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9 15:28: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
001病发,命悬一线

中秋夜,皓月当空。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楚京城内,家家把酒言欢,处处充斥着欢声笑语。

惟独镇南王府却冷冷清清,显得与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忽然,一个青衣小丫环,从大门口一路狂奔而来,越过重重庭院,一头扎进了最西边一个精致的院子里。

房间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手脚被粗重的铁链锁着,牢牢拴在了床角的四根柱子上。

“樱桃,大哥呢?回来了吗?”听到门响,床上的少女,转过头,希冀的问道。

“还……没有。”小丫环不敢看少女的眼睛,嚅嚅的回答道。好好孕

听到丫环的回答,少女仿若一下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像个布偶一样,双眼无神,呆呆的望着屋顶发呆。

“郡主莫担心,前天不是刚收到世子爷的信,说无论如何,今晚都会赶回来的嘛,”

一个四十多岁的婆子,半脆在床边,用红肿的双眼朝着小丫环使了个眼色,讪笑着轻声解释道。

“对对对,世子爷这么疼爱郡主您,想来这会,肯定正在赶回府的路上呢。”小丫环接收到信号,连声附和道。

没错,这名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今镇南王唯一的郡主——夏侯惗瑶。

可是此时,在夏侯惗瑶身上,却丝毫看不出,作为一名郡主,应有的尊贵。

只见她浑身上下,只着一身雪白的中衣,衣服又胖又大,上面还点缀着斑斑血迹,红白相映,看着甚是刺眼。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从一截截隐隐约约露在外面的手臂、脚踝,不难看出,她的四肢上,都有着很深的勒痕,又青又紫,看着竟有几分可怜。

再往上看,一张小脸也毫无血色,苍白的吓人。

发丝更是凌乱不堪,并且大部分头发都已被汗水浸湿,有几缕,粘答答的贴在她苍白的脸颊上,趁得整个人毫无生机。

忽然,夏侯惗瑶像被电击了般,浑身颤抖,挣扎着惨叫起来,“薛妈妈,我头又开始痛了,好像有人在拿斧子凿一样……啊!”

“郡主,奴婢求求您,您再坚持一小会,说不定葛神医很快就被王爷带回来了呢。只要葛神医一到,您的头自然就好了。”

见此情景,薛妈妈知道,小郡主可能又要迎来一波铺天盖地的疼痛了,她偷偷抹了把眼睛,哽咽着安慰道。

“薛妈妈,您就不要哄我了,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我怕是熬不过今晚了。阅读haohaoyun.com”夏侯惗瑶双目空洞,绝望的说道。

“郡主,咱有病治病,可不能胡思乱想……”看小郡主又起了死的心思,薛妈妈连忙开口劝解道。

可是,她刚开口,夏侯惗瑶的挣扎就变得越来越厉害,

“啊,痛…真的好痛,我受不住了,薛妈妈,我不管,我现在就要见大哥,这都打的什么仗啊,走了快两个多月了,我现在都要死了,他竟然还没有回来…”

慢慢的,夏侯惗瑶面孔变得越来越狰狞,额头青筋高高暴起,双眼也越来越红,甚至连眼白处都充斥着诡异的红色,她使劲挣扎着,连床边的四根柱子,都跟着咯吱咯吱的不停作响,。

很快,她手腕、脚腕处的皮肤就被磨破了,鲜血顺着红涯涯的伤口,一滴滴沁了出来,慢慢的给铁链也渡上了一层红色。

“樱……樱桃,求…求…你,杀…了…我,好不好?我熬…不…住了…”

“不,郡主,奴婢不要,郡主,您想想王爷,想想世子,如果您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今后可怎么过…”樱桃哭着拒绝道。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就在房间里乱成一锅粥的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了尖锐的通传声。

“瑶儿呢?朕怎么听说病发的更厉害了?”

