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花样都市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0:19: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花样都市

第一部 风月花行 第五回 案件

老婆,我不怕,我有办法”宁星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回来的路上不是跟两个黑帮打过架吗?而且当时他们想当自己的小弟,难道自己就这样过一辈子吗?本来从警校毕业后,好好干一份事业,但是没想到的事反而发生在自己身上,看来明天得去找他们。阅读haohaoyun.com

次日一早,张局准备派人保护宁星和张华丽,因为她们是凶巴一直想杀的人,上一次没有成功,一定会有下一次。

这样一来也把宁星的计划打乱了,看来得找个机会。上街也有他们跟一路,老婆去做按摩或美容也一路,不过他们是局里出钱,而张华丽只有自己出钱了。

几天时间过去了,凶巴俩人一直没有下落,而宁星和张华丽也没受到什么袭击之类的,这让局里的压力很大,凶巴一直不落网,市民的心还是不放得下,晚上时间很晚路上没有行人了,就连本地的黑帮也不敢深夜出来,怕碰上那个杀人不见血的凶巴,连警察都敢做,胆子真大。

第五天过去了,凶巴还没出现。

第六天……

第七天……

在这几天内,张局他们想了很多办法,凶巴俩人还没出现,就连道上混的也打听不出来。

时间越来越短,越来越紧张,张局是领了军令状,如果在一个月不把凶巴俩人拿下,那张局就得到处份,并降职,这不是张局想看到的结果。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半个月过去了,好像凶巴俩人离开南城,但宁星和张华丽不相信,张局也不相信凶巴就这样放过宁星她们。

一天夜晚,宁星关好门准备回家,突然感到有杀气,人马上扑到,在扑到那瞬间,宁星听到有枪声,这是有悄声的枪,扑到后马上向右边跑去,拿出一把小刀,他现在在等机会,等开枪那个人出来。

但枪了一声后再也没有声音,宁星拿出电话给张局打了电话,很快他们就到了,由于是晚上根本看不清从何处开枪,这次是宁星的警惕醒救了自己,枪的弹头很快被查出来了,是国产黑星AF47,另带悄声器。

这凶手是不是凶巴他们,众人得出的答案是一至,这也就说明凶巴他们还在南城,但在南城什么地方就得好好查查。

南城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藏个人也不太好找。宁星这一段时间也被道上的人所熟习,虽然他当过警察,但负责的是刑事方面的,跟黑道上的人没有多大的关系。

这也引起道上混的两个人,这俩人就是跟宁星有一面之望的雷东和狂电他们。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他们也得到消息,当然也派人查凶巴的下落,谁也不想有这样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上,万一出了事,警方又要进行一次扫黑,到时谁也混不下去,所以整个南城的地下势利都在长凶巴俩人。

警方为了最快捉到凶巴俩人,已在全省各地以及全国进行资金收买消息。这让黑白两道的人份份出动,寻找凶巴。

突然一天,南城华新街的派出所接到一民百姓报案后,马上赶到出事地点,这地点是华新街天明街七百二十三号,第十五层三号,报案是这层楼的隔壁,据他说,在两周前搬来一护士新住户,一男一女,女的看不清面貌,但身才很娇小,看上去是女的,不过有点我很奇怪,他们在搬的时候,女的力气竟然一个普通男人的力争还要大,一个人能搬动一台沙发,但毕竟是她们的事,我也没多问,直到一周前的晚上,也就是星期五,因第二天是周末,我们一家都睡得很晚,但也在星期五晚上,一点左右,我和我老婆,儿子都听到隔壁传来的几声惨叫声后,再也没有声音,警官你们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可能去问,去管这事,所以我们也没去敲门问,万一不是的话那就有点不好解释,而且传出的声音是男的,男的被女的打那是丢面子的事,所以我们也没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怕,怕惹什么麻烦。

第一部 风月花行 第六回 找老公查案

第二天早上,是星期六我们也起很晚,十点左右,我们才出门,不过我们在走进电梯时,我发现他们住的房门口下面,有点点红血的,像水或者是血,我们正准备去问,结果门开了,走出一个脸上有条伤巴的男人,个头很高手,他很凶,凶得我们只能底着头离开这层楼,出去了。

