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风水异闻录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44: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风水异闻录

第3章 天罡针法

  他从口袋中取出红纸两张,绿纸一张,红纸代表着男人,绿纸代表着女人,他把三张纸分别剪成三个小人的形状,再用黑笔在纸人身上写下了陈麻子一家的生辰八字,以及姓名。版权haohaoyun.com

  这叫灵前诅咒是巫术的一种,一般用于冤死之人的葬礼之中。

  在古时候,这种法术很流行的,一开始创出这个法术的人是希望通过这个法术让屈死的冤魂得以报仇,慢慢的这个法术也变了味,成了一种害人的巫术。

  我爷爷把三个纸人分别塞进了李万林的手里,然后入殓下葬。

  三天后,陈麻子的老婆疯了,那疯的叫个厉害,不但是生撕活鸡吃,而且光着身子漫山遍野的跑,就跟花痴似的,逮住男人就往前凑。

  陈麻子一看,估摸着是撞邪了,于是带着老婆找到了当地有名的狐仙,王有德。

  王有德一看,当场就说了,你得罪了人,干了缺德事。陈麻子问他怎么回事,王有德说,你是不是前几天拦住人家棺材不让从门口过?

  陈麻子说是的。风水异闻录小说txt全文阅读

  王有德又问,你是不是逼的人家花了两万块钱买了一个破房子?

  陈麻子这才反应了过来。

  他连忙向王有德求救,王有德说,行,我帮你跟他谈谈。

  王有德起坛做法,招来李万林的魂魄,一开始李万林不愿和解,说陈麻子欺人太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后来在王有德的劝慰下这才有了和解的意思。

  不过,他提出几个条件。

  第一,陈麻子和他儿子两人要去李家赔礼道歉。第二,主动偿还购买破房子二万块钱。第三,陈麻子和他儿子两人要三步一磕的从他家门口跪到坟地。好好孕

  这三个条件可谓是相当的苛刻,甚至带有侮辱的性质。但陈麻子却没有讨价还价,回家以后,取出二万块钱,带着儿子来到了李家诚恳的接受了错误。

  第二天上午,陈麻子的老婆清醒了过来。

  这个结果可谓是皆大欢喜。

  可是陈麻子的老婆却舍不得那二万块钱,她找上李家,要求退还那二万块钱的购房款。我姐夫没有理她,陈麻子的老婆就跟他扭打了起来。

  陈三运一听说这事,立马冲进了我姐夫的家里,二对一,我姐夫被打的住进了医院。好好孕

  但是,陈麻子的老婆并没有因此而善罢甘休,她把苗头对准了我的姐姐,让她退钱。我姐姐抱着孩子跑回了娘家找我爷爷求救,爷爷说,没事,把钱退给她,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主动把钱送来。

  一开始,我没有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等到第二天陈麻子把钱送到了我家,我才知道昨天晚上他儿子陈三运疯了。

  而且比他老婆疯的更厉害,据说是个武疯子,疯起来第一件事就把他老娘给敲晕了。

  不用说,又是李万林搞的鬼。

  我爷爷问他为什么不找王有德王大仙帮忙,陈麻子说找了,上午去的,王有德说帮不上忙,让来找你。

  爷爷沉默了一会说,钱留下,一年后再来。阅读haohaoyun.com

  他意思很明显,让陈家遭罪一年,免得日后行事嚣张跋扈,不留后路。

  可是没想到,这才半年的时间,陈家就支撑不下去了。不过想想也很正常,有李万林这个枉死之人从中作恶,陈家能继续撑下去才怪呢。

  这个时候我有些犯难了,帮忙吧,我怕爷爷怪罪,毕竟他老人家说过要让陈家遭罪一年,我不好忤逆他的意思。

  要是不帮吧,黑布又拿不到,没有黑布,则意味着附身小胖的“五鬼”送不走。那么,我想了结跟小胖的这段因果则无从说起。按照这个世界的因果大律,小胖救我是因,我给予回报是果,如果这一次救不了小胖,那么以后势必还要还的。版权haohaoyun.com

  到了那个时候,付出的代价也许就不是送走一个“五鬼”这么简单的事情了,所以救他势在必行。

  但是,我又不想为了救小胖而轻易的饶恕陈麻子一家。

  我问张大山,除了陈麻子,别人家有黑布么?张大山说,有,但不够三尺三。张大山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我重新寻找黑布的念头,我直接从口袋中摸出了电话,拨通了爷爷的号码。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爷爷的声音:“小宁啊,是不是看上了哪家姑娘了要我去提请啊?”

