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余生挚爱只为你】一笑倾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8/1/13 21:17:42 来源:网络 []

书名:余生挚爱只为你

作者:一笑倾城

第2章 我不能死

  苏美扔掉了手机,向苏莞扑了过去抢夺着方向盘。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你干什么?你疯了嘛!”苏莞挣扎着紧握方向盘。

  只见车子忽左忽右的向前面快速的滑行着,苏美恶狠狠的说道:“贱人,敢和我抢男人,去死吧!”

  “啊!”

  苏莞看着前面的河,使劲的踩着刹车。

  但是因为车速太快,车子依然惯性的冲向河里。

  河水瞬间汹涌的涌进车里,苏莞拼命的想要打开车门,可惜以为进水的原因,根本就打不开。

  求生的本能,让她随便抓起放在车上的水晶装饰物使劲的砸向车窗。

  一下,两下.....

  她不停的砸着,只要还有活着的希望,她就不会放弃,哪怕手上已经被破碎的玻璃扎的鲜血直流,她都没有丝毫察觉。

  此时,她只有一个念头,她得活着,活着就有希望让白景离爱上她,活着才能解释清楚以前的误会。阅读haohaoyun.com

  她不能就这样死了。

  终于,一声巨响,车玻璃被彻底砸碎,大量的碎片像是刀子一样割的苏莞全身上下都是口子。

  视线渐渐模糊,这时候,她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向她游过来,越来越近,是白景离!

  景离,是你来救我了吗?

  我就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

  苏莞感动又幸福的向白景离伸手,可是,那个身影就像没有看到她一样,边向另一边游去,紧紧的把苏美搂在怀里,向上面游去。

  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苏莞的心也犹如身上的伤口一样,被划的体无完肤,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做什么了,水大口大口的涌入她的嘴巴,进入她的肺,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她绝望的看着无情远去的身影,泪水已然和河水混在一起。

  景离,你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吗?我就快死了你也不在乎吗?

  她闭上眼睛的那刹那,回忆起自己喜欢白景离的那七年,一直都是自己在对白景离付出,而白景离总是把自己当空气一样,就如刚才。

  呵,七年的爱,还是换不来他的情,换来的只有无情的抛弃。说明haohaoyun.com

  白景离啊白景离,我是爱了你七年的人,你现在的老婆,我把你当成我的全部,可你又把我当成什么?一个随时可以扔掉的垃圾?

  病房里面......

  苏莞慢慢的睁开眼睛,白色的灯光很是刺眼,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浑身都疼,身上全是伤口,她的左手还打着点滴。

  老天有眼,她没死。

  她忍着全身的痛坐了起来,这时候一个护士走进来,准备给她换药,她用嘶哑的声音问道:“请问,白景离在哪?”

  护士一边换药一边说道:“在VIP306病房。”

  苏莞想都没想,扯掉自己手上的针头,艰难的走出病房,向白景离的那个房间走去,留下护士一脸错愕。

  就快见到白景离了,苏莞自己心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质问,还是关心?总之就是想见到他,她的手放在门上刚想要推开,就听到苏美撒娇的说道:“景离哥,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感觉好幸福啊。”

第3章 给我出去

  砰!

  门被苏莞使劲的推开,看到白景离和苏美动作很是亲密。

  苏美看到苏莞后,嘴角勾了勾,立马惊慌失措的抱住白景离哭着说道:“让她走,景离哥,她要害我,我好害怕。【余生挚爱只为你】一笑倾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立马给我出去。”白景离冰冷厌恶的说道。

  “呵呵,我为什么要出去?”苏莞牵强的笑了笑说道:“我的老公在这里抱着别的女人,你认为我会出去吗?”

  “苏莞!”白景离捏了捏拳头说道:“你这是杀人未遂,我不介意把你送去监狱吃牢饭。”他从来没想过,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歹毒,为了自己的目的,竟然不惜杀人,留在身边简直就像个定时炸弹。

  “呵呵?杀人未遂?到底是谁要杀谁?”苏莞终于忍不住吼道:“你是我的老公,却在我快要死的时候,选择了别的女人!”

