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蛇蝎不好惹:弃后也妖娆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0:26: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蛇蝎不好惹:弃后也妖娆

第5章:无尽的苦涩

天渐渐破晓,原文haohaoyun.com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桂嬷嬷慢步到了许碧萱的床边,将声音放的极轻

“娘娘您醒了么?一会儿妃嫔们都会过来贺喜,让奴婢为您梳洗打扮吧?”听到里面传来应允的一声,桂嬷嬷方才轻撩起床边的幔帐。

“其实何必呢,皇上都不来,她们又怎么可能会过来,这景德宫怕是有半载没人踏入过了吧…”柔弱的声音自许碧萱的樱唇是溢出,嘴角一丝淡笑,却承载着无尽的苦涩。

“今天可不一样,您诞下小公主,好好孕太后一定会来看您的,那些个嫔妃平日里虽不把景德宫放在眼里,但在太后面前总会做些样子的,要知道咱们的皇上那可是个大孝子,她们又怎么会今天失了礼数呢!而且……”桂嬷嬷看着床上正抚摸着小公主的许碧萱,檀口丹砂,秋水明眸,肌骨莹润,举止娴雅,这般姿颜旷世,倾城之色,难道皇上眼拙,看不到么?!

“而且什么?”抬手拂了拂额前的几缕发丝,许碧萱见小雪鸢睡的正香,转身下了床榻看向桂嬷嬷,好好孕柔光如水!

“皇上最重视太后,今天太后移驾景德宫,皇上必来,那您不就可以……”桂嬷嬷心疼的看着许碧萱,这样贤良的皇后,过的还不如寻常百姓,掐指一算,似乎有半年的光景没有看到皇上了!

“我不稀罕,若非有这一丝血脉,我跟他根本毫无关系。”许碧萱回头,看着床上熟睡的小雪鸢,嘴角扯出一抹苦涩,只求她这一辈的恩怨不要牵连了孩子,只是…有可能么!

“可小公主需要父皇啊!皇后,您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小公主想啊,公主现在还小,以后……”桂嬷嬷苦口婆心,许碧萱自然明白,只是以后的事谁能说的清,而且,自己又何尝不想改善和冷傲天的关系,可惜他们之间的怨恨太深,深到什么程度,或许连她自己都无法估算!

许碧萱拿起梳妆台上的松实雕花梳子,递在了桂嬷嬷手上,秋水明眸染上一丝笑意,唇启

“桂姨不用担心,碧萱心里有数,你不是帮我梳洗的么,快啦!”隐去心中的哀伤,许碧萱微笑着坐了下来,看着镜中的自己秀眉惜松,面色苍白,不禁心头悲凉,突然眸光闪烁,眼前依稀看到一人白衣胜雪,满头银丝随意扬在风中,玉一样的面容,璀璨的明目,嘴角噙着笑意,有如嫡仙一般,让人无法释怀!

三年了,自己做这个大蜀国的皇后已经三年了,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呢?还会不会像当年一样,不停的施舍银两给穷人而弄的自己没钱吃饭?会不会记得在他窘然的时候,拿着玉佩为他解围的姑娘?!应该不会吧!红尘一面,自是缘分,缘尽则再无瓜葛了吧,如今,自己已身为人妻,身为人母,还有什么可期待的呢!许碧萱不禁自嘲。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皇后…皇后!”桂嬷嬷的叫声拉回了许碧萱游离的思绪,转身,淡雅而笑

“什么?”

“皇后娘娘,可别再叫老奴桂姨了,可折煞老奴了,让宫外的人听到也不好,怕她们又要嚼耳根,说皇后不分尊卑了!”桂嬷嬷撩起许碧萱的头发,正思索着梳什么样的头式才能让自己的主子艳压群芳!

“任她们说好了,我本就不在乎这些的!桂姨,你随便梳一个如意高寰髻就好了,不用费神费力的打扮!”许碧萱顺手将头发捋到后面,等着桂嬷嬷接手。

“娘娘,每次你都不让奴婢给你打扮,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就求你将这件事儿全权交给奴婢好不好?”在桂嬷嬷的眼里,许碧萱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般,她是打心眼儿里心疼她,只是作为一个奴婢,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见桂嬷嬷有些急了,许碧萱慢慢放下拢着发丝的手,淡淡一笑,没有开口。桂嬷嬷慰心的笑了,今天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自己的主子被任何人压下去!

