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在逃皇后迷情记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0:49:3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在逃皇后迷情记

第七十九章回宫

皇上已经命人贴了皇榜出去,全国寻找“红颜醉”的解药,而月墨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除了一步不离的守在红雪的床前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阅读haohaoyun.com没人知道这几天里,最开心的人是那个躲在皇宫一角的月蓉公主。

听雨轩,是皇宫边缘处一个宫殿,也许正是因为它地势偏僻,没有旁人的打扰,所以才能营造出静谧的听雨的氛围,故而名为听雨轩。

此时的听雨轩的主人正是月蓉公主,她平日里除了偶尔陪当今皇帝下下棋,聊聊天,并不经常在宫里走动。各宫娘娘们的眼中,月蓉公主是个再淡然不过的人了,她的深居浅出几乎要让别人忘记她的存在。可是尽管如此,宫中各处有何动静月蓉却能了若指掌。

“公主,今天凤坤宫里没有什么动静,他们没有找到解药。”一个长相平凡的宫女走到正在看书的月蓉公主身边禀告说。在逃皇后迷情记全文在线阅读

“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月蓉公主悠闲得翻过一页书,淡淡的说。宫女闻言便恭敬的退了下去。月蓉公主暗自笑了一下,自小在深宫中长大,我怎会不知,不下手则已,一下手就一定要达到目的的道理?如果红颜醉的毒能解,那我还用它干嘛?呵呵。

如此,七日之期已然过了六日。皇帝贴出去的悬赏告示并未收到预期的成效,六天过去了,没有一个人献出解药,悬赏的金额每天都在增加,居然没人献出解药,难道红颜醉当真无药可解?这几天里,赫连月白和赫连月墨一反常态,没有争论没有打斗,也许因为两人的心中想着同样的问题,救红雪。

就在第七日这天,快要天黑的时候,月蓉公主的听雨轩,一个小宫女急急忙忙的跑到正在喝茶的月蓉公主身边说了一句话,月蓉公主险些扔掉手里的茶杯。版权haohaoyun.com她妆容精致的脸瞬间变得凶狠起来:“你说什么?她活过来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不相信,我要去看看……”说着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凤坤宫里,桃花一脸无邪的对皇帝说:“皇上你有所不知,红颜醉这种毒须得用银针做引,如果奴婢没有猜错的话,我们小姐的身上肯定中了银针。”

赫连月白爱怜的看着刚刚醒来的红雪说:“小红,你可还记得有没有中过银针?”

话音刚落,月蓉公主就急急忙忙的冲进了屋子,她死死地盯着床上坐着的红雪,一脸的难以置信。红颜醉都奈何不了她,她的命怎么就这么硬?

红雪瞟了月蓉公主一眼对皇帝说:“我有没有中过什么银针,皇上你难道不该去问问你的皇姐月蓉公主吗?”

赫连月白不明所以,看向月蓉公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哪里会知道?我平日里最是喜欢安静,很少在六宫中走动,跟皇后娘娘来往甚少,我怎么会知道这些呢?”月蓉公主收起了刚进门时的惊讶,这一会儿已然恢复了常态,好强悍的演戏功夫。

“公主何必紧张呢?我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看把你吓得,呵呵。”红雪嫣然一笑,这个笑容看在月蓉公主眼里不觉心下一凉,这个沈红雪看样子不好对付呢。

赫连月白听着二人的对话,不觉皱起眉头。原文haohaoyun.com这时红雪对她身边的桃花说:“我都躺了那么多天了,怪饿的,你去帮我弄点吃的。还有我要沐浴更衣,你请这房中的人先回去吧。改天有空我再去拜访。”

红雪说完这话,皇帝和月蓉公主便走了。等他们走远了,月墨才对红雪说:“给你施毒的必是月蓉公主无疑了。你刚才为何不直接当着皇上的面揭穿她?”

