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帝王权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1 23:14:08 来源:网络 []

书名:帝王权妃

1毒妇安锦绣之死

祈顺朝,七月末,京都北城外。推荐haohaoyun.com

一场微雨过后,鹧鸪村的田间地头都是一派沐雨之后的情景,细沙石铺成的道路也略显泥泞。村口的凉亭下,一个女子神情恍惚地躺在地上,身边被人扔着一块长了霉点的面饼。

天黑之后,村头的官道上来了一个骑马的公子,打马进村后,不久又由老村长陪着一路寻到了这个凉亭外。

凉亭外的荒草茂密且长,将女子的身形遮掩了大半,吃完那块面饼后,女子便躺在这里没有动弹过。

年轻的公子在荒草丛外站了许久,几次想抬脚进来却都放弃了。

老村长叹了口气后,先回村去了。

“月儿不久就要嫁为福王妃,我送她上京完婚,爹让我来看看你,”老村长走后,少年公子才开口对着荒草丛中的女子道:“爹说你毕竟是月儿的生母,她成婚的事应该让你知道。《帝王权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女子躺在荒草丛中无声无息。

“安锦绣,”少年公子突然又忿恨起来,狠声对女子道:“为何会是你这样的女人将我们兄妹生下?!为何你到了今日还不死?!”

少年公子转身快步离去,逃一般,连头也不回,如果有可能,他倒宁愿自己没有来过这里。

雨在少年走后又下了下来,被少年叫做安锦绣的女子这才从荒草丛里爬了出来,枯黄的长发披散着让人看不清隐在长发下的容貌,只嘴里发出的近似野犬的呜咽声,显露了这女子已疯的事实。

为何还不死?

身下的血混着雨水流了一地,天下间有多少人会在意一个疯女人的死?

所以安锦绣死后很久才被人发现,她死在村头的一座废屋里,尸体已经被蛆虫鼠蚁啃食尽血肉,化成了白骨后,才被几个跑进废屋里的小孩子发现。

受了惊吓的小孩子们惊叫着逃了出去,不一会儿村上的农人们走进来,看到一堆枯草中的白骨后,这才相信孩子们没有说谎话。

惊愕片刻之后,有妇人冲这白骨吐了一口口水,骂道:“这个毒妇终于死了!”

等老村长赶到的时候,安锦绣的尸骨已经散了架,散落在一堆枯草中,多少显得有几分凄凉。“快住手!”老村长连声喝止想放火把安锦绣的尸骨烧了的村人们。说明haohaoyun.com

“伯爷爷,这种人的尸体也要安葬吗?”有年轻的后生瞪着眼问老村长道。

“唉!”老村长叹一口气,“人死债了,埋了吧。”

“这种毒妇我才不要埋她!”农人们纷纷喊了起来。

老村长的声音被农人们的骂声压了下去,看着枯草中的白骨,想着安锦绣这个女人,老村长其实也是一脸的鄙夷。虽说人死债了,可是安锦绣这个女人,死了后是不是就真能还了一身的恶债,老村长也不知道。

安锦绣,当朝安太师的庶女,十六岁时嫁与当朝的上官将军,却又妄想巴结当年的五皇子,如今的圣上白承泽。没人知道安锦绣有过多少的情人,也没人知道在皇家的皇子夺嫡,兄弟相残中,安锦绣参与了多少,害了多少人,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好好孕丈夫休弃,儿女不认的弃妇;妄图攀龙附凤,祸乱朝纲的毒妇;让浔阳安氏颜面尽失的罪女,这些都是明宗白承泽登基之后,当众痛斥过安锦绣的罪名。祈顺朝开国以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如安锦绣这样落下如此多的恶名。

“她在我们这里乞食了三年,也疯癫了三年,”老村长等众人骂完了,才强压着心里的厌恶,劝村人们道:“是不是也算是惩罚了?”

农人们一时间都不说话了,安锦绣在他们这里衣不遮体的乞食三年,他们平日里对这个毒妇非打即骂,拿这个疯了的女人取乐不是一回两回,这个女人最后其实也是可怜。

“你们这是都可怜她了?”有农人不久之后叫了起来,“老话怎么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女人在都城陷害忠良的时候,就应该被天打雷劈!”

一个火把丢在了森森的白骨上。

破屋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着蛛网的画,画中的观音大士似笑非笑地望着面前燃起的火焰。

安氏的毒妇死了。

这消息很快传遍祈顺王朝的大街小巷。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帝宫里的帝王有瞬间的失神,墨汁从笔尖滴落,污了一纸立后的诏书。

边关卫国将军府里的大将军则呆立在庭院里,院中飘香的秋桂一如当年安锦绣下嫁于他时的时节,似乎还在提醒着他当年的事,只是安锦绣这个女人死了。

黄泉的望乡台上,安锦绣静静地,一遍遍看着自己的骸骨化为飞灰的场景,她甚至还有心情看着阳光从木窗的花格里溜进了那间屋中,光影斑驳中,她的一生似乎在这忽闪的火焰里一幕幕的回演。

爱上五皇子白承泽,却下嫁给目不识丁的上官勇,所有罪孽的开始好像只是因为自己的不甘心,只因为她是庶女,所以她的嫡长姐姐可以嫁给太子,她的嫡出妹妹可以嫁做相府长媳,而她却只能嫁给一个破了相貌,粗鄙连字都不识一个的从军之人,为的只是这人救过自己的父亲。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知道恩公求妻不易,所以以家中一女报此大恩。”