许碧萱慢慢闭上了眼眸,任由桂嬷嬷摆弄着她的发丝,渐渐的竟有些倦意,慢慢睡去。

第6章:妖娆之色深宫冷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许碧萱突然睁开双眼,镜中的佳人不禁不她大吃一惊:

绛红色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的绸缎裹身,外披轻柔的白色沙衣,露出优美白皙的颈项,锁骨清晰可见,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珍珠,与金银丝线相映生辉、贵不可言,发髻后插着六支碧澄澄的白玉响铃簪,而中间的凤凰展翅的金步摇更是流转熠熠,皓齿明眸,肤如凝脂,精致玲珑的五官,柔美如琼花碎玉,那样的倾天倾地!倾国倾城!

许碧萱甚至看不出来,镜中的佳人就是自己,红与白,艳与素,妩媚与纯真,这般完美和谐地体现在她的身上,不禁让人称奇!

“好美!”就连许碧萱都被镜中迷住了,桂嬷嬷自信满满的笑着,放下手中的梳子

“娘娘,其实你不打扮也一样漂亮!和那个些庸脂俗粉可不一样!”淡淡一笑,许碧萱扬起精致的脸,眸光流转着异彩!

这时,小安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启禀………”小安子话到嘴边竟然无语,眼珠子紧盯着许碧萱,嘴张成了O型,整个人都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吧,连小安子都被迷成这样啦!”桂嬷嬷一边儿打趣儿道。

“小安子,外面什么声音?”许碧萱抿唇轻笑,樱唇淡开。

“呃……啊,回禀皇后,丽妃来道贺了!”小安子意识到自己失态,忙将头低到底,蠕蠕道。

“丽妃?”许碧萱看了眼桂嬷嬷,自她进宫以来,冷傲天到底有多少妃子,又新纳了多少妃子,她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自然现在也对不上号了!

“这个丽妃好像只被皇上宠幸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皇上去过她那儿,想来境遇也不好过,今天她来无非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见一眼皇上,好借机将皇上拉过去而已,想这后宫之中,有大半妃子是怀着这个心思来的,还有一小半应该是冲着太后,唉!”桂嬷嬷自小从宫中长大,宫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儿看的多了,也就不足为奇了!

倒是许碧萱,难得景德宫今天如此热闹,却没有一人为她和小公主而来,心中自然有些失落,至于冷傲天的注意,她向来不稀罕!当日他粗暴的强要了自己之后,她甚至想到过死,昨夜的啜泣也只是因为怀中的鸢儿,生来便得不到父亲的疼爱,说到底,她在这里的存在,只是一个意外。而这个意外,却毁了两个人的幸福,一个是她,另一个就是冷傲天,所以就算冷傲天做的多过分,而她又如何怨冷傲天,心里却从没有恨意!

在桂嬷嬷的搀扶下,许碧萱轻移莲步的走到外殿,她的出现让在外面丽妃和后来的几个妃子大惊失色,在她们的记忆里,皇后永远只是轻衣薄纱,面无粉黛,可今天相差却如此之大,看来她们真的是很久没来这景德宫了,连皇后的秉性改了都不知道,其实在她们心里,均对此嗤之以鼻,谁不知道皇上最讨厌的就是皇后!今天许碧萱这样打扮自然和她们的心思是一样的了!

在看到许碧萱之后,宫内大半的妃子都开始低头揣摩自己的装扮,有几位甚至直接回了自己的宫里换衣服!许碧萱看在眼里,阅读haohaoyun.com只还之以笑。

“谨妃移架景德宫!”外面小安子通传后,夏嫣儿腰肢款款走进景德宫,在看到许碧萱的顺间,心中大骇,握着丝帕的力度猛然加大,眸中一丝寒意闪过,须臾之间恢复如初!

看着走过来的夏嫣儿,体态纤侬合度,肌肤细腻,面似桃花带露,指若春葱凝唇,万缕青丝梳成华丽繁复的缕鹿髻,缀满珠玉,一双丹凤眼微微向上飞起,说不出的妩媚与凌厉!

