点了李蕙梓的名,怎么她还是进来上班了?

来不及想这些有的没的,因为时间紧迫,她手上还有一厚沓的房产资料要看,时间就是金钱,她也想第一天就弄个开门红。

许是老天听见了她心底强烈的愿望,所以十点半刚过,售楼大厅里面走进一个高高瘦瘦的外国男人,他只用不标准的中文说了三个字:“才,新,远。”

招待琢磨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要找蔡馨媛。

招待说蔡馨媛不在,派其他售楼小姐过来,可男人张口却变成了法文,招待没听懂,见岑青禾站在不远处,赶忙把她叫过来翻译。

岑青禾用流利的法文跟男人交流,才得知他是朋友介绍过来的,既然是奔着蔡馨媛来的,岑青禾更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势必要帮她拿下一单。

也巧了,男人所问楼盘,刚好是岑青禾刚才翻阅过的第一个,她带着男人去到沙盘区,正在给他做着讲解。

身后有个中级销售拍了拍她的后背,对她说:“主管叫你过去一趟。”

岑青禾看了眼旁边的法国男人,出声道:“我这边有客户。“

“没事儿,你先过去吧,我们有人帮你顶着。”

岑青禾以为是什么急事儿,所以跟法国男人说了声抱歉,就快步往楼上走了。站在办公室门前,她敲了几声门,得到允许之后,推门进去。

“主管,你找我?”

张鹏坐在办公桌后面,看到岑青禾,他面带微笑,说了声:“小岑,过来坐。”

岑青禾坐到张鹏对面,他伸手递过来两份文件:“听说你精通西班牙语,我这里有一份全西班牙语的合同,你帮我跟中文的对照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出入。”

岑青禾先是翻开中文合同,一目十行的扫了个大概,随即又打开另一份,开始逐一对照。

张鹏起身倒了杯咖啡放到岑青禾面前,岑青禾道谢,他就站在她身旁,单手扶着椅背。岑青禾余光瞥见他的腰,他离她也就十几二十公分的距离,近到她稍稍往后一靠,就会碰到他的身体。

这样的距离已经明显超过陌生人之间的安全范围,岑青禾不着痕迹的将身子挺直,往前挪了几公分。

张鹏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道:“章组长也是精通西班牙语,本来我今天晚上要跟她去见这个西班牙客户,只是她突然公出,咱们部门也没有其他精通西班牙语的人。小岑,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岑青禾想到蔡馨媛跟她说过的话,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转过头,看着张鹏,眼带警惕的回道:“不好意思主管,我晚上有点事儿,可能没时间。”

张鹏闻言,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儿,我也就是问问,你没空,我找专业的翻译好了。”

岑青禾被他拍过的地方,不由得僵直了一下。

她心想,张鹏但凡再有过激的行为,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了。结果张鹏却绕到桌子对面坐下,微笑着对她道:“你慢慢看,不用着急。”

岑青禾保持着警惕心,重新低下头去看合同。这一单,将近五千万,只是一套房而已,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多的有钱人,她看得小心翼翼,生怕错漏了什么。

仔仔细细的看了能有十五分钟,确定无误,岑青禾将合同递给张鹏,并且起身欲走。

张鹏闻接过合同之后,顺势掏出钱夹,从里面拿出数张百元大钞递给岑青禾。岑青禾一脸茫然,直到他微笑着道:“小岑,麻烦你了,北京路上有一家‘灵芝堂’,他们家的龟苓膏特别有名,你去买一些回来分给大家,算你请客。”

岑青禾下意识的摆手,张鹏却执意道:“别客气,你刚来,要跟同事搞好关系。”

他这么一说,岑青禾也不能说不去买,只得硬着头皮道:“不用了主管,我请大家吃。”

说罢,她快步往门边走,生怕张鹏再对她动手动脚,“主管,那我先出去了。”

从二楼下来,岑青禾仍旧心有余悸,这个张鹏,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

走到一楼的时候,她无意看了眼沙盘那边,结果这一看倒好,竟发现是李蕙梓在替她招呼那个法国人,愣了一下之后,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是,难不成张鹏是故意调走她,只为了给李蕙梓机会?