  说着,她激动的想要去抓白景离的手,却被白景离无情躲过。

  苏莞扑了个空,哽咽着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你知不知道,当你在我生命垂危却离我而去的时候,我的这里有多痛,若我现在沉尸河底,你的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丝的心痛吗?”

  白景离的眼睛闪烁了一下,看着苏莞此时的样子,刚才说的话竟让他闪过一丝惊慌,但也只是一秒钟,他又恢复了冰冷的表情。

  “既然如此,我们就明说吧。【余生挚爱只为你】一笑倾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白景离冷冷的说道:“我们离婚吧,我会让秘书把离婚协议给送过来,你只需要签字就行了。”

  说着,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离婚两个字犹如一个闷雷直击苏莞的脑袋,在她终于缓过一点神来之后,颤抖的说道:“离婚协议,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或者说,你,是不是希望我就在河里死掉更好。”

  看着白景离冷漠的眼神,苏莞再也控制不住,冲上去一把抢过白景离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

  “你不用叫了,我不会离婚的!”

  说完独自跑了出去,她的身后传来白景离的怒骂:“疯女人!”

  苏莞边跑边哭,她希望白景离能追出来,可是没有,他们真的不可能了。

  他不甘心,她不甘心这么长达七年的爱,两年的婚姻就这么没有了,凭什么所有的委屈都要自己受?凭什么苏美做了那么多的坏事都要自己来背锅?凭什么!

  空荡荡的房间里。

  苏莞蜷缩在墙角。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白景离,如果你明白我的委屈,如果你来真心道歉,我就成全你,离婚。

  苏莞叹了口气,拿起手机说道:“白景离,你要是在半个小时之内回家,我就和你离婚。”

  半小时后,白景离果然推门而入。

  苏莞看到他后,欣喜的上来想要抱住他,却被他厌烦的推到一边,每次和她接触,他就会想到可耻的过去,很是反感。

  苏莞强笑着说:“其实我是骗你的,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正当白景离要爆发的时候,她又轻佻的说道:“除非......你们脱光了去街上大喊我错了,呃......”

  话还没说完,她的脖子传来一股窒息感。

  白景离双眼发红的掐着她说道:“我讨厌别人挑战我的耐性,你最好别动小美的歪脑筋,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苏莞被掐的仰着头说不出话来,脸上被玻璃划伤的疤格外的显眼。

  白景离看了厌恶的把她拉到镜子前说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恶不恶心,多看你一眼我都会想吐!”

第4章 不能拉你

  苏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头发凌乱,脸上有疤,连自己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确实让人恶心。

  什么时候,她变成了这副模样?

  “白景离,我以前也是一个骄傲自信的女孩。”苏莞哽咽道:“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和苏美,我才变成这个样子!”

  白景离愣了一下,冷漠的说道:“你说这些也没用,我也不想听,我担心小美,等你什么时候真的要离婚了,我们再谈吧。”

  “我受了那么多伤,差点淹死都没事,她会有什么事?”苏莞咆哮道:“她都是装给你看的?你瞎了吗?”

  “你和她不能比。”白景离冷冷的说完,摔门而去。

  呵呵,是啊。

  我和她不能比。

  那么简短的几个字,却犹如一根根有毒的箭,深深的扎在她的心里,让她无法呼吸。

  凭什么,就凭着我无条件的喜欢你吗?

  ......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把白景离拱手相让。

  来到苏美的病房,她把一个文件袋扔在苏美的身上说道:“你说,要是我把这些东西都公布出来,大家会怎么看你?”

  苏美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张她和白景离手牵手的照片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傻?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如何爬上景离的床的,你说,大家大家看了是骂你,还是骂我?”

  哈哈哈......

  苏莞忍无可忍的给了苏美一拳,恶狠狠的说道:“贱人,你就是个贱人!我要弄死你!”