“那他怎么给你们凶的?”负责问话的警察说道。

他是这么说的:“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小心你全家的小命”报案者把这个男人的说话一出。说明haohaoyun.com

来了很久的张华丽和张局互相看了看,都认定这个男人正是凶巴马虎。

“那你们是怎么发现这具尸体的?”问话警察继续问道。

“是今早上,也就是在上一周,他把我们骂了后,我们就出去了,晚上才回家,这样也到了第三天,在这几天,我们每次出门总算有般难闻的味道,我们也从难闻的味道去寻找,房间就是这房间里,本来我们是想报警或者是敲敲入门,但我们又想到前几天那个脸上有刀巴人说的话,我们只好忍着,直到今早,味道越来越闻,很臭,我们当时就商量就算要我们的命,也要去看看,于是我们就敲敲门,敲了很久,还是没有人来开,于是我们就通知楼层的保安,保安来了后,也闻到这味道,用脚提开后,发现这具尸体浮难了,并且有尸水流出,当时保安和我了出来,保安还算了有点镇定,打了电话就通知你们来了,事情就是这样”这个男主户带着一脸苍白的面孔说道。

看他样子才镇定下来,而且在门口有滩难闻的东西,看样子是他们吐的。法医出来了,他看着张局说:“死者的死亡是一周前的周五一点至两点,头部受到硬件重击,使脑里的脑骨断开,并且身上的手和脚都打断了,这个凶手很残忍,我得回去并一下他的脸,才知道他的身份”“好的,谢法医,我一会找人来拿”

“嗯!接下来就是你们的”

张华丽一脸苍白的脸走出来,她差点吐了,她知道地上的人是谁,她说:“张局现在找出凶巴太难了,他的同伴被他残忍杀死”

“小丽,你是说他就是凶巴的同伙?”

“是的,张局,这张面对我看了无数次,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出来,现在凶巴到底在那呢”

“是呀!这凶手太狡猾了”

“狡猾是狡猾,但也狡猾不过我老公”张华丽认真说道。

“你是说大星?”

“是的,他的分析比我都强多了,不过不知道他能不能帮,我也没信心”张华丽有点无奈道。

“那就看你了”

张华丽点点头,离开现象,去劝老公宁星。好好孕

现在宁星在干什么,他去找那俩人,也就是狂电和雷东,他们是这一带的地下头,想找出凶巴也要靠他们。

园梦夜总会是雷东的大本营,现在还是下午三点,还没到营业时间。虽然还没到营业时间,但门是开着的,门口站着两个大汉,一看就是道上混的。

这时一个年青人走了进来,俩人看了看其中一个说前去说:“对不起,请晚点再来,我们还没开始营业”

“我找雷东”

俩人毕竟是见过世面的,直接喊一个帮会老大的名子,要么是有名的人来找他,要么就是疯子,但怎么看这个人都不是疯子。

第一部 风月花行 第七回 查人

“你找我们老大?不知这位兄弟找我们老大有何事?”还是那个人说不得道,另一个人走进去看样子是汇报雷东。

“我找他是私事,他来了吗?”

“不知这位兄弟趁姓大名?”这个人不死心再次问道。

“很快就会知道”这人说得没错,雷东一听到下面有人见自己,而且听手下说是直换名子,并没有叫雷哥或者东哥,再或者东子,马上就下来,他要看看这人是谁。原文haohaoyun.com

一看到门口,心就欢喜不得了,原来是自己一直想找的人。马上吩咐旁边的小弟叫狂电到这里来下,经过上次事后,两帮的关系越来越密。

“星哥,快进来座,你们还楞着干做什么,还不叫星哥”这人正是宁星,他是来找雷东打听凶巴的,毕竟像这样的人是那些混混最好找的,消息来源也是最多的。

“雷东,这次我来是找你和狂电帮我一个忙”宁星开门见山的说道。

“星哥,你最近的事,我也听到一些风声,说实话吧!凶巴这个人,我们也在找他,毕竟我们不想在自己的地盘出现有关凶巴的任何事,包括中三大帮派,他们也在找,但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住在什么地方,本来我得到消息住在南茶街三号二十楼,当我和弟兄们赶到时,人已不在了”

“那你们怎么不通知警方?”

