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书名:乘龙快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8/3/15 2:42:4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乘龙快婿
第1章 娇媚依旧迷人
东方明亮本科毕业,分配到天湖乡工作。《书名:乘龙快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一帮同学朋友尽笑话他是“发配边疆”、“充军”,盖因天湖乡在永乐县最北部,一个贫困的山老区~乡仅一条小公路,自天湖山下的葫芦镇直达乡政府门口,平时上山下村,则须靠十一路公交——脚力,连前些年某省委领导下乡蹲点也不例外。

    东方明亮自知上头无人,手头无钱,想分配到好的单位或乡镇是不可能的事。既然不肯留在城里打工,那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只过了大半年功夫,官场的条条道道早吃得通透,心知想升个职或调个好单位都是千难万难,便把刚下来时的万丈雄心都扔到爪洼国去,安心地做他的山乡小吏。

    好在这地方虽然车马难通,倒也山清水秀,风光铎弧6方明亮闲来无事,爬爬山、吹个小曲、写点豆腐干样的字,有空则想想女友敏敏,到周末,她就会从嘉乐县来陪他,倒也自得其乐。

    在官场上混不出名堂,倒是他的蹩脚的诗作接连发在《永乐学》、《永乐日报》等县刊县报上,慢慢地乡领导也知道了。乡长当时感叹道:“想不到咱这穷乡僻壤,一下子来了俩诗人!”

    东方明亮去联领稿费时,也认识了联主席♀位当年号称国三大新锐美女诗人之一的著名名字对他来说如雷贯耳,如今的她已年届不惑,正是徐娘半老、风韵尤存,仍可见年轻时的风采。好好孕

    联主席对东方明亮的诗歌也颇为欣赏,得知他是公务员,更是高兴,随即引介他加入县作协≡此作协有什么活动,都会约他。用东方明亮的话说,那就是“终于找到组织了”。

    又不觉得已是暮春。

    又一个周末,天刚亮,东方明亮就起来了整顿完毕,便开始了晨练。

    他从乡政府宿舍跑到天湖峰脚下的林场时,天已经大亮。打了一趟查拳,又折了回来。竟丝毫不见疲惫。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高低起伏的山道上,一条矫健的身影如猎豹般蹿跑跳跃,劲健迅捷,每一个蹬腿甩臂间,都充分散发出年轻、活力和爆发力。

    经过一片果林时,忽然头上一声大叫:“啊呀,原来是东领导”

    东方明亮停下来,抬头看见一棵高大的苹果树上,一个女人攀在竹梯上,正跟他媚笑,也笑了:“吴婶,你怎么老叫我东领导啊?我不姓东,也不是领导。你叫我东方,或者明亮,都行,要不嫌麻烦,叫我东方明亮也行。”

    梯子上的女人格格一笑:“就要叫你东领导,谁让你老叫我婶啊婶的,我有那么老吗?”

    说着,一手攀住树枝,一手拿了一个瓶子在苹果花上磨蹭。

    东方明亮看见金黄的阳光从女人的衬衫领口穿过,鲜红的胸展露无遗。两座**高耸,胸只遮挡住了小半,一小撮阳光从双峰间倾泄下来,从略略隆起的肚皮上抹过,更使肉光泛滥。又看见一件外衣扔在树下,原来江南的暮春虽然颇热,但早晨还是温度有点低,一般需要加件单裳。原文haohaoyun.com想来这女人爬山热了,脱了外衣。不禁咽了一口大唾沫,某部位也升起了异样的情绪。

    那女人眼帘低垂,早看见东方明亮的变化。不由心底下得意一笑:这世上,还没有对老娘不动心的猫。

    东方明亮一边大餐秀色,一边答道:“我叫吴支书叔,叫做我当然得叫婶了。不过你哪里就老了,看上去还二十不到,应该叫做你妹才对。”

    树上的女人正是湖口村支书的老婆,听东方明亮这样说,只笑得花枝乱颤,由于双手都是擎着的,更使胸前一对宝货挺起乱抖:“你这个小领导,还真会说话。《书名:乘龙快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以后不许叫婶,也不许叫妹,叫我姐。”

    也许是她笑得得意忘形,忘了保持平衡,梯子竟然斜了一下。

    “哎哟。”二人齐齐惊呼。

    一个连忙抓住树枝,一个忙抢上前去扶住梯子。还好梯子只是滑了一滑,虚惊一场。

    “哎,吴婶,你咋这么早”

    吴支书老婆柳眉倒竖,佯嗔道:“你叫我什么来着?”

