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诉不完当年情长 全文免费阅读

2018/5/17 22:21: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诉不完当年情长

第一章 权力的权,容易的易

七月阴雨的天气,雷声轰鸣,空气里凝着闷热与潮湿。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夏亦初穿着陆战迷彩服,巴掌大的脸蛋上涂抹着部队专用的蓝绿油彩,手中紧握着的是W03型12.7mm狙击步枪。

一道接着一道的锋利闪电将漆黑的也劈成白昼,夏亦初仍旧一动不动的趴在荒草丛生的荒山上,因为刻意隐藏,就连呼吸都压的极其微弱。

在夏亦初对面的1500米处,是一座废弃的大楼,大楼的下面,是端着枪支,成群巡逻的蒙面人,人数众多,火力十足。

当然,这些并不是夏亦初所担心的,那些人会有她部队的其他人处理,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瞄准大楼三层那唯一一间亮着日光灯的屋子,她要保护的人质在那,或者说她部队这次全力营救的目标在那。

此刻在她的狙击镜里,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他背对着她靠窗而站,纯黑色的衬衫略微松散的穿在身上,双手慵懒的支撑在向身后的阳台沿上,挽起在手肘处的袖子,将他那一双看似清瘦,实则钢劲的小手臂展现无遗。

那男人正在和绑架他的头目交谈,不过与以往被解救出来的人质不同,他没有一丁点的畏惧和害怕的慌乱,在日光灯的照耀下,反倒是跟在自己家一般的随性散漫。

夏亦初知道这个正在被自己锁定且暗中保护的男人不一般,虽然她还不清楚他的背景,但能惊动得了她的部队全力救人的人,想来定是个非富即贵的。网站haohaoyun.com

曾经,她的部队保护过某市的市长,某银行行长,或者是某军机要人……这些人当中,当然也有被劫持,或者是被绑架的,只不过他们哪怕是身份再高贵,被绑架的时候也是狼狈不堪,五花大绑,衣衫凌乱,目光涣散……

可眼下这个男人,竟然能如此的在绑匪头目的眼皮子底下,行动自如,慵懒随意,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身份,才能让连绑架他的绑匪都如此的顾忌?

就在夏亦初猜想的时候,那个一直在狙击镜里背对着她的男人,忽然就转动了一下身子,虽然只是一个侧脸,却已经足够惊艳。

淡雅如雾的双眼透着淡淡的慵懒,优美如樱花般的嘴唇色淡如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淡漠冷峻。

在夏亦初的注视下,他掏出了兜里的香烟,微微垂眸点燃,随着烟雾升腾,他朝着夏亦初的方向扫了过来,薄薄的唇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似笑非笑。

这个男人不似刚毅的帅,不似高冷的俊,却艳丽的妖娆,性感的窒息。

夏亦初看着那比记忆里还要妖上三分的面颊,一瞬间,无数属于曾经的回忆,排山倒海似的在脑袋里翻滚而起,要不是她强大的职业素质还在支撑着她,她恐怕会一个颤抖的扣动扳机。

权易……

权力的权,容易的易。

这是他的名字,曾经他就是这么笑着将她揽在怀里,告诉她,他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权力于他来说,不过是这世上最容易的事情。诉不完当年情长 全文免费阅读

那时,她爱他的名字,爱他的一切,以至于明知他深处于火坑的最深处,还拼了命的往里跳,可是现在,她躲他的名字,躲他的一切,以至于这么多年,她发了疯似的逃。

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夏亦初不停的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那些都过去了,无情的屈辱,母亲的病卧床榻,种种的一切……

都过去了……

夏亦初在强迫自己冷静的时候,部队里的其他人已经潜入进了大楼的内部,正和权易谈话的绑架头目似乎听见了什么风吹草动,蓦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掏出了别在后腰上的自动手枪,对准了权易的额头。

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回过神来的夏亦初快速将狙击镜,瞄准在了那绑架头目,随着红外线准确校对在了那绑架头目的太阳穴上,绑架头目根本还没来得及反抗,夏亦初扣动扳机,穿透力极强的子弹,钻透了玻璃,擦过权易耳边的鬓发,将绑架头目当场击毙。

