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书名:乡间溪水边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3/15 2:43:43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乡间溪水边
第11章 芝麻开眼
 离开王大头家,肖强乐不滋儿地回到西瓜地,就着西瓜啃了两个硬馒头,倒在铺上立刻就开始琢磨。来自haohaoyun.com

真要是有能看到未来的超能力,那可就发了啊,至少以后再跟哪个婆娘搞事儿,也不用怕被人看到!

要是再好好利用一下,以后肯定能吃香的喝辣的,再往家里弄个年轻水灵的小婆娘,天天在炕上搞事儿,啧啧……

没吃过肉,不知道肉香,没干过婆娘,不知道想得慌,肖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刚刚尝过了这滋味儿,自然对这方面特别急切。

他是个孤儿,就像是王大头之前说的那样,穷小子一个,除了这二亩西瓜地,他真是要啥没啥。

就这个条件,还真没谁会把闺女嫁给他,可现在不一样了,要是能整出超能力来,有多少小婆娘还不任由着他挑?

这么一想又激动了,嘴里嘟嘟囔囔地开始念咒语。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妈咪妈咪哄……”

“芝麻开眼……”

“开眼啊……”

这么搞了半天,最终什么也看到,倒是把自己累得口干舌燥、头晕眼花的,一头歪倒在铺盖上面,看来想有超能力也不容易啊!

可是有了超能力就能赚钱,就能有小婆娘搞事儿,一想这个,他又激动起来。

“开……开……开……”

休息了一会儿,肖强就又无聊地嘟囔了起来,可是没用,根本就没有打开神仙眼的动静,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怎么的,杨秀芬那婆娘又趴到了他两腿中间,小嘴一上一下忙活着,之后又把硕大浑圆的屁股瓣子撅到他两腿间,嘴里还哼嘤着:“肖强,快……”

肖强扑上去搂住白花花,嘴里大吼一嗓子:“开……”

睁开眼的瞬间,肖强恨不能抽自己一巴掌。

开个屁毛啊开,好好一个美梦,就这么给开没了。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不过没事儿,做梦嘛,回头儿真去把杨秀芬给开了,肯定比这爽!

摸出电子表来看了眼,刚刚夜里十二点过两分,躺在铺上无聊,随口又喊了声:“开……”

呼的一下,真开了,影像来了……

肖强那个激动啊,睁大眼睛看着影像里面的一切,而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睁大眼睛的问题,那影像是直接出现在他脑子里面的,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一样“看”得清清楚楚。

先是西瓜秧子在动,然后蹿出了两只兔子,每只都足足有五六斤重,两个家伙静静地伏在那里待了一下,看到没有别的动静,便各自扑了一个西瓜啃起来。

而后影像一闪,他自己冲了出去,手里一根铁棍,嗖地打向兔子头。

眼看就要砸到了,那兔子兴许是听到了动静,突然之间就朝着旁边逃去,铁棍挨着兔子毛擦过去,却没有打着,那只兔子也嗖地蹿进了瓜秧里面不见了。

“肖强”又一返身,抖手把铁棍子飞甩出去,可惜准头也差了点儿,加上那兔子跑得太快,砸落的位置足足比对方差了两三米,反倒砸破了一个大西瓜,瓜瓤子飞得到处都是,跟见了血似的。

影像到这里就一闪而逝了,肖强连忙把被单子一掀,开始找趁手的家伙。
第12章 又在杂货间?
 外面正是一个大晴天,满天的星星忽闪忽闪,虽然不是十五满月,但是这光亮足够能看清楚外面的一切。原文haohaoyun.com

肖强掂着铁棍寻了个方便动手的位置,悄悄地蹲下来,心想咱爷们儿这回真是叫守瓜待兔了。

刚刚等他站好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靠,来了!