“果然是丽质天成,明艳不可方物,怪不得皇上被她迷的团团转呢!”桂嬷嬷在许碧萱的耳边提醒她要小心这个人,以皇上对她的宠爱,还不知道会在这里闹也什么事儿来呢!

“呦!生了孩子就是不要一样呦,打扮的这么艳,也对,已经是生过孩子的人了,再不擦点粉,遮遮脸上的细纹什么的,可怎么见人呐!你说是吧,甄妃!”夏嫣儿并没有走向许碧萱,也没有施宫中礼仪,而是朝着边儿上的甄妃而去,言语之间尽是讽刺!

第7章:同是天涯可怜人

谁都知道甄妃自从诞下大公主之后,就再也没受到皇上的宠幸,在宫中的地位可见一般,夏嫣儿的话明着是说给甄环的,实则矛头直指许碧萱!

甄妃向来怕事,就算夏嫣儿如此谩骂也只是轻轻一笑,退到了后面,只是脸上那抹黯然表露无疑!

既然夏嫣儿对自己视而不见,许碧萱亦以牙还牙,全当她是空气,只是心中对甄妃有些怜悯之意,转念一想,自己的境地又何尝不是呢,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没有甄妃那般失落罢了!

“太后娘娘驾到……”外面小安子通传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宫门处,看着她们每个人摩拳擦掌,正准备想尽办法取悦太后娘娘,许碧萱只报尔一笑,三千佳丽,外人眼中的光环,实则有多悲哀,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想想太后自潜心修佛之后便很少来这景德宫了,再加上她老人家怕闹,取消了每日的晨省,所以许碧萱已经有好久没见过她老人家了,听到小安这么一声通传,心中难免有些激动,忙在桂嬷嬷的搀扶下迎了出去!

自然,于情于理,皇后都应该走在最前面,只是夏嫣儿自以为得君宠,竟抢先一步迈出景德宫,在她的眼里,早就已皇后自居了!

桂嬷嬷正想开口,却被许碧萱拦下了,

“大喜之日,随她去吧,太后娘娘身体不适,别惊动她老人家!”

其他妃子见许碧萱居然连吭也不吭一声,心里更加清楚宫中的谣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宫中盛传皇上欲废后另立谨妃为皇后,现在看来,这谣言也并非无据可依呵!众妃面面相觑,看来以后要多往玉轩宫走动了!夏嫣儿可不比许碧萱,得罪了她,就等于得罪了皇上啊!

众妃嫔各怀心思的往外走,此时已聚在了景德宫的宫门之外!

若大的凤撵下,太后娘娘在宫人的搀扶下走下凤撵,许碧萱忙迎了上去

“臣妾许碧萱恭迎太后娘娘凤驾!”众妃嫔也跟着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这个节骨眼儿上,夏嫣儿可没敢再出风头。

宫中任个人都知道,当今皇后那是太后亲点,而太后娘娘也最疼这个儿媳妇,如今夏嫣儿也不敢公然在太后娘娘的面前给许碧萱难看,看来,她想当皇后,除非太后娘娘仙逝!

正红色的朝服上绣了九只金凤,看起来华丽异常,凤冠上是六龙三凤冠,龙是金丝掐制,凤凰是翠鸟羽毛制成,龙嘴里垂下许多珍珠宝石,龙凤之间还有一些翠蓝花叶,看起来能把人的眼睛晃花了!

上官盈容看着脚下叩拜的许碧萱,心疼的不得了,退了宫人,亲手将皇后搀了起来,满眼爱惜的看着自己的儿媳,完全忽略了其她嫔妃。

“谢太后!”许碧萱起身,许久不见,太后的脸色越来越差了,想是身体更不如从前了,许碧萱心里清楚,太后平日不喜打扮,只是素衣加身,而今天却穿的这般隆重,定是为了自己,心中甚是感激!

