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三个人的江湖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1:46: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三个人的江湖游
第8章 8惊变

 听完郑崖的叙述,冷慕忍不住往苏溯越身边靠了靠,边摸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边吐槽:“为什么遥视虫那么珍贵的东西你要这么随随便便用掉?你不会先回来啊?”

 郑崖暗自握拳:“再珍贵也是老子的东西!你难道要我回来和你大眼瞪小眼到天亮吗?然后再去一次梁家?那地方绝对有问题,我试了那么多次隐身粉,从来没有人会往墓园那么晦气的地方跑的!”

 “你究竟是拿了多少人试药哟。小说三个人的江湖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冷慕表示无比鄙视。

 一直沉默不语的苏溯越突然起身,走到墙边,抬起一脚踹向采花贼,让他重新晕过去,然后又走到桌前:“他的呼吸变了。主子,早餐想吃什么?”

 冷慕看着他,眨眼,在眨眼,笑眯眯地看着越来越窘迫的苏溯越,终于开口:“呀哟,小越子,你真是越来越贤惠了,”

 “那属下就自己看着办了。”

 随着轻轻的关门声响起,冷慕含笑的目光追随着苏溯越挺拔的背影飘了出去,直到郑崖用力捏了捏她的脸。

 “魂淡啊,本公子水嫩嫩的脸啊,用来吸引美人的脸啊,郑崖你丫的竟然下得去手?”冷慕瞬间回魂兼炸毛。

 郑崖刷地一下打开扇子,优雅地踱步过去栓上门,倚在门框上,以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冷慕,嘴角的笑保持在最好看的15°上。神秘、矜贵。原文haohaoyun.com

 冷慕撇了撇嘴,叹气,上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充满同情的语调开口:“崖大哥,请相信我,现在女性喜欢和沉迷的对象,多为向溯越那样俊朗刚毅的男人,而不是你这样的,呃……公子哥儿。而我的审美是符合大众的,对于你这样的小众爱好者,咳,崖大哥,虽然我很明白你从小到大不想输给我家小越子的心情,但是样貌是天生的,气质是后天培养的,既然你的天生和后天早就了现在的你,你就不要太伤心了。虽然你不是我的菜,但我绝对不会因为你不够有魅力而忽视你的,所以你还是不要摆这种姿势了吧,我还没吃饭,没有东西吐出来应景啊……”

 看着眼前以极快频率开开合合无比欢快的一张嘴,郑崖在内心默默地掩面泪奔:我究竟是多犯贱才会想要看这个女人的笑话啊,难道这么些年还不知道她的脸皮和苏溯越从来就不再一个等级上的吗?让你犯贱!让你想看人家笑话!让你不学乖……

 “等等!”好不容易找到了插话的间隙,郑崖赶紧说,“你喜欢溯越。”

 毫无疑问的肯定句。

 冷慕愣了一下,随即羞涩掩面:“矮油,人家的纤纤少女心啊,正是朦胧怀春的时候,你怎么能这样简单粗暴地说这么令人害羞的话呢,”尾音颤抖地无比销魂。

 郑崖果断闭嘴,转身去了床边,无比淡定地搭上了女子的皓腕,当即皱起眉头。

 一种熟悉的湿冷,若有实质一般顺着两人相接处,快速地爬上了郑崖的手臂。推荐haohaoyun.com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他甩开了她的手,却阻止不了那股湿冷的侵袭。

 “怎么了?”冷慕立刻上前,却在听到郑崖的一声低语之后停住了脚步,面色凝重郑崖在说:“求求你……”

 然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郑崖家境很是不错,虽然从小就没见过母亲,但父亲是医圣,虽然有些老顽童的特质,又喜欢时不时捡一些孩子回来养,郑崖从小就充当一个保姆兼家长的角色,他一直都很坚强。虽然有些暴躁,但能力出众,懂得掩饰,人缘好,长得也不错,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人,竟然会在一个完全没有危险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安逸的清晨,以那样绝望的语气说“求求你……”

