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全集]《怨灵鬼嫁》全文免费阅读飒朗

2018/2/1 9:51: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怨灵鬼嫁

作者:飒朗

第7章 赖、张惨死

张瞎子的话把村民煽动的更加愤怒了,他们纷纷举着武器,大喊着要烧死我。版权haohaoyun.com

看着这些愤怒躁动的人们,我知道我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绝望的闭上眼睛。

人心果然比鬼更可怕,尤其是愚昧的人心!

张瞎子这时忽然高喊了一嗓子:“大家安静,听我说!”

我立刻张开眼睛,紧张的盯着张瞎子。

张瞎子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

“要想除去这个丫头,不能只是烧死她这么简单!否则烧死她,她也会变成厉鬼回到村子来祸害咱们!得找人先破了她的身,在把她绑在祭坛上,由我做法后,再烧死她!”

我真是被震碎了三观,想不到张瞎子竟然能恶毒到这个地步!

我气得浑身发抖,冲着张瞎子大喊着:“张瞎子,亏你能想出这么恶毒的办法,你不怕遭报应吗?我如果变成厉鬼,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张瞎子竟然冷笑了一声:“呵呵,丫头,因果有轮回,这就是你的命,你休要怪我!我这是在替天行道!”

“你这是谋杀!是犯罪!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我绝望的嘶喊着,同时在激烈的挣扎着。

然而我的反抗却带来了更可怕的事情,赖头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对张瞎子说道:“老张头儿,给这丫头破身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赖头命硬,不怕她身上的什么狗屁阴煞气!”

张瞎子立刻点头道:“好啊,赖爷阳气盛,可以治住这丫头!”

赖头高兴的淫笑着:“哈哈哈!兄弟们,把她抬到我家去!咱们为民除害!”

我的心“咯噔”一下,拼命喊着:“赖头,你忘了昨晚你被鬼吓得尿裤子的事了吗?你敢这么对我,就不怕被鬼再打一顿?”

“哪里有鬼?我看你就是跟姘头装神弄鬼!”

赖头说到这,突然一拍巴掌:“哎呀,老张头儿,这死丫头好像破身了,昨晚有个小子在她家装神弄鬼的,没准儿就是她相好的!”

张瞎子一听,脸色瞬间一沉:“如果是这样可就不好办了!不过你们可以先检查一下,她到底破身没有。”

“好嘞!”赖头又咧开了嘴,还在我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你们这些混蛋!放开我!放开我!”我一路都在不停的叫骂着,嗓子都喊哑了。

终于,我精疲力尽的闭上了嘴,在村民们的骂声中被抬到了赖头家。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我被扔到了赖头的炕上,那些村民都等在赖头家门外。

赖头在关上房门之前,对经常跟他混迹在一起的几个人说道:“等会你们几个也来‘为民除害’!”

几声淫笑过后,赖头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我蜷缩在炕上的角落中,看着赖头咧着一嘴大黄牙,向我淫笑着走来,我恶心的直反胃。

“别过来!别过来!”我惊恐的大吼着,恨不得能立刻长出一口尖利的獠牙,狠狠咬断赖头的脖子!

“臭女表子,少跟爷装纯了!爷现在就来检查检查你!”赖头拉上窗帘,就向我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啊!”

赖头的手刚碰到了我的身体,就脸色惊变的惨叫了一声。

我也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连忙看着四周有什么。

可是我身边什么都没有。

“赖哥,你咋了?”

外面的人连忙敲着门,赖头却表情恐惧的看着我,大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全集]《怨灵鬼嫁》全文免费阅读飒朗

“赖哥!赖哥!”

有人在用力的踢着门,这扇破旧的门就像是被死死的钉住了一般,怎么都踢不开。

这时,我身上的绳子又自动断开了!

赖头看着我的表情更加恐惧了,他的双眼在竭力的瞪着,凸出的眼球上布满了红血丝,似乎马上就要从眼眶中瞪出来了。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赖头,完全慌了神。

外面都是要杀我的人,我该怎么办?

“啊!”赖头突然又发出了一声惨叫,他的眼球竟然从眼眶中爆开了,血液和眼球组织爆裂了他一脸。

“妈呀!”我也被吓得没了魂儿,连忙捂住了眼睛。

然而这还不算完,赖头撕心裂肺的惨叫着,用头狠狠的撞着门,生生把门撞出了一个洞!

我从手指缝中看着赖头,被他撞出的洞上淌着汩汩的鲜血,门外也传来了连连的惊叫。

很快,屋外的人们躁动了起来,纷纷敲打着窗户,我吓得把身体抱成了一团,大脑一片空白。[全集]《怨灵鬼嫁》全文免费阅读飒朗

“啪!”