夏侯念瑶忍着剧痛,循声望去,就见伴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一对二十多岁,身穿黄袍的男女,一闪进了房间。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放肆,谁让你们这样对小郡主的,怎么可以用铁链拴着她?”皇上一进门,立即气愤的厉声啧问道。

“这……这……”薛妈妈和樱桃吓得扑通跪在地上,嗫嚅着不敢轻易开口。

“皇上息怒,是瑶儿…吩咐的,”半晌,夏侯惗瑶用暗哑的嗓子,费力的解释道,“但是瑶儿已经好了,您让她们放了瑶儿好不好?”

“我可怜的瑶儿,你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了?”皇后来到床边,含泪问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小郡主给朕放了!”皇上紧锁着眉,强硬命令道。

“是……是……”薛妈妈犹豫一下,还是默默的打开了锁链。

“皇上,您又是宫宴,又是赶路的,想来也累了,不若到外间歇歇脚吧。瑶儿这边,交给妾身,如何?”看夏侯念瑶一番挣扎过后,有些衣不蔽体,皇后眼眸一转,隐晦说道。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好吧。”皇上看了皇后一眼,转身出了房间。

“快,找件体面的衣服给郡主换上。”

“是。”皇后的吩咐,薛妈妈和樱桃自不敢怠慢,遂手忙脚乱的找起了衣服。

床上,终于恢复了自由的夏侯惗瑶,迅速爬起身,在众人无暇顾及的时候,拼尽全身的力气,一跃向不远处的墙壁撞去。

于此同时,院子里,一道人影一闪,直冲着房门而来。

“奕,你回来了,”皇上看到来人,一脸欣喜的说道。

人影被强行拦住,看到皇上,一愣,刚要开口,“咚”一声闷响,紧接着是众人惊呼的声音传来。

“郡主…”

男子心里一紧,顾不得尊卑礼仪,一把推开皇上,直接闯了进去。

“心儿心儿,大哥回来了,你睁开眼看看大哥,心儿……”很快,房间里,一个男子痛苦的嘶嚎声传来。

楚京城,一个幽暗的小房间里,

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悠然的坐在桌子前,慢条斯理的品着手里的茶。

“公子,镇南王回来了,好像还带着葛神医,要不要拦住,再拖延点时间?”忽然,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恭敬请示道。

“不用,这个时候拦,反倒容易打草惊蛇,再说药效应该也已经达到了,一切按计划进行就是。若不然,把人真的折腾死了话,我们就前功尽弃了。”面具男子挥了挥手,从容淡定的说道。

002忐忑的冒牌货

午夜,一辆半旧的面包车,在盘山公路上穿梭。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看满面倦容的孟亦心,好心劝说道,“孟医生,您要是累了,就先眯一会吧。”

孟亦心礼貌的轻笑一下,“不用,作为医生,熬夜是家常便饭,早就习惯了。”

孟亦心,出生于中药世家,海外精修外科学成归来,现为某三级甲等医院的外科大夫,人送外号“孟一刀”。

此次地震发生后,得知消息的她,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加入了震后救援队伍。

“那怎么行,自从震后您来到这里救援,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再说,天亮赶到县医院,您不是还有台手术呢吗?这硬撑着,怎么受的了,还是抓紧休息会吧。”

“好吧,”孟亦心打了两个哈欠,不放心的叮嘱道,“不过高师傅,这夜黑雨大,山路不好走,您开车可得悠着点。”

“孟医生,您就尽管放心吧,这条山路我走了几十年,闭着眼都能开。”老高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好吧。”看老师傅如此有底气,孟亦心终于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孟亦心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忽然,耳边轰隆一声炸雷,孟亦心唰睁开眼,就见天空被照的亮如白昼,周围在剧烈的晃动着。

而她所坐的汽车,正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向前面的悬崖冲去,

孟亦心来不及思考,伴着一阵天旋地转,很快,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痛……,好痛……”

黑暗中,孟亦心感觉自己的手脚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然后,一种冰冰凉凉的东西,轻轻的敷了上来,一下子就舒服多了。

终于好了,孟亦心沉下心,刚要继续自己的美梦,忽然听到周围有人在说话,

“世子,要不您去休息会吧,葛神医说了,郡主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这里由老奴盯着就成了,你这自打回府后,日夜守在这,就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呀。”

