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如娇似妻:腹黑总裁宠上天 大结局

2018/3/10 17:06:13 来源:网络 []

书名:如娇似妻:腹黑总裁宠上天

第一章 相见不识

帝都——夜皇大酒店。说明haohaoyun.com

“小姐,就是这里。”

苏沐欢抬眼看了看眼前的门牌号,自嘲地笑了笑。

6300。

多衬景,6月30日,当初她进入苏家的日子,如今,却成为她为苏家牺牲的纪念日。

在外站了将近五分钟,苏沐欢操深吸一口气,一把推开半掩的门,进门的同时毫无顾忌地脱下身上的薄质外套,露出里面的露背低胸真纱裙。

今夜,她就要彻底地交出自己,继续她救命稻草的使命。

偌大的房间内没有人影,只有磨砂浴室内隐绰的人影以及响亮的溅水声,苏沐欢朝着水声方向扫视一眼。原文haohaoyun.com

就是这个模糊的男人了,苏家派她来交易的对象。

“沐欢,妈跟你讲,这回你不救苏家,苏家就完了。不过其实,这事情还是要怪你,你要不走,家里也不会出现这个事情,我也不至于做出这个决定。”

妹妹苏沐惜则是更加不给面子的冲她怒吼:“苏沐欢我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次生意失败都是你的错!知道家里需要你保护,还跑那么远去出差!别忘了你在我们家的使命!快去,把自己洗干净,今晚就去陆总那!”

知道自己被人收养的时候,苏沐欢真的很高兴,兴奋得一个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一早就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穿上,期待地等着收养自己的人来接她。

她想过,收养她的人可能会是一对已经有些年纪的夫妻,不然怎么会收养已经六七岁的她呢?

不过让她有些失望的是,来接她的并不是她幻想中恩爱慈祥的夫妻,而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司机。

到了苏家之后,她才知道,苏家已经有了一个女儿,而她,不过是福运的替身,只因为算命说自己福气好、命旺,像是一只活着的招财猫。

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停了,苏沐欢回过神,略微苦涩地勾了勾唇角,拿起桌上的高脚杯,一鼓作气将酒全部喝下,权当给自己壮胆。好好孕

“害怕了?”

苏沐欢还未反应过来,手上的高脚杯就忽然被夺走,耳边传来的声音低沉浑厚,裸露的右肩敏感地感觉到男人炙热的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气。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不错的声音,仅仅只是听到这三个字,就已经可以预想到他的不凡。

在苏沐欢沉默时,陆擎深却在打量着她。

其实他刚出浴室,便一直在看她,看她额头上因紧张而微微沁出的薄汗,看她扬起高傲的头颅坚决地饮下红酒,看她清冷地看着窗外的眼神。

直到走进,他才发现这个女人身上有着淡淡的甜香,头发上还存留着一丝薄荷的清香味道,很好闻。

苏沐欢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男人喷洒在她脖子后面温热的气息,像是羽毛一般划过她的皮肤,泛起一种酥麻感。

原本就紧张的她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抬手把真纱裙的肩带顺着纤细的胳膊脱下,直到整件裙子滑落在地,身上仅仅留着两件贴身内衣。来自haohaoyun.com

温热的身体感受到略有些冰凉的空气,苏沐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或许也因此,她更能清楚地感受到身后两道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令她的指尖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

现在的她,不是什么苏家的二小姐,不过就是一个妓女,服侍好身后这个男人,父亲就可以筹集到资金,而她这只招财猫的职责也便尽到了。

“我已经洗过,身子还算干净,陆总要是介意的话,我可以再洗一次。”

苏沐欢背对着陆擎深,像一只猫一样乖顺的坐在旁边的床上,声音有一丝颤抖,后面的男人气场实在太过强大,逼得她不得正视自己的处境——她根本就没有挣扎的筹码。

陆擎深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几乎赤裸的身体,冷笑一声:“你这么想跟我上床?”