肖强心里一阵欣喜,想要抓住那两只兔子是一方面,更高兴的是知道开神仙眼的办法真的有用。

只见那两只兔子跟影像里面一样,先是顿了一下,像是在听动静的样子,然后就各自啃起西瓜来,连位置都跟影像里面看到的地方是相同的。

肖强静静地等着机会,眼看西瓜吃得跟刚才影像里面几乎一样了,脚下猛然一蹬,嗖地带起一阵风,抡起铁棍子打向兔子头。

两只兔子都被吓了一跳,但瞬间就蹿起逃跑,可惜的是,那本该被擦着皮毛躲过去的一棍子,却因为肖强提前改变了下方向,正好一棍子打在脖子和头的连接处。

那只兔子被打得连翻几个滚儿,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眼看一击有效,肖强更加高兴,回头儿就把铁棍子用力甩了出去。好好孕

影像里面显示的是他棍子甩得太近落空了,所以这时候特意把浑身的力气都给使了出来,位置也尽量是朝远里面砸。

不过他没有抱那么大希望,毕竟是抛出去的铁棍子,没有握在手里那么有把握。可说来也巧,肖强这一下还真是砸得又狠又准,正敲在那一只兔子头上,比头一只死得还要快。

成了!肖强哈哈一笑,跑过去把两只兔子捡了回来,这特么就是超能力啊!有了这本事,以后他就是遇到头狼也不用怕了!

正是凌晨睡觉最爽的时候,肖强却兴奋得睡不着,直到东边刚刚蒙蒙亮的时候,才呼呼地睡了过去,这一觉又睡到快中午了。

翻身起来,拎起两只兔子就朝杨秀芬的小卖部奔去,一来看看她收不收兔子肉,二来嘛……嘿嘿,看看还有没有机会那啥了。

昨天没有搞成,他憋得老郁闷了,相信那骚婆娘肯定也等着他去呢。

走到小卖部门外,肖强又住了脚步,探出半个身子瞧了瞧,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村长在家吗?”肖强把嗓子压粗,冲里面喊了声。

心想只要王大头一应声,他立刻就提着兔子跑,只当没来过。

那家伙要是在的话,不光是搞不成事儿,凭那个割麦子只出十块儿的抠门劲儿,这兔子也卖不上价来。

可是半天都没有人应声,难道是不在家?不对啊,就算是村长不在,杨秀芬也应该在,否则这小卖部不会开着门。

还是……杨秀芬那个憋不住的婆娘,又跟别的男人在杂货间里搞那事儿呢?

肖强提着兔子悄悄朝着后面走,扒头儿往杂货间里看去,可里面啥也没有。

“小犊子,你在干啥呢?”

肖强正奇怪,声音从身后传来,扭头儿看到杨秀芬从茅房里面走出来,裤子还没有提好呢。

“嘿嘿,没啥,刚刚有个人在外面喊村长,我就帮着看看村长在没。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肖强忙解释着。
第13章 喜欢这个硬气劲儿
 “装模作样的,刚刚那还不是你喊的,以为婶子听不出来是吧?”杨秀芬平常说话就是这么冲,大概也是当村长婆娘当惯了,脾气也冲得很。

肖强顿时尴尬起来,看来自己变声的本事还不行啊,连这婆娘都能听出来,挠了挠头,索性不提这事儿了:“那村长在不在啊?”

“不在,谁知道跑哪儿喝猫尿去了,你有事儿啊?”杨秀芬说话的时候,往小卖部里面看了一眼,回头儿又把声音压低了些,“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呢。”

肖强看这个婆娘又开始骚了,嘿嘿一笑,把挡在身后的兔子拎出来:“我逮了两只兔子,看婶子这儿收不收,要不收的话,我回头儿就送镇子上去。”

杨秀芬瞅了一眼,脸上笑了笑:“收,咋不收啊?别人的不收,你的兔子这么大,婶子这儿肯定收。”

擦,说兔子大,你老瞅我裤裆,这婆娘真是没治了,肖强心里嘀咕着。

“那婶子看看这个值多少钱?”肖强不动声色地问道。

“那谁知道,来屋里,我给你称称,知道大小了才能开价啊。”杨秀芬说着就往西屋走。

肖强连忙提醒:“婶子,不是称称多重吗?电子秤在小卖部里呢。”

“那是称小东西用的,你这东西那么大,哪儿能放在那儿称,再说把电子秤给弄脏了,我擦着还嫌麻烦呢。”杨秀芬头也不回就进屋了。

肖强没辙,只好跟着她进了西屋,可一进去他就冒起火来。

西屋里有一张小床,床上铺着粉红床单,放着绣花被褥,应该是杨秀芬家闺女住的屋,那闺女现在镇上面上初中,所以这屋子平常没有什么人住。

除了这张床之外,就剩下屋地上放着一杆秤,肖强火就火在这杆秤上。

一只兔子也就几斤重,可那是一杆称几百斤重的大秤,要是拿来称兔子,恐怕都数不到秤星子上。

“婶子,你不会想用这秤给我称兔子吧?”肖强板下脸来,“那我不卖了,回去炖炖还能有一锅肉呢,在你这秤上连个星子都数不着。”

说完他扭头儿就往外走。

这婆娘太黑了,做人怎么能黑成这样儿呢?

