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总裁独宠契约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8/1/16 3:06:06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独宠契约妻

第1章 送上门

  暮光酒店,有人悄悄用房卡刷开了总统套房的房门,里头光线有些昏暗,只听见浴室里传来潺潺水流的声音,看来还有时间准备,郁宁稍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将身上的大衣脱了下去,露出里面有些单薄的蕾丝睡裙。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郁宁正纠结着要不要将吊带拉下来一边,就突然瞥见了无声站在不远处盯着她的沈泽昊,她吓了一跳,但还是兀自淡定的打招呼,“嗨,泽昊。”

  “没经过允许,谁让你进来的?”

  “我想给你个惊喜。”郁宁站了起来,拨开乌黑的长发,露出里面性感的蕾丝吊带睡裙,“怎么样?我是不是比想象中有料一点?”

  “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在我没发火之前,劝你识相点。”沈泽昊自顾自的走向一边,开始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似乎把郁宁当做不存在的人,水珠从发梢滴落,从健硕的胸膛蜿蜒而下,让人想入非非。

  郁宁终究还是个小姑娘,从来没有和男人这么正面接触过,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视线移开了。

  挣扎了片刻之后,郁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后面偷偷的抱住了他,“长夜漫漫,你一个人肯定很无聊,不如让我来陪陪你吧。”

  沈泽昊眉间一蹙,不悦的掰开了郁宁的手,“作为一个女人,你难道连最起码的底线都没有么?”

  “我们都已经订婚了,这样的接触不是很正常么?”郁宁觉得冷,周身微微发抖,但还是不服输的与他对峙,结了婚之后,早晚都要到那一步的,她宁愿是在有所准备的时候,将最宝贵的东西奉献出去。好好孕

  “订婚了又怎样?郁宁,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攀上沈家了吧?”沈泽昊讥笑了一声,英俊的脸上浮现出倨傲的神情,“我告诉你,我们之所以能够订婚,不过是要哄哄爷爷高兴罢了,没想到你居然认真了。”

  郁宁从未被这样羞辱,她红了眼,但却不是哭着走开,而是伸出手勾住沈泽昊的脖颈,踮起脚尖吻了上去,她不知技巧,只有唇瓣和唇瓣单纯的碰撞。

  沈泽昊一僵,抬手将她拽了下来,可郁宁仍旧不怕死的凑了上去,“你如果今天晚上敢推开我,我就去和沈爷爷说,让他取消这门婚事!”

  沈老爷子年事已高,近年来被疾病缠身,状态不乐观,但奇怪的是,每每郁宁来了,总是能够被她逗笑,就连病情都好转许多。郁宁之所以能够有恃无恐,就是因为她有这座大靠山,就连沈泽昊都奈何不了她。

  沈泽昊怒气沉沉的瞪着她,仿佛要将郁宁撕咬开来才肯罢休,“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厚脸皮的女人。”

  “那你现在见到了。”

  沈泽昊突然不屑的一笑,“肉都已经送上门了,我要是不吃,可就真不是男人了。好好孕

  语气的变化,让郁宁微微一愣,可是还没有等她想明白,她就已经被摁倒了,哗啦一声,她听见布料被撕碎的声音。

  郁宁整个人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可沈泽昊的眼神却还是那么的冷若冰霜,打量着她就好像是在打量一件货物。

  甚至连热身都没有,就直接进来了。

  郁宁咬住下唇,忍住快要溢出喉咙的叫声,之前听别人说起来,都是在描述这档子事儿多么多么的美好,为什么她就不觉得呢……

  在来之前,郁宁甚至还去翻找了一些资料学习,但事到临头还是慌不择路,她浑身紧绷。

  痛,实在太痛了……她紧闭着眼睛,只希望能够早点结束。

  “你竟然……”沈泽昊微微诧异,“是第一次?”

  “不然你以为呢……”郁宁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她看上去就像是那么随便的人嘛?“那个,泽昊……你能不能快一点结束?”

  “抱歉。”沈泽昊微微蹙眉,之后便抽身起来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郁宁等了半天都没有别的动作,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沈泽昊已经在穿衣服了,她目瞪口呆,“我去,刚才那样就已经结束了?这应该不科学吧?沈泽昊,我觉得,我觉得你可能得去医院瞧一瞧……不过你放心好了,虽然被我知道了,但我是不会乱说出去,也不会嫌弃你的……”

  话音刚落,沈泽昊便已经撕下一张支票丢了过来。

  上面的0太多,郁宁没数明白,她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他,“你这样是什么意思?干嘛突然给我钱?”