 冷慕咬住下唇,郑崖现在显然是陷入了某种幻觉,叫不叫得醒是一回事,如果强制叫醒,会不会产生什么后遗症还是另一回事。事关自己重要的人,冷慕不想冒险,也不敢冒险。

 那么,唯一的线索就是……她把目光投向床上的女人。

 因为郑崖的用力一甩,她露出来左边肩膀和半个胸脯,雪白的肌肤上有什么在越变越深。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她回身找了个撑住窗户用的竹竿,干脆利落地挑开被子,女人的身体完整地暴露出来。

 冷慕站在床边,冷眼注视着床上的女人,看着那淡淡的紫色和红色蚕食着她的皮肤,最终变成一幅妖艳诡异的画。

 紫色的一片深深浅浅,显出一个个人的形状,那些人形在雪白的肌肤上挣扎,扭曲,而鲜红则流淌在那些人形的四周,惨烈,血腥。两种颜色结合在她的身体上,仅仅是看着,仿佛就可以听见无边的哭嚎和怒吼。

 冷慕用力地闭上眼睛,第一次,在桃花眼里出现了嘲讽而冰冷的神色:“其实,你一直都醒着,对吧?”

 听到这句话,郑崖的眼里闪过一丝清明,很快,又消失了。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低沉魅惑的笑声从床上传来,女子睁开眼睛,动作轻柔而色情地抚过身上的图案,神色满意:“果然,那个小蹄子还真没有食言呢。好好孕

第9章 9游戏开始

 “眠时。”淡淡的嗓音从桌边传来,惊得正在对峙的两人一蹦,同时瞪大了眼睛回头——郑崖扶着桌子,满脸冷汗,面色苍白,眼睛却亮得吓人:“我终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什么采薇香,什么采花贼,这根本就是你的诡计。我没说错吧?”

 女人慢慢地坐起,就这么赤裸着雪白的酮体斜倚在床头,眉眼微阖,颇有种弱不禁风的风情:“可惜,你活不了多久了。”

 冷慕回头扫了他一眼,确认他暂时没事之后,把全部的心神集中在她的身上,一向带着笑意的桃花眼瞬间冷了下来,纤长的手像是无意识一般来回摩擦着腰上造型别致的腰带:“你既中了眠时之毒,乖乖睡着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千辛万苦地醒来……找罪受呢?”最后的语气轻柔入骨,但全身的杀气却怎么也掩不住。握在要带上的手也瞬间加大了力道。

 “主子,不行!”就在这时,苏溯越从窗户纵身飞入,紧紧抱住冷慕就地一滚,靠着墙把她圈在自己怀里,“主子,不值得!”

 冷慕紧紧皱眉,沉默半晌,终于开口:“你还要抱着我到什么时候?”真是难得的言简意赅。说明haohaoyun.com

 苏溯越愣了一下,动作迅速得放开她,贴着墙站起来,垂下眼,紧紧抿住嘴唇。

 “对一个老巫婆客气什么,溯越,把她扔出去,我看着心烦!”郑崖极度暴躁,还没有立起自己的名头竟然已经阴沟里翻船。他转向那女子,眼中隐隐带着戾气了,“老子既然现在能够保持清醒,以后也能,你究竟在得意什么?嗯,老女人。”

 苏溯越淡淡地看了眼终于暴露本性的郑崖,无言地朝着床走过去。

 女人发出“咯咯”的娇笑,眉目如春地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软软的语调带着淡淡的诱惑:“跟着这些人,你必须永远压抑自己。跟着我吧,我让你享受人间极乐……”

 “就像那个男人一样?”冷慕走到郑崖身边坐下,冷眼看着她。

 墙角边,原本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化作了一个全身僵硬的垂垂老者。灰白的头发凌乱干枯,全身纵横的皱纹宛若枯木,若不是他的胸口是不是还有轻微的起伏,简直不会有人相信这个人还活着。

 “怎么会呢。”女人款款地向苏溯越走去,水蛇腰扭动,神情魅惑,“你跟这些垃圾是不一样的。你是我一直梦想的男人,健壮,英俊,聪明……”