“哎哎……”杨秀芬一看立刻就明白啥意思了,急忙把人给扯住,想喊又不敢高声,“你个小犊子,谁说跟你用这个秤了?”

“那你是啥意思?”肖强没好气道。

杨秀芬翻着白眼啧了一声,也不去解释,只是把手伸进兜里,找摸了找摸,寻出个两个五十的来,拍在男人的手心里:“外面说话你也当真,婶子稀罕你还来不及呢,能这么欺负你?称啥称,就这一百块钱,差不厘儿就行了,你看咋样?”

“呃……”肖强这才知道他冤枉人了,原来是这么个意思,不禁挠了挠后脑勺,“那我就收着了,嘿嘿,刚刚……那啥,是我没整明白,对不住你了婶子。”

“小犊子那个脾气真硬,”杨秀芬白了他一眼,一伸手就抓过去,“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个硬气劲儿!”

“唔……”

来了,就知道这婆娘不会消停的。
第14章 不能真咬
 肖强也没有消停,不是他不想,是小兄弟不愿意,稍稍被一逗弄,立刻就举着大旗要造反了。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虽然心里想得厉害,嘴上却故意道。

“小犊子,把婶子勾成这样儿,你才觉得不好了?昨儿个你咋就没有觉得不好?”杨秀芬手里揉弄着,微微在对方脖子上面吐气,“再说昨天你才哪儿到哪儿啊,都还没有到边儿上呢,那口子去喝酒,两三个钟头儿回不来,婶子肯定让你舒服透了!”

说着,她还把上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用手一托就塞在肖强嘴边。

这下子肖强受不住了,张嘴就咬了下去。

“唔……小犊子,长大了连奶都不会吃了,不能……不能真咬……”杨秀芬本来就已经被火烧着,这会儿更加受不住,但却突然一下子推开,“你等下,我去换个衣裳来。”

换衣裳?都特么这会儿了,还换个球的衣裳,要不是不方便,不是应该把衣裳都扒光的吗?

肖强当然不乐意,抱着球不撒手。

杨秀芬却没有由着他,身子一缩就撤开了身子:“等会儿,马上就好了。”

看着婆娘扭着大屁股转身就走,肖强被撩得火大,又没有办法发作,想着一会非得好好也让她急下不可。

但那婆娘倒也没有说谎,一扭头儿的功夫就已经回来,上身儿没有变,还是那件碎花短袖衫,只是下面从裤子变成了裙子。

“好看不?”杨秀芬眨眨眼道。

“好看。”肖强忙道。

这会儿就算是难看也不能直说,更何况杨秀芬这婆娘换上裙子,还真是有模有样儿的,不过可惜了那个大屁股,被盖住就看不出来了。

“那这样儿呢?”杨秀芬像是看出他想什么来了,把裙子往上一撩,顿时露出一片白花花……黑森森……

卧槽!

肖强吞了下口水,怪不得这婆娘非要去换个衣裳,原来裙子里面啥都没有,空荡荡一片,这样直接一掀就能那啥,裤子可没有这么方便的。

看着傻小子眼睛都直了,杨秀芬一阵得意,别看她已经三十多的人,可是这身板儿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更何况是对付这个没有见过女人的雏儿。

正当她以为傻小子会立刻就扑过来的时候,肖强突然一拍腿:“哎呀,我忘了老杨头儿说让我给院子里的花浇浇水呢,那啥婶子,你等会儿,我扭头儿就过来。”

“哎哎……”这下杨秀芬可急了,“你个祸头子,老娘在这儿等你半天,水都流了一腿肚子,你说走就要走,那老娘咋办?”

