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此生因你空欢喜】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2/2 12:01: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此生因你空欢喜

第9章 我不想见你

苏若云到了医院后,立刻找到欧阳肃。好好孕

“欧阳医生,这是钱,我已经凑够120万了。”她匆忙的开口,“求求你救救我母亲……”

可欧阳肃却不知为何,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若云,我对不起你……”

“怎么了?”苏若云心里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你的钱一直没来,刚好院长有个老朋友急诊送过来,也需要动手术。”欧阳肃悔恨的低着头,“院长就将给你母亲匹配的肾脏,给那位动手术了。我反抗了,可是……因为你交费的确是太晚了,所以……”

苏若云脑子里轰的一声,踉跄倒退一步。

肾脏的匹配很难,妈妈的这个肾脏,是排了好几个月才好不容易得到的,可现在竟然被人夺走了。

妈妈现在危在旦夕,怎么能等到下一个肾脏?

苏若云脸色苍白,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仿佛终于下定什么决心一般。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欧阳医生,这不怪你。”她重新抬起头,努力让自己平静的开口,“那个肾脏没了就算了,用我的吧。”

欧阳肃一愣,但很快,他不停的摇头,“不可以!若云,你脑瘤还没好,如果捐肾,你八成会死!”

“医生,你自己也说了,我脑瘤是不会好了。”苏若云轻轻扯起嘴角,“反正我都是要死的人,还不如用我的肾救救妈妈一命。欧阳医生,算我求你了,我真的不能让妈妈这样死去。”

欧阳肃看着眼前女孩坚定的目光,拒绝的话终归是说不出来了。

“好。原文haohaoyun.com”他终于点头,情不自禁的一把抱住苏若云,目光坚定,“若云,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救活你和你母亲两个人的。”

苏若云在他温暖的怀抱里,露出一丝微笑。

“嗯,欧阳医生,我相信你。”

-

苏若云很快开始做肾脏的匹配检查,检查结果不出所料,匹配。

她很快换上手术服,安静的躺在手术床上。

“再过一会儿,手术就要开始了。”欧阳肃看着病床上的苏若云,心疼的开口,“若云,手术开始前,你还有什么想见的人么?”

苏若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这一次手术,她可能会再也醒不过来了,如果还有什么想见的人,想做的事,这都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她拿出手机,滑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她想见的人,从来都只有一个。

严以白。

这个她从少女时代,一直深爱至今的男人。

她和他在大学时候相遇相恋,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嫁给他。但没想到,三年前,她突然得知自己得了脑瘤。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这样的噩耗,让她手足无措的同时,第一反应,却是严白该怎么办。

她不想让严白跟着她一起痛苦,不想让家里没钱的他承担自己的医药费,更不想耽搁他的前程,于是她才会和他分手,还用那么庸俗的理由,说是嫌弃他没钱。

其实,她只是,想一个人去死,不想拖累他罢了。

如果真的嫌弃他没钱,她当初又怎么会和当时是“穷小子”的他在一起?

第10章 她好想见见他

但或许是老天都在惩罚她撒谎,她和严以白分手后不过一年,妈妈也得了肾病。

和她的绝症不同,妈妈的病是有的治的,只要有钱。

所以她才疯了一样的挣钱,就是想要救活妈妈。

她曾经以为,她所剩无几的生命唯一的意义,就是救活妈妈,但没想到,她竟然又遇见了他。推荐haohaoyun.com

曾经的穷小子变成了严家大少,而她,却从一个美丽鲜活的少女,变成了一个濒死之人。

看来他们两个人,这辈子注定是要错过。

可此时……在她生命最后的这一刻,她却真的好像见见他……

虽然理智不断告诉她,不要见严以白,可情感上她还是忍不住打了这个电话。

或许是最后一面了。

老天爷,就让我任性一次,死前看看他好么。

这样,或许我死的时候,脑海里还能有他的模样和味道……

犹豫再三,苏若云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几声绵长的嘟嘟,电话被接通。

“喂。”严以白不耐的声音很快从手机里响起。

“是我。”苏若云轻声开口,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严以白,你今天有空么,我想见你一面。”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片刻,但很快,严以白冰冷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

“见我?凭什么。”

严以白的声音是这样的冰冷,宛若冰刀一样刮在苏若云的心上。

她忍住想哭的冲动,继续好声好气的乞求:“因为我想见见你……严以白,就这一次,让我见见你好么?算我求你了……”

