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豪门契约:你好我儿子的妈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2:53:2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豪门契约:你好我儿子的妈咪

第1章:公主失踪了

“二少,不好了,小小姐失踪了。网站haohaoyun.com

顾从安刚刚从公司回家迎面便听见佣人急忙忙的开口。

英俊非凡的面容顿时微不可闻的一僵,眉头随即狠狠的皱在了一起,迈开了脚步大步朝客厅里走了过去。

客厅里江老爷子正气的面色铁青,拎着手里的拐杖重重的朝面前站着的江年海身上砸了过去:“逆子!你今天要不把念念找回来我非打死你不可。”

江老爷子使足了力气,拐杖打在江年海身上,江年海痛的直皱眉,也是满脸的怒色:“她爱去那里就去那里!我绝对不会去找她回来的!”

江老爷子听着江年海这话,眼眸里的怒色更甚了,又是一拐杖重重的打在江年海的身上冷冷的冲江年海道:“逆子,你今晚要不把念念找回来,那个姓林的就别想进我江家的家门!”

被踩到痛处的江年海声音立即高了好几个分贝:“我不会去找她的,才这么小就知道害自己的弟弟了,这样的女儿我要不起。”

说着江年海一甩衣袖,无视了站在旁边的顾从安,拿了车钥匙脸色铁青的扬长而去了。

顾从安十岁的时候被江老爷子从福利院领养了过来当成养子来照顾着,跟江年海的年龄差了一大截,虽说名义上两人是兄弟,但是关系却是很冷淡。

顾从安皱眉看着从自己身侧走出去的江年海,目光转而落在了沙发上的江老爷子身上,顾从安迈步走了过去倒了杯白开水递到江老爷子面前道:“爸,出什么事情了?”

这几天顾从安都在国外出差。阅读haohaoyun.com

江老爷子这才回神过来,看向顾从安满是担心的道:“从安,念念出事了,昨天下午年海带了已经怀孕两个月的林慧茹回来,念念跟林慧茹大吵了一架,林慧茹意外摔倒流产了,因为这事,年海跟念念闹的很大,年海打了念念一耳光,念念从昨天下午离家出去后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派人下去找也都没有消息。”

顾从安眉头一皱,随即低头看了眼腕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消息,又是一个女孩子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深邃如星海般的眼眸顿时一暗,顾从安突的起身冲江老爷子道:“爸,你别担心,我现在马上去找,一定把念念找回来。”

话音刚落,顾从安便立即转身离开了。

顾从安一坐上车吩咐了司机开车便拿了手机拨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得到的果然是冰冷的提示音已关机。

顾从安皱着的眉头顿时更深了几分。

前排开车的司机孙严没回头都已经感受到了后座上自家总裁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凝骇人的气场了。

缩了缩脑袋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总裁,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顾从安冷着眼眸,抬手按了按眉心顿了顿道:“去酒吧街!”

顾从安了解江念夏,以江念夏的性格现在最有可能去的就是酒吧了。《豪门契约:你好我儿子的妈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孙严听着连忙应声,调转了车头加速朝酒吧街驶了过去。

酒吧街是唐城酒吧最集中的一条街了,整整有四十多家酒吧在这条街上,一到夜晚热闹非凡,同时也是龙蛇混杂。

一想到江念夏可能在这样的地方待了一天一夜,顾从安深邃如星海的眼眸里就忍不住划过一抹暗色。

孙严车开的很快,半个小时后就到达了酒吧街,充斥着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牌将整条街渲染出了几分暧昧的气氛,隔的老远都能听见那些酒吧里面震耳欲聋的低音炮音乐。

顾从安冷着张脸推开车门下车冲旁边的孙严道:“分头一家一家的找,一找到念念就给我打电话。”

孙严连忙应了声,心下顿时了然,原来是江小姐出事了,难怪一贯冷静自持的二少会这么失态了,不过也只有碰上江小姐的事情自家总裁才会这样。

两人分头找人,在顾从安铁青着一张俊脸推开第二十一家酒吧大门的时候,终于在那一群疯狂扭动着的人群后面找到了正抱着酒瓶喝的烂醉的江念夏。好好孕

顾从安刚一走近,边听见赖坐在江念夏旁边一个染着红毛的小混混冲江念夏轻佻的吹了声口哨道:“美女,看你都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说着那小混混便伸手朝江念夏纤细的腰间横了过去。

下一瞬间,那小混混的手还没有碰到江念夏纤细的腰便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掌狠狠的扼住了手腕,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顿时响起了小混混的惨叫声。

酒吧里面震耳欲聋的DJ声很快的将小混混的惨叫声压了下去。

顾从安危险的微眯起眼眸冲那小混混不耐烦的吐出一个字来:“滚!”