  刘宁是我的名字,因为我身上毛发重,阳气足,所以爷爷给我取了一个接近女性的女子,说是阴阳互补,免得我阳气过甚伤了身子。

  我没有理会爷爷的调侃,直接把小胖和陈麻子的事情说了出来。爷爷听了以后,沉默了半响说,陈麻子虽然罪有应得,但小胖是无辜的,你就帮帮他吧。

  末了,他还补充了一句,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挂掉电话后,我跟张大山来到了杨柳村,一进村口我就发现了陈麻子,他低着个脑袋黑着脸在来回走动,好像挺烦躁的样子。到了跟前一问,这才知道是他老婆受伤了。

  打人的是他儿子,陈三运。

  在陈麻子的带领下,我来到了他的家里,这是一个标准的农家四合院,一进院子我就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放开我,放开我,马大脚,我要杀了你。”

  不用说,这一定是陈三运在叫唤。

  但马大脚又是谁呢?

  陈麻子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连忙解释了一句:“马大脚是我媳妇。”

  正说着,一个头包纱布的中年妇女朝我冲了过来,这个人我认识,是陈麻子的媳妇,也就是他口中的马大脚。

  这个人的泼辣我是领教过了,我见她朝我冲了过来,顿时吓了一跳,陈麻子也是同样如此。

  “住手!”陈麻子大叫一声,把我挡在了他的身后。

  我们都以为马大脚冲上来是找我麻烦,包括陈麻子自己都是这样想的。

  但是,我们都错了。

  马大脚并没有找我的麻烦,而是噗通一声跪到我的跟前大声哀求了起来:“宁小哥,我们错了,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马大脚一连磕了三个响头,一下比一下重。我知道她这是被迫无奈才跪下了求我的,否则以她强势的性格根本不会认错。

  当下我也懒得跟她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黑布呢?”

  “我去拿。”

  陈麻子转身就往屋内走去,马大脚蹭的一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把他给拦住了。

  “他还没治好我儿子呢。”马大脚义正言辞的说着。

  她的意思我懂,无非是怕我拿到黑布撒手不管。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我也懒得跟她计较,先治就先治吧,反正治好了以后黑布还是会给我的。

  在马大脚的带领下,我来到了院子东头,这里是关押陈三运的地方。推门走了进去,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一张大床,床上仰面躺着一个满面胡须,头发像鸡窝的男人,这个男人约莫有二十来岁,被四条铁链锁成了大字形。

  “这是……?”我伸手指了一下床上的陈三运。

  陈麻子一脸无奈的摇头叹息了一声:“没办法,一放开锁,他就死命的打我老婆。”

  “活该!”

  我暗暗的摇了摇头,随即吩咐陈麻子去准备做法用的香烛,黄表纸,米,以及贡品。

  这个法术叫过阴请魂,意思也就是说把死者魂魄请上来跟他谈判,在人和鬼之间做个和事老。

  半个小时左右,叫喊不停的陈三运突然安静了下来,我知道李万林来了。

  “怎么是你?”李万林看到作法的法师是我,顿时有些恼火,当场怒道:“小宁,难道你忘了他是怎么欺负你姐夫的么?”

  “没忘。”我摇了摇头。

  “那你还帮他?”

  李万林很生气,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小胖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我本以为看在亲戚的份上他会给我几分薄面,答应和解,可是没想到结果却是恰恰相反,他非但没有答应跟陈麻子和解,而且还把我训斥了一顿,说我忘恩负义,猪狗不如。

  不识抬举,这是我对李万林的评价。

  于是我决定让他先尝尝苦头。

  “把他摁住。”

  “我?”

  陈麻子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脖子,我抬起右脚朝他屁股上踢了一下,“快点。”

  陈麻子哭丧着脸,冲了上去,李万林见势不秒,操控着陈三运的身体连声大叫:“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我没有理会他的叫喊,从挎包中取出银针,左手掐雷诀,右手持针,心中默念:“布气玄真,万病不侵,经络接积,龙降虎升,阴阳妙道,插入神针,针天须要开,针地定叫裂,针山必使崩,针海还应竭,针人疾即安,针鬼悉馘灭!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摄!”