“为什么要揭穿她?难道你没看出来她深得皇上信任吗,如果我真的说了是她给我下毒,只怕皇上反过来会怀疑我。”红雪掀了被子,随便穿了鞋子,走到窗子边,推开窗子,看着外面黑暗的夜色,若有所思。版权haohaoyun.com良久才开口说:“他说过让我相信他的,可是他做的事情没有一件可以让我相信。如今别说我不相信他,只怕他也不会相信我了。墨儿,你说,我和他为什么走到这一步呢?”

“五年前,我就对你说过,他不是个可以相信的人。既然你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不如就出宫去吧。”月墨拉起红雪的手,眼光灼灼的看着她,希望可以看到她点头。

红雪笑着摇了摇头说:“前几天太医一定是来过了,而且皇上还贴出了皇榜,那么现在满朝的官员和全国的百姓都知道失踪的皇后又回来了。你说现在我还能出宫吗?除非我死了,不然我这辈子都休想出宫去。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可是你在这里太危险了,这次是公主对你下毒,难保下次没有别人再对你下毒手。我问过桃花了,桃花说赤玉的宿主不可以做恶事,所以别人可以陷害你,而你却不能去陷害别人,这样的话你岂不是坐在这里等死吗?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带出宫去。”月墨一脸的担忧,如今他终于明白为何他娘亲盈月太后执意在宫外生活十多年不肯回宫。

“墨儿,你不要傻了。如果没有皇上的旨意,你觉得我能如何,不管逃到哪里,最后还是会被找出来带回宫的。如果你帮我,就乖乖得回你的将军府,不要再在这里给我添乱了。你要知道外臣不得与宫中女眷来往。如果好事之人拿着这个说事要皇上治我的罪,到时候就麻烦了。”

月墨很是不舍:“小蓝,你放心好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不用担惊受怕的。”最后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凤坤宫。

这时桃花端了一碗白粥,几碟小菜回到了凤坤宫,看着月墨远去的背影说:“难怪小姐你当初费尽心思的要找这个墨儿,如今看到他本人才知道小姐一点都没亏,他可真是个俏儿郎,最难得是对小姐你一往情深。这要是让那群小妖们知道了,肯定会羡慕死的。”

第三章太后(1)

就在李小红以为自己的小命快要交待了的时候,只听见小男孩吹了个很响亮的口哨,然后一个枣红色的骏马飞奔了过来。李小红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对母子已经翻身上了马。可是李小红是个现代人,对于马这种动物,别说骑了,摸都没没过。可是眼看着追兵快来了,强大的求生欲望驱使她手脚并用的爬上了马背。

此时,枣红色的骏马上坐着三个人。再确切一点说是一个现代装束的25岁女人,一个二十来岁的古代女人,一个十岁出头的古代俊俏小男孩,这个场面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的感觉。

胡思乱想了一阵,李小红发现追兵已经慢慢被甩掉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姑娘,不必惊慌,已经无碍了。”

李小红四处看了一下,才确定是在给自己说话,忙回答说:“我没事,没事。”

“没事你抖什么啊,没见过这么胆小的人,真不知道刚才的火是不是你放的。”

“你这个小孩真是好没道理,明明我救了你,你还怪腔怪调的跟我说话。”李小红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在发抖,尤其是牙齿抖得“咯咯”的响,确实有点丢人。可是她活了二十多年连鸡都没杀过,今天却一下子看了那多多死人,再加上被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屠夫追杀那么久,能不发抖吗。

“姑娘勿怪,墨儿他年少不懂事,今天还是多亏了姑娘你出手相救。”原来那个小鬼头叫墨儿。

“没什么的,你身上的伤还好吧?”刚才她可听见那一鞭子一鞭子可都打得声声作响。低头仔细一看,衣服好几处都裂开了,鲜血都晕染了出来,可是她却能依然镇定自若,真是个勇敢的古代妇女。

古代妇女没有说话,只是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半晌才说:“带累了这么多无辜百姓,我就是万死也难辞其罪。”

李小红想安慰她几句,可是想起那一具具腐烂中的尸体,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接下来三人坐在马背上一路无语。