窗户突然被砸开了!

我惊惧的看向窗子,心想这回我真的完了,一定会死的很惨!

“啊!这是......”

那个把窗子砸破的,不是石头,竟然是张瞎子的头!

他的墨镜挂在耳朵上,残破不全,露出了两个空空的眼眶。

张瞎子的脸上满是鲜血,头顶上渗着白色的脑浆,红白的液体一滴滴的落在了窗台上。

我实在受不了,趴在坑上就开始干呕。

突然,我的脖子传来了一股寒凉阴气,一声气若游丝的声音在我耳边幽幽响起:“我帮了你,你该怎么谢我?”

第8章 被鬼缠上

我的身体僵直在炕沿边,缓缓的回过头,看见了一张极为恐怖的鬼脸!

鬼翻着两只没有黑色瞳孔的白色双眼,一张脸上满是触目惊心的刀疤,一头像是被烧焦的头发揪揪巴巴的团在头顶。

他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要不是他身上的味道跟昨晚救了我的书生身上的清冽味道一样,我真的要被吓死了。

我害怕的向后退着,身体紧贴着墙壁,抱着膝盖颤声问道:“你、你是昨晚的书生吗?”

鬼阴森森的裂开猩红的嘴,露出一口尖锐的牙齿,他的嘴没动,却发出了声音:“跟我走!”

我不敢再去直视鬼的脸,颤抖的直结巴:“跟、跟你走?”

鬼伸出焦黑的手指,指着窗外,声音森然沙哑:“你看到那些人了吗?你如果不跟我走,就会落到他们手里。你会怎么选?”

窗外的门外的嘈杂叫骂声令我感到毛骨悚然,比跟这个鬼待在一起还让我感到可怕。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我跟你走!”

我不再犹豫,甚至觉得这个鬼好像除了长得丑些,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好!”

鬼冷冷的咧着嘴角,伸出焦黑枯干的鬼手就钳住了我的手腕。

我来不及反应,就感到浑身冷得像掉进了冰窖中,随后就失去了知觉。

“喂,该醒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蓦地在我耳边响起。

我紧皱了下眉,才睁开眼睛:“这是哪里?”

我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身处一片十分荒凉的山坳中,周围全是阴寒气。

天已经完全黑了,朦胧的毛月亮悬在空中,好像一只狡黠的鬼眼在窥探着人间。

“起来吧!”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连忙看着周围,一抹白色的身影忽然从我面前一晃而过,我周围的温度瞬间低了不少。来自haohaoyun.com

我壮着胆子问道:“这是哪里?你是昨晚的书生吗?”

“这是北山坳。一会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许出声!”

随着这句命令,那抹白色终于在我面前停住了。

真的是昨晚的鬼书生!

只是他现在背对着我,两只脚悬浮在地面之上,鬼气充盈。

我忍不住问:“你要带我去哪?”

“跟我走就是!记住我的话!”

书生没有回过头,轻轻的飘了起来。

我立刻乖乖的闭上嘴,紧跟在他身后。

周围的阴寒之气越来越重,我抱着肩膀,止不住的打着哆嗦。

我怀疑奶奶是不是搞错了,像我这样阳火旺盛的人,怎么会对鬼物的阴寒气这么敏感,而且还能不分白天黑夜的见鬼?

难道我真的改变了命格?

忽然,一声阴森的笑声在我身边响起:“嘻嘻......”

我被吓得打了个激灵,紧接着一声鬼语又泛着腐烂的恶臭在我耳边“纯阳之体呀,占了你的身子,我就能还阳了!”

我全身的汗毛都吓得竖起来了,连忙用手捂住嘴巴,防止惊叫出声。

这还不算完,一只冷得像冰的青白色鬼手猛地搭在了我右肩头,吓得我差点把心从嗓子眼吐出来。

我抬起头想向书生求救,可是他现在虽然离我不远,我伸出手也碰不到他。

我马上快走了几步,书生与我的距离却依然没有变,我还是碰不到他。

我只好硬着头皮忍受着搭在肩头的鬼手,希望他不要再动就好了。

走了一会后,鬼手真的没有再动,可是我的后背却感到越来越沉重,好像背着一个人似的。

我马上低下头去左肩,我的左肩上竟然也搭上了一直青白色的鬼手!

原来我真的在背着一个鬼!

鬼在我脖子后面吹着凉气,我瞬间僵硬在原地,不敢再多走一步!