 “再好也不是你的!”冷慕一个箭步冲上前挡在苏溯越身前,那速度简直就是超水平发挥,充分演绎了母鸡护犊的精神。

 女子看着他们淡淡微笑,突然把食指放进嘴里,倏尔,一股淡淡的腥味从她嘴里飘出。她掩唇微笑:“别怕,这是我的血。那个小家伙中了眠时的变种,我的血能够让他好受一点。”

 这种和她一样存在了千年的猩红液体,带着自身特有的腥甜气味,弥散在空气里,像是寻到了最甜美的猎物,一股脑地朝着郑崖飘去,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郑崖的面色忽然轻松了许多。

 春姬说着随手扯了床单往自己身上一裹,推开门,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来,看了郑崖一眼,这次嘴角边没有那种勾魂摄魄的笑:“我睡之前设计了一场游戏,但不是现在。你们很对我的胃口,那么,我就告诉你们吧,我是被人叫醒的,还有,小心梁家人。”

 等到女子姿态婀娜地离开,关门的声音响起,三人才回过神来。

 郑崖几乎要趴在桌子上了,不过脸色倒是好看了一些,看着惊疑不定的冷慕,他他叹气:“她的血能舒缓。历史上记载春姬的血是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良药,但毫无疑问,其中传奇的成分居多。只是眠时是她研制出来的东西,按照春姬女王在历史上的记载的自负本性,是她研制的东西自然要有她的标志。还有什么,比生命之源的血液更能称其为标志的呢?既然这样,用她的血,自然是可以让中毒的人好过一些。”

 在冷慕的脸色终于不那么难看的时候,又补上一句:“但也只能舒缓,这种毒我从来没有见过,所以,别指望我能做出解药。”

 “那你还能这么淡定?”冷慕几乎要跳起来了,“你丫的把自己当什么了?你解不了可以去找你家的美大叔啊?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跟比什么比啊,本来你就是他教出来的,平时没有突发状况你当然可以说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现在,你想他讨教也可以说是不耻下问嘛,大叔如果也不知道那就我们继续努力,大叔如果知道我们也能玩的开心点是不是?不然我……”

 “很多以前的事情其实我都忘记了。”郑崖冷静地看着冷慕的眼睛,“小的时候,我们的事……”

 冷慕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小的时候……是谁说的,孩子是最无忧无虑的,那个人一定不会了解,无忧无虑的代价有多大,特别是像他们这样出生在深宫大院里的孩子。

 冷慕越握着郑崖的肩膀,垂眸掩去太多的情绪:“不是说好了,一切重新开始,无力改变的东西,时间总会让它过去的。”

 冷慕眼眶微红,天知道她多久没有这种难受酸涩的感觉了:“崖大哥,我……很庆幸,你能够长成现在这样,我们能够使现在这个样子,我……很开心。看,我们并没有被他毁了,是不是?”

 洛州城的郊区,此时还正是夏末秋初,本应该芳草萋萋的地方,却荒凉得像是古战场,寸草不生,腥风弥漫。

 残破的亭子挺立在乱石中,明艳的红漆斑驳地剥落成奇怪的图案,碎落得一块一块的青灰屋檐上却站着一个明艳动人的女人,穿着一袭橙红色的风衣,风衣像是有生命一般地在风中轻轻摇晃。她嘴角含笑,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一个方向,似乎在等人。

 她,赫然是刚离开客栈不久的那个女人。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身影慢慢走了过来,站在亭子下,抬起脸,对她微笑。

 那个身影仅着红肚兜,外披一件鹅黄色的长衫,脸上画着浓妆,艳红的唇轻轻开合:“春姬,看吧,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世界了。”

 女人垂下眼,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可是你什么都没有,怎么就敢背叛我呢?”

