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帝王权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1 23:14:08 来源:网络 []

书名:帝王权妃

1毒妇安锦绣之死

祈顺朝,七月末,京都北城外。好好孕

一场微雨过后,鹧鸪村的田间地头都是一派沐雨之后的情景,细沙石铺成的道路也略显泥泞。村口的凉亭下,一个女子神情恍惚地躺在地上,身边被人扔着一块长了霉点的面饼。

天黑之后,村头的官道上来了一个骑马的公子,打马进村后,不久又由老村长陪着一路寻到了这个凉亭外。

凉亭外的荒草茂密且长,将女子的身形遮掩了大半,吃完那块面饼后,女子便躺在这里没有动弹过。

年轻的公子在荒草丛外站了许久,几次想抬脚进来却都放弃了。

老村长叹了口气后,先回村去了。

“月儿不久就要嫁为福王妃,我送她上京完婚,爹让我来看看你,”老村长走后,少年公子才开口对着荒草丛中的女子道:“爹说你毕竟是月儿的生母,她成婚的事应该让你知道。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女子躺在荒草丛中无声无息。

“安锦绣,”少年公子突然又忿恨起来,狠声对女子道:“为何会是你这样的女人将我们兄妹生下?!为何你到了今日还不死?!”

少年公子转身快步离去,逃一般,连头也不回,如果有可能,他倒宁愿自己没有来过这里。

雨在少年走后又下了下来,被少年叫做安锦绣的女子这才从荒草丛里爬了出来,枯黄的长发披散着让人看不清隐在长发下的容貌,只嘴里发出的近似野犬的呜咽声,显露了这女子已疯的事实。

为何还不死?

身下的血混着雨水流了一地,天下间有多少人会在意一个疯女人的死?

所以安锦绣死后很久才被人发现,她死在村头的一座废屋里,尸体已经被蛆虫鼠蚁啃食尽血肉,化成了白骨后,才被几个跑进废屋里的小孩子发现。

受了惊吓的小孩子们惊叫着逃了出去,不一会儿村上的农人们走进来,看到一堆枯草中的白骨后,这才相信孩子们没有说谎话。

惊愕片刻之后,有妇人冲这白骨吐了一口口水,骂道:“这个毒妇终于死了!”

等老村长赶到的时候,安锦绣的尸骨已经散了架,散落在一堆枯草中,多少显得有几分凄凉。“快住手!”老村长连声喝止想放火把安锦绣的尸骨烧了的村人们。阅读haohaoyun.com

“伯爷爷,这种人的尸体也要安葬吗?”有年轻的后生瞪着眼问老村长道。

“唉!”老村长叹一口气,“人死债了,埋了吧。”

“这种毒妇我才不要埋她!”农人们纷纷喊了起来。

老村长的声音被农人们的骂声压了下去,看着枯草中的白骨,想着安锦绣这个女人,老村长其实也是一脸的鄙夷。虽说人死债了,可是安锦绣这个女人,死了后是不是就真能还了一身的恶债,老村长也不知道。

安锦绣,当朝安太师的庶女,十六岁时嫁与当朝的上官将军,却又妄想巴结当年的五皇子,如今的圣上白承泽。没人知道安锦绣有过多少的情人,也没人知道在皇家的皇子夺嫡,兄弟相残中,安锦绣参与了多少,害了多少人,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说明haohaoyun.com丈夫休弃,儿女不认的弃妇;妄图攀龙附凤,祸乱朝纲的毒妇;让浔阳安氏颜面尽失的罪女,这些都是明宗白承泽登基之后,当众痛斥过安锦绣的罪名。祈顺朝开国以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如安锦绣这样落下如此多的恶名。

“她在我们这里乞食了三年,也疯癫了三年,”老村长等众人骂完了,才强压着心里的厌恶,劝村人们道:“是不是也算是惩罚了?”

农人们一时间都不说话了,安锦绣在他们这里衣不遮体的乞食三年,他们平日里对这个毒妇非打即骂,拿这个疯了的女人取乐不是一回两回,这个女人最后其实也是可怜。

“你们这是都可怜她了?”有农人不久之后叫了起来,“老话怎么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女人在都城陷害忠良的时候,就应该被天打雷劈!”

一个火把丢在了森森的白骨上。

破屋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着蛛网的画,画中的观音大士似笑非笑地望着面前燃起的火焰。

安氏的毒妇死了。

这消息很快传遍祈顺王朝的大街小巷。说明haohaoyun.com

帝宫里的帝王有瞬间的失神,墨汁从笔尖滴落,污了一纸立后的诏书。

边关卫国将军府里的大将军则呆立在庭院里,院中飘香的秋桂一如当年安锦绣下嫁于他时的时节,似乎还在提醒着他当年的事,只是安锦绣这个女人死了。

黄泉的望乡台上,安锦绣静静地,一遍遍看着自己的骸骨化为飞灰的场景,她甚至还有心情看着阳光从木窗的花格里溜进了那间屋中,光影斑驳中,她的一生似乎在这忽闪的火焰里一幕幕的回演。

爱上五皇子白承泽,却下嫁给目不识丁的上官勇,所有罪孽的开始好像只是因为自己的不甘心,只因为她是庶女,所以她的嫡长姐姐可以嫁给太子,她的嫡出妹妹可以嫁做相府长媳,而她却只能嫁给一个破了相貌,粗鄙连字都不识一个的从军之人,为的只是这人救过自己的父亲。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知道恩公求妻不易,所以以家中一女报此大恩。”