整整赶了一夜的路,天渐渐亮起来的时候,三人来到了座城门前。而城门之前已经挤了很多人,都是一些苦难的百姓,他们有的面露饥色,有的衣不遮体,有的拖儿带女。可是尽管如此,守城的兵士却依然凶狠恶煞的驱赶着这些百姓。

李小红是被一阵阵的哭喊求救声惊醒的。一醒来就看到墨儿的一张臭臭的脸。

“小屁孩儿,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这样看着我。”李小红不禁伸手捏了捏墨儿那张光滑的不像话的脸。

“真没想到你骑在马上都能睡着,我和娘亲一路上都要背着你!”原来昨天夜里赶路的时候她因为太累了就睡着了,而她刚好又坐在最后面,所以她睡着后全身的重量就都放在她前面的母子两人的身上了,怪不得那个小屁孩的脸拉那么长了。自己理亏,也没反驳什么,翻身下马,活动活动全身酸痛无比的关节。

第四章太后(2)

“军爷,求求你开开城门吧。再不放我们进去就真的没活路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娘跪在地上祈求守门的士兵。而这个士兵却理也不理,最后被求得不耐烦了一脚踹过去,老大娘顿时倒在地上厥了过去。

李小红一下子看不过去了,气愤的说:“太没人性了,真是太不讲理了!”

嘴上这样说,可还是很没出息的躲在墨儿和他娘亲的身后,跟着他们挤进了人群。一边挤一边看着悲惨异常的贫苦百姓。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为什么受苦的总是老百姓呢,这可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啊。然后不禁想起自己在现代的状况,她又何尝不是平头百姓中的一个?没身份没背景,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被现实打磨的千疮百孔的心……

李小红的心里正感慨万千的时候,只听见一阵讥笑声:“你说你是当今圣上的娘亲?哈哈……真是好笑,你怎么不直接说你是太后?”

怎么回事?李小红定睛一看,被耻笑的可不就是墨儿的娘亲吗?怪不得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她很是高贵。原来她的来头这么大,竟然是太后?

“这位军爷,你最好先弄清楚你的脖子上有几颗脑袋再来跟本宫说话。”太后女士不高兴了,“你可看好了,我的这个玉佩刻着凤纹,触手生温,而且背面还刻有先帝爷的名讳,识相的就打开城门,让百姓们都进城。”

“太后娘娘,你可真会为难小的,难带你还不知道当今皇帝病危,这赤月国的大好江山马上就要落在我们李相的手里了吗?”那个士兵鄙薄的看着太后说。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皇帝怎么会病危?这不是真的,你骗我的对不对?”太后显然受了很重的打击。扯着士兵的衣服追问道。不料那个士兵不屑的推了一把,太后无力得倒地,嘴里不停的说着:“不会的,这不是真的,你说谎……”

“娘,我们走吧。”墨儿小心的扶起太后,搀着她慢慢的离开人群。

李小红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充满了疑惑,为什么太后不好好的呆在皇宫里跑到这样的荒郊野外来呢?为什么皇帝会病危呢?为什么……不过现在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她收起自己一肚子的疑问快步跟上了墨儿母子。好不容易混了两个熟人,她可不想就这样走丢了。

走了十几米远的时候还听见背后几个士兵的讥笑声:“太后了不起啊,还不是等着被饿死,等着被当成俘虏给虐死?哈哈……”

墨儿没有说话,可是李小红却清楚的看见他眼底流露出一股冰冷与狠绝。

此刻的太后很安静,因为她很悲伤,也许那个赤月国的皇帝真的是她儿子吧?如果她真的是太后的话,那么墨儿呢,他岂不就是皇帝的弟弟?李小红忽然高兴起来,她怎么这么走运碰见两个这么高贵的人啊!这么说如果她继续跟着这两个人的话是不是今后的生活就不成问题了?想得正高兴的时候,肚皮很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她被很无情的拉回了现实,她已经一天一夜没吃饭了。