语毕,陆擎深就着刚从苏沐欢夺来的酒杯,重新倒上酒,一饮而尽,眼神阴鸷,如鹰眼一样锐利不放过她身上任何一个微小的反应。

“呵。”

苏沐欢轻笑一声,转过身,扬起精致干净的脸,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如果不是陆总提出这场交易,你以为我回来吗?”

苏沐欢星辰一般的瞳孔,乌亮乌亮的,陆擎深从中看到了一丝不甘与怒火。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他凑到苏沐欢的眼前,挑起她的下巴,目光细细地从她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她的双眼上,沉声道:“你不愿意?”

苏沐欢不语,直勾勾地望向陆擎深。

这是她进屋以后,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他的脸,即便是在这种尴尬且无奈的情况下,她依旧不得不为他的五官所惊艳,英俊帅气已经远远不足以形容他,那张脸可谓无懈可击,一双如墨一般幽深的眸子,更像是有吸附人心神的魔力一般。

如果说她在苏家注定会有连自己身体都要牺牲掉的一天,那么把第一次交给这个男人,也不亏。

“不管我愿不愿意,这都是陆总跟苏家的交易,开始吧。”苏沐欢安静地接受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听到她这么说,陆擎深却是猛地收回手,站直身体,像个君王一般居高临下地望着苏沐欢,嘴角噙着一抹笑,一丝藏得极好的愠怒,正在他的眸底逐渐扩大。

苏沐欢也懒得去猜测他的动作与想法,仍然像个服帖乖顺的小猫,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只是被这么看着近乎光裸的身体,让她觉得有一丝耻辱感。原文haohaoyun.com

陆擎深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眼底的眸色越来越深。

这个女人,明明很在乎,明明很不甘,明明很害怕,却仍要摆出这副淡定、无所畏惧的样子。

他,不喜欢。

陆擎深抿着嘴,径直走到苏沐欢身前,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整个人顺势压住她。

“你真的认为,这只是一场交易吗?”陆擎深的声音不由自主得暗哑下来,他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思维,但是身体的感知却是骗不了他自己的。

因为这个姿势,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苏沐欢身体的柔软,而他的欲望正慢慢苏醒。

苏沐欢有些慌乱的眼神只看了他一眼,便不敢再抬眼,他眼中的愤怒混合着欲望,灼热得让她根本无法面对。

她很想推开身上这个男人,但是想到苏家,她咬着牙忍耐下来。

“你真的可以不介意?”陆擎深微微笑了笑,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慢慢看着她姣好的身材,最后停留在她那双性感的薄唇上。

陆擎深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俯身吻住那双唇,攻陷了她的防守,肆意地掠取她口中甜蜜的汁液。

苏沐欢僵硬的身体因为这个热情的吻慢慢放松起来,到最后,她已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在陆擎深的手带来的酥麻的快感中慢慢沦陷。

她从不知道,原来肌肤相互触碰就像是麻醉药,能侵蚀人的理智。

直到陆擎深已经将她的双腿撑开,抵在她身上时,苏沐欢才猛然清醒过来,眼泪毫无预警就滑落,她下意识就开口喊道:“不要!”

就是这一声,也把陆擎深的理智喊了回来,他皱了皱眉,看着苏沐欢的眼泪,忽然起身,将身上宽大的浴袍披在苏沐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全裸的身上,随后大大方方地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毫不吝惜地将健硕的身材展示在她面前。

苏沐欢其实已经做好忍耐疼痛的准备,因为她以为陆擎深根本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要”就停下来,然而忽如其来的温暖让她不由得一愣,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浴袍,更是惊讶。

“你……”苏沐欢刚要说什么,一抬头看到陆擎深结实的胸膛,吓得立马把视线转移开,眼神中带着难堪、慌乱以及一丝不解。

陆擎深看得好笑,刚才不是还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怎么这会他什么都还没做,只是把浴袍脱了,她就怂了?