  “你费尽心思,想要的不就是钱么?”沈泽昊讥讽的开口。

  郁宁瞠目结舌,所以睡完就给钱,他是把她给当成女支了么?

  “爷爷已经时日无多,只要你能让他开心几天,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沈泽昊薄唇轻启,“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金钱交易,你不要妄想从我的身上得到其他的东西。”

  那笔钱,郁宁打几辈子的工都赚不到。

  就算是已经订婚了,郁宁还是能够感觉到两个人之间鸿沟般的差别,那天晚上,沈泽昊给予她一个冷漠的背影,而郁宁拿着那张支票翻看了许久。

  迷迷糊糊的,就这样在沈泽昊的房间里睡到了第二天早晨,她起床时才发现那条吊带睡裙已经在沈泽昊的手下变成了碎布条,现在她没有衣服可以穿出去见人了!

  这个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第2章 答应我一个条件

  哪怕这种手段,会被沈泽昊嫌弃或者厌恶,郁宁也都不在乎了。【总裁独宠契约妻】小说在线阅读

  她闭上眼睛的时候,仍旧可以感受到刚才沈泽昊望过来的那冰冷的视线,他恐怕很后悔和她达成协议了吧……呵,在沈泽昊眼里,郁宁恐怕就是为了钱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下贱女人,和其他恭迎追捧着他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是啊,她已经是了。郁宁咬着下嘴唇,知道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时光了。

  郁宁没了办法,只好将浴巾裹在身上,穿上大衣盖得严严实实,万分狼狈的回了家。

  好巧不巧,才刚进门就遇见了郁家跟她最不对头的克星,同父异母的妹妹郁芳。

  “你一整晚没回来,去哪儿了?”郁芳往常的时候,见到她都是高傲的昂着头擦肩而过,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主动搭话了。她踩着跟天高,虽然和郁宁的身高还有些具体,但可以看出来郁芳很想要在气势上将郁宁压倒。【总裁独宠契约妻】小说在线阅读

  “我去什么地方,需要和你汇报么?”郁宁懒洋洋的扫了她一眼。

  “呵,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就你这副德行,还能做出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事情来?”

  “学校的人都传遍了,你就别装了。幸好别人不知道我是你妹妹,不然我的脸也丢光了!”

  这事儿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不过郁宁顾不上仔细想了,她衣服还没换下,若是被人知道她穿着浴巾出街,那才是真正没脸见人了。等她调整好状态,再来看看是谁暗地里抹黑她。

  “还有,我有事情通知你。”郁芳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初秋的天气虽然变凉了,可仍旧挡不住她爱美的心,镂空露背的淡粉色小礼服,黑长直的头发,让她看上去就好像是个漂亮的洋娃娃。

  “什么事情?”

  “我今天会让佣人把你的东西收拾好,你搬到阁楼那边去住。”郁芳冷哼了一声,丝毫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阁楼?那边不过是个堆放旧物的房间而已,我什么要搬过去?”郁宁眼神淡漠的扫了她一眼。

  “我那边的房子漏水,还要再装修一段时间。选来选去,咱家里只剩下你房间的采光最好了。”郁芳理所当然的说道。

  “客房那么多间,你爱住哪儿住哪儿,但你没有资格让我从自己房间搬出去。”郁宁简直无奈,从小到大,这个妹妹就好像跟她有仇一样,不管是什么东西,从衣服到鞋子再到学习成绩,样样都要攀比,样样都要比郁宁好才如意。

  “我已经和爸爸说过了,反正你过几天就要嫁出去了,去阁楼将就一下也没什么。这次你不搬也得搬。”郁芳见到郁宁吃瘪的样子,显得很开心。虽然她没有办法和优秀儒雅的顾文城在一起了,但她照样能够让郁宁在出嫁前的日子不好过,这可是她生活中仅剩的精彩了。

  郁宁清澈的眼眸中竟是寒冷的霜意,这一扫便让郁芳给愣住了。

  紧接着,她往前逼近了一步,语气凌厉,“只要我还在,那儿就永远是我的房间。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碰我的东西一下,我跟你没完!”

  郁芳往后踉跄了几步,等稳住心神的时候,发现郁宁已经走远了。

  佣人有些犹豫的走上前来问道,“郁芳小姐,那我们是动还是不动啊?”