可书生还在向前飘着,根本没有察觉我的异常。

我实在忍受不住,喊了出来:“救命啊,我被鬼缠上了!”

我喊完,书生终于停住了。

就在我以为我要得救的时候,我的前后左右突然出现了很多幽绿的光点,炎热的夜晚,我竟然呼出了一口哈气!

那些幽绿的光点在一片令气温骤降的阴寒之气中逐渐显现出来,我终于看清了他们是什么东西!

他们全都是鬼!

各种各样身体残缺腐烂、吐着长舌、披头散发、狰狞可怖的鬼将我重重包围,不停的鬼叫着:“纯阳之身,纯阳之身......”

那个压在我后背的鬼又发出了一声“嘻嘻”的狞笑,我的四肢立刻被伸开了,在半空中摆成了一个“大”字。

我拼命的向鬼书生求救着:“救命!救救我啊!”

哪知鬼书生却还冷漠的背对着我,冷冷说道:“谁让你不听我的话?你这是自作自受!”

第9章 黑白无常

“你、你什么意思?”

我不敢相信鬼书生会见死不救。

“这就是你不听话的后果!”鬼书生还是没有回过头,他一扬手那些鬼竟然全部争相恐后的向我扑了过来!

“啊!”

我闭上眼睛惨叫着,没想到我逃脱了恶鬼一样的人,却还是死在了恶鬼手里!

我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忽然间一股清冽的气息笼罩在我周围,一张开眼睛,我就看到了鬼书生护在我面前。

鬼书生将折扇高高举起后,帅气的打开了折扇,一道刺眼的白光从折扇中发出,那些鬼瞬间就被白光吸入到了折扇中。

我立刻从空中向地面跌去,鬼书生利落的一回身就接住了我,将我抱在怀中。

我的脸埋在他的胸膛,他的怀中毫无温度,就像是一块坚硬的寒冰。

可是我的脸却还是红了,因为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被男生这么抱过。

就算他是鬼,也是个帅鬼,我怎么能不害羞呢?

我还在偷偷红着脸,鬼书生的训斥就毫不留情的传到了我耳中:“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不听话,我绝不会再出手帮你!”

我委屈的解释着:“可是我刚才背着一个鬼,我实在太害怕了才喊出来的!”

鬼书生用扇子在我头顶惩戒的拍了一下,一脸冷傲继续飘向前方。

我捂着微痛的头顶,憋了一肚子气,又跟在他身后。

“我现在可以说话了吗?”

“说!”

“你叫什么名字?你到底是什么鬼?为什么要救我?我奶奶去哪了?”

“你的问题太多!我只能回答一个!”

“我……”

没等我选择问题,鬼书生就径自说道:“我叫陶渊。”

“陶渊?你跟陶渊明什么关系?”

“陶渊明是谁?我不认识!”

“陶渊明你都不认识?你是读书人吗?”

忽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如果没听说过陶渊明,就说明他生活的年代远在陶渊明之前。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陶渊飘忽的背影,有种莫名的恐惧。

为了我的小命,我又鼓起勇气问了句:“你要带我去哪?”

“去我的墓中,跟我成亲!”

“什么?”

我一个急刹车猛地停住了脚步!

陶渊缓缓的转过身,飘到我面前,用一副清高的表情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怎么,你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了!

我是人,你是个死鬼啊!

我心里虽然骂了他一通,嘴上可不敢这么说。

我怂包的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呵呵,鬼大哥,虽然我感激您对我的救命之恩,但是咱们两个不是一路的。回头我给您多烧几个漂亮的纸人,让她们去陪您,好不好?”

“不好!我只要你!”

折扇泛着寒光抵在我的下巴上,狭长的双眼中寒光飞溅,惨白的脸上透着袭人的杀气。

我害怕了!

在荒山野岭中,我可惹不起一个发怒的老鬼!

我木然的点点头,言不由衷的说道:“好,我跟你走。”

陶渊的唇畔勾起一抹凉薄的笑意,看似满意的收回了手。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又跟在了他身后。

将近一人多高的荒草从我身边沙沙掠过,头顶上不时飞过“咕咕”叫的猫头鹰,草丛中还应景的传来很多声野兽的嚎叫。

深夜的一片荒芜中,我紧跟在一个悬浮于地面的白衣男鬼身后,就要去他的坟墓中与他成亲,这种恐怖的经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越过几道山梁,陶渊忽然停住了,我吓得赶紧在她身边停下来,小心的低声问道,“怎么了?”

“嘘!蹲下,不许出声!”