“为什么不看我?”许是觉得苏沐欢现在紧张、害羞、疑惑各种情绪混杂的样子很有趣,陆擎深甚至把身子往前倾,故意靠近苏沐欢,压低声音问道。

苏沐欢呼吸一滞,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要立马离开这个房间,但是她没有,反而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毫无闪躲地看着陆擎深,清冷地反问:“陆总,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既然提出了用她来换取苏家的要求,那就干脆利落早点完事不就好了?还是说他把自己当成了他爪子里的老鼠,想肆意玩弄?

其实带着陆擎深的浴袍披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她随即又想到了苏家,如果陆擎深没有得到她,又怎么会帮苏家度过这次的难关呢?

看到苏沐欢抓着浴袍的手紧了紧,陆擎深暗叹一口气,舍弃了想要继续捉弄她的想法,随意地往椅子上一靠,视线却依旧落在她的脸上。

他到底想怎么样?

苏沐欢已经被陆擎深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却又不敢看他,干脆也就不再说话,两个人一个一丝不挂,另一个近乎赤身裸体,就这么相对而坐。

察觉到此刻的气氛有些沉重与尴尬,陆擎深剑眉动了动,开口问出了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苏小姐,你不认识我了?”

刚刚明明都见过彼此的正脸了,可这个女人却迟迟没有发现他们彼此是见过面的,这点让陆擎深很是不满。

闻言,苏沐欢秀眉微皱,疑惑地看向陆擎深。

第二章 一桩交易

良久,苏沐欢摇摇头,老实回答:“抱歉,我不怎么关注商场上的事情,所以……”

苏家有什么带着商业性质的酒会或者受到了邀请,也不会让她露面,所以她根本就不认识各企业的领军人物。

陆擎深深深地感觉到一种挫败感,眼神里也有一丝失望一闪而过。

“算了,今天让你来,也不是为了叙旧的。”陆擎深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苏沐欢,“言归正传!苏小姐这次来,想必是明白内情的吧?”

苏沐欢轻轻地“嗯”一声。这声“嗯”带着隐忍与委屈。

她脑子里,又想起了来之前,爸爸的叮嘱。

“沐欢呀,陆总是人中龙凤,陪他睡一晚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知道,爸爸的公司遇到了点问题,急着用钱,如果不答应陆总的要求,那爸爸的公司就完了!”

她一直敬重感激的父亲,从头到位都没有问过她的感受,只是惦记着他的公司,而她的身体,在他眼中不过是货物,可以与别人交易。

“苏家用你换财势,你为什么答应?”陆擎深略有些恼怒地问,当然,这恼怒并不不是针对苏沐欢,而是对苏家。

苏沐欢淡淡瞥了陆擎深一眼,如果不是他提出这种变态的要求,她至于会落到现在的境地吗?

再说了,她对于苏家而言就是护身符,她感激父亲收养了她,所以苏家出了事情,她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并不仅仅因为她清楚自己的身份,而是她真心把他们当成了家人,即便于他们而言,自己不过是一个物件而已。

瞧见苏沐欢眼底溢出的悲伤与难过,陆擎深双眉紧蹙:“二十年了,你为他们做的事情,也足够多了。”

苏沐欢抬眼看着陆擎深,半晌之后才微微笑了笑:“陆总,你想做什么不妨直接说出来,难不成,你只是为了揭我的伤疤吧?”

陆擎深淡淡地笑了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椅子,不紧不慢地开口:“我想跟你做一桩交易。”

苏沐欢眼神微微一动,却装作没有听懂,反问:“陆总与苏家的交易,不是已经跟我父亲谈好了吗?”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陆擎深一直紧紧盯着苏沐欢,怎么可能漏过她眼神中一闪而过的猜测。

苏沐欢终于开始重视陆擎深的话,正色问道:“陆总想跟我做什么交易?”

