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5 23:36: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

第5章 被开除警队

“简溪,你回来了?”

“简溪,黑枭这么奸诈的人,也被你搞定了,给你32个赞!”

“简溪,升职加薪可不能忘了我们啊?”

简溪一到办公室,众人便忙不失地蜂拥而上,那架势就差开香槟放鞭炮,大张旗鼓的庆贺了,视线扫过众人乐不自禁却别有深意的表情,看得她一阵心慌。推荐haohaoyun.com

搞什么?

简溪登时有些懵了。

“简溪!”人群中挤出某只毛茸茸的小脑袋,冉苏苏扯着喉咙,大喊了一声。

“孙头儿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让我?”

简溪傻不拉几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从前她给上司--孙头儿闯祸,给同事制造麻烦的她,昨天还被人劈腿,难道今天就要走上人生巅峰?

“苏苏,头儿叫我有什么事?”简溪被冉苏苏连拖带拽推到上司的办公室前。

“少在我面前嘚瑟了,不过,我还得祝贺你,简溪你走大运了!想不到你竟然能泡到这么狂拽酷炫的金龟婿!老天真是不长眼啊!”

冉苏苏咋咋呼呼,不等简溪反应过来就把她推进了办公室。

简溪不明所以,一进办公室就撞上了一堵肉墙,简溪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好家伙,这真特么硬啊!等她回过神,一股浅淡的烟草味混合着Boss香水的味道萦绕鼻尖,似曾相识?

来人也是身子僵了僵,咫尺之间,女孩有致的身材紧贴着他的身体,浓密而零散的发如同水墨晕染一般,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莫名的,他的心竟如春水化开般,漾起丝丝涟漪。

简溪抬头,那人垂目,一时间四目相对。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全文在线阅读

迟翊宸薄唇噙着戏谑:“女人,你是在吸引我的注意吗?”

简溪的脸显然一僵,不禁回忆起昨天那少儿不宜的画面,迟翊宸那邪魅的唇,不带一丝温度的眸,瞬间涨红了脸。

撩开眼皮,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

“自作多情!”

“呵。”迟翊宸冷冷的笑了,笑声磁感,犹如天籁,却沾了几分凛冽,唇边的玩味也消失怠尽,极低的声音道:“女人,恭喜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语气中的盛气凌人溢于言表,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冷冷的盯着简溪有些慌张却不输气势的眸,不屑的扬唇,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门外。

这家伙什么意思?这么狂妄自恋,谁给他的自信?真当自己是奥斯卡影帝,让全世界女人都尖叫吗?

简溪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冲着迟翊宸的背影翻了个死鱼眼,却忽地,脑海中划过一抹身影,交叠重合。

这男人,到底是谁?

迟翊宸走后,简溪在上司--孙头儿的办公室里等了好久,才等到他进来。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孙头儿走进办公室,整个人都好似顶着一朵乌云,简溪站在他面前,开始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简溪!”孙头儿坐在办公椅上厉喝了一声。

简溪一个激灵,抬头,挺胸,翘屁股,敬礼:“到!”

可孙头儿突然就不说话了,气压低得吓人,简溪越发不安,小心翼翼的问:“您找我有事?”

“有事?当然有事!”孙头儿大手冷哼一声,从桌上拿起一张纸甩在简溪的头上:“简溪,因为你此次的擅自行动,我差点被开除!别以为你爸跟我关系好,你就把放纵当自由!”

简溪不明所以的结果那张纸,打开一看,惊恐尖叫:“开除!”

她堂堂警局一枝花竟然被开除了?

简溪瞬间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头儿,你这是干嘛?我可是抓了黑枭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怎么能把我开除了呢?”说着,简溪趴在了孙头儿的肩膀上,哭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孙头儿,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我大把的青春都交付在你手里了,到现在居然想甩了我?”

孙头儿顿时风中凌乱了:“哎,我说简溪,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传出去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我在警局做牛做马这么久,你居然把我开除了?”简溪又开始哀嚎:“我爸会杀了我的!”

“没有开除你。”

孙头儿看了她一眼,似乎要委托什么重任。

简溪一个机灵,立马恢复常态:“那是什么?”

孙头儿不禁扶额,这画风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就在这戏剧性的几秒内,简溪知道了一个惊天任务!

“做间谍!”