    “啊,吴姐。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东方明亮心中一荡,连忙改口。

    “这才乖。”

    “吴姐,你这么早上树干吗?” 
第2章 花容为你失色
“采花露啊。”吴支书老婆晃晃手中的小瓶子,那里已经装了大半瓶的露水。“我不喜欢用城里的爽肤水,我就喜欢用我们乡间的花露,纯绿色无污染的。”

    “怪不得吴姐的皮肤这么好,原来有自己的保养秘方。”

    吴支书老婆媚眼如丝,乜了他一眼:“我都老了,东领导还真会夸人。”

    一会儿不让人家说她老,一会儿又自己说老了。东方明亮腹诽了一下。说起来,吴支书老婆的皮肤还真滑嫩,绝不似大多数乡下女人。看来真是因为长期使用花露的缘故。

    “都说我不是领导了。”这回东方明亮不依了。

    女人一笑:“你是乡里的领导没错呀。快说,怎么这么早从那边跑过来?是不是昨晚和哪个女人在林场过夜了?”

    东方明亮脸一红,说:“没有呢。胡说什么。我是晨练。都一个来回了。”

    “格格,鬼才信。”

    吴支书老婆的花露也采得差不多了,一边打趣着东方明亮,一边反身从梯子上下来。两只翘翘的屁股就在东方明亮的头顶从上而下,一扭一扭地越来越近。东方明亮差点连眼睛都看掉下来了。

    永乐县素有“天湖山山水,天湖乡美女”的说法。意思是说天湖山的山水虽美,仍比不上天湖乡的美女。这天湖乡虽是个贫困乡,但出产的女人的确一流,不独皮肤白,肤质嫩滑,更兼农家女人热爱劳动,胜在健康壮实,身上极少肥膏,绝不似许多城里美女靠保养才拥有的身材和美貌。

    要说起来,吴支书老婆应该算是天湖乡美女中的极品才对。论相貌身材,都是一流,按东方明亮的说法,只要对她稍加训练,可以去参加世界健身小姐大赛了。

    “真美啊!”正在浮想连翩的东方明亮,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之声。

    “你说什么?”正在爬梯的吴支书老婆回头来问。

    猛地脚下一滑,娇呼一声,竟失手从梯上摔下来。

    “小心。”东方明亮张开双臂,接住了吴支书老婆。还好她已下到只离他头顶处位置了,东方明亮又练过功夫,只是双臂沉了一沉,就稳稳地接住了。

    吴支书老婆瘫靠在东方明亮的怀里,已吓得花容失色,连拍胸脯:“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还好有你,不然就摔死了。”

    东方明亮从后面正好看见那对**被拍得连连颤动,又是一片肉光。这么近距离,东方明亮都可以看到她的双峰之间有一颗小痣了。

    忽然两人哎哟一声,齐齐蹿起来。

    原来刚才东方明亮从后面抱住吴支书老婆,两手无巧不巧,正好托住女人的两座山峰,因为女人的身子全靠东方明亮扶住,两团肉球都被揉得变形了。于是东方明亮从上面看到的肉光更多了。

    而吴支书老婆一只手牢牢地抓紧装花露的瓶子——这东西是无论如何也丢不得的,丢了一清早的功夫就白费了;一只手扶住后面以稳住身子,却是按在东方明亮的两腿之间。东方明亮的运动服薄薄的,根本不能遮掩到什么,她的小手明显感觉得到那里正在迅速膨胀的**。

    两人发觉不妥,连忙分开。一时相对不知说什么好。

    吴支书老婆气喘得更加厉害了,双峰一耸一耸的,也不知是掉下来时的惊吓,还是被东方明亮吃豆腐了的娇羞,抑或是按到的那根擎天一柱……

    面对一双妙目盯着他,一双性感的嘴唇张开,吹气如兰,更有一丝长发从前面披散下来,一幅任君采撷的模样,东方明亮大感吃不消,一时手足无措,嗫嚅了半天,说道:“吴姐,你小心。我先走了。”

    掉头就跑走了。再不跑,他可真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更何况下面那个帐篷搭起来,脸上怎么挂得住。一边跑着,一边两手还在捏来捏去的,仿佛还在托着那两座**,眼前还有两只硕大的肉木瓜在乱晃:这女人的**可真大啊,可比敏敏的大多了。当然,敏敏的也不算小,够吃够用的那种。

    ——呀,我在想什么呢!