本来还想闹事的小混混抱着自己受伤的手腕,才刚一对上顾从安微眯的眼睛,浑身顿时一凉,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的对手,那小混混那里还敢闹事抱着手腕灰溜溜的跑了。

顾从安气的不轻,这才将目光落在喝的烂醉的江念夏身上。

原本白皙如玉的脸颊因为喝醉了酒的缘故染上了些绯红,如小鹿般无辜的眼睛蒙上了层薄薄的水雾正迷离的盯着顾从安看,头发乱糟糟的,就连身上的白色蕾丝边的短裙都有些皱巴巴的,隔的老远估计都能闻到江念夏身上散发出的酒精味了。好好孕

“小叔?嘿嘿,小叔你怎么来这里了?”江念夏歪着头指着顾从安傻兮兮的笑道。

顿了顿又拿起桌上的一瓶酒塞到了顾从安怀里:“小叔来陪我喝酒。”

顾从安脸色冷的简直跟十二月的寒冰有的一拼了,拿开了自己怀里的酒瓶,伸手一把拎住江念夏裙子的后领将江念夏从卡座上拎了出来。

顾从安一米九三的身高,江念夏才一米六七,轻易的简直跟老鹰拎小鸡似的。

被拎住的江念夏十分不满的皱着眉挣扎,抬起小脸对上顾从安那张如寒冰似的脸道:“小叔,你放开我,我还要喝酒,你快放开我。”

第2章:混乱荒唐的夜

“回家!”顾从安盯着江念夏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一听说要回家,江念夏顿时像是只炸了毛的猫似的,只差没跳起来了,挣扎的更厉害了冲顾从安道:“我不回家,不回家!!!”

顾从安拿挣扎着要跑的江念夏没办法,索性直接将江念夏按进了自己怀里困住,眼神顿时柔和了几分,透着抹心疼,带着几分无奈安抚道:“好好好,不回家不回家。推荐haohaoyun.com

听见顾从安答应了江念夏这才老实下来,像小时候一样在顾从安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温暖的角落埋住了自己的小脸,双手下意识的也环住了顾从安的腰。

感受到怀里江念夏的动作时,顾从安浑身顿时一僵。

顾从安这一愣神间便听见江念夏十分委屈的声音在怀里呢喃道:“小叔,我没推那个坏女人,是她自己故意摔倒流产的,不是我。”

顾从安听着江念夏的声音,身体的僵硬这才缓解了几分,温暖干燥的大掌落在江念夏的背上,安抚的拍了拍,顾从安干净低沉的声音缓缓道:“念念,我相信你。”

他的念念那么好,那么善良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

他太了解江念夏了,其实就是只纸老虎,从来做不出那些伤害人的事情出来。

江念夏不肯回家,顾从安只好就近找了家酒店。

从酒吧出来后,江念夏就睡着了,顾从安一路抱着江念夏到酒店,开房间的时候,酒店前台的收银小姐还用那种十分暧昧的目光在顾从安和被顾从安抱在怀里的江念夏身上转了一圈。

顾从安比江念夏只大七岁,江念夏十八岁,顾从安二十五,男俊女美两人现在这幅样子还真像是来开房的小情侣,也怪不得人家误会了。

不过收银小姐在对上顾从安那张冷峻的面容时顿时吓的不敢在多看了。

以至于让她忽略了顾从安那莫名微微泛红的耳尖。

顾从安抱着江念夏回到房间,轻手轻脚的将睡着的江念夏放到床上,帮江念夏盖好了被子,顾从安这才走到了落地窗前抬手扯了扯领带,顿了顿这才拿了手机出来,拨了江老爷子的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没几声就接通了,江老爷子着急的声音急急忙忙传了过来:“从安,念念找到了没有?”