当朝安太师的一句话,就决定了安锦绣的一生。当时想来可笑,现在想来却是可悲。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五皇子白承泽英俊无双,文武双全又如何?多少的甜言蜜语,最后有哪一句成了真?她将心给他,为他出谋画策,为他陷害忠良,为他盗了丈夫手中的兵符,助他兵变血洗了整座都城,助他成为这天下的主人又如何?帝王后宫三千美人,哪里有她的位置?白承泽是君临天下的帝王,而安锦绣是祸乱朝纲,不守妇道的毒妇。

丈夫上官勇不通诗书,不解风情又如何?如今想来,其实只有这个男人对她用过真心。还有那一双儿女,罢了,安锦绣摇了一下头,只求他们忘了她就好。她这一生是一场大错,怨不得别人。

最后再望一眼人间之后,安锦绣转身,黄泉地府幽暗死寂,她这种罪女不知道要在这里沉沦多少岁月。几张白色的纸钱,蓦地出现在安锦绣的脚下。安锦绣再转身望向人间,她看见了上官勇。

上官勇低头烧着的纸钱,安锦绣这个女人,活着的时候让他不得安宁,死了还是让他不得安宁。他忘不了花嫁之时,他掀起鸳鸯红盖时,这个女人给他的惊艳,也忘不了这个女人望着自己时冰冷的眼神和不耐的神情,还有这个女人最后被新帝抛弃时的疯狂。

“如果我们不结成夫妻,如果你最初就嫁给了圣上,也许你就不会落到今天的这个下场,”上官勇对着燃着的火堆说着心里话,“我自幼家贫,无钱读书,如何成为你喜欢的那一种人?锦绣,下辈子再世为人,你好好做人吧,不要再信错了人,也不要再遇上我这种不合你意的丈夫。”

纸钱在火中烧成了灰,随风漫天的飘散。

上官勇最后将一根红绳也扔进了火中,像是如此,才真正烧断了他与安锦绣这个,世人口中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的女人之间的姻缘。

望乡台上的安锦绣掩面而泣,

“你为何哭呢?”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淡淡地问安锦绣。

“我生前做错了事,”安锦绣哭道。

“那你现在悔了?”

“大错铸成,我才发现了一个人的好,”安锦绣的泪水沾湿了衣襟,“你说我为什么如此蠢笨?看不透人心?”

“唉!”虚妄中,发话的女子长叹一声。

安锦绣往望乡台下走去,嘴里喃喃自语着:“回不去了,……”

“你去奈何桥吧,”这女子突然又对安锦绣道:“只记得不要喝孟婆汤。”

奈何桥头,白发的孟婆看着安锦绣也是一声长叹,“你真的不要忘记前尘吗?”

安锦绣点头。

“走吧,”孟婆给安锦绣指了一个去路。

安锦绣的身影消失在奈何桥头。

“菩萨为何要让她再吃一次苦?”孟婆问隐在虚妄中的人。

无人应答孟婆的话。

不想忘记,是心有牵挂,还是心有不甘?孟婆将手中的汤碗递给走到她面前的幽魂,叮嘱一声:“此去又是一生,好自为之吧。”

此去又是一生,那如果此去是一生的重来呢?

奈何桥头一朵彼岸花飘过,花开千年,叶生千年,孟婆这才想起,今日是地府彼岸花花开叶落的日子。

2重生花嫁之前

睁开眼时,房中的烛光微弱,安锦绣呆愣地看着面前的绣架,架上绣了一半的五色团花,让安锦绣一阵恍惚。她不是投胎来还前世的债了吗?为何不是身在妇人的产房,而是坐在这绣架前?这绣架,这房间,这身衣物,安锦绣飞奔到了铜镜前。

镜中二八年华的少女一脸的惊恐,却也面如芙蓉,有着上等的容貌。

安锦绣一遍遍抚弄着自己的脸,手中的绣针将她的手戳破,鲜红的血一滴滴的滴落下来,将她的这张脸也染红。最后绣针深深扎进安锦绣的指缝中,十指连心之痛席卷全身之后,才让安锦绣确定她不是在黄泉路上做痴梦,她是真的回来了,在她还没有嫁与上官勇之前,自己大错特错的一生重新来过了。

安锦绣不知道自己在铜镜前哭了多久,烛台上的灯烛燃尽,天光放亮,这一夜过去后,安锦绣哭红了双眼,似乎要将重新来过的,这一生的所有眼泪都流尽一般。

“二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身后传来的惊声寻问,让安锦绣停了痛哭,慢慢回头一看,竟是自己贴身的婢女紫鸳。

紫鸳自幼在安锦绣身边伺候,从没见一向心高气傲的安家二小姐掉过眼泪,小丫头比安锦绣还小上两岁,望着安锦绣两眼通红,一脸泪痕的样子,紫鸳傻了眼,站着不敢动弹了。

“没事,”安锦绣用手背擦了一把脸,“你不要害怕。”

紫鸳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安锦绣的跟前,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突然想哭了,就哭了一场,”安锦绣说着又望向了面前的铜镜,突然又笑了起来,这样不是比她来世还债更好?让她好好的做一世的安锦绣,不再犯错,不再让贪念迷了自己的心窍,只做上官勇的妻子。

“小姐,”紫鸳小声说道:“你是不是不满意老爷给你定下亲事?”