  咒闭,银针化作一道长虹直接插入了陈三运的百会穴。

  “啊……”

  一声惨叫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

  陈麻子当场叫了起来:“这怎么是李万林的声音?”

  我直接翻了个白眼,这不废话么,天罡针法主要是专门针对灵体的一种针法,叫的当然是李万林喽,难不成还会是你儿子?

  “小子啊,你找死,竟敢扎我。”李万林一脸凶狠的叫骂着。

  “还敢骂我。”

  我顿时心头大怒,拿起第二根银针毫不犹豫的扎了上去。

  “啊……”

  李万林又是一声惨叫。

  我依旧没有停手,再次拿起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第七根朝他身上扎了上去。

  李万林的惨叫声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回,他没有再威胁我了。反倒是马大脚看不下去了,她噗通一声朝我跪了下来,大声哀求道:“宁小哥,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求求你了。”

  我知道是李万林在捣鬼,于是拿起第八根银针狠狠的扎了下去。这根银针扎了在督脉上,一针下去,李万林便大叫了起来:“别扎了,别扎了,我答应你。”

  李万林低声的哀求了起来,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随即问道:“说吧,你答应和解的条件是什么?”

  问条件,这是每个法师应尽的义务,因为法师承担的角色是和事老,说白了就是中间人。

第4章 风水宝地

  李万林沉默了一会,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让陈麻子独自一人于子夜时分带着纸钱去他坟地赔礼道歉,并保证以后不找李家麻烦。第二,让我破棺动土,取出爷爷的巫术灵前诅咒。

  这两个条件一个比一个难,第一个还好说,只要胆子大点,硬着头皮还是能坚持下来的。

  但是第二个就有些难度了。

  而且是非常难,且不说我姐夫不会答应,就是他那帮兄弟姐妹也未必会同意这事,毕竟农村有句老话叫做“入土为安,破土为凶”。

  挖坟,这是个十分慎重的事情,我估计他们很难答应。

  “你能不能把第二个条件换一下?”

  “不能!”李万林回答的很干脆。

  “难道不能考虑一下么?挖坟弄不好会影响后代的。”无奈之下,我只好出言威胁。

  李万林摇头苦笑:“我也没办法,谁叫你爷爷把诅咒攥我手心里呢。”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反应了过来,难怪他要我把这个诅咒破掉呢,原来灵前诅咒已经成为了他的执念,如果不把这个诅咒破掉的话,他想轮回转世根本是不可能的,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个,灵体消散。

  “好,我答应你。”

  我咬了咬牙,最终答应了下来。因为这件事是我爷爷起的头,按照这个世界的因果大律来说,有因必有果,所以,我必须要了结这段因果。

  再者来说,李万林还是我姐姐的公公,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魂飞魄散。虽然他不一定能够转世投胎,或者化为鬼修,但至少不能死在我爷爷的手中,增加他的业障。

  李万林见我答应了下来,很高兴,也很兴奋,我连忙叮嘱了一句,免得事情没有办成他反过头来找我麻烦。

  “别高兴的太早,你儿女的工作还要你自己去做。”

  “没问题。”李万林摆了摆手说:“我晚上就托梦给他们。”话一说完,李万林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万林走了,但我的心情却十分沉重,我实在没有想到一个简单的报恩加了结因果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我使劲的摇了摇头,把银针从陈麻子的儿子身上取了下来,然后把李万林的条件跟他们说了一遍。

  两人听了以后,表情是各部相同,马大脚是欣喜若狂,激动的搓着双手,瞅那架势比中了五百万的大奖还要兴奋。

  而陈麻子却恰恰相反,他目露惊恐,如丧考妣,看样子是挺害怕的。

  至于他们选择是什么,会不会答应这个条件,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

  换一句话说,我的职责尽到了,陈家就必须付与我报酬。

  这是道上的规矩。

  我不怕他们过河拆桥,倘若真的到了那个地步,我会把他们的名字,生辰八字,压在神坛前的香炉下,让他们倒霉三年。

  当然喽,这个前提是要把活干利落,否则我也没脸索要报酬。

  回到家中以后,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早早上了床,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我才醒了过来。打开手机一看,有两个未接电话,是姐夫打的,一个是八点十分,一个是九点二十。