  她想,她要是真的像这样疯了会不会更好,她在心里始终不愿意放弃白景离,她想用一切办法留住他。

  就在这时,她的手被一股很大的力气拉住,狠狠的甩开,因为力道太大,苏莞被直接甩到了门上,手臂磕了一下。

  “别逼我动手打你!”白景离狠狠的说道。

  “景离哥,好疼。”苏美哭的很是伤心。

  这时,苏美的家人听到动静也都走了过来,苏美妈妈看到苏美肿的老高的脸,也大概明白了什么,二话不说走到苏莞那里给了她一巴掌。

  苏莞捂着脸看向白景离,白景离只是愣了一下,随即一脸冷漠。

  “我说你这个女人太恶毒了,连病人都不放过。”她恶狠狠的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说你累不累?守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有意思吗?小美和景离那么相爱,离了吧,对谁都好。”

  “呵呵。”苏莞冷笑一声:“是啊,好相爱啊,无权无势的时候她不爱,偏等到有权有势了就爱上他了,你说是她爱他的人,还是爱他的钱?”

  苏莞擦掉嘴角的一丝鲜红,看着白景离,咧着嘴幸福的笑了笑,那笑容,和他结婚很不甘愿的给她戴上戒指时,是一样的。

  “老公,我怀孕了。”苏莞笑着说道:“你不能和我离婚,谁也不能把我们拆散。”

  顿时,房间静的连落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到。

  白景离愣了愣,黑色的眼眸深邃的让人捉摸不透。

  自己怎么会......太不注意了,这个时候.......绝对不行。

  苏莞想要趁热打铁,利用孩子挽回他的心,急迫的想要过去拉他的手,却没有看到苏美偷偷伸出的脚。

  想用孩子来抢她的男人,休想!

  苏莞一下子摔了出去,白景离本可以拉住她,但是,他犹豫了,最终收回了伸出去一半的手,看着苏莞摔到地上,磕在了柜角。

  对不起,我不能拉你......

第5章 拿掉孩子

  昨天苏莞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杠,不知道心里有多高兴,太不容易了,为了这个孩子,她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酸,藏了多少委屈,而这一切,终于有了结果。

  她走路都是很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就会失去这个孩子。

  然而这时,她却跪在地上,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摔的有多疼,心里想的都是肚子里的孩子,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她害怕的想要爬起来,不知道怎么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就是爬不起来。

  宝宝,你不能有事。

  苏莞抓住白景离的裤腿,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说道:“景离,我求求你,帮帮我,救救我们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白景离深邃的看着脚下苦苦哀求的她,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人知道他此时想的是什么。

  他绝情的把腿退了退,苏莞的手一下子又空了,此时的她孤立无援,连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也没有了。

  “苏莞,你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们之间才几次?你该不会是因为怀了别人的孩子,所以才死不离婚吧。”

  苏莞的心再次碎成了碎片,她以为她经历了那么多的摧残,自己已经变的够坚强的了,没有什么再能打击到她的心。

  但是,当自己心爱的人怀疑自己辛苦怀上的孩子不是他的血脉的时候,就犹如一把尖锐的利器,一点一点的割开了她的外壳,狠狠的刺进了她的心脏。

  她的意识渐渐的模糊,只感觉自己的腿上热热的,她颤抖的低头一看,是血,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难道,这辛苦得来的孩子,真的无缘了吗?

  白景离抱起地上晕倒的苏莞,就要往门口走。

  “景离哥,你别走!”苏美从他的身后抱住他说道:“她的孩子不能要,我们以后会有孩子的。”

  “人命关天!”白景离不知道怎么的,心中无比烦躁,抱着苏莞就向门外冲去,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她活着。

  “医生,救人!”白景离焦急而又绝望的把苏莞放在手术床上,看着静静躺着的苏莞,仿佛没有一点生命的象征,他的心忽然慌乱起来。

  看着苏莞被推进急诊手术室的大门,在大门关上的那一刻,他忽然很害怕,害怕等下推出来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傻傻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外,手足无措,心里烦躁不安想要拿烟出来,结果手上的血弄脏了他的衣服。

  是啊,他手上还沾着苏莞的血。

  人流那么多血,会不会......