    “哎,你走好。”

    半晌,吴支书老婆脸红红的,才这样答道。

    抬着望着东方明亮远去的背影,那一身白色运动服的青年,便似一团奔跑的火焰,点燃了她的心扉。似笑非笑,同样的将左手的几个手指捏来捏去的,好象里面还有刚才的那根*棒:这小子的行情好大呀。
第3章 浮想联翩难受
 其实吴支书老婆并不是水性扬花的女人,她和吴支书也是同学谈恋爱过来的。不过女人也有征服心理,当然喜欢别人拜服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而且,有道是“月里嫦娥爱少年”,这个乡里的小领导不但高大英俊,还让她感受到一种吴支书这种乡巴佬不可能拥有的魅力。

    当初看吴支书,也是象个人物,但与真正城里的男人比起来,还是相差许多的。

    正这样想着,不觉得把两腿夹了夹,似乎分泌了什么东西。

    “啊呀,我在想什么呢?”

    女人惊呼一声,连忙捡起衣服,理了理头发,急急下山去了。

    东方明亮跑回乡政府宿舍,等汗稍息,就去公共浴室冲去一身臭汗。擦到下身时,想起吴支书老婆那对大波,眼前便有两只肉球晃来晃去,不由得浮想翩迁。一时又一柱擎天,半天无法偃旗息鼓。

    洗漱完毕,就去厨房吃早餐了。

    整个天湖乡政府工作人员加临时工也不到四十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乡政府人不多,但肠胃大事还得好好解决。天湖乡的厨房虽然不大,倒也整洁。

    东方明亮看见厨房里只有一个女人,问道:“徐嫂,今早吃什么啊?”

    那女人往外张一眼:“哟,东方啊,这个星期轮到你值班啊?”

    嘻嘻一笑,掀开饭罩,露出里面的东西:“馒头,配白粥。”

    也不知有意无意,徐嫂说到馒头时,竟然把胸挺了挺,东方明亮的眼神就随着那胸定了定。

    徐嫂也有四十五六了,单看脸相身材,也只有三十五六左右,除了眼角的鱼尾纹和脸上过分的粉霜。那胸明显有点下垂,不过还可以看得出来,年轻时肯定是个有料的美女。也不知为什么,这女人平时在别人面前倒也稳重,只在东方明亮面前时,就装嫩,老象个小女孩一样。

    “那照旧。”东方明亮一笑说道。

    “好咧……十个馒头两碗白粥,来喽——”徐嫂唱戏也似地吆喝起来,扭着不细的蛮腰,就把两盆馒头和两碗白粥端到东方明亮的桌子。

    东方明亮直笑:“谢谢啦……徐师傅呢?”

    “他啊,我家大侄女今天大婚,他去弄酒席了,呆会我也得去,这两天,吃饭问题你们得自己解决了。”

    “没事。你别把厨房门关了。我们自己会弄。”

    这女人一边说,一边靠在东方明亮的肩头蹭来蹭去,让他大感吃不消。

    这女人是山下葫芦镇人,据说和乡里的某位主要领导是表亲,因此在那位领导来这儿后,就成了这里的司厨。但事实上,也有传说这女人和那位主要领导有某些暧昧关系。这些话题,东方明亮当然不好去理会。

    正说话间,一条苗条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东方明亮连忙站起来问候:“闻书记,你还没吃哪?”

    那个女孩约近一米七零,脸容白皙。东方明亮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曾惊叹有一个成语最适合她了:冰清玉洁!

    这绝对是每个见到这个女孩的人心底里想到的第一个词。

    团委书记闻馨点点头,扫了徐嫂一眼。徐嫂识趣地问道:“徐书记,你吃什么?”

    “一碗白粥,一个馒头。”

    徐嫂就连忙去张罗了。

    闻馨坐到东方明亮对面,望着那一堆小山一样的馒头失笑道:“真不明白你的肚子是怎么装得下的。”

    她那一笑,就如梨花开放一般,清丽之极,令得东方明亮也失神了少许时候。

    他尴尬答道:“我就一饭桶。”

    闻馨又笑了。

    “今天的永乐报还没到呢,有咱们俩的诗。”

    闻馨和东方明亮同岁,不过她专科毕业就分配到西乡的杨柳镇,才过两年,就调到天湖乡当团委书记,明显过来镀金的。可以预见,不出十年,这女人就能上升到一个令东方明亮仰望的高度。

    谁让人家有个在县机关当大官的老头子呢!

