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你好啊,奔跑的光阴

2018/1/14 0:45:55 来源:文青不归路 []

你好啊,奔跑的光阴

01

雨初晴的深冬,日暮时分惨淡的晚霞透过云层,肃杀和萧条并没有增加几分暖意。你好啊,奔跑的光阴

朔风呼啸而过的高楼脚下,川流的车亮起尾灯,向城市的边缘铺开。

一天24小时飞速的流转,从日出到日暮;

一年365天飞速的流转,从阳春到严冬。

时间没能改变四季的交替,但我总还是能感觉到这奔跑着的光阴,有些不近人情。

02

roger出嫁的那天,我们一行人凌晨天未亮就出发送亲。Roger是我们几个当中第二个结婚的,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不早不晚,大概是最好的时光。我们一行人聚在她家,看着她穿上婚纱,新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然后把她抱进婚车,驶向另一个城市,我们就知道时光在这一年赋予了我们每一个人不同的角色和定义。时隔14年之后,我们中的三个人又拍了一次合照,翻出14年前的第一张两相对比,才更清晰的明了时光刻下的厚重印记。阅读haohaoyun.com送走roger之后,我们剩下的人在酒席上喝了个痛快,如这样一年一次的聚会怕是往后越发艰难。生活铺就了无数条路,我们终有一天要在青春的岔道口分道扬镳,在自己的方向上负重前行。我们中的几个已经为人妻为人母,有的刚刚结束研究生生涯,有的在职场摸爬滚打了几年,有的留在故乡的小城里谋一份营生,惬意的过着,天南地北,重逢难期。“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留下来的总是最真切的。

03

长莺飞的三月,江南本是踏青出游的好季节。但对于我却异常忙碌。我和郑小姐终于领证了,没有经历爱情长跑,没有轰轰烈烈的是非曲折。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平常得不过是匆匆下了个老黄历,看一眼是否适宜出行,随后便就买了车票从杭州赶回湖北,花十几块领证。这一切源于杭州不断上涨的房价,它无形中加快了我们的步伐。但我们一直知道,彼此便是生命中注定的那个人。随之而来的烦恼也是无穷尽的,我们奔波于各个楼盘,从一个地产小白开始,研究着户型图配套设施;奔波于不同的装修公司之间,装模作样地和设计师款款而谈;奔波于银行和政府机构之间,盖了无数个章签了无数个字...…杭州40多度的8月,顶着烈日往返于住处和楼盘。手机里留着一张和郑小姐在毛坯房阳台上的合影,每每翻出来就会对8月的艳阳心生恐惧,我大概没有比这个夏天更黝黑的时候了。我时常会想起这一切,就像一个彩色的梦,它真实又不那么真实,但总算是做完了。2014年,我还是个对大学生活无比留恋的小男生,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你好啊,奔跑的光阴但郑小姐马上便打破了这样的常态。一个人的成熟,大概都是因为“责任”二字。幸福莫过于,你在横刀立马,而有人在等你回家。

04

周一次与家里的通话,这已经是求学以来与家保持的最密切的联系了。父亲年过半百,不几年就到花甲之年。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他们已然落伍,没有微信,也懒得去学。每每电话回去,话题无非三个:工作如何、两口子怎样、注意身体。你好啊,奔跑的光阴偶尔心血来潮和父亲多聊上几句,就听见母亲在一旁说,算了算了,赶紧挂掉吧,别耽误他工作。近些年母亲越发苍老,年轻时太过劳累留下一身的病根子,上了年纪就集体发作。每每冬天早上起来半只手臂都僵硬不能动。我给她买了些疏通筋骨的中药用以泡泡手脚,母亲听闻便责怪我乱花钱。这一辈子,她依旧是那个勤劳节省的女人,从未停歇。我让母亲来杭州住住,母亲笑言她住不惯,除非是要她来带带孩子,不然不会来。父亲年少时,用母亲的话形容是“玩世不恭”,在他们无数次争吵中,我听了太多父亲年轻时的负面典型。你好啊,奔跑的光阴却不想活到如今这个年纪,却比年轻时更加勤劳。他一直对我讲,他这辈子就这样了,所以希望我一定要比他强。近年父亲也消瘦很多,再乐观的人也熬不过岁月和时间,况且还有一世操劳。“父母在,不远游”,如今我漂泊在外,立足未稳,一年也回不了故乡几次,见不了父母几面,为人子,心中愧疚不已。血缘是纽带,他连接了上千公里路途和漫长的一生,走到哪里,走多久,都会记起另一头的温度。我时常会梦见家乡的河流和油菜花,只希望时光的车轮慢些转吧。