“我可以帮你离开苏家。”

陆擎深这句话说得风轻云淡,但是却在苏沐欢的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她从来没说过自己想要离开苏家,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没错,虽然感激苏家,虽然已经把苏家的人当作重要的家人看待,但是她却依旧掩饰不了心里想要逃离苏家的念头。

她想要像一个人一样活着,而不是像物品一样,可以被苏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甚至像现在一样把她作为交易的筹码。

只是真的被旁人点出她深藏的这个念头,苏沐欢却有些手足无措,她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她真的要离开吗?

陆擎深也不逼她马上回答,他摇着手中的红酒,静静地等她理顺脑海里的思路。

反正,无论中间谈判的过程怎样,结果都只有一个,他不会允许不在他考虑之内的答案出现。

苏沐欢直直地盯着陆擎深的眼睛,想看他这句话有几分玩笑,又带有几分真诚。

可是,当眼神对视的时候,苏沐欢慌乱了。

那双黑亮的眼睛里,情绪深不见底。

就在这一瞬间,苏沐欢知道,这个男人很危险。

“你想要什么?”苏沐欢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保持镇定,很直白地问道。

她可不认为陆擎深会白白帮助她,说了是交易,那么她肯定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只是她一没钱二没权——当然陆擎深也并不缺这些,她实在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是陆擎深想要的,除非,是她自己。

果然,如同苏沐欢所想的一样,陆擎深勾了勾嘴角,伸出食指指着她,笃定地说:“我要你嫁给我。”

苏沐欢一愣,嗤笑着摇头:“这个代价似乎比我离开苏家的代价都大,我玩不起。”

为了离开苏家嫁给他,不过是从一个牢笼里跳到另一个牢笼,而且,另一个牢笼并不见得就比原来的好。

可是苏沐欢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心动了。

“离开,报仇,潇洒的过自己的生活,苏小姐,你……不愿意?”陆擎深唇角带笑,给苏沐欢的感觉,却像一个微笑着引人堕落的恶魔。

“我不想报仇!”苏沐欢果断地回答。

她只是想离开苏家,离开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不想再过傀儡一般残缺的生活而已。

犹豫了半晌,苏沐欢还是慢慢开口:“你要怎么说服我爸爸?”

苏家人把她当成招财猫,每天都不允许她离开任何一个人的视线,甚至于工作都是在苏家人的眼皮子底下。

陆擎深知道苏沐欢的顾虑,也看出她的动摇,趁此机会乘胜追击道:“苏小姐不用顾虑,只要你父亲还有求于我,我便有办法说服他。”

苏沐欢沉思片刻,“你让我嫁给你,不会……”

也是因为她身上的福气,想让她成为他的招财猫吧?

当然,剩下的半句话被她老老实实地咽到肚中,然而这并不代表陆擎深不懂。

只见他轻笑一声,颇有些自负地反问:“你觉得凭借我的能力,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顿了一会儿,陆擎深继续道:“你只需要扮演好我的妻子角色即可,其他的,你自行安排,我不会过问。”

听罢,苏沐欢盯着陆擎深,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咕噜噜乱转,认真地去思考陆擎深话里的可能性以及真实性。

离开苏家,很大的自由度,她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心动了。

但她也看出来,眼前这个男人心思缜密,极擅长挑对方的软肋谈判,她根本应付不了,所以在答应他的要求之前,她得有筹码让她全身而退。

良久,苏沐欢才道:“答应你可以,不过我也希望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我们当契约夫妻,时间一到,夫妻关系自动取消,在此时间内,你不能阻拦我做任何决定,也不能对我有任何越矩行为。如果陆总答应,那么这场交易,我就同意。”

陆擎深皱了皱眉,这跟他事先想的略有不同,他还以为苏沐欢会迫不及待答应她,但她却犹豫了,现在还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几秒钟之后,陆擎深才点了点头,笃定地回答:“好!”