“今天是什么日子?”安锦绣问道。

“啊?”紫鸳想了想,说:“今天不是什么大日子啊。”

“我说年月,”安锦绣说道,指甲掐在手心里,她却不觉得疼,原来这时她与上官勇的亲事已经定下了。

“文德二十七年七月初九啊,”紫鸳说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文德二十七年七月初九,安锦绣回想着自己的上一生,还有一月她就要嫁与上官勇了。对这个男人满心的亏欠,让安锦绣想马上见到上官勇,只是这一月的时间她却不得不等。

“小姐你的手?!”紫鸳这时发现了安锦绣的伤手,又惊叫了起来。

“不碍事,”安锦绣低头看一眼自己血淋淋的右手,将这只手掩在了袖中,“昨晚剌绣时被针扎了。”

“我去找大管家,让他去请大夫来,”紫鸳转身要往外跑。

“不用了,”安锦绣唤住紫鸳,“我自己包一下就好,你这样毛毛燥燥的,我还怎么带着你出府?”

紫鸳听了安锦绣的话后又呆住了,“小姐,你愿意嫁给那个上官武夫了?”

“什么上官武夫?”安锦绣把脸一沉,“他也是将军了,不要胡说。”

“大少爷他们都是这么叫的,”紫鸳走回到了安锦绣的跟前,“昨天小姐也,”紫鸳看安锦绣一眼,说:“小姐不也这么喊的?”

安锦绣起身,叉话道:“要去给夫人请安了,你帮我更衣吧。”

“小姐的手真的没事吗?”紫鸳跟在安锦绣的身后问道,自己从小伺候的安二小姐,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但具体是哪里紫鸳也说不上来。

前生听说父亲要将自己下嫁给上官勇,那时的安锦绣可是跪在大房的院中求了半天,说尽了不想嫁的话。安锦绣苦笑,看来同样的事,这一生她也做过了,这些话传入上官勇的耳中,这个男人又要被她再伤一次了。

紫鸳伺候着安锦绣净了面,上了妆,更了衣,却没再敢跟安锦绣说起就定在一月之后的亲事。

“这个婚事我想过了,”临出门时,安锦绣对着紫鸳小心翼翼的眼神说道:“嫁给一个堂堂正正的将军,没什么不好。”

紫鸳听了安锦绣的话后,一脸的不敢相信,嚅嚅地说道:“小姐能这么想就最好了。”

安锦绣出了自己了绣阁,紫鸳是个好的,前生这个丫头随她到了上官府,多次归劝过自己,自己的那一儿一女,也是紫鸳照顾长大的,紫鸳这丫头是她的恩人。想到这里,安锦绣又回身,平生第一次拉住了紫鸳的手,轻声说道:“紫鸳丫头,日后我要为你找一个可依托终身的好男子。”

紫鸳的脸“腾”的红了,她与安锦绣一起长大,情分不比这府中的一般婢女,当下小丫头一跺脚,“小姐你不要与紫鸳开玩笑,紫鸳一辈子伺候你,什么男子啊?”

安锦绣一笑,扭头去看院中的秋桂,七月正是盛夏之时,枝头的桂叶茂密且碧绿,再过一月,桂花绽放,她这个小院里又是一年的暗香飘溢了。

“等这桂花开了,小姐也就出嫁了,”紫鸳在安锦绣身旁说了一句。

“嗯,”安锦绣应了一声,金秋时节,她出嫁离门的日子正赶上了一个好时节。

“小姐,”紫鸳这时又看着安锦绣的脸发起愁来,说:“上了妆还是能看出小姐哭过。”

“谁还不准我哭了?”安锦绣说着往小院的院门走去。

一路上,不时有府中的奴仆和婢女看到安锦绣,这些人纷纷避让的同时,偷偷打量安锦绣的眼神里,有同情,也有幸灾乐祸。安锦绣对这些目光一律视而不见,只挺直了腰板走自己的路。

大房里,安家的主子们除了安锦绣外都到齐了。

“老爷,太太,二小姐来请安了,”大管家看到安锦绣从偏门进了大房的院子后,就冲屋里禀告道。

“让她进来,”太师夫人秦氏发了话。

“二小姐,”大管家冲到了自己跟前的安锦绣行了一礼。

安锦绣冲大管家客套的一笑,走进了大房的堂屋。

“二姐,你哭过了?”府中嫡出的三小姐安锦曲一看到安锦绣的脸,就出了声。

“哭过了,”安锦绣大方承认。

“你的婚事已经定下,”安太师等安锦绣给他和夫人行礼请安之后,开口道:“你哭闹也无用。”

安锦绣低头道:“那日是我犯了糊涂,说了糊话,父亲,女儿愿嫁。”

安锦绣此语一出,屋中的安府主人们都是一愣。

“你愿嫁了?”秦氏问安锦绣道:“锦绣,在家人面前,你不必委屈了自己。”

“是啊,二姐,”三小姐安锦曲也道:“你要是想通了,怎么会又哭红了眼睛呢?上官勇那个人,我听说……”

“闭嘴!”安太师这时喝了三女儿一声,“你要守的礼哪里去了?!”

3女儿愿嫁

秦氏夫人见小女儿挨了骂,开口劝安太师道:“锦曲也是为了她姐姐。”

“慈母多败儿!”安太师冲秦氏夫人说了一句。

秦氏夫人却只是叹了一口气,道:“老爷也别怨锦曲,就是我也舍不得锦绣,老爷是不是再想想?要报恩,我们这种府第,随他上官将军要什么,我们都给得起的。”

“老夫亲口答应下的亲事,还能再变吗?”安太师变了脸色,语带怒气地说道:“你就不要妇人之见了,儿女亲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还轮得到她们姐妹自己作主?我浔阳安氏的女儿,有这么不知羞的?!”

秦氏夫人抹起了眼泪,“我一个妇道人家,舍不得女儿怎么了?锦绣没托生在我的肚子里,可也是我一手养大的,我就是舍不得!”