“星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怎么好跟警方说这事,再说他们不信怎么办?这样我们也不好跟道上的兄弟解释这事”

“这样,你把凶巴最近逗留的地址给我写出来”

“行,这没问题”雷东把笔拿出来开始写凶巴曾经住的地方。当写到最后一排时,宁星发现是新华街的地址。

而在这时宁星的手机响了,原来是老婆打的,叫他回家有事要说。宁星见雷东写好后说:“多谢了”拿完准备走人时,雷东说:“星哥这么急的走,不陪兄弟几人喝几杯?狂电快来了,也许他会有点消息”

宁星听到后停下脚步,看着雷东说:“好吧!我等他一会,我们几个喝酒的事等这事解决后,我请你们吧!”

“好,星哥,我这人就是这样,说话直接”

“那就说定了,等这理摆平后,我请你们去喝酒,对了狂电快来了吧!”说到就到。

“星哥,你好”

“狂电还是以前的样子,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捉过你”宁星看着狂电,突然想起以前爪过他的,后来因表现良好就提前放了出来。

“怎么不记得,要不是你星哥,我狂电也不会今天,说实话,上次我还真谢谢你把关进去,让我认识了鸣哥,要不是你鸣哥也许看不上我,我狂电也不会今天的位置,这一切真的要谢谢星哥”

“别多这么说了,其实小鸣这人也讲义气的,好了,不说这些,你也明白我今天到这里来是什么原因”

“当然明白,据我那边的小弟说在大新街看到过凶巴,还是前几天的事,就是不知道现在还不在”

“好,太好了,马上把地址写下来”

“行,没问题”

宁星拿着狂电和雷东写的地址,决定先去狂电的小弟所说的地址,大新街七百二十三号,也就是华义大夏时七楼,在路上宁星跟老婆张华丽打了电话,要她马上到大新街会员,另外要她通知张局。

张局一接到电话,马上率队前往大新街的华义大夏。

华义大夏共十三层,据狂电的小弟所提供的消息,凶巴在华义大夏的十一屋一号。

宁星刚到的时候,也看到张华丽从另一头出现,俩人互相看了看,点点头,宁星和张华丽坐上电梯,直接到十一层,而张局率领队伍也来到华义大夏,并通知这一区的区委会。

第一部 风月花行 第八回 行动

区委会很快就派出人手把附近的人群苏散开,并用电话的方式通各华义大夏在家的住衣,这一切都进行静悄悄的。

而宁星和张华丽悄悄的来到十一层一号门口,张华丽拿出手枪,而在她对面的宁星切拿出一把小刀。俩人互相看了看,点头马上转身对准门就是一脚。

“砰”的一声,门被打开了,但出现在宁星和张华丽面前的是三具死去多时的尸体,又是三条命。

宁星和张华丽忍着心中的悲通和肚内的恶心感觉,来到一个关着门的面前,俩人又是互相一脚,门口了,但又让宁星和张华丽失望了,人没见,但窗子是开着,而在床上有具小女孩躺着,一动不动,看样子也被凶巴杀死的,在桌上还有杯热的奶茶以及一个饭盒,看样子人才走不远。

宁星从窗台上看发现不远处的管道有个人影正向上爬,从背影上看上去,正是被通缉的凶巴.

宁星对张华丽马上说:“凶巴就在上面,看样子他是想从其中一间住房或者是天台上跑,老婆你马上通知张局,叫他把这栋楼的所有通道给我封死,我去追”

“嗯!你小心点”张华丽看着宁星说道。

虽然句短,但表达了一个老婆对一个老公的浓浓爱意。宁星吻了下后马上跑到窗边上,也从管道上爬上去,如果从楼梯间或电榜间上去的话,根本不知道凶巴在何处。

张华丽也出来向张局汇报这里的情况,张局一听到话,马上行动,所有的武警官兵和干警都守在四周的出道口,并阻止行人通过,而市电视台也出现在这里,记者正在采访张局,各地的网站也宣布这条消息,而且是在首页上,以红字为主。

宁星爬上管道后,一步一步的向上爬,而凶巴已经从一个房子的窗边串了进去。

很快宁星也爬在这里了,他听了听声音,发现没有什么,于是就进去,但刚把头伸出外,就感到有阵风向自己袭来。

“不好”头在里,身子在外。

“砰”的一声,宁星感到头晕沉沉的,但一道坚强的意念出现在宁星身上,当凶巴人还没反应过来时,马上以最快的速度串进去。

人进去后,也站了起来看着凶巴说:“凶巴,看你现在望什么地方跑”