  他不敢再想下去,那个字,他永远都不想用在苏莞的身上,这时他才发现,人的心,再怎么装,也只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景离哥。”苏莞想要过来拉白景离的手,看到血后,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你的手上都是血,我们去洗洗吧。”

  “她应该,会没事吧。”白景离低着头喃喃的说道。

  苏美虽然很气愤,但是也尽量控制情绪的说道:“嗯,不就是流产嘛,流产的人那么多都没事,她也不会有事的。”

  最好死在里面,一尸两命多好!

  手术的门开了,护士走出来说道:“还好,大人小孩都保住了,家属签下字吧。”

  听到这个消息,白景离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拿着笔犹豫了一下,最终放下笔对护士说道:“我们还要做一个手术,拿掉孩子。”

第6章 我想见你

  苏莞从病床上醒来,护士把一张流产手术同意单交给了她。

  她清楚的看着白景离签的那三个字,是多么的刺眼,他亲手杀死了她辛苦得来的孩子。

  “白景离!”苏莞疯了似的把那张手术单给撕碎,恨不得把它撕成渣。

  她声音嘶哑的吼着,却没有掉一滴眼泪,大概,眼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都流干了吧。

  这种感觉,她永生难忘。

  这时,病房里走进来一个男人,张逸提着一些补品走了进来,放在桌子上。

  “莞莞。”张逸看着一脸憔悴的苏莞心疼的说道:“你过的很不好,他呢?没陪你?”

  苏莞眼神呆滞的看了看张逸,然后默默的低头不说话。

  “看你的嘴干的,喝杯水吧。”张逸贴心的给苏莞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她,苏莞早就很口渴,接过水杯却不小心洒在了身上。

  她想去擦干净洒在衣服上的水,但是看着自己的肚子停下了动作,苦笑着说道:“他,他现在一定在和苏美卿卿我我了吧,连自己孩子都能杀掉的人,不指望他陪我。”

  苏莞越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张逸就越知道她的心里有多痛。

  “莞莞,离婚吧!”张逸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道:“这个男人不值得你再去付出什么了,他不值得你爱。”

  他一直都爱着苏莞,也一直在等着她,但是他现在却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找白景离出气,他没有权利,只能自己闷闷的生气。

  他一直视若珍宝的人,却被别人像垃圾一样的丢弃,真是可恨。

  “不可能,我不会和他离婚的!”苏莞突然激动起来:“我不离婚,他们就永远名不正言不顺,苏美就永远是小三,我不会让他们痛快的。”

  “我不会,呜呜呜......”苏美埋在自己的手臂里哭了起来,她知道,她刚才说的都只不过是不想离开白景离的借口而已,她是那么的爱他,不想离开他。

  张逸嘴巴微微张了张,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是默默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本来要一个星期才能出院,但是她却在当天就回到了家里,生怕回晚了,那里就不属于她了。

  打开门,令她惊讶的是,总是不回家的白景离竟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苏莞很想要和他说话,但她不敢,她怕他又要说离婚的事情,于是,假装没看到一样,走到了卧室,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

  听到有脚步声进来,她猛的掀开被子说道:“除非我死,否则休想离婚。”

  “要死就出去死,别死在这里添晦气。”白景离冷冷的把鸡汤放在桌子上。

  “白景离,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苏美全都是装的嘛,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设计的,那么歹毒的女人,你真的爱吗?”

