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阴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1 23:27:04 来源:网络 []

书名:阴婚

第一章:乡下遇鬼

首先,我要声明,世上是有鬼的!

信也好,不信也罢,就当听个故事……

我名叫上官凯,听到我的名字,你一定会想,我是不是是个富二代或者官二代?毕竟上官是个大姓。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但我可以明确的说,我来自一个偏远山区。

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可谓就是两头牛了。

更别说官二代,要知道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我的父母。

他们就算是胖的还是瘦的,我都不知道,唯一的家人就是我的爷爷。

但是对于我父母,我爷爷从来都是闭口不言,久而久之,我也没有再多问。

08年夏天,大二时光刚刚结束,我和我死党张强正打算去网吧翻天覆地,结果一通电话响起,张强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许久,张强嗯了一声后,挂断了电话,歉意地看着我道:“凯子,我要回家一趟,我父亲似乎得了重病,我必须要回去一趟,暑假不能陪你玩儿了!”

我顿时也就不乐意了,一拳锤在张强胸口,骂骂咧咧道:“哎呦我去,当不当我是你兄弟了?咱俩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你父亲不就我父亲?这事儿没商量,要回一起回!”

张强明显也懵了,尴尬一笑道:“好吧”

我凑到张强面前,嘿嘿一笑道:“有我陪,你还不高兴?”

张强白了我一眼道:“我高兴,高兴的不得了!”

张强话音刚落,神情有些低落道:“从小到大你帮了我不少,我真不想麻烦凯子你,老是我为操心……”

我耸了耸肩,一手搂住张强脖子道:“我们可是兄弟,再说这些,我可就生气了哈?”

唉,我这一起穿开裆裤的兄弟就是这样,块头比我还壮,一米九五的身高,浑身肌肉十分充实,乍眼一看,就跟个打泰拳的一样。推荐haohaoyun.com

可是他性格有些懦弱,因为小时候他发育实在不正常,五岁的时候就比十岁孩童还高还壮,所以同龄人都没有人和他一起玩儿,除了我。

因为张强小时候融入不了小孩儿群体,所以没少被排挤欺负,所以小时候都是我为他出头,也没少受伤,但我与张强的关系也更是要好。

而我就显得纤弱不少,同学都说我跟林黛玉一般,看着柔柔弱弱,一米八,体重只有一百斤,但是力气却是与身形明显不符,模样也算不错,所以又被冠以一个校草的称号。

虽然是校草,女朋友虽多,但都是玩玩儿而已,就因为我姓上官,加上容貌是一点,都以为我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的,最后听说我是山区的山里人,结果分分离开。

倒是有不嫌弃的,但都是一些看中外边的富婆,要是容貌端庄一点,或许我还相信什么日久生情,可鼻子眼睛全挤一块,抱歉,我还想多活几年……

貌似跑题了……

我与张强的家是同一个村子,名叫桃花村,我们的家,一个在村东头,一个在村西头,而村子相距我们的学校很远,大学要六个七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然后还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

这一次我和张强连夜赶到桃花村,夜已经很黑。

如今已是深夜十一点,我和张强在村口分离,待会儿在张强家里碰面。阅读haohaoyun.com

因为我很很在乎张强父亲,不为别的,就因为小时候张叔对我很好,那时候有糖悄悄塞给我。

虽然如今一块糖并不稀罕,但在十多年前,糖是多么的稀罕。

不光是这一点,那是因为张强家里的人,是唯一没有嫌弃过我没有父母的人,并且还是我兄弟的父亲!

我没有思考,先是打算回家一趟,然后再去看望张叔。

村子其实很大,为了节约时间,我愣是朝一处乱坟岗跑去,因为如果穿过乱坟岗,会节约大半的时间!

乱坟岗漆黑一片,就淡淡的月亮光罩在地上,刚一跑进乱坟岗,我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七月的夜晚应该很燥热才对,居然打了个哆嗦?我有些郁闷,不过却也没有多想。

乱坟岗存在有些年头了,据说处乱坟岗是在晚清时期就有了,而村里人说,这出地方……不干净!

我也是猛然间想起,虽说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突然我后颈一凉,我猛然顿住停下了脚步,咽了口唾沫,转身朝后面看去……

一片寂静,还有密密麻麻的土包子,一些有石碑,有些没有,甚至一些石碑还只有一半,看样子有些年头了。

我不由松了口气,可是!当我回头的一刹那!我丫的不淡定了……

这…特…么是什么?我心底寒意涌上全身,我能清晰地听到富有节奏感的咚咚声,没错,那是我心脏在极速跳动!

我眼前站着…不…准确的说是一个飘在半空中,身穿红色大红袍的古装女子!面色清秀,但是却没有一丝的血色,苍白的比墙上涂的白灰还要惨白!!