    还好这女孩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做事也积极,不怕吃苦,绝不搞特殊化。按说周末值班这样的事,怎么也不该轮到她,但她却硬要接下来。弄得乡领导都惴惴不安,怕惹她家老子不高兴。

    平时待人处事,极为精明干练,显出良好的家庭教育。倒是与东方明亮单独相处之时,就会显出真性情来。她就是乡长口中“俩诗人”中的另一位。两人相互引为知己,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谈文学远远多过谈政治。

    “上周去见了泰山泰水,感觉怎样?回来后一直没听你提起啊。”

    闻馨打趣道。

    正因为两人无话不说,所以东方明亮的许多事闻馨也知道。

    “什么泰山泰水,早着呢。”

    东方明亮摇头苦笑道。 
第4章 冰清玉洁惹爱
“怎么了?”闻馨凭女人独有的敏锐的直觉捕捉到一丝不妙。

    “没想到敏敏的家境竟这么好,真不明白她以前怎么还跟我一起勤工俭学。”

    “怎么回事呢?”

    “她爸爸是嘉乐县工商局局长,她妈妈也在文化局挂着职,还承包了嘉乐县越剧团,挺能赚钱的。”

    “这……”闻馨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当然知道许多官家都讲究门当户对。如果敏敏父母势利的话,东方明亮还真入不了他们的眼。

    “敏敏什么意思?”

    “敏敏?她当然是非我不嫁。要不然,读大学时也不会跟我一起打工,陪我吃苦。她怕我知道了她的家庭背景会有误会,所以一直不敢说,直到上星期,她带我去见父母。”

    “那就好啊,只要你俩能坚持。”

    想到漂亮的女友,东方明亮也笑了。

    “你看泰坦尼克号里面的露丝和杰克在一起的时候,多开心。真可惜,泰坦尼克号没能到达纽约港,要是平安到达,相信他俩在一起会有多么幸福!所以,何必去计较门户的登对与否,只要两情相悦,就会有好结果的。”

    闻馨说起这部著名的电影,眼里竟泛起了许多星星。

    东方明亮忽然一阵心痛,他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对这部电影的评论。

    “怎么了?”

    “以前我曾给这部电影写过一篇评论。”

    “哦,怎么评的?”

    “我说,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或许是最好的结局。怎么能相信,杰克和露丝到了纽约后,怎么过生活呢!杰克只能背个画夹,坐在街头给人画一元钱一张的肖像,要么再去赌场,凭运气赢点钱,或者输得精光;露丝能脱下大小姐的盛服,去帮别人浆洗衣服,赚点零头小钱补贴家用吗?这样的生活,杰克能过,露丝能过吗?”

    听了东方明亮的话,闻馨一时陷入沉思。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是现实。”

    东方明亮故作高深。

    “可你和敏敏该不会这样吧?”闻馨笑问。

    “可我总觉得不踏实。哪象你哦,男友那么有前途,真正门当户对。”

    说到男友,闻馨本来充满阳光的脸就变成了阴云密布。

    “天湖真有你写的那么美?”她岔开了话题。

    “当然。我拍的照片你没看吗?”

    “看过了。所以我也想上去。”

    “你?”东方明亮摇头哂笑道,“就你这身板,要上去可还真玄!”

    这永乐县,谁不知道天湖峰难上呀。根本就没路,许多地方就靠藤绳爬上去的。能上去的,不是积年的药农,就是运动健将。东方明亮也是凭着多年练武的功底才上去的。

    闻馨身材很好,也可能经常保养。不过上天湖峰那是体力活,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

    “所以就要靠你了。”闻馨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你得带我上去。”

    见东方明亮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来话来,闻馨不由扑嗤一笑,说:“放心吧,我现在每天跳绳一千个,到时候尽量不拖你后腿。”

    “行。既然你这么有决心,我一定要带你上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东方明亮把胸脯拍得山响。

    “你不推辞就好。要不然我在天湖乡呆了几年,连天湖峰都没上去过,说起来多没面子。”

    说说笑笑,二人吃完了早餐,又去了党政办公室继续聊天。

    正说间,民政办主任走过来,搓着手很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得去县城办点事,估计今天不回来了。他俩笑着送走了他。这样,整个值班小组就只剩下两人了,其余人全都找个借口溜了。

    闻馨摇头说:“每回值班都开溜,真没办法。”

    “你别说了,估计其他小组都差不多。反正没有什么事,就让他们去吧。落得个清静。”

    闻馨点头。他俩谈文学,那些当官的在一边的确难受。

    “这个星期我写了一组诗,你帮我看看。”

    “好呀,那我就拜读一二。”

    闻馨当即回团委办公室拿了稿纸,回来党政办。

    东方明亮接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微笑。闻馨的诗歌是学席慕容的,清新慰藉,很有读头。

    “啊,这个字写错了吧?戛然而止,不是嘎然而止。”东方明亮指着一句诗说。

    “哦,是吗?那我改过来。”闻馨连忙说。

    闻馨拿笔去改。

    她就站在东方明亮的对面,东方明亮看见她的领口里面有一抹墨绿的文胸,挤出很深的乳沟。只觉一阵心悸:没想到闻馨的胸这么大!