“爸,你别担心,念念已经找到了。”

顾从安听到江老爷子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又接着道:“不过念念现在不肯回家,我在酒店开了间房让她暂时休息了,明天我带她回家。”

江老爷子听着忙放心的道:“好好好,念念没事就好了,那麻烦你照顾念念一晚了。”

江念夏从小就跟顾从安的关系好,顾从安也向来很疼江念夏,所以让顾从安照顾江念夏,江老爷子很放心。

顾从安应了声便结束了通话。

刚挂电话的顾从安一回头便看见床上躺着的江念夏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坐在大床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呢喃:“水,张妈帮我倒杯水……”

张妈是江家的佣人。

江念夏醉的不轻,人都糊涂了。

顾从安听见江念夏的声音倒了杯水过来,扶着江念夏的肩膀将水杯递到江念夏的嘴边道:“张嘴。”

听见顾从安的声音,江念夏这才朝声源处望了过来,对上顾从安这张俊脸时江念夏愣了愣皱着眉:“小叔?”

江念夏脸蛋红红的,眼神迷离,显然还是在醉酒的状态。

顾从安皱眉,将水杯直接碰到了江念夏的红唇道:“先喝水。”

“哦。”江念夏十分听话的就着顾从安的手喝了一大半杯水。

见江念夏喝够了,握着杯子的顾从安正准备起身将杯子放回桌上,结果才刚一起身,自己的腰就环上了一双柔软的像是藤蔓似的双手。

顾从安浑身骤然一僵。

隔着薄薄的一层衬衫,顾从安甚至是能感受的到江念夏身体传来的热度,烫的顾从安有些无所适从。

“小叔,你要去那里?”江念夏十分不满的声音响起。

顾从安声音莫名的低哑了几分:“念念,你先松开手。”

江念夏听见顾从安的这句话顿时红唇一扁,向是受了打击似的,小鹿般的眼眸里顿时蒙上了一层水雾委屈的道:“小叔也讨厌我了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们都讨厌我,都不要我了……”

说到后面江念夏的声音顿时哽咽了起来。

说着江念夏像是赌气似的,用力的拽了顾从安一把,本来打算转身的顾从安被江念夏这么用力一拽,脚步一个不稳,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杯子掉落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紧接着大床又是砰的一声闷响声,只见脚步不稳的顾从安直接摔进了大床上,双臂撑着将江念夏压在了身下。

江念夏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瞪大了湿漉漉的眼睛傻傻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顾从安。

两人挨的太近了,近到两人的呼吸都交融在一起,江念夏那泛着诱人水光的红唇跟顾从安只有四五厘米的距离。

只要他一低头就能轻易的吻上……

顾从安那双深邃如星海一般的眼眸渐渐幽深了起来,一直被顾从安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怪兽在这一刻冲破了层层的束缚暴露了出来。

顾从安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随即低头吻上了江念夏那诱人的红唇,辗转反侧,最后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霸道无比的用舌尖撬开了江念夏柔软的红唇,攻城掠地了起来。

江念夏迷迷糊糊的,被吻的缺氧,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知道跟着自己身体本能的感觉走,下意识的伸手环住了顾从安的脖颈,将顾从安拉的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江念夏的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对顾从安来说就像是邀请一样,顾从安在也克制不住大掌落入了江念夏的衣服内。

房间里面顿时一片春意盎然。

“疼,太疼了……”江念夏搂着顾从安的脖颈,窝在顾从安的怀里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顾从安听见江念夏下意识的呢喃声隐忍的皱了皱眉停下动作,凑上去一颗一颗吻去了江念夏的眼泪,等着江念夏适应之后这才继续。

第3章:突然出国

两人都是第一次,混乱的就像是战场一样。

到最后结束,两人都是累的出了身汗,也顾不上洗澡了,折腾的实在是太晚了,顾从安伸手将江念夏紧紧的搂在怀里便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江念夏是被热醒的,感觉自己像是抱着一个大火炉似的,一睁开眼睛的江念夏便对上了一堵精瘦的肉墙……

江念夏愣了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浑身像是碾压过一般的疼,尤其是腰……感觉像是要断掉似的。

脑子里面顿时涌入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那些暧昧的画面,以及顾从安那张挂着汗水的俊脸,性感低沉的喘息,江念夏浑身顿时一僵。

目光一瞬一瞬的往上移,然后看见了顾从安那张安静的睡颜。

江念夏只觉得自己脑子里面突的嗡的一声炸掉了。

她……她她竟然跟自己的小叔滚床单了……虽然虽然并不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叔叔,但是,但是那也是跟她一直依赖着的朝夕相处的小叔啊!!!