与此同时,潜入部队撞开房门,处理掉了屋子里其他已经慌乱成团的绑匪。

屋子里擦枪走火,权易却面不改色,转过身,透过那被狙击子弹穿透的玻璃孔,朝着夏亦初的方向轻轻地笑了,无声的动了动唇。

夏亦初在狙击镜里看的清楚,他说:“很准嘛。”

一场营救人质的人物,圆满且顺利的画上了句号。好好孕

夏亦初起身将狙击枪背在身后,快速找寻到自己提前隐藏好的越野车,一路飙车下山,与自己的队友汇合。

因为潜伏而足足趴了五个小时的四肢酸疼酸疼的,不过夏亦初却没有理会。

她现在只想赶在权易被带下那废弃的高楼之前,和自己的上司报个到,然后先行回部队。

可估等她把车停在大楼前,刚走下车的时候,刚好就见着了权易和她的顶头上司,有说有笑的从大楼里走了出来。

身为夏亦初顶头上司的顾准鑫顾连长,一向得意夏亦初,如今夏亦初一招击毙了绑架头目,按照他的性格,肯定是要在当事人面前夸赞一番的。

“亦初,过来!”

夏亦初看着顾准鑫那热情的笑容,和权易那渐渐朝着她这边投来的目光,忽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想你,好想你,想你好想你,是真的真的好想你……”

好在这个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赶紧转过头接起电话,一边侥幸权易没看见她,一边深呼吸一口气,噙起了一丝开心的笑容。诉不完当年情长 全文免费阅读

可电话还没等接起来,手腕便是被一只大手握住,那手的手指漂亮至极,五指修长且指尖圆润。

看着那只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夏亦初知道,自己再怎么躲,终究是没逃得过这一劫。

“放开!”她扬起面颊,看向了那个不知道何时站定在自己身边的权易,“我不认识你,请你自重。”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当做从没认识过他。

权易对夏亦初的态度并不感到惊讶,更没有动怒,微微俯下欣长的身子,唇角一挑,那带着薄荷的气息,就吹进了夏亦初的耳朵里。

“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可忘不掉你曾经躺在我身下,婉转承欢喊着我名字的那段时光。”

“你……”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你了,夏亦初……哦,或者我该叫你……姐姐?”

第二章 瞬间就成弃妇了

姐姐,这次词儿,可能对别人来说温暖,很暖心,但对于现在的夏亦初来说,这个词儿是如此的让她感觉到耻辱,尤其在面对这个妖冶的男人时,这一声简单再不过的“姐姐”,充斥着的是怎样不堪回首的罪孽深重。来自haohaoyun.com

权易面对夏亦初如火如荼的目光,眉眼弯弯的,声音低沉且慵懒:“怎么?不喜欢听?那不如……”

他说着,那喊着散漫笑容的唇,更加靠近了她耳廓几分,声音压抑着属于一个男人最为原本征服欲望的淡哑:“我叫你夏夏呢?你觉得怎么样?”

夏夏这个小名,他确实是叫过,每次在他释放完自己,将她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耳廓时,都会轻哑的喊着她:“夏夏……”

这个可恶的男人!

夏亦初抬起头,看着那魅惑的面庞,忽然就笑了:“权易你有意思么?如此的纠缠不休,我记得你有洁癖吧?难道对自己废弃的破鞋,如今也有兴趣捡回去再穿一穿了?”

床也上过了,散也散了,她还真没必要在他的面前自恃清高。

权易笑了,唇角的笑容明明是那么的蛊惑动人,可眼中凝着的,却是散不去的千山暮雪般冰冷:“嗯,不错,你总算是承认认识我了。”

“你……”

夏亦初发现,这些年无论她将自己变得如何的伶牙俐齿,如何的钢筋铁骨,可在面对权易时,永远都会输的一败涂地。

就好像当年,明知道他是个注定的错误,却还是飞蛾扑火一般的和他缠绵悱恻。

顾准鑫走了过来,刚巧就看见了夏亦初那被权易紧紧握住的手腕,愣了愣,疑惑道,“怎么?亦初,你和小易认识?”