第6章 小三妹妹要结婚

沥青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银色加长版凯迪拉克极速行驶着,细细碎碎的阳光将车身衬得熠熠生辉,高调而不失奢华。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迟翊宸颀长的身姿躺在软座上,星眸半瞌,莹润的指尖捻着一枚璀璨夺目的钻戒,那往昔冰冷的眼一反常态的氤氲了些雾气,蔚蓝的眼底如同琉璃般,透着丝丝隐忍的苍凉。

驾驶座上的男人透过后视镜瞥见迟翊宸失魂落魄的模样,多半又是在为那个失踪的人而神伤了,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迟少,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男人沉了沉声:“迟少,最近,您和那个警察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恐怕对集团的名声不太好,您准备?”

迟翊宸对此并不作答,而是反问道:“老刘,她的资料确定没有搞错吗?”

从看到简溪的第一眼,那种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感觉便隐隐浮动起来。

老刘说:“简溪,二十三岁,出身于A市,父亲简策,母亲苏妍,妹妹简嘉,从小在A市念书,长大……几年前简策被局里派遣到S市区才举家搬迁了过来,所以,简嘉不可能是您……”

“我知道了。”迟翊宸冷冷的打断,他的声音突然沙哑得的厉害。

老刘的话,一字一句如同毒药一字一句跌进胸腔,让他残留的希冀化作了梦幻泡影,支离破碎,难道,他心心念念,铭刻在心头的人就这么人间蒸发了吗?

迟翊宸鹰眸猩红嗜血,攥紧了那枚磨拭得光滑无痕的钻戒,额头上青筋暴起。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你,究竟在哪里?

银色的宾利转了个弯,飞速驶向一处郁郁葱葱的郊区。

而另一边,面无血色的简溪垂头丧气的拎着包,僵尸状走出了警局。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她的人生却已经起起伏伏无数次,明明捉到黑枭立了功,却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摸了个遍,还被相恋四年的男友劈腿,原本指望着升官发财,最后居然被辞退了,而辞退的真相是去做间谍!

“youaremysunshine……”清脆的来电铃声把简溪从欲哭无泪的悲痛中拉离,屏幕上的两个字却是让她一愣。

是简嘉?

简溪的手指不自禁的颤了颤,想起昨夜的事情,如今心底还是疼的,她迟迟没有接通电话,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终于,简溪接听了这通电话。

“简嘉?”简溪深吸了一口气,嗓音微微颤抖。

“姐,跟你说个天大的喜讯!”简嘉声音亢奋,一字一顿对简溪惊呼:“姐,我跟天佑要结婚了!”

简溪不觉顿住了手,目光有些恍惚,她跟迟天佑相爱了四年,本来也是要走向婚姻的,可没有想到,一夜之间,仅仅只有一夜,怎么就会变成这样?

简嘉喜悦的声音还在手机里响彻,她说了很多,大约都是她对婚礼的安排,那些种种曾经也是简溪自己幻想过的,可是如今呢……

简溪仰望着天空,垂下了握着手机的手,那双曾经明亮无双的眼里如今突然变得寂静无波,透出些许空茫。

第7章 迟家的规矩

就在简嘉向简溪宣告自己婚讯的时候,迟翊宸也回到家中,正当他推开大门时,就听到客厅里传来迟天佑的一声怒吼:“爸,我不娶她!”

迟翊宸不做声响的走进来,他大约也猜出了里面这会正在争论什么。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迟家是s市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可以说是叱咤风云般的存在,即便权势滔天,可门规格外严格,胆敢有谁胡作非为,做出有违伦理纲常之事,轻则失去继承遗产的资格,重则赶出迟家。迟天佑让女孩未婚先孕,已经触犯了迟家老爷子的底线,如果还想分到迟家的遗产,他必须要和简嘉结婚。

迟天佑听了这话,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噗通”跪在地上:“爷爷,我知道错了,您老人家宽宏大量就原谅我这一回吧,那个女人,我根本就不爱她,怎么可以娶她?”