  “李万林这老家伙动作挺快的呀。”

  我心中暗自好笑,随即拨通了姐夫的号码,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姐夫的声音:“小宁啊,起来了啊。”

  “嗯,起来了。”

  “那过来吃饭吧。”

  吃饭是假,求我办事是真,不过我也没有揭穿,免得他起疑心。挂掉电话以后,我突然感觉眼睛跳个不停,对于普通人来讲,也许不会在意。

  但对于法师来说,这是信号,不能置之不理。

  随即,我算了一卦,电话为《离》,举在嘴边为《兑》,随机起卦,得《睽》之《兑》。

  从卦象上看,有麻烦,但问题不大。为了保险起见,我在村子东头的厕所里寻了一块天葵血布,也就是带血的卫生巾。

  这是为破除灵前诅咒准备的,因为天葵血布是最为污秽的东西,甭管它是什么灵符,救人的也好,害人的也罢了,用天葵血布一抹,统统失效。

  二十分钟以后,我来到了姐夫的家里,虽然我心中早有准备,但是看到满屋子的人,还是头皮有些发麻。

  这些人我基本上都认识,全部是我姐夫家的亲戚,连大带小有二十来人,不用说,他们肯定是为了开棺而来。

  我故意佯作不知,一边跟他们打招呼,一边坐上了桌子,众人也没说什么,唯独坐在左边的一个眼镜男看我有些不顺眼,哼了一声。

  这个男人我不太熟悉,只知道是我姐夫的姐夫,据说是外省的一个公务员,好像还是什么科长,手下管着不少人。

  我没有理会他的挑衅,拿起杯子给各位长辈敬酒,三杯下肚,坐在首位的大伯,也就是李万林的哥哥发话了。

  “小宁啊,大伯想求你办个事成不?”

  我知道他说的是李万林的事情,于是笑了笑说:“大伯啊,瞧您说的,都是亲戚,有啥求不求的,有事您吩咐。”

  大伯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行,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你叔给托梦,说他住的地方风水不好,想让你给他迁个坟。”

  迁坟?

  我顿时傻眼了,李万林怎么不按套路来啊?不是说好了只拿出诅咒的么,怎么现在又要扯到迁坟了呢?

  这个时候拒绝肯定是不行的了。

  但要随意帮他迁坟我也不太愿意,俗话说,穷不改门,富不迁坟,我姐夫家的日子过的还算红火,没有必要去瞎折腾。

  “不迁行不行?”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大伯尚未开口说话,眼镜男却是抢先发表了意见。

  “你行不行?不行的话,我找别人来迁。”

  眼镜男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如果搁在平时,我肯定懒得管这些,你爱找谁找谁去,管我鸟事。

  但这个节骨眼上,我不敢跟他意气用事,万一他真的找了风水先生过来,肯定会发现爷爷下的灵前诅咒。

  这种事一旦张扬出去,麻烦就大了,不但我爷爷的名誉会受到损害,甚至连陈麻子都会跟我爷爷玩命。

  而且,这还是轻的。

  严重一点,连我姐夫都会心怀芥蒂。

  毕竟我爷爷在棺椁中下了巫术,虽然这是在为我姐夫出气,可是不管怎么说我爷爷利用了李万林是事实。

  眼镜男的一番话,直接把我逼到墙角,无奈之下,我只有答应了下来。

  酒足饭饱以后,我拿着罗盘和柴刀来到了后山,说实话,对于这次的风水宝地我并没有什么把握,只能说是尽人事,听天命,毕竟这玩意不是大白菜,想要就能搞到的。

  我拿着菜刀在山里转悠了起来,这越转,就越感觉没希望,因为阴宅风水讲究的是龙、穴、砂、水、向这个五个方面。我刚刚转悠了一圈,能满足这五个方面的几乎是没有。

  也就是说,这山里没有符合下葬的风水宝地。

  这样的结果在我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毕竟风水宝地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但这样的结果我没法接受。