    闻馨穿着一身素白的衬衣,一条蓝白牛仔裤,很朴素的打扮。却掩不住她那清丽动人的身姿。

    东方明亮有心把她比作心目中的女神李嘉欣。只是李嘉欣的相貌或许可以算得上天香国色,却绝当不起冰清玉洁四个字。 
第5章 丈母娘的进攻
东方明亮有心把她比作心目中的女神李嘉欣。只是李嘉欣的相貌或许可以算得上天香国色,却绝当不起冰清玉洁四个字。他隐隐觉得,如果不是有了敏敏,还是闻馨更适合自己。如果他是许仙,那闻馨就是白素贞,而敏敏应该是小青。不过他已经选择了小青,那么小白就只该在内心深处。

    闻馨改毕,听得一声咕噜响,原来是东方明亮在咽口水。抬头看见他盯着自己痴看,一朵红霞就飞上脸颊。

    “东方……你……”

    两人的头都是凑在稿纸前的,东方明亮坐着,闻馨弯腰支在办公桌上,这一相对,两人都能看到对方瞳仁里的自己。

    闻馨嗫嚅了一下,没说出话来,竟把樱唇缓缓凑向东方明亮。

    这个时候,东方明亮哪还想得到其他,就把嘴巴仰上去。

    叮铃铃……

    闻馨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二人如梦方醒。

    东方明亮往后仰躺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气,暗呼好险。闻馨可不是一般人,和她的关系一个弄不好,那可要倒大霉的。

    闻馨也是猛退了一步,两片胸脯急剧耸动,娇喘连连。妙目狠狠瞪了他一眼,接起电话。

    “他们几个朋友出海打渔,叫我一起去。车已从葫芦镇来了。”

    东方明亮就知道了这电话是她男友打过来的。

    “去吧去吧。”

    “我不想去。我和他很少说到一块,他太官场化了。”

    “人家是县委办工作,有这方面的职业病也正常。你俩婚期将至,需要多多增进感情。”

    “不就是进围城吗!”闻馨不无黯然。

    东方明亮大感奇怪:闻馨未婚夫只比她大三岁,高大帅气,现任县委办机要科科长,外放出来,在一般乡镇足可以当个正职,也是个背景深厚的人物,同样前途无量。怎么她还不满意?

    “人生的必经之路。”东方明亮只能这样开解。

    “你……真不需要我陪?”

    “呃……还是去吧,只留我一个人,倒可以写篇文学。再说了,呆会敏敏会过来陪我。”

    闻馨盯着他,半晌才叹了口气:“你啊……”

    才过十几分钟,钟科长的车就到了乡政府门口,接走了闻馨。

    只余下孤孤单单的东方明亮,对着无人的政府大院,过完了整个上午。

    中午去厨房随便弄了点吃的,就在办公室里眯会了眼。正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捶大门。

    “敏敏来了!”

    东方明亮大喜,跑去开门。

    大门口停了一辆黑色奥迪Q7,捶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

    “林阿姨,你怎么来了,敏敏呢?”

    这女人就是见过一面的敏敏的妈妈。只是那天在敏敏家,敏敏妈也显得亲切。今天出现,却是脸罩寒霜,加上一身黑色打扮,气场非常大。东方明亮半天才认出来。

    敏敏妈扫了他一眼:“你说你在永乐县的一个乡镇上班,可没说在这样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上班啊。”

    东方明亮大窘。他原来是想说清楚的,可那天敏敏什么都代说了,根本没容他插嘴。现在敏敏妈把这些帐都算到他头上,他似乎没办法推托。

    感受到对方言语间的轻蔑和气愤,他不由心底一沉,又问了一遍:“敏敏呢?”

    “她没来。”敏敏妈没好气地说,“怎么,就准备让我站在这儿和你说话?”

    “请进,请进。”东方明亮尴尬万分,把敏敏妈让进了党政办。

    “不要泡茶了,我说完就走。”

    敏敏妈坐在沙发上,优雅地摆摆手,随后将带来的一只黑尼龙袋子顿在茶几上。

    “这是十万。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家敏敏。”

    东方明亮闻言,就象被一个晴天霹雳当头劈中,晃了晃,差点摔倒。

    “林、林阿姨,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还不够?那你说,要多少。”敏敏妈鄙夷地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我离开敏敏?”