夏亦初从进了部队开始,便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在部队里,他是她的上司,在生活里,他也是她屈指可数的朋友。

在他的眼里,夏亦初确实优秀,但家境却非常糟糕,母亲不但病卧床榻多年,还有很严重的精神疾病,夏亦初这么多年的工资也就将将巴巴能够她母亲的看病钱。

至于权易,他就更熟了,或者说在A市就没有不认识的,这是一个纯红三代,富二代的少爷,爷爷肩膀上的杠杠星星,是连他顾准鑫都要弯腰点头的人物,爸爸是A市叱咤风云的老人物,身价几十亿都是往谦虚了说。

不过家境的殷实,身后强大的背影支撑,倒是并没有让权易成为一个酒囊饭袋,权易是个很特立独行的人,这么多年凭着自己的本事,在A市也混出了响当当的名号。

认识权易的人,都称他一声易少,至于他顾准鑫之所以会认识权易,那是因为……

“怎么会不认识?”没等顾准鑫心思完心里的事儿,权易就漫不经心的笑了,说笑的同时,还不忘拎着夏亦初的手腕晃了晃。

顾准鑫回神的同时,更加诧异的看向夏亦初:“亦初,真没想到你和小易认识。”

论身份,背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说认识,谁能不奇怪?

顾准鑫的目光,让夏亦初很焦灼,和顾准鑫认识这么多年的她,很了解顾准鑫那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而她又真的不想再回想起和权易曾经的种种。

她没有撕开旧伤疤,为别人解疑惑的习惯。

余光,瞥见了权易那戏虐的笑容,原本头痛的夏亦初也来了倔脾气,索性腰板一挺,闭不开口。

如此一来,局势就有些尴尬了,尤其是顾准鑫,明明觉得眼前这气氛不对,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这么不愿意承认啊?”根本就不知道尴尬俩字咋写的权易,笑的很是别有用意,“难道我这个弟弟让你觉得很丢人么?”

“弟弟?!”顾准鑫惊讶的嘴巴快要张成了O形,发现新大陆一般的瞪着眼睛,目光在权易与夏亦初之间窜梭着,“弟弟……姐姐……?!”

他记得夏亦初就有一个妹妹啊,怎么如今又来了一个弟弟?而且这个弟弟的来头实在是相当不小啊。

“权易,你到底想要干嘛?”额头的青筋已经开始暴跳,夏亦初的忍耐力已经到达了极限。

十年的缠绵,四年的不见,她爱过,恨过,追过,逃过,如今的她早已满身伤痕,根本不想再去奢望,也没那个精力再和眼前这个妖孽一般的男人纠缠在一起,她的生活已经够千疮百孔的了。

勒紧的手腕还没得到自由,腰身忽然跟着一紧,夏亦初本能反应的绷紧全身,就看见权易正肆无忌惮的朝着她俯身靠了过来。

余光瞄见已经石化在一旁的顾准鑫,和她那定格在不远处的战友,夏亦初只觉得自己濒临暴走:“权易你疯了?!”

这个男人要干嘛?他到底要干嘛!?

权易在夏亦初满是防备和厌恶的注视下,忽然就笑了,笑的放肆又无法无天:“夏夏,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疯的,如果我不疯,我当初又怎么能将你占为己有?”

“你没完了是吧?”

夏亦初没空陪一个疯子继续疯下去,猛地曲起自己的膝盖,直朝着权易长腿上的麻筋踢了去。

“亦初!”顾准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夏亦初的格斗技术,在整个营队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一脚下去木头棍子都能折成两半,就更别说踢人了。

再说了,权易是谁啊?要是被夏亦初踢出个好歹来,那他拿什么跟权易的老子交代?又拿什么跟权易老子的老子交代?

可就在顾准鑫急的火上房的时候,权易松开了紧握在夏亦初手腕上的手,继而抓住了她盈盈一握的脚踝。

那快如风之速度,稳准狠之力度的一脚,就这么被轻松化解,或者说是瞬间被秒杀了……

这下,不单单是顾准鑫,就连夏亦初那些站在远处的战友们都愣住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权易不过是一勾一带,那原本握着夏亦初脚踝的手,便顺理成章的搂住了她的长腿,暧昧的姿势,极近的距离,他不过是微微垂眸,那挑着魅惑弧度的唇,便碰触在了她的鼻梁上。

“夏夏,对于你,我从没打算有完呢。”