  如果放平时也就罢了,我可以跟主家直接说山里没有宝地,即便收了钱也没关系,退掉就行了。

  可是现在,这样的话我说不出口,也不能说。

  一方面,我不想堕了爷爷的名头,叫那个小四眼瞧不起我。另一方面,这个迁坟的事情是李万林提出来的,如果不帮他把事办成了,我怕李万林会耍赖,不配合我的行动。

  再者来说,这事还牵扯到了我的爷爷,如果我回去跟大伯说没找到风水宝地,估计那个眼镜男又会跳出来找事。

  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一座坟墓突然闯进了我的视野,这座坟,我之前看过,是个风水宝地,可惜的是葬法不得体。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这块地表面上看的确是风水宝地,先说说来龙,也就是坐山,在坟墓的后方,是一座高山,从远处望去大山的脊背犹如一条缓缓游动的长龙直射而来。

  在风水中,这叫龙,也叫来龙。

  其次是护砂。

  护砂指的是龙穴四周的山,在堪舆中来讲,左侧为上砂,又称龙砂,主长房,右侧为下砂,又称虎砂,主小房。

  一般上等的风水宝地,要求青龙要高大,白虎要柔顺,也就是说上砂,要比下砂高大,砂的排列层叠有序,层次越多越好,要层层护卫,微向内倾,这样才能形成“福贵之地”。若砂脚有潺潺流水,山环水抱则为上好的风水宝地。

  显然,这个风水宝地做到了。

  在墓穴的左侧是一个小山包,高大圆润,如同一个威猛的壮汉一般,长的极为雄壮,这是富局。在墓穴的右侧也是一个小山包,相对来说矮了许多,这跟要求一样,白虎柔顺。

  如果仅仅如此,也不能称之为风水宝地,因为这样的地形有很多。我之所以把它成为宝地,是因为两侧护砂的脚下有一条溪水潺潺流过,在堪舆中,这叫山环水抱,这是典型的风水宝地。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哪怕这块地的朝山再好,明堂再秒也不管用,因为墓穴的后方有一个坑,在堪舆中这叫穴后有坑,名曰陷阱,主绝人丁。

  也就是说风水发迹的时候,这一家会死人,甚至可能全家死光。

第5章 迁坟风波

  看到这座坟,我的第一反应是发财了。

  因为我相信凭借着我的本事,和对方的家势,只要我帮他摆平了这个事情,少说也得给我一个巴掌数。

  等我走到跟前一看,顿时傻眼了,这个坑竟然是人为造成的,也就是说这一家得罪了下葬的法师,或者是仇家买通了法师干的。

  这个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宛如一瓢凉水从头浇灌而下,一下子熄灭了我发财的想法。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这件事的好奇。

  “这里边躺的是谁呢?”

  我不由自主的走到坟前看了看,没有墓碑,甚至连男女都分辨不出来。

  不过,这难不倒我。

  作为地师来讲,这都是基本功。我低头看了一下墓穴上的杂草,是硬草,里边躺的是男的,再拔出来一看,草根是直的,带有白朴,的确是男的。

  可是仅凭这些想判断出墓穴的主人,还是远远不够的。

  我围着墓穴转了一圈,发现上面开着许多白色的小花,这表明墓穴的主人生前私生活很乱。再一看坟前载的树是歪的,我心中顿时有数了,这个人生前是个小偷,而且还是枉死的,再仔细一瞅,这个树是朝右边歪的,这是打伤致死,或者是被人打死的迹象。

  到了这一步,基本上可以判断墓穴主人的身份了,男性,是个小偷,私生活很乱,是被人打死,或者打伤致死的。

  再加上这是一座老坟,可以断定近几年来,他家中死过人,甚至好几个都有可能。

  我闭着眼睛想了一下,很快一个名字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李富贵。

  这个人是我们隔壁村子的,生前是个懒汉,喜欢偷鸡摸狗,好吃懒做,而且生性风流,属于那种拿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的人。

  “我日,怎么是李富贵的墓啊。”