  “我爸都同意了,她还有什么可以叫嚣的?”郁芳愤愤的剁了几下脚,“搬!等她一出门,就把她的东西都给我搬到阁楼去!”

  郁芳也就只能够耍这么点小心机了,雕虫小技,郁宁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谁知道才刚歇下没多久,就接到了郁国强的电话。

  “爸,你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我身在外地,但你也不能太肆无忌惮,一个已经订婚的姑娘家,彻夜未归,成什么样子?”

  郁芳还真是不客气,转身就把这件事情给戳到父亲那儿去了,难道是指望郁国强能来教训她?以前或许是这样,可现在郁宁的身份可不一般了。郁宁将头发绕在指间打着圈,懒懒的回道,“我昨晚和泽昊在一起。”

  同样是郁家的女儿,可这些年郁宁在郁家的日子却并不好过,她就好像是多余的那一个,母亲早逝,父亲没多久便另娶。郁芳在家里就是个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她备受重视,也许还是将来郁氏集团的继承人。

  而郁宁从来都是被忽略掉的,直到她突然和有钱多金的沈家少爷订了婚,郁国强才想起来有这么个的女儿。

  郁国强要教训的话被堵住了,“没结婚之前,你还是得矜持些,沈家不是一般的世家,不要早早就被人看轻了。郁宁啊,以后郁家可就要靠你了……”

  “爸你可别说笑了,我在沈家又没什么分量,就算嫁了过去,公司资源也不是我管,帮不了家里什么。”

  “你只要和沈泽昊多处好关系,日后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难道他还能坐视不管么?”郁国强禁不住笑,大概是沉浸在自己美好的想象中。

  从前对她不闻不问的,现在却嘘寒问暖,不过是因为郁宁有了可以利用的价值,郁宁心里很清楚,她默了片刻,才缓缓的说道,“对了爸,郁芳看中了我的房间,想要让我搬去阁楼,换做往常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过两天泽昊要过来,被他知道了,还以为你们欺负我呢,所以……”

  郁国强接过了话,“郁芳那小丫头太胡闹了,明天我就让她自己搬到阁楼去!”

  郁宁故作吃惊,“这样不好罢,阁楼那边环境差,可郁芳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苦,会不习惯的。”

  “这有什么?也该让她长长记性了!”

  挂断电话之后,郁宁想象了一下郁芳得知这一消息时的表情,登时觉得生活很美好。

  不过在想到沈泽昊那副万年不变的冰块脸时,郁宁又头疼的抱着了脑袋。

  正百无聊赖的时候,郁宁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内容十分简单直接,“出门,我在巷口等你。”

  他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非常的容易辨别,郁宁呆了呆,还没开口说话,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

  她应该没有幻听吧?

  沈泽昊居然会主动来联系她?

  郁宁掐了自己一把,疼到她龇牙咧嘴,她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去买张彩票,肯定能够中头等奖。

  她怕沈泽昊等太久,所以连妆都没化,素面朝天,穿着一套休闲的运动服就奔了出去,最后气喘吁吁的靠在轿车前。

  沈泽昊车窗半降,淡淡的打量了她一眼。

  “我……我我……没让你等太久吧?你相信我,这已经是我最快的速度了!”郁宁很怕沈泽昊会等得不耐烦,径直走了,没想到真的在。

  “你先上车吧。”

  郁宁拉了拉后座的车门,尴尬的拉不动,果然还是熟悉的冷漠,熟悉的沈泽昊啊。

  她摸了摸鼻子,丝毫不气馁的往副驾驶座坐了下去,一边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掌,“泽昊,你大晚上的叫我出来,是要和我约会吗?”

  他深邃的眼神在黑暗中变得难以捉摸,语气仍旧冰冷,“不是。”

  “不管怎么样,你能主动约我出来,我还是很开心的。”郁宁笑得一脸娇羞。

  车子又开了一段路,郁宁想要搭话,可沈泽昊已经闭上了眼睛,胳膊撑着下巴在休息,郁宁闭上了嘴巴,从前面巴巴的望着他,感叹道,“我男人长得真好看,就连闭着眼睛都这么帅气。”

  又过了一会儿,车子终于停了,郁宁往外一看,擦,民政局门口!