“那现在,我们的契约便生效了。”苏沐欢淡淡点头,“陆总,我还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陆擎深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将问题抛给了她,“你觉得呢?”

苏沐欢想了很久,才不确定地说:“因为各取所需?”

听到这个答案的一瞬间,陆擎深便笑了。

各取所需。

真是好回答。

陆擎深此刻也不强求这个脑子锈钝的女人真的可以想起自己,半开玩笑地打趣,“曾经一见倾心,现在英雄救美,苏小姐觉得这个理由如何?”

陆擎深唇角带蜜,眼神带花,棱角分明且俊美的脸庞露出轻松的笑意与神情时,苏沐欢她承认,她确实被撩到了,从而使得她无法去揣测这句话里所带着的,到底是深情还是玩笑。

陆擎深凝望着苏沐欢,这个女人眼神倨傲疏离,浑身散着与世无争的气息,令他着迷。

当眼神落到那果冻一般的唇时,他不由得闪了一下,没能克制住内心的欲望,大口喝一杯红酒,随后一把揽过苏沐欢的纤纤细腰,准确无误地贴到她的唇上。

趁她还在惊讶的空当,陆擎深以强硬之势撬起她的牙齿,霸道的席卷她的舌头,将口中的酒渡到她的口中。

第三章 登门相逼

“契约达成,值得庆祝,红酒还满意吗?”当嘴唇分离的时候,陆擎深邪魅地对着苏沐欢展颜一笑,也不给她任何回答的机会,再度倾唇而下。

这一次,则带着一丝温柔与体贴,没有之前的火热,而是细细地厮磨她的唇瓣,随后轻轻地撬开,去追逐她,细细地品尝她口中的美好。

苏沐欢的唇跟她的人一样,清冷,但是却十分柔软;诱人,让人不住地想再深入。

在对方的唇落下的那一瞬间,苏沐欢整个人都处于当机的状态,大脑里一片空白,他的吻霸道炙热,令她毫无反抗的力气。

虽然身体很渴望继续下去,但是陆擎深知道现在还不是时机,并没有让这个吻持续很久。

只是在最后将唇放开的时候,再度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伏在她的耳畔,轻轻地说:“味道不错,老婆!”

苏沐欢仍未反应过来,呆愣地坐在床头,双颊微微泛红。

待完全回过神来,苏沐欢立马戒备地盯着他,眼神闪烁飘忽,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

陆擎深好笑地看着她的反应,笑道:“好了,睡吧,明天就是我履行承诺的时候,祝你有个好梦。”

陆擎深邪笑着挥手,潇洒地转身离去,顺手扯过搭在沙发上的浴巾,披在身上,随后便在苏沐欢紧张又害怕的视线里,跑去睡了沙发。

苏沐欢盯紧陆擎深的背影,肆意欣赏他的身材,毕竟她刚才被他夺走了初吻,她怎么也得拿回点什么才行。

陆擎深的身材几乎能跟模特想媲美,性感的倒三角,颀长的双臂双脚,不带一丝赘肉的腰身,还有挺翘结实的臀部……

说实在,这样的男人几乎是每个女人都想要得到的梦中情人吧?

在几分钟之前,她未曾料到,自己会与这样的男人签订契约,并做他的契约妻子。

第二天一早,苏沐欢就被陆擎深叫醒,两人梳洗过后,在酒店吃过早饭,就直接去了苏家。

“陆总,你怎么来了……”苏建清显然没想到陆擎深会到苏家来,见到他们两人的时候,眼睛瞪得跟牛眼都有的一比了。

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殷勤地让陆擎深和苏沐欢进到客厅,暧昧的视线不停在两人之间来回。