05

人孩子出生的那一天,电话里听得出她声音有些虚弱。身边的人迎来了集体结婚生子的一年。有天我在发小群里笑言说,这群里平均年龄都已经27岁,想起还有几分恐惧,再过几个年头都到而立之年,仿佛“青春”、“小年轻”甚至“小伙子”这样的词汇就与己无关了。年龄的标签或许只是外在,但身体总会告诉你一些讯号。一年一度的体检倒是没什么大碍,但今年似乎胃不太好。从未胃疼,这一年却因为胃疼去医院挂了急诊。前些天早上在地铁上,突发低血糖几乎晕倒,好在同车的乘客给我让座,还纷纷找出口袋里的糖给我救急。郑小姐一直在旁照看,直到我好转。这样的事情我是只字不会和母亲提起,否则她定会担心到失眠。在这飞快逝去的岁月中,常怀感恩知心,珍惜眼前之人。我想我已经快到了“油腻的中年人”的阶段了,冬天应该配上保温杯,然后放几颗枸杞,不然很可能熬不过南方阴冷的冬季。最后一批90后都成年了,前两批也该老了。

山一重,水一重,走走停停,岁月也不过春秋交替;

这个季节,屋后的林子应该也秃了树干,在五点的夕阳下笔直的树立在天际,风来会有几只惊飞的鸟,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你好啊,奔跑的光阴,请你再慢一点。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都市修真天师18章

    原标题:都市修真天师18章小说名:都市修真天师第十八章上帝见鬼了“不必了,既然恢复不了的话,就算了吧。”顾晚晴俏脸面无表情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在场众人却都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失望和绝望。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完美的脸庞,原本该是上帝最宠溺的孩子,此刻却因为这一块黑斑毁于一旦。这种事情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无法接受的。白大褂美容师心下遗憾,道:“我尊重你们的选择。”李瑞却皱眉道:“还是配上一些解毒剂吧,至少要试一试。”顾晚晴摆了摆手,她心下此刻不知是什么感觉,有失望,更有绝望。这块黑斑并不是她生下来便有的,

  • 我的调皮小妖精18章

    原标题:我的调皮小妖精18章小说名称:我的调皮小妖精第十八章坑爹的女儿我被陈熙拽着,在街上兜兜转转了几圈,之后我们连饭都没有吃,就赶忙回到了我们的出租屋。毕竟拿着这么多钱呢,万一在路上被哪个孙子抢了怎么办,进了屋后,我就连忙关上门,然后打开那个黑色皮包,看着那一沓又一沓的毛票票,我顿时感觉,我的两眼都冒红星了。妈的,这可是钱啊,这是真钱。我大概估计了一下,确实有三十多万。三十万多万啊,我一个屌丝混混,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啊。我顿时抓住一沓钞票握在手里,感觉自己都快要高兴疯了。虽然三十多万在有钱人眼里

  •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18章

    原标题:于你有情,累我此生18章小说名称:于你有情,累我此生第18章你其实,是喜欢芊芊的对不对?病房里。林芒呆呆的看着那个从芊芊走后,就一直盯着门口方向的男人。表情还是那么冷漠,眼神也依旧那么平静,浑身上下除了那双裹成粽子一样的手,看不出半点落魄的地方。可林芒就是觉得,此时此刻的沈沉渊,很难过。“沈沉渊,你其实……是喜欢芊芊的对不对?”或许,比喜欢更多一点,是爱也说不定。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一点点收回凝聚在门板上的目光。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他们之间看不到未来。现在,也彻底结束了。对于林芒来说,沈

  • 都市罪罚异闻录18章

    原标题:都市罪罚异闻录18章小说名字:都市罪罚异闻录第十七章微博头条“小彤的效率真高,哎呀,终于能上网了。”邵辉得意地躺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自从进了监狱以来,他足足有一年多没有玩过手机了。御凌面无表情地从卧室里出来,已经换上了邵辉给他的黑色风衣和黑色牛仔裤,内里套着一件休闲式的白色衬衫。邵辉看眼前这个若无其事的男人看得出了神,手机竟滑落到了沙发上。实际上他心里却一直在吐槽,果然颜值高的人穿哪个时代的衣服都可以彰显魅力。御凌正抱着先前的绸料布袍和麻布裤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邵辉立马从沙发上跳起来,