无论是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分手后,她都没有求过严以白,这是她第一次求他。

这样的低三下四,这样的卑微。

只因为她想在死前,见他一面。

她是这样努力的放低了姿态,可回答她的,却是手机里严以白更加冰冷的声音——

“苏若云,可我不想见你。”

可我不想见你。

简单的六个字,但每个字都透出浓浓的嫌恶,在刹那间将苏若云的心绞成粉碎。

她身子微微一颤,手里的手机都差点滑落。

不想见她啊。

严以白,还真是诚实呢……

“我知道了。”尽管捏着手机的指尖都在颤抖,但苏若云还是强迫自己故作平静的开口,“那是我打扰你了,抱歉,你多多保重吧。”

简单的一句话,却宛若抽干了她浑身的力气,一说完,苏若云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眼泪夺眶而出。

终归……

她还是没有见到他。

但是,或许这样也好吧。

他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注定了错过不是么?

苏若云忍住心里滴血一般的感觉,转头看向隔壁病床的母亲,伸出手,捉住妈妈的手。

妈妈还在昏迷中,可她还是轻声开口:“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救活你的……”

说完,她抬头看向欧阳肃,坚定的开口:“欧阳医生,开始手术吧。”

欧阳肃心疼的看着病床上的女孩,点点头,示意旁边的麻醉师给她麻醉。

随着麻醉剂缓缓推入苏若云体内,她感到自己的意识一点点模糊起来。

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样无菌袋里的手机。

手机屏幕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的短信和电话。

她不由无奈的扯起嘴角。

看来,严以白还真是一点都不关心她的死活呢……

不过……

这样也好,等哪一天,他如果不小心知道她死了的消息,应该也不会难过吧?

这样,真挺好的呢……

只要他幸福,就好……

苏若云缓缓闭上眼,意识彻底散开……

第11章 大出血

另一边。

严氏集团,会议室。

一年一度的股东会议,总监正在回报今年的财务状况,汇报完之后,就静静等着总裁严以白的回复。

“总裁,你有什么看法?”

可严以白只是怔怔的看着手机,没有说话。

在场的股东面面相觑,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严以白这个工作狂,竟然会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走神?

严以白现在的确是在走神。

他的手机屏幕上,是最近他和苏若云刚才的通话记录。

他没想到苏若云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说要见他,可他现在一听见她的声音,就忍不住想到昨天在包厢里她穿着兔女郎服装脱衣服的样子,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拒绝了见她。

可不知为何……

苏若云当时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奇怪。特别是最后那一句“保重”,让他的心里,莫名的感到不安。

心烦意乱的要命,严以白顿时也没心情听什么汇报了,他迅速的合上手里的文件,冷冷开口:“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话落,他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马上对助理吩咐:“你去调查一下,苏若云现在在哪里。”

助理马上应下去办了。

不过一个小时,助理就匆忙的回来了,脸色慌乱,“严少,苏小姐现在在医院。”

“医院?”严以白一愣,迅速的站起来,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里担忧和着急,“她病了?”

“不是病了……她在给人捐肾脏,现在正在进行手术!”

“捐肾?”严以白的脸色这下是彻底的白了,几乎想都没想,他就冲出了办公室。

这女人!

是不是真的疯了!

还给人捐肾!

严以白迅速的来到医院,到前台,他劈头盖脸的就问:“苏若云在哪里!”

知道了手术室的所在地,他马上冲过去。

冲到手术室门口,他就看见手术室的灯亮着,显示正在手术中。

他正想抓个护士问清楚情况,苏若云到底为什么会给人捐肾,可这时,就看见一个护士匆忙的跑出来,大喊:“不好了!两名患者都大出血了!赶紧叫人从血库里要血!”

刹那间,严以白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轰的一声,脚步一个不稳,踉跄的倒退。

大出血?

苏若云?

这一刹那,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应该憎恨苏若云的,也忘记了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折磨这个女人,脑海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苏若云死了怎么办?

这念头一冒出来,他只觉得一种巨大的恐惧,仿佛包裹住了他整个心脏。

不!

苏若云不可以死!

这时候一个主治医生模样的人出来,严以白几乎想都没想,就一把过去抓住他。

“苏若云她怎么样?”他猩红着眼睛,急促的问,“她没事吧?”

欧阳肃现在脸色苍白,额头都是汗,看见这突然冲过来的人,他整个愣住,“你是谁?和若云什么关系?”