看到结发的妻子伤心流泪,安太师重重地拍了一下身旁的桌案,终于不再说话了。

安锦曲跑上前去,拉着秦氏夫人的手,小声安慰起来。

安锦绣却只是冷眼旁观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出戏。没错,只是一出戏,前一世的安锦绣却偏偏看不穿。将自己这个庶女养在身边的嫡母秦氏,是众人口中的贤妻良母,前一世的安锦绣也曾经以为这个嫡母是个好的,一心为她着想,为她下嫁给上官勇一直报着不平,甚至暗许她与白承泽之间的私情。结果呢?安锦绣低下头,自嘲地一笑,想想自己的前一世,好像她就没有做过一件对的事。

“锦绣,”秦氏夫人在上面喊她:“你父亲的一句话,就要苦了你一辈子了!”

“母亲,”安锦绣往前走了几步,往地上一跪,说道:“上官将军救了父亲的性命,锦绣对他也是感激不尽,女儿嫁与他也是报恩,一定会好生伺候上官将军。”

秦氏悲声一止,她有些狐疑地看着安锦绣,这个庶女一向心比天高,这一回就这么认命了?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安太师对于安锦绣的话很满意,也松了一口气。上官勇这个准女婿,太师静下心来想想,其实真配不上他安书界的女儿。上官勇自幼家贫,未读过诗书不说,单就近三十岁的年纪,就让安太师皱眉,安锦绣还在二八年华,配上这样一个老男人,安太师一人独处之时,已经不知叹过多少气了。

秦氏这时突然又说道:“你出嫁之时,我让你大哥送你出门,不管你嫁与何人,我的女儿一定要风风光光出嫁离家的。”

安锦绣看向自己的大哥,只看见安大公子,安元文脸上顿时就有不悦之色。嫡长子送一个庶出的小姐出门,长了安锦绣的脸面,却让安元文这个工部侍郎跌了身份。前一世为了这个,安锦绣对秦氏这个嫡母感激不尽,却没发现自己的这个大哥并不情愿。

“好了,锦绣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安太师对秦氏的决定没说什么,他是亏待了安锦绣这个女儿,让长子送嫁也好,就算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种补偿。

家人们都已退下,秦氏夫人却不走,对安太师说道:“锦绣已经愿嫁,老爷你就不要再逼她了。”

安太师对秦氏道:“你也下去吧。”

“你不疼这个女儿,我疼她!”秦氏却坐着不动,对安太师道:“有些话你就不要再对锦绣说了,老爷您真忍心再让锦绣伤心?”

安锦绣低头不语,重活一世的人心里清楚,五皇子白承泽此时已经向她的父亲暗示过,他想迎娶她这个安氏的庶出二小姐。她的父亲最早与秦氏商量时,是想将府中三小姐安锦曲下嫁给上官勇,最后秦氏哭求一夜,总算是“救”了自己的女儿。秦氏此时不让安太师再说话,无非就是不想安太师向她交底罢了。

“你也退下吧,”安太师终于没再说话,挥手让安锦绣退下去。

安锦绣退出了大房。

“这下你满意了?”安太师在安锦绣走后,问秦氏道。

“手心手背都是肉,”秦氏还是抹着眼泪,“我知道我对不起锦绣。”

“胡说!”安太师被秦氏这么一说,又有些恼了,“你养她长大,怎么待她也不为过,以后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

看着丈夫拂袖而去,秦氏这才面露冷笑,她的女儿自是要在枝头做凤凰的,至于小妾的女儿,有什么可珍惜的?庶出的女儿也想嫁入皇家,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想到府中的那些妾室,秦氏又是一阵气闷。

安锦绣带着紫鸳走在安府曲曲折折的回廊里,正是夏花艳丽时,安府里处处花团锦簇。安锦绣对身旁的鲜花熟视无睹,她只是想到自己与上官勇很快就要见面,脸上不自觉地就带了笑意。

“小姐,”紫鸳这时看左右无人,小声对安锦绣道:“那五殿下那里,要怎么办?”

安锦绣一愣,重生之后,对这个男人,她一次也没有想念过。

紫鸳一脸的关切,“小姐,你还是伤心吧?”

“没羞!”安锦绣重重地刮了一下紫鸳的鼻子。

紫鸳吃了疼,啊的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说了!”安锦绣假装凶恶道:“我与五殿下怎么了?最多来往过几封书信,紫鸳丫头,你小姐的清白可就在你的这张嘴上了!”

紫鸳吓白了脸,忙要给安锦绣跪下。

安锦绣伸手把紫鸳一扶,认真道:“我与五殿下真的没有什么,以后这个人与我们无关了。”

“嗯,”紫鸳点头,也认真对安锦绣道:“小姐我记下了。”

安锦绣扭头继续往前走着,她与白承泽在太子府的花园不期而遇,她去讨好自己当太子妃的嫡姐,他去讨好自己当太子的嫡兄,都是庶出的人,他出身皇家,她出身权贵,在这个嫡庶分明的年景里,多少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前世被弃之后,安锦绣想了很多她与白承泽的事,她将心给了这个男人,自认为自己的一颗真心是无价之宝,可对于白承泽而言呢?自己只是他与太师府搭上线的棋子,还是一个被他迷了眼的棋子罢了。

“小姐我们要去哪里?”看安锦绣不是往绣阁走,紫鸳在安锦绣身后问道。

“去看看我娘,”安锦绣说道。

“去看夫人要往这里走啊,小姐,”紫鸳给安锦绣指了一个方向。

紫鸳指的是往秦氏的院子去的路,安锦绣一笑,“我去看生我的娘,”她对紫鸳说道。

紫鸳愣了一下,迈步追上了安锦绣,“去看绣姨娘?”