当朝安太师的一句话,就决定了安锦绣的一生。当时想来可笑,现在想来却是可悲。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五皇子白承泽英俊无双,文武双全又如何?多少的甜言蜜语,最后有哪一句成了真?她将心给他,为他出谋画策,为他陷害忠良,为他盗了丈夫手中的兵符,助他兵变血洗了整座都城,助他成为这天下的主人又如何?帝王后宫三千美人,哪里有她的位置?白承泽是君临天下的帝王,而安锦绣是祸乱朝纲,不守妇道的毒妇。

丈夫上官勇不通诗书,不解风情又如何?如今想来,其实只有这个男人对她用过真心。还有那一双儿女,罢了,安锦绣摇了一下头,只求他们忘了她就好。她这一生是一场大错,怨不得别人。

最后再望一眼人间之后,安锦绣转身,黄泉地府幽暗死寂,她这种罪女不知道要在这里沉沦多少岁月。几张白色的纸钱,蓦地出现在安锦绣的脚下。安锦绣再转身望向人间,她看见了上官勇。

上官勇低头烧着的纸钱,安锦绣这个女人,活着的时候让他不得安宁,死了还是让他不得安宁。他忘不了花嫁之时,他掀起鸳鸯红盖时,这个女人给他的惊艳,也忘不了这个女人望着自己时冰冷的眼神和不耐的神情,还有这个女人最后被新帝抛弃时的疯狂。

“如果我们不结成夫妻,如果你最初就嫁给了圣上,也许你就不会落到今天的这个下场,”上官勇对着燃着的火堆说着心里话,“我自幼家贫,无钱读书,如何成为你喜欢的那一种人?锦绣,下辈子再世为人,你好好做人吧,不要再信错了人,也不要再遇上我这种不合你意的丈夫。”

纸钱在火中烧成了灰,随风漫天的飘散。

上官勇最后将一根红绳也扔进了火中,像是如此,才真正烧断了他与安锦绣这个,世人口中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的女人之间的姻缘。

望乡台上的安锦绣掩面而泣,

“你为何哭呢?”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淡淡地问安锦绣。

“我生前做错了事,”安锦绣哭道。

“那你现在悔了?”

“大错铸成,我才发现了一个人的好,”安锦绣的泪水沾湿了衣襟,“你说我为什么如此蠢笨?看不透人心?”

“唉!”虚妄中,发话的女子长叹一声。

安锦绣往望乡台下走去,嘴里喃喃自语着:“回不去了,……”

“你去奈何桥吧,”这女子突然又对安锦绣道:“只记得不要喝孟婆汤。”

奈何桥头,白发的孟婆看着安锦绣也是一声长叹,“你真的不要忘记前尘吗?”

安锦绣点头。

“走吧,”孟婆给安锦绣指了一个去路。

安锦绣的身影消失在奈何桥头。

“菩萨为何要让她再吃一次苦?”孟婆问隐在虚妄中的人。

无人应答孟婆的话。

不想忘记,是心有牵挂,还是心有不甘?孟婆将手中的汤碗递给走到她面前的幽魂,叮嘱一声:“此去又是一生,好自为之吧。”

此去又是一生,那如果此去是一生的重来呢?

奈何桥头一朵彼岸花飘过,花开千年,叶生千年,孟婆这才想起,今日是地府彼岸花花开叶落的日子。

2重生花嫁之前

睁开眼时,房中的烛光微弱,安锦绣呆愣地看着面前的绣架,架上绣了一半的五色团花,让安锦绣一阵恍惚。她不是投胎来还前世的债了吗?为何不是身在妇人的产房,而是坐在这绣架前?这绣架,这房间,这身衣物,安锦绣飞奔到了铜镜前。

镜中二八年华的少女一脸的惊恐,却也面如芙蓉,有着上等的容貌。

安锦绣一遍遍抚弄着自己的脸,手中的绣针将她的手戳破,鲜红的血一滴滴的滴落下来,将她的这张脸也染红。最后绣针深深扎进安锦绣的指缝中,十指连心之痛席卷全身之后,才让安锦绣确定她不是在黄泉路上做痴梦,她是真的回来了,在她还没有嫁与上官勇之前,自己大错特错的一生重新来过了。

安锦绣不知道自己在铜镜前哭了多久,烛台上的灯烛燃尽,天光放亮,这一夜过去后,安锦绣哭红了双眼,似乎要将重新来过的,这一生的所有眼泪都流尽一般。

“二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身后传来的惊声寻问,让安锦绣停了痛哭,慢慢回头一看,竟是自己贴身的婢女紫鸳。

紫鸳自幼在安锦绣身边伺候,从没见一向心高气傲的安家二小姐掉过眼泪,小丫头比安锦绣还小上两岁,望着安锦绣两眼通红,一脸泪痕的样子,紫鸳傻了眼,站着不敢动弹了。

“没事,”安锦绣用手背擦了一把脸,“你不要害怕。”

紫鸳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安锦绣的跟前,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突然想哭了,就哭了一场,”安锦绣说着又望向了面前的铜镜,突然又笑了起来,这样不是比她来世还债更好?让她好好的做一世的安锦绣,不再犯错,不再让贪念迷了自己的心窍,只做上官勇的妻子。

“小姐,”紫鸳小声说道:“你是不是不满意老爷给你定下亲事?”