“萱儿呀,小公主呢?快让我看看,昨天就想来了,可是宫女们说什么也不让我出去,说是大雨滂沱,淋了不好!我知道,她们是怕皇儿生气,所幸就没为难她们!你不会怪我吧?”几句话听得许碧萱心里如烤着火炭一般温暖,眸中染上一片氤氲之气,红唇漾出一抹感激的微笑

“母后如此说,折煞萱儿了,听闻母后身体不适,萱儿一直想去看望,只是……是萱儿不孝才是……”许碧萱强忍着没泪流出眼眶,她真的很想尽孝道,无奈冷傲天疑心太重,总怀疑自己会在上官盈容面前声讨他的不是,所以下了道圣旨在没有太后召见的情况下不许迈进容懿宫半步。

“萱儿,你受的苦,哀家全知道,也全放在心里,这些年委屈你了!”上官盈容又岂会不知自己皇儿的秉性,当年若不是自己以死相逼,他定然将外面那个来历不明的苏曼荷封了后,现在想来,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许碧萱了,保全皇族的正统,硬是将许碧萱推上了皇后的宝座,她亦知道自己的皇儿一年来进这景德宫的次数屈指可数啊!

第8章:可怜天下谁的心

“母后言重了!桂嬷嬷,快将鸢儿抱过来叫母后看看!”抬眸间,许碧萱将眼角的湿润悄无声息的抹去,这深宫之中唯让她不舍的就是视已如亲的上官盈容!自已纵有千般委屈,亦不想伤了太后的心!

桂嬷嬷忙转身进了内室,在许碧萱的搀扶下,上官盈容缓坐在正座,目光扫了一眼下面各宫嫔妃,莺莺燕燕,花枝招展,上官盈容的目光在转了一圈儿之后落在了夏嫣儿的身上

“虽然我久居容懿宫,但外面的事情还是一清二楚的!有些事情,我不说,并不代表不知道,不过现在你们听着,皇后就是后后,嫔妃就是嫔妃!永远不要忘了你们的身份!莫说我这老太婆还在,就算我大限之后,许碧萱依旧是你们的皇后!听懂了么!”上官盈容不怒自危,下面心里承受能力差的妃子已经开始哆嗦了!应该说下面所有的嫔妃,没有一个不心虚,不害怕,她们甚至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到这景德宫请安了!

“太后!您这话折煞碧萱了,而且…姐妹们做的都很好!所以请太后放心,如今,您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许碧萱的美眸氤氲也一片雾气,上官盈容的这般保护让她从心底感激。

“是呀是呀!太后娘娘!我们都这些嫔妃一直都以皇后马首是瞻,从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而且,我每日诵经求佛盼着太后娘娘凤体安康呢!”清脆的声音却偏偏带着浓重的脂粉味儿,夏嫣儿一脸谄媚,前鞠后躬,讨好之态尽现!上官盈儿充耳不闻,目光落在了许碧萱的身上。

“你啊!总是那么无欲无求!让我怎么放心的下啊……咳咳…”眉眼淡不去点点哀愁,拉着许碧萱的玉手,眼中尽是怜惜!

这一刻,许碧萱清楚的感觉到面前这位慈祥如母的老人整个身体有些轻颤,手,心疼至极,反过来握住上官盈容。

“母后放心,萱儿一直都很开心,如今又有了小公主,余愿足以!”上官盈容慢慢的闭上了眼,点着头,睁开双眼的同时,将头上的碧玉簪拿了下来,放在了许碧萱的手中!

“萱儿,这是我当年进宫时先帝赏赐给我的,虽然它不比其它首饰来的珍贵,却陪着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风浪,这后宫,从来都不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地方,今日我转赠给你,就是希望在失望甚至绝望的时候,你不要放弃!答应我,永远不要放弃!”上官盈容面色越发的苍白,眼中无限期望!

“母后!您…嗯!不管什么时候,萱儿都会带着这只簪,永远都不会摘下它!”许碧萱的喉咙哽咽,心中忐忑不安!

“皇上驾到!”小安子在景德宫外守候多时,终于看到了冷傲天的龙撵,心中大喜,喊出去的声音由于激动竟有些失音!

景德宫内,各个嫔妃更是春心涌动,星眸点点,尤其是那些许久未见龙颜的妃子更是己动不已,不时的低头注意自己的着装是否够明艳!

许碧萱看着下面各色嫔妃的百样神情,心里唏嘘不已,这也许就是深宫女人的悲哀吧!自然,也包括她,只是她所期盼的却不是欲将进门的九五之尊!

大家的目光转向景德宫的门口,由于是逆光的原因,她们起初只看到一个头戴通天冠,白玉珠十二旒,垂在面前有些遮住龙颜的影子却无法看清他神情样貌。阅读haohaoyun.com只是从外形上看便足以电摄到每个妃子的内心,这个体型伟岸的男子便是当今天子,更是她们的夫!