迟天佑的跟前端坐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即便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可眉目间的精明干练,却是不输半分,银黑色的西装纤尘不染,目光如炬的盯着跪在跟前的迟天佑。他的左侧,毕恭毕敬的站着一位中年男人,正是迟家长子,迟天佑的父亲,佝偻着身子温和敦厚的面孔挂着几丝难堪,估计,也是为了迟天佑所作所为而感到颜面尽失。

迟青海眼角的余光瞥了老人一眼,迟疑着求情道:“父亲,天佑知道悔改了,他可是您的孙子,这婚事……”

“我可没有这样的孙子,既然做错了事就要自己承担!”老人决然打断,鹰眸冷鸷。

“爷爷,爷爷!”迟天佑听了这话,险些没哭出声来,他哪里料到,自己不过是没经得住诱惑,跟简嘉发生了关系,可这女人竟然居心叵测,怀了他的孩子?要知道,他心里的天平还是偏向简溪的,跟简嘉仅仅是发泄而已,哪里能娶一个诡计多端而且不爱的女人做妻子呢?

“父亲,天佑年少不懂事,他也没想到会到这种地步,我看,肯定是那女孩想攀龙附凤,才诱惑天佑的。”

“不懂事就可以做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即便他是被勾引的,只能说明他没脑子,这事不必再说了,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要是被那些记者捕风捉影,这可是迟家的奇耻大辱!青海,你安排安排,马上举行订婚仪式,这事刻不容缓!”

老人横眉立目,大手把桌子拍得“啪啪”作响,显然是气火攻心。

“爷爷,我不娶她!”迟天佑嘶吼,抱着老人的腿苦苦哀求。

“父亲,您……”迟青海还想再替儿子求情,就听见一阵低沉脚步声,随即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英挺的阿玛尼西装,仿佛量身定制般包裹着男人米开朗基罗的身材,步履沉稳,浑身上下,无不流露出高高在上的气势,令人望尘莫及。

淡漠晦暗的表情,鬼斧神工般雕刻般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英俊得无懈可击,几乎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第8章 总裁要娶妻

迟翊宸阔步走到老人跟前,微微弓身:“父亲。”

“恩。”

见到迟翊宸,老人满脸的愤怒也消减了些许,这个小儿子一向稳重成熟,做事雷厉风行,心狠手辣,无论面对谁都是不近人情的冷漠,即便如此,可老人对他却甚是满意。

老人随口问了问集团的事,迟翊宸不急不缓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冷清。

迟翊宸在S市可以说是名声赫赫,万众瞩目般的存在,可他所有的光环和荣耀却不是由于他优越的家世,十五岁开始,便自力更生,摆脱迟家的身份,从最底层做起,仅仅只是两年的时间,他所成立的传媒企业便被众人熟知,迄今为止,他手下的集团已经席卷了整个传媒界,挤进了全球五百强,即便是迟氏企业,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从头到尾,迟翊宸的目光都未曾落到过迟天佑的身上,对迟青海也不过是微微点头示意,可迟天佑却是心下明白,迟家老爷子最喜欢迟翊宸,如果能让他帮自己求求情,一定有希望。

见迟翊宸就要转身离去,迟天佑忙不失地叫住:“四叔--”

这声“四叔”喊得他咬牙切齿,殊不知,这迟翊宸不过是比自己大了几岁,他却还要尊称他一声“四叔”。

最让他痛恨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把这个男人供为神邸,而自己却被贬为迟家的耻辱。

迟翊宸蓦地止步,阴鸷的目光落在了迟天佑的脸上。

“怎么?”

磁性而浑厚的嗓音,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迟翊宸侧着眸,居高临下的盯着地上战战兢兢的迟天佑。

“四叔,你帮我跟爷爷说,我还不想结婚……”

“混账!居然好意思让你四叔求情,结不结婚由不得你……”老人气得脸都绿了,胸口一阵剧烈的起伏,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迟天佑。

迟青海赶紧端起一杯水递到老人跟前,眼尾却是瞟向迟翊宸,他心底也是希望迟翊宸能开口帮忙。

迟翊宸斜眸淡淡看迟天佑半晌:“天佑,你已经不小了,自己闯的祸就要自己负责!”

“四叔……”迟天佑似乎还想辩解什么。

迟翊宸不再理会,阔步离开。

关于今天的事情,他不禁回想起简溪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和轻轻颤抖的睫毛,那份倔犟的隐忍令人微微心疼。此时此刻,迟翊宸居然莫名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爷爷,如果说我是奇耻大辱,四叔不也是败坏门风么?”

迟天佑紧盯着迟翊宸的背影,扯着喉咙大声忿忿不平的喊道。

走路声嘎然而止,迟翊宸眸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漫不经心的转头。

难道迟天佑认为这样就抓住他的把柄了?是想借机威胁自己替他求情还是想拉他下水?认为他迟翊宸和他同样厚颜无耻?