我腿脚一酸,一屁股坐在地上,谁知道我旁边竟然是一个坑,我顺着就往下面滚下去,也幸亏坑并不算深,不过就算这样,我多少也感觉眼冒金星。

此时我心里哪个叫一个苦逼啊,真特么的撞鬼了!

心中刚骂完,我就看到一脸怒意的“女鬼”飘在坑洞上方,女鬼脸上已然不是之前那般平静,而是怒意凛然!

我虽然害怕,却也是一个男人,还不至于尿裤子吧?

我急中生智,想看看有没有称手的武器,虽说可能打不过,但是好歹也没束手就擒死的窝囊啊!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丫的再也不来这破地方了!!

我顺手一摸,摸到了一个足球大小的瓦罐,也顾不得什么东西,猛地用力一抛,结果扯淡的是,汗!居然砸偏了!!

但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女鬼没有朝我扑来,反而是朝瓦罐的方向飘去!

我短暂一愣,连滚带爬地跑出坑洞,朝自己家跑去,跑的同时,我隐约间听到了一声脆响,接着便是狂风大作,而乱坟岗处传来阵阵女鬼的凄厉吼叫……

第二章:女鬼身世

乱坟岗里我家并没有多远,不到五分钟路程,如果跑着就更显得近了。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我路上不敢有迟疑,拼命飞奔地朝家里跑去!就在我都到了家门口时候,我突然觉得脖子被一双冰冷而又僵硬地两只手给紧紧勒住,我顿时两眼有些迷糊,两眼涨的通红,嘴里想要说些什么,可只能发出吱吱呃呃的声音。

要死了吗?我能感觉到周围是那么的虚幻,渐渐地我失去了意识。

待我醒来时,我睁开双眼,发现周围是那么熟悉。

“我这是在做梦吗?”我呢喃看着四周,而突然,我猛地拉开衣领,发现脖子上有一处红的发黑的一圈淤痕,有些不敢相信:“难道她没杀我?不对啊?女鬼怎么可能心慈手软?还是说看中了我的容貌?舍不得杀我?”

我起身到了床下,屋子内没人,而我来到屋外后,发现爷爷正在屋外裹自己大烟袋。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凌晨三点多,看着爷爷干坐在院子内,我不由有些心疼,。

于是乎我来到爷爷旁边,坐在一张长板凳上问道:“爷爷,那么晚了,爷爷怎么还没去睡觉?”

爷爷已经老了,头发胡子已经白透,对于我刚刚所说的,爷爷都没怎么发觉,愣了一下,爷爷转头看着我,点了点头,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容道:“原来是小凯啊,醒过来啦?”

看着爷爷的笑容,但总觉着爷爷有事儿瞒着自己,皱起眉头问道:“爷爷,是你救了我吗?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爷爷迟疑一下,摇了摇头,眼神中满是伤感:“其实爷爷并不想让你接触这些,爷爷只想你平凡过完这一生,爷爷就知足了……”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突然我想起来了,强子他老爹!

正当我要出门时,爷爷将我叫住,声音有些苍老了许多,还有些孤寂:“我们上官家难道注定都无法逃开这个劫了吗?”

“爷爷您在说什么啊?”

我摸不着头脑,好奇心很重地就朝爷爷问道。

爷爷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只见爷爷独自慢慢讲到。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爷爷紧紧看了我一眼,吐言道。

我先是摇了摇头,不过瞬间脸色大变,又点了点头。

接着爷爷就跟我讲了一个故事,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的一个地主家里,地主是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愣是相中了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而小丫头刚好又是自家下人的女儿,在地主的威逼利诱下,小丫头的父母只好同意,五百大洋将自己女儿嫁给这个大了近四十岁的男人。

婚礼一直不顺利,那时因为地主家大姨太的缘故,小丫头几乎在地主家吃尽了苦头,就连下人也经常欺负她,每天下来都是疲惫不堪,而地主也是一个整日花天酒地,也怪不得小丫头过的怎么样,图的就是小丫头那惊为天人的容貌而已。

日子一天天逼近,还有两天就是小丫头与地主结婚的大喜之日。

大姨太心肠歹毒,居然记恨小丫头的容貌,而投虫蛊,虫蛊本来就是阴邪之物,唯有群虫独活其一,食近其他毒虫的身体,最后的这一只便是蛊虫。

蛊虫蚕食小丫头的精血,精血,人身灵气所在,孕育灵魂之所。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而给小丫头下蛊虫的,正是小丫头的亲生父母,一切都是为了金钱。在当时的社会,只要有钱,什么不好说?别说卖女儿,认爹都行。

小丫头受蛊毒的蚕食,在送亲当天死于途中。

而地主在听说之后,吓得魂不守舍,再加上大姨太的蛊惑,将小丫头分尸,然后又用上极其歹毒的诅咒使其永不超生!