  白景离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背过身说道:“眼见为实,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两年前我亲眼看到你设计我娶了你,两年后我又亲眼看见你要害死苏美,你和疯子有什么区别。”

  “你!你等着,我一定会找到苏美那些证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苏莞气的全身颤抖。

  砰!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房间只剩苏莞一人。

  她不喜欢被冤枉,还是被自己爱的人,她不甘心,想了很久,看着桌上的鸡汤,哭着把它喝完,她得好好活着,这样才能找证据,她没什么朋友,此时能找的,也只有张逸了,墨迹了许久,她打通张逸电话:“我想见你。”

余生挚爱只为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余生挚爱只为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纯情房东美房客19章(19 我不是没有机会)

    原标题:纯情房东美房客19章(19我不是没有机会)小说名:纯情房东美房客19我不是没有机会突如其来的邀请,让杨毅骑虎难下,下场?肯定会被南宫妍暴揍,这是想都不用想的结局,不下场?那岂不是显得咱没有男子气概?兴许是看出了杨毅的担忧,南宫妍又开口说话了:“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这臭婆娘!杨毅心中狂翻白眼,你这么说我就更没有面子了好不好?“还是算了吧……我最近腰疼……”杨毅一脸‘痛苦’的扶着老腰,一边说一边悄悄的移步向门口。“身体不好就更需要锻炼了……”杨毅堪堪拉开运动室的房门,

  • 国士无双19章(第19章 鲤鱼跃龙门的海选赛)

    原标题:国士无双19章(第19章鲤鱼跃龙门的海选赛)小说书名:国士无双第19章鲤鱼跃龙门的海选赛但不管怎样,从今天开始,叶凡这个新ID,将会再次被人们铭记在心。比赛最终毫无悬念的结束,冰封王座崩塌,所有人打出GG。蛛丝马迹说这一场比赛打的很精彩,准备做成视频上传到网上去。今日一战,诸位神临,难掩锋芒。从此剑指苍穹,杀他个天昏地暗!赛后,有很多人想要申请加叶凡好友,但是都被他一一拒绝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已经跌倒过一次,绝不会再重蹈覆辙。赢了“保健大队”,众人都显得很兴奋,这应该是在叶凡加入以后

  • 网游之天地浩劫19章(第19章 终于还是要遭遇玩家的狙杀)

    原标题:网游之天地浩劫19章(第19章终于还是要遭遇玩家的狙杀)小说名称:网游之天地浩劫第19章终于还是要遭遇玩家的狙杀“老大,那两个小子既然能这么快的跑了,说明他们并不傻。所以我觉得他们两个肯定不会躲起来,而是抓紧时间回村。”一直沉稳的站在中年汉子边上的一个青年开口说道。青年说完,中年大汉回头看着青年,他脸上的怒气也没有了,恢复了平静的脸上甚至还有一丝对青年的敬佩和信服。“老二,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中年大汉对青年问。中年大汉名叫刘涛,在艾特兰斯大陆的注册称号也是刘涛。实际上,因为提前已经知道

  • 鬼尊19章(第19章:阴灵蟒)

    原标题:鬼尊19章(第19章:阴灵蟒)小说名字:鬼尊第19章:阴灵蟒被他这么一闹,我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刚刚和我……的不会也是那只鬼吧?”我支支吾吾的问着。他轻挑眉头,嘴角带着戏谑的笑:“当然是为夫,怎么,娘子难道想和他……”“怎么可能,”我一把将他推开,“我该回学校了,明天还要上课。”我刚到这里不久,就遇上那个什么阴间大伐师,谁知道后面还会遇到什么事情。他紧了紧手掌,我腰上就结结实实地被掐了一把。他用指腹重重摩擦着我的嘴唇,像是惩罚:“娘子是忘了为夫刚才说过的话,嗯?”他刚才说了那么多

  • 恋恋不忘19章(第十八章)

    原标题:恋恋不忘19章(第十八章)小说:恋恋不忘第十八章谭惜明白了,他这是成心要整她。想到这一层时,她忽然不那么怕了。她微仰起头,白皙的颈项弧度诱人,黑瞳里则亮亮的像是注了一汪水:“请您听我说一句。场子里的规矩您不是不懂的,有什么咱们私下再聊好吗?如果您真的疼我,请别在这里为难我。”男人的本性就是动物,她越是反抗就越是能激起他的雄性占有欲。谭惜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所以欲拒还迎无疑是最好的方法。事实上,这一招果然奏效。萧文昊只觉得心被她那一眼瞧得痒痒的,目光也更加热切。于是他低头,吻上那段优美的弧