慢慢的冷傲天的轮廓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晰,那是一张俊美绝伦的脸,仿佛上天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理这张脸上,剑削的长眉下,眸子如同星那样亮烁,黑漆漆如点墨般。深邃如海般见不到底,就算有再灿烂的阳光作陪衬,他俊美面容中依旧透出冷傲,耀目摄人。

第9章:视若无睹

进了景德宫的冷傲天,目不斜视,似乎这里面的每个人都跟他无半点关系一秀,径直走到了上官盈容的面前!

“孩儿给母后请安,祝母后福寿安康,长乐无极!”只在这一刻,冷傲天的脸上才有一丝罕见的笑容,没人知道,在他进门的刹那,在看到许碧萱的顺间,整个心似被什么吸了过去一般,竟有片刻的停止,美,难以形容他的内心的震动,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所谓仙女下凡也不过如此呵!

只是那似水的双眸却带着淡淡的冰冷,是呵,他怎么忘了,这深宫之中,他可以对任何一位妃子动心,唯独对许碧萱不可以有情!绝不可以!因为她,自己心爱的女人依旧在宫外受苦,他恨她!恨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皇儿不必多礼,快起来!萱儿啊!我的小孙女呢!”上官盈容缓慢起身,走到冷傲天的面前,轻搀起自己的儿子,眼中尽是宠溺。

“桂嬷嬷!”许碧萱此时方才注意到桂嬷嬷进去很久了,忙向上官盈容请了个福安,自己走进内殿!

“啊……桂嬷嬷!桂嬷嬷……雪鸢?我的鸢儿……~”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内室传出!

“萱儿!发生什么了!”上官盈容脸色骤然惨白,踉跄着走进内室,心,猛然一惊,在见上官盈容几欲摔倒,疾步走前去,推开搀扶的宫女,亲自扶在左右。

“萱儿!桂嬷嬷……我的小孙女呢!”上官盈容刚跨进内室,眼见的触目惊心,桂嬷嬷的鲜血自她的颈项汩汩而出,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啊……萱儿!”上官盈容扑到了桂嬷嬷身边的已不醒人事的许碧萱身上,手颤抖着放在她的颈项之上,心,在片刻软踏下来,还好有呼吸!孙女!上官盈容吃力的扶起许碧萱,从震惊中清醒的冷傲天忙跑过去扶起自己的母后!

“我的孙女?”上官盈容的目光落在了摇篮的刹那,脸色骤然失去血色,瞳孔倏地放大,心脏也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

“母后!”冷傲天撇下昏迷中的许碧萱,任她如飘零般重重的跌在地上,额头处,鲜血涌出,却丝毫不予理会!下一秒,他双手搀住上官盈容,在眼神落入摇篮的时候,整张脸如千所寒冰般冷气逼人,黑眸紧眸,勃然大怒!摇篮内,那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就是天降的祥瑞么!冷傲天阴森的盯着地上已然人事不省的许碧萱,带着前所未有的愤怒和痛恨,胸腔积聚着满腔的怒火,而此时,他顾不得这些,朝着外面大喊御医,如果母后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必让许碧萱生不如死!只是已经断了气的上官盈容已经拉开了许碧萱痛苦的帷幕!

冷傲天横抱起自己的母后,心急如焚的走出景德宫,众多嫔妃见此情景更是花容失色,紧跟着冷傲天走了出去,与她们有着鲜明的反差,当所有嫔妃都离开后,夏嫣儿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进了内室

看着地上的桂嬷嬷和许碧萱,眸中闪过一丝狠绝,脚步慢慢的走到摇篮面前,

“啊……”夏嫣儿踉跄的倒退数步,煞白的面容有一刻惊恐,可顺间便恢复如初,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许碧萱,夏嫣儿突然目露凶光,顺手抓起身边的花瓶,却在砸下去的那一刻,放下了花瓶,嘴角抹出一个诡异的笑意!

“许碧萱,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便会尝到什么叫做人间地狱!哈哈哈……”夏嫣儿得意望形,居然在满是血泊的景德宫开怀大笑,一阵阴风吹过,她不禁打了个寒战,紧跟着跑出了景德宫!