  我顿时有些泄气。

  原本我还打算把这个墓穴作为备胎,等我实在找不到风水宝地的时候,我会跟这家的主人商量,让他们把这块地卖给我,我帮他们解决人丁折损的情况。

  现在看来没戏了,李家有的是钱,花钱买地,那是在打他们的脸,这是大忌。

  如果搁在普通人家手里,软的不行,我来硬的,硬的不行,我就偷盗风水,总有一个办法是可以的。

  但这块地的主人是李家,我就没有任何办法了,要钱,人家有的是。来硬的,人家也不怕,他姐夫是我们镇上的党委书记,惹了他,弄不好会连累我爷爷。

  至于偷盗风水就更不成了,这个代价太大,不但李家会找我麻烦,甚至还会得罪那个不知深浅,不知底细的法师,划不来。

  “算了,还是自个找吧。”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再次踏上寻找风水宝地的道路,这一回,我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我决定先爬到山顶再说。

  二个小时左右,我来到了附近最高的山峰,凤凰山,这是海拔八百多米的一座高山,虽然我有恐高症,而且这一路很辛苦,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站在山顶,一切尽收眼底。

  在我左侧的方向是一条小河,河水如一条玉带穿过两座山峰,一直延伸的远方。我心中一动,莫非此处有绝佳的上等风水?

  再仔细一瞧,两座山峰之间又是一座高山,高山的脊梁如一条盘旋的长龙由高而低一直延伸到小河的方向。

  “这……这是来龙?”

  我眼前一亮,来龙,护砂,朝山,明堂都有了,这里绝对有一块风水宝地。

  为了验证这个判断,我赶紧拿起罗盘朝山下赶去,到了山下我彻底惊呆了,虽然早有预料,但真正的看到这块风水宝地的时候,我还是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准确的说,是被宝地前面的一个水库给震撼了。

  那个水库我目测了一下大概有几十亩地的面积,又宽,又大,水很深,也很清澈,在堪舆中,这叫群山环绕,众水朝谒,是藏风聚气之像。

  这是一块绝佳的上等风水宝地。

  我按耐住心中的喜悦,找到正穴的位置,然后拿出一枚铜钱缠上红绳放到了地上,铜钱属金,红绳为火,火克金,寓意这个风水宝地已经有主了。

  但我依旧有些不太放心。

  虽说,在我们这个地方风水先生都会遵守这个规矩,但不排除一些见利忘义之辈,毕竟这个风水宝地实在是太好了,如果卖出去绝对是一大笔钱财。

  为了避免宝地叫人抢去,我决定尽早迁葬。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李万林一家人来到了墓穴,在经过一系列的仪式以后,李万林的墓穴被挖开了,这时,突然从中跑出一条带有花纹的大蛇,这条蛇约莫有胳膊粗,长度大概在两米左右,长着一个三角形的脑袋,一看就是毒蛇。

  看到这条蛇,我的第一反应是把它赶走,免得他把人咬了。结果,还没等我出手,眼镜男用铁锹一把把蛇按住,然后抓住蛇头扔进了一个蛇皮袋中。

  “你抓它干嘛?”我顿时就愣住了。

  “干啥?你干的好事。”

  眼镜男狠狠的瞪了我一下,然后冲挖坟的众人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别挖了。”

  众人放下手中的工具,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这一回,不但他们不能理解,就连我也无法理解眼镜男的行为,这挖的好好的,怎么又不挖了呢,发什么神经。

  眼镜男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而是再次瞪了我一下:“都是你干的好事,把风水宝地给毁了。”

  “啥?你说啥?”我以为我听错了。

  “我说你把风水宝地给毁了。”眼镜男显得十分气愤。

  这次,我算是听明白了。

  “你说这个墓穴是风水宝地?”我伸手指了一下墓穴的位置,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是本年度我听到最扯淡的事情,这比赵高的指鹿为马还扯淡,人家赵高好歹是位高权重,但你小四眼算个啥?比年龄,你比我大不了几岁,比辈分,你我同辈,比专业知识,我能甩你八条街去,你跟我充什么大尾巴狼。

  眼镜男气的浑身发抖,指着蛇皮袋问我:“知道这是什么么?”

  “蛇。”

  “狗屁,这叫小龙,懂不懂。祖坟有蛇游走,是说明后人有官运亨通之相。这是不能迁葬的,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好意思干这一行。”眼镜男一脸鄙夷的说着。

  我顿时有些无语,真是日了狗了,我竟然被这种门外汉给教训了。

  还小龙,小你妹啊,能称为小龙指的是风水宝地里边发现的蛇,可是这里呢?有护砂么?有来龙么?啥都没有,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墓穴而已,所以,这里边发现的蛇,只能是蛇,而不是什么小龙。

  这就好比人妖一样,表面看着和女人差不多,但是裤子一脱,就会发现是不一样的。

  “姐夫,你怎么说?”