“嗯,”安锦绣应了一声。

“为什么?”紫鸳木愣愣地问道,她家小姐一向不喜欢自己的生母,甚至连绣姨娘这三个字都不想听见,今天怎么想起来亲自去看绣姨娘了?

4母女都是薄命人

安锦绣苦笑一声,没有说话,低头往前走去。要告诉紫鸳自己是个不孝女吗?一心巴结着大夫人,看不起自己的亲生母亲,这就是前生的安锦绣,这话安锦绣没脸说出口。

“二小姐来了?”伺候绣姨娘的婆子看到安锦绣出现在偏院的门口时,吃惊之下竟叫了起来。

婆子这一叫,院中住着的三位姨太太都出了房来看,其中就有安锦绣的亲生母亲,绣姨娘。

安锦绣客气地跟另两位姨娘打了招呼。

“二小姐今天怎么会来?”两位姨娘,宋氏和冯氏都问安锦绣道。

“来看看我娘,”安锦绣大大方方地说道。

绣姨娘听了安锦绣的话后,却险些哭出声来,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女儿,终于喊了自己一声娘,这种心酸,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

“娘,”安锦绣这时已经走到了绣姨娘的面前,又清清楚楚地喊了一声。

“哎,”绣姨娘愣了半晌后,才想起来应了安锦绣一声。

“我来看看你,”安锦绣真正站在了亲生母亲的面前,笑容真诚,却也尴尬,明明是亲生的母女,她却不知道要与亲生母亲说些什么。

“快进屋吧,我们进屋说话,”绣姨娘失了平日里的稳重,让安锦绣进屋道:“你弟弟也在。”

安锦绣的脚步顿了一下,弟弟?

安元志站在了滴水檐下,十三岁的少年,已经是一副少言寡语的性子。

“元志,”安锦绣望着安元志一笑,“没想到你也来看娘。”

“二姐,”安元志喊了安锦绣一声,声音冷淡。

“娘,我们进屋说话,”安锦绣拉起了绣姨娘的手。

“好,”安锦绣的动作,让绣姨娘有些受宠若惊,连声应道:“二小姐,五少爷都进屋,我们进屋说话。”

安锦绣为绣姨娘喊她的称呼感到心酸,明明是亲生的儿女,她的这个母亲却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能喊上一声。进了屋后,安锦绣就对绣姨娘道:“娘,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喊女儿一声锦绣,谁还能说你?”

“不能坏了规矩啊,”绣姨娘轻声说道:“你有心来看我,我已经知足了。”

安锦绣眼中酸涩,连低头喝茶,将自己此刻的样子遮掩过去。

“二姐要大婚了,恭喜你了,”安元志这时开口道。

安锦绣看向了自己的同胞弟弟,身为安府的庶子,她的这个弟弟,前世里被自己视而不见,甚至因为嫡母秦氏不喜这个弟弟,而觉得这个弟弟对自己而言是个拖累。可是谁能想到,就是这个在府中不声不响的弟弟,十四岁时就违了安氏诗书传家的祖训,私自离家从了军,硬是用命为自己拼了一个前程,衣锦还乡之后,用所有的军功跟皇帝换了一个恩典,将他们的母亲接出安府奉养。她的这个弟弟有哪一点比旁人差?自己重活这一世,是不是可以让这个弟弟少吃一点苦楚,多些少年人应有的肆意洒脱?

“五少爷!”绣姨娘忙冲安元志摇手,让安元志不要再说了。

“这桩婚事没什么不好,我很满意的,”安锦绣说道:“元志,多谢你的这一声恭喜。”

绣姨娘仔细地端详着安锦绣,从安锦绣的脸上,倒是真看不出半点的不满意来。“我也打听过了,“绣姨娘叹道:“上官将军年纪有些大了,家中还有一对继母所生的弟妹,一个与五少爷一般大,妹妹却只得六岁。二小姐,你过去后,还要抚养他这一对弟妹啊。”

“无非就是过日子,”安锦绣还是一笑,上官勇的那一对弟妹其实都是好的,只是前世里,自己没有照看过他们一天,现在想来,也是她安锦绣亏欠过的人。

“唉!”绣姨娘发愁的叹气,身为母亲,她此刻不会去想上官勇的好,她只是担心安锦绣,她的女儿刚刚十六,花儿一样的年纪却要去伺候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怎么想绣姨娘都觉得,太师给安锦绣定下的这门亲事不好。

“娘放心吧,我会安生过日子的,”安锦绣笑道:“娘,女儿可是要去做将军夫人了,是将军夫人呢。”

安锦绣一句将军夫人,让绣姨娘和安元志都苦笑了起来,上官勇一个从五品的游击将军,安氏这样的门第,何时出过一个从五品官的女婿?

“你们正聊着呢?”与绣姨娘同院的冯姨娘这时端着一碟点心走进了屋。

“谢谢冯姐姐了,”绣姨娘忙起身道谢。

安锦绣也起了身,冯姨娘送来的点心一看就是放了几天的,看着自己娘亲向冯姨娘一再道谢,安锦绣又是一阵心酸。安氏大族,外人谁能想的到,做妾的连个小点心,也要正室夫人赏了才有。

“二小姐,”冯姨娘冲安锦绣笑道:“我可是听说了,夫人要让大少爷送你出门呢,这可是好彩头呢。”

安锦绣脸上笑容不变,嘴里却说道:“夫人那是说笑呢,怎么能当真?我出门时,还是要指望元志送呢。”

冯姨娘一脸的讶异,这府里谁不知道安锦绣是个要面子的,这回这个人改性子了?知道自己还有个嫡亲的兄弟了?