 少女声音更加甜美了:“我的生命,我的追求,还有,我的毒……”

 话音刚落,春姬的笑容猛地一顿,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竟然是这样!好,你小小年纪就已有如此心机,也不枉费我醒来这一场。”

 少女平静到冷漠的眼里出现波动,她的声音甚至显得有些急切:“那么,您愿意……”

 “不。”春姬看着她,唇形完美地勾出嘲讽的弧度,“小蹄子,你应该知道,我最恨受制于人。你当初既然尊我为主人,就不应该想着要背叛。我下在你身上的蛊你已经解了吧,没关系,那不重要。愿赌服输,小蹄子,也希望你能输得起。”

 风中腥冷的味道忽然重了起来,春姬的表情渐渐僵硬,她在风中从亭子上坠落,橙红的风衣飘动,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正在燃烧生命的凤凰蝶,华美,凄艳。

 她的躯体轻轻地平铺在地上,就像风中有一只手在照顾着她一样,她的发丝和衣裙文丝不乱,明艳张扬的脸还带着消不去的嘲讽,就这么静静地躺在还留有正午余温的土地上,看起来就像是又一次地沉睡。

 少女站在她的躯体旁看着,那张带着诡异美感的脸渐渐扭曲:“春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还真像你的性格。”

 她毫不留恋地转身,就像是身后那具僵硬的躯体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是自己为她杀了自己的亲人的人一样的,毫不留恋,甚至不愿意动手为她塑一个墓,无名的墓。

  

三个人的江湖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三个人的江湖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总裁娇妻太难宠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娇妻太难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总裁娇妻太难宠目录预览:第1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第2章你的名字第1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酒吧。池小乔已经有了一点点醉意,她感觉到啤酒混合着红酒在她的肚子里激荡。“我去一下卫生间。”池小乔跟坐在她对面的闺蜜上官璐打了个招呼,往洗手间的方向走。这个酒吧她是第一次来,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池小乔找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她正要抬起头看看门上的标示,一个留着长发,浑身香味的女人从一扇门里出来,跟池小乔擦肩而过。池小乔想也不想,踩着高跟鞋,抬脚就往女人出来的门里进去。卫生间

  • 婚浅情深:总裁诱妻上瘾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浅情深:总裁诱妻上瘾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婚浅情深:总裁诱妻上瘾目录预览:第1章结婚协议第2章gay第1章结婚协议梦辰咖啡厅。胡曼在门口徘徊了好久,她擦了擦手心的汗,对着玻璃墙面整理了一下仪容,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约定的包间里已经坐着一名男子,双眼深邃,纤长的睫毛,阳光下,层层阴影,如蝴蝶振翅。一身西装笔挺,修长的双腿交叠。他靠坐在沙发上,仪态优雅矜贵。听到开门声,男子沉声说了句:“来了。”胡曼点点头,“嗯”了一声。听到胡曼的声音,男子睁眼,愣了一下,像是有些惊讶。胡曼此刻也是惊讶的,

  • 老公,慢点吃在线阅读

    原标题:老公,慢点吃在线阅读小说名:老公,慢点吃目录预览:第1章这是什么地方第2章以身相许第1章这是什么地方“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惊的正在打扫的佣人身体紧绷,紧张的看着进来的人。男人早已浑身湿透,他怀里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一步步走向浴室。随着优雅的步伐迈动,颗颗饱满的水珠从他额前的湿发上滴落到女人的脸上,又顺着女人眼角缓缓砸落在昂贵的地板上。“秦……秦少爷……”佣人身体僵硬。认识秦季言的人都知道他的忌讳,女人……不,只要是异性生物,都不可能靠近他一米

  • 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在线阅读

    原标题: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在线阅读小说名: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目录预览: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2章新的认识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秋日的阳光照进客房,淡淡的。乔漫抬手看了下表,暗自嘟囔了句,“早上八点半,这个点下楼应该不会碰到他。”开门出去,谁料刚走到楼梯口迎面撞见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昨晚响彻席家的娇喘,看来就是这个女人的杰作。整整三年,她与席天擎照面的次数算上今天也只有六次。这六次席天擎身边的女伴没有一个重复,她似乎早就习惯他和