我毫不犹豫的蹲了下去,陶渊突然隐去了身形。

我仰着头看着朦胧的毛月亮,身上泛起了一股透骨凉气。

“嗖、嗖!”

两个人影突然飞过了月亮,虽然他们的速度很快,我也看清了他们的样子。我立刻紧紧的捂住嘴,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这两个人,一个一身黑衣,戴着一顶黑色高帽,一个一身白衣,带着一顶白色高帽。

两条猩红的长舌分别从他们的嘴中耷拉着,他们手中的两根白色的哭丧棒在暗夜中格外晃眼。

“黑白无常!”

我这次很听话,就算再惊讶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是在心中惊呼了一声。

他们这是去收魂吗?

我的视线一直追随着他们,他们果真是向我们村子飞去的。难道他们是去收赖头和张瞎子的魂的?

我想到这,不免又惊又怕,如果他们两个没死,我现在恐怕早就成为一堆带着耻辱的灰烬了!

不过那个救了我的丑陋的鬼到底是谁?真的是陶渊吗?

我正在愣神,突然从我身后传来了一声凌厉的质问:“厉飒飒,你可知罪?”

第10章 被逼冥婚

我猛地打了个激灵,差点趴在地上。身后的阴寒气让我全身的血液在瞬间凉透。

我不敢回头,哆嗦着抓着草根,恨不得立刻钻到地缝里。

因为刚才的质问声是两个人一齐发出的声音,就算是用膝盖,我也能猜出这两个人是谁。

“厉飒飒,你可知罪!”

又一声更加凌厉的质问在我身后响起,我像是被点了穴,一动都不敢再动。

“嗖!”

一黑一白两个影子同时跳到了我面前,我立刻匍匐在地,止不住的打着哆嗦:“二位大、大人,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知道犯、犯了什么罪。”

我已经抖成了一团,后背都被冷汗浸湿。

其实在我七岁前,见鬼这种事我都习惯了。

但是奶奶为了让我安心生活,用术法封住了我天生的阴阳眼,从那以后,我就再没见过鬼。

见到陶渊这个鬼就已经够让我崩溃了,想不到在见到他以后,我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见了这么多鬼!

我听奶奶说过,黑白无常是鬼中的高官,轻易不会出来收魂的,能惊动他们的,一定是罪大恶极的人或者极为特殊的人。

这次黑白无常竟然为了我而来,我真是无法想象我到底犯了多大的罪,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赖头和张瞎子的死了。

我慌张的辩解着:“赖头和张瞎子的死不管我的事!不是我害死他们的!是、是那个鬼害死他们的!”

我说完后,空气突然变得异常安静,甚至连微风都静止了。

诡异的安静令我头皮发麻,一阵阵的凉气不停的从我的领口灌进来,我把头埋得更低,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突然,一声怒斥划破了安静的空气:“大胆罪女,竟然敢逃脱罪责,转嫁他人!”

紧接着,一道铁链瞬间将我的身体缠住,我被强制挺起身体,一抬头就看到了黑白无常吐着猩红长舌,对我横眉立目。

他们不再对我说话,同时挥了下手,我就立刻像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粽子一般,跟在他们身后漂浮在空中。

风声在我耳边呼啸而过,我快速的掠过荒野,向着无尽的黑夜中飞去。

我惨白着脸吓得哇哇大叫:“陶渊,救我!救我啊!”

“啪!”的一声,我身上的铁链忽然断开了,我刚要高兴,就迅速向地面坠去。

眼看着我就要重重的摔到地面上时,我的身体忽然轻盈的像一片树叶般,轻落到地上。

我正在纳闷,一道白影迅速从我头顶晃过,向着黑白无常迎面飞去。

我以为那白影是陶渊,然而仔细一看才发现,那道白影竟是一个跟人差不多高的纸人。

纸人与黑白无常打斗在一起,身手利落的不比陶渊差。

我马上连滚带爬的向来时的相反方向逃了,高高的荒草不时剐蹭着我的身体,我忘记了疼痛,只想快逃。

疯狂的跑了一会后,我一不小心绊到什么东西,一下就摔了个狗吃屎。

我刚要挣扎着爬起来,就感到一只冷如寒冰的手抓住了我的脚腕,猛地将我向一个下坡拉去。

“救……”

我刚要喊,却又发现我竟然喊不出来了!