“我……”严以白顿时呆住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和苏若云什么关系?

前男友和前女友的关系?

是了。

除此之外,他跟她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和她有什么关系不重要!”严以白烦躁的吼道,“重点是你一定要救活她!不然我让你给她陪葬!”

欧阳肃脸色冷了冷,一把甩开严以白的手,面无表情到:“不用你说,我当然也想救活她!”

丢下这句话,他立刻又跑进手术室。

这场手术,足足进行了五个小时。

这是严以白这辈子最痛苦的五个小时。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只是坐在手术室门口,双眼猩红,脑海里,不断想到他和苏若云的过去……

他还记得,苏若云和他谈恋爱的时候,曾经在校园的草坪上,指着校园离退休的一对老夫妻,笑眯眯的说:“严白,等我们老了,我也要你和这个老教授一样,给我推轮椅。”

他至今都记得,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是那么亮晶晶的,好像夜空里的星星。

严以白顿时觉得更加难以呼吸,他死死抓住脑袋,双眼猩红。

苏若云……

你不许死!

我决不允许你死!

不知过了多久,咔擦一声,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严以白触电一般的站起来,就看见欧阳肃一脸疲惫的出来。

“苏若云呢!”严以白冲上去,立刻就想进入手术室。

可欧阳肃一把拉住他。

“抱歉。”欧阳肃的眼眶也一片通红,声音沙哑,“苏若云她……没抢救过来,去了……”

第12章 她不在了

严以白整个人怔住,心口仿佛被谁狠狠地扎了一刀一样,身体忍不住退后两步。

扶住一旁的桌子,却被桌子上放着的手术刀不小心割伤了手。

可他仿佛没有察觉到一样,任由血流不止。

“若云是在给谁捐献肾脏?”他盯着在桌子上逐渐晕开的鲜血,声音低沉的问道。

“为什么要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了,还能救回若云吗?”

严以白眉头紧锁,回头去看欧阳肃。

看到严以白痛苦不堪的表情,欧阳肃继续嘲讽他,“不过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你现在应该也不会关心了吧,人都已经死了,在这里装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呢?给一具尸体看吗?”

话音刚落,严以白已经冲了上去,一拳打在欧阳肃的脸上。

原本被手术刀割破的手,已经成了一只血手,打在欧阳肃脸上都带着血迹。

欧阳肃被他重重一拳打的跌倒在地。

“若云到底是在为谁捐献肾脏?”严以白带着鬼厉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地上的欧阳肃,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若云会死在手术台上。

欧阳肃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了起来。

“现在给谁捐献肾脏还重要吗?反正若云已经醒不过来了,所以你就收起你那可怜的样子,赶紧滚吧。别再打扰一个死人的清静了。”

在现在的欧阳肃看来,严以白不但不可怜反而很可恨。

严以白再次上前要对欧阳肃动手,欧阳肃这一次却抓住了他的拳头,将他推到一旁,“你以为你是谁,想对谁动手就对谁动手吗?”

严以白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苍白。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我就把你们整座医院都烧了。”严以白威胁。

欧阳肃冷笑,“你到底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我相信你应该了解我的实力,我只想知道真相,否则你牵连的就不只是你身边的人。”

严以白的声音很轻,却仿佛字字句句都带着血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欧阳肃明白他的势力,看在他如此痛苦的份上告诉他,是为了苏若云母亲捐献肾脏的。

严以白诧异,“是什么时候的事?”

既然已经准备说出口,欧阳肃索性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严以白。

“她的母亲查出得了病,需要换肾,那个时候若云就在四处奔波,一方面筹集手术的资金,另外一方面就是寻找肾源,当时伯母的病情还没有恶化,我们都以为还有机会。”

“她苦苦等了一年,可是就因为手术费交的晚了一点,那个肾源给了别人。最后我们匹配出来,若云的肾脏可以捐献出来,所以就打算为她和伯母做手术……”

说到这里,欧阳肃停顿了片刻,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亲眼见证了苏若云是怎么辛苦的寻找肾源,又如何筹集手术的资金的。

严以白冷笑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如果只是捐献肾脏的话,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若云为何会死在这里?”

严以白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如果是因为任何原因导致苏若云去世的话。

他谁都不会放过的。

第13章 这你都不知道?