我听到这儿不由倒吸一口,然后连忙问道:“爷爷,那后来呢?”

爷爷叹了口气,就听到爷爷继续道,当晚,地主听大姨太所说,将小丫头的尸体隔成三截,头,上半身,和下半身,分成葬在三处不一样的地方。

一处是原本属于自己的墓地处,而身体却是葬在别人的坟头!为的就是让小丫头的躯体成为其它鬼魂都养分。

而人的头颅是存储三魂六魄的地方,而大姨太命人将毒虫浸泡了四四十九天的三十六跟银针插在头颅上的三十六个穴位之上,目的便是囚禁三魂六魄,永不如轮回,受进灵魂带来的世世折磨!

最后墓穴也是一处锁灵法阵,一处风水穴,一一解释歹毒无比,囚禁灵魂,使灵魂化为厉鬼的方法!

的确,最后小丫头真的成为了厉鬼,鬼新娘!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皱着眉头,疑惑道:“难道刚刚我遇到的就是…鬼新娘?”

爷爷点了点头,抽了口大烟袋道:“原本她中了血咒,又处于锁灵风水大阵之中,饱受万世折磨,而我当年有心渡化于她,整整二十年,我就是在寻找一个契机,一个可以使她可以重新投胎,进入六道轮回的契机,但……”

爷爷顿了顿,看了我一眼皱眉道:“我用了火焰将头颅火化,超度了寄生于头颅中的三魂七魄,然后装于陶罐之中,然后又将其墓穴风水改变,不至于让她处于锁灵风水大阵中拘禁。希望有一天能够找到剩下尸体的骨骼,就能够帮其超生,重进六道轮回!”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居然鬼新娘的墓穴被人挖了,不过好歹骨灰坛还在,可是现在……”爷爷看了我一眼,然后接连大口抽起了大烟大袋。

而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儿,死的很冤枉,十六岁年纪死了几十年,还不能投胎,并且还要遭受诅咒的折磨,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投胎的机会,最后还被我给毁了!

“那还有办法帮她嘛?”我皱起眉头,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爷爷摇了摇头,叹道:“难啊!”

爷爷说完,便起身朝屋内走去,走到门口时顿下了脚步:“我说小凯啊,你张叔之前撞邪,如今已经好了,明早你去拜访一下,我知道你们关系不错。”

撞邪?还未等我反应过来,爷爷已经不见了踪影,而知道了真像的我,竟然有一丝愧疚感在中心油然升起,哪怕对方是一只鬼,但毁掉了对方几十年的期盼,更是葬送了投胎转世的机会,正真的死都是一种奢求……

而如今的我心中已然决定,既然自己闯下的货,必须自己去解决,现在想想,或许是因为自己墓穴被挖开,所以有些愤怒,不然的话,女鬼在乱坟岗呆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都没有出现有人遇难的消息?

这么一想,我隐隐有些心中泛酸,深吸一口气,我直直朝乱坟岗跑去……

第三章:帮助女鬼的方法

当我离开家里时,爷爷突然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远处渐行渐远的身子,爷爷突然小声呢喃起来…

“希望真如祖训一样吧,阳眼的继承者……”

如今已然早上四点过,再有两个小时,天就开始亮,我小跑到之前遭遇红袍女鬼的乱坟岗,我打量着周围,似乎没有任何动静,静,很静!

我也不知道此时我是哪儿来的勇气,主动想要见鬼?不过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唉,就跟一句俗套话,裤子都脱了,你丫就叫我看这个?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呗?只希望看着爷爷面子,还有自己完全出于好心地份儿上,不要太激动就好,毕竟还是自己砸了对方的骨灰坛……

“鬼新娘!我想…找你……聊聊?”

我对着周围大声喊了起来,不过刚一赶出来,我就知道,闹笑话了!!

周围依旧是没有半点儿反应,我有些耐不住了,再次开口道:“我知道是我不对,让你如今无法轮回,我承诺,只要我上官凯还活着,我就一定帮你!直到你投胎为止!”

我神情十分真诚,的的确确是我错了,如果那女鬼真要害我的话,我真的躲不过去,也不会躲,从小爷爷就跟我讲,好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

而此时,我感觉周围空气开始朝我涌动起来,周围的温度开始骤降,我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我猛然一个回头,我前面站着一个看着比我小几岁的一个女子,一声红袍,头发排在头上,嘴上红红的红唇,柳叶眉,殷桃小嘴瓜子脸,一脸苍白显得有些突兀以为,明显就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但是我却没有一丝别的想法,因为她的脚是悬空的!

我知道眼前的女子便是爷爷口中所说的鬼新娘,我隐约觉得眼前的女鬼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

我鬼使神差地问道:“我们…是不是以前讲过!”