我慌张的抓着荒草,手指都被划出了血,还是不能阻止鬼手拉着我继续向下滑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停住了。我被拖到了一个泛着幽暗烛火的阴森墓室中。

“真是麻烦!”耳边一声不满的责备,墓室里的烛火忽然亮了一些。

我立马从地上站起来,“陶渊?”只见陶渊的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红得晃眼的喜服,正一脸冷傲的站在一幅黑色棺木旁边。

“你、你这是干什么?”我惊恐的后退着,心里一阵恶寒。

陶渊的俊脸冷若冰霜,声音更是阴冷:“你刚才在黑白无常面前出卖了我,我却从他们手中救了你,你应该报答我,我要跟你成亲!”

我一愣,随后就向他跪了下去,不住的磕着头:“鬼大哥,谢谢您救了我!可是求您放了我吧,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如果跟您成亲,我这辈子就完了!”

“别枉费心机了!我要定你了!”

陶渊说完,我便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身上的衣服瞬间变成了一件做工精美古典的大红喜服。

陶渊一抬手,我便向他飞了过去,与他面对面站好。

我的双腿哆嗦的不停,我还在做最后的挣扎:“陶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这个人一无是处,好吃懒做,谁娶我谁倒霉啊!”

陶渊神色冷峻的一挥手:“你不用怕,我只是需要你的纯阳之体,不会对你做什么。”

从陶渊的话里我才明白,他虽然冲破了北山坳的墓穴封印,但鬼毕竟是阴邪之物,为天敌所不容,离开墓穴太远就会引动天雷劫。

我的纯阳之体可以压制他身上的邪气,帮助他避开雷劫,顺利离开这片大山。

黑色的棺材上蓦地出现了一对红烛,我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与陶渊拜起了天地。

拜完堂后,我瞬间无力的瘫倒在地,恐惧的问道:“我、我这回可以走了吗?”

然而陶渊却又将我从地上提起,瞪着一双似乎要把人看穿的眼睛,阴森的看着我。

第11章 天雷镇邪

“啊,你要干什么?”我拼命的甩开他的手,对他吼道:“你别过来!咱们人鬼殊途,能帮你的我已经帮你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否则、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把眼睛一瞪,尽量做出最可怕的表情。

陶渊真的没再靠近我,他悠然的展开折扇,森冷的笑着:“好啊,那我这就把你交给黑白无常好了。赖头和张瞎子都是因你而死,这命够你偿的了!”

我连忙解释着:“不是我杀死赖头和张瞎子的!是那个鬼干的!”

陶渊的唇畔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贪婪的眼睛从我身上扫过,好像把我当成了祭品一样。

我的身体已经紧贴着墙壁了,情急之下我大喊一声:“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否则我就咬舌自尽!让你用不了我的阳气!”

陶渊终于在离我不到半米的距离停住了,无奈的摇头轻叹一声:“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真的?”

我马上把舌头收回嘴中,不敢相信他这么好说话。

“嗯。”陶渊轻轻应了一声,还侧过身给我让开了路。

“谢谢!”我抬腿就要跑。

“现在是阴时阴刻,正是阴鬼出穴寻找替身的时候!而且你村里的那些人,恐怕要比厉鬼更想要你的命吧?”

陶渊冷若冰霜的声音慢悠悠的传到我耳中,我的腿就像灌了铅一样,竟然一步都迈不动了。

我僵硬又尴尬的立在原地,一脸纠结。

“我可没有逼你,是你自己不走的。”陶渊走到我面前,烛光将他的脸映衬得棱角分明,有一种惑人的神秘感。

我的确没有勇气走出这座古墓,索性问道:“那个棺材里的鬼和杀死赖头、张瞎子的鬼,真的都是你吗?”

陶渊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回想起与他在棺材里的暧=昧,我立时羞得满脸通红,但是很快,我又感到非常害怕。

而那个杀死赖头和张瞎子,容貌尽毁的鬼,怎么看都跟丰神俊朗的陶渊搭不上边。

我忽然对他的身世很好奇:“可你怎么会变得那么恐怖?你到底是什么人,又是怎么死的?”

陶渊没有回答我,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我看到了他眼底那浓得化不开的苦楚。

他抚摸着玉冠上的黑魭石,眼中忽然充满了柔情,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

他显然不愿意回答,我也不敢再问。

过了一会,他才回过神,神色严肃的对我说:“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我立刻重新对他戒备起来:“我都跟你冥婚了,你还想跟我做什么交易?”和鬼做交易,听起来就很扯淡!

陶渊的语气中竟带着一丝乞求:“我的敌人已经知道我冲破了封印,很快就会来抓我,我必须离开这里。”

“敌人?”我心里诧异,“你这么厉害,还有人敢抓你?”

“他不是普通人。”陶渊表情凝重起来,“三十年前他曾经出现过一次,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他很快就会出现!”