欧阳肃再次冷笑了一声,“亏你当初还是若云的男朋友,你竟然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

“少啰嗦,你没资格评论我们,到底怎么回事。”严以白厉声问道。

欧阳肃叹了一口,继续说,“其实一年前若云就查出自己患了脑瘤,之后找到我,让我帮她治疗。我知道你们在交往,但她告诉我,她已经离开了你。”

严以白再次瞪大眼镜,“一年前?”

重复着这个时间段,一年前苏若云就是突然和自己提出分手,之后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严以白双手撑在桌子上支撑自己的身体,显得痛苦不堪。

记忆片段开始在他的脑海里组合成一段段的回忆。

那是他这一年多来最不想要想起来的事情。

苏若云莫名其妙的提出分手,然后离开,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花了很长时间才从消沉中走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生病了就要离开我?”严以白不能理解,像是在问若轻,像是在问自己。

欧阳肃见他是真的难过,也知道严以白对苏若云还有感情,解释道。

“当时若云告诉我,你是从一个穷山沟里走出来上大学的,从一个穷乡僻壤中走出一个大学生有多么困难,你的家人一定对你有很大的期望。”

“她查出了脑瘤,不想要连累你,她知道,如果你知道了她的情况,一定会尽全力帮她的,可是她不想拖累你,所以就对你隐瞒了这件事情,选择和你分手。”

严以白用手扶住自己的胸口处,心痛的快要让他窒息,仿佛在那一刻整个灵魂都被抽空了一样。

自己的眼泪在自己眼前一滴滴的滴落到桌面上。

他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发晕,单手撑着桌子,胳膊都在不停地颤抖。

手术室里安静了很长时间,最后欧阳肃说道,“你走吧,事已至此,谁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结局。”

严以白却站在原地不动,当他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之后,却选择不接受。

“你一定是在骗我的。”

欧阳肃皱眉,“你说什么?”

“你也喜欢若云对不对,所以你是骗我的,编造出来这样一个完美的谎言来骗我,事情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

严以白怒吼着,他甚至希望苏若云是为了钱,是为了其他的目的所以才离开自己的。

他自私的想让自己背负的自责少一些,想让自己的愧疚和痛苦都少一些。

可他的怒吼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的荒唐可笑。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的人,若云真的是爱错你了。”欧阳肃无比鄙夷地看着他,已经准备让他离开手术室。

“她这一年来有多痛苦你知道吗?她有多想你,就是担心会给你造成负担,所以才没有说出真相,她甚至傻到偷偷地跑去找你,只为了远远的看一眼,却又不敢上前说话。”

“为了不给你造成困扰,她最后彻底的断了对你的念想,知道你在找她,怕被你发现,她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这一年来,我见证了她所有的痛苦,而你……你竟然当着她的面,说出这样的话,你还是不是人?”

第14章 真正的骗子是他

严以白突然想起,自己在酒店里见到苏若云的时候,当他用一百万买她的初夜的时候。

她看到自己,知道自己是严少的时候,那种震惊的表情。

当时的他还以为,苏若云是在后悔离开自己,后悔离开一个她可以依傍的大款。

可回想起来,她的震惊,完全是因为当初自己骗她说自己是从穷山沟来的。

真正的骗子是自己。

“不。”严以白拒绝承认,可这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是在故意给我编故事吧。”严以白冷笑着,用此加以掩饰自己无法遮掩的痛苦。

他已经痛到了极点,感觉快要死掉了。

在这痛苦的边沿挣扎,让他感受到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他只想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哪怕只是让他有一秒钟的时间透一口气。

“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拥有若云,也没有资格在这里为她难过,简直就是人渣。”

欧阳肃彻底被严以白激怒,上前拉住严以白,推搡着想让他离开这里。

“滚,赶紧从这里滚出去,不要让若云再为了你难过,你没有资格待在这里,滚……”

严以白却死活不肯出去。

“你在骗我,我不相信这些故事,这都不是真的。”

“你简直幼稚的可笑,人都死了,我还有什么理由骗你?没错!我的确是喜欢若云,我还曾经嫉妒她那么爱你,羡慕你能够得到她的心。”

“可是现在,我一点都不嫉妒了,因为你这样的人渣根本就不配。是若云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样的人。”

欧阳肃将严以白推到手术门口,他却挣扎一下,再次冲进手术室,跑到苏若云的尸体旁,抓着她的手。

“若云,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欧阳肃大怒,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病例,将严以白从苏若云的身边拉回来,“好好的看看这些,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医院里有大把若云的病例资料,你可以去查,你不是有本事吗?我相信你肯定能查清楚的,你也可以去问其他的医生,我特么的到底有没有骗你。”