第13章 烂泥,扶不上墙

盛天的劳务合同上有明文规定,销售的业绩和提成是如何分配的。这单客户来找蔡馨媛,如果蔡馨媛不在,那么是谁拿下的,业绩就算到谁头上。

岑青禾可不认为李蕙梓拿下这单之后,会把业绩让给蔡馨媛,所以她才难免多想。

只是眼下别无他法,她只能快去快回,争取回来的时候,李蕙梓还没有搞定这一单。

如此想着,岑青禾快步往外走,拦了辆车就往北京路去。

北京路离她上班的地方并不远,打车十几分钟也就到了,但夜城的交通状况,尤其是上班高峰期,堵得人能在上头睡足一个美容觉。

岑青禾坐在后座,频频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这都磨蹭了二十几分钟了。

中途手机响起,是个没存名字的陌生号码,岑青禾接通,‘喂’了一声。

手机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开口便问:“小岑,你到地方了吗?”

岑青禾稍稍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知道她是销售部的同事,所以出声回道:“还没,堵车堵得挺严重的,我还在路上。”

女人似是还挺庆幸,忙道:“小岑,听主管说你去给我们买甜品了,先谢谢你啊,但咱这儿有人不喜欢吃烧仙草的,能麻烦你帮我们带其他的吗?”

什么意思?真拿她当跑腿儿的了?岑青禾没有马上出声,可也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她是初来乍到,不可能主动得罪别人。

她只能淡笑着回道:“哦,好,你们想喝什么?”

双皮奶不要红豆多加椰果,不要椰多放葡萄干,烧仙草多放蜂蜜,柠檬茶多糖少酸……

销售部好几十号的职员,毫不夸张,这女人几乎提了十几种不同要求。

岑青禾这头已是皮笑肉不笑,偏偏电话中一直没有报名字的女人,说完之后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很快道:“那麻烦你了小岑,我这边还有事儿,先挂了。”

岑青禾拿着手机嗤笑一声,这就是所谓的职场欺负新人吗?

车子以每分钟前行几米的龟速往前挪,耗得她火急火燎,岑青禾是个急脾气,最后到底向司机问了路,临时下车,用‘11’路自己赶过去。

好在剩下的路也不长,岑青禾连跑带颠,顺利找到了张鹏说的那家甜品店。

这里果然很火,大清早就有人在排队,岑青禾前面还有六七个人,她等了几分钟才排到。

因为她要的东西又多又杂,所以店员要一样一样的配齐,她站在原地,一肚子的火。等这些东西买回去,黄花菜都凉了,她更加笃定张鹏就是故意支她出来,好把业绩让给李蕙梓的。

正想着,拿在手中的手机再次响起,依旧是陌生号码。

岑青禾以为又是同事打来吩咐她的,结果接通之后,竟然是张鹏。

他出声问:“小岑,你回来了吗?”

岑青禾瞥了眼正在一袋一袋装东西的店员,淡笑着回道:“没有,还在买东西的地方。”

张鹏道:“你快点儿回来吧,之前那个法国客户需要你来沟通。”

岑青禾故作惊讶的问:“不是有其他同事在招待吗?”

张鹏道:“小李说,那个法国客户说了俚语,她有些听不懂。”

岑青禾笑了,“客户说的是诺曼方言,是法语中很常见的,怎么会听不懂呢?”

张鹏那边看样子也是挺急的,催促着说:“你先回来,东西随便买点儿就算了,别让客户等太久。”

“好。”岑青禾挂断电话,心底冷笑。

她刚才可没说同事叫她带很多样的东西,怎么张鹏会说随便买点儿就算了呢?果然是‘上下齐心’啊。

拎着两大袋子的甜品,岑青禾回到售楼部。有人主动过来接,并且告诉她,客户在休息室。

岑青禾快步走到休息室门前,缓了口气,然后敲响房门。

房间里面,张鹏和李蕙梓都在,法国男人坐在他们对面,茶几上又是甜点又是饮品,不过看样子,气氛还是有些尴尬的。

见到岑青禾,张鹏马上起身,淡笑着道:“快过来,文森先生已经看中了宁海湾的一套复式跟百子苑的一套高级公寓住宅,现在正犹豫定哪一套比较好,你来帮忙介绍一下。“

岑青禾迈步走过去,跟文森打过招呼之后,在他对面坐下,然后通程用流利的诺曼方言跟他交流。

张鹏中途有事儿出去了,却留下李蕙梓坐在原位。她在法国待了五年,可以说,但文森的话,她却只能听个六成。

如果只是平常交流也还好,可毕竟这是工作,动辄就是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单子,容不得她半点儿的差池。