我一下子想到奶奶三十年前遇到的那个神秘人,当时那个人让奶奶去北山坳做一场法事,被奶奶拒绝了。

陶渊有些焦急的说道:“我的法力还没有恢复,不是他的对手。只要你带我离开,我就帮你找奶奶!”

陶渊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震得我连忙捂住了耳朵。

陶渊脸色立变,竟猛地将我抱住了!

他周身的阴冷鬼气将我团团围住,我的身子僵硬的就像是被打了石膏,大气都不敢喘了。

轰隆!

惊雷一声接着一声,足足响了十几下,雷声才逐渐变小。

陶渊一直死死的抱着我,他的身体甚至还有些微微的颤抖。直到雷声彻底消失,他才放开了我。

看着脸色惨白,周身寒气四溢,似乎还没有从被雷声的惊吓中缓过神的陶渊,我蓦地想到了四个字:天雷镇邪。

奶奶说,不管是多厉害的鬼怪妖魔,都最怕雷劫的威力。

陶渊虽然是个千年老鬼,法力高强,但他是阴邪鬼物,就算他冲破了封印,在雷劫面前恐怕也难以自保。

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要让我带他离开村子。

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我可不敢说出来,万一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我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这个交易你到底答不答应?”

刚才还被天雷吓得颤抖的陶渊,现在像个没事人一样,冷峻的看着我,语气甚至还比之前强硬了几分。

我现在四面楚歌,能倚靠的也只有陶渊了,于是壮着胆子提出了要求:“那你要先帮我找到奶奶,否则我不会带你离开这里!”

“好!”陶渊突然伸出手在空中一抓,然后又向地上猛地一扔。

“啊!”

随着一声惨叫,地上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形。

竟然是张瞎子的魂魄!

我吓得后退几步,皱起眉头:“张瞎子怎么会在这里?”

第12章 与鬼为契

张瞎子的鬼魂还保持着死时的模样,面部狰狞,两只眼窝空洞洞的,往外流着血水。

陶渊声色俱厉的对张瞎子说道:“立刻算出厉奶奶在什么地方!”

张瞎子虽说是个混账,但也略懂五行之术,寻人辩位的本事还是有的。

“是是!”

张瞎子这种刚死没多久的死鬼,自然被陶渊这种法力高深的“老鬼”吓住了,不敢有丝毫怠慢,匍匐在地就开始掐算。

很快,张瞎子就激动的大叫着:“有了,有了!她在东南方向!那里正对着文曲星……”

“滚!”

陶渊一挥手,张瞎子便立刻消失了。

“你奶奶就在你读书的地方,正巧,我要去的地方也在那里。”

我质疑眨着眼睛:“怎么会这么巧?你不会是跟张瞎子合伙来骗我吧?”

陶渊面色微冷,傲然说道:“陶某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你若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我太想尽快找到奶奶了,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就在我已经认命要与鬼合作的时候,陶渊又说出了一件令我震惊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我要对你说清楚。”陶渊的眼睛紧盯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还有什么事?”我手脚冰冷,心里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其实在棺内的时候,我不是想对你无礼。你的血吸引了我,所以我才忍不住吸了你的舌尖血,后来又咬了你的脖子。”

陶渊说的很坦然,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猥琐的神态。而我却听得头皮发麻,心里直冒凉气。

我惊恐的捂着脖子,立刻后悔了与他的交易。

陶渊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恐惧,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你不用怕我,我不会吸干 你的血。”

我害怕的连连摇头:“我、我才不信!咱们的交易取消吧!”

陶渊的眼神格外坚定:“我是个守信之人,定会帮你找到奶奶,也不会吸干 你的血。口说无凭,我给你立个字据!”

陶渊说罢,从袖子中拿出一张光滑的白色锦帕,又变出一根毛笔,将锦帕摊在手上,洋洋洒洒的写了几行字。

“这回你可以相信我了吗?”陶渊把锦帕递给我,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立刻扑鼻而来。

陶渊的字苍劲有力又透着清秀,看上去赏心悦目。

上面写着:“兹今日起,陶渊与厉飒飒结成契约,厉飒飒将陶某带至读书处,陶某即离开厉小姐另谋他处,绝不反悔,亦不会吸干厉小姐之血。”

我指着锦帕将信将疑:“这个真的算数?”

陶渊信誓旦旦的说道:“陶某一言九鼎,决不食言!”

我虽然不太相信他,但还是将锦帕小心的收好,“暂时相信你一次。对了,你生前到底是个什么人?我看你一副书生打扮却身手不凡,气质超群,你难道是个达官贵人?”