肖强就知道这个骚婆娘不会让他走,假意挠了挠头,有点儿为难地说道:“咋了婶子,刚刚你不是也说要等会儿吗?那就多等会儿。”

“咱不等了成吗?”杨秀芬暗骂这个小犊子,一点儿亏都不肯吃啊,“你想咋着就咋着,以后婶子都听你的。”

“呃……”肖强想着,也没有啥可让她听的,不过有这句话,倒是个收获呢,说不定以后就用着了,想了想,“那啥,就是这会儿没啥感觉啊,咋办?不过要是像那天似的,说不定就有了,要不……试试?”
第15章 婶子错了
杨秀芬一听抬起眼珠子白了肖强一眼,不过咋看都像是跟对方献媚呢:“就知道你个小东西坏着呢。”

“那可不是我坏,是它坏,有本事你跟它使劲儿去。”肖强朝下指了指。

杨秀芬自然知道肖强是想干啥了,往下一蹲身子,便把头凑过去……

“啧啧……”肖强微闭着眼睛,乐不滋儿地受用下来。

有了神仙眼的本事,正得意的时候,再有村长他婆娘用小嘴儿侍候着,这他娘的就是皇帝过的日子啊。

王大头不是牛吗?他做梦也想不到,老子在他家里,享受的待遇比他还高吧?想到这儿,肖强更多了几分兴奋……

那骚婆娘一看,立马就喜得不得了,一扭身把裙摆子一提,摇晃着就朝肖强凑去。

要说杨秀芬这几天确实是憋得够戗,所以今儿个一看到肖强,立马就跟条件反射一样流水了,再加上这一会儿的刺激,就差没有直接软了下去。

肖强也不过分为难这杨秀芬,毕竟现在还在王大头的家里,得速战速决,不然一会儿王大头回来了,好事儿可就办不成了。

要说这杨秀芬,也算是个美人儿,都急成这样儿让他帮忙,他肖强是那种硬心肠不肯帮忙的人吗?那可真不是!

所以到了这时候,肖强直接把对方上半身往床上按……

“不行,这床是素红的,在上面弄不太好,咱还是……”杨秀芬连忙挣扎着。

床倒的确是她闺女王素红的,但她倒不是真忌讳有什么说道,而是怕弄上点儿什么粘乎的东西,突然洗床单子会让家里男人怀疑,不得不说婆娘在这方面的心细到不行。

“咋恁多事儿啊?”肖强抱怨道,“那你说咋整,不行改天吧。”

反正现在他是吃准了这个婆娘,就不信她不软。

“别啊,”这婆娘果然慌了,忙把两只手扶在床边儿,把屁股瓣子撅起来,还诱惑似地晃了晃,“快……”

肖强心想,你说快就快啊,快不快那得是老子说了算,于是……

某只大兔子顺着洞口打转,左踩踩,右踏踏,把那一片地方都踩成了稀泥地,可就是不往洞里踏一步。

杨秀芬那个急啊,上回就找不着,这回还是这样,这个小牛犊子是故意逗弄她呢。

可这不是个事儿啊,平常看不着肉,也就没有那么想得慌,可要是你饿了三天,有人把一碗香喷喷的红烧肉端到了跟前,偏偏又一口都不让你吃,只能看着闻味儿,就能想象这人心里得有多憋屈难受了。

“好肖强,婶子错了,你快……”杨秀芬边服着软,边把身子倒在了铺上。

顾不得了,后边儿那些事儿再说吧!

肖强嘿嘿一笑,这时候他也应该贡献下了……

老杨头儿说了,婆娘就得吊着点儿,她以后才会听话,但这就跟钓鱼似的,不能紧了,不能慢了,吊得刚刚是时候才好。

此时看到杨秀芬服了软,肖强也不再过分为难,扶了扶那白花花的大腚,就要顺着溜进去逛逛……
第16章 屋里有啥味儿
 要说这还是头一回,肖强也很稀罕,这里面到底是有什么风景……

“娘,你没在家吗?”

正当他要一棍子捅到到底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了动静。

这一声可把杨秀芬给吓坏了,急忙就要把身子抽出来,裙子一抹拉:“在呢,妮儿你咋这个时候回来了?”