女鬼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复杂,声音略显激动道:“你还记得十年前,河边的那个红衣大姐姐吗?”

我愣住了,她怎么知道?

十年前,我被别人骂做是野孩子,没有爹没有娘,我独自一人跑到小河边,我蹲在地上抱腿哭泣,那一刻真是显得无比的无助!

可远处传来了一声笛声,是多么动人心魄,我停止哭声,朝吹奏优美笛声的方向的人看去,红袍,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可不就是现在乱坟岗上的红衣女鬼嘛?

回忆猛然涌上心头,怪不得如此熟悉,就是十年前每天和我谈心的大姐姐!

我觉得一切是那么混乱,皱眉问道:“你是大姐姐?”

红衣女鬼猛地点头,我再也忍不住朝红衣女鬼抱去,可是手刚一触碰到红衣女鬼,居然直接透过红衣女鬼的身体,碰不到?也是,人和鬼本来就是不同的物质……

“没办法的,我只是一个鬼,而小凯你是人,碰不到的……”红衣女鬼神情也有些落寞,眼神也暗淡了不少。

我看着红衣女鬼,有些严肃地说道:“大姐姐,你跟着我来,我一定要救你!我当初说过,我会保护你!”

红衣女鬼宛然一笑,没有说话,跟着我的脚步,最后来到了爷爷家。

而爷爷似乎知道了前因后果一般,独自一人在院坝里抽起了大烟袋。

“回来啦?”爷爷看也没看,直接开口道。

“嗯,”我点了点头。

爷爷站起身子,看了看我,然后又紧紧看着旁边的红衣女鬼,最后目光又落在我的身上:“我就奇怪她怎么没有动手杀你,原来你们之前就已经认识了!鬼新娘可是百鬼榜排第十一的厉鬼!突然发起善心?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

我有些尴尬,连忙问道:“爷爷,到底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帮到她,能让他转世投胎啊?”

爷爷摆了摆头,从怀中拿了两本手札,是两本微微泛黄了的古朴看书,是繁体简书,还勉强能够看的懂,一本是天罡无极!一本是叫做大千世界!我看了一会儿,能够大致分出,天罡无极内讲的都是一些道术还有画符的技巧和方法,至于大千世界,讲的无疑就是这片天地中的奇异东西,以及百鬼榜也是有清晰的记载。

“既然你有了选择,那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是否能帮鬼新娘轮回转世,主要还是看你自己”爷爷吸了口大烟,缓缓脱口道。

接着又看到爷爷拿出一个包袱,里面有一把桃木制成的小剑,还有两个小瓶子和一只毛笔和一叠黄纸,我差不多能猜到爷爷想要做些什么,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嘛?这分明就是画符的节奏。

我疑惑不解道:“爷爷,这是……”

爷爷白了我一眼后,开口道“画符啊!这世上有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叫做功德,看不见摸不着,不过却有些很神奇的秒发,可以延寿可以为此带来好远,而好事儿行善也能积攒功德,而捉鬼超送亡魂也是一种,当功德积攒一定高度,能沟通冥界,也就是地府!”

“爷爷你的意思说,只要我超送亡魂积累功德,就能让鬼新娘重新投胎?”我连忙问道。

而爷爷却不以为然道:“这只是可能而已,地府那些家伙,一个个贼精贼精的,或许下面有办法吧!”

对于爷爷所说的这些东西,要放在以前,我肯定会觉得神神叨叨的,但是如今切切实实看到了“鬼新娘”之后,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反而打心底里的好奇油然而生。

鬼新娘面露笑容,完全看不出她有丝毫因为不能转世投胎,而露出丝毫的伤悲,反而是打心底的酸痛。

我面色郑重地看着鬼新娘道:“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说话后,我丫的觉得自己又犯二了,爷爷不是说鬼新娘嘛?百鬼榜第十一的厉鬼!虽说不太懂,但是我丫连学校排十一的大活人都干不掉,又何德何能保护一厉鬼?对方保护我还差不多吧?

话虽如此,鬼新娘宛然一笑说实话还挺漂亮的,“好啊,我本名叫做唐小倩,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我不以为然地掉头道:“我叫上官凯!以后我保护你!”

后来我才从爷爷口中得知,鬼魂乃至世上任何鬼怪,都不会以真名自居,因为有一种叫做血祭的东西,可以名字操纵鬼怪,当然人是肯定不行的!而我听后则是大惊,小倩如此信任自己而道出自己本名,自己会害她嘛?肯定不会!