他渐动的唇,轻轻摩擦在她挺翘的鼻梁上,带起了阵阵瘙痒,可他说出口的话,佛进她的耳朵里,却足以让她遍体生寒。

“好想你,好想你,想你好想你,是真的真的好想你……”夏亦初兜里的电话再次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咳……”已经彻底懵圈的顾准鑫,打破了这让他打心眼里迷糊又尴尬的局面,“小易,你先让亦初接电话吧。”

“当然。”权易似玩够了,尽兴了的孩子,双手君子似的一抬,还给了属于夏亦初原本的自由。

夏亦初知道顾准鑫的用意,转过身深呼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可还没等她先开口,电话的另一边就先响起了一个陌生年轻的女人声。

“你好,夏小姐。”

夏亦初一愣,下意识的把电话从耳边移到了面前,那上面的来电联系人明明显示的是秦岳淮。

就在夏亦初把电话再次放回到耳边的时候,只听那电话里的女人又说:“夏小姐,我是秦岳淮的准未婚妻,请问你现在有时间么?我在你部队的会客室里,希望你能马上回来一趟,我……”

那个女人后来说了什么,夏亦初根本就没听进去,她空白的大脑,只不断回想着“准未婚妻”四个字。

可,可明明秦岳淮是她的未婚夫啊?怎么这准未婚妻就成了除了她夏亦初之外,另外的女人的了?

诉不完当年情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诉不完当年情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娇宠农门妻 刘星辰 夏小麦

    原标题:娇宠农门妻刘星辰夏小麦小说:娇宠农门妻主角:夏小麦、刘星辰目录预览:1章坑爹的穿越第2章洗刷刷1章坑爹的穿越“这老陈家的老婆真该浸猪笼,竟然爬上于家的床!”“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于家能看上她?”“这老陈家的竟然还把她接回来,真是……”“还不是为了孩子?唉……”老陈家在山上的木屋子里,一个脸上全是脓包,身体臃肿的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端着一碗水,站在床边,给床上的女人喂水。女人突然被呛得直咳嗽,越来越激烈,最后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眼中全是迷茫。“

  • 曾深爱,何放手 宋斯曼 顾少霆

    原标题:曾深爱,何放手宋斯曼顾少霆小说名:曾深爱,何放手主角:顾少霆、宋斯曼目录预览:第1章接受不了第2章泄密第1章接受不了“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宋斯曼无数次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可这一次,她同样被压在顾少霆身下,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不要!”顾少霆往日里那双揉遍身下女人全身的手原本多情暧昧,此时却一下比一下重,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跟他有过欢欲之好。“不要?呵!你忘了平时端杯咖啡都要在我面前解开两颗衬衣扣,然后风骚入骨的往我身上蹭?”

  • 等你说爱我 顾少霆 宋斯曼

    原标题:等你说爱我顾少霆宋斯曼小说书名:等你说爱我主角:宋斯曼、顾少霆目录预览:第1章接受不了第2章泄密第1章接受不了“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宋斯曼无数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可这一次,她同样被压在顾少霆身下,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不要!”顾少霆往日里那双揉遍身下女人全身的手原本多情暧昧,此时却一下比一下重,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跟她有过欢欲之好。“不要?呵!你忘了平时端杯咖啡都要在我面前解开两颗衬衣扣,然后风骚入骨的往我身上蹭?”“你忘了

  • 傲娇龙王不下床 唐怡 蛟

    原标题:傲娇龙王不下床唐怡蛟小说:傲娇龙王不下床主角:蛟、唐怡目录预览:第1章遭人侵袭第2章没有救我第1章遭人侵袭我老公性·无能。在我们这个小山村里,思想是很保守的,所以结婚之前,我们从来都没有做过。新婚之夜,我满怀激动的洗了个澡,光溜溜的躺在被窝里等着我老公上来,他也很激动,脱衣服时手都哆嗦了,扯了很久才把衣服扯下来。然后他一个饿虎扑食朝我扑过来,兴奋的搂着我,嘴巴在我脸上胡乱的亲,弄得我又痒又麻。他很会调动气氛,前·戏做的也很足,可是当我们进行到关键步骤的时候,他却忽然没了动静。“怎么了?”