“这次我不会跑的,我要谢谢老天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看你的命大还是我的命大”说完就向宁星拔出枪,对准宁星凶恨说不得道。

宁星见他拔出枪就知道不好,马上向右扑去,右手跟着扑下地的同时,飞出一把小刀,小刀狠狠的插向凶巴的右臂上。

“啊”一声惨叫声,凶巴手中的枪掉在地上,而左手摸着被小刀插向的右臂,他露出凶狠的眼光看着宁星,恨不得吃了他。

宁星看到正中目标后,马上向他冲去,一拳袭向凶巴的腹。凶巴痛得弯下腰,宁星又一拳击向他的脑袋。

一声惨叫后,凶巴晕过去,而这时张华丽和张局也上来了,俩人身后的干警一下就扑上去,把凶巴考起来,押回局里。

“谢谢”张局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现在的情况,他不知道这半个多月是怎么过来的,现在好了,凶巴被捉住了,也跟所有的市民有所交待了,当然也包括上面。

夜终于来临,宁星问完笔录后,跟着张华丽回到家中,俩人又有少的激情,差不多要到天亮,张华丽才沉沉睡去,宁星见到后摇摇头笑了下,也睡了…

第二天晚上,宁星请了狂电和雷东去喝酒,在喝酒时边吹牛边喝,狂电俩人也没想到宁星竟然会这么能吹,从东边的事吹到西边,从东方也吹到西方,好像是无所无能。。。。

随着这事的结束,宁星又回到以前的平静生活,但他也明白这只是片刻的宁静,老婆当警察,随时会得罪人。

“老公,今晚我不回来吃饭,又有新案子要办”在家中陪老公玩了一周后,张华丽又回局里上班了。

宁星只好摇摇头,拿着一杯咖啡,来到阳台上,他想到自己的身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不知父母是谁,不知还有没有什么亲人,但据院长所说,她看到自己的时候,穿得很好,全身都是名牌而且全是手工所做的,在自己的怀里还有三百万的支票,上面也有自己的名子,叫宁星,也有母亲的名子,叫幕容艳,院长还说,幕容这个姓在现代社会不多,要么就是幕容世家的人,要么就和幕容世家粘点亲。

宁星越想越烦,越想越痛苦,这竟然是为什么,为什么,这几年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父母,但还是找不到,虽然他想去幕容集团,但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又怕不是,又怕……

第一部 风月花行 第九回 美女记者

正在糊思乱想的宁星突然被一道敲门声给惊醒了,他苦笑,自己在想什么,如果他们还想我的话,就应该来找我,而不是无闻无问。

但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根本不在这个世界上,而是去了其它世界。

门开了,原来是吴大记者,宁星让她进来后边说边走:“亲爱的,今天又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被这样开玩家的吴小灵已经习惯了,她来到冰箱自各拿出一杯奶茶后说:“亲爱的,当然是凶巴的那道风,现在可以说了吧?亲爱的”说完还跟宁星一个飞吻。

而宁星假装被电倒了,他笑了笑说:“亲爱的,你想知道什么呢?”

“我?当然想知道的都想知道,你快告诉人家嘛!亲爱的,你不知道人家的上面追回这事,而且张局长还把公布,能不能给个独家消息?”

“好吧!我同意,不过不是在家,我想你还没吃午饭吧!不如你请我去吃饭,我就把这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你”

“行,亲爱的,没问题,对了,丽姐呢?”“她又有新案子了,过几天你又有新消息”宁星把外衣穿好后。

“这也是,亲爱的,要不是我来,恐怕你得一个人用餐了”吴小灵说着就靠在宁星身上,用那深深的眼光看着宁星。

宁星被这种眼光看得吓呆了,他半天才反应过来:“亲爱的,你怎么老是靠在我身上,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亲爱的,我当然爱你了”虽然语气像开玩笑,但脸色不像。宁星虽然觉得她不是开玩笑,但还是要说:“亲爱的,你不会是真的吧”