造化弄人,一向视许碧萱为已出的上官盈容,却因为她的离世而带给了许碧萱无尽的痛苦,可谁又能想到,许碧萱痛苦的终结,便是冷傲天痛苦的开始,只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却让大蜀国的帝后上演了一出旷世奇缘的比翼蝶恋!

夜色已经深重,凄冷的月光照耀着后宫最深处的一个角落,厚厚的青叶在枯石板上铺成一片,冷风呼啸,透着半敞的门缝吹了进去!

幔帐飘起,眼泪被风吹干,脸颊如刀割般疼,缕缕青丝随风扬起,一个蜷曲的身子躲在最黑暗的地方,怔怔的盯着地上的青石板!再次睁开双眼的许碧萱第一个反应就是要离开这里,她一次次的挣扎,一次次的被拦截回来,她想见自己的女儿,见太后,见桂嬷嬷!可是没人理她,任她心如刀割,如何哀号,所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前一秒,她还宠溺的抚摸着自己的女儿,桂嬷嬷精心的为自己设计发型,太后娘娘赠她碧玉簪!可是现在,全都没有了!自己的女儿变得血肉模糊,桂嬷嬷躺在血泊之中,而太后…许碧萱不敢想!任眼泪肆意而下,流进自己的樱唇,其中的苦涩只有她尝得到!太后驾崩,举国哀痛,冷傲天更将钦天监李豫下了大牢,秋后处决!

第10章:她是你的女儿

三天的时间,许碧萱每时每刻都在痛苦和恐惧中煎熬!她多想有人告诉她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不是小雪鸢!多想有人告诉她桂嬷嬷只是伤重却不致命?更想有人告诉她上官盈容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大碍!

就在她诚心祈祷的时候,耳畔传来沉稳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掷地有声,许碧萱氤氲的双眸染上了一丝期待!

门吱呀一声被人用力的推开,在与墙壁的撞击中发出振聋发聩的响声刺激着许碧萱的耳膜,本能的闭眸蹙眉,如果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她情愿就这样一直闭下去,永远不再睁开!哪怕是死,也是幸福的!

“怎么!三天水饭不进,你竟然还活着!”

再睁眼的顺间,那身金龙黄袍闪进自己的视线,是他!许碧萱的心冰凉至极,却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母后怎么样?那……是鸢儿么…还有……”话音未落,许碧萱的玉腕倏地被冷傲天紧紧的攥住。

冷傲天猛扯着许碧萱的玉腕,雕刻般的完美五官戾气尽显,他的脸越发的接近许碧萱,随之而来的压迫感让许碧萱有些喘不过气来,眼神狐疑的看着眼前的冷傲天!

“母后!你还有脸提起母后!若非你生下那个妖孽,母后怎么会离开我!是你害的!这一切都是你和那个贱种害的!许碧萱,你该死……”

面对冷傲天眼中的阴霾,许碧萱有些畏缩的往后退,不安的皱着眉,在她还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只听喀嚓一声!一股钻心的痛自她的腕处传来,顺间痛向四骸!

许碧萱瞳孔骤然放大,唇齿具颤,浑身痉挛,身体上的疼痛几乎让她昏厥,偏偏心底的绝望却让她如此清醒!母后死了,雪鸢被当作的妖孽!为什么啊!老天!为什么当她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时候却抹煞了她所有的幸福!

“雪鸢她……不是妖孽!她是我们的女儿啊……”强忍着剧痛,许碧萱也要为自己的女儿辩解。

“啊……”若大的冷宫,又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悲叫,冷傲天的手陡然插进她错位的骨头里!

许碧萱的秀眉拧成一团,痛的几乎昏厥,冷汗淋漓,全身颤栗!

“我的女儿!许碧萱,你是个什么东西!配给我生儿育女么!那团血球分明就是妖孽!我已经让人将它焚毁了!而且是七七四十九天的烈火焚烧!呵呵……哈哈哈…”漆黑的眼眸中幽暗深邃,冷傲天的身上散发出一阵危险的气息,声音如冰锥般寒冷,那笑声就像是从修罗地狱中传出来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你……啪……”冷傲天一顺间的呆滞,舔舐着嘴角的腥咸,嘴角抹出一个弧度,嗜血的眸子紧盯着许碧萱!