“我来,自然是有事要跟苏总商量。”陆擎深不动声色地与苏建清拉开距离,一只手插着口袋,动作随意却也气势逼人。

听到这里,苏建清以为筹资的事情妥了,连忙应声道:“是是是,陆总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融资的事情好办,不过我要你先跟沐欢签一份断绝父女关系的协议书!”说话间,陆擎深牵过苏沐欢的手,动作轻柔,但是语气却十分强硬,“沐欢从今以后,与你们苏家再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句话,苏建清直接愣住了,原本想要脱口而出的恭维话被硬生生地堵在了喉咙口,根本不愿意相信此刻听到的事实。

良久,他才惊魂未定地望着陆擎深说道:“这,陆总,这有些为难了吧!毕竟我也养育了她20多年,你突然让我们之间断绝父女关系,这是不是过分了……”

说到最后半句话,苏建清的语气弱了下来,毕竟刚才说有要求尽管提的是他,现在觉得要求过分的也是他。

陆擎深听完,鄙视地勾了勾唇,看到对方闪烁的眼神,他就猜到了此刻苏建清心中的小九九。

说到底,他其实舍不得的是苏沐欢给他们家带来的福气罢了。

话已至此,陆擎深也不愿多说,而是再度强硬地声明:“苏总是明白人,到底哪个更重要,想必苏总心里比我要清楚。”

苏建清明白,虽然陆擎深这句话说得云淡风轻,却是字字带刀。

假若他不签这份协议书,那么陆擎深不仅不会筹资,说不定反而还会大力的打压苏氏。

但是如果他签了,那他们苏家就会失去苏沐欢这个招财猫,这一次苏沐欢不过是出差离开了几天而已,公司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苏沐欢一走,往后还说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就在苏建清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苏沐惜突然从楼上下来,二话不说便推了苏沐欢一把,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道:“苏沐欢,你个白眼狼!”

“我们苏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现在居然想走,以为自己攀上高枝就了不起了吗?”

苏沐欢一语未发,安静的站着,苏沐惜每说一个字,就如同一根针一样扎在她的心口,也在消磨着她对这个家最后的那点感情。

“苏沐欢,我告诉你,当你踏进苏家的那一步,你就生是苏家人死是苏家鬼。要是你还有点良心的话,趁早打消了你脑中恶毒的念头,否则,我绝对让你活不下去!”

苏沐惜扯着尖锐的嗓音大骂着,心里的怒火不但无法发泄掉,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干脆往前一步,扯过苏沐欢的胳膊,刚准备扬手打她,却被随后下楼的季黎川一把拉住。

“你干嘛?松手,让我教训教训这个白眼狼!”苏沐惜回头怒瞪季黎川。

可季黎川仍是不撒手,甚至轻声劝道:“沐惜,别太过份了,放手吧!”

“过分?我过分还是这个贱人过分?”苏沐惜冷笑一声,眼神忽然一变,视线在苏沐欢和季黎川身上一打量,不禁有些怀疑了。

明明已经是她的未婚夫却还帮着苏沐欢这个小贱人,难道他已经恢复记忆了?

这么一想,苏沐惜的火气更旺,甩开季黎川的手,就朝着苏沐欢脸上招呼,只是这一次她依旧没能得逞。

“看来,苏家是不想要融资了!”陆擎深甩开苏沐惜的手,一把将苏沐欢拉入自己怀中,眼神阴冷,如同修罗一般盯着苏沐惜,充分表明了他现在的愤怒。

这个女人,势必要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

“从今以后,苏沐欢与你们苏家再无任何瓜葛,如果……”

陆擎深的眸子阴寒地扫射着苏沐惜与苏建清,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微笑,继续道:“你们再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便让苏沐惜凌人的气势瞬间软了下去,整个人如同掉入冰窖,浑身冰冷。

如娇似妻:腹黑总裁宠上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如娇似妻 或 腹黑总裁宠上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宠妻入骨:酷冷总裁有点冷11章(第11章 逃了)