严以白看了病例,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着苏若云得了脑瘤的事情。

这一刻他的心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再也无法被救赎。

苏若云就是为了它才提出的分手,只是为了不连累他。

严以白抓着她的手,“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傻,为什么不告诉我。”

如果一年前,自己没有说那个谎言,如果一年前苏若云告诉自己,她的病情,他就有足够的时间给她治病。

他就会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救活她。

而不是让她在痛苦中挣扎了一年。

都怪自己,怪自己对她说的那个谎言。

到了她生命的最后,她只想见他一面,他都拒绝了。

严以白抱着苏若云的尸体大哭。

就算是站在一旁痛恨严以白的欧阳肃,看到他这个样子,都开始有些不忍心,一个大男人,在失去自己最爱的人面前,哭成这个样子。

这不是谁装就能装的出来的。

此生因你空欢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此生因你空欢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亿万独宠:总裁你别跑13章(第013章 误会了最好)

    原标题:亿万独宠:总裁你别跑13章(第013章误会了最好)小说名:亿万独宠:总裁你别跑第013章误会了最好陆云深看着她,道:“所以,我今晚要留下来睡,你走吧。”慕浅一愣,看着陆云深转身离开,进了浴室,她咬着唇,心里一阵难受。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慕浅转身,伸手去拿了自己的钱包出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湿哒哒的,慕浅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浴室的磨砂玻璃门,看起来,陆云深还在洗澡。慕浅咬咬牙,伸手拿了两件衣服出来,便脱掉了衣服,换上。陆云深刚推门出来,就看见了这样的场景。一场春光。慕浅的皮肤极其的白,牛奶一

  • 机智萌宝,拒爹地13章(第13章,注意身份)

    原标题:机智萌宝,拒爹地13章(第13章,注意身份)小说书名:机智萌宝,拒爹地第13章,注意身份秦氏集团位于本市最豪华的地段,高六十六层的大楼直入云霄,巍峨壮观,气势雄壮,整幢大楼以暗蓝色为主色调,在清晨日光的照耀下,闪着熠熠光芒。大厦门口,叶欢欢深吸了口气,抬脚进入大厦。上班的时间,整个大厦的大厅里人来人往,而每架电梯前都已挤满了人。每个人都是衣冠楚楚,面容冷峻,看的出都很重视自己的饭碗。“叶小姐,请上六十六楼总裁秘书室找高秘书报道。”刚进大厅就被告知她的工作地点在最高层。深呼吸,叶欢欢来到电

  • 超强佣兵王者13章(第13章三天后的比试)

    原标题:超强佣兵王者13章(第13章三天后的比试)书名:超强佣兵王者第13章三天后的比试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很快,导致赵雅诗都没反应过来,直愣愣的坐在办公室。沈超直接来到停车场,在里面找到赵雅诗的车子,然后就开了出去。车子直奔海蓝大酒店,刘不凡早就给酒店的人打好招呼,沈超询问了一下,就来到包间。沈超来到包间的时候,刘不凡正好一个人坐在里面。听到有人开门,刘不凡面露喜色,正准备起身相迎,却看到沈超走了进来。“怎么是你?”刘不凡面色一变,冷声道。沈超倒是自来熟,坐在刘不凡对面,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抿了一口

  • 萌妻嫁到:总裁大人宠不停13章(第13章 同床共枕)

    原标题:萌妻嫁到:总裁大人宠不停13章(第13章同床共枕)小说书名:萌妻嫁到:总裁大人宠不停第13章同床共枕顾潇潇认命似的一步步走到床边,背对着纪景曜躺了下来。她是他的妻子,同床共枕是她的义务。纪景曜看着身旁快要蜷缩成一团的女人,不知怎的觉得有些想笑。他是怪兽吗?睡在一起,竟让她这么害怕?想着,纪景曜动了动,就看见顾潇潇飞快地扯过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整个人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小心地打量自己。这副模样纪景曜昨天刚刚见过,她们母子还真是一个样。纪景曜这时单手解开了衬衫纽扣,光着精壮的上

  • 婚途陌路13章(第13章 唯一的好友)