“我们到前面那个树林里去吧。”墨儿许是听见了那个很不雅的“咕噜”声,建议到前面的小树林里休息一下。

三人在树林里坐定,便开始为了食物发愁。因为兵祸四起,民不聊生,流民把沿途能吃的都吃了。而墨儿母子逃命的时候没有带干粮,李小红更不用说,除了一身衣服外别无长物。吃饭,是个很大的问题。

第八十章公主的身世

“这么说我们桃花也开始思凡了?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家公子点头,我便替你与墨儿保媒如何?”红雪一边喝粥一边打趣桃花。

桃花顿时急了:“小姐,你都说到哪里去了,那个墨儿的心里可是满满的装着小姐你呢。再说了,桃花本是修炼中的小妖,本就不能与凡人有关联的,不然公子就该惩罚我了。”

“我倒是忘了,桃花好像中意的是你家公子啊。不过没事,桃花你好好修炼,哪一天飞升成仙了,就可以与你家公子比翼双飞了……”

“小姐,我看三年没见你越发的会编排人了,你难道不知道情爱一事对于修炼中的小妖和天上的仙人来说都是禁忌吗?小姐你的脑子里天天在想些什么,今天要不是公子让桃花过来,只怕你早就一命归西了。放着好好地解毒的丹药不吃,差点被毒死,这说出去只怕人家会笑掉大牙。”

红雪此时已经填饱了肚子,她拿起那个瓷瓶:“我如何知道这东西能够解毒,下山的时候忘忧公子也没说啊,再说了我眼睛一黑晕过去啥事都不知道,哪里还能找出这个瓷瓶来救命?”

桃花拿过那个瓷瓶仔细的揣进怀里说:“你呀,就是不让公子省心。好了,以后我跟着你,你就不用担心了。”

红雪感激得握着桃花的手说:“好桃花,这次真是该好好谢谢你。”

红雪主仆二人意外重逢,自是非常开心。两人聊了一会便安然入睡了。

可是月蓉公主这边却是另一番情景,她一整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想着本来控制的很好的局面随着沈红雪的醒来全都打乱了。眼下不知道皇上会想些什么,聪明如他应该察觉到什么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月蓉公主便直接来到了凤坤宫,此时红雪正在用早膳,桃花在一旁插科打诨,很是轻松自在。

看到月蓉公主来了,红雪连忙放下筷子迎上来:“公主来访怎么不派人提前告知一下,不知公主可用了早膳?”

月蓉公主勉强的笑了一下:“已经用过了。我今天来是有事情要和皇后娘娘商量。”说完拿眼撇了一下边上随侍的人。

红雪会意,挥挥手让边上的人都退了下去。桃花也跟着其他人退了下去。

月蓉公主见人都走远了,才开口道:“皇后娘娘,你有所不知,月蓉并非先帝的亲生女儿。关于我的身世,本来不想再提起,可是为了免除一些误会,月蓉今天要想皇后娘娘解释清楚。”

红雪轻笑了一下,自己倒了杯茶:“怎么?想编个故事堵住本宫的嘴?公主该不会是想说你不是先帝的亲生女儿,好向本宫证明你是有资格爱皇上的吧?”

“不是故事,是事实。皇后你难道没有疑惑过为什么皇上会优待我一个和亲公主吗?按常理说,和亲公主除非亡国,否则是不可以私自回国的。可是我从胡国逃回来之后,皇上不但没有责罚于我还处处优待,皇后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吗?”月蓉公主走到红雪身边坐下说。

红雪一边细细的品着茶一边说:“本宫当然疑惑,可是好奇心最害人,所以本宫对那些与我无关的事情并不好奇。”

月蓉公主苦笑了一下:“我很小的时候,母妃就死了,因为她与侍卫私通,而我正是他们私通生下的。为了保全皇家的颜面,先帝赐死了我的母妃,而我从那以后就被丢在一个没人搭理的角落,那个时候连宫女们都可以随便欺负我。可是没过多久,我遇见了一个和我一样可怜的孩子,他比我小两岁,他和我一样的没有母亲,和我一样的不被先帝喜爱。也许是遭遇的相同,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我饿肚子的时候,他会拿东西给我吃,他被人欺负的时候,我会去帮他打架。那段日子,虽然很苦,可是很开心。”