第四章:强子的父亲

自从这一夜开始,我身边多了一个特殊的朋友。

鬼新娘唐小倩。

她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女子,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最后又遭地主家的大姨太所谋害,以至于如今人不人鬼不鬼。

而我也从爷爷给我的手扎中得知,我竟然拥有阴阳眼。

所谓阴阳眼就是能够看到一般人不能看到的东西。

这东西很玄乎,不过知道小倩是女鬼之后,我才知道,当初很小的时候看到过小倩。

就是因为十年前我生了一场大病,命格很低,所以能够看到阴魂一类的存在。

而半年我便康复,从此也没有再看到过小倩,为此我还大哭一场。

直到我十八岁时,我才真正觉醒了阴阳眼,而这一次与小倩相遇,实在是……狗血到爆!

第二天开始,我除了会练习画符外,我还时常带着小倩去周围的地方到处闲逛。

当然,鬼魂这灵体是不能见至阳之物,不能见太阳光的,所以爷爷给我一个玉佩,是二龙戏珠的和田玉。

此玉剔透如白脂,细腻水润,线条分明。

而玉属阴,让小倩藏身其中,最适合不过。

所以,在没有太阳光的时候,我更愿意小倩出来透透气。

只要没有太阳光的照射,作为百鬼榜第十一的鬼新娘而言,还是没有多大问题。

“小倩,我爷爷给我的手扎上记载,鬼魂属于灵体,不能接触有灵魂的东西,所以我想,如果小倩穿上衣服后,岂不是就能碰到你了?”我沉思许久,半晌之后拍了拍脑门儿道。

小倩听我说完,小脸红扑扑的,就跟熟透的红苹果一样。

而我一意味到了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解释道:“我…我指的是你可以穿上活人的衣服,然后就能拉着小倩的手……”

小倩小脸蛋更红了,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来到家中,因为没有女孩子的衣服,只能换上我平时穿的干净衣服。

哪怕没有漂亮衣服,小倩也显得格外动人,我是去拉小倩的手腕,我只感觉有一股轻轻地阻力,我不由感到高兴。

此时已然下午两点,我找了一个口罩给小倩戴着,由于衣服是卫衣,所以也看不出小倩有什么不对劲,最后又觉得不妥,又给加上一个黑色大墨镜。

乡下树木多,空气格外清新,气温也并不像城市那样燥热,反而十分清爽,所以说就算穿着秋天的卫衣,也丝毫不晓得另类。

村西头是张强的家,我拉着小倩的手腕就便便张强家跑去。

张强家是简易的瓦房,在乡下算不上好,却也算不上差,门口有一天老黄狗,我还是挺熟悉的,小时候我和张强还经常骑在大黄背上满村子跑,别提多骄傲了!

我拉着小倩走到院子内,原本懒洋洋睡在大门口的大黄直接对着小倩汪汪大叫起来,我皱起眉头心道:听老人们讲,猫狗通灵,看见鬼一类的东西就会发疯一样,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听到大黄汪汪直叫,屋头走出一个四十出头的一个妇女,妇女打扮很朴素,扎着两个细小的辫子,典型的‘村姑’打扮,这就是张强的母亲,叫王小米。

张强的母亲一看到我,不由露出一丝笑容:“小凯来啦?来,进来坐,强子出去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就回来呢”

“叔叔身体怎么样了?好些没?”我突然想起,连忙问道。

张强母亲揉了揉我的脑袋,慈祥的笑容让我想到了从未见过的母亲。

“小凯有心了,你张叔现在好多了,昨晚还多亏了你爷爷,这不,我还炖了一直老母鸡给你张叔补身子呢”张强母亲还指了指一旁的厨房道:“今晚叫上你爷爷上咱家吃饭,必须要好好谢谢才行啊!”

我这时才发现张强母亲现在还系着围腰呢!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向来我们两家关系都十分的到位,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好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咦?这是……”张强母亲看到了躲在我身后的小倩,开口问道。

我轻轻揉了揉小倩的头,笑道:“这是……”

可惜我的话还没说完,强子就领着一篮子的鸡蛋跑了过来。

“凯子?你来啦!”强子一来就对着我喊到,看到我身旁的小倩,强子又是一阵咋咋呼呼道:“凯子,你给力啊…嫂子好!”

我汗颜的没法开口,而小倩更是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我想这丫头一定又羞脸都红完了。

我轻咳一声,瞪了强子一眼:“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你叫她…小倩就好……”

我差点儿就把小倩的真名告诉了强子,不过并非不是不相信强子,而是这事儿太过重要,马虎不得!

强子也不是较真儿的人,对他而言,我说什么,他绝对不会多问,就算是考试,他丫也敢照着就抄,名字也一股脑给抄了,结果考试下来两个上官凯,强子这丫的直接零蛋……

强子把鸡蛋放好,阿姨也没有理会我俩,继续炖鸡去了。

“强子,我想去看看张叔”我突然开口道。

强子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朝一个房间走去,到了门口后朝我招了招手。

进了房间,我看到张叔正靠在床头看着报子,看样子身体还不错,我心里也算是放下了心。

我走了过去,张叔看见我也开了,想要起床,却无力地又靠在床头,我连忙过去,盖好了张叔的被子道:“张叔,你好好调养调养身体!”