看着岑青禾跟文森毫无障碍的交流,期间甚至还会开上几句小玩笑,气氛一片热络的样子,李蕙梓后背挺直,简直就是尴尬的无地自容,却偏偏只能陪着笑脸。

文森当着李蕙梓的面,夸赞岑青禾的法语说的特别棒,岑青禾微笑着回道:“我大学的法语老师,说的就是诺曼方言。”

她还跟他讲了一些,她所知道的有关法国的趣事,文森跟她相谈甚欢,只半个小时不到,就敲定了一套宁海湾的复式公寓。

第14章 明争 暗抢

文森是全款付账,签订合同的时候,岑青禾跟李蕙梓也是全程陪同。他走的时候,向岑青禾要了名片,说以后有空可以常联系。

岑青禾现在还没有名片,所以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旁人听不懂两人说什么,可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岑青禾深受客户喜欢,反之李蕙梓……难免让人联想到扶不起的阿斗。

岑青禾跟李蕙梓一起送文森出门,等到再回来的时候,李蕙梓面无表情着一张脸,直奔洗手间方向。一众人看着岑青禾的表情,则多了几份打量和意味深长。

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率先笑道:“青禾,你真厉害,刚上班第一天就搞定不小的一单。”

岑青禾看了眼她胸口处的名签,方艺菲。

微微一笑,她出声回道:“运气好而已,而且客户是来找馨媛的,这单也应该算在她头上。”

方艺菲美眸微挑,似是有些惊诧,不过还是笑着说:“你跟蔡馨媛的关系可真好,怪不得她出去之前,叫我们照顾你呢。”

“让你照顾,你刚才打电话叫人家买东西的时候,可是没怕她麻烦。”说话的女人叫吕双,一头干练短发,手上拿着一杯双皮奶,面色坦然。

方艺菲闻言,先是看了眼岑青禾,随即又转头看向吕双,七分不满三分委屈的道:“是我想麻烦青禾的吗?有些人这个不吃,那个不要,谁都不乐意打电话,我出面打个电话,这么看还是我的不对了?”

吕双面色不改,不答反问:“谁这么事儿多?人家好心请我们吃东西,还真拿别人当送外卖的了?”

方艺菲叫吕双怼的喉咙一哽,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还是站在她身旁的一个女人,主动对岑青禾说:“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大姨妈来了,有些不舒服,不能吃冰的,所以就让艺菲打电话,麻烦你帮我带一杯不凉的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岑青禾也不好说别的,只得淡笑着回道:“没事儿,我刚来嘛,请大家吃点小东西也是应该的。”

方艺菲马上转头看向岑青禾,微笑着说:“青禾,你人真好,以后大家都在一起工作,多多关照啦。”

这个时间段,客人不多,所以岑青禾才有机会跟这帮人近距离接触一下。她不是特擅长探究人心,甚至可以说,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可在这个‘阴盛阳衰’极为明显的售楼部,众人几句笑里藏刀含沙射影的话,让她本能的察觉到,每个人跟每个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都甚是微妙。真是应了那句话,女人多的地方,就是事儿多。

一帮人聚在一起,借着吃甜品的时间,新老职员互相认识了一下。张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的,他出现在岑青禾身后,她对面的人看着她后头喊道:“张主管。”

岑青禾转过身来,张鹏微笑着看向她,“小岑,今天表现不错,没有你的帮助,小李也不会这么顺利的签下这单。”

岑青禾礼貌的微笑,可笑着笑着,她眼中闪过一抹诧色……等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人全都特别有眼色,跟张鹏打了声招呼之后,四下散开,自己忙自己的。

岑青禾看着张鹏,脸上还带着浅笑,她试探性的问道:“张主管,刚刚那位文森先生,她是蔡馨媛的客户,我也是帮蔡馨媛拿下的,所以这单……应该算她的业绩吧?”