“无妨,心儿醒来,我不在这里,怕她会害怕……”

这谁呀,在这里叨咕个没完,可真是烦人,不知道自己天亮还有台手术,这会正需要养精蓄锐嘛,

孟亦心火爆脾气一上来,唰一下睁开双眼,张嘴就要训人,“你……们……”

嘴里刚蹦出来两个字,待看清面前人的相貌及打扮,孟亦心一下傻眼了。

只见面前的男子,双眼通红,一脸的胡子拉茬,看着说不出的憔悴,

当然,身为医生,比这更邋遢的,孟亦心并不是没见过,

而让她惊奇的是,眼前的男子竟然梳着长发,绾着发髻,此时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他身后一个三四十岁的婆子,也是一身奇怪的蓝布衣衫,像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人。

“天哪,我肯定是还在做梦呢。”

下一秒,孟亦心蹭一下闭上双眼,自我催眠道。

不过,话说回来,好逼真的梦境啊,怎么看着像真的一样。

孟亦心无语的摇了下头,结果轻轻一动,引来了额头一阵剧痛,

“嘶……”她忍不住倒吸了两口凉气。

娘的,不是说做梦感觉不到疼痛吗?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不对,她记得很清楚,昨晚她坐的那个车,明明冲下了山崖……

如果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那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几日后

“心儿,来再喝口汤,这可是你最爱的什锦汤!”男子端着汤碗,亲自送到孟亦心嘴边。

“唔!”虽然已经很撑很撑,心里已经有一万个声音在喊:不要再喂了,可是,孟亦心还是乖乖的张嘴喝了。

男子宠溺一笑,掏出帕子,轻柔为孟亦心拭去嘴角的汤汁,“慢点,傻丫头,没人和你抢!”

“世子,傅小将军来了,在府门口等您呢。”忽然,一个小丫环在门口禀报道。

“嗯,”男子几不可闻的低应一声,又耐着性子,喂了孟亦心几口汤,方不舍的站起身,亲昵的抚了下孟亦心的秀发,柔声叮嘱道,

“心儿乖乖的,一个人在家待着,大哥很快就回来陪你。”

“嗯。”孟亦心扑闪着大眼睛,乖巧的点了点头。

男子终于心满意足的走了。

“天哪……,可算是走了!”孟亦心长舒一口气,提着的心刚要放下来。

门口一闪,一个青色身影进来了,

“小郡主,快尝尝,这可是您最爱吃的红莓,昨天刚送进宫的,王爷听说后,一大早的亲自向皇上帮您讨了些。”樱桃端着盘果子,笑意盈盈的说道。

“嗯,放这吧。”孟亦心瞟了眼果子,恹恹的说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些乏了。”

“好。”樱桃看孟亦心兴致不高,讪讪的下去了。

“唉……”看房间里终于没外人了,孟亦心仰天长叹一声,总算把小半个月来,憋在心里的那口气给捋顺了。

醒来的这段时间,孟亦心算是基本搞清楚了,她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在前世历史课本上没有出现过的东楚国,现在的身份是镇南王府的小郡主夏侯惗瑶,

可以说这具身体本尊是一位从小父疼兄爱、含着金钥匙长大的金枝玉叶。

刚才出去的那个玉面玄衣的颀长男人,就是她的大哥镇南王世子夏侯奕。

按理说,能穿越到这样一位贵人身上,孟亦心应该感到庆幸才对,可是,此时的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说到底,自己毕竟是个冒牌货,眼下虽然以失忆为由,暂时蒙混过了关,

但是,这些天,每天面对溺爱她的父兄,孟亦心心里都七上八下,日子过得如履薄冰,生怕哪句话、哪件事,说的做的不当,一不小心露了馅,让他们给发现了破绽。

尤其是这位大哥,对她的关爱,简直到了逆天的程度,想起来孟亦心就不由得牙根痒痒。

兄妹俩的院子本就一墙之隔,这位大哥倒好,打她睁眼那天起,见天的就像个幽灵一样,除了睡觉,整天整天的窝在她房间里,衣食住样样亲历亲为,事无巨细。

听说他不是一位很能带兵打仗的大将军吗?怎么平时就能这么婆婆妈妈呢,

反正这么长时间以来,孟亦心是从他身上,没看到一点决战沙场、杀伐果断的魄力。

孟亦心前世没有兄长,所以也不太清楚别人家兄妹相处的模式,

她现在只觉得,这位兄长对她的疼爱,简直就像一座大山压在胸口,让她快要窒息了。

天哪,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得赶紧想个办法,摆脱这种境况才行,再这样下去,自己早晚得疯了。孟亦心望着屋顶很头疼的想。