    原标题:宠妻入骨:酷冷总裁有点冷11章(第11章逃了)小说名:宠妻入骨:酷冷总裁有点冷第11章逃了两人不约而同的相视大笑。何柔站在百米外的距离,目视着叶北城和一个陌生女人相谈甚欢,顿时两眼喷出了熊熊火焰。他何曾,对她那样笑过。毅然决然的走向他,在俞静雅疑惑的注视下,她轻声说:“北城,可以借一步说话吗?”“什么事?”叶北城声音冰冷,眼里有着一丝淡淡的厌恶。“我们出去说吧,这里不太方便。”何柔隐忍着愤怒,他从来对她就只是这样的态度。叶北城皱了皱眉,起身越过她向宴会厅的后门走去,何柔转身之际,回头打量

  • 神戒问仙11章(第十一章 师尊)

    原标题:神戒问仙11章(第十一章师尊)小说名字:神戒问仙第十一章师尊第十一章师尊小张文凭借着超强的记忆,把灵符的制作方法记了个七七八八,第二天又来看了好一会儿,终于都记住了。后来又找到了一门攻击功法,此功法,是利用真气的聚集,变换在经脉中运行的轨迹,发出真气时形成针芒,来攻击敌人,比起用劲气伤人,又有了更大的威力。如果练成此功法,在以后对敌上又会增加几分实力。真是本不错的功法,两天后小张文终于完完全全的记下了,接着就是开始修炼。起初,练习总是找不到窍门儿,转换真气轨迹时经常出错,张文都开始怀疑自

  • 高冷欧少被推倒11章(第11章:救济)

    原标题:高冷欧少被推倒11章(第11章:救济)小说名称:高冷欧少被推倒第11章:救济安凌只是一瞬间的怔愣,随即便是欣喜,她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看着欧远宸。刚才他们叫这个被她上过的男人什么?市长?欧市长?这男人是A市的市长?!她现在多么悔恨自己平时不看新闻,不关心政治啊!!怔愣过后的欧远宸,危险的眯起他那双狭长的眼睛,语气冰冷的问矮他一个头的女孩:“你藏毒?”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非常的生气!有股无名火在心里拱,当初被这丫头吐了一身,他都没如此生气。“没有!”安凌的脑袋摇的跟波浪鼓一样,她希望眼前

  • 敢为天下先11章(第十一章 缩地圣手)

    原标题:敢为天下先11章(第十一章缩地圣手)小说名字:敢为天下先第十一章缩地圣手短短的两天,方立功和方云龙竟在生生死死中走了一圈,不由感慨万分,方云龙更是觉得学到了不少东西。剩下的路程,对两人来说没有什么难度了,即使遇上的凶猛野兽,在见识了炫蟒的威力之后,也觉得那些野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不过几天,两人就赶到了苍云山下涿郡里的一个县城横城,在城里休息了一天,方立功买了匹好马,和方云龙继续向前行进。一路之上,方云龙把自己内力的情况告诉了方立功,方立功感到不可思议,在测试之后才确信,方云龙竟然有了先天

  • 野蛮总裁强宠妻11章(第11章 别让我逮着你)

    原标题:野蛮总裁强宠妻11章(第11章别让我逮着你)小说书名:野蛮总裁强宠妻第11章别让我逮着你想了好一会儿,苏小萌对领班说:“我得罪人了,人家要找我的麻烦。”领班忙问:“你得罪什么人了?”苏小萌回答:“有个客人说我长得像他的初恋情人,这几天老缠我,刚才还想带我出去,我在门口喊保安,才摆脱他。”“你就为这个想辞职?”“是的。”领班想了想,说:“我知道你需要钱,如果辞职,你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兼职,这样吧,你这两天暂时不要过来,我给你按请假处理,如果有人打听你的情况,我就说你辞职了,等风头过了你再来

  • 无敌高手11章(第十一章 倒霉的雷布斯)