回过神来后的江念夏脑子里面跳出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害怕吵醒顾从安,江念夏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轻手轻脚的从顾从安的怀里退出来,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穿上,江念夏顾不上自己身体上的不适拿起包包逃似的就离开了酒店。

一出酒店,江念夏的理智总算是回来一些了,想起昨晚上发生的荒唐事,江念夏胸腔里的心脏莫名的就加速跳动了起来。

已经满十八岁成年了的江念夏虽然是第一次跟人滚床单,但是作为学霸一枚,江念夏的生物学的很好,离开酒店后便去药店买了事后药吃了。

她记得昨晚上顾从安是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的。

吃了事后药,江念夏刚把手机一开机便接到了江老爷子打过来的电话。

江念夏莫名有些心虚的暗自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接通了电话,她离家出走这么久,爷爷肯定很担心。

电话刚一接通,果然便传来了江老爷子担心的声音道:“念念,起床了没有?起床了的话就回家吧,我让张妈给你包了你喜欢吃的藕肉水晶饺子,爷爷等你回来吃早饭。”

江念夏听着爷爷的声音,眼圈顿时一红,有些愧疚的低声道:“爷爷,我知道了,这就回来。”

江老爷子听见宝贝孙女答应了,顿时连连笑了起来连声应好。

结束电话后,江念夏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去江家主宅了。

顾从安睡到自然醒刚一睁开眼睛便下意识的微微低头朝自己怀里看了过去,怀里空空如也,没有看见自己意料之中的人儿,顾从安顿时狠狠的拧了拧眉头。

从床上坐起身来,环顾了眼房间也没有找到江念夏的身影,连江念夏的衣服跟包包也都不见了,顾从安这才意识到江念夏可能是跑了。

脸色顿时一沉,顾从安有些懊恼的抬手捏了捏眉心,即使是睡觉的时候他也一向来是很警醒的,却没有想到跟江念夏睡在一块自己就连警惕性都降低了,竟然睡的这么沉,连江念夏什么时候离开了都不知道。

想着顾从安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拿手机过来拨通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

电话接通后却是依旧响起一阵冰冷的提示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莫名的,听见这提示音的时候,顾从安心底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起来。

脑海里面回忆起昨晚上的那些片段,顾从安深邃如星海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自责跟懊恼。

昨晚实在是太糟糕了!念念还那么小,肯定是把念念吓坏了,他真的是太着急了一点了。

想着穿好衣服的顾从安连忙迈开步子大步离开了酒店。

风驰电擎的开车赶回江家主宅。

一走进客厅里,顾从安便环顾了眼四周,只见江老爷子正坐在落地窗旁边的藤椅上泡茶。

“从安回来了,吃了早饭没有?没有我让张妈去给你做。”江老爷子端起泡好的茶喝了口,心情已经没有昨天的担心跟阴沉了。

“已经吃过了。”顾从安说着迈步走到江老爷子的身旁,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任何异样的问道:“爸,念念回来没有?”

江老爷子点头,随即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冲顾从安说:“正好,有关于念念的事情要跟你说一下,先坐。”

顾从安胸腔里跳动着的心脏蓦地像是被提到了嗓子眼里似的,拉开江老爷子对面的藤椅坐了下来。

江老爷子给顾从安倒了杯茶,这才缓缓开口道:“今天一大早,念念就回来了。”

说着江老爷子一顿,目光看了眼顾从安话锋突的一转:“不过,昨晚上我想了很多,最后决定最近这几年还是让念念先出国留学一段时间,这对念念来说会好一些。毕竟苏素刚去世不久,念念现在待在家里也容易触景生情,那个不肖子现在又闹着要娶那个姓林的。”

苏素是江念夏的亲生母亲,三个月前,因为发现了江年海出轨林慧茹,心情太差开车出去结果发生了车祸当场死亡了,虽然是意外事故,但是归根究底到底是因为江年海跟林慧茹,从这件事情后,江念夏跟江年海两人的关系便降到了冰点。