肖强不禁啧啧称叹,现在就看出这婆娘换裙子的聪明了,直接连提都不用提,站起来就把衣裳弄好了,自己换的松紧绳儿又变成了小儿科。

看看底下那憋屈的小兄弟,肖强又暗暗叹了口气,真特么的背啊,上回是个头儿,这回还是个头儿,早知道就不教训这个婆娘了,好歹也尝尝正地方的味儿,现在可好,再等下回吧!

外面说话的是杨秀芬的闺女王素红,幸亏她来得巧,还在小卖部那边儿就喊了一嗓子,不然等俩人把床都摇得咯吱乱响之后,估计谁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俩人刚刚把衣裳给弄好,那闺女已经“砰”一下把房门给推开了。

“肖强?你来我家干啥?”王素红一看肖强竟然在这屋里,顿时虎着眼睛问。

“咋说话呢,那是你肖强哥,”杨秀芬忙是把闺女给训了一下,“你肖强哥可是来帮咱家忙的,不能没大没小的。”

“咱家啥时候用得着他帮忙啦?”王素红斜着眼睛瞟了肖强一眼,透着股子那种不屑。

打从生下来,王素红她爹王大头就是村长,从小就养起了这么个大小姐的脾气来,见谁都觉得比她矮三分一样。

后来这妮子被送到了镇上去念书,这一晃已经十六岁,从前的一个小屁妮儿,就出落成了大姑娘了。

看那模样儿,长得倒有八分像杨秀芬,另外两分也跟王大头不大像,是不是他的种就不说了,反正算是挺俏的。

只不过人变好看了,那个脾气却没咋改,看人的眼神儿就跟财主看乞丐似的。

不过今天肖强倒没有吱声儿,看在她娘那张嘴很巧,他现在心情也很好的份儿,不跟她一般见识,等有空了直接找她娘“算账”就好。

“咋说话呢?咱家就不用人帮忙了?家里三亩麦子地,眼看就得割了,不让你肖强哥帮忙,是你去干还是你那个好吃懒做的爹去干啊?”杨秀芬立刻就训斥着。

肖强嘿嘿一乐,到底是杨秀芬这婆娘会说话,就是啊,你王素红家咋就不用帮忙了?刚刚老子不就代替你爹让你娘伺候了吗?

看看你娘那个劲儿,光看那张魂儿都要飘起来的脸,就知道她有多高兴了,啧啧,帮助人果然是件很快乐的事儿,以后还要多帮几回呢!

王素红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个茬子,鼻子动了动,快速吸了几口气:“这屋里啥味儿啊?”

杨秀芬脸上的红晕都还没有散开呢,这下子腾地就更红了。

那事儿之后当然有味儿,所以她才没想着在正屋,本以为闺女这几天不会回来,谁知道突然就回家了,这下咋个解释?
第17章 被发现了?
 好在杨秀芬这婆娘的反应真不是盖的,扭头儿就看着了扔墙角的兔子:“那不是,你肖强哥给咱送的兔子,啧,这村里面的小年轻儿,我就看着你肖强哥顺眼,看看别个,谁记得给咱家送这好东西?这可不好逮着呢。”

“不就是两只兔子嘛,镇上饭店里面多着呢,想吃几只吃不着啊?”王素红不明白她娘为啥就夸起肖强来了,不就是个穷小子吗?

“那都是养的兔子,味道哪能跟野兔比。”杨秀芬翻了个白眼道。

“那啥,婶子,没啥事儿我就先回去了,啥时候割麦你喊我声儿就行了。”肖强也不想在这里待着。

搞也搞不成了,看着王素红那个妮子就来气,再说要是久了被看出啥破绽来,那才毁呢。

“行,那你先回去吧,”杨秀芬说着,突然又跟想起什么似的,从兜里又掏出个五十的,塞到肖强手里,“割麦子的钱三十,这兔子我们也不能白要,给你算二十,亏的那些个,你就担待着点儿吧。”

哟,这婆娘还真是挺不错的!