  • 金主总裁暖暖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金主总裁暖暖爱在线阅读书名:金主总裁暖暖爱目录预览:第1章你不能走第2章来得不是时候第1章你不能走凌晨,林若溪和同事的饭局结束,独自打车回家。不料半路出租车坏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没公交没出租,连网上叫车也没人肯来,只得悲催地步行回家。她刚走出没多远,就看见前面路口出了车祸,一辆法拉利跑车撞上护栏,车头严重变形,还冒着滚滚浓烟。她忙跑上去,借着昏黄的路灯,看见车里一个年轻男子靠在座椅上,脸色苍白,额头还冒着鲜血,但神色淡定,即便此刻狼狈不堪,却流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清贵和优雅。说

  • 暴君枭宠妖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暴君枭宠妖妃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暴君枭宠妖妃目录预览:第1章让你生不如死第2章看你傻到何种程度第1章让你生不如死“滚……”一声咆哮,从满目大红的婚房内传来。满院子的宫人婢女,呼啦啦跪了一地。君冥烨一把扯掉胸前的大红绸花,扬手打翻金盘上的合卺酒。金杯坠地,发出清叮叮的声音。“王爷息怒!”秦嬷嬷吓得匍匐于地。“这……这可是太后娘娘赐您的合卺美酒,寓意王爷与新王妃合合满满,您不能不喝啊。”“合合满满?呵!合合满满!与一个傻子合合满满……”君冥烨一把掀翻桌子,上面堆叠的瓜果,哗啦啦散落一地。龙凤红

  • 帝少的1号娇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帝少的1号娇妻在线阅读小说名:帝少的1号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这男人竟然是姐夫第2章神秘的女孩第1章这男人竟然是姐夫南青市帝豪酒店。偌大的总统套房内,处处尽显绮丽。一个男人努力支撑着刺骨难耐的身子,跳进了泳池。几分钟后,他爬了上来,轻轻的喘了口气。可是,他依旧感到身体发烫。灯光下,男人古铜色的肌肤精壮光洁,匀称有力的肌肉青筋暴起,似乎在做最后的抵抗。“嘤嘤……”床上忽然传来一声呓语。蓦地一愣,他高傲的挑了挑眉,目光聚焦在床上那正在蠕动的东西。三步并作两步,容辰烈走到床边。眸光一黯,他看到的

  • 田然读书会NO.53-财富自由之路

    该活动由主办方发布在学生汇平台更多精彩请密切关注学生汇所谓“个人财富自由”,是指某个人再也不用为了满足生活必需而出售自己的时间了。财富自由根本不是终点站,那只是一座里程碑,在那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李笑来这周在开始读李笑来的《财富自由之路》之前,我先去“补读”了一本“财商”经典——《富爸爸穷爸爸》,还在电脑上下载了单机版的游戏“现金流”,玩了几把。好书就是好书,我相信很多朋友(我可能也是)去读这样的书的时候,是奔着“快速发家致富”的目标去的。但是这两本书都没有让我失望,他们并不是罗列方法技巧、介

  • 首席的毒宠在线阅读

    原标题:首席的毒宠在线阅读书名:首席的毒宠目录预览:第1章万劫不复第2章冤家路窄第1章万劫不复滂沱大雨的夜晚,电闪雷鸣。半山腰的一处别墅里,没有灯光,四周一片黑漆漆,显得格外的诡异、骇人。一道焦急声中透露出恐惧的女声随着拍门板的声音急促的传来,“开门啊,外面有人吗,你们赶快放我出去?”回答她的是死一般的寂静,但她并没有放弃,仍旧敲打着门板,“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空中回荡着的只有女子的声音。思绪倒回,她记得自己走出机场,准备乘计程车离开,突然被人一把捂住了口鼻,然后就渐渐的失去了知觉,等她醒来

  • 总裁一宠成瘾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一宠成瘾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一宠成瘾目录预览: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章来吧,小美人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2章他说,拿你的命换可好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章来吧,小美人海上,一艘邮轮正在举办一场生日宴会,杯酒相撞,欢声笑语。秦汐端着托盘走来走去,为宾客送上酒水。表妹张语研突然跑过来拉住她:“汐汐,你不用做这些,跟我去玩。”秦汐一路被她拉着走:“语妍,你带我去哪呀。”“汐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