未免太天真了!

“败坏门风?你指的是新闻上那个警察吗?”迟翊宸唇边勾起一抹绝冷的弧度,精致的下颌犹如刀削一般。

随即,漠然开口:“我娶她。”

第9章 酒吧买醉

夜似藏青的帷幕缓缓拉开,暮色四合的天空之下,霓虹灯点亮了城市的奢华,明明是初秋的季节,夜瑟酒吧却是不改往昔灯红酒绿。

灯影闪烁,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如鱼般的身体疯狂的扭动着。

俊男靓女喝酒纵乐,一片莺声燕语,巧笑嫣然。

在视线触及某处僻静角落里的两个男人时,原本把酒言欢的女人们,也露出了娇羞之色。

男人湖蓝色剪裁得体的西装,端坐在沙发上,指尖一支烟,零星的火光在烟雾中闪烁,烟熏的墨色的瞳孔如同波澜不惊的潭水,叫人一眼望不见底。

俊美绝伦的容颜,夺尽风华。

光是他这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不说,他还是帝豪国际娱乐集团执行总裁,传媒巨鳄迟翊宸。

“喂,最近你跟那个“神秘”女子的绯闻闹得满城风雨,是真的吗?我还以为你是弯……”

缪以衡賊兮兮的凑到男人跟前,一脸幸灾乐祸的问道,却冷不丁被男人冷若冰霜的眼神一睨,讪讪的坐了回来,抬起胳膊,将一个性感尤物揽在了怀中。

这几年,巴结奉承,想要结交迟迟翊宸倒是不少,可迟大少却是个不近人情的主儿,令人望而生畏,唯一能跟他称兄道弟的也就只有缪家长子缪以衡了。

迟翊宸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是真是假有什么关系吗?”

“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迟家那么古板,你这事可是传的大街小巷,无人不知了,要是真的,你恐怕……”

“那又如何?”迟翊宸剑眉蜷起,如玉的容颜上似乎有些不耐烦,顿了顿:“行了,这件事我自有打算。”

迟翊宸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不可收拾的地步,当初在酒店显然是有人偷偷跟踪。他垂了垂眸,眼底涌现一丝凛然的杀意,要是让他知道是谁暗中捣鬼,他绝对不会轻易饶恕。

可眼下,迟翊宸已经在老爷子面前坦言娶她,又怎能出尔反尔?

只是,她不应该不会是个智障吧?

迟翊宸微微敛了敛身,视线好整以暇的看向某处。

只见吧台的方向,简溪踉踉跄跄从地上爬起来。

“嘿……小帅哥,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嗝……”坐在凳子上的简溪揪住调教师的衣领,笑得那叫一个诡异,不等他反应,夺过他手中的酒便一饮而尽。

原本蠢蠢欲动试的男人,见女孩白森森的牙齿咧得一行白鹭上青天,顿时没了猎艳的心思,灰溜溜的跑了。

被称作“小帅哥”的男孩郁闷不已,他是调酒又不是陪酒:“这位小姐……你醉了……少喝点……”

“小姐?你全家都小姐!”简溪抽了抽鼻子,脱口而出,随即又嚷嚷道:“我可是千杯不倒,小二,上酒!”

某调酒师已经彻彻底底的无语了,就在他考虑怎么打掉发眼前这个迷迷瞪瞪的酒鬼时,简溪从座位上站起来,抬手就要去抢他手中的半成品,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摇摇欲坠,一个不留神便直直往地上摔去。

倏地,简溪的腰肢被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揽住,低沉而略带责怪的声音传入耳中。

“喝这么多,不要命了?”

简溪心里咯噔了一下,瞬间清醒了不少,却四肢无力,只能软趴趴的瘫倒在陌生男人怀中。

“嘻嘻……谢了……”简溪睁着醉醺醺的眼,目光迷离,就看到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薄薄的唇,而他的身后朦胧着颜色各异的光芒,犹如从天而降的天神。

“你喝多了……”男人将简溪扶正,眼波流转,晦暗如海的眸子中划过一丝异色。

“你胡说,我怎么会喝多了呢?”简溪含糊不清的说着,如果喝多了她的心脏在想起那个人时为什么还会疼,为什么眼泪还是会溢满眼眶?只有她知道身体是醉的,心却是醒的。

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微微弯起唇角,漂亮的眼睛像是天际的一抹弯月,潋滟着无限风情。

“哟,迟大少,这女人还真够……放浪形骸……咳咳。”缪以衡抬眼,就见到简溪对着迟翊宸投怀送抱,嘴角一勾,饶有趣味的戏谑道。

迟翊宸闻言,脸色沉了几分,阴鸷的眸睨向缪以衡:“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么?”