“今天是什么日子?”安锦绣问道。

“啊?”紫鸳想了想,说:“今天不是什么大日子啊。”

“我说年月,”安锦绣说道,指甲掐在手心里,她却不觉得疼,原来这时她与上官勇的亲事已经定下了。

“文德二十七年七月初九啊,”紫鸳说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文德二十七年七月初九,安锦绣回想着自己的上一生,还有一月她就要嫁与上官勇了。对这个男人满心的亏欠,让安锦绣想马上见到上官勇,只是这一月的时间她却不得不等。

“小姐你的手?!”紫鸳这时发现了安锦绣的伤手,又惊叫了起来。

“不碍事,”安锦绣低头看一眼自己血淋淋的右手,将这只手掩在了袖中,“昨晚剌绣时被针扎了。”

“我去找大管家,让他去请大夫来,”紫鸳转身要往外跑。

“不用了,”安锦绣唤住紫鸳,“我自己包一下就好,你这样毛毛燥燥的,我还怎么带着你出府?”

紫鸳听了安锦绣的话后又呆住了,“小姐,你愿意嫁给那个上官武夫了?”

“什么上官武夫?”安锦绣把脸一沉,“他也是将军了,不要胡说。”

“大少爷他们都是这么叫的,”紫鸳走回到了安锦绣的跟前,“昨天小姐也,”紫鸳看安锦绣一眼,说:“小姐不也这么喊的?”

安锦绣起身,叉话道:“要去给夫人请安了,你帮我更衣吧。”

“小姐的手真的没事吗?”紫鸳跟在安锦绣的身后问道,自己从小伺候的安二小姐,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但具体是哪里紫鸳也说不上来。

前生听说父亲要将自己下嫁给上官勇,那时的安锦绣可是跪在大房的院中求了半天,说尽了不想嫁的话。安锦绣苦笑,看来同样的事,这一生她也做过了,这些话传入上官勇的耳中,这个男人又要被她再伤一次了。

紫鸳伺候着安锦绣净了面,上了妆,更了衣,却没再敢跟安锦绣说起就定在一月之后的亲事。

“这个婚事我想过了,”临出门时,安锦绣对着紫鸳小心翼翼的眼神说道:“嫁给一个堂堂正正的将军,没什么不好。”

紫鸳听了安锦绣的话后,一脸的不敢相信,嚅嚅地说道:“小姐能这么想就最好了。”

安锦绣出了自己了绣阁,紫鸳是个好的,前生这个丫头随她到了上官府,多次归劝过自己,自己的那一儿一女,也是紫鸳照顾长大的,紫鸳这丫头是她的恩人。想到这里,安锦绣又回身,平生第一次拉住了紫鸳的手,轻声说道:“紫鸳丫头,日后我要为你找一个可依托终身的好男子。”

紫鸳的脸“腾”的红了,她与安锦绣一起长大,情分不比这府中的一般婢女,当下小丫头一跺脚,“小姐你不要与紫鸳开玩笑,紫鸳一辈子伺候你,什么男子啊?”

安锦绣一笑,扭头去看院中的秋桂,七月正是盛夏之时,枝头的桂叶茂密且碧绿,再过一月,桂花绽放,她这个小院里又是一年的暗香飘溢了。

“等这桂花开了,小姐也就出嫁了,”紫鸳在安锦绣身旁说了一句。

“嗯,”安锦绣应了一声,金秋时节,她出嫁离门的日子正赶上了一个好时节。

“小姐,”紫鸳这时又看着安锦绣的脸发起愁来,说:“上了妆还是能看出小姐哭过。”

“谁还不准我哭了?”安锦绣说着往小院的院门走去。

一路上,不时有府中的奴仆和婢女看到安锦绣,这些人纷纷避让的同时,偷偷打量安锦绣的眼神里,有同情,也有幸灾乐祸。安锦绣对这些目光一律视而不见,只挺直了腰板走自己的路。

大房里,安家的主子们除了安锦绣外都到齐了。

“老爷,太太,二小姐来请安了,”大管家看到安锦绣从偏门进了大房的院子后,就冲屋里禀告道。

“让她进来,”太师夫人秦氏发了话。

“二小姐,”大管家冲到了自己跟前的安锦绣行了一礼。

安锦绣冲大管家客套的一笑,走进了大房的堂屋。

“二姐,你哭过了?”府中嫡出的三小姐安锦曲一看到安锦绣的脸,就出了声。

“哭过了,”安锦绣大方承认。

“你的婚事已经定下,”安太师等安锦绣给他和夫人行礼请安之后,开口道:“你哭闹也无用。”

安锦绣低头道:“那日是我犯了糊涂,说了糊话,父亲,女儿愿嫁。”

安锦绣此语一出,屋中的安府主人们都是一愣。

“你愿嫁了?”秦氏问安锦绣道:“锦绣,在家人面前,你不必委屈了自己。”

“是啊,二姐,”三小姐安锦曲也道:“你要是想通了,怎么会又哭红了眼睛呢?上官勇那个人,我听说……”

“闭嘴!”安太师这时喝了三女儿一声,“你要守的礼哪里去了?!”

3女儿愿嫁

秦氏夫人见小女儿挨了骂,开口劝安太师道:“锦曲也是为了她姐姐。”

“慈母多败儿!”安太师冲秦氏夫人说了一句。

秦氏夫人却只是叹了一口气,道:“老爷也别怨锦曲,就是我也舍不得锦绣,老爷是不是再想想?要报恩,我们这种府第,随他上官将军要什么,我们都给得起的。”

“老夫亲口答应下的亲事,还能再变吗?”安太师变了脸色,语带怒气地说道:“你就不要妇人之见了,儿女亲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还轮得到她们姐妹自己作主?我浔阳安氏的女儿,有这么不知羞的?!”

秦氏夫人抹起了眼泪,“我一个妇道人家,舍不得女儿怎么了?锦绣没托生在我的肚子里,可也是我一手养大的,我就是舍不得!”