“樱桃,你怎么在院子里站着,你们家郡主呢?”

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复仇王妃 或 皇兄轻点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叮,您订购的总裁到了6章

    原标题:叮,您订购的总裁到了6章小说:叮,您订购的总裁到了第6章你老公是谁看着自己的卖萌丝毫没有用,苏凌月无奈放下粉拳。眼前的警察反手一个擒拿把她按在地上,还不等她清醒过来,只听到警察大喊一声,“扫黄!”苏凌月简直一口老血吐在地上,自己不过是找了个宾馆上厕所而已嘛,怎么就来到了这种地方。直到她和衣着暴露,甚至不着片缕的公主被带回警察局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因为扫黄被抓了。她简直想要撞死在电脑显示器上,自己真是悲催到了极点,难不成幸运之神把她忘了?还不等她仰天长啸大哭一场,便轮到她做笔录。“名

  • 闪婚契约:军少请止步6章

    原标题:闪婚契约:军少请止步6章小说名称:闪婚契约:军少请止步第六章能不能挺过去,全看他自己了想了想,觉得自己说得不够明白,又说道,“本来这几年靠着人家海泽还能过点平稳日子,现在可好,你把人弄跑了,你爸再是没了退休金,粥都没得吃,我们连连还要上学呢。”腹诽着“我又没说要养你和你女儿”,白锦帆却不敢说出来,怕自己老实少言的父亲会在她那里吃更多苦头。看出她在隐忍怒气,白敬礼冲她叹口气,难得生气的对高媛喊道,“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钱钱钱就看到钱,你有本事就找有钱的去,找我这个没钱没本事的男人做什么。

  • 嫡女逆袭:无良夫君欠教训6章

    原标题:嫡女逆袭:无良夫君欠教训6章小说名称:嫡女逆袭:无良夫君欠教训第六章孙太医王府内,东边的花园里,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男子披散着头发,嘴角微微上扬,却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笑意。沉静的眼眸,宛若皓天的星辰,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旁边,一个黑衣男子,恭敬地站在那里,似乎在说什么一般。“哦?她今日真是这般说的?”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眉毛微微挑起,放在石桌上的修长的手指有力地敲打着,似在思索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未做。“是。”季临不敢多言一字。他跟在主子身边,却越发看不透这个主子了。当年发生那

  • 论掰弯学弟的一百种方法6章

    原标题:论掰弯学弟的一百种方法6章书名:论掰弯学弟的一百种方法第六章顺序不能错小可回忆了一下,然后平静地说:“昨晚6点钟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学校的剧场里排练,当时还有其他几个同学在。一直到晚上八点左右吧,高三晚自习下课前,我们就离开了。”“你们一起走的吗?”“没有,我出来之后直接去我妈办公室了。”“什么?她没回家??”“没有,她在等我。”王队笑了,拍了下自己敦实的大腿,抬眼问他。“那她为什么不在家做了饭再来接你?干嘛要在学校一直等你回家?”小可咬咬嘴唇说:“因为,因为她害怕萌萌。”“什么?”王队疑惑

  • 何必念念不忘6章

    原标题:何必念念不忘6章小说书名:何必念念不忘第六章脆弱的乔之念夜里,何沐川回了留给乔之念的别墅,他开了门走进去,别墅变的脏乱不堪,到处落满了灰尘,餐桌上的饭菜开始腐烂发霉,满屋的破败不堪让何沐川怀疑乔之念是不是在这里存在过!何沐川想了想乔之念可能去的地方,去了乔之念母亲的墓地,墓前摆着鲜花和水果,她来过,何沐川在脑海里搜索着,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他马上开车赶过去。曼都俱乐部,这里是三年前不幸降临的地方,何沐川走到大厅,马上有人迎了上来。“何先生,欢迎您光临曼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顶楼的会

