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冬季塞罕坝的简约之美

2018/1/14 4:13:55 来源:光明日报 []

《塞罕坝》系列之“人间仙境” 邵大浪摄

《塞罕坝》系列之“寂寥” 邵大浪摄

《塞罕坝》系列之“牧歌”邵大浪摄

《塞罕坝》系列之“对望” 邵大浪摄

《塞罕坝》系列之“晨炊” 邵大浪摄

经过三代护林人的接续努力,塞罕坝又恢复了青山绿水,从荒漠变成了林海。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大多数摄影者去塞罕坝都是在春、夏、秋三个季节,那里水草丰沛、繁花遍野、层林尽染,而很少有人去专注地拍摄白雪覆盖、宛如水墨画一般的冬季塞罕坝。

摄影家邵大浪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几乎每年都会坚持来到塞罕坝,长时间沉浸在寒林雪原中完成创作。塞罕坝年均气温在零下1.4摄氏度,秋季就已是寒气逼人,冬天最冷的时候可达到零下40多摄氏度。在天寒地冻的环境中工作,难度可想而知。在摄影家的镜头中,美丽的塞罕坝冻树挺拔、银装素裹、一尘不染,在大雪之下依然呈现出勃勃生机,为数十年初心不改的护林英雄和他们所创造的塞罕坝精神唱响了一曲英雄赞歌。

——编者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都钟情于山水之间,一座山、一条河、一棵树,在每个艺术家眼中都会有所不同。很多人学习摄影是从风光题材开始,更有的人几十年如一日执着于风光摄影,摄影家邵大浪就是其中一位。冬季塞罕坝的简约之美他自从2007年第一次来到塞罕坝拍摄后,就被深深吸引,以后几乎每年都会去创作。邵大浪在探索黑白摄影技术的同时,将中国传统美学融入作品之中。这组《塞罕坝》明心见性,不仅透露出对于大自然的赞颂与敬畏,更体现了心中“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追求。

黑白的魅力

塞罕坝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距北京大约五六个小时车程,原是清代皇家猎苑木兰围场所在地,后逐渐被破坏、沙漠化。如今,经过三代护林人的努力,塞罕坝又恢复了青山绿水。大多数摄影者去塞罕坝都是在春季、夏季和秋季,那里水草丰沛、繁花遍野、层林尽染。很少有人去专注地拍摄白雪覆盖、皓然一色、宛如水墨画一般的冬季塞罕坝。冬季塞罕坝的简约之美雪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象征着高冷绝俗、远离尘嚣、一尘不染、严酷考验等。庄子在《知北游》中提到:“澡雪而精神。”雪可以净化精神,又是洁净的象征。

这组作品不仅传承了传统美学的审美趣味,还把黑白摄影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前期拍摄和后期暗房工作在精心安排下相得益彰。摄影家在黑白胶片工艺上借鉴了著名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的技术理论来把控影调层次和质感,画面黑白层次分明、疏密有致。虽然作品内容简洁,但质感细腻、线条优雅、影调丰富。雪地、树木、山阴处、天上的白云全都被安排在适合的影调上细腻地呈现出来。冬季塞罕坝的简约之美

凡是看过郎静山、刘半农、简庆福等名家作品的人都能够感受到黑白摄影的独特魅力。把现实中的色彩提炼为灰度,去除了色相干扰,这种单色的艺术形式不在于提供视觉上的震撼,而是倾向于通过丰富细腻的黑白层次,令人产生一种精神上的享受。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反对色彩绚丽;庄子说“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也是提倡不用华丽的表达。在中国传统美学中,朴素、清淡代表着抛弃烦琐和复杂,反映内涵和本质。所以,中国文人画以水墨的黑白两色为主流,很少看到西方油画那样的艳丽色彩。

简约的外观

在《塞罕坝》中看不到奇峰怪石、犬牙交错、山势逼人,但从画面简约的外观下能够感受到传统美学中大道至简的审美倾向。这组作品与传统水墨画有着相似的外观和意境,但摄影家并不是刻意模仿古画,而是同样都受到传统美学的影响。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提到:“经营位置,则画之总要。”中国传统绘画把“经营位置”放在构图的首位,因为画面中的景物位置会直接影响观赏者的审美。邵大浪对于画面的取景布置十分重视,作品中的树木、羊群、草地、山丘都在其反复斟酌下布置得疏密有度、取舍得当、井井有条,让人觉得自然流畅、水到渠成,犹如身临其境、毫无刻意之感。