看到结发的妻子伤心流泪,安太师重重地拍了一下身旁的桌案,终于不再说话了。

安锦曲跑上前去,拉着秦氏夫人的手,小声安慰起来。

安锦绣却只是冷眼旁观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出戏。没错,只是一出戏,前一世的安锦绣却偏偏看不穿。将自己这个庶女养在身边的嫡母秦氏,是众人口中的贤妻良母,前一世的安锦绣也曾经以为这个嫡母是个好的,一心为她着想,为她下嫁给上官勇一直报着不平,甚至暗许她与白承泽之间的私情。结果呢?安锦绣低下头,自嘲地一笑,想想自己的前一世,好像她就没有做过一件对的事。

“锦绣,”秦氏夫人在上面喊她:“你父亲的一句话,就要苦了你一辈子了!”

“母亲,”安锦绣往前走了几步,往地上一跪,说道:“上官将军救了父亲的性命,锦绣对他也是感激不尽,女儿嫁与他也是报恩,一定会好生伺候上官将军。”

秦氏悲声一止,她有些狐疑地看着安锦绣,这个庶女一向心比天高,这一回就这么认命了?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安太师对于安锦绣的话很满意,也松了一口气。上官勇这个准女婿,太师静下心来想想,其实真配不上他安书界的女儿。上官勇自幼家贫,未读过诗书不说,单就近三十岁的年纪,就让安太师皱眉,安锦绣还在二八年华,配上这样一个老男人,安太师一人独处之时,已经不知叹过多少气了。

秦氏这时突然又说道:“你出嫁之时,我让你大哥送你出门,不管你嫁与何人,我的女儿一定要风风光光出嫁离家的。”

安锦绣看向自己的大哥,只看见安大公子,安元文脸上顿时就有不悦之色。嫡长子送一个庶出的小姐出门,长了安锦绣的脸面,却让安元文这个工部侍郎跌了身份。前一世为了这个,安锦绣对秦氏这个嫡母感激不尽,却没发现自己的这个大哥并不情愿。

“好了,锦绣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安太师对秦氏的决定没说什么,他是亏待了安锦绣这个女儿,让长子送嫁也好,就算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种补偿。

家人们都已退下,秦氏夫人却不走,对安太师说道:“锦绣已经愿嫁,老爷你就不要再逼她了。”

安太师对秦氏道:“你也下去吧。”

“你不疼这个女儿,我疼她!”秦氏却坐着不动,对安太师道:“有些话你就不要再对锦绣说了,老爷您真忍心再让锦绣伤心?”

安锦绣低头不语,重活一世的人心里清楚,五皇子白承泽此时已经向她的父亲暗示过,他想迎娶她这个安氏的庶出二小姐。她的父亲最早与秦氏商量时,是想将府中三小姐安锦曲下嫁给上官勇,最后秦氏哭求一夜,总算是“救”了自己的女儿。秦氏此时不让安太师再说话,无非就是不想安太师向她交底罢了。

“你也退下吧,”安太师终于没再说话,挥手让安锦绣退下去。

安锦绣退出了大房。

“这下你满意了?”安太师在安锦绣走后,问秦氏道。

“手心手背都是肉,”秦氏还是抹着眼泪,“我知道我对不起锦绣。”

“胡说!”安太师被秦氏这么一说,又有些恼了,“你养她长大,怎么待她也不为过,以后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

看着丈夫拂袖而去,秦氏这才面露冷笑,她的女儿自是要在枝头做凤凰的,至于小妾的女儿,有什么可珍惜的?庶出的女儿也想嫁入皇家,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想到府中的那些妾室,秦氏又是一阵气闷。

安锦绣带着紫鸳走在安府曲曲折折的回廊里,正是夏花艳丽时,安府里处处花团锦簇。安锦绣对身旁的鲜花熟视无睹,她只是想到自己与上官勇很快就要见面,脸上不自觉地就带了笑意。

“小姐,”紫鸳这时看左右无人,小声对安锦绣道:“那五殿下那里,要怎么办?”

安锦绣一愣,重生之后,对这个男人,她一次也没有想念过。

紫鸳一脸的关切,“小姐,你还是伤心吧?”

“没羞!”安锦绣重重地刮了一下紫鸳的鼻子。

紫鸳吃了疼,啊的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说了!”安锦绣假装凶恶道:“我与五殿下怎么了?最多来往过几封书信,紫鸳丫头,你小姐的清白可就在你的这张嘴上了!”

紫鸳吓白了脸,忙要给安锦绣跪下。

安锦绣伸手把紫鸳一扶,认真道:“我与五殿下真的没有什么,以后这个人与我们无关了。”

“嗯,”紫鸳点头,也认真对安锦绣道:“小姐我记下了。”

安锦绣扭头继续往前走着,她与白承泽在太子府的花园不期而遇,她去讨好自己当太子妃的嫡姐,他去讨好自己当太子的嫡兄,都是庶出的人,他出身皇家,她出身权贵,在这个嫡庶分明的年景里,多少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前世被弃之后,安锦绣想了很多她与白承泽的事,她将心给了这个男人,自认为自己的一颗真心是无价之宝,可对于白承泽而言呢?自己只是他与太师府搭上线的棋子,还是一个被他迷了眼的棋子罢了。

“小姐我们要去哪里?”看安锦绣不是往绣阁走,紫鸳在安锦绣身后问道。

“去看看我娘,”安锦绣说道。

“去看夫人要往这里走啊,小姐,”紫鸳给安锦绣指了一个方向。

紫鸳指的是往秦氏的院子去的路,安锦绣一笑,“我去看生我的娘,”她对紫鸳说道。

紫鸳愣了一下,迈步追上了安锦绣,“去看绣姨娘?”