父女俩一见面就吵架,本来江年海对江念夏还有几分愧疚,一直没把林慧茹带到家里来,结果谁知道林慧茹这么快怀孕了,跟江年海逼婚,江年海因为对江念夏的愧疚没答应,结果偏偏这么凑巧江念夏把林慧茹害的流产了,江年海对江念夏的那点愧疚没了,行事一点都不顾及江念夏,今天竟然就到处发他跟林慧茹结婚的请帖了。

想着江老爷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声音里满是无奈:“年海坚持娶那个姓林的,这次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了,念念要是亲眼看到只会更伤心,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第4章:骚扰电话

顾从安听着江老爷子的话用力的握住了拳头这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失礼的直接站起来。

眼眸一暗,顾从安垂眸冲江老爷子道:“爸,林慧茹流产的事情跟念念无关。”

江老爷子听着提起这个,也是一脸隐怒:“我当然是相信念念的,念念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这摆明了就是林慧茹给念念下的套!”

江老爷子自己看着疼在手心里长大的孙女怎么会不知道江念夏的品性。

可是江年海相信了,当时又只有林慧茹跟江念夏两个人在,江念夏拿不出证据证明清白,江年海把错全怪在江念夏身上,坚持要娶林慧茹补偿林慧茹。

顾从安压下自己心里的怒气,看向江老爷子道:“爸,念念现在在那里?”

“我让老赵送念念去机场了。”江老爷子喝了口茶缓缓道:“已经给念念联系好米国那边的学校了,虽然急是急了点,但是我让秘书跟着念念一块去了,等帮念念在米国纽约那边都安置好了在回国。”

顾从安听着江老爷子这么一说,终于是克制不住的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爸,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

话音刚落,顾从安已经大步离开了。

江老爷子看着顾从安匆忙离开的背影,想起今早上自己跟念念提起出国的事情时,本以为念念会反对,结果才一开口,念念就答应了,并且是自己要求今天就过去米国,匆忙的像是在躲什么人似的。

联想到这些江老爷子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总觉得今天的念念跟从安好像有那里怪怪的。

顿了顿后,江老爷子只觉得自己大概是多想了。

想起念念,江老爷子心里顿时升起一抹不舍和叹息,要不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江老爷子也不想让江念夏出国的。

顾从安车速直飙两百码,车子开的飞快的往机场方向驶去,原本一个小时多的车程硬是让顾从安半个小时就达到了机场。

一下车,顾从安便大步往机场内走去,在看到机场显示屏上显示着时间最近的飞往米国的客机早已经起飞的信息时,顾从安狠狠的拧了拧眉,失控的一拳打在旁边的墙壁上。

暗自做了好几个深呼吸,顾从安才冷静了下来,拿了手机拨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可是回应他的只是冷冰冰的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顾从安狠狠的摁断了电话,抬手揉了揉眉心,好的很,真是好的很!江念夏你倒是敢跑,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跑去米国了!!!

顾从安抿了抿唇角,冷着张脸拿出手机又拨了助理孙严的号码出去。

电话很快的便接通了。

“孙严,帮我定最近一班飞往米国纽约的航班!”

孙严刚一听见自家总裁放吩咐狠狠的惊诧了一番,要知道今天公司还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开呢。

而且自家总裁一直都以工作为重,实打实的一枚工作狂,今天不仅迟到了而且现在这情况是要准备旷工了?

孙严忍不住小声的提醒了一番:“总裁,今天下午还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开……”

“这两天的工作行程全部推后!”顾从安一锤定音。

孙严抽了抽嘴角连忙应了下来:“好的总裁,我这就去安排。”

很快的,孙严便把定好的航班信息发到了顾从安的手机上。

还有一个小时的登机时间,顾从安坐在VIP候机室里,又给江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过去。

“爸,我这两天正好要去米国纽约出差几天,到时候可以顺便去看看念念,我刚打念念的手机关机了,没有念念最新的联系方式。”

江老爷子听着顾从安这么一说并没有生疑,顾从安是靠自己白手起家创业的,顾从安公司的事情江老爷子向来不过问,只知道最近这段时间顾从安很忙经常出国出差。

有顾从安去看念念,江老爷子心里倒是更放心一些,毕竟顾从安做事稳妥可靠,跟念念的感情又向来很好。

想着江老爷子便利落的把江念夏最新换的米国的手机号码和学校的地址告诉给了顾从安。

十四个小时之后,飞机安全的降落在米国纽约。

顾从安顾不上倒时差便直奔江念夏的学校。

到达学校后,顾从安这才拨了江念夏在米国的手机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十秒钟,就在顾从安皱眉以为要自动挂断的时候终于听见手机里面传来江念夏那没心没肺的声音了。

“喂,您好,请问你是?”