月蓉公主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可是没过几年,他忽然不见了。我找遍整个皇宫,都找不到他。可是我又不敢去问先帝,只能默默地等着。一等就等了三年多,那一天我终于又看到了他。可是他却不再是从前的他了,他变得很沉默,不,应该是冷漠,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正当我想慢慢的接近他的时候,边疆外敌入侵。先帝打了败仗,便把我送去了胡国和亲。”

红雪听到这里,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走到窗子边上:“然后没过两年,你便收到消息,先帝驾崩,而即位的新君正是他。所以你便想不顾一切的逃跑,一直到四年前,皇上亲征,你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时机,逃了回来。而后,皇上念及小时候的情分,不但没有责罚于你还处处优待你。而你自小与皇上相处,早已情根深种,可是苦于自己的身份,不能一诉相思。处于嫉妒之心,你便暗中策划阴谋,除掉皇上看重的嫔妃。”

月蓉公主闻言忽然大笑起来:“是啊,的确如此,我以为我藏得很好,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

红雪粲然一笑:“你错了,你根本就藏不住,假如真的爱上了,又如何能藏得住?早在三年前,我看见你注视着皇上的眼神时,就知道了你的心思。不过你也不是很可怜,起码到目前为止皇上处处优待于你,他相信你的话,对你异常尊敬。可见他是在乎你的。所以你也不用自苦了。”

月蓉公主闻言苦笑起来:“呵呵……他当我是皇姐,自然敬重有加。你可知,过去的三年里,他从未停止过派人去寻找你,一旦有了线索便亲自出宫去找寻。谨慎小心如他,每次一碰上你就方寸大乱,他如此待你,我想不明白你为何会不领情。我恨你,我曾经派人去杀你,没想到你身边那个小子的功夫这么好,后来我便寻了天下无药可解的‘红颜醉’,可是,还是让你逃过了。”

红雪忽然想起,她和墨儿去江南的路上,确实是遇见过一群黑衣蒙面人,当时幸亏墨儿在场,一下子就收拾了他们。这么说来,那些人都是月蓉公主派去的了。她刺杀自己不成,这才有了后来银针下毒。这个女人,为什么铁了心的要自己去死?

月蓉公主似乎明白红雪心中的想法,便说:“我原以为他对我是有感觉的,可是自从我从胡国回来才知道,我错了,他眼睛里再也不会有别人了,因为他的心已经给了一个叫‘小红’的女人,我不甘心,我是真的不甘心,为什么从小到大那么多年的情分竟然抵不过一个相识不久的女人,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我自然是舍不得他死去,所以该死的是你!谁知你命大如斯,我竟然奈何不了你。”

红雪警惕得看着月蓉公主:“你想怎样?难不成你今天来这里是想换个法子害我?我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去皇上面前告发你,你还是赶紧收手吧。”

第八十一章谁更可怜(1)

“我可没那么傻,皇上现在肯定有所察觉,你以为你不去给皇上说,他就不知道?而且我月蓉也不是没有担当的人,既然做了就不怕承认。可是我今天来,并不是来认输的,你大可以到皇上面前挑明一切,我是不会怕的。呵呵……”月蓉公主说着便哀怨的笑了起来,想自己这一路走来,付出多少,到头来对方还没有还手自己就败了,着实可笑。

红雪忽然有些同情起月蓉公主来:“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本宫可不会去做,要不这样,你我做一桩交易吧。”

“做交易?什么交易?”月蓉公主来了兴趣。

“既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想除去我,而我又很想来开这里,不如你帮助我出宫,事成之后你我二人不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不知公主意下如何?”红雪定定的看着月蓉公主说。

月蓉公主思忖了片刻说:“皇后想出宫,不知可有什么妥当的法子?要我如何帮助你?”