“嗯!是的,我真的爱上你了,从一年前,我就爱上你了,我知道你丽姐的老公,而我又是丽姐的好朋友,我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但今天我还是忍不住了,要说出来,星,我真的很爱你,很爱你”说完竟然吻了下宁星。

宁星被突然而来的事给惊呆了,他曾经怀疑过,但还是不相信。他对着吴小灵说:“小灵,你知道我和丽姐已经是夫妻了,我和小丽是不可能离婚的,而且我们是不可能的在一起的”

“那你爱我吗?”虽然得到的答案和想像中的答案一样,但吴小灵还是要问问。

“我……我”这叫我怎么说呢!说不爱她,那是假的,但自己不可能跟小丽离婚,何况自己还深爱着小丽自己的老婆。

“算了,星,我不逼你,只要你还把我当成朋友就行了”说完后,吴小灵带着失落的心离开这里,她好想大醉一场,好想第二天醒来就忘掉不开心的事。

“等等我”宁星知道她这个时候是最于要人安慰的时候,马上把锁好后,来到吴小灵的身后,站着说:“小灵,你没事吧?”

“星,我没事”

“对不起”“不,这不怪你,我和你之间有缘无份”吴小灵见电梯开了后说道。

“唉!”宁星也不知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站在她身后。

解决晚餐后,吴小灵以工作为忙为理由,跟宁星分开了,而现在的宁星不知去何处,老婆在忙,小灵又要赶稿子。

“算了回店算了”宁星想道,回家看看,自己一个人回家也没意思。来到店门口,见小佳她们还没下班,正在打扫卫生。

“你们还没下班?:时间都过了呀?”宁星好奇道,平时她们只要下班时间一到,就跑得飞快,但今天为什么这么晚不回去,而且这清洁看上去打扫一遍的,但她们竟然还在打扫。

“星哥,我们晚点回去”

“晚点回去?好吧!”虽然宁星很奇怪,但他知道有很多事还是不好问的,所以宁星还是坐回办公桌上,查看有那些新的家具上市。

时间已指到十点了,准备回家的宁星看见小佳和小丽不没回家,她们已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宁星摇摇头走到她们面前喊:“醒醒,小佳,你们怎么睡这呢?”

“星哥,你要回家了?”

“嗯!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不想回家?”宁星看着她们说道。“我们不想回去,因为我们那一带有色狼,而且最近有三个少女被强奸再杀了,所以我们不敢回去”小丽也醒了。

“睡这里也是冷,算了还是我送你们回去”

“真的?”小佳看着宁星说道。

“嗯!是的,走吧!”

小佳站起后说:“好嘛!”

宁星开车送她们回去,而这时宁星的电话响了。一看号码是老婆的。“老婆,回家了?”“还没有,我们还在外面查案,对了,老公,我记得在店里上班的小佳和小丽也住在华南街吧?”

第一部 风月花行 第十回 又有案件

“是的,怎么了?我现在正送她们回去”

张华丽在电话的另一头说:“快点来嘛!我们也在这里,你也听到她们说有色狼吧?”

“是的,所以我不放心就亲自送她们回来,等等,你说你们也在华南街?”宁星有点竟外道。

“是的,我们就在这里捉色狼,而且是个凶恶的色狼”

“好吧!我们快到了”宁星挂了电话后才明白小佳她们为什么不敢回家,原来是那事,也就是这几天张华丽一直在办的事。

宁星很快就看到老婆和她的一组人。

宁星把车停好和小佳,小丽下车。

“星哥”张华丽的那组五个人,齐声道。

“你们好”“星哥好”

互相打了招呼后,宁星来到张华丽面前说:“老婆,你们把那个色狼捉到没?”

“还没有,唉!没想到这个色狼竟然这么狡猾,而且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名子,长相没有人看见,局长要我们刑警大队在半个月破坏,这事已让这一带的市民人心慌慌,很多人都很早回家了,十点后街上就没有人了,老公,你以前也碰到类似的案件吗?”