    东方明亮握紧拳头,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而质问的声音几乎在低吼。

    “为了敏敏的幸福!”敏敏妈斩钉截铁地说。

    “只有跟我在一起,敏敏才会感到幸福的。”

    “和你?一个花言巧语的小白脸?”敏敏妈笑出声来,“对,或许现在她还觉得幸福,可是结婚后,她会发现你也就一张小白脸,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了。她要的上等人的生活,你根本提供不上。你的一个月的工资,够进一次五星级酒店吗?够买一套高档化妆品吗?别的我也就不说了,要多少,你开个价,在我心理承受范围内,我都可以满足你。”

    “林阿姨,请你不要侮辱我。什么小白脸,我可从没贪你家一个子儿。”

    东方明亮现在已经不是震惊,更有了人格被贬低污蔑的出离愤怒。
第6章 到了激动之处
“这正是你聪明的地方,装大男人,装不贪财,在校时还经常负担敏敏的费用。敏敏的费用需要你负担吗?明白人只要看看她的穿着打扮就知道她有多少身家了。你明明知道这个情况,却仍要那么做,更说明了你的险恶用心。说穿了吧,我也是一路摸打滚爬过来的,什么事没见透?你这些手段只能骗骗敏敏这样纯纯的女生,在我眼里根本派不上用场。”

    “我没有骗过敏敏!我一直以为敏敏也和我一样,是穷苦人家的子女。我和她在一起很开心。要是早知她有个这么好的家庭,我怎么会奢望和她在一起呢!”

    敏敏妈倚靠在沙发上,嘴角微微噙着一丝冷笑。

    “你的表演很精彩,可惜仍骗不了我。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又怎样,你觉得你配得上我们家敏敏吗?”

    东方明亮一窒,顿时气往上冲,骂人的话差点冲口而出。却发现对面敏敏妈象没事人一样,轻描淡写地望着他。才醒悟过来,接连几个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林阿姨,我知道要论家境背景,我和敏敏不是一个层次。你们有钱,有势,我只是个穷小子。但我想我会好好干的,不久后我会给敏敏一个美满的家庭环境。”

    “哈哈哈……”敏敏妈仰天打了个大笑。

    东方明亮的眼光意外地落在她的一对**上。那对宝贝怎么看都没有下垂的感觉,真不敢相信是个有了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儿的妈妈。

    我在想什么呢?东方明亮猛地一激灵,连忙收束精神,暗暗为自己的龌龊惭愧。

    “就凭你?你说得真好笑。不是做阿姨的贬低你,而是现在的社会太现实,你认为你凭什么能在不久后给敏敏一个美满的家庭环境?是连升*级一步登天弄个乡长镇长局长做做,还是贪污受贿中饱私囊?”

    “林阿姨,难道你们就这么看不起我?”

    “看不起你?”敏敏妈的单调又高了几分,“你还真要我说出来啊?”

    “嗯?什么意思?”

    “我早打听清楚了,你家世代为农,父母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乡下有间旧房子。你是独子。从小倒也聪明,考上了大学。你父母供不起你上大学,你还是靠自己赚钱,半工半读完成的学业。可你家上头没人,就被包分配到这个地方来。我说得可对?”

    东方明亮无语。他的家境的确不好。但这并不是他的错,他也不以之为耻。

    “老实说吧,我们为敏敏说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个大有前途的青年,我和敏敏他爸都非常满意。为了敏敏的幸福,我希望你离开她。”

    “只有跟我在一起,敏敏才会幸福的。”

    “或许,你俩在一起会有一时半刻的幸福。有爱情嘛,可爱情,谁没有过?那也不长久的。”敏敏妈的语气变得慢条斯理,似乎在想一件很久远的事情。那件事她本不愿提起,可现在她要拿出来,言传身教。

    “在嫁给敏敏爸以前,我也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当年我被父母逼着嫁给敏敏爸,可我爱我的师兄,爱得撕心裂肺,爱得恨不得两个人合成一个人。我违心地离开了他,做了别人的妻子。你知道我的心那时有多痛,在流泪、在滴血。我们爱得丝毫不比你弱分毫。可是去年,我看见我的师兄,他就在街头给一帮老人唱戏。他只比我大三岁,就已经老成那样了,满脸皱纹,头发花白,连声音都变得苍老。我甚至不敢走过去认他。看到他的样子,我就知道他这些年混得不好。如果我跟着他,肯定也要吃苦。我问自己,我是要过这样的生活,还是跟他受苦?如果重来一次,我要怎样选择?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要现在的生活!”