红雪皱起眉头有些犯难:“如果放火烧了凤坤宫,只怕会累及许多的无辜生命。如果谁都不惊动,单凭我一人的力量,却很难出的去。所以,才要请教公主啊。”

月蓉公主忽然想起什么似得笑了起来:“皇后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倒也不难。我现在就想到了一个法子。皇后请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说完便转身出了凤坤宫。

这时桃花走了进来,担忧地看着红雪:“小姐,月蓉公主她可以相信吗?皇后娘娘私自出宫可不是闹着玩的。”

“桃花你不用担心,她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自小孤苦无依,长大了又被随便送出去做了和亲公主,现在却又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再说了,助我出宫,对她也是有许多好处的。我相信她不会出卖我的。”红雪安静的坐在舒适的软榻上,等着月蓉公主和她的办法。

果然,没过多久,月蓉公主回来了。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小木盒。

月蓉公主把那个盒子递给红雪:“这可是个好东西,我当初从胡国逃出来的时候,便是用得这个办法。很好的办法。”

红雪接过木盒,打开一开,里面是一团肉色的东西:“这是什么?”

“这是我一次机缘巧合从西域得来的人皮面具。戴上它,稍加修饰就会像换了一张脸一样,旁人很难看的出来。我当初从胡国,逃出来的时候,它可是帮了大忙。来,我帮你戴上试试看。”月蓉公主说着拿出那张人皮面具,帮红雪戴好,在鬓角,脖子处修饰了一番,收拾好之后,果然如同换了一张脸一般,很是神奇。

红雪对着镜子看了又看,心里甚是欢喜:“太好了,有了它,我就不必犯难了。今天晚上就开始行动。就让这赤月国的皇后,再失踪一次吧,呵呵。”

看着红雪铁了心的要离宫,月蓉公主这才稍稍安心。尽管皇上或许已经知道了贤妃的死以及皇后的中毒和自己有关,可是只要皇后不出现,便没有人证,时隔多年,物证肯定不会有的。而且,只要皇后不出现,自己或许还有可能用诚心感化皇上,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动心的。这样想着的时候,月蓉公主也开心起来。

当晚,夜幕降临的时候。红雪戴好人皮面具,和桃花一起换成小太监的装束,拿着皇后的令牌,悄悄地向宫门口走去。而凤坤宫的卧房里的床上是一个小宫女穿着皇后的衣服,躺在被子里充数。一切都进展得很是顺利。红雪已经易了容,再加上手里拿着的是皇后专用的令牌,那些守门的侍卫就是再严格也不会怀疑皇后吧。恩,这次一定能逃脱。

果然,守门的侍卫,接过令牌时看了一眼,连问都没问,马上放行了。红雪心里高兴坏了,忙带着桃花出了宫门。只要能出了这个宫门,一切都好说。此时,宫门外面一片夜色,很是安静,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红雪开心的跑了几步,开心的笑道:“桃花,我们自由了。”

这时红雪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你确认你能逃得掉?”这个声音红雪是不会陌生的,这个声音的主人曾经让她爱过,而后又深深的恨过。此人不是赫连月白,还会是谁?

红雪缓缓地转身,果然赫连月白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而桃花正胆怯的跪在他的脚边。

“不要这样看着我。你们当真以为朕是如此的好糊弄?连眼皮子下面的事情都弄不清楚?”赫连月白说着走到红雪面前,抬起她的脸说:“人皮面具?你以为一张人皮面具就能乱了朕的视线?呵呵,朕劝你一句,最好乖乖的呆着,不然下场可不好受。”说完,猛的拿开手对着不远处的几个侍卫说:“带皇后回宫,从今天起,禁足!”