此时我突然发现张叔身上有一股淡淡地黑气,我知道,围绕在张叔面门的黑气是鬼魂残留的,一般人是看不见,除非是特殊手法,或者我这样的天生阴阳眼才能看见。

“叔叔,你能告诉我,之前你感到身体不适是在哪儿吗?”我连忙开口问道。

来之前爷爷就跟我将,张叔中邪是因为一只亡魂,在不小心的情况下侵蚀了张叔的身体,才会让张叔昏迷,最后被村名带了回来。

而已爷爷交给我的任务就是,渡化这只亡魂!

虽然不知道这亡魂有多厉害,我相信爷爷不会交给我这新手小白去消灭一只boos吧?

第五章:堰塘捉鬼

按照张叔所说的地方,还真叫一个慎人,不偏不移恰好就在村里乱坟岗旁的堰塘处。

说起这堰塘的来历还真就不一般。

据说在1945年左右,那时候土匪猖獗,可以说占山为王的并不少。

而我们这边都是群山座座,土匪一窝接一窝的。

那时候的土匪哪儿来的文化?

死了的怕草草掩埋闹瘟疫,得,死了的人全部扔在离山头较远的一处堰塘内。

我勒个去,我就郁闷,既然怕瘟疫,那直接火烧不就行了?

脱裤子放屁,多次一举嘛?

我也懒得继续说教,既然按照当地老人相传的典故,那我可以肯定,这地方肯定阴气极重!

白天去肯定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哪怕你叫上阵,说不定都懒得搭理你,只好晚上去。

这样也好,趁着还有时间,赶紧准备一些家伙,免得到时候手足无措的闹笑话。

告别了张强,我带着小倩一起回到家中,拿出了爷爷以前交给我的符纸,毛笔,黑狗血以及朱砂。

黑狗血已经朱砂都是至阳之物,拿出天罡无极,书没有几页,总共加起来也有七八种符咒。

听爷爷说这些符咒是一个组合,我也没在意,反正听名字我也觉得不简单,忒霸气了!

今早我试了有俩小时,失败了十几次,终于是画出了一张避煞符,成功画出一张避煞符就让我直接脱力,近一小时才恢复过来。

我知道,这是高度集中而产生的问题。

毕竟一张符咒的画法实在是太过繁琐,而且必须一气呵成,要是中间断了一丝一毫,或者偏了那么一点,那么这张符咒就可以说是报废了。

总结出经验后的我,又画了一张避煞符,两张破灭符,还有两张请神符。

所谓的避煞符就是能让鬼魂退避三舍,有镇压驱鬼的效果,不过这种一次性符咒只有三分钟的有效时间,而破灭符则是攻击符咒,并且是面积性符咒,威力也不可小觑,最后一个是请神符,顾名思义请神上身,不过有点儿夸张,也就是能让身体充满力量,速度也有说提升罢了。

完成了五张符咒,加上早上的那一张避煞符,我想应该是够了,在配上爷爷给我的那柄桃木剑,我暗自点了点头,眼睛撇向桌上的黑狗血和朱砂,以防万一,还是给戴上比较好!

我做一瓶右一瓶的揣进口袋,刚想起身,结果脑袋一涨,两眼发黑,一个踉跄差点儿没直接瘫坐在地上。

最后还是小倩一把扶住了我,唉,这多亏我机智啊!想起给小倩换身衣服,不然怎么能有如此好的机会?咳咳,不要想多了……

看着小倩紧张的模样,我心里暖暖的,丝毫没有因为小倩是鬼,而成心一丝恐惧。

我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谁才是真的在乎自己,不在乎爷爷,强子,两人而已,如今多了小倩,别以为平时多么多么够哥们儿,到了最后,谁特么愿意来帮你?

我一把取下了小倩的口罩和墨镜,将帽子放下,倾国般的容貌浮现在我的面前。小倩神情有些闪烁,我不由有些好笑,这小妮子太单纯了,如今小倩的思想也就停留在民国时期。

想到当初遇到小倩的时候,小倩不说话冷冰冰的,现在好了,熟悉之后就如同害羞草一般,哪怕摸摸头,小倩也会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

此时天色已经是暗淡下来,强子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凯子,走,吃饭去!”

“行,我马上就开来!”我立马回应道。

看了看手机已经七点过了,原本打算让小倩呆在家里,如果小倩跟去的话,鬼是不吃饭的,去了显得太尴尬了,到时候怕引起不必要的惊异,但是小倩说啥也不肯,说不想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我心中一暖道:“要不小倩先回玉佩?”