    原标题:婚途陌路13章(第13章唯一的好友)小说名字:婚途陌路第13章唯一的好友林言大囧,脸都囧红了,居然认错了人,难怪声音不对劲,这压根就不是一个人啊!“抱歉秦先生,我真的……”“没事没事。”秦三不在意这出乌龙,反倒是认为挺好玩,毕竟像这么搞笑的事情,不是经常发生啊,等会儿告诉四爷,让他也笑笑,虽然几率为零。此时林言已从窘迫中走了出来,神色恢复如常了,她请求道:“秦先生,能帮我约一下您家四爷吗?我想当面感谢他。”“这个,我做不了主,要问问四爷,这样吧林小姐,我一会儿给你回消息如何?”这样好。林

  • 亿万大少强宠娇妻13章(第13章:夜二少逆袭当总裁)

    原标题:亿万大少强宠娇妻13章(第13章:夜二少逆袭当总裁)小说名字:亿万大少强宠娇妻第13章:夜二少逆袭当总裁徐雅然想,如果看到他的照片只是觉得很眼熟的话,那么看见真人时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他那么眼熟了……这男人气质慵懒高贵,容颜俊美如妖,黑眸宛若黑夜中的鹰……分明是六年前与她一夜欢情的男公关嘛,而最恐怖的是,他那张脸居然与宁宁和欢欢有7、8分的相似……天呐!怎么会是他?怎么会这样?徐雅然顿时感觉天要塌下来了,瞳孔急剧收缩,脸色一片苍白……男公关逆袭当总裁了么?谁能告诉她,她当初看中的男公

  • 蚀骨情:贺先生,别乱来13章(第十三章 如果贺总没来,我会脱)

    原标题:蚀骨情:贺先生,别乱来13章(第十三章如果贺总没来,我会脱)书名:蚀骨情:贺先生,别乱来第十三章如果贺总没来,我会脱四周一片倒吸凉气得声音,裴嵩脸色一变,不明所以的看向贺寒川:“好好的,贺总这是什么意思?”只见他不紧不慢的收回长腿,然后目光落在呆住的向晚脸上,笑了笑:“裴公子不是说没得玩吗?现在不就有的玩了?”大冬天泳池里得水有多冷,只有掉进水里得人知道,但谁也不敢吱声,贺寒川是谁,那是跺跺脚都能让整个B市颠倒得男人。在场得这些小富二代最多被称作少,可他是总,从称呼上就知道他不是那些靠家

  • 名门妻约13章(第13章 去玩吧。)

    原标题:名门妻约13章(第13章去玩吧。)书名:名门妻约第13章去玩吧。很快,莱恩老爷就被请去楼上休息了。安德森从桌子上取了两杯红酒,递给祁莫寒一杯:“好久不见。”碰杯后,一饮而尽,祁莫寒也同是,众人看着,默不作声。谁不知道现在的莱恩家族已经被这两兄弟给瓜分了,莱恩老爷手上已经没什么东西,只剩个空壳子了,其他人也只听这两人的吩咐。只是不知道,两兄弟之间的腥风血雨何时才能结束。安德森瞥了顾明颜一眼,唇边漫开笑意:“难得你回来一次,竟还带回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实在让我意外。”“是吗?”祁莫寒淡淡回

  • 结爱,我与我的霸道老公13章(第013章 江谨言回来了)

    原标题:结爱,我与我的霸道老公13章(第013章江谨言回来了)小说名称:结爱,我与我的霸道老公第013章江谨言回来了秦墨池没在老宅吃饭,丢下那句话就带着齐非走了,把秦老太气个仰倒。车子刚驶出老宅的大门,秦天的电话就追过来。秦老爷子也差点气得翘辫子,电话一通就骂上了,“给老子滚回来,老子发话让你滚了吗?”秦墨池凝眉,示意齐非继续开车,声音里的寒意还没有消散,对他老子只说了一句:“江董车祸,人现在还没苏醒。”说完就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秦老爷子呆愣当场,反应过来后杵着拐杖就要去揍人。敢算计江家?这不找

  • 都市小道13章(第13章 保卫处)

    原标题:都市小道13章(第13章保卫处)小说:都市小道第13章保卫处陈振涛整个人都陷入无边无际的幻想之中,他似乎可以跟苏梦涵对面而坐吃顿饭,甚至于有更亲密的动作。只是到了关键时候,幻象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脸上顿时出现了不高兴的神色。眼看着一个穿着皱巴巴的白衬衫,和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的年轻人推门走进来,他脸色就更加难看开口问道:“你是谁,来找谁?”“我是叶峰,是来报道的。”叶峰没有一点拘谨,不慌不忙的走进来,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叶峰?这个名字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你是来面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