“嗯,”安锦绣应了一声。

“为什么?”紫鸳木愣愣地问道,她家小姐一向不喜欢自己的生母,甚至连绣姨娘这三个字都不想听见,今天怎么想起来亲自去看绣姨娘了?

4母女都是薄命人

安锦绣苦笑一声,没有说话,低头往前走去。要告诉紫鸳自己是个不孝女吗?一心巴结着大夫人,看不起自己的亲生母亲,这就是前生的安锦绣,这话安锦绣没脸说出口。

“二小姐来了?”伺候绣姨娘的婆子看到安锦绣出现在偏院的门口时,吃惊之下竟叫了起来。

婆子这一叫,院中住着的三位姨太太都出了房来看,其中就有安锦绣的亲生母亲,绣姨娘。

安锦绣客气地跟另两位姨娘打了招呼。

“二小姐今天怎么会来?”两位姨娘,宋氏和冯氏都问安锦绣道。

“来看看我娘,”安锦绣大大方方地说道。

绣姨娘听了安锦绣的话后,却险些哭出声来,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女儿,终于喊了自己一声娘,这种心酸,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

“娘,”安锦绣这时已经走到了绣姨娘的面前,又清清楚楚地喊了一声。

“哎,”绣姨娘愣了半晌后,才想起来应了安锦绣一声。

“我来看看你,”安锦绣真正站在了亲生母亲的面前,笑容真诚,却也尴尬,明明是亲生的母女,她却不知道要与亲生母亲说些什么。

“快进屋吧,我们进屋说话,”绣姨娘失了平日里的稳重,让安锦绣进屋道:“你弟弟也在。”

安锦绣的脚步顿了一下,弟弟?

安元志站在了滴水檐下,十三岁的少年,已经是一副少言寡语的性子。

“元志,”安锦绣望着安元志一笑,“没想到你也来看娘。”

“二姐,”安元志喊了安锦绣一声,声音冷淡。

“娘,我们进屋说话,”安锦绣拉起了绣姨娘的手。

“好,”安锦绣的动作,让绣姨娘有些受宠若惊,连声应道:“二小姐,五少爷都进屋,我们进屋说话。”

安锦绣为绣姨娘喊她的称呼感到心酸,明明是亲生的儿女,她的这个母亲却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能喊上一声。进了屋后,安锦绣就对绣姨娘道:“娘,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喊女儿一声锦绣,谁还能说你?”

“不能坏了规矩啊,”绣姨娘轻声说道:“你有心来看我,我已经知足了。”

安锦绣眼中酸涩,连低头喝茶,将自己此刻的样子遮掩过去。

“二姐要大婚了,恭喜你了,”安元志这时开口道。

安锦绣看向了自己的同胞弟弟,身为安府的庶子,她的这个弟弟,前世里被自己视而不见,甚至因为嫡母秦氏不喜这个弟弟,而觉得这个弟弟对自己而言是个拖累。可是谁能想到,就是这个在府中不声不响的弟弟,十四岁时就违了安氏诗书传家的祖训,私自离家从了军,硬是用命为自己拼了一个前程,衣锦还乡之后,用所有的军功跟皇帝换了一个恩典,将他们的母亲接出安府奉养。她的这个弟弟有哪一点比旁人差?自己重活这一世,是不是可以让这个弟弟少吃一点苦楚,多些少年人应有的肆意洒脱?

“五少爷!”绣姨娘忙冲安元志摇手,让安元志不要再说了。

“这桩婚事没什么不好,我很满意的,”安锦绣说道:“元志,多谢你的这一声恭喜。”

绣姨娘仔细地端详着安锦绣,从安锦绣的脸上,倒是真看不出半点的不满意来。“我也打听过了,“绣姨娘叹道:“上官将军年纪有些大了,家中还有一对继母所生的弟妹,一个与五少爷一般大,妹妹却只得六岁。二小姐,你过去后,还要抚养他这一对弟妹啊。”

“无非就是过日子,”安锦绣还是一笑,上官勇的那一对弟妹其实都是好的,只是前世里,自己没有照看过他们一天,现在想来,也是她安锦绣亏欠过的人。

“唉!”绣姨娘发愁的叹气,身为母亲,她此刻不会去想上官勇的好,她只是担心安锦绣,她的女儿刚刚十六,花儿一样的年纪却要去伺候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怎么想绣姨娘都觉得,太师给安锦绣定下的这门亲事不好。

“娘放心吧,我会安生过日子的,”安锦绣笑道:“娘,女儿可是要去做将军夫人了,是将军夫人呢。”

安锦绣一句将军夫人,让绣姨娘和安元志都苦笑了起来,上官勇一个从五品的游击将军,安氏这样的门第,何时出过一个从五品官的女婿?

“你们正聊着呢?”与绣姨娘同院的冯姨娘这时端着一碟点心走进了屋。

“谢谢冯姐姐了,”绣姨娘忙起身道谢。

安锦绣也起了身,冯姨娘送来的点心一看就是放了几天的,看着自己娘亲向冯姨娘一再道谢,安锦绣又是一阵心酸。安氏大族,外人谁能想的到,做妾的连个小点心,也要正室夫人赏了才有。

“二小姐,”冯姨娘冲安锦绣笑道:“我可是听说了,夫人要让大少爷送你出门呢,这可是好彩头呢。”

安锦绣脸上笑容不变,嘴里却说道:“夫人那是说笑呢,怎么能当真?我出门时,还是要指望元志送呢。”

冯姨娘一脸的讶异,这府里谁不知道安锦绣是个要面子的,这回这个人改性子了?知道自己还有个嫡亲的兄弟了?