在构图方面,这组作品净化了空间层次,将自然简化为块面、线条,甚至产生了一些抽象的效果。摄影者使用了中长焦镜头来消减焦点透视的特征,透视空间关系大多趋向于被压缩。北宋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提出山有三远:“自山下而仰山巅,谓之高远;自山前而窥山后,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塞罕坝》这组作品常用其中的平远构图,最显简约。冬季塞罕坝的简约之美

正如作品“牧歌”中,牛群、草地、树林、山峦横向排列,形成了迂回连贯的空间。远处层叠的山峦云雾缥缈、山峰绵延,令人敬畏;山脚下的丘陵让人感到景物相似又富有变化,宁静深邃;近处的草地有悠闲的牛群和放牛人,视野开阔、生机盎然。摄影家把拍摄地点选择在山坡上,所以在照片中近处是俯视,远处的丘陵地区是平视,最远处的山峦则需用仰视的角度来观看。观赏者不受单一视角约束,可逍遥地“游”于画面之中。

空寂的意境

配合简约的空间层次,邵大浪还使用留白、烟云雾气、焦外成像等方法共同实现虚实,营造空远梦幻的气氛。在作品“对望”中,除了远景的树木,其他位置几乎全部留白。这些留白把视觉重心转向树木,其虚实的呼应,有中见无,无中见有,这也正是道家所说的“有无相生”。在王维《雪溪图》和范宽《雪景寒林图》等画作中,都能够发现留白在意境渲染方面的重要作用。

画面的虚实更是传达了空寂的心理感受。摄影家离开喧闹的城市,力图拍摄到自然宁静的本真,通过经营位置、简约构图、虚实相应营造出冬雪之中的寂静气氛。在白雪皑皑、树木稀疏的画面依然随处可见寒冷清浅、苍凉天远中蕴藏着生机。王维在水墨绘画作品中也表现出了相似的人“空”、山“空”、水“空”、天“空”,由此才能达到心“空”的境界。《塞罕坝》中的空寂在视觉上传达了淡雅之美,体现了创作者的审美观念。

相由心生

笔未动,意先行。在《塞罕坝》中,摄影家将胶片摄影技术与中国传统山水美学紧密融合,灵动地展现出其对塞罕坝的“心像”。这些照片不是机械地记录,而是因心造境,由心而生。摄影者用技术手段隐藏、淡化了多余元素,只在中灰影调区域保留需要的部分。在画面中,天地之间冻树挺拔、银装素裹、一尘不染,大雪之下依然生机勃勃,这既是摄影家内心的写照,更是对护林英雄的讴歌。

在西方,从古希腊的庞贝壁画到米开朗琪罗的《创世纪》,视觉艺术一直以写实为主导;而在中国古代,受士大夫阶层的审美情趣和儒释道等思想流派的影响,审美一直重在写意。《塞罕坝》中意境的展现是一种主观的、感性的、利用技法支撑的创造,是一个创新探索的过程。邵大浪避免把过多的人造景观纳入作品,在内容上尽量保持风景的原形,把自己需要的内容与形式从自然中抽离出来,按照内心灵感重构于画面之中。这种创作手法不同于北宋山水绘画流行的“写其真,得其神”,也区别于倪瓒推崇的“逸笔草草,不求形似”。摄影此时依然体现出一部分与生俱来的复制性,但抒发性还是胜过了记录性,作品也有了虚实之间的超现实特征和诗意。

心中有美,眼中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写道:“它(意识)不用想象某种真实的东西,而能够真实地想象某种东西。”这种“真实地想象”就是富有创造性的提炼,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艺术是精神的展现,酝酿于人们的思维之中,艺术家需要把它体现于作品中,实现美的外化。