张鹏闻言,脸上是一副刚知晓此事的模样,出声回道:“是么?原来是小蔡的客户,我还以为他是直接过来的,还想着业绩算你跟小李一人一半。”

岑青禾脸上的笑容已经略显尴尬了,当然,她不是替自己尴尬,而是替李蕙梓尴尬。

她直言道:“张主管,刚刚那单不是我签的吗?”

张鹏说:“单子最后是你签下来的,可人家小李之前也有去招待啊,而且中途你们两个都在一起,小李也帮了你不少的忙吧?”

岑青禾:

她连假笑都要笑不出来了。

这么明目张胆的偏袒,是不是太过了?在她跟文森沟通的过程中,李蕙梓通程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在一旁陪着笑脸,如果这都能分走一半的业绩,是不是她以后跟在张鹏身边,他手下的单子,她也能拿走一半了?

张鹏怎会不知岑青禾心中想什么,他只是拿出一副上级的做派,伸手拍了拍岑青禾的肩膀,半命令的口吻说:“小岑,你们都是刚来的新职员,是要互相帮助。今天你帮她,没准儿明天她就帮上你了呢。你是个有能力的人,以后还愁没业绩吗?”

“这单就你俩平分了,你愿意把你这份算到小蔡头上也可以,回头小蔡跟小李都会记着你的好,我也是。”

玩这些明争暗抢的小把戏,已经够恶心人的了,如今张鹏的手还在她肩膀上拍来拍去。余光瞥见几米之外的同事在偷瞄这边。

岑青禾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强迫自己露出笑容来,“行,张主管你都这么说了,那这单就这样吧,麻烦你回头把业绩算在蔡馨媛身上。”

说罢,她故意低下头,捡起地上的一张塑料纸,借此来躲开张鹏的咸猪手。

总裁撩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撩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中国好声音之一张也经典歌曲学唱

  • 70后的我们(随笔)

    作者:胡杨映月70后的我们,还没记得有多少青春的时光给我们留下深深的足迹,一转眼,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了中年,甚至是向着老年前进。有时候,我们会为自己感到莫名的悲伤;有时候,我们在回忆中品味着岁月的沧桑;有时候,感慨时光的无情,青春的不再,留下无限的感慨忧伤......这个年龄的我们,开始常常回忆人生的过往,想想这忙碌的一生,感慨有太多的来不及……出生在70年代得我们,这一生,活的有点憋屈,省吃俭用却买不起房,从来没有敢偷懒一天,却过得日子并不清闲。已经成为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太多的责任需

  • 你给了我一段生命中最美的时光,却也让我懂得深情往往不能相伴

    作者:胡杨映月你给了我生命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你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中,那样的自然,又是那样的突然,以至于让我这个从没有想过要接受一份情感的人,在瞬息间有一种一眼万年的钟情感,于是,你成为了我隔世回归的自己,我成为了你今世的重逢遇见。在这个我们习惯了感情分离的时代,感情真的很脆弱,好像纸一样,一刮就跑,一揉就皱,稍不留神,我们深爱的人就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成为了爱而不得,成为了终生遗憾。我们也没有逃过这样的宿命,虽然深深爱着,却又成为天涯海角,只剩下两颗心的牵绊,你思念着我,

  • 每个人都在吃自己的福报,看完后还能淡定吗?

    为何现在的人无福短命的越来越多,癌症的年轻化,慢性病的年轻化,举凡糖尿病,中风,心脏病,痛风,高血压,已经不是老年人的专利,还有还有一些奇奇怪怪以前没有见过的怪病,几乎每天在报纸上都会看到一些从来没有听过的‘医学病名’,甚至现在的人意外灾害特别多,意外走的几乎每天报纸上都看的到,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看完这几分钟的影片,或许可以为您解答心中多年来的疑惑

  • 喜欢烧香拜佛的人都看看,不要再浪费金钱了!

    namoamituofo南無阿彌陀佛改命,永远是从孝顺供养父母开始的。佛说:什么是戒,孝顺父母就是戒,如果没有佛,就把父母当做佛来侍奉,你一念孝顺,供养一次父母一丁点东西,这样的福德就超过你供养一百位高僧百千万亿年。这是真实的话,并不是比喻。孝顺供养父母,这个福报是现世报,福德太大了,就算是苦厄命运,也根本挡不住自己的福德。孝顺供养父母,哪怕只是做一天,生活都会有不可思议的改变,一年不抵触顶撞父母,能灭尽三十年戾气,之后你缺少的,一齐到来,不顺的,都自动顺遂。你就算拿一个月孝顺供养父母,让父母高

  • 人人都想考清华,可你吃得了清华的苦吗?