“碰过的,只不过有目击证人,所以那人很好爪,听你这么说,这案很难破,对了,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这案件吧!总不能这样站着”

“这也是,好嘛!老公”

于是宁星就请客去吃销夜,随便了解下案情。张华丽喝了口水后说:“第一女死者叫郑芯,二十一岁,在一周前,所住的阁楼七层梯子旁边被人发现,全身没穿衣服,而且下体有动的痕迹,死亡时间晚上两至三点,在体内没有发现疑犯的的精液,第二个女死者叫李玲,十九岁,在四天前死在华南街的明合巷,也上跟个案子一样,第三个叫吴舒,也是十九岁,就在前两天,唉!她们都是在死之前还是完毕的。

“也就是说,她们都是处女?”宁星说道。

“是的”

还好大家坐着雅间,小丽和小佳已睡在沙发上了,在她们睡觉的时候,宁星也跟她们的父母打了电话。

她们的父母当然放心,是对宁星这个人放心,毕竟人家以前是警察。再说他的老婆还是在刑警大队.

宁星一行回到家中,小丽和小佳去另一间客房睡去了,而宁星和张华丽,以其她成员正在分析案情。

“三个女死者,都是处女,这个凶手怎么知道她们是处女?除非是她们所熟习的人,男人我看是排除再外,没有干过怎么知道她们是不是处女?”宁星的这句话让张华丽眼中一亮,自己怎么就忘了这点。对旁边的陈勇说:“小勇,你去查这三个女死者身边有那些熟习的人,最好是亲人或者是女友方面的”

“没问题,队长”

宁星见张华丽分给小勇的一个任务后继续说:“凶手对华南街这带地形是非常熟习,第二个女死者,死在明合巷,这个巷子很难找,而且在巷子外面有五条大街,能熟习这带的只有本地人,或者在这里居住二十年以上的”

张华丽靠在宁星身上说:“小莲,阿成你们俩人去调查本地人和居住在二十年以上的人”

“是,队长。星哥,我们就不打优你们休息了”

三人走后。宁星看着桌上的资料,沉思着,张华丽去洗澡了。等洗完澡后的张华丽变得新亮可人,让沉思的宁星一下就清醒过来,他看着老婆,嘿嘿一笑也跑着去洗澡了,最后的结果是……

次日一早,张华丽又要去忙工作,而宁星来到家具店,小佳和小丽早已来到,她们比宁星要早起,也许是职业命吧!晚上睡得太晚早上还是这个时间起来。

“星哥,早”小佳首先打招呼。

“嗯!”

一脸红红的小丽对宁星说:“星哥,昨天要谢谢你,”

“没什么的,看来得快捉到那个色狼”

这天好像又是一个平凡的一天,从电话得知老婆那没有什么新的消息。坐了半天,宁星走出自己的家具店门口,看着人来人往,这时一个客人走进来。

“你好,请问有华丽诗家具吗?”客人见到宁星站在门口,就认定是老板,她问道。

“有,小丽招呼这位客人”

“是,星哥”小丽答道,马上走到女客人面前详细介绍起来,而宁星走出门市,突然一辆车冲了上来。

宁星还没反应过来就撞飞。“砰”的一声,宁星狠狠的掉在地上,晕迷过去,而撞他的一辆白色车伸出一个头来,看着地上的宁星狠狠说:“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

听到外面的撞人声音后,小丽和小佳也不理会这个女客人,远远望去一个人躺在血泊中,而且这个人的背影是多么像一个人,她们都希望不是他,但走到不远处就发现真的是他。

“星哥,星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丽一边哭喊着宁星,一边问。而小佳冷静的拔通三个号码,一个是120,一个是122,另一个是宁星的老婆。很快120车来了,把宁星拉在市人民医院去。122的交警和附近的派出所也来了,当然张局新到这消息后,马上解散会议,亲自来到现场,而宁星的老婆,张华丽正在医院等待结果。

小丽和小佳坐在张华丽的身边,不停的安慰张华丽,在来之前正在开会的张华丽一接到小丽的电话,人已经晕过去了,经过组员的喊叫声,才慢慢清醒过来,然后开着飞车到达医院,一听到小丽说当时的情况,又晕过去了,再次醒来后,脸色已变得苍白,她到现在才明白自己有多爱老公,虽然平时她抽不出时间来陪他,照料这个家,但她也明白这一切也是自己造成的,自己不当警察也多好,跟老公一起打理家具店,那一定是多么完美的日子。

“老公,老公你不会有事,你不要有事,如果你有事的话,我怎么会活得下去,老公”张华丽的泪水早已哭干,掉下来的泪水都是一滴一滴的血泪。她紧紧看着手术室的大门,看着那亮起的灯,她觉得时间好慢长,好慢长。

而这时张局也来了,看着脸色苍白的张华丽,看着那地上惊心动目的血泪,他的心也很悲伤,但悲伤也没办法,下手是的局里正在调查的天高集团总裁,这次事件也是跟公安局一个下马威。

张华丽抬起那双仲仲的双眼说:“张局,查出是谁撞的吗?”