  • 天后主播:国民总裁的灰姑娘18章

    原标题:天后主播:国民总裁的灰姑娘18章书名:天后主播:国民总裁的灰姑娘018蒋函的月光曲听到陈老师的一番话,柳薰小队全都傻了,这连专业歌剧演员都不敢碰触的剧目,又怎么会被他们抽中,这简直倒了八辈血霉了。柳薰不敢去看众人的目光,因为她知道,这全都是她的错。“这样吧,这高音C调,就是身为老师我也根本唱不上去,我们就将这剧目的高音部分,全都降下来吧,虽然演绎出来,会没有原剧好看,但也没有其他办法了。”柳薰他们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好接受了老师这个提议。在接下来的练习当中,柳薰的嗓音条件,却让陈老师

  • 雏雀18章

    原标题:雏雀18章小说书名:雏雀第十八章跪下那夫人很满意,还说只要我好好的伺候老爷,她会善待我。我被安排住了下来。当晚,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按在床上翻云覆雨。他自称唐,对我十分的满意,甚至是特意去感谢他的夫人。唐老爷很宠我,很迷恋我的身体,几乎是只要有点空,就会拽着我进房。这一天,蔺炎从夜莺打听到了消息,追了过来,向唐老爷讨要我。我还歪在塌上,衣襟还散着,裸露着大片雪白的肌肤。他冲过来,一把拽开趴在我身上的唐老爷,将外套紧紧的裹在我的身上。我知道,我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上,一定布满了很多暧昧的痕迹,不

  • 帝御青穹18章

    原标题:帝御青穹18章书名:帝御青穹第十八章解释戌时三刻,月挂东南。武安街上仍旧灯火璀璨,溢彩流光。司马流云站在神丹坊的一层大厅之外,望着面覆黑巾,渐渐没入人群之内的葛长风与江若凡二人,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葛兄啊葛兄,尽管你刻意隐瞒,半点口风不露,却不想还是被老夫看出了端倪。那公子分明身怀空间至宝,而整个大陆之上,唯有当今皇主李青云方自擅长空间圣术,此子身份岂非呼之欲出?如此看来,派人跟踪之事已显多余,当务之急,是先将这绝世丹方上呈总坊!哈哈哈,想不到福缘天降,老夫成圣之日不远矣!”想到此

  • 大明奇女子18章

    原标题:大明奇女子18章小说名称:大明奇女子第十八章过年腊月二十九,年前的最后一天,秦家各户忙乎“蒸壮”,“蒸壮”就是为过年蒸馍馍、饺子、糕饼等。以前大家日子不好就整点够祭祀用的就行了,今年各家都有女工挣了几两银子,家家都买了米面蒸上几锅.柳心自然也忙了一上午,弄了五六个花样,给交好的几家送去尝尝,还特意蒸了一锅给秦坤元送去,让他用做过年祭祀祖先。下午,柳心家开始杀年猪,这是前段时间定好,今天下午送来的,一共三头。没用杀猪匠,秦家人自己杀,可没用秦家人动手,克鲁就三下五除二杀好了,众人对这个武功

  • 超灵法师18章

    原标题:超灵法师18章书名:超灵法师第十八章意外的结局“这小子竟然是魔法师!”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都以为左阳是个战士,就连好言也这么认为,左阳一直都是和鸡冠头近身缠斗,还狠狠打了鸡冠头一拳,现在居然构画出了魔法阵,而且还是瞬发,简直让人大跌眼镜。太意外了。“左阳不是没有‘才能’吗,怎么会突然变成魔法师的?”好言有点发蒙。“哥哥不是废物,是魔法师,真是太好了。”小月顿时激动的不得了,这一刻,她在学校承受的万般委屈和非议,统统烟消云散。“魔法阵!”鸡冠头正猛攻向左阳,忽然看到左阳身前亮起了魔法阵,不

  • 强娶豪夺:前夫请走开18章

    原标题:强娶豪夺:前夫请走开18章书名:强娶豪夺:前夫请走开第十八章春光泄露苏孟焱将何硕压倒在床上,何硕看向苏孟焱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惊恐,苏孟焱却满眼的情欲。何硕吞咽了口水,弱弱的开口,说道:“苏孟焱,你先放开我。”何硕的声音都在颤抖,苏孟焱听起来却别有一番味道,苏孟焱俯下身子,在何硕的耳边轻轻的吹口气,何硕浑身一颤。苏孟焱低声说道:“如果我不放呢?”何硕有些急了,挣扎了几下,却让苏孟焱整个人都倾斜下来,何硕有些害怕,只道:“苏孟焱,你走开,要发情找你的张如玉去。”苏孟焱被何硕的话气到,她总是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