“你真想五少爷送你?”绣姨娘也不敢相信安锦绣的话,问道。

“元志不送我,谁送我?”安锦绣望着安元志笑。

安元志的俊脸一红,随即就冲安锦绣挑了挑眉,“二姐这是等不及出门了?”

“五少爷!”绣姨娘忙喊了一嗓子,难得这姐弟二人能好好说上几句话了,别说着说着吵起来。

安元志说完这话自己也后悔了,他与这个姐姐这辈子说过的话,一个手掌就数的过来,自己怎么突然就说起这种玩笑话来了?安元志自认为,他与安锦绣一点也不熟。

安锦绣是什么人?除却爱慕虚荣,也是个长就七窍玲珑心的人,当下冲着安元志轻轻一跺脚,装作了害羞的样子,对绣姨娘道:“娘,你看元志,他欺负我!”

绣姨娘和冯姨娘都呆立在当场。

安元志也傻了,望着安锦绣半天说不出话来。

安二小姐向来自持高人一等,人前从来喜欢端着架子,何时这样红着脸撒娇过?

冯姨娘没有生养子女,与绣姨娘向来走得最近,这会儿细看安锦绣,冯姨娘暗自啧舌。安锦绣与绣姨娘的相貌几乎是别无二样,都是倾城的颜色,不然当年夫人身边的端水丫头绣绣,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府里的绣姨娘,还为太师生养了一儿一女?只是,冯姨娘咂舌之后,心中也暗自叹息,貎美到倾城倾国的地步又如何?出身奴籍的小妾,要嫁与白丁莽汉的庶女,想来都只是薄命人罢了。

5上官勇的苦恼

“二小姐去了绣姨娘那里?”大房里,秦氏夫人听了婆子的禀告后,倒没有变了脸色,只是挥手让婆子退下。

“她怎么会去那里?”三小姐安锦曲却一脸的鄙夷,坐着道:“这会儿安锦绣想起来她不是娘生的,是个姨娘生的了?”

“住嘴!”秦氏夫人一沉脸,“谁教的你这种尖酸刻薄气?”

安锦曲把头一低,她对父亲安太师其实不怎么怕,对秦氏这个生母却是怕的。

“好好做你的针线!”秦氏夫人拍了拍桌案,“女儿家要端庄,要大气,这样你未来的夫婿才会爱你敬你!”

“我才多大?”安锦曲害羞道。

“你只比锦绣小了一岁,”秦氏夫人的语调听着生冷,对安锦曲说道:“如果她已经出阁了,这一回你父亲一定会让你嫁去上官家!你当你还小?”

“那他不如杀了我!”安锦曲叫了起来,“我听说那个上官勇还是个破了相的,能生生把人吓死!”

“啪!”的一声,秦氏夫人狠拍了一下桌案,她的这个小女儿跟当太子妃的大女儿简直没办法相比,太子妃安锦颜那是真正的端庄大方,喜怒不形于色,这个小女儿却整天冒冒失失,哪里像是她的女儿。

安锦曲在秦氏夫人的威压下,低头绣起了针线。安锦绣的下场,已经让安锦曲在自己的房中大笑过好几回了,这个自以为自己是安府嫡女的安锦绣,最后竟是被父亲当作谢礼送了出去。长的再漂亮,读了再多的诗书又怎么样?小娘养的就是小娘养的,怎么也翻不过天去!安锦曲绣着手中的寒梅图,想着安锦绣心下还是高兴,就差哼起了小曲。

秦氏夫人看女儿这样,摇了摇头,没再出言训安锦曲。安锦绣竟会跑去看绣姨娘,让秦氏夫人意外,安锦绣生下来后,她就将这个庶女养在了身边,安锦绣一直都被教得看不上这个亲娘,这一次怎么会巴巴地跑去问安了?该不会是这个丫头,知道了这次亲事里面的弯弯绕绕了?

“娘,你看我这朵花绣的如何?”安锦曲将自己绣完工的一朵寒梅拿给秦氏夫人看。

“不错,”秦氏夫人淡淡地说了一句。只一朵梅花都绣得歪歪倒倒,想起安锦绣绣出的花鸟鱼虫,再看亲生女儿的绣品,秦氏夫人满心的不喜。想到安锦绣是绣姨娘生的,秦氏夫人再一次确认,这个贱婢就是生来碍她的眼,堵她的心的。

“娘,你又不高兴了?”安锦曲看母亲这样,便问道:“又是谁招惹你了?”

“没事,”秦氏夫人说:“你绣你的。”她不好与女儿说,她又想起了偏院的那个女人。绣姨娘原是秦氏家养的婢女,秦氏的长女,也就是秦氏夫人出阁时,做为秦氏夫人的陪嫁跟着花轿一起进了安府,那时候绣姨娘年方十岁。秦氏夫人看这个小丫头老实本分,又是娘家家养的仆女,所以就让绣姨娘随身伺候自己。谁能想到,十岁的女孩儿,长大之后,竟是貎美如花,一个端茶递水的丫头,竟将主人勾上了床,还暗结了珠胎。

安氏百年大族,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出身仆女的妾室,秦氏夫人一度是全祈顺朝的笑料,哪里有她这样瞎眼的主妇,将一只勾人的狐狸养在身边五年,竟是庶种要生了,才知道府上又要多一位姨娘了。