  • 道途之魔法血少6章

    原标题:道途之魔法血少6章小说:道途之魔法血少第五章“快交代,你到底做了什么!”夜凉越来越觉得这事情有蹊跷,隐隐约约这件事和前些天遇到的那个恶灵或多或少有些关系。“是我心存怨气杀了他们!”那不人不狗的东西突然抬起头低吼道,嘴里不停的有血淋淋的肉掉出来。“还不交代!”夜凉心中默念咒语,七枚铜钱射出的金光突然一紧,将那个鬼东西的四肢猛地向东南西北拉去。那鬼东西的四肢被拉的“嘎嘎”作响,右脚甚至有一丝生肉被拽了出来,粘稠的液体吧嗒吧嗒的滴着。“我说!我说!”那鬼东西疼的表情扭曲着,哀嚎着求饶。“再不老

  • 桃花源冒险记6章

    原标题:桃花源冒险记6章小说名称:桃花源冒险记第六章美丽“叔叔,接下来要去哪里呢?”“先吃饭,接下来你和叔叔去找一个好友……暂时在那歇脚一下。”一路上不是睡就是吃,华东地区那么大,幅员辽阔,即便是有高速公路也难以完全解决路程中必须消耗的时间问题。中途我们就下车,换了火车和汽运,甚至还要用走的,因为我们不能冒风险在同一个交通工具上,而且要避开人群以及……省钱。我们在车子上风景看累了就睡,用走的走到腿发麻,花了两三天才总算到达黄山市的休宁县。因为连续的奔跑和时间的消磨,一时间都忘了自己有“嫌疑犯”的

  • 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6章

    原标题: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6章小说: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第6章我和她你只能选一个世界都在崩塌,苏浅漓觉得自己看到了末日。眼泪麻木的流,不知道是落在地板上还是落在心里。苏浅漓呆呆的看着冷子明,目光空洞的骇人,面如死灰,“如果……我做不到怎么办?”冷子明不耐烦,深邃的眸子满是厌恶,“那就去死!”对于冷子明来说,江景别墅区无疑是他的监狱,每一刻都喘不过气来。九年,这就像是无期徒刑,不断的折磨着他。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样威胁过他,除了苏浅漓。也只有苏浅漓做到了。拿着冷氏的未来做赌注,她赢了。就算这九年来,她

  • 最强修仙系统6章

    原标题:最强修仙系统6章小说书名:最强修仙系统第六章厉家看着不断靠近的韩浩,沈辉满是恐惧,用双手护住裆部,不断的求饶!但是,韩浩可没有想要放过他的意思,在来到了他的身前之后,就将右腿抬起,瞄准了沈辉的裆部!“小兄弟,手下留情!”就在韩浩准备踢下的时候,突然出来了一个声音,阻止了他继续踢下去的趋势!听了声音之后,韩浩不高兴了,说道:“又是那个不长眼的,你也想被废掉吗?”而满脸恐惧的沈辉,看到了来人,立刻露出了希望之色,说道:“炎哥,救我,在您的场子可不能让我受伤呀!”但是,在沈辉发出求救之后,来人

  • 太傅请说好6章

    原标题:太傅请说好6章小说书名:太傅请说好第六章刻砚林念回府之后还未来得及换下衣服就匆匆去了后院。后院最西边有一处被荒废的院子,虽然蛛网四结,但是雕梁画栋奇景布置处处精彩,依稀可见当时的繁华。若是旁人看了,一定会以为这是哪一位失宠夫人住的地方。只是对于林家来说,家主都是闺阁女子,自然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不算奇怪。比如,这仿佛荒废的院子,并不是什么失宠夫人的院落,而是林念十年前的住处。当年她搬到主院时,并没有什么想法安排这座院落。按她的话来说,她不住的屋子在给别人住也不太好,府中拮据,就不用理会。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