我问完,陶渊竟然傲娇起来了:“我的身份你不必知道,就算是与你说了,也跟你毫无干系。”

他傲娇,我也不再问,毕竟我不想与他深交。

但是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以前也见过奶奶做法事,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一下子出现了那么多死尸。

陶渊沉默了一会儿,“那些死尸是守护墓穴法阵的,我冲破封印惊动了他们,他们要抓我回去。只是封印的年代太过久远,他们的法力流失了,没有能力抓我了。”

陶渊说完,忽然问我:“你奶奶之前可与什么人有过节吗?”

我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了,只有村里的张瞎子一直把我奶奶当成死对头……”

话说到一半,我猛地一拍脑门,想起了另一个人,“对了,我奶奶说三十年前有个神秘人求她到北山坳做法事,被她拒绝了。奶奶说那个人身上有死气,很不正常!”

陶渊神色一变,脸上一片凝重,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是他!”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正想问,墓穴外面隐约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怨灵鬼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怨灵鬼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步步为赢15章(第015章 主动的老师)

    原标题:步步为赢15章(第015章主动的老师)书名:步步为赢第015章主动的老师这个问题让我怎么回答?要是一个字惹得她不高兴,杀人灭口也不是没有可能,我现在脑子像浆糊一样,直到李美云又问了一遍,我才机械的点了点头。我和她几乎挨在一起坐着的,李美云身上的香味不断的往我鼻子里涌,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她跪在大黄面前的那股骚劲儿,还有那对被捏变形的酥.胸,慢慢的感觉身体再次变得发烫,帐篷也高高的竖立起来。妈的!要是被她看到就糗大了,我得克制,不能往那方面想,可人就是奇怪的生物,内心里越是不想什么,就说明满脑

  • 惹火青春15章(第十五章 喝喝喝)

    原标题:惹火青春15章(第十五章喝喝喝)小说:惹火青春第十五章喝喝喝“诶诶,你唱歌怎么样?聚会之后咱们唱歌去,到时候你可得唱一首,对了,说实话,你和李瑶娜月考什么情况,他们都说你俩故意的,真假啊,你悄悄的告诉我,我不告诉别人,还有...........”.......面对班委随后对我的一阵疯狂提问,我有些无语,也有些发懵,我有些时候真的很好奇,她是怎么会想出这么多问题,还都是些没用的........没一会上课了,班委问的一大堆问题,我磕磕巴巴的回答了几个,之后她还要问,不过幸好上课了..一天过去

  • 爆宠萌妃:王爷,江湖救急15章(第十五章 驯兽之事引疑心)

    原标题:爆宠萌妃:王爷,江湖救急15章(第十五章驯兽之事引疑心)小说:爆宠萌妃:王爷,江湖救急第十五章驯兽之事引疑心玉花和尹正二人也识趣地退到屋外,只留两位主子在里边。江一叶看着景非繁轻轻吹着茶水升腾的热气,好像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于是率先打破沉默,一脸认真地问道:“不知七皇子今日约臣女前来,是为何事呢,沉默不语,总不会就为了请臣女喝茶吧?”景非繁闻言,抬头看了看江一叶,然后将茶盏放下,眯着眼睛笑道:“怎么,本皇子如若当真只是为了请你喝茶才送信相邀,你就不来了吗?”江一叶抿嘴笑了一声道:“臣女

  • 废后:卿霜传15章(第15章 不道歉就跪着!)

    原标题:废后:卿霜传15章(第15章不道歉就跪着!)书名:废后:卿霜传第15章不道歉就跪着!顾卿霜听见白暮宸的声音蓦然一愣,抬头望过去,就见白暮宸几乎是飞奔过来,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便蹲下身搀扶温如絮。“怎么样?摔到哪儿没有?疼不疼?”白暮宸紧张地抓住温如絮的胳膊,一股脑地问。温如絮摇了摇头,摸着脚踝试着站起来,却差点再次摔倒,结果还是摔在了白暮宸的怀里。白暮宸干脆直接将她搂进怀里护着,站直了身子看向顾卿霜,双眼中更是充满怒火。顾卿霜张嘴想要解释,还没开口,突然眼前一晃。“啪”的一声,白暮宸的巴

  • 误嫁总裁:娇妻乖乖入怀15章(第15章 梓瞳的委屈)

    原标题:误嫁总裁:娇妻乖乖入怀15章(第15章梓瞳的委屈)小说名:误嫁总裁:娇妻乖乖入怀第15章梓瞳的委屈但牛皮信封中掉出来的一张纸条给了他答案,遒劲有力的大字呈入她的眼帘。“我警告过你,不要再插手我们之间的事。如果有下次,这些照片寄给的可就不在是你一个人。”没有落款,但简然马上知道了是谁。靳少辰!自己费尽心思,他不但没有预料中疏远简安,反倒更关切她了。一抹狠毒的光闪过简然的眼眸,凭什么?自己得不到,简安也别想得到。靳少辰,我要让你们两个都付出代价。周六的上午,在秋日柔和的阳光里,简安正在陪靳梓

  • 强欢绝宠:冷少,你够了15章(第十五章 这明明是卖身契!)