红雪本来因为顺利出宫而高兴的心,此刻已经被沮丧填满,她忍不住破口大骂:“赫连月白,你个混蛋,我讨厌你。我今天就给你说明白了,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从这里逃出去的……”

赫连月白仿佛没听见一般,背着手提起脚步,朝勤政殿走去。而押解着红雪的几名侍卫却听得心惊胆战,这个皇后娘娘果真胆子够肥,居然敢直呼皇上的名讳,而且还敢公然辱骂皇上,皇上居然还任其辱骂,根本就没有治罪的意思,真够惊人的。

红雪还没回到凤坤宫,半路上瞅准机会开溜了,自接往勤政殿跑去。身后的侍卫也没办法,刚才她都那么辱骂皇上了,皇上居然还没有生气,可见对她有多宠爱,可不能得罪了她,于是只得跟在红雪后面一起来到勤政殿。

红雪不管勤政殿守门太监的阻拦,直接破门而入。看见的情景顿时让红雪很是气愤,某人正在批阅奏折,不过尽管公务繁忙,边上还不忘叫上美人伺候。这个帮着磨墨的恬静美丽的女子,衣着华丽,可不像是个宫女。红雪心里一阵感叹,自己怎么就嫁了个这样的人啊,一面禁锢着自己,一面与别的女人红袖添香,如此真实气煞人了。

第五章赤玉(1)

为了让饥饿不那么难忍受,李小红决定转移一下众人的注意力,而且她也需要弄清楚一些事情,那就聊聊天吧。

“赤月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国土有多大?”先要弄清楚的就是大的时代背景,尽管这个问题对本地人来说是个很弱智的问题,不过还是要问清楚。

果然墨儿很吃惊得看了李小红一眼,然后转过头去慢慢的说:“赤月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一共有大小城池三十座。这一年来,北边的胡人屡次侵犯,最后割地求和,我们现在呆得地方就是割让给胡国的西城。自从被胡人占领一来,西城的百姓几乎被他们杀光了!”

李小红想了一下,三十座城池的大小,和中国版图差不多大小,中国不就是有三十多个省嘛,而且北边的游牧民族比较多,可不就是墨儿说的胡国嘛,可是不对啊,“西城,按照名称来理解的话是不是最西边的一座城,为什么会割给北边的胡国呢?”

“呵呵,我猜肯定是因为李相那个老头知道了我和娘亲在西城落脚,想置我们于死地。”墨儿冷笑了一声说,“我想他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我娘亲身上的宝物。否则就凭胡国的那些蠢猪怎会知道我娘亲随身携带有宝物?”

李小红盯着墨儿精致的小脸,忽然觉得这个十岁的男孩子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早熟,很勇敢而且看待事情理智且冷静。李小红忽然有点想知道他当皇帝的哥哥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转头看向太后,她怎么看都像个二十出头的人,怎么会已经生了两个儿子了呢?

许是感觉到李小红探寻的目光,原本处于闭目养神状态的太后缓缓睁开眼睛,微笑着说:“姑娘如不嫌弃就称呼我盈月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听人叫我的名字了……”这样说着的时候,她的目光忽然柔和了起来,像是回忆起了很美好的事情一样。

盈月,是个美丽且安静的女人,是个温柔且坚强的女人,是个高贵且和蔼的女人。她安静的笑容,可以让人的心渐渐的沉静下来。就像一尊菩萨,在她面前,你可以袒露自己最本质的一面。她有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大善之心,能够给人春天般得温暖。

“你们两个就在这里休息,我去四处打探一下。”墨儿说着站起身。

“墨儿,你要多加小心啊。”盈月一边嘱咐着一边抬手理了理墨儿皱巴巴的衣服。一路奔波,大家身上的衣服都不再整齐。

墨儿点了点头,然后对李小红说:“你好生照看着我娘亲,我去去就回。”看李小红点头,他才放心的离开。

墨儿离开后,李小红想找些话题和盈月聊天,可是盈月一直背靠着大树淡然的闭着眼睛,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无奈,李小红只好坐在原处四处张望起来。映入眼帘的,是秋天萧瑟的枯槁,间或有穷苦百姓四处觅食的悲凉身影。草皮被挖光了,树叶也剩不下什么了。摊上这般光景,真的是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深深的叹了口,准备学习盈月闭目养神,没有充足食物的时候先要保存好自己的体力才是关键,因为胡国的追兵随时有可能找到这里来,毕竟这个西城已经成了人家的地盘,不是吗。

在逃皇后迷情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在逃皇后迷情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