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你好啊,奔跑的光阴

2018/1/14 0:45:55 来源:文青不归路 []

你好啊,奔跑的光阴

01

雨初晴的深冬,日暮时分惨淡的晚霞透过云层,肃杀和萧条并没有增加几分暖意。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朔风呼啸而过的高楼脚下,川流的车亮起尾灯,向城市的边缘铺开。

一天24小时飞速的流转,从日出到日暮;

一年365天飞速的流转,从阳春到严冬。

时间没能改变四季的交替,但我总还是能感觉到这奔跑着的光阴,有些不近人情。

02

roger出嫁的那天,我们一行人凌晨天未亮就出发送亲。Roger是我们几个当中第二个结婚的,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不早不晚,大概是最好的时光。我们一行人聚在她家,看着她穿上婚纱,新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然后把她抱进婚车,驶向另一个城市,我们就知道时光在这一年赋予了我们每一个人不同的角色和定义。时隔14年之后,我们中的三个人又拍了一次合照,翻出14年前的第一张两相对比,才更清晰的明了时光刻下的厚重印记。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送走roger之后,我们剩下的人在酒席上喝了个痛快,如这样一年一次的聚会怕是往后越发艰难。生活铺就了无数条路,我们终有一天要在青春的岔道口分道扬镳,在自己的方向上负重前行。我们中的几个已经为人妻为人母,有的刚刚结束研究生生涯,有的在职场摸爬滚打了几年,有的留在故乡的小城里谋一份营生,惬意的过着,天南地北,重逢难期。“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留下来的总是最真切的。

03

长莺飞的三月,江南本是踏青出游的好季节。但对于我却异常忙碌。我和郑小姐终于领证了,没有经历爱情长跑,没有轰轰烈烈的是非曲折。版权haohaoyun.com平常得不过是匆匆下了个老黄历,看一眼是否适宜出行,随后便就买了车票从杭州赶回湖北,花十几块领证。这一切源于杭州不断上涨的房价,它无形中加快了我们的步伐。但我们一直知道,彼此便是生命中注定的那个人。随之而来的烦恼也是无穷尽的,我们奔波于各个楼盘,从一个地产小白开始,研究着户型图配套设施;奔波于不同的装修公司之间,装模作样地和设计师款款而谈;奔波于银行和政府机构之间,盖了无数个章签了无数个字...…杭州40多度的8月,顶着烈日往返于住处和楼盘。手机里留着一张和郑小姐在毛坯房阳台上的合影,每每翻出来就会对8月的艳阳心生恐惧,我大概没有比这个夏天更黝黑的时候了。我时常会想起这一切,就像一个彩色的梦,它真实又不那么真实,但总算是做完了。2014年,我还是个对大学生活无比留恋的小男生,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但郑小姐马上便打破了这样的常态。一个人的成熟,大概都是因为“责任”二字。幸福莫过于,你在横刀立马,而有人在等你回家。

04

周一次与家里的通话,这已经是求学以来与家保持的最密切的联系了。父亲年过半百,不几年就到花甲之年。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他们已然落伍,没有微信,也懒得去学。每每电话回去,话题无非三个:工作如何、两口子怎样、注意身体。你好啊,奔跑的光阴偶尔心血来潮和父亲多聊上几句,就听见母亲在一旁说,算了算了,赶紧挂掉吧,别耽误他工作。近些年母亲越发苍老,年轻时太过劳累留下一身的病根子,上了年纪就集体发作。每每冬天早上起来半只手臂都僵硬不能动。我给她买了些疏通筋骨的中药用以泡泡手脚,母亲听闻便责怪我乱花钱。这一辈子,她依旧是那个勤劳节省的女人,从未停歇。我让母亲来杭州住住,母亲笑言她住不惯,除非是要她来带带孩子,不然不会来。父亲年少时,用母亲的话形容是“玩世不恭”,在他们无数次争吵中,我听了太多父亲年轻时的负面典型。你好啊,奔跑的光阴却不想活到如今这个年纪,却比年轻时更加勤劳。他一直对我讲,他这辈子就这样了,所以希望我一定要比他强。近年父亲也消瘦很多,再乐观的人也熬不过岁月和时间,况且还有一世操劳。“父母在,不远游”,如今我漂泊在外,立足未稳,一年也回不了故乡几次,见不了父母几面,为人子,心中愧疚不已。血缘是纽带,他连接了上千公里路途和漫长的一生,走到哪里,走多久,都会记起另一头的温度。我时常会梦见家乡的河流和油菜花,只希望时光的车轮慢些转吧。