小倩微微一笑,点了点儿,身体化为一缕淡红色烟幕钻进了玉佩之中。

小倩进入玉佩之中后,我也赶到了强子家,爷爷已经到了,正小酌着白酒,我写到爷爷他可是号称千杯不醉,呵呵,当然了,虽说有点儿夸张,但却也没见爷爷醉过。

“小凯,你来了,赶紧坐,阿姨帮你盛饭去!”首先说话的是阿姨,平时对我来说十分贴切,就把我当成他儿子一样,有时候的确怪不好意思。

我连忙之遥脑袋婉拒道:“阿姨,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我抢先跑到厨房盛好饭,在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思索待会儿要怎么去收拾雁滩处的鬼怪,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或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吃完饭,爷爷也是听说我要去堰塘驱鬼,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爷爷就是这样,明明满是担心,却一直都不会说出来,我心里老实说听高兴的!

我看了看家伙,发现该带的东西也齐全了。在我离开强子家后,小倩突然从玉佩里钻了出来,这一次我熟悉之后,没有像之前乱坟岗时那样的咋咋呼呼,小倩也一如继往地跟在我身旁。

来到堰塘的时候我看到了堰塘上方围绕着一丝幽幽的黑气。

“这里有古怪!”我暗自惊心,这里的东西看来不一般啊!

我深吸一口气,拿出避煞符,念道:“天地无极,听我号令!急急如律令,赦!”

口诀一出,立马见符纸出现一股淡淡白茫,随着我手指的方向,径直朝堰塘水面射去!

水面之上的避煞符突然光茫大显,我听从一股股极其幽怨的声音从水底传出,撕心裂肺的声音让我不由有些头皮发麻!

数分钟后,我看见堰塘水面之上独显一只只衣衫破烂、浑身冒着黑气,皮肤看起来很是臃肿,就如同面包被泡水了一般!

我心底一丝丝无力感从心中油然而生,看了一旁的小倩,也难得一见的紧皱眉头,看到就算是百鬼榜排名第十一的小倩,面对这一群少说有百来只的鬼魂,也是格外谨慎!

我暗自摇了摇头,不行!说好了要保护小倩,如今自己退缩了,这算什么事儿!

我眼中露出一丝坚定,之前露出的惧怕已然现实的一干二净,我连忙掏出一张破灭符念道:“天地无极,听我号令!急急如律令,赦!”

阴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阴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医妃嫁到:王爷束手就擒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医妃嫁到:王爷束手就擒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医妃嫁到:王爷束手就擒第二十章饿昏了头云烟早在楚天昀进苏云芙房间之前就开始被楚天昀给处罚了,惩罚她关柴房三天,至于苏云芙他也想过如何去罚她。趁着云烟不在,苏云芙那边也没有人照顾,刚好可以饿上苏云芙三天,他就不信这个傻子能呕过他。傍晚,苏云芙等了云烟很久,这小妮子也一直没回来,她做在椅子上想了半天,素净的容颜在蜡烛的光芒下显得格外的清晰。忽然,她的心中已有了答案,云烟这么久都没有回来,肯定是楚天昀干的,她就知道这个“死太监”不会这么轻

  • 小说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第020章洗过了,在阳台苏语棠很不自觉的想到自己的内衣,脸上还没有褪去的红色更加的明显了。邵御铭不再看苏语棠,继续吃饭。苏语棠踌躇着,反正该看的他都看过了,这会儿她也没必要羞涩。想开了之后,苏语棠大大方方的走到邵御铭对面坐下。“这些都是你做的啊。”苏语棠吃了一口菜,味道很好,她很惊讶像邵御铭这样的人竟然会下厨。“外卖。”邵御铭淡淡开口。苏语棠一噎:“哪家外卖这么好吃,下次我也点。”邵御铭看了苏语棠一眼:“吃完饭记得

  • 小说强爱成婚:霸道总裁太嚣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爱成婚:霸道总裁太嚣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强爱成婚:霸道总裁太嚣张第20章伊总裁可耻欺负大的钟优优把那宝贵一块钱放在伊敏颢手上,很真诚地说:“叔叔你收下,等以后我妈妈给我零花钱,我再给你。”伊敏颢凛冽瞪着手里的一块钱。愤怒想着: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他买她妈,她就买他。搞什么鬼。而且那两个小鬼笑得这么开心。更是让他觉得下不了台。“钟筱芸!”钟筱芸听得出他警告,她赶紧使眼色让钟浩晟他们两个上去洗澡。钟浩晟和钟浩恩彼此对看一眼,上楼去。看伊敏颢没把零钱还给自己,钟优优一脸开心