“你真想五少爷送你?”绣姨娘也不敢相信安锦绣的话,问道。

“元志不送我,谁送我?”安锦绣望着安元志笑。

安元志的俊脸一红,随即就冲安锦绣挑了挑眉,“二姐这是等不及出门了?”

“五少爷!”绣姨娘忙喊了一嗓子,难得这姐弟二人能好好说上几句话了,别说着说着吵起来。

安元志说完这话自己也后悔了,他与这个姐姐这辈子说过的话,一个手掌就数的过来,自己怎么突然就说起这种玩笑话来了?安元志自认为,他与安锦绣一点也不熟。

安锦绣是什么人?除却爱慕虚荣,也是个长就七窍玲珑心的人,当下冲着安元志轻轻一跺脚,装作了害羞的样子,对绣姨娘道:“娘,你看元志,他欺负我!”

绣姨娘和冯姨娘都呆立在当场。

安元志也傻了,望着安锦绣半天说不出话来。

安二小姐向来自持高人一等,人前从来喜欢端着架子,何时这样红着脸撒娇过?

冯姨娘没有生养子女,与绣姨娘向来走得最近,这会儿细看安锦绣,冯姨娘暗自啧舌。安锦绣与绣姨娘的相貌几乎是别无二样,都是倾城的颜色,不然当年夫人身边的端水丫头绣绣,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府里的绣姨娘,还为太师生养了一儿一女?只是,冯姨娘咂舌之后,心中也暗自叹息,貎美到倾城倾国的地步又如何?出身奴籍的小妾,要嫁与白丁莽汉的庶女,想来都只是薄命人罢了。

5上官勇的苦恼

“二小姐去了绣姨娘那里?”大房里,秦氏夫人听了婆子的禀告后,倒没有变了脸色,只是挥手让婆子退下。

“她怎么会去那里?”三小姐安锦曲却一脸的鄙夷,坐着道:“这会儿安锦绣想起来她不是娘生的,是个姨娘生的了?”

“住嘴!”秦氏夫人一沉脸,“谁教的你这种尖酸刻薄气?”

安锦曲把头一低,她对父亲安太师其实不怎么怕,对秦氏这个生母却是怕的。

“好好做你的针线!”秦氏夫人拍了拍桌案,“女儿家要端庄,要大气,这样你未来的夫婿才会爱你敬你!”

“我才多大?”安锦曲害羞道。

“你只比锦绣小了一岁,”秦氏夫人的语调听着生冷,对安锦曲说道:“如果她已经出阁了,这一回你父亲一定会让你嫁去上官家!你当你还小?”

“那他不如杀了我!”安锦曲叫了起来,“我听说那个上官勇还是个破了相的,能生生把人吓死!”

“啪!”的一声,秦氏夫人狠拍了一下桌案,她的这个小女儿跟当太子妃的大女儿简直没办法相比,太子妃安锦颜那是真正的端庄大方,喜怒不形于色,这个小女儿却整天冒冒失失,哪里像是她的女儿。

安锦曲在秦氏夫人的威压下,低头绣起了针线。安锦绣的下场,已经让安锦曲在自己的房中大笑过好几回了,这个自以为自己是安府嫡女的安锦绣,最后竟是被父亲当作谢礼送了出去。长的再漂亮,读了再多的诗书又怎么样?小娘养的就是小娘养的,怎么也翻不过天去!安锦曲绣着手中的寒梅图,想着安锦绣心下还是高兴,就差哼起了小曲。

秦氏夫人看女儿这样,摇了摇头,没再出言训安锦曲。安锦绣竟会跑去看绣姨娘,让秦氏夫人意外,安锦绣生下来后,她就将这个庶女养在了身边,安锦绣一直都被教得看不上这个亲娘,这一次怎么会巴巴地跑去问安了?该不会是这个丫头,知道了这次亲事里面的弯弯绕绕了?

“娘,你看我这朵花绣的如何?”安锦曲将自己绣完工的一朵寒梅拿给秦氏夫人看。

“不错,”秦氏夫人淡淡地说了一句。只一朵梅花都绣得歪歪倒倒,想起安锦绣绣出的花鸟鱼虫,再看亲生女儿的绣品,秦氏夫人满心的不喜。想到安锦绣是绣姨娘生的,秦氏夫人再一次确认,这个贱婢就是生来碍她的眼,堵她的心的。

“娘,你又不高兴了?”安锦曲看母亲这样,便问道:“又是谁招惹你了?”