“嘁,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喏……”

缪以衡话落,朝简溪的位置,努了努嘴。

“这女人放着你这么大帅哥不要,啧啧……也是,如果是我也不会要你这不解风情的冰块。”

迟翊宸遁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瞳孔一缩,这一眨眼的时间,女人就勾搭上别的男人了。

白痴,笑得牙龈都露出来了,明明被人劈腿了,还若无其事的在这浪?

此时此刻,迟翊宸已经开始为自己扬言娶她的事而懊恼不已,要是让这个女人做了他迟翊宸的妻子,指不定会闹出什么样的笑话来,到时候蒙羞的可是整个迟家。

“哼……”迟翊宸端起一杯猩红的液体,晃了晃,一饮而尽:“蠢货!”

话落,他黑黝黝的瞳孔再度看向简溪,神色中夹杂着显而易见的不屑。

而简溪却并未察觉,咧着嘴跟眼前的男人谈笑风生,时不时啐上一口酒,不多时意识渐渐脱离,连视线也模糊起来,指着男人,傻笑道:“你怎么……怎么有两个头?”

男人放下手中的酒杯,嘴角扯出一抹得逞的笑:“你喝醉了,我带你走吧?”

第10章 醉酒遭猥琐

饶是任何人都能听得出话里的别有深意来,可理智被酒精湮没的简溪却浑然不觉。

“怎么会?来,我们再干一杯!”说完,便晃晃悠悠的要站起身来,男人乘势,粗壮的胳膊一把揽住了女孩的小蛮腰上。

“你已经喝得够多了,我们走吧?”男人伏在简溪的耳根,轻轻吐着人气,麻酥酥的感觉,恐怕哪个女人,都会意乱情迷吧?

但简溪是谁?国家级警校优等生,拳脚功夫自是不容小觑,如果不是今晚喝多了,眼前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早被她一脚踹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这只是如果,酒精作祟,即便简溪身手再好,此时此刻却是一点力也使不上来,而且眼下她更是意识模糊,脑子压根不会想事。

男人见简溪没有反应,索性揽过她的肩便疾步走向门口。

简溪慌了神,谁晓得这男人要带她去哪,到时候被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不就毁了她警局一枝花的一世英名了吗?

迫在眉睫,简溪也清醒了不少,她挣扎着就要推开男人,可男人的力气太大,又加上喝了酒,她的抗拒不过是以卵击石。眼见就要被带走,简溪突然看到不远处的迟翊宸,她也是在前不久才得知,这个男人就是全球五百强之一的集团总裁,名声显赫的传媒巨鳄迟翊宸!更是迟天佑的四叔!

简溪经过迟翊宸的时候,眼疾手快就拽住了他的衣袖,嗫嚅着:“迟、迟……”

揽着女孩的男人怔了怔,望向迟翊宸的位置。

缪以衡被突如其来的而且酒气熏天的女人吓得一愣,转头问道:“翊宸,你认识?”

简溪苦兮兮的拽着迟翊宸,像是拽住一根救命稻草,那双眸子跟得了沙眼一样,眨个不停。

而迟翊宸平淡无波的瞥了瞥简溪,不动声色的掰开了衣袖上的手,漆黑晦涩的眼不带一丝感情色彩:“我不认识。”

此话一出,搂着简溪的男人如释负重的沉下了眸子,讪笑:“抱歉,打扰了,我女朋友醉了。”话落,他便毫不客气的将“女朋友”拽走。

缪以衡也是不得不佩服男人装模作样的本领了:“看来,今晚这女孩可是要失身了呢……”

迟翊宸听了他的话,锋眉皱起,一言不发。

被男人紧拽的简溪,试图挣脱那双如同铁钳般的手,却是头重脚轻,根本使不上劲。

男人拖着简溪,不管不顾,一路走的飞快。

“等等,这是……去哪?”初秋的风带着一丝凛冽,刮得简溪酒醒了些许,却仍然是意识迷离。

她捂着肚子,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难受得厉害。

男人勾唇意味深长的笑了:“去哪?你说去哪?”