  • 小说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第二十章阿烈,我不配醉生阁号称京都的“天下第一楼”,达官贵人、文人墨客、三教九流齐聚之地,三五好友小酌酒杯,侃天说地、畅聊国家大事,好不畅快。南宫允随着赵翊信步来到醉生阁前,抬头观看,这塔状的高楼足有六丈高,像宫殿一般雕梁画栋矗立在城中央,门梁上方的横木上挂着金色的匾额,刚劲有力的三个大字“醉生阁”,笔锋强劲、豪迈之气,看得出是出自名家之手。店小二站在门口,笑脸迎客,进进出出的客人非富即贵,都是些阔绰之辈,小二一见赵翊

  • 小说第一宠婚:甜心老婆买一送二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第一宠婚:甜心老婆买一送二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第一宠婚:甜心老婆买一送二第20章:我没向外说啊!“对,我们是扯了证,可是,你答应过我,不向别人说我们结婚的事。”“他们是别人吗?一个是你家里人,一个是我家里人,告诉他们,也没错啊!还是说,你不想把你结婚的事告诉沐挽辰,你想把他夺回来。”看着他那阴冷的眼神,那寒冷的脸,夜映寒赶紧摇了摇头。“没有,那渣男,我才不会要了呢!只是,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他们,会不会有所不馁啊!”“有什么不馁的,我们结婚,又不碍他们什么事。”慕致泽冷哼一声,他

  • 小说甜婚蜜爱:老公太过分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婚蜜爱:老公太过分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甜婚蜜爱:老公太过分第二十章在她面前旁若无人脱衣服苏然的笑声很突兀,很快引来了两人的注意。“这位美丽的小姐是……”约翰?布朗将好奇的眼神投向了正在偷笑的苏然,一脸揶揄地问着肖义。“这是我太太,苏然。”肖义一把抓过苏然,在她没有任何准备之下被他揽过了肩,跟约翰?布朗介绍着,那脸不红心不跳的淡定模样,着实令苏然很佩服。没想到肖义说起谎来都不打草稿的!“你好,欢迎你和义来我家做客。”约翰?布朗微笑着同样送给了苏然一个友好的拥抱和贴面吻,这下

  • 小说倾城医仙不好惹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倾城医仙不好惹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倾城医仙不好惹第20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莲心一瞬间睁大了眼睛,没想到会被对方摆了这么一道,她狠狠瞪着木飞仙,手中闪电快速的劈下,冷声喝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木飞仙哈哈一笑,用手中的剑鞘挡了一下雷电,往后快速的飘开,微笑道“你猜呢?我怎么会知道?我说了我是你们宫主大人,你又不信。”“你胡说,宫主怎么可能这么弱!”莲心依旧穷追不舍,然而追到一半,就被人拦住了去路。来人自然是想要抢夺回命丹的,这么一来,让木飞仙可以顺利的逃开,摆脱了暗凤

  • 小说医本倾城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医本倾城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医本倾城第二十章初遇薛清歌自从赫连宸风走后,一连两日,他都在也没有出现,连着大皇子北冥文烨也没有出现,烟月楼又开始了正常营业,人来人往,莺莺袅袅,烟红柳绿。然而仿佛所有人都刻意忽视了婉月的存在,烟月楼中的姑娘们,老鸨徐妈妈,甚至包括每一个来这儿寻欢的男人,没有充满贪婪的委琐目光,没有任何起哄的人群,只有姑娘们柔若无骨的声音和男人们肆无忌惮的笑声。这也正好,婉月落得一个清静,及腰的青丝用一只玉簪随意的挽在脑后,不施任何粉黛的脸庞,这在浓妆艳抹的烟月

  • 小说甜妻翻身:总裁大人,送上门!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妻翻身:总裁大人,送上门!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甜妻翻身:总裁大人,送上门!第0020章发难!离过婚的女人“三弟,你怎么有空过来了。”司欢霜面上带笑。司皓锋的到来可以说给郭家添了不少的光彩。“我外甥办喜事,特意来送礼。”司皓锋一板一眼的答,并没有因为司欢霜是自己大姐而露出笑脸。“呵呵,三弟有心了,我替阿硕谢谢你。”郭淮南很是激动,连声道谢,更是拉过来郭硕将他往司皓锋跟前推。作为姐夫,他能见到自己这个小舅子的机会少之又少,今天这样的情况司皓锋出现,是对郭硕的看重,更是对郭家的

  • 小说神秘老公在枕边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秘老公在枕边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神秘老公在枕边第20章:小果儿怕疼夏晨曦一个人站在新生儿病房外,旁边有对夫妻正在他们的宝宝。女人满脸幸福看着自己的孩子,虽然看上去才刚生产完还很虚,但是看着她依偎在自己丈夫怀中,这一家三口,真的很幸福。她看着那些有的哇哇在哭,有的在呼呼大睡的孩子,她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自己的心情,是难过还是悲伤?或者是……懊恼和后悔。她,从来没有见过孩子,甚至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她都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她,而她唯一记得的就是的迷迷糊糊间,她听到过孩子一声啼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