第3章 领证

  “沈少爷,到了。”司机提醒道。

  沈泽昊不理她,径直下了车,郁宁就像个小跟班一样追了上去。

  “沈泽昊,大半夜的工作人员都下班了吧,所以你带我来这里是做什么啊?”郁宁沮丧的发现现在不是上班时间。

  “领证。”

  沈泽昊又不是普通人,当然会有特殊的通道,郁宁恍然大悟之后便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可是临到门口她却不动了。

  “不行不行,泽昊,我们改天再来领证好不好?我刚才出门太急,妆也没化,衣服也没换,这样就去拍照也太难看了。”郁宁的脸难过得皱成了一团。

  沈泽昊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给拽了进去,“你放心,没人在乎你丑不丑。”

  因为不用排队,办理手续的速度很快,没多长的时间,崭新的红本本就到了两人的手中。郁宁看着上面两个人的合影,笑得十分灿烂,可惜还没有看够,就被沈泽昊给夺了过去。

  “我们之间唯一有关联的利益关系,而不是这本结婚证。”

  郁宁来不及委屈,就被拉到了沈家,然后她才发现沈泽昊大晚上这么着急领证都是有原因的,沈老爷子方才病犯,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领证,恐怕也只是为了让沈爷爷高兴吧。

  郁宁吸了一口气,把负面的情绪收起来,正准备进去看看沈爷爷的情况,沈泽昊却拉住了她的手腕,“在爷爷的面前,不要乱说话,事后我会补偿你的。”

  真是的,这位大少爷难不成真的以为有钱就是万能的?郁宁闷闷不乐的甩开他的手,“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说什么补偿。”

  沈泽昊欲言又止,随后跟在她身后走了进来。

  “小宁,你们一起来啦。”沈爷爷躺在床榻上,笑容和蔼,却有些憔悴。

  “沈爷爷,你还难受吗?”

  “老毛病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我。生老病死,该来的总是会来。”沈爷爷欣慰的笑了笑,“阿昊,现在看到你和小宁相处得很好,我很高兴。她是一个好孩子,我想来想去,只有你配得上她了,既然已经订了婚,以后要好好待她,不要辜负人家。”

  “我们的事情,爷爷你放心。”沈泽昊一步上前,手掌微微拢住郁宁的肩膀。

  和在郁宁面前完全不同,沈泽昊变得稳重温和。

  郁宁才刚要倒杯水,沈泽昊就伸出纤纤长指将水壶接过了去,“水太烫,我来。”

  他演起戏来,半点不比她差。郁宁差一点就要信以为真了。

  沈爷爷得知两个人已经领证,替他们开心,精神一下子好了不少,又说了许多话,才沉沉的睡着了。

  郁家大宅,树影婆娑,岁月安宁。

  林淑兰正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正值中年的她保养极好,皮肤光滑,举止大方优雅。郁广涛公务繁忙,显少管理内院的杂事,她也自然而然成了郁家唯一的女主人。

  休息得正好,一个佣人急急忙忙的到她跟前说道,“夫人,郁芳小姐在闹脾气,谁都拦不住了。”

  “她还是不肯下来吃饭么?”

  “是的,中午端进去的饭菜,郁芳小姐半点没动过。”

  “养你们一群废物!她不吃东西,你们就由着她胡来!”林淑兰按住心口的怒火,让佣人下去重新准备点心,而后自己起身往二楼郁芳的房间走去。

  叩叩叩——

  清脆的敲门声才刚落下,就听见里面郁芳尖锐的吼声,间接夹杂着几声呜咽,“我不吃饭!不要来烦我!给我滚!!滚远点!”

  “芳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听话了。”林淑兰点头示意让佣人们拿钥匙开门,房间里几乎能摔的东西都摔了,就连窗帘都被半拽了下来,“到底是怎么了?是谁欺负你?”

  郁芳见是自己母亲,撅着嘴哼了声,倒也收敛了一些。

  “身体是你自己的,气坏了可就得不偿失了。”林淑兰挥了挥手,让其他人关上门出去,留下自己和女儿说说体己话。“好好的人,折腾成这样,也不怕别人看见了传笑话出去。”

  “妈妈,你是不是又要拿郁宁出来跟我比较?”郁芳涨红了脸,最后终于忍不住质问道,“我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我才是你的亲女儿,可你和爸爸为什么总是偏向郁宁!”

  “你吃的穿的用的,哪里不比郁宁好?看又在说什么气话了。”

  “以前确实是这样,可自从郁宁和沈家那位少爷订婚之后,你和爸爸就完全变了一副嘴脸,不管什么事情都让我让着郁宁!怎么可能!她算老几?我才是郁家真正的千金!”