秦氏夫人坐着越想越气,每每她想起当年的这段往事,就觉得胸中憋闷,透不过气来。本想叫安锦绣来问个究竟,可是秦氏夫人转念一想,安锦绣一月之后就要嫁给一个武夫了,这个庶女的一辈子就注定上不得台面了,她还要为她费什么心思?这个庶女是她报复绣绣这个贱婢的工具,现在目的达到了,安锦绣以后就是上官家的人,与她毫无关系了。

该想想怎么打发安元志了,秦夫人望着埋头专心剌绣的安锦曲,心思飞出去很远。解决了一个安锦绣,这府里还有很多事等着她操心呢。

安锦绣这天在亲生母亲的房里坐了很久,留给她弥补亲情的时间不长,安锦绣只想尽力而为,不想今生再留什么遗憾了。

与此同时,上官将军府里,上官勇却没有安锦绣对婚事的那种一心期盼。上官将军愁眉苦脸地坐在堂屋里,没想到安太师真就将女儿下嫁于他了,亲事就定在了一月之后。现在媒婆就等在他的面前,可是上官勇却不好意思对这位媒婆大人说,他拿不出多少下聘礼来。

王媒婆耐心等了上官勇半天,茶都喝了三杯下肚,还是等不到上官勇的回话,于是王媒婆在脸上习惯性地堆起了笑容,说:“将军,您还是给我一个回话吧。”

上官勇这才道:“聘礼能不能少些,千两银子,我这房子卖了也换不回千两白银啊。”

王媒婆脸上的假笑一僵,上官勇倒是个老实人,没钱就是说没钱,不跟她七拐八绕,可是,王媒婆对上官勇说:“我的将军啊,您要娶的可是太师府的小姐啊!”

上官勇点头,说:“我知道,”然后这位就愣怔怔地看着王媒婆。

王媒婆又等了上官勇半天,看这位准新郎官又不说话了,只得道:“那将军您给婆子我一个准话,这聘礼您准备出多少银子吧。”

上官勇一咬牙,说:“三百两。”

“三,三百两?!”王媒婆差一点咬伤了自己的舌头。要说在平民百姓家,三百两是个大数目了,可是对方是太师府的小姐啊,虽然是庶出,可是那也是太师的女儿啊,安氏这样的人家区区三百两,就能把人家的小姐娶回家了?这世上还能有这种好事?

上官勇额头都冒了汗,他一个从五品的游击将军,俸禄本就有限,他还有一对弟妹要养,三百两已经是他全部家当了,不能为了他娶亲,让弟妹们饿死吧?

“三百两少了。”

“我,我只有这么多了。”

“不能再多了?您要迎娶的可是太师之女啊。”

上官勇顿了顿,还是摇头,“王妈妈,再多我就要卖掉这宅子了。”

王媒婆看看自己身在的这个堂屋,连桌椅都是旧的,还不是半旧,是那种漆全都掉光的旧,也不知道这位上官将军从哪里淘置来的这些物件。王媒婆对这位上官将军也听说过,要说现今祈顺王朝的将军里面,最穷的就是这位上官将军了,好像是为继母治病,这家的家底就这么空了。

“要不,”上官勇又咬了咬牙,“我再加五十两,再多真没有了。”

王媒婆眼角抽着,她真想跟上官勇说实话,再加五十两,也不过是三百五十两,离太师夫人千两聘金的要求也还差着百十里路呢。

帝王权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帝王权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强宠娇妻生包子9章(第九章 这是一个妻子对丈夫应该说的话吗?)

    原标题:强宠娇妻生包子9章(第九章这是一个妻子对丈夫应该说的话吗?)书名:强宠娇妻生包子第九章这是一个妻子对丈夫应该说的话吗?他微微蹙了蹙眉,清冽的黑眸依然盯着她:“你叫我什么?”“商先生……”段漠柔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他突然上前一步,一下拉近了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她唯一的反应就是向后退去,大而分明的眼里也显现出慌乱。而洗手间的位置就那么大,她才微微后退,便已撞到了洗手台,而他高大强健的身形早已逼近,几乎与她不留空隙。他伸手,两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洗手台上,这样的动作,让两人姿势暧昧,身体也更接近,他

  • 余生之爱9章(第9章 再见初恋男友)

    原标题:余生之爱9章(第9章再见初恋男友)小说名字:余生之爱第9章再见初恋男友从儿童乐园回来,凌沫雪在家门口看到了两箱水果。水果是她父亲凌中孝送来的,里面留了张纸条,说是打不通她电话就把水果撂在家门口了。凌沫雪把装满葡萄,苹果梨的箱子搬进了屋,凌琦阳就懂事地洗了一部分,其余的都用保鲜袋子装好放进了冰箱。看哥哥做事,凌琦月也不甘落后,她乘巧地拎了一袋垃圾出了院子……刚把手中的袋子扔进路边垃圾桶里,一辆小车就擦过她的身边缓缓地停在了她家门口。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位身形颀长,穿着白衣黑裤的年青男子,他

  • 倾城一恋9章(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9章 不长记性)

    原标题:倾城一恋9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9章不长记性)小说名字:倾城一恋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9章不长记性我猛的后退一步,想要躲开,却被身后一个人扶住了腰身,我一愣,急忙侧头看去,正对上容若隐幽深似海的目光,他伸手将我额前溅上的鲜血拭去,柔声道:“小倩,别怕。”小倩?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是在叫我,哦,我刚才说我叫聂小倩的嘛,咧了咧嘴,傻乎乎的一笑看着面前没了声息缓缓倒下的锦袍王爷一眼,恍然失神道:“不长记性,不是告诉你,不要对我下手的嘛。”也不知道是在劝谁,我不敢置信的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