05

人孩子出生的那一天,电话里听得出她声音有些虚弱。身边的人迎来了集体结婚生子的一年。有天我在发小群里笑言说,这群里平均年龄都已经27岁,想起还有几分恐惧,再过几个年头都到而立之年,仿佛“青春”、“小年轻”甚至“小伙子”这样的词汇就与己无关了。年龄的标签或许只是外在,但身体总会告诉你一些讯号。一年一度的体检倒是没什么大碍,但今年似乎胃不太好。从未胃疼,这一年却因为胃疼去医院挂了急诊。前些天早上在地铁上,突发低血糖几乎晕倒,好在同车的乘客给我让座,还纷纷找出口袋里的糖给我救急。郑小姐一直在旁照看,直到我好转。这样的事情我是只字不会和母亲提起,否则她定会担心到失眠。在这飞快逝去的岁月中,常怀感恩知心,珍惜眼前之人。我想我已经快到了“油腻的中年人”的阶段了,冬天应该配上保温杯,然后放几颗枸杞,不然很可能熬不过南方阴冷的冬季。最后一批90后都成年了,前两批也该老了。

山一重,水一重,走走停停,岁月也不过春秋交替;

这个季节,屋后的林子应该也秃了树干,在五点的夕阳下笔直的树立在天际,风来会有几只惊飞的鸟,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你好啊,奔跑的光阴,请你再慢一点。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总统爹地,别爱我4章

    原标题:总统爹地,别爱我4章小说名:总统爹地,别爱我第四章枪战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忽然钻出来了一群手持枪支的大汉。他们身穿着整齐的深蓝色制服,最引入注目的是,在每个人的左胸部位,都有着一枚黑色枭鹰的黄铜徽章。封权鹰眸一沉,薄薄的双唇抿成了一条锋利的直线。“先生,是’黑枭’组织的人!”那些人训练有素,所有的枪口都远远的瞄准着这边。很明显,他们的目标,就是封权。萧薇薇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凶险的情况,连大气也不敢出,只能被动着随着封权的保镖们移动。“按计划行动。”男人冷冷的命令着,面无表情很是镇定,似乎

  • 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4章

    原标题: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4章小说名称: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第四章:正室风范后知后觉的抬起头,纪小优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自己,这才发现在餐桌上不知什么时候上了一个粉彩万寿大碗,碗里装着清澈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汤。刚才在门口遇到的那个贵妇人正一脸假笑地看着自己,眼神中仿佛带着算计的光芒。周围的人纷纷附和,纪小优看了一眼穆笙,穆笙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坐在上首的老爷子一个眼神制止了。没办法,盛吧,纪小优拿了一个干净的小碗,拿起长勺弯着腰往大碗里一舀才发现原来这是一碗鸡汤,不过汤上面一丝油花都没

  • 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4章

    原标题: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4章小说名称: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第4章她不过是你捡回来的狗而已格调简约的房间内,安雅一袭浴袍式的睡衣,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开来。她端坐着,由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年轻男子给她检查面部细小的创口。“恢复的还算不错,没有感染的迹象,只要你每天保持愉快的心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展凌舒展开眉头,又将一精致小瓶放在了桌上,“这是我新研制出的养颜膏,你记得每天晚上临睡前服用。”“我知道了,谢谢。”安雅抿了抿唇。展凌摘下手套,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药箱后起身,“那我先走了。”

  • 裸贷人生4章

    原标题:裸贷人生4章书名:裸贷人生第4章你还好吗?“不对……”我努力地掐着自己的掌心,让自己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劲。身边的沈少站起身来,似乎说了什么,一群人围着他走了出去。结束了吗?我努力深呼吸着,脑袋晕乎乎的,所有的声音都搅合在一起,根本听不清楚。“念儿,念儿……”似乎是李琴的声音,她的脸在我的眼前似乎变成了好几张,看得我眼花缭乱。不管怎么说,听见了熟人的声音,我终于放松了下来,浑身一软,差点滑倒在地上。“念儿,你还好吧?我带你回去休息。”李琴跟一个男人扶起了我,不断地跟我说着话。我的意识