“好!很好!你生气了?愤怒了!是因为那个妖孽!是因为我的烈火焚烧!呵呵!那我告诉你!这只是开始!许碧萱,你让我承受的痛苦我会十倍的奉还给你!当年,你让我忍痛抛下曼荷,硬娶了你!今天,你又让我饱尝失去慈母之痛!你可知道这些年,我的心没有一时不痛!而你!就是罪魁祸首!”冷傲天的辰角突然勾起一抹阴森悚然的笑,一步步的逼向许碧萱!

“她不是妖孽!是我的女儿!你为什么那么残忍!她也是你的女儿啊……”许碧萱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彻底溃败了,几日来所有的忐忑化做万缕悲愤,在此刻倾巢而出!她的女儿死了!待她如已生的太后也死了,而这些年来为自己尽心尽力的桂嬷嬷也死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活着!

下一秒,许碧萱的脖子被死死的卡住,强烈的压制让许碧萱几乎喘不出气来,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能看到的,只是那张似魔鬼一般慑人的脸庞!

冷傲天黑眸紧眯,勃然大怒,将许碧萱拎了起来!突地甩手,一身白衣如浮萍一般飘起后,重重的摔在大理石板上!额头处与石板的猛烈碰撞后,鲜血如柱般涌了出来!

恍惚中,许碧萱似看到了小雪鸢在向自己招手!

“鸢儿………你来了……母亲好想你…真的好想你………”伸出去的手慢慢的耷了下来,许碧萱终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只是唇角不知不觉中抹出一个淡笑!解脱了吧!

蛇蝎不好惹:弃后也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蛇蝎不好惹 或 弃后也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蛇蝎不好惹:弃后也妖娆全文在线阅读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温柔总裁心尖宠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温柔总裁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温柔总裁心尖宠目录预览:第1章突如其来的意外第2章投怀送抱的女人第1章突如其来的意外夜幕降临,窗外的城市依然喧嚣与繁华,暗淡的光辉和地面霓虹散发出的光遥相辉映,竟彷如满天星光。本市最豪华酒店的VIP套房里,凌雨欣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喝下这杯酒我可以走了吗?”她的声音有些黯哑,却在这夜色中平添了一份性感。黑衣男子大约三十左右,眉头一道伤疤,显得有些凶神恶煞,他此时正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可以。”半晌才慢悠悠的开口。凌雨欣心里有些无奈,看来,

  • 花好月圆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花好月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花好月圆目录预览:第一章人才第二章美女第一章人才“主任,你坏死了”听着里边的声音,沈浪呲牙咧嘴的站在薛主任的门口偷笑着,虽然没有坐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吗?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想沈浪也知道里边在发生着什么。时常流连于东瀛AV的他,可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高手,当然是理论上的高手。“妈的,薛大头,让老子碰上这种事情也该你倒霉!”沈浪嘿嘿的笑着声音极轻的喃喃自语。随后门被嘎吱一声推开了,里边顿时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尖叫声,沈浪看见两具衣衫都未褪尽的人此时正

  • 宠妻成瘾:我的护士小娇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宠妻成瘾:我的护士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宠妻成瘾:我的护士小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肾虚了些第二章治好我第一章肾虚了些时值盛夏,地处H国沿海的经济重地霖州市,闷热的空气仿佛淬满了火星,一点即爆。下午六点,一列从云海开往霖州的直达列车,准时进站。车站里的人很快涌了出来,不一会儿便只剩零星几人,一名身穿白色T恤浅色牛仔短裤,扎着马尾,身材高挑的女孩,拖着行李箱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女孩看起来不过22、3岁模样,不施粉黛的青春脸庞,挂着几许清浅又从容的笑意,即使穿着简简单单,也在一瞬间成为了人们

  • 腹黑总裁你不乖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腹黑总裁你不乖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腹黑总裁你不乖目录预览:001意外出轨002自欺欺人001意外出轨顾善在双腿刺痛的疼楚里醒来,下半身似乎不属于她,疼得有些麻木,像是被卡车碾过去了一般,惊愕的动了动腿,伤口被扯动的痛令她不禁哀呼出声。放眼望去全是酒店套房陌生的环境,她的大脑中一片混沌。昨晚她煮好饭在家里等蓝日刚回来,可等到十一点时还没有等到他。接着,失魂落魄的她就从家里出来,在路上接到一张本市最热门夜店的宣传单,然后攥着那宣传单,鬼使神差的照着上面的地址一路找了过去。可是,这和她现在浑