江念夏刚接到顾从安的电话时还很是疑惑,她换了新手机跟新卡,手机上并没有存顾从安的号码。

她这个新手机号也只有爷爷知道,就连江年海都不知道,她实在是有些想不出来谁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

“是我!”

听着手机突然响起的声音,江念夏吓的浑身一僵,手机差点没被她直接给甩出去了。

低沉干净的嗓音,莫名的就让江念夏脑子里面想起了昨晚上顾从安那性感至极的低喘声。

不可否认,他的声音是真的真的很好听……

打住,打住!江念夏及时的制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莫名有些发烫的脸颊,江念夏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里面又再次响起了顾从安好听的声音:“你现在在那里?”

“我……我……”江念夏环顾了眼四周,正打算告诉顾从安自己在米国纽约的学校时。

顾从安又突的打断了江念夏的声音:“念念,我现在在米国,见一面吧,我们好好谈谈。”

听着顾从安说起念念两个字时,江念夏连耳朵尖都泛起粉红起来。

顾从安的音色偏低,嗓音干净纯粹,特别是在顾从安叫她小名念念的时候,尾音会不自觉的上扬,莫名的就带上了几分缱绻宠溺的意味来。

一听说顾从安要谈谈,江念夏整个人顿时又慌了,这次她匆匆忙忙的来米国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躲顾从安。

第5章:爷爷出事了

发生了昨晚上那样的意外,江念夏整个人都乱了,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从小就疼她宠她的小叔了。只好当了一回鸵鸟。

可是没想到现在顾从安居然也跑米国来了。而且还要跟她谈谈,是准备要谈什么?江念夏从小就依赖顾从安,所以江念夏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可能要失去小叔了。

江念夏太害怕失去顾从安了,不自觉的就开始从心底里拒绝跟顾从安所谓的谈谈了。

想着江念夏立即回答道:“小叔,我现在还在酒店倒时差,我困了,先休息了。”

说着江念夏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面传来嘟嘟嘟的提示音,顾从安皱眉,幽深的目光随即落在了十几米之外有些慌张的娇小身影上。

是江念夏。

早在顾从安问江念夏在那里之后就已经眼尖的看见学校门口跟着秘书从车上下来的江念夏了。

只不过顾从安站着的地方有一颗大树挡住了他高大的身影,江念夏没有看见他罢了。

顾从安没想到江念夏会骗他,还会直接挂断了他的电话。

想着顾从安拧了拧眉,握着手机又重新拨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

电话拨出去之后,顾从安的目光就一直眨都不眨一下的落在不远处的那抹娇小的身影身上。

听着衣兜里传来的手机铃声,江念夏胸腔里面跳动着的心脏一滞,莫名的就开始紧张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又是小叔打过来的。

江念夏垂了垂眼眸,又将手机放回了衣兜里,抬步跟着秘书继续往学校里面走去。

身旁的秘书有些奇怪的看向江念夏:“小姐,怎么不接电话?”

江念夏轻咬了咬唇,故作镇定的冲秘书道:“没事,是骚扰电话。”

秘书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是看江念夏脸色不太好的样子也不敢在多问,带着江念夏进去学校了。

不远处的顾从安就这样握着手机看着江念夏一步一步走进学校,直到江念夏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的时候,江念夏都没有在接他的电话。

很显然江念夏现在并不想见他。

顾从安有些无力的垂了垂眼眸,看来昨晚上他是真的把她吓到了。

可是顾从安却不后悔,即使时间能够倒流一次,顾从安想他还是会自私的占有江念夏,完完全全的占有,让她只属于他,因为他这个想法已经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扎根在他心底了。

想着顾从安收起了手机放到了兜里,罢了,自己还是不要逼的她太紧了,她暂时不想见就不想见吧,他会等到她愿意想见他为止。

想着顾从安收回了目光,转身往学校外走了出去。

虽然有个秘书过来替江念夏安排,但是顾从安还是有些不放心,给那秘书又打了个电话,得知现在暂时还没有找到房子,顾从安便又亲自在离学校很近的小区找了个环境不错,也很安全的公寓,不仅如此,顾从安怕江念夏吃不惯米国这边的食物,又特地从唐人街那边找了一个做中餐做的很好的华人,是个差不多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负责照顾江念夏的生活起居。