    一直以来,清华大学都是中国高等教育神话般的存在。很多孩子都曾梦想考入清华大学,很多家长都曾希望孩子能考入清华,可是真正能够实现这一梦想的,又有几个人?天才、学霸、运气、地域优势…我们往往只看到了清华学霸们的光鲜成就,却总是忽略了造就神话的付出与汗水。我们来说说清华大学到底有苦不苦?还有那些要考入清华的学子们你能适应的了这里的快节奏吗?一位清华的学生回顾自己清华本科生活:我在高中时体育特别差,跑1000米都很要命,从来都是不及格。到了清华之后,第一节体育课,老师告诉我们每年要测3000米长跑,跑不

  • 《火取集:昭烈社糙物录》序篇

    《火取集:昭烈社糙物录》前言人生几近不惑,精力思维愈发不如从前。越来越觉得应该写点东西,记录下我十几年来关于玩儿的心得体会,生怕再过几年连提笔的心气儿都消失殆尽。火取集—因为我的名字中有一个火字,顾名思义集子里的物件儿尽是鄙人所藏。未来如果出于借鉴参考别人东西而引附的图片,一定会注明出处。昭烈社糙物录则是完全剽窃王世襄王老爷子俪松居长物志的意头儿乱编的名字。但不敢同先贤比肩,故此命名为糙物录。未来的连载收录了我这十几年纳藏的小玩意儿,并会记录所发生的趣闻,以及同各个领域前辈德宿交往的逸事。内容则

  • 林州要闻:林州惊现“司母戊”

    林州惊现“司母戊”一尊大鼎惊天下。司母戊本是商周文化的代表作,出土殷,让安阳成为世界“鼎都”,成为安阳文化的形象代言。千年的璀璨,千年的斑斓,激发着安阳人在保护中挺进,在传承中开拓,在创新中发展,文化成为安阳靓丽的一张名片。鼎在安阳,甲在林州。7月17日,首届“安阳市民间文艺鼎甲奖”颁奖,108个奖项中,林州市囊括13个,占据安阳市县之首,感动洹河声滔滔。盛事得有盛仪式。7月22日,林州市民协在市建筑技术培训学校三楼会议室举行,市文联主席尚翠芳,市民协主席李银录,副主席兼秘书长赵福生,副主席王买

  • 局长吃鱼,一个饭局让你明白自己还是太年轻!

    文/侯发山这天是周末,按照惯例,单位的人又要聚在一块喝酒。马局长说这是深入基层、联系群众的最佳途径。马局长喜欢吃鱼,在点菜的时候自然少不了点这道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鱼端上来了。服务小姐认识马局长,在往餐桌上放菜时很识相地把鱼头对准他。不待大伙提议,他就豪爽地连喝了三杯鱼头酒。马局长放下酒杯,就开始分配盘中的鱼。马局长用筷子非常娴熟地把鱼眼挑出来,给他左右两边的两位副局长一人一个,他说这叫高看一眼,希望二位今后一如既往地配合我的工作。两个副局长面带微笑,感动地说谢谢马局长,我们一定不辜负您的期

  • 很有情感的说说短句,最新个性签名

    01、遇见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真是可怕。02、不是我不说,而是不想说。03、总是忽略最爱自己的人。04、老头点醒梦中人,为时尚不晚。05、没有灵魂交流的爱情就是色情。06、明明在梦中相拥,醒来却一无所有。07、或许,真的是我还不够好。08、我如宣纸未染墨,你却以火烧我。09、不爱,不恨,不影响,要铭记哦。10、倾覆一生,只追梦,不提情。11、抬头看天花板,我知道我很难过。12、没有记住你的脸,却爱着你的双眸。13、你就是那个独一无二傻傻的猪。14、我不想你说对不起。15、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归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