“没事,”秦氏夫人说:“你绣你的。”她不好与女儿说,她又想起了偏院的那个女人。绣姨娘原是秦氏家养的婢女,秦氏的长女,也就是秦氏夫人出阁时,做为秦氏夫人的陪嫁跟着花轿一起进了安府,那时候绣姨娘年方十岁。秦氏夫人看这个小丫头老实本分,又是娘家家养的仆女,所以就让绣姨娘随身伺候自己。谁能想到,十岁的女孩儿,长大之后,竟是貎美如花,一个端茶递水的丫头,竟将主人勾上了床,还暗结了珠胎。

安氏百年大族,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出身仆女的妾室,秦氏夫人一度是全祈顺朝的笑料,哪里有她这样瞎眼的主妇,将一只勾人的狐狸养在身边五年,竟是庶种要生了,才知道府上又要多一位姨娘了。

秦氏夫人坐着越想越气,每每她想起当年的这段往事,就觉得胸中憋闷,透不过气来。本想叫安锦绣来问个究竟,可是秦氏夫人转念一想,安锦绣一月之后就要嫁给一个武夫了,这个庶女的一辈子就注定上不得台面了,她还要为她费什么心思?这个庶女是她报复绣绣这个贱婢的工具,现在目的达到了,安锦绣以后就是上官家的人,与她毫无关系了。

该想想怎么打发安元志了,秦夫人望着埋头专心剌绣的安锦曲,心思飞出去很远。解决了一个安锦绣,这府里还有很多事等着她操心呢。

安锦绣这天在亲生母亲的房里坐了很久,留给她弥补亲情的时间不长,安锦绣只想尽力而为,不想今生再留什么遗憾了。

与此同时,上官将军府里,上官勇却没有安锦绣对婚事的那种一心期盼。上官将军愁眉苦脸地坐在堂屋里,没想到安太师真就将女儿下嫁于他了,亲事就定在了一月之后。现在媒婆就等在他的面前,可是上官勇却不好意思对这位媒婆大人说,他拿不出多少下聘礼来。

王媒婆耐心等了上官勇半天,茶都喝了三杯下肚,还是等不到上官勇的回话,于是王媒婆在脸上习惯性地堆起了笑容,说:“将军,您还是给我一个回话吧。”

上官勇这才道:“聘礼能不能少些,千两银子,我这房子卖了也换不回千两白银啊。”

王媒婆脸上的假笑一僵,上官勇倒是个老实人,没钱就是说没钱,不跟她七拐八绕,可是,王媒婆对上官勇说:“我的将军啊,您要娶的可是太师府的小姐啊!”

上官勇点头,说:“我知道,”然后这位就愣怔怔地看着王媒婆。

王媒婆又等了上官勇半天,看这位准新郎官又不说话了,只得道:“那将军您给婆子我一个准话,这聘礼您准备出多少银子吧。”

上官勇一咬牙,说:“三百两。”

“三,三百两?!”王媒婆差一点咬伤了自己的舌头。要说在平民百姓家,三百两是个大数目了,可是对方是太师府的小姐啊,虽然是庶出,可是那也是太师的女儿啊,安氏这样的人家区区三百两,就能把人家的小姐娶回家了?这世上还能有这种好事?

上官勇额头都冒了汗,他一个从五品的游击将军,俸禄本就有限,他还有一对弟妹要养,三百两已经是他全部家当了,不能为了他娶亲,让弟妹们饿死吧?

“三百两少了。”

“我,我只有这么多了。”

“不能再多了?您要迎娶的可是太师之女啊。”

上官勇顿了顿,还是摇头,“王妈妈,再多我就要卖掉这宅子了。”

王媒婆看看自己身在的这个堂屋,连桌椅都是旧的,还不是半旧,是那种漆全都掉光的旧,也不知道这位上官将军从哪里淘置来的这些物件。王媒婆对这位上官将军也听说过,要说现今祈顺王朝的将军里面,最穷的就是这位上官将军了,好像是为继母治病,这家的家底就这么空了。

“要不,”上官勇又咬了咬牙,“我再加五十两,再多真没有了。”

王媒婆眼角抽着,她真想跟上官勇说实话,再加五十两,也不过是三百五十两,离太师夫人千两聘金的要求也还差着百十里路呢。

帝王权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帝王权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前妻休逃:总裁缠上身5章(第005章 不忍心)

    原标题:前妻休逃:总裁缠上身5章(第005章不忍心)小说名称:前妻休逃:总裁缠上身第005章不忍心苏锦伦细心地帮她掖住被角,微微颔首。然后侧身,语调平缓却有力:“初安累了,两位,不好意思了。”“阿然,既然初安累了。咱们就先走吧!”叶彤舒拉住祁然的手,一脸贴心乖巧。祁然默不作声,搂着她就向外走去。可是,一想到夏初安身边有个不知来历的男人,他就有些不高兴了。冰冷的话里带着警告的意思:“今天暂且先饶过你,在有下次,我们新账旧账一起算!”本以为,她会像一贯那样低下头,孰料……“你先管好自己吧!”夏初安面

  • 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5章(第5章 皇后发飙)

    原标题: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5章(第5章皇后发飙)书名:锦绣江山:天下第一妃第5章皇后发飙皇家侍卫远远跟在韩云绮的身后,高仓也不敢再去碰壁。一时,韩云绮走在最前面,好像带领了一支军队,不怒自威,惹得围观的群众纷纷给她让路。来到皇宫大门前,守门的护卫看到怪异的这一幕,谁都不敢贸然上前拦截,而是识趣地退到一旁。进入宫门,韩雪姿追上韩云绮,秀眉微蹙,不安地问道:“姐姐,皇后娘娘突然召你进宫,会不会是为了你和太子的婚约一事?要不你直接告诉高公公,你退婚好了?”韩雪姿一直想做太子妃,虽然生母是太后的侄女安

  • 报告长官,我来了!5章(第5章 生死时速)

    原标题:报告长官,我来了!5章(第5章生死时速)小说名字:报告长官,我来了!第5章生死时速见大家都疑惑的看了过来,赵一诺讪笑了一声,重新拿起了勺子,“不好意思啊,手滑了一下。”大家都没在意,又再继续先前的话题了。可是,赵一诺已经没了胃口,草草的把饭扒拉光了就站了起来,“我还要赶个报告,爸爸妈妈,琪琪,你们慢慢吃。”回了房间,她一头倒向了自己的小床,按了按左边胸口的位置,意外的发现那里竟然还会疼。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忍不住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不就是“寰宇建设”这四个字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怎