  “谁亲谁疏,我可比你这小丫头明白多了。”林淑兰走过去握着她的手。

  “我就是觉得你们不想要我了!这段时间还总是给我相亲,想把我嫁出去!凭什么郁宁能够嫁到沈家?”

  以她对女儿的了解,话出必有因,林淑兰缓缓说道,“你开口闭口总是拿郁宁出来说,是又动什么心思了?”

  “她都是用下贱手段去勾引到人家的!我不揭穿她,她还真端起样子当太太了?”

  林淑兰额头隐隐作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胡话么?让你爸知道,非骂你不可。”

  “妈妈,你是不知道,爸爸刚才打电话吼我,让我搬到阁楼去住。以前爸爸都舍不得说我半句的,我看多半都是因为郁宁在爸爸面前吹鼓什么妖风了。”郁芳说话带着哭腔,就连眼眶都水汪汪的。

  “我竟不知道,那个小蹄子竟然这么装腔作势,以前看轻她了。郁宁以为自己嫁到沈家就有快活日子了么?我看没那么容易!想当少夫人,还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份量!”林淑兰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郁芳抽抽噎噎的。

  林淑兰拍了拍她的后背,“你放心,妈妈不会让你平白受委屈!”

总裁独宠契约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独宠契约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新聊斋——之十《张朱》

    张朱,自幼聪慧,有过目不忘之能,院试之后,无心功名,且家资富有,自然逍遥自在。某年春月,张家另起新宅,请得工匠破土动工。一日,挖出一精美石匣,引得众人围观,匣体有字“张朱来石匣开”,众人惊诧,翻转石匣,亦有字“石匣开张朱来”,众哗然,告之张朱。张朱到得新宅,“我来也”,但见石匣霞光万道,自动弹开,匣内别无它物,一书静卧其中,“千载镇”题于其表。张朱不敢怠慢,深施一礼,方请书在手,内却空无一字,张朱将书置于匣内,请回老宅。晚,张朱复请奇书,烛下细观,霞光一闪,字迹清晰可见,乃降妖除魔之法疑难杂症之

  • 阿房宫、大明宫、故宫都亮了 紫禁文化为何成为中华民族文明标志

    皇宫,是帝王的居住所在。自古以来,中国的皇帝以国为家,富有四海,但他们的主要生活空间却似高墙筑起的皇宫。皇宫,在历代帝王的生活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象征着帝王的神圣、威严和神魔莫测。也是皇宫,将那些被赋予了神格的帝王与普通人分割开来,它们雄壮、华丽、庄严肃穆,代表着统治者的意志、民族文化心态和中国哲学的神秘力量。作为帝王生活的主要场所,更是帝王活动的产物,历代帝王都会将营建皇宫作为其丰功伟绩中的其中一项,尤其是开国君主,在他卸下一身戎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营建属于自己的宫室。随着不断地改朝换代,

  • 泡桐叶子上黏糊糊的东西从哪来?

    我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都种有一种叫泡桐的行道树,该种树木高大挺拔,生长速度很快,花期到时满树淡紫色的花朵,很有观赏价值。新生的小泡桐树尽管高度不足,但是叶片却极大,有的可以达到40多厘米长,像一把撑开的绿色大伞。用手轻摸一下叶片表面,有一种黏黏糊糊的感觉,是叶片在分泌液体么?如果是的话,又是哪个部位在分泌呢?幸好还有显微镜这个工具,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疑问。在显微镜下我们可以看到,泡桐的表面布满了针一样的毛状物,这些毛状物的顶端明显膨大,有液体分布,形成一个“亮晶晶”的圆球。类似这种可以分泌物质的

  • 为什么有的人没见他工作,游手好闲却能该打麻将打麻将,买车买房都无压力?