    原标题:无敌高手11章(第十一章倒霉的雷布斯)小说名称:无敌高手第十一章倒霉的雷布斯“哇塞,老婆,这床真尼玛大啊!等会我们啪啪啪起来的时候感觉肯定肯定很不错!”那边就在雷布斯准备冲出来将这个喝了自己酒的人给解决时候,周苏云的老公竟然一下子冲到了床上然后躺了下来。雷布斯的脸瞬间与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然后他心中此刻真的是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你大爷,你大爷的,你这样做是不对的,老子跟你没完!雷布斯现在真的是有点后悔,自己没事为啥拿匕首,压根就应该拿把枪的啊,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就算是拿枪,也根本不行,

  • 傲娇萌宝的总裁爹地11章(第十一章 再见帅叔叔)

    原标题:傲娇萌宝的总裁爹地11章(第十一章再见帅叔叔)书名:傲娇萌宝的总裁爹地第十一章再见帅叔叔他一向淡漠,再次见到这个小女孩,上一次见面的情景他居然感觉历历在目,鲜活的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般。“叔叔你长的真好看。”可岚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夜井辰。这是可岚第二次夸他好看了,夸他长的好的人很多,但是却从来没有人给他这种满足的情绪。“你长的也很漂亮。”夜井辰说。“我妈咪说我是这个世界是最漂亮最可爱的小公主。”可岚很得意。夜井辰挑了挑眉头,问她:“怎么没看到你哥哥?”可岚吐了吐舌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她

  • 高冷老公:好孕来11章(第11章 毫无留恋)

    原标题:高冷老公:好孕来11章(第11章毫无留恋)小说名称:高冷老公:好孕来第11章毫无留恋景小西窝着身子,脖子一抽一抽的疼。心里祈祷着陆北霆这个煞神赶紧离开。可是那个男人好像一下子来了聊天的兴致,直接坐到了床上,一副准备和阮少东促膝长谈的样子。景小西心底暗咒,死陆北霆,最好说话的时候被唾沫呛到才好。“看来你对那个女人的印象还不错的样子,才见过一面就为她说话。”陆北霆坐着,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一支烟叼在嘴里,另一只手摸索着打火机。阮少东见状皱眉:“你不能抽烟。”啪嗒。打火机的亮光升起,点燃了烟头

  • 总裁追妻记11章(第十一章 我的钱,我浪费得起)

    原标题:总裁追妻记11章(第十一章我的钱,我浪费得起)小说书名:总裁追妻记第十一章我的钱,我浪费得起吴天昊端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目光灼灼的看向唐柔。片刻,才带着玩笑的口吻,试探性的问道:“唐小姐对我很戒备。”唐柔清冷一笑,直言不讳,“吴总想太多了,只是处于这个圈子的人,难免会对人有防备的心理。”唐柔说得客观,面色沉静。仿佛就将他当成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客人。这般冷落让吴天昊有些憋闷。多日等待,杳无音讯,主动上门给她好脸色,期望她能够攀上来,结果人家清高得根本看不上。一个夜场舞女跟他玩欲擒故纵?很好

  • 闪婚老公:霸道总裁不好惹11章(第十一章 在车里勾引他)

    原标题:闪婚老公:霸道总裁不好惹11章(第十一章在车里勾引他)小说名字:闪婚老公:霸道总裁不好惹第十一章在车里勾引他盯着唐小可的睡颜,东方烈伸手就想去推她的脑袋,结果一低头便触到了她额头上的伤口的时候,顿时又收了手。算了,这女人要睡就睡吧……只是,唐小可这边却不停歇,继续的蹭啊蹭,更要命的是,她蹭到了他的……“该死!!!”东方烈低咒一声,唐小可,这就是你勾引人的手段吗?!睡得迷迷糊糊的唐小可给东方烈弄醒,她一抬头便看见了东方烈那张异常俊美的容颜,两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等到唐小可反应过来的时候,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