肖强嘿嘿地就接了过来:“亏啥,给村长和婶子吃的,我乐意啊。”

兔子钱都已经给过一百了,她等于是额外又给送了二十,既有婆娘搞,还能多拿钱,他当然乐意了,巴不得每回都这么整一下。

“行了,别贫了,赶紧回去吧,老杨头儿不是找你还有事儿呢?”杨秀芬也催促着。

肖强应了一声,全没理会王素红那张死人脸,抬腿就溜了。

走在街上还有点儿后怕,看来那个影像真的不靠谱儿,要不然也不会等王素红走到院子来。

这太危险了,以后还要好好研究一下,真要是被王素红抓包了,那可就麻烦大了,看来这事儿以后不能这么搞!

正匆匆走着,就听后面有人气呼呼地喊:“你个臭小子往哪儿跑?”

肖强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王大头吗?不会这么快就被他知道了吧?

“臭小子,做贼了啊跑恁快,喊你好几声儿都不答应一下,咋着,躲着我啊?”这时王大头追上来,喘了口气才沉着脸训斥道。

别看这些话说得不好听,但肖强那颗心却忽腾就落了下去,真要是啥都知道了,肯定就不是这么跟他说话了。

“哪儿能呢,我是肚子疼急着跑茅房,走得急了,就没有听见,村长叫我有啥事儿啊?”

肖强忙赔着笑,心里却想着,以后一定要小心,不然真被发现了,那就玩儿大了。

王大头听了果然缓和了些:“没啥,昨儿个不是跟你说了,那三亩麦子你给收一下,后晌就去割吧,上边儿下通知了,最近几天里有大雨,要是被雨灌在地里收不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那行,我回去吃了晌午饭就开始。”肖强忙应着道。

“嗯,现在没事儿就赶紧去,”王大头这回才满意了,“整快点儿,争取明早之前都割完,省得误了时间。”

“知道了,这就去。”

肖强想,我去,我去你大爷!
第18章 河里的女人
 镰刀割麦子是最累的农活儿,怂点儿的人,干一天也就割个一亩,就算是好手,一天割三亩麦子,也得是前后都能看见天边儿的星星,累得不行不行的了。

这时间马上就中午了,王大头让晚上就割完,那怎么可能?老子总不能给你连夜割吧?人家周扒皮好歹也还让人睡觉呢,换成这货直接就不给当人使了啊。

气归气,这些话也不能当着面儿说,只是糊弄着把那货哄走。

肖强回去吃了点儿东西,又躺着歇了会,看太阳差不多没有那么毒了,这才起身拿了镰刀,朝着村外麦地里走去。

很容易就找到了王大头家的地,没别的,那块可是全村最好的地,地肥,浇水方便,还有人说那里风水好,所以一直都在王大头的手里没动过窝儿。

往手心啐了口唾沫,肖强弯腰开始干活儿,大中午的,外面除了远远听见几声知了叫,就只剩下他割麦子的刷刷声了。

干了大概有一个钟头儿,刚想找个阴凉歇两分钟,突然从刮过来的“暖”风里面,听到个零碎的女人声音。

“救命……”

肖强一下子就分辨出来,是河道子的方向,肯定是有人落水了。

来不及细,他已经冲那个方向蹿了出去。

小清河紧挨着七里沟,村民浇地都是从那里抽水,对那条河再熟悉不过了。

河面不宽,水流也不急,天热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到河里来洗澡,尤其是下午干完活儿之后,浅河面里能看到一片人。

但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应该不是主河道,而是某个分叉的小河沟子。

小清河虽然不大,但是分出来的河沟子却不少,听说很多都是从前特意挖出来的,好让附近庄稼浇地更方便一些。

有些不喜欢跟大片人一块儿洗的,就会挑一个隐蔽的小河沟子,自己一个人,或者跟两三个相熟的一块儿洗,这样倒是更安静。

肖强对这片儿的河沟子也算是熟悉的了,当初他可是把每一条都洗了个遍,没别的,就是听说河沟子里面经常会有女人偷偷在那里洗澡,甚至还有一男一女在河沟子里面搞事儿的。

可是后来肖强发现,这都他娘的是骗人的,他都转了好几年了,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女人洗澡,别说年轻的女人,连个老太婆都没有。

脚下飞快跑着,那个喊救命的声音也越近,可是就在他快要钻进那个河沟子里面的时候,声音却一下子停了。

肖强那个急啊,一眼望过去,水面都是平的,有好些地方还被水草给挡住了,这往哪儿去找人?

真要一块一块儿去摸,除非运气好到逆天,否则摸到人的时候,早就已经淹死了。

怎么办?