    能游手好闲的人:一般是父母留下的财产多,本身无需多上进。重男轻女的家庭,男孩子不用干活、做生意的人,看起来游手好闲的、偷鸡摸狗的人。01一般是父母留下的财产多,本身无需多上进。中国是以孩子为生活目标的国家。在父母的观念中,打拼下来的所有一切财产都是孩子的。而孩子在父母那句,我都是为了你才赚钱,将来我死了,所有财产都是你的这样观念教育下,孩子很早就知道,自己不用多努力就可以有房子、车子。中国不像国外,很多人有了孩子,所有的奋斗都是为了孩子,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传统。我有个朋友,他父母就有一块地,刚

  • “文明鳌峰 一起悦读” ——世界读书日阅读推广活动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今天你读书了吗?为进一步贯彻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要求,不断提升市民文化素质和城市文明程度,展示文明福州良好形象。鳌峰街道团工委、鳌峰街道文化站、鳌八分校、台三小于2018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在台江区万达广场开展文明鳌峰一起悦读世界读书日宣传活动,通过活动进行阅读推广,引导居民群众多读书读好书,积极倡导和培育社会文明风尚。为读书日活动的顺利开展,街道组织委员王文辉、宣传委员何中元对活动开展做具体部署安排。志愿者为参与居民赠上书签、便签、笔记本、图书等纪念品。小小志愿者与老人一

  • 四通搬家说:中学给年级前20每人奖5斤猪肉,引导学生感恩父母

    中学给年级前二十名每人奖5斤猪肉,称为引导学生感恩父母贴着“分享成功”字样的猪肉,作为考试排名年级前20名学生的奖励。不少网友表示,这份奖励很实在。4月21日,重庆市万州南京中学(原龙宝中学)在一次高三“二诊”模考后,奖励年级前20名学生,每人五斤猪肉。4月24日,澎湃新闻从重庆市万州南京中学相关工作人员得知,学校奖励猪肉给学生,是让学生拿回家跟父母分享,一块做饭,感恩父母。本文图片均来自三峡都市报社微信公众号“三峡讯”澎湃新闻获取的图片显示,20份猪肉摆放在地上,每一份猪肉上都贴这着红色的纸条

  • 青段

    陶者谓之青灰泥,古云天青色,陶之色调呈蓝、绿与灰之复合色,以烧成色命名之,又称藏青灰泥,易与墨绿泥混淆,为明末清初广为流传之泥料,近年来开采量少,故成品甚稀;呈深紫灰色调,因满布颗粒,触感特殊,玩家喜呼鲨鱼皮,是甚为难觅之珍贵稀有泥料之一。原矿收集不易,色泽特殊,故与器物形体线条之搭配,易产生不同效果,设计制作较为费心。色调傲然不群,气质高雅,稳重不浮夸。【窑温】约1200°。【收缩比】约13%。【矿产地】江苏宜兴丁山黄龙山。【泥性】泥性疏松不结,含铁量高,张力足,不易变型、塌陷,惟黏性不足。【

  •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丨北宋第一驸马:王诜行草书自书诗卷

    《行草书自书诗卷》,北宋,王诜,纸本墨笔,手卷,纵31.3厘米,横271.9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行草书自书诗卷》共分三段,首段记述了作者王诜在去清颍途中受阻,与韩维、范镇泛舟于西湖啸咏之事;中段与末段分别为三公在颍昌湖上诗作及王诜和蝶恋花词一阙。据《宋史》记载,韩维在宋哲宗刚登基时上表推荐范镇,因为范在宋神宗时于建储有功,于是拜范为端明殿学士兼侍读,即文中所称“比闻朝廷就除端明殿学士以宠之”。由此可知,该帖应书于1086年。“余前年恩移清颍”中的“前年”是指1084年。其时韩、范二人亦居于许

  • 古人晚上的娱乐生活有哪些?

    夜读、宴饮、逛青楼,那是读书人的事,至少也是家里有点钱才行,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普通的下层老百姓干什么呢?肯定不能只睡觉呀。1.孩子们的夜生活叶绍翁《夜书所见》: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夜晚看到一盏小灯,一定是小孩在找促织。这是儿童晚上的娱乐活动。其实除了找蟋蟀,还可以摸知了,摸鱼儿,摸虾,摸黄鳝。30年前,中国很多很多的地方都没有电,至少是经常停电。问问70/80后的人,童年夜晚无聊吗?可能比现在更丰富呢?2.妇女们的夜生活李白的《子夜吴歌·秋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趁夜晚月亮正明

  • 智慧城市,金融机构也可以大有作为

    4月23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新型智慧城市论坛”在福州举办。中国平安集团总经理任汇川做《专业,让生活更简单,让城市更美好》主题演讲,介绍了中国平安在新型智慧城市领域的发展理念和探索实践。以下转发的是中国网(China.com.cn)4月24日刊登的题为《智慧城市,金融机构也可以大有作为》全文,作者唐娟。4月23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新型智慧城市论坛”在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中国平安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