当今生活节奏日益加速,很多摄影人习惯了不停更换主题和设备,走马观花。相比之下,邵大浪的创作方式显得有些“笨拙”。他愿意把手中的传统胶片相机用到极致,愿意沉浸在寒林雪原中完成长期的创作,在创作中净化心灵、忘却羁绊,呈现出“物我两忘”的境界。创作者拥有不同的精神境界,作品格调自然会有所差别。如果只摄眼中所见,那便是普通“像”片,映出美景佳人、山水风华;如果是摄心中所思,则可是“相”片,映出万物百态、人间真相;如果天人合一,则可拍出“象”片,映天地之道、世间万象。《塞罕坝》启发每一位摄影人的思考:创作优秀的摄影作品,最重要的是一颗虚静纯一的心,以及作品体现出的文化底蕴。

(作者:阚青,单位: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买一送一:霸道总裁深深爱6章

    原标题:买一送一:霸道总裁深深爱6章小说名字:买一送一:霸道总裁深深爱第6章不速之客医院内,苏小米呆呆的靠坐在床上,清澈的瞳孔中满是迷茫的神色。自己真的是苏小米,吴宇刚的妻子?也是报纸上所说的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是,为什么,自己却一点记忆也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而如今的自己究竟又该怎么办?苏小米强迫自己去想一些事情,但是苏小米越想,脑子越痛,最后不得不停止下来。而从柳微微口中得知苏小米地址的吴家母子,也匆匆的赶来了医院,不一会儿,苏小米的病房内就多了俩个不速之客。苏小米神情复杂的看着破门

  • 帝姬策:魅惑江山6章

    原标题:帝姬策:魅惑江山6章小说名:帝姬策:魅惑江山第6章半路遇袭柳苡晴跃入清池之后,一抹黑影紧随而下,拽住柳苡晴的胳膊就要往上拉。“你这是做什么!”见到柳苡晴不顺从反挣扎开来,墨瑾之言语之中无可抑制的带了些许怒意,眉目也是一片凌厉之色。“放开我!”柳苡晴拨开墨瑾之的手,将身子沉入清池之中,口中似命令道。墨瑾之一愣,不知是因为柳苡晴的语气还是因为感受到了柳苡晴身上不寻常的温度。很快,墨瑾之回过神将柳苡晴靠在池边的身子揽了过来,靠在了自己身上。墨瑾之身上的凉意让柳苡晴有瞬间的清醒,可燥热的身子眷恋

  • 头条天后:宫先生你被潜了6章

    原标题:头条天后:宫先生你被潜了6章小说:头条天后:宫先生你被潜了第6章矜持过度只是矫情慕明月微微垂眸,遮掩住自己的惊讶,没有继续的接下这个话茬。方老板既然是把本该隐藏的秘史说出来,肯定不会是简单的倾诉,慕明月的眼皮止不住的跳动了几下。“你们之间既然之前有过纠葛,现在暂时的拖住他应该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方老板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看了看慕明月继续说道。他能够稳住宫律怒火的办法,好像只剩下眼前的这个女人了。“我和他不熟。”慕明月的眼眸清澈,直直的望着方老板,若是可能的话,她甚至半点都不想招惹那个男

  • 丑妃倾城6章

    原标题:丑妃倾城6章小说名字:丑妃倾城第六章鸿门宴顾采微的脚步不由顿住,如果她再前进雕后很可能发动攻击,可是如果现在停下来,更无法取得雕后的信任,淳于逸风交待她的事便无法完成。顾采微微呼口气,又小心翼翼朝雕后靠近,她越走越慢,口中轻吹温婉的口哨,表达她的善意,惟有这样才可降低它的警惕。眼见着雕后扑闪着翅膀,似立了起来,不知要做什么,顾采微有些忐忑的缓缓伸出了手,忽然雕后琥珀色的眸一眯,张开了它的血喷大口,朝顾采微袭来。淳于月白在隔壁看着,倒吸了口气。“要不要去救她。”他道。淳于逸风和赫连容紧看着

  • 久爱封喉,步步诱妻入怀6章

    原标题:久爱封喉,步步诱妻入怀6章小说:久爱封喉,步步诱妻入怀第六章装什么装这样温存的语气犹如低音炮,轻柔的通过空气传到耳朵里,纪思瑜手上不由得一抖,从锅里捞起来的菜也被抖了下去。还好周边的人都各忙各的,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异状。她有些郁闷,直接把漏勺伸进锅底一翻一搅,舀了一大勺林林总总的蔬菜肉类,不由分说的塞进了他的碗里。睨了他一眼,有几分气势凌人的味道,“为了我?那你光来有什么用,得吃啊!”那一勺菜都沉在锅底,吸足了辣油,她光是看一眼都觉得辣。纪思瑜将勺子放回原位,喝了口豆奶,有点幸灾乐祸的