    “可是我爱她,没有她我会活不了。敏敏也一样!她也说过,只要我们俩能够在一起,就已经非常幸福了,怎么生活根本就无所谓。”

    “可笑。这只是你的想法!敏敏从小锦衣玉食,怎么过得惯这种清苦的生活?她需要过的是贵族式的生活。凭你的能力,凭你的背景,能做得到吗?你能给敏敏一个幸福美满的生活吗?是。你会说你能够做到的。可是这说得容易,做起来却困难万分。你扪心自问,你有几分把握做得到?没有吧?一切都是你自己美好的设想!你太自私了!你太自私了!你居然用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去欺骗你深爱的女孩!告诉你,我不想也绝不允许我女儿在几年后后悔跟你跑到这个穷山沟来受苦!”

    敏敏妈说到激动处,胸脯波涛起伏。

    东方明亮没心思注意这些,他已经深深陷入痛苦之中。

书名:乘龙快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乘龙快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忆往昔年华似锦》之09激情相吻【9】

    原标题:小说《忆往昔年华似锦》之09激情相吻【9】小说名:忆往昔年华似锦09激情相吻我傻了,完全傻了。严谨为什么要给我买江景别墅?“我不要。”不知道这三个字怎么说出来的,好像不是我本能的回答,只是必须如此回答而已。是不是我的内心深处根本就住着“口是心非”四个大字?我的心,好乱好乱!“不要离婚?还是不要我给你买的房子?”他站起来,走向我。我一步步的后退,退到墙壁上,“严谨,你喝了酒,你可以回去了。”“你这房子,我来不得?如果陈源没有搞大别的女人的肚子,你准备让他住进来?”他居然一直让人跟踪我!他眼

  • 小说《一心只许你一人》之第九章 光明正大进来的【9】

    原标题:小说《一心只许你一人》之第九章光明正大进来的【9】小说名字:一心只许你一人第九章光明正大进来的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林知晓双眼瞪大,看呆了。第一次有人敢和景总叫板,她好欣赏染染那股强大的气场!不愧在TE呆过!景辰昊双眼一眯,周围空气温度骤降,他往前走了一步,和她的距离,一米不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景总,她是TE策划部部长。”林知晓从惊悚状态跳出,大声说了出来。她知道,景总危险气场一出,没人能逃得过。原来这个大胆的女人,是TE的。TE在国外市场,和景氏斗地相当激烈。去年,景氏丢了一个大单

  • 小说《旺夫小宠妻》之第9章只能打猎【9】

    原标题:小说《旺夫小宠妻》之第9章只能打猎【9】小说名称:旺夫小宠妻第9章只能打猎可是在床上躺了好久,夏小麦都能清楚的听到狗子和刘星辰熟睡的声音了,自己却还是没睡着。倒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困意,主要是第一次睡炕,夏小麦还真是不适应。虽然她身上一身肥肉的,但是这炕实在是太硬了,躺在上面浑身都觉得硌得慌的。还有这被子,这哪里是被子?说是两块布还差不多,盖在身上就跟没盖一样,就这样的,没把他们冻死还真是稀奇了。想着,夏小麦就越发觉得这样的日子不是人过的日子了,看来她还得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赚钱的法子。现在他

  • 小说《邪帝校园行》之第九章 比世界还要疯狂【9】

    原标题:小说《邪帝校园行》之第九章比世界还要疯狂【9】小说名字:邪帝校园行第九章比世界还要疯狂“古语怎么说的来着,我记得小学的一个美女老师说的,这才有点印象,叫什么,不是冤家,哦,叫冤家路窄。哥们,是不,那天搞坏了老子的好事,今天老子不废了你,老子就把名字倒过来写!”说这话的家伙就是那个叫辉哥的人,他们一群人刚好路过这个巷子,看到了两人的厮杀,他也很惊讶那小子居然这么能打,可看了看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自己这边却有六个人,全都生龙活虎,难道还惧他吗?当然,这样一想,说话也非常嚣张了。“是吗?”林邪