不过这一切都是瞒着江念夏进行的。

顾从安手段雷厉风行,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便将这些事情全部安排妥当了。

安排好了这些,顾从安这才略微的放心了些,坐了晚上的航班回国了。

一下飞机,孙严早就在机场外等着了。

算起来,顾从安已经有好几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了,一上车顾从安便蹙着眉闭目养神了起来。

直到回到自己的别墅洗漱完了之后躺在大床上,顾从安这才有空拿起手机翻看了起来。

刚一解锁,顾从安便看见了江念夏新手机号码发过来的那条短信了。

看时间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前发过来,那时候顾从安还在飞机上,手机是关机的状态。

深邃的目光扫了眼手机屏幕上的那一段文字,顾从安的俊脸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周身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深邃如星海一般的眼眸里面压抑着一丝怒气。

好,江念夏你真的是好的很,顾从安怒极反笑,握着手机的五指骤然收紧了几分,指节处因为用力过猛泛起了白色来。

最后气的不行的顾从安直接将手机丢到了旁边的床头柜上。

只见还亮着光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文字:小叔,昨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是我的错,不过昨晚上就只是个意外,咱们就都只当成一件意外忘掉吧,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你依然是我的小叔。

顾从安现在满脑子都是江念夏说的,意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然还是她的小叔,可是只有顾从安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根本就不想当江念夏什么狗屁的小叔!

他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甚至是江念夏的全部。

顾从安压抑住自己现在恨不得飞去米国找江念夏的念头,抬手按了按眉心,做了几个深呼吸后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冷淡自持的神色。

将所有心底深处这几天因为江念夏而泛起那些不受控制的情绪,以及那头因江念夏而生的怪兽再次尘封在了心底深处最隐秘的角落。

既然是江念夏所希望的,那么就如江念夏所言的一样吧!

他,依然是她的小叔!

顾从安如是的想着,只是脑海里面冒出小叔两个字来的时候,莫名的就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因为那一个荒唐的夜晚所打乱的又都恢复了正常,就好像是那一晚真的没有存在过一样。

顾从安又变回了以前的工作狂模式,江念夏也慢慢的适应了新的环境,只不过江念夏从那之后却没敢主动联系顾从安。

顾从安也像是忘了江念夏这个一样没有主动联系过江念夏。

也不知道是因为学业的关系,还是顾从安,或者是已经跟林慧茹结婚的江年海,在国外留学的江念夏一次都没有回国过,就连过年春节也只是跟江老爷子单独开个视频聊天。

三年后,江念夏刚下课回到自己公寓里便接到了国内唐城打过来的越洋电话。

第6章:小叔,别来无恙

负责照顾爷爷的管家赵叔的声音焦急的冲手机里传了过来:“小小姐,不好了,你快回来吧,老爷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里面急救!”

江念夏听到赵叔的声音一愣,手中握着的杯子碰的一声掉在地板上摔的四分五裂。

江念夏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手机,声音慌乱的道:“赵叔,爷爷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出事的?”

“小小姐,说来话长,您还是赶紧先回国吧。”赵叔急忙说道。

江念夏六神无主,听见赵叔这话连忙道:“好,赵叔,我马上就订机票回国!!!”

说着江念夏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慌忙的拿了自己的包包就冲了出去拦了出租车直奔机场。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江念夏心急如焚,连眼睛都不敢闭上,一下飞机江念夏就急急的走出安全通道。

在看到安全通道口处站着的那抹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时江念夏浑身一僵,傻愣在了原地,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好像他比以前要瘦了些,也更帅气了些,就连脸上的表情也要比以前更冷酷一些。

一身低调的黑色剪裁得体的贴身薄西装,里面搭配的是件干净的白衬衫,纽扣规规矩矩的一直扣到第一粒,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冷冷的禁、欲的味道……

熟悉又有些陌生。

就在江念夏回过神来之后下意识的想要转身就跑之际,目光顿时对上了顾从安那双深邃如星海般的眼眸。

显然顾从安也已经看见她了。

江念夏看着顾从安那微蹙着的眉头时,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面那个筋抽了,直接拔腿就跑……