张局点点头,查出来了,车子正是天高集团总裁,据目击人说,一辆小白车把伤者撞飞后,又来到伤者的旁边,伸出一个人头,而这个人头正是天高集团的总裁高义。

“这下就有证据告他了”张华丽说道。

“这也是,小佳你们就在这陪陪你们的老板娘,我去爪高义”

“好的,张局”

张局说完后,狂电和雷东也接到宁星被撞的消息,马上来到医院看着椅子上的张华丽。

俩人互相看了看,走上前去说:“大嫂你好”

张华丽和他们打过无烽次交道,所以认得他们。

“雷东?狂电?是你们?”张华丽有点不相信,平时对这些黑道上混的有点痛恨,又有点看不起,但又有点敬佩。

花样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花样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一号人物13章(第13章点化)

    原标题:一号人物13章(第13章点化)小说:一号人物第13章点化到了包间后,老板很知趣地退了出来。接着便是这里的特色大碗鱼上来了,念桃一看,竟是小时候吃过的鱼,中指那么长,一条一条地,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念桃别说没吃过这样的鱼,见都没见过这样的鱼。她顾不上再羞涩了,拿起筷子夹了一条,丢进嘴里,烫得她直吐舌头。念桃的这个样子,又让吕浩一阵笑,笑过之后,吕浩一脸正经地说:“念桃,以后除了在我面前可以这样,别人面前一定要装斯文。”不知道为什么,吕浩的话音一落,念桃便想起了顾雁凌,又想起了冉冰冰,好心情顿

  • 霸爱之极品女秘书13章(第13章 情难自禁)

    原标题:霸爱之极品女秘书13章(第13章情难自禁)小说名: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3章情难自禁第一次见到她,他就被她身上特有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感觉她就像是脱离尘世的一个仙子,那么与众不同。他觉得这样的女人放在官场实在有些亵渎了,他有种强烈的想要保护她的冲动,想要她成为他的女人。官场是个大染缸,长期浸润其中,不管男人女人,都会发生质的变化。如果说梁晓素注定要被官场所浸润所污染,他也希望这个人是他,而不是其他男人。“丫头,开心点儿,别总那么委屈自己——”他关心地说道,“后天你过来,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 权路风云13章(第13章 柔软的小手)

    原标题:权路风云13章(第13章柔软的小手)小说名字:权路风云第13章柔软的小手“怎么样了?”张小玉放松地问道。张鹏飞吸了根烟,这才舒服地把事情讲了一遍,听得张小玉咯咯笑,“我还真不知道酒店有这样的员工,那对夫妻可真帮了我们啊!”张鹏飞也笑着说:“就是,那女人还挺有几分姿色呢。”说话间,警车呼啸而至,不用说都知道是来干什么的。张鹏飞此刻的脑子转得很灵活,想起一事,紧张地问道:“姐,王斌的老子可是江平的市长,江平的公安局会不会徇私枉法啊?”张小玉点点头,说:“你放心,虽说是江平市长,不过下面有几个

  • 饮酒诗中的李杜,李白的”自我“杜甫的”忧国“,谁更佳

    都是著名诗人,都是美酒,但他们写出了不同风格,李白和杜甫诗歌中有大量描写“酒”的诗,由于个人气质、人生经历、主要思想不同,他们的饮酒诗亦具有差异性,从“酒”所寄托情感指向看,李白的饮酒诗主要是抒发个人情感,杜甫之酒更多抒发家国情怀;李白自称“酒中仙”,实际上杜甫的嗜酒并不亚于李白,同李白一样,杜甫之死与酒也有关,李白之豪迈洒脱、杜甫之忧国忧民。李白酒诗中:“长剑一杯酒,男儿方寸心”,这句表明诗人李白胸怀远大理想,志向不凡。“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表现李白的狂放性格;“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