  • 小说《深院寒宫》之第9章 最后一次【9】

    原标题:小说《深院寒宫》之第9章最后一次【9】小说名称:深院寒宫第9章最后一次她爱那个孩子?爱到可以用那个孩子的生死做赌注?琉璃笑了,本该纯净的笑容因为脸上流着血而变得可怖。君无霜,你只知道她会因孩子伤心,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未出生便被你们杀死……你可曾有心疼过我一分……因为不爱,她就要受这些。琉璃脸上的悲戚让君无霜有片刻的怔愣,只是片刻,他恢复了以往的冷漠,不过仔细看,仍能辨出他神色中的一抹复杂——“冷琉璃,朕今日过来,是向你要一样东西。”琉璃眸子转向他。“太医说,玲珑的孩子保不住了,需要保胎

  • 小说《若浮梦随风》之第09章激情相吻【9】

    原标题:小说《若浮梦随风》之第09章激情相吻【9】小说书名:若浮梦随风第09章激情相吻我傻了,完全傻了。严谨为什么要给我买江景别墅?“我不要。”不知道这三个字怎么说出来的,好像不是我本能的回答,只是必须如此回答而已。是不是我的内心深处根本就住着“口是心非”四个大字?我的心,好乱好乱!“不要离婚?还是不要我给你买的房子?”他站起来,走向我。我一步步的后退,退到墙壁上,“严谨,你喝了酒,你可以回去了。”“你这房子,我来不得?如果陈源没有搞大别的女人的肚子,你准备让他住进来?”他居然一直让人跟踪我!他

  • 小说《落情无心暗自伤》之第九章 可他恨你【9】

    原标题:小说《落情无心暗自伤》之第九章可他恨你【9】小说名:落情无心暗自伤第九章可他恨你沈斯曼一言不发,她正被聂靳朗紧盯着,她认识聂思聪有多久,认识聂靳朗就有多久。聂靳朗笑着,用低沉的声音,却刺痛着沈斯曼的耳朵。沈斯曼依旧沉默着,还是一旁的游律师提醒道,“沈特助,还是先办正事。”“我和沈斯曼好久没见面,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乱吠?”聂靳朗眼神骤然冷厉。曾经也是天之骄子,虽然坐困其中,却还有着惊人气魄,游律师一惊,当下没了声,沈斯曼终于开口说,“游律师,你先出去。”“这……”游律师迟疑一瞬,沈斯曼冷

  • 小说《贴身小神医》之第8章 错误【8】

    原标题:小说《贴身小神医》之第8章错误【8】小说书名:贴身小神医第8章错误王健被欧阳志远一拳打得后退数步,半截身子发麻,好像被禁锢了一般,一动不能动了。天哪,欧阳志远竟然敢打人!打的可是外科的主治医师,副主任。这小子发疯了吧,这个时候,竟然使用什么狗屁的银针,王健是谁?他可是我们心胸科的副主任呀。这时候,所有的护士和医生眼睛都看着院长赵备飞和萧眉。赵备飞脸色阴冷的冷哼一声,两眼死死盯住欧阳志远道:“抢救过程有视频,要是耽搁了抢救病人的时间,欧阳志远,你要负全部的责任,就怕赵主任也会受到牵连。”虽

  • 小说《逆天废少》之第8章 赌坊风云【8】

    原标题:小说《逆天废少》之第8章赌坊风云【8】小说名:逆天废少第8章赌坊风云楚易接过之后,一言不发的走出了酒店,不过他却听到了二楼上那熟悉的声音道:「这家伙,看来是越来越傻了,连无赖都要帮。」「小子,算你运气好。」壮汉不屑的看了那人一眼,将包裹扔还给了他。那人怔了一下,忽然快步朝外头跑了出去。「小兄弟,请留步。」楚易的背后忽然传来了焦急的声音,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追过来的那人。「有什么事情吗?」楚易淡淡的说道。他帮这个人,只不过是一时起了怜悯之心,并没有什么企图。「我宗仁平从来不愿受人恩惠,今天

  • 小说《绝品强兵》之第8章燕京大学【8】

    原标题:小说《绝品强兵》之第8章燕京大学【8】小说名字:绝品强兵第8章燕京大学陈墨香确定了给林天买什么衣服之后,就把银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燕京比较有名的金色商场门口,她准备带着林天一家店一家店的去找,直到找到自己满意的为止。虽然今天不是什么节日,甚至连周末都不是,可是商场的门口仍然是人潮涌动,豪车如云。穿着时尚性感的女人三三两两的擦肩而过,各种颜色的高跟鞋发出了不同撞击地面的声响,让林天这个初到燕京的土包子怀疑是不是全燕京的美女都聚集到了这儿。偶尔也有男人,但是男女比例很明显是不协调的,这种情况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