  • 护花狂龙在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都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护花狂龙在都市目录预览:第1章宝马车里的尖叫第2章流氓在哪第1章宝马车里的尖叫夜幕降临,青城的夜晚酷热湿闷。在江边一家酒吧的角落里,一个身材消瘦、眉目清秀的年轻人,穿着陈旧的帆布衣服,独自坐在桌边,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边喝在震耳的音乐中边饶有兴趣看着迷离灯光下的群魔乱舞。唉,在岛上呆了20年,原来外面的世界如此多彩。乔小浪微微叹息了一下。随即乔小浪的目光被附近一位黑衣美女吸引了。美女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独自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杯红酒,面色冷郁,两眼直

  • 无双废材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无双废材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无双废材目录预览:第一章废物林尘飞(上)第一章废物林尘飞(下)第一章废物林尘飞(上)林家,坐落在圣武大陆的第一强国武梦帝国的首都,梦神之都的西方。作为武梦帝国的第一家族,在整个大陆上的影响力都是相当恐怖的。今天林氏宗族中再次的迎来了举族欢腾的日子,那就是刚满五岁的孩童进行灵脉测试。从那几百人的队伍中,都是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幼小的孩童,粉嫩的脸上因为激动而有些涨红的小脸蛋。整个院落十分热闹,占地面积也是极为的辽阔,有着数千人在这里,各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有。“呦

  • 冷傲总裁夜夜缠绵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冷傲总裁夜夜缠绵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冷傲总裁夜夜缠绵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第2章撞破阴谋第1章重生“顾婉婉,你去死吧!”恶狠狠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顾婉婉心里一颤,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失去平衡的身体沿着楼梯滚落而下,倒在了血泊里。她张了张嘴巴,吐出一口鲜血,“救……救我……”“救你?”楼梯上的女人缓步而下,眼中带着一丝狠厉,“顾婉婉,你还是早点去死吧!”意识开始慢慢模糊,顾婉婉看着站在面前的女人,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要怪只怪自己瞎了眼,才会被苏子怡这个小三一再欺骗,最后把命都赔上了。

  • 尸王将臣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尸王将臣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尸王将臣目录预览:第1章尸王将臣第2章以牙还牙第1章尸王将臣僵尸,是指四肢僵硬,头不低,眼不斜,腿不分,不腐烂的尸体。他们集天地怨气,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六道轮回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他们身体僵硬,在人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的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僵尸同人一样,拥有着十分森严的等级之分。传说中,世间共存在四只僵尸真祖,其中有我们最为熟悉的将臣,以及不是很熟悉的后卿,赢勾,旱魃……宋朝末年,四川某山谷内,一个不显眼的土丘出现在

  • 惹上豪门宠溺不断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惹上豪门宠溺不断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惹上豪门宠溺不断目录预览:Chapter:1Chapter:2Chapter:1谁走进你的生命,是由命运决定;谁停留在你生命中,却是由你自己决定。++++夜!黑漆漆的天幕被闪电划开一道幽深的口子,没有预兆的,大雨磅礴而下。“不能让他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也不允许那个孩子有机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冷漠的声音回荡在暴雨中,那人森冷的继续说道:“行动时,记得将那支药剂设法射入他的体内,搞砸了……小姐会很不高兴!”说完,那人不待对方回答,便冷漠的挂断了电话,

  • 倾城依恋:庶女绝处逢生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倾城依恋:庶女绝处逢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倾城依恋:庶女绝处逢生目录预览:第一章诡夜第二章弃子第一章诡夜夜,犹如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将远的山,近的屋,全部层层包,围,整个宇宙苍穹之下,只剩下一片虚无的黑。黑。漆黑。没有光和热的夜晚。失去了鸟叫,没有了虫啼。只有远风掠过树梢的声音,哧哧拉拉地响着,仿佛是谁撕心裂肺的吼叫,听在耳里,有一种跨越今生的歇斯底里。风,也掠过点着烛光的窗棂,厚厚的窗纸,被吹得“哗啦哗啦”地响。象是在提醒人们什么灾难的即将降临。顺安府城的城郊,伫立着一座阴森幽黑的府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