  • 试婚19章(019 那年的梦)

    原标题:试婚19章(019那年的梦)书名:试婚019那年的梦许安歌是想搅和到她与秦晗奕离婚,好让出秦太太的位置给夏岚吗?破碎的心头,一阵酸涩流过,叶以沫挣开秦晗奕的怀抱,抬头狠狠地瞪向许安歌。“以沫……”许安歌表情错愕地看着她,声音柔柔的唤她的名字。“我不管你们之间到底是为了什么,但不要扯上我。”叶以沫冷冷地看着许安歌,自嘲而笑,“这场婚姻,我由始至终都没有权利做主,离婚更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只要秦晗奕同意离婚,我随时会让出秦太太的位置给夏岚。”“以沫”许安歌惊慌失措的上前,想要解释。叶以沫却深深

  • 御鬼师19章(第十九章 沈队调任)

    原标题:御鬼师19章(第十九章沈队调任)书名:御鬼师第十九章沈队调任门口那里的战斗可是相当激烈。黑衣男子一枪没有得手,本来是要补枪的。不过,罗风及时反应了过来,一铁棍砸到了黑衣男子的右手上,将枪打掉了。随后罗风像是暴怒的狮子,猛烈的攻向了黑衣男子。罗风这么做,其实有点傻。黑衣男子没有了枪,基本上已经是败局。可是他这么一冲,和黑衣男子缠斗在一起,大牛根本就开不了枪。有枪的优势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只能靠武力。罗风的路子尽管很野,但是武力绝对强大。可是令人惊讶的是,这黑衣男子的身手比起他来一点也不差。黑

  • 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19章(第019章 心醉)

    原标题: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19章(第019章心醉)小说名: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第019章心醉夜已经很深了,天上是黑漆漆的一片,没有星光也没有月色。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声,只有草丛中偶尔传来几声蛐蛐的低鸣。乔府的后门“吱”地一声打开了,一个脑袋从门内探了出去,向门外的大街上看了看,然后迅速走了出来,顺手把门关上。门旁边的一颗大树下,连子城穿着紧身夜行服,脸上戴着黑色面罩,手里牵着一匹棕色的马站在那里,目视着走出来的人。那人也是一身紧身夜行服,只是身形比他瘦小许多,脸上同样带着一个黑色面罩。那人快

  • 紫金大道19章(第十九章 强者是怎么炼成的(上))

    原标题:紫金大道19章(第十九章强者是怎么炼成的(上))书名:紫金大道第十九章强者是怎么炼成的(上)“是的,师父。”石天扬回答到。紧接着他又提出了一个疑问:“师父,四心阵是阵法吗?您是一位阵法大师?”华震天愣了一下,阵法大师的事应该是华青岚告诉石天扬的,他又道:“四心阵确实是阵法,但我可不是什么阵法大师,这阵只是最简单的聚灵阵,可以聚集灵气,提高魂玉的利用效率,一般灵修者都会,真正的阵法大师对灵修者要求很高的。”石天扬皱了皱眉,还有限制?他问道:“那是什么条件呢?”华震天叹了口气说道:“那条件就

  • 色字头上有只鬼19章(第019章 致命诱惑)

    原标题:色字头上有只鬼19章(第019章致命诱惑)小说名称:色字头上有只鬼第019章致命诱惑晓梅一听我的话,一张俏脸立刻红的和个熟透的的苹果一般,她轻咬了一下嘴唇很是害羞的说道:“刚才是死鱼,现在是活的,安哥要是喜欢的话,那么就……”“别闹了。”我看着晓梅那害羞无比的模样,说实话还真想做点什么,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酒店这么的不干净,而且我还听说‘嘿嘿哈哈’是在泄阳气,对身体有很大的影响,再说了晓梅刚刚被阴灵附体,身体很是虚弱,我要是再折腾折腾她,那就有点太畜生了。“晓梅呀,你身体不适今天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