身后熟悉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近的就好像是踩在自己心上一样。

下一瞬间,江念夏只觉得自己后颈的衣领一紧,就被来人轻而易举的从人群里拎了出来。

动作姿势都太熟悉了,江念夏暗自下意识的紧握了握手掌心,喉咙有些发紧,一回头果然便对上了顾从安那张冷淡的不带一丝感情的俊脸。

“小叔……”江念夏说出这两个字来时,声音微微颤抖了下,有些不敢对视顾从安的那双眼眸,面上扯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来冲顾从安笑道。

顾从安微蹙着眉,目光锐利的扫了眼江念夏,深不可测的眼眸里翻滚着未名的复杂情绪。

她比三年前好像要更高一些,也更瘦了,腰肢纤细的好像他一只大掌就能轻而易举的折断。

气质也成熟很多,一身红色短裙衬的她明媚又张扬,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只是小脸上那抹尴尬的笑容落在顾从安的眼里实在是刺眼了一点。

似乎这几年在米国过的很不错的样子。

另一只垂在身侧的大掌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起来。

“你刚刚跑什么跑?”顾从安语气生硬的开口。

她也不想跑来着……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反应……

这话江念夏不敢当着顾从安的面说,顿了顿只好故作镇定的看向顾从安赔笑着道:“小叔……我刚刚没打算跑。”

顾从安扫了眼江念夏没在纠结刚刚的问题,语气冷淡的开口道:“上车。”

说着顾从安便转身迈步离开了。

江念夏看着顾从安的背影,心里悄悄的舒了口气,不得不说时间真是个好东西,三年了,看小叔现在的样子应该早就已经把三年前那件荒唐的事情给忘记了吧。

这样想着江念夏心里轻松了几分,漂亮的小脸上总算是少了几分尴尬了。

连忙迈开了步子跟上走在前面的顾从安。

一走出机场,,江念夏便看见了停在外面低调又嚣张的白色迈巴赫。

顾从安正站在迈巴赫的旁边,伸手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见江念夏傻站在原地,微拧了拧眉,冲着江念夏又喊了句:“上车!”

“哦。”江念夏总算回神。

直到迈巴赫开出去了一段时间,刚刚情绪被顾从安的出现打乱了的江念夏这才想起了自己这次回国的主要目的,小脸上顿时挂上了一抹着急,目光连忙看向正认真开着车的顾从安问道:“小叔,爷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们现在这是要去那里?”

听着江念夏担心焦急的声音,顾从安脸上冷淡的神色总算是温和了几分,带着安抚道:“爸现在在医院,你不用担心,现在我们这就是去医院。”

听着顾从安这么一说,江念夏悬着的心脏这才落回了原地,小叔说不用担心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吧。

车厢里面顿时陷入了一阵怪异尴尬的沉默之中,一路无话。

到达医院后,顾从安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便带着江念夏坐电梯上楼了。

江老爷子住十一楼的VIP病房。

江念夏急忙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后便见江老爷子正穿着病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上正拿着一份报纸,看着气色还算是不错的样子。

江念夏看到这个样子的江老爷子时,心里总算是完全放心了下来。

“爷爷!你吓死我了。”江念夏走过去搂住江老爷子的胳膊,眼圈有些红红的道。

江老爷子看见江念夏风尘仆仆的回来了,高兴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连忙宠溺又亲昵的拍着江念夏的手道:“念念,你总算舍得回来了。在不回来恐怕你都要把我这个爷爷给忘记了。”

说着江老爷子疼爱的刮了刮江念夏的鼻子。

“我就是忘记我自己也不会忘记爷爷的。”江念夏讨好的冲江老爷子道。

跟着江念夏走进病房的顾从安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爷孙两人和乐融融的样子,冷凝的唇角微不可闻的微微上扬了几分。

爷孙俩说了半天的话,江念夏这才看向江老爷子问道:“爷爷,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住院了?”

听江念夏这么一问,江老爷子也不遮掩,一下子老实的交代了:“念念,爷爷身体好着呢,没事,要不是我住进医院来了,你那里舍的从米国回来?”

江老爷子原本只是想让江念夏去米国那边散散心,过个一年半载就回来,结果谁知道江念夏硬是在米国待了三年都不肯回来了。

豪门契约:你好我儿子的妈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契约 或 你好我儿子的妈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