  • 张新原:美国制造创新研究院模式解读

    在工信部华信研究院、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电子工业出版社共同举办的《美国制造创新研究院解读》新书发布会暨制造业创新专家研讨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柳百成,工信部华信研究院院长,电子工业出版社总编辑刘九如、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刘文强、赛迪研究院特邀专家,南山工业书院发起人林雪萍、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亚威等专家分享解读了美国创新制造研究院模式,如何将基础研究的成果转化为先进制造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是制造业解决创新问题必须跨过的一道坎。最近五年,美国围绕科技成果转化建设了由一

  • 王阳明: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有一年春天,王阳明和他的朋友到山间游玩。朋友指着岩石间一朵花对王阳明说:你经常说,心外无理,心外无物。天下一切物都在你心中,受你心的控制。你看这朵花,在山间自开自落,你的心能控制它吗?难道你的心让它开,它才开的;你的心让它落,它才落的?王阳明的回答很有味道: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花当然是自开自落的,可是能不能扰动我心,却是由我来决定的。哪怕天崩地裂、洪水

  • 博物馆艺术授权的结构模式与价值链

    试论博物馆艺术授权的结构模式与价值链文/王秀伟充分挖掘文化遗产的社会价值,对其加强保护的同时注重利用是新时期文化遗产工作的重要导向。博物馆作为文化遗产的重要收藏、保护与展示场所,在彰显文化遗产的社会价值、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中肩负着重要使命。为此,国家相关部门先后出台了若干支持文化文物单位文化产业发展的政策意见,有力推动了博物馆文化产业的发展。在相关政策的引导及部分博物馆艺术授权成功案例的影响下,借助艺术授权发展文化产业受到国内文博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博物馆对艺术授权模式的探索也有助于推动博

  • 天姿国色13章(第十三章:被伏击)

    原标题:天姿国色13章(第十三章:被伏击)小说名字:天姿国色第十三章:被伏击王冬杨还真不知道这些,从来没有想过,虽然有点阴,但不是没有道理,所以最后他对陈义说的话是,谢谢!“好了,最后一句,把你账号发给我,我给你赚这台手术的报酬。”钱钱啊,王冬杨双眼发亮:“有多少?”“一万八。”“我去,怎么这么多?”“百份之七十给了你,包括我那份,我也没脸要,老白和老张也是,老周……我就不说了,找个空闲把账号发我吧!”一声叹息以后,陈义挂断了电话。赶紧写好自己的账号发了过去,王冬杨掐了掐自己的脸。尼玛,这不是在

  • 恨你情难守13章(第十三章 孩子死了)

    原标题:恨你情难守13章(第十三章孩子死了)小说:恨你情难守第十三章孩子死了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浑身是血,面目全非。小小的尸体裹着黄色的襁褓,要不是他身上穿着自己亲手绣的浅黄色的肚兜,她都不敢相信这个小尸体是自己的孩子。那肚兜上面绣着一个小狮子,希望她的孩子以后能和狮子一样强大,足以保护自己。可现在……他血肉模糊的躺在自己面前,已经没了呼吸。“皇上恩准你带着安阳世子出宫,赶紧滚吧!”“不……这不是我的孩子!徐莹莹,你把我的孩子藏哪儿去了?”她扑过去,想要抓住徐莹莹的衣衫,却不想被她一脚踹开。

  • 我的野蛮上司13章(第一十三章 女上司怀了我的孩子)

    原标题:我的野蛮上司13章(第一十三章女上司怀了我的孩子)小说名称:我的野蛮上司第一十三章女上司怀了我的孩子“那你还要重新找工作吗?”“你怕你养我吗?”她笑嘻嘻的问。“我干嘛怕?”“我昨天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华晨酒店西餐部的部长,我有工作经验。”天呐,怎么那么巧呢?牡丹以前也是酒店餐饮部的部长,李瓶儿也不会走牡丹的路线吧?“那你什么时候去上班?”“我以前没有办健康证,现在去办了,不过没到发证的时间,这两天要请那个主管吃个饭,就可以去上班了。”有女朋友的心情真好,上班装卸货我都洋洋得意的唱着歌,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