  • 桃源小农女 刘星辰 夏小麦

    原标题:桃源小农女刘星辰夏小麦小说名:桃源小农女主角:夏小麦、刘星辰目录预览:第1章坑爹的穿越第2章洗刷刷第1章坑爹的穿越“这老陈家的老婆真该浸猪笼,竟然爬上于家的床!”“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于家能看上她?”“这老陈家的竟然还把她接回来,真是……”“还不是为了孩子?唉……”老陈家在山上的木屋子里,一个脸上全是脓包,身体臃肿的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端着一碗水,站在床边,给床上的女人喂水。女人突然被呛得直咳嗽,越来越激烈,最后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眼中全是迷

  • 小女子的疯狂人生 安洛璃 龙皓轩

    原标题:小女子的疯狂人生安洛璃龙皓轩小说:小女子的疯狂人生主角:龙皓轩、安洛璃目录预览: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第2章恩断义绝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庭宣判,被告安淮生贪污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法官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回荡在庄严肃穆的法庭,字字敲打着安洛璃的心。她的父亲,曾经无限风光荣耀的A市市长安淮生,在一夜之间竟然成为了阶下囚!安洛璃的心脏猛烈的抽动着,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她那个慈爱、廉洁的父亲,怎么可能贪污受贿?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深呼吸了好久,安洛璃才稍稍缓过神,迈着沉重的

  • 阴妻撩人 唐灵 孟子辰

    原标题:阴妻撩人唐灵孟子辰小说名字:阴妻撩人主角:孟子辰、唐灵目录预览:第一章古怪老太婆第二章睡在棺材里第一章古怪老太婆我叫孟子辰,家住皖北边界的一个小镇子上。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在镇上经营一家寿衣店,利润不大,仅够维持生活。在这寿衣店中,角落处有一口老旧的棺材,摆放在那里很多年了。那口棺材,每隔一段时间,爷爷都会亲自端着黑漆涂抹一遍,很是仔细认真。这些年来,有人来店里想买棺材的时候,爷爷都会另行定制,从来没准备将这口老旧棺材卖给人家。我问过爷爷,为什么对这口棺材这么宝贝?爷爷笑了,说这口棺材是

  • 农家娇女香满园 刘星辰 夏小麦

    原标题:农家娇女香满园刘星辰夏小麦小说名字:农家娇女香满园主角:夏小麦、刘星辰目录预览:第1章坑爹的穿越第2章洗刷刷第1章坑爹的穿越“这老陈家的老婆真该浸猪笼,竟然爬上于家的床!”“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于家能看上她?”“这老陈家的竟然还把她接回来,真是……”“还不是为了孩子?唉……”老陈家在山上的木屋子里,一个脸上全是脓包,身体臃肿的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端着一碗水,站在床边,给床上的女人喂水。女人突然被呛得直咳嗽,越来越激烈,最后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 小叔凶猛 安圆圆 苏南俊

    原标题:小叔凶猛安圆圆苏南俊小说:小叔凶猛主角:苏南俊、安圆圆目录预览:第1章被小叔强占第2章发现丈夫出轨第1章被小叔强占熟睡中的女人”嗯”了声,翻过身,鼻子贴上了男人的脸庞。男人身穿白衬衫,干净的脸上带着淡淡忧伤,手指划过小女人柔软的脸庞,他忍不住朝她凑了过去。顿时,一股淡淡的清香包围他,那是只属于她的味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嫁给苏文俊?男人眸子深处的忧伤更深了。四下寂静,安圆圆以为是苏文俊回来了,睡眼朦胧间,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但下一秒,男人匆匆把床头灯关上,顿时,卧室陷入一片黑暗。“是

  • 农家小媳妇之带娃种田记 刘星辰 夏小麦

    原标题:农家小媳妇之带娃种田记刘星辰夏小麦小说:农家小媳妇之带娃种田记主角:夏小麦、刘星辰目录预览:第1章坑爹的穿越第2章洗刷刷第1章坑爹的穿越“这老陈家的老婆真该浸猪笼,竟然爬上于家的床!”“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于家能看上她?”“这老陈家的竟然还把她接回来,真是……”“还不是为了孩子?唉……”老陈家在山上的木屋子里,一个脸上全是脓包,身体臃肿的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端着一碗水,站在床边,给床上的女人喂水。女人突然被呛得直咳嗽,越来越激烈,最后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