肖强边往前跑,边想着办法,突然一拍脑袋:“神仙眼,开!”

忽地一下,眼前出现了在河里搜索的画面不止是他,河沟子里面已经赶来了很多人,大家都在找着,看样子应该是过了离现在有很长时间了,终于画面里面有一个人喊着“在这儿”。

一个女人被拖了上去,光溜溜的身子上缠了不少水草,是刘麻子的女人孙晓梅……

影像呼地一下不见了,好像被阵风给吹没了一样。

书名:乡间溪水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乡间溪水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傲娇总裁的千金女佣11章(011想要欺负她)

    原标题:傲娇总裁的千金女佣11章(011想要欺负她)小说名:傲娇总裁的千金女佣011想要欺负她夏一涵把剩下的一半呵欠硬吞了回去,同时因为像做贼被抓了现行,脸腾的一下红透了。她习惯性地咬了咬嘴唇,轻声说:“对不起叶先生,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潮红的小脸,局促不安的眼神,她宽大的女佣制服,在领口处能看到雪白的两个半圆。这副模样怎么看都让男人又想保护,又想狠狠地欺负蹂躏。叶子墨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她听到自己害怕的心跳声,格外的响。她低垂头,避开他奇怪的眼神。他的手朝着她伸出了一点点,又握拳,收回去

  • 一世深情:我的腹黑老公11章(第11章 你拿我的女人和外面的小姐比?)

    原标题:一世深情:我的腹黑老公11章(第11章你拿我的女人和外面的小姐比?)小说名称:一世深情:我的腹黑老公第11章你拿我的女人和外面的小姐比?“可是我不喜欢喝咖啡啊……”颜小欢本能的就要拒绝,可是颜伊雪却根本就不理会颜小欢的,强拉着颜小欢就进了一家咖啡厅,并且点了两份卡布奇诺。都到这步田地了,颜小欢也就不好再拒绝了,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姐,我知道,这些日子都是我不对,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还能再原谅我一次吗?”颜伊雪态度诚恳的向颜小欢认错。颜小欢直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可是她又说不上来,只顾埋头搅拌

  • 绝品情种:女神老婆赖上我11章(第11章 杀机3)

    原标题:绝品情种:女神老婆赖上我11章(第11章杀机3)书名:绝品情种:女神老婆赖上我第11章杀机3却说那边的枭毒在发现自己劝说没用的时候,他的脸上布满了杀机,身边的赤虎和他一样,紧紧的攥着拳头,好像要随时冲进去干掉里边的人。“你们两个真不怕死,敢追我追到这里?”随着一句冰冷但却很美的声音传来,她的身影终于从房间里边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她当然不是别人,正是那李天捡回来的冷艳美女。当望见她出来的时候,那边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好像那个冷艳的女人有着一股可怕的力量似的。“哈哈,

  • 名门新娘:独宠傲娇妻11章(第11章:精心打扮)

    原标题:名门新娘:独宠傲娇妻11章(第11章:精心打扮)小说名字:名门新娘:独宠傲娇妻第11章:精心打扮第11章:精心打扮到了婚礼那天,她早早准备好,平时披散的长发挽起梳好,化了一个精致的淡妆,又换上那天和穆西沉一起买的浅绿色水钻小礼裙。裙子的样式和设计都十分出色,裙摆和领口是一颗一颗手工镶嵌的水钻,腰身还有精致的银线收边,勾勒出海水波纹的样式。裙摆前短后长,背后是一支半开的青莲,也是银线和贝壳薄片勾勒,曼妙的花枝从背部一点一点延伸到腰臀。再配上一个同款的钻石莲花吊坠,这样的林清,从房间里走出来

  • 《当爱已成往事》11章(第11章 要哭就哭出来吧)

    原标题:《当爱已成往事》11章(第11章要哭就哭出来吧)书名:《当爱已成往事》第11章要哭就哭出来吧洁白无暇的墙壁残留些许斑驳的光影,浓郁的消毒水味道在房间里蔓延,吊水瓶缓慢而有节奏的打着节拍,楚惜夏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夏夏,你醒了?真是太好了。”顾如珊欣喜地跑过来,翻了翻她的眼皮,拍了拍她的脸,拉了拉她的下巴。“你这是在关心病人,还是在验尸呀?”楚惜夏对顾如珊的关心很是感动,但这种考察外星人的举动也让她哭笑不得,忍不住调侃道。“呸呸呸,你瞎说什么呢,本姑娘当然是在担心你啦,你个没良心的!”顾