  • 婚姻保卫战4章

    原标题:婚姻保卫战4章小说名字:婚姻保卫战第4章一个巴掌“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坦诚这件事情!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撒谎的女人,刚才在会议室里我是给你面子,现在——没,有,必,要!”在沈靳城的阴影笼罩之下,即便林言身高一米七,也显得她娇小纤瘦。可她偏就没表现出本该属于她的半点柔弱,只是固执的盯着沈靳城的眼睛,脸庞上尽是恬静。不,也许不是恬静,她只是凝视着这张她爱了数年的男人的脸,忽然发现自己对他了解的少的可怜。她是绝望,对这段婚姻感到绝望!“我承认三年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为了嫁给你动用了卑劣的手段。

  • 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4章

    原标题: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4章小说名称: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第4章公务员?卖笑的戏子?在手术台上说反悔,听起来并不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可是听到她的话,医生却并没生气,反而难得露出了一个笑脸,“既然如此,那你就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前三个月算是危险期,容易小产,切记不要行房事,一般三个月左右就会出现孕期反应,恶心,呕吐,这些都是正常现象,最好定期来医院里检查一下。”来自陌生人的关心,总是让人心生温暖,季如风扯出一丝苍白的笑意,有些无奈,她现在恢复

  • 祸水红颜4章

    原标题:祸水红颜4章小说名字:祸水红颜第4章你还好吗?“不对……”我努力地掐着自己的掌心,让自己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劲。身边的沈少站起身来,似乎说了什么,一群人围着他走了出去。结束了吗?我努力深呼吸着,脑袋晕乎乎的,所有的声音都搅合在一起,根本听不清楚。“念儿,念儿……”似乎是李琴的声音,她的脸在我的眼前似乎变成了好几张,看得我眼花缭乱。不管怎么说,听见了熟人的声音,我终于放松了下来,浑身一软,差点滑倒在地上。“念儿,你还好吧?我带你回去休息。”李琴跟一个男人扶起了我,不断地跟我说着话。我的

  • 如果不曾爱过4章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4章小说书名:如果不曾爱过第四章和陌生的男人睡了“霍大校草,温凉她……”不等乔沐沐将后面的话说完全,霍东铭凉凉的瞥了她一眼,一只胳膊强势的搂着温凉的腰肢。“你先走,我送她回去。”“……”what?众目睽睽之下,霍东铭径直将温凉打横抱起,在一片唏嘘声中,三步并作两步的绕过车身,将她扔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给她系上安全带。然后他才从容的钻入车内,动作熟练的发动引擎,一踩油门。……夜色中,布加迪以15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飞驰,七彩的霓虹灯在眼前闪烁。霍东铭猛踩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用力

  • 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4章

    原标题: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4章小说: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第4章:捉摸不透在擦拭掉了多余的口红之后,陆迟彻将手上那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高跟鞋丢到了许言冉面前的地面上。许言冉自然没打算让他来为自己穿上,因此只好弯下酸痛的药,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那双高跟鞋。可是尽管穿上了足有八公分的高跟鞋,站在陆迟彻的面前,许言冉依旧像是一只奶声奶气的小奶猫,丝毫没有任何的气势。从来没有穿过高跟鞋的许言冉站在原地的时候还可以勉强支撑住,可是想要走路的话,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磕绊。许言冉挎着陆迟彻的胳膊小心翼翼

  • 前夫,再也不见4章

    原标题:前夫,再也不见4章书名:前夫,再也不见第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4同他一同进了里间的包房,看到里面的布置,我有些尴尬,夜总会里的单独隔间,都是共人滚床单用的。他直接走到那张两米的红鸾帐里,坐了下来,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看着我道,“林特助,过来坐。”我一时间拧眉,但想着着他怎么说也是一堂堂集团的总裁,不至于对我一个小特助有什么非分之想。索性,也就坐了过去。他和蔼的笑了笑,看着我道,“林特助今年有几岁了?”我低眸从包里拿出合同,开口道,“二十五了!”“听说你和陆泽笙结婚了?”他突然开口问这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