“我说去哪就去哪?那你松开我的手,我要回家!”简溪迷迷糊糊的说道,可无论她怎么掰男人的手,都不过是徒劳无力。

夜瑟酒吧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即便已经接近凌晨,可来来往往的人流却还是不少,简溪的的声音自然是吸引了路人频频侧目。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慌张,有些急了,索性拽过简溪就往一条渺无人烟的胡同里走。

“你放开我!敢袭警!你不要命了?”

“给老子安静点!”

男人嘶吼出声,一把将简溪推在了地上,不由分说扑了过去,一只手狠狠抓住了简溪的两只手抵在脑后。

“这种欲拒还迎的方式我见得多了!刚刚不是很高兴吗?今晚,老子再让你高兴一把!”

简溪拧眉,头疼欲裂,意识也渐渐抽离,男人满嘴的烟酒味,她只觉得胆汁上犯,恶心都无以复加。

男人跟之前的谦逊有礼浑然不同,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充斥着喷涌的浴火,一双不安分的手在女人的身体上肆意游离。

感觉到腰间传来的丝丝凉意,简溪脑袋一轰,慌张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只见一块板砖近在咫尺。

“刺溜--”一声,简溪的衣服被扯开,大片雪肤泛着醉酒的红色,男人看得下腹一紧,身体里的浴火烧得愈来愈浓。

咽了咽口水,如饿狼扑食一般扑向了简溪。

却下一秒,一阵剧痛从后脑勺蔓延开来。

“嘶--”男人冷嘶了一声,捂着头哀嚎起来。

简溪见男人吃痛,惶恐的扔掉手中的砖头,从地上爬起就要逃离,却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猛地拽回。

男人龇牙咧嘴,另一只手往头上一摸,鲜红如玫瑰的液体就在手心绽放开来。

“贱人!竟敢暗算老子,既然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简溪被对方眼中的杀意所震住,想跑,双腿却向灌了铅般的寸步难移。

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从地上捡起刚才那块血迹斑斑的砖头,狰狞道:“臭婊子,是你自找的!”

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婚婚欲睡 或 首席大人不要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8章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一个月后,皇庭世纪大酒店。白家千金白茜茜的生日宴会在这里举行,不同于上一次白瑾昊的生日宴只是在白家别墅里简单的办一办,白茜茜这次的生日宴会很隆重、很热闹,宾客满堂,还来了很多记者。白茜茜的生日宴会同时也是白氏集团十九周年的纪念日。宴会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秦欢穿着一袭火红的晚礼服,走进了宴会大厅。白家的前任长媳,穿着价值数十万的高端定制,气质优雅高贵,令人惊艳的脸上却带着一层让人看不懂的冰冷淡

  • 热门小说《首席的掌心至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首席的掌心至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首席的掌心至爱第8章我喜欢你“Ichmagdich(我喜欢你)。”安小兔神色认真,放慢语速,字正腔圆念了一遍。“Ich……”唐斯修抓了下头发,露出一抹歉意的帅气微笑,说道,“不好意思,小兔老师你能不能再念一遍。”“哦可以的。”安小兔不疑有他点了点头,重新读了一遍,“Ichmagdich。”“IchmagdichAuch!(我也喜欢你)”唐斯修说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微微勾起的唇角绽出一抹腹黑得逞的笑容,如狡诈的狐狸般。诶?安小兔愣了一秒

  • 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8章廉价的黑裙“想要利用完就走吗?”陆非白转头看着沈初见,神色似笑非笑。“我是怕耽误了你的事。”沈初见对陆非白的举动感到有些惊讶。“既然我说了你是我的女伴。今晚,你就必须得是我的女伴,不是假装的。”陆非白微微低下头,在沈初见的耳边轻声道。沈初见浑身一僵,鼻尖缭绕着陆非白身上的气息,蓦地就感觉脸上一热。“我……”沈初见正要开口让陆非白离自己远点,便被一声尖叫打断了话语。“啊——”沈初见感觉身上一凉,低头

  • 热门小说《白山茶与红玫瑰》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白山茶与红玫瑰》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白山茶与红玫瑰8绝望到底她抬起头,目光里溢满愤怒。宋雅语气狠决,“你今天不签,孩子不保,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笔,被硬塞进夏晴手里,夏晴舌尖抵着后牙槽,浑身紧绷到颤抖,感觉自己签下的就是卖国求荣的不平等条约,可她却不得不签。写下自己名字时,脑海里滑过程墨阳的脸。有怨,有恨,更多的是悲哀和屈辱。如果不是他,自己和孩子也不会受到今天的侮辱。是他……不择手段地把她留在身边,受尽凌辱。“这是你亲笔签名,而且公证过,是有法律效力的,记住了,你儿子