    原标题:强欢绝宠:冷少,你够了15章(第十五章这明明是卖身契!)小说名:强欢绝宠:冷少,你够了第十五章这明明是卖身契!刘杰并没有说要带她一起去美国的事情,凌小柔也就没有主动再提这件事。说真的……她现在觉得祖国很好,而祖国的S市更好。连S市的月亮,在她眼里都比美帝的月亮要圆上那么几分。如果走,她还真的有那么一点不舍得。当然,她不舍的是这个城市,并非某个具体的人……可是她不提,不代表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某个自小就小心眼,并且近些年心眼越来越小的人,夜里睡不着,反复回忆着去年凌小柔对刘杰说过的那句“你

  • 赠你一世繁花似锦15章(第15章 试婚)

    原标题:赠你一世繁花似锦15章(第15章试婚)小说书名:赠你一世繁花似锦第15章试婚我咬牙切齿的挂了电话把自己埋进沙发里,眼见瞟到那两个红本子心里泛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情愫。我看得出来,那两张照片是电脑合成的,因为我很确定我没和他去过民政局,也没和他合过照。得多大的本事才能在本人不到场的情况下就将结婚证拿到手?我很困惑,一直以为他只是个有钱人,却没想到竟然这么牛。“怎么,老婆大人这是想在我们结婚的第一天就把自己给捂死吗!”正在想事情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一跳。“你是鬼吗?走路都没有声音!”我麻利

  • 步步诱婚:腹黑总裁轻点爱15章(015章 她老公知道小三的喜好)

    原标题:步步诱婚:腹黑总裁轻点爱15章(015章她老公知道小三的喜好)书名:步步诱婚:腹黑总裁轻点爱015章她老公知道小三的喜好呆滞了一下,随后,汪钰晗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在车里的事,好不容易才消下去的红晕又爬了上来。用冰凉的手捂住脸,回到蓝心身边,还没开口,蓝心就说龚少辰要部长们都集合,他有话说。深呼吸一下,汪钰晗平复了心跳,赶到了集合地点。看到平时都自信昂扬的部长们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似的站着,汪钰晗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汪总监,在想什么开心的事吗?”龚少辰突然点了下她,虽然是冷淡的声线,听在她的耳中

  • 一线生机15章(第十五章 醉酒后的艳遇)

    原标题:一线生机15章(第十五章醉酒后的艳遇)小说名字:一线生机第十五章醉酒后的艳遇“是谁?我管你是谁?我警告你啊,少管闲事,小心自己死的很惨。”那个皮肤有点黑的小个子,仰视着李德宝,放下狠话。那个皮肤黝黑的小个子看着李德宝一动不动,没有离开的意思,便开始伸手去推,怎知道这李德宝可是身材笔挺,肌肉结实的。那个小个子没有推动,反而险些把自己给弹倒了。看见这样的情况,那个身材魁梧的男的放开了那个弱小的女孩,向李德宝走了过来:“怎么,醉鬼,有事吗?想我请你喝一杯吗?你不是让我打听打听吗?你报个名号,我

  • 一吻成瘾:邪少太贪欢15章(15 莫名其妙的男人)

    原标题:一吻成瘾:邪少太贪欢15章(15莫名其妙的男人)书名:一吻成瘾:邪少太贪欢15莫名其妙的男人黑色的迈巴赫低调的停在红毯前,旁边的门童马上替他们打开车门。赢琛弯了弯手臂,等顾雪晴伸手挎住他,才勾了勾嘴角,带她走进宴会厅。诺大的宴会厅布置的极具奢华,水晶灯、香槟塔、放满精致餐点的长桌,穿着西装和晚礼服的人们各自寒暄着。赢琛带着顾雪晴进来时还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只知道赢氏的公子不久前举行了婚礼,许多人还没有见过赢琛的太太。这次是赢琛第一次带着顾雪晴出席宴会。男人们注意的是顾雪晴的长相身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