  • 一见慕少心欢喜6章

    原标题:一见慕少心欢喜6章书名:一见慕少心欢喜第6章我可不是要逃走慕之爵不屑的转过头,双手附在身后一边说一边往房门走去:“这两天好好跟着老师学。”话音一落,他的身子也消失在门口。周音音不以为然的切了一声,转头就要往床上瘫倒,可没料到下一秒就被那所谓的“老师”一手拽住了胳膊,力道大的不禁让她连连喊疼!“周小姐,还麻烦你记住慕先生所交代的话。”她笑意盈盈的看向周音音,虽然面色看着亲和,可是周音音却大大将她想错了!她简直比慕之爵有过之而不及!才半天下来,周音音浑身上下似乎像是被汽车辗压过一半,疼的发紧

  • 爱你是一场神魂颠倒6章

    原标题:爱你是一场神魂颠倒6章小说名字:爱你是一场神魂颠倒第6章你这是在侮辱我两个小时以后,牧秋绒和简添霖刚分别,牧秋绒就接到翟母的电话,“秋绒,你在哪里?”“在外面逛街。”牧秋绒撒谎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她没说自己来见简添霖,其实没什么不能说的,但是她怕自己这个婆婆想多。“嗯,你回家一趟,我打电话去了你们住的别墅,让家里的大厨煲了汤。你拿到公司,给遇轩送去。”“什么?”牧秋绒怔楞了一下,惊诧出声。“我让你去给遇轩送汤,昨天慈善宴会的事情我已经听人说了,你也是太冲动了一点。以后不可以这样了

  • 总裁的狐狸娇妻6章

    原标题:总裁的狐狸娇妻6章小说:总裁的狐狸娇妻第六章他喜欢男人!用咳嗽声表现他的存在感,男医生心想:你们小夫妻要秀恩爱,为什么要当着我一个外人的面秀啊!苏小媚好似这才看到这个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指着满头黑线的医生问道:“昊天,他是谁?”冷昊天将自己的胳膊从苏小媚的手里挣脱出来,看了眼有些尴尬的医生,他站起身走到医生身边,凑近他的耳朵问道:“医生,你确定已经做了很全面的检查,确定这个女人一切都正常?”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她的精神有问题,我不是她老公,真的!”苏小媚的眼里闪过一丝的黯然,隔了千年

  • 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6章

    原标题: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6章小说名称: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第六章被发现她不知道,自己心中已经种下了一个爱的树苗,正在无声的生长。“乖,听话,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沈星河留下这句话,从狭小的洞里爬出去。蒋晓帆一直早房间的隔层里带着,因为四周没有窗户,只有能容下单人床的空间。还好有一个白炽灯亮着,这才不至于让她恐怖。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在这里对蒋晓帆来说就是度日如年。忽然,层板上响起喧哗声。蒋晓帆听见有人在凶神恶煞的问:“那个小婊子在哪里?”“快!把人交出来!”蒋晓帆听见声音,抱着膝盖瑟

  • 囚爱成瘾:老婆再爱我一次6章

    原标题:囚爱成瘾:老婆再爱我一次6章小说名:囚爱成瘾:老婆再爱我一次第六章你不想委屈她,那我呢!男人耸了耸肩,没有说话,似乎并不相信顾蓓蓓的话。顾蓓蓓推开身前的男人,她一进去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夏子茜。夏子茜身上披着男人的西装,安静的样子让人看上去很是舒服。可是只有顾蓓蓓知道,这个女人温柔的外表下到底藏着怎样恶毒的心思,那些能够让她万劫不复的小手段。可是说实话,她现在并不是那么恨夏子茜,即使这个女人假装受伤嫁祸给她,她也不恨。归根到底还是她自己下贱,非要扒着一个不爱的男人,不然夏子茜就算再怎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