  • 阴缠阳错9章(第一卷 碟仙第9章 这个是什么东西)

    原标题:阴缠阳错9章(第一卷碟仙第9章这个是什么东西)小说名:阴缠阳错第一卷碟仙第9章这个是什么东西叫他夫君?这个躲在暗处发出声音的人到底是谁?他就算是只鬼,那也是只幼稚无比的鬼!眼前的宋晴因为失血过多,进入了休克状态,时间真是一分也不能耽搁了。比起宋晴的生命,别说喊他夫君了,就是喊他玉皇大帝我都愿意。“夫君!”我摁着宋晴还在向外流血的伤口,帮助她减缓流血的趋势,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喊了一声。我和宋晴初中就在一起玩了,小时候就是对门的关系,连大学都考到了同一所。她亲眼见证了我和简烨一路走来的感情,

  • 老婆乖一点9章(第一卷第9章 叔叔)

    原标题:老婆乖一点9章(第一卷第9章叔叔)小说书名:老婆乖一点第一卷第9章叔叔夏紫溪现在和好友蓝小双居住在一起,虽然霍少航多次邀请她搬到他城东的套房里,但每次她都是婉拒。她还没做好准备,将自己交给霍少航……她们俩的小窝在城中的一条小巷里,这条巷子里住的一般都是老人,房租便宜。很适合她们这种蜗居的蚁族。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平静的小巷里响起,夏紫溪下了车,朝着驾驶座里的霍少航挥挥手,笑着朝着胡同内走去。身子倏地被人一拉,她诧异地回过头,却见着霍少航不知何时下了车,正泛着他迷人的桃花眼如撒娇的孩子一般指

  • 请再爱我一次9章(第9章 证据)

    原标题:请再爱我一次9章(第9章证据)小说名:请再爱我一次第9章证据樊雅微楞,刚刚抬头,一束玫瑰花束便自下而上抛上阳台,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樊雅猝不及防,下意识伸手接住,玫瑰应该刚刚摘下,花瓣边缘剔透晶莹的露水滚动,细碎阳光反射出璀璨的弧度,晶莹美丽的不可思议。她无声皱眉,扭头看向不远处懒洋洋倚坐在草地秋千吊椅中冲她挥手的妖美男子,他半仰着头,双腿翘起,细长眼眸因为阳光而微微睐起,显得无害而慵懒。虽然她上辈子与容衍接触的并不多,但也知道慵懒无害下掩藏着多少野心。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屏幕上跳

  • 我的花心老公9章(第9章 虔诚的目光)

    原标题:我的花心老公9章(第9章虔诚的目光)小说书名:我的花心老公第9章虔诚的目光第二天,唐心到达陆彦初的别墅的时候,陆彦初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高大的身形陷入奢华的真皮沙发中,那精致妖孽的脸庞上写满了无所谓。他嘴角挂着那副让人生厌的微笑,一看到唐心走进来,好像得到了什么新玩具一般的兴奋。“坐!”陆彦初翘着二郎腿,对唐心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陆彦初是陆家的大少爷,盛气凌人的气势,着实让唐心有些招架不住。唐心面对着他,显得很是局促不安,两只手甚至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来之前,她特意查了一下关于陆彦初的资料

  • 老公威武9章(第9章 我好像来大姨妈了)

    原标题:老公威武9章(第9章我好像来大姨妈了)小说名称:老公威武第9章我好像来大姨妈了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开灯,她就被顾昊宇搂进了怀里,炙热的吻密密麻麻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和唇舌之间。“老婆。”带着欲望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苏亦心生涩的回应着他的吻,双手环抱着他的腰。他的手穿过她柔顺的直发,无意间触碰到了脖子上的咬痕,苏亦心吃痛的皱紧眉头,杏眸蓦然睁大。黑暗中,想起第一次的痛苦经历,她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察觉到怀中人儿的异样,顾昊宇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将墙壁上的开关打开,漆黑的屋子一下亮堂了起来,他发

  • 温暖的爱9章(第9章 拜托撤诉)

    原标题:温暖的爱9章(第9章拜托撤诉)小说:温暖的爱第9章拜托撤诉可是,温舒朗偏偏没有给叶暖任何机会,他安静的吃完了东西,从容的拿着餐巾擦拭着唇边,微笑的开口,“老实说还是国内的餐厅好吃,伦敦的餐厅还真比不上。”“温先生,我们现在饭是吃好了,可以谈谈案子了吧。”叶暖心里有些不淡定的看着温舒朗。这时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温舒朗接了起来,接完电话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叶暖,谢谢你陪我吃午餐,我现在约了人,得先走一步了。我们下次再见!”看到温舒朗转身,叶暖着急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温sir你……”温舒朗

  • 萌萌小乖妻9章(第9章 刚刚谁打我)

    原标题:萌萌小乖妻9章(第9章刚刚谁打我)书名:萌萌小乖妻第9章刚刚谁打我第二天一大早,顾逸辰皱皱眉,怎么感觉自己身上那么沉呢,好像有什么压在身上,一睁眼就看的自己身上多了一个人,真不知道这姑娘是咋睡的,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了,两条胳膊紧紧的缠在他的脖子上,两条细白的小腿也是紧紧地勾在他的腰上,这是把他当人肉软床的节奏啊!顾逸辰有些烦躁的伸手推了推她,没醒,再推,还是没醒,就这昨晚还紧张的睡不着呢,现在怎么睡得跟死猪一样,估计现在有人把她的肾割了,她都不会醒。关键这丫头还抱得紧,推都推不下去,顾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