  • 热门小说《爱情太难,婚姻太痛》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情太难,婚姻太痛》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情太难,婚姻太痛第8章:你敢在这里偷窥“不是的……楚天……”“别太贪婪,之前我已经陪你了整整一夜,还不够啊?”乔楚天一把将迟念按在床上,扯开她身上的衣裤,手摸在她大着的肚子上,往下滑动,燥热略粗糙的手,让迟念止不住的颤抖。“你疯了,住手!”“装什么?你大着肚子还想让我要你?你才疯了。”他嘲弄的扫了一眼迟念狼狈的身体,起身要走,却被迟念从身后抱住腰身。“乔楚天,答应我第三件事,只要你答应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她抱住他腰间的手臂在

  • 热门小说《嫂子的诱惑》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嫂子的诱惑》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嫂子的诱惑第8章揭穿沈俊良渣男面目我心里好似被人塞了把黄莲,苦着脸话都说不出来。放学后余菲菲就拉着我跟她一起走,我俩饭也没吃,径直到了一家豪华酒店对面蹲点,余菲菲时不时的看看时间。我因为害怕表嫂被抓,小声劝她算了,别等了,人家来不来还不一定,再等下我就快饿死了。余菲菲白我一眼,让我闭嘴。等天快黑下来的时候,一辆香槟色的宝马车老远开过来停在了酒店门口,我一眼认出来这就是上次送沈俊良去见表嫂的宝马车,我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儿,心里不停念叨,这可

  • 热门小说《神级妙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神级妙手》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神级妙手第八章做贼心虚李秀云换了一身紫色轻纱睡衣,睡衣里面的黑色内衣若隐若现的展现出来,那挺拔的胸部,纤细的腰身,以及笔直的长腿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小林医生,我这睡衣好看吗?”李秀云见林逸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顿时露出得意的微笑。回过神,林逸悻悻的点头,旋即,又一脸严肃的说:“你到沙发上来躺下,我帮你推拿。”“好的,你来吧……”李秀云整个身子趴在了沙发上,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就如同一个待宰羔羊一般。林逸望着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浑身有

  • 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行走的强者第8章酒吧厮混这里他是一分钟都不想呆下去了,以前都是一个人在酒吧厮混,今天不同,他身边带着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美的让人会胡思乱想的美女。“想走,没那么容易。”小青年眼神一动,顿时又有几个小青年从人群中走出,正好将段飞两人包围在中间。舞池里其他人也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纷纷停下扭动的身体,好奇的看来。段飞停下脚步,淡然看了一眼周围几个小青年,这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根根不被他看在眼里,问道:“你们想怎么样?”“怎么样?你小子是第一次来午夜

  • 热门小说《10002》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10002》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10002第8章一把杀人无数的刀保安部杂物间,不,办公室里,刘大奎正在往肚皮上擦红花油。之前在健身房,他肚子挨了萧晨一拳,上面已经红肿一片,轻轻一碰,就疼得他呲牙咧嘴!他一边擦红花油,一边心里问候着萧晨的祖宗十八代,挨打之仇,夺办公室之恨,一定要加倍报回来!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保安从外面跑进来:“刘哥,任坤来了!”“在哪呢?”刘大奎猛地站起来,疼得他又倒吸一口凉气。“刚进公司大门。”“走,去见见他!”刘大奎放下红花油,快步向外走去,刚出

  • 热门小说《小叔,不可以》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小叔,不可以》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小叔,不可以第8章:有什么办法离婚短短两米远,漫长的就像是走了一万光年。苏诗诗看着男人一点点靠近,紧张地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位是?”方玉华眯着老花眼,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裴易勾唇一笑,态度很谦和:”奶奶,我是……““他是仲浩的哥哥!”苏诗诗慌忙擦了擦眼泪,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奶奶您还记得宋仲浩吧?我最好的朋友,之前到家里来看望过您。”“仲浩啊,我记得。他哥哥你不是说……”方玉华看裴易时眼中多了一丝怜悯,对着他说道,“孩子,敢爱敢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