  • 追妻漫漫路:前夫请签字!11章(第11章 想要面子?没有)

    原标题:追妻漫漫路:前夫请签字!11章(第11章想要面子?没有)小说名:追妻漫漫路:前夫请签字!第11章想要面子?没有京都的夜晚,华灯初上,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楚洛寒脱下白大褂,拎包准备下班回家,刚要出门,赵绵绵从身后叫住了她,“楚医生,今天那位帅哥,后来有没有再来联系你啊?”赵绵绵的话,十足的八卦味道。“没有,他就是没事找事儿,打发了就行。”楚洛寒言简意赅的回答,丝毫没润色,也完全听不出自己与龙泽相识的破绽。赵绵绵砸吧砸吧嘴角,“楚医生,我觉得吧,你什么都好,智商高,眼光高,技术好,能力强,但

  • 极品透视11章(第十一章 真假帝王绿)

    原标题:极品透视11章(第十一章真假帝王绿)小说名称:极品透视第十一章真假帝王绿张扬扫了一眼站在外面的那些记者,以及店里面的这些员工,虽然这件事情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但至少还算是在可控制范围之内。“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收拾一下,我们总不能让人看笑话不是。”张扬皱着眉头,对店里的员工出口说道。“张扬,现在外面还有那些记者,要是今天我们珠宝店被他们给曝光的话,以后我们珠宝店几乎都不会有人来光顾了,这应该怎么办啊……”杨小洁一脸焦急。“这件事情我来安排,你放心,既然他们都已经来了,我会给他们一个意外

  • 都市保安11章(第011章 刀口舔血)

    原标题:都市保安11章(第011章刀口舔血)小说名:都市保安第011章刀口舔血罗军说道:“你问!”他心里是兴奋的,找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找到宋妍儿了。林倩倩说道:“虽然你说一切都很有可信度,可我怎么才能完全相信你不是杀手来杀宋妍儿的呢?”罗军不由翻了个白眼,他说道:“第一,我不是杀手。杀手跟我们是有很大的区别的。第二,我从不在国内办事。第三,这是最关键的。我出手很贵的,宋妍儿不过是个普通的姑娘,杀她还真轮不到我出手。”“那你手下到底杀过多少人?”林倩倩又问道。罗军警惕的道:“这跟我找宋妍儿的事情没

  • 王妃权倾天下11章(第11章 狠毒,哭着喊着求嫁])

    原标题:王妃权倾天下11章(第11章狠毒,哭着喊着求嫁])书名:王妃权倾天下第11章狠毒,哭着喊着求嫁]纪云开被皇上宣进宫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燕北王府的人很快就收到消息,甚至他们还知道了旁人不知晓的消息。“王爷,纪小姐的凤佩不见了!”依旧是管事进来,依旧看不到萧九安其人,只能隔着床幔说话。“嗯。”声音透着床幔传来,尾音压得很重、拖得很长,明显是心里不满。管事的额头不受控制的冒出冷汗:“王爷,属下尚未查到为谁所窃,但能肯定不是皇上的人,皇上今天宣纪小姐进宫,想必是为了凤佩的事。”“本王要的不是解释

  • 中医高手11章(第十一章 论坛火爆!!!)

    原标题:中医高手11章(第十一章论坛火爆!!!)小说名称:中医高手第十一章论坛火爆!!!“或许,分开是一种,所谓的成全!”“爱,我会放在心里面。”“有些事不会有期限。”方丘唱完最后一句,微笑着对着江妙语一伸手。江妙语会意一笑,接着唱起来。“依恋,坐在我旁边。”“厚厚的想念,随月光蔓延。”完美的衔接在了一起,而方丘手笛伴奏继续。“依恋,跟在你身边。”“看你的笑脸,吻你的唇边。”“如果爱是座秋千。”“你就是我的原点。”“没有你,该怎么演。”“那些你,说的永远……”美妙的歌声在伴奏中结束了。全场掌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