  • 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5章(第五章:她是个不祥之人)

    原标题: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5章(第五章:她是个不祥之人)书名:替婚错嫁:惹上霸道冷少第五章:她是个不祥之人如果翁蔚不去世,夏博远一定不会这样对待她吧?翁蔚生下她就过世了,在夏博远眼里,她就是个不祥之人。父女间唯一的联系,估计只剩下那一脉血缘关系了吧。唉,算了,有什么好难过的,这么多年都习惯过来了,只要外公平安无事,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夏黎安在心里安慰自己。冷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冷少,董事长让您这周回冷宅一趟。”冷皓朗哪会不知道冷家辉让他回家的本意是什么。不过想到早上发生的事,他唇角不由得微

  • 总裁圈宠落难千金5章(第5章 真是没用)

    原标题:总裁圈宠落难千金5章(第5章真是没用)小说名字:总裁圈宠落难千金第5章真是没用汽笛声再次响起,伴随着火车的“隆隆”声,站台上小商贩的叫卖和那些重逢的喜悦或者离别的悲伤,一并被抛得越来越远。双目失明的人,其他的感官都仿佛在不知不觉中被放大了。姜芷萝隐约能判断出,自己被安排在一个靠窗的位置,静下心来,能够感受到从窗子缝隙里吹来的冷风拂面时寒凉的触感。她虽然看不到应衍所在的位置和脸上的表情,但是生性灵敏的她,还是能感觉到男人冷冽的气息,从对面若有似无的传来。应衍的目光偶尔落在她秀致的小脸上,掺

  • 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5章(第5章 厉王不如鸭)

    原标题: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5章(第5章厉王不如鸭)书名: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第5章厉王不如鸭全场哗然,这厉王侍卫是想干什么?月如霜用力吹了一下盖头,借着盖头飞起那瞬间,她便看清了一切。喜堂之上,新郎不出现,侍卫却抱着一只鸭上堂,便是傻子,也能领悟几分真意了。果然,子彦道:“王妃,王爷还有事未处理完,为免误了吉时,特令子彦代劳。然,子彦他日也是要成亲的,万不能与王妃行礼,这于情于理都不符,故而,只能由子彦怀中这鸭可以代劳了。”此言一出,现场之人直接骚动了,猜测连连。“王爷这是不满意婚事,嫌弃相府

  • 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5章(第5章 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

    原标题: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5章(第5章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小说名: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第5章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没有!”宸梓枫眉头都不皱一下,冷冷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要是夜羽凡仔细的去看,就会发现,其实宸梓枫的身体僵硬如铁......爱?他还有资格谈爱吗?自从发生那件事,他就失去了爱她的资格。“好,好,如你所愿,我会在这上面签字。”夜羽凡从茶几上拿过钢笔在文件上签了字,将文件用力甩到宸梓枫的脸上,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泪水哽咽道,“宸梓枫,这辈子我都不想看到你。”说完,咬牙忍着屈辱跑出公寓。夜羽凡

  • 神秘总裁夜夜来5章(第5章:偶遇上司的男朋友)

    原标题:神秘总裁夜夜来5章(第5章:偶遇上司的男朋友)书名:神秘总裁夜夜来第5章:偶遇上司的男朋友赵斌很爱她,大学追了她四年,被拒绝无数次,还是不肯死心。最后还执着的追到家里,被程东昆发现。赵斌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不算大富,也算小康,家里有三套房,两辆别克轿车,还有一个长年在家做家事的阿姨。重点是,赵斌是独生子。程东昆了解这一切情况之后,就一直逼她同意赵斌的追求,不同意他就拿妈妈下手。她的家境惨烈,和谁谈恋爱就是害谁。她不肯接受赵斌,也是在保护赵斌不被程东昆伤害。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搞笑,越不想伤害

  • 鬼夫休缠5章(第五章 追求)

    原标题:鬼夫休缠5章(第五章追求)小说:鬼夫休缠第五章追求我捏着那张薄薄的试纸,呆坐在床上,心里头乱的要命。我知道,两条杠就证明我怀孕了。可我心里头更清楚,这孩子是个鬼胎。我是一定不会把他生下来的。晚上,不,明天我就要去找个医院,将这个孩子打掉。这个时候,宿舍的门突然传来响动,我猛地一惊,手忙脚乱地把那张试纸塞到了兜里,打开门,是刚上完班回来的小璃。她一手拎着两只高跟鞋,另一只手拎着一包烤串,一脸疲惫的表情,她看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也是吓了一跳。“小怜,你怎么了?”“没事,就是有点累。”我心里头堵

  • 嗨,我的顾先生5章(05)

    原标题:嗨,我的顾先生5章(05)小说书名:嗨,我的顾先生05总归不是真情侣,搂搂抱抱属于犯规。我拗不过心里的固执,撑起手臂,一边推,一边说:“顾先生,你放开我。”没有预期中的越来越松,只有越抱越紧。渐渐的,我的胳膊酸了,而我似乎很快习惯了不自在,更执着于兴奋了。我说服自己放弃,垂下手臂,安静的被顾忆深抱。安静之后,我更切身的体会到了被拥抱的感觉,就像青春期的第一次躁动,新鲜中透着刺激。我闭上眼,尝试着享受。转眼便过了好久。因为顾忆深抱我抱的很紧,我的衣服又打皱了。我抬颌,挑事:“顾先生,你也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