  我没有理会眼镜男的挑衅,在我的眼里他只是一个小丑,左右不了局面,我想听听姐夫是怎么说的,毕竟他是李万林的儿子,他才是最有发言权的。

  姐夫张了张口,刚想说话,眼镜男抢先说道:“大舅子啊,你可不能听他的,我跟你说啊……”

  他这一说就是十来分钟,不但例举了他们同事的一个迁坟的例子,而且还网罗了很多证据来证明他说的是对的。

  总之,一句话,这坟不能迁。

  更让我无语的是,姐夫竟然被他说动心了,他犹豫了片刻问我,不迁行不行?

  “行,当然行,你不迁的话,我还能把那块地卖个好价钱,前提是你得让我把棺材里的灵前诅咒给取出来。”

  当然,这样的话,我只能在心里嘀咕一下,是不敢说出来的。我见姐夫也不愿意迁坟,于是把目光看向了大伯,三叔,我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如果他们跟姐夫一样,都不愿意迁坟的话,那我只能对李万林说一声抱歉,不是我不帮你迁坟,而是你的家人不让,这不怪我。

  大伯和三叔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迁。”

  “啥?”

  “什么?”

  姐夫和眼镜男两人一前一后的叫了出来,大伯把眼睛一瞪:“我说迁,你们没听到么?”

  两人沉默不语,看样子有些不太愿意。

  三叔是个暴脾气,直接冲了上去一个人脑门上拍了一下,怒道:“你们懂个啥,是你们懂风水,还是小宁懂风水?”

  三叔越说越气,随后又踢了姐夫一脚,直把他疼的嗷嗷叫唤,这才有了质问的意思。

  “小三啊,不是我说你啊,别人不知道你爷爷的本事,你还不知道么?小宁虽说年轻,但从小在你爷爷身边长大,他的本事能小么?”

  三叔的一番话,说的姐夫哑口无言。

  眼镜男似乎想说些什么,三叔把手扬了扬,吓的他脖子一缩,不敢吭声了。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爷爷为什么不要我跟姐夫的三叔讲理了,因为讲不过,他会跟你动手,简单,粗暴。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眼镜男从中作梗。

  随后,棺椁从土中被取了上来,我让眼镜男的老婆撑起事先准备好的黑伞遮住阳光,因为她是长女,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不让阳光爆嗮先人遗骨,以免先人魂飞魄散。

  接着,我拿出撬棍,撬开了棺椁,顿时一股怪味扑鼻而来,我赶紧把头扭了过去。这时,棺椁中突然传来沙沙的响动声,听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一般。

  我心中一凜,莫非李万林的尸体发生了异变?一念及此,我赶紧从随身的挎包中取出老君镇煞符扣到了手里。

风水异闻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水异闻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9章不速之客造访季凉正在画着靶场对面的悬崖绝壁,低头看画板的时候,却感觉眼前突然冒出一道黑影,遮挡了阳光。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季凉,你无视我。”程燕西冒出这么一句话。“我在画画。”季凉拿橡皮擦了擦自己不满意的地方,眼皮都没抬。怎么感觉程燕西有些无理取闹?“别画了,部队里来了客人,跟我去会客。”程燕西一边说着,一边偷瞄她的画。季凉终于抬起头来,从这个角度看程燕西,竟然觉得他异常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宠爱无度:总裁老公的围城》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宠爱无度:总裁老公的围城》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宠爱无度:总裁老公的围城009不准搞暧昧楚皓轩和沈凝萱刚走进房间,楚皓轩就猛地一脚把门关上。沈凝萱知道楚皓轩生气了,站在他房间的中央,说道:“楚皓轩,既然你知道叶炎彬是我的前男友,而且我们的婚姻也是没有爱情的,何必在乎这么多呢?”楚皓轩走近沈凝萱,凶狠地一把抓住沈凝萱的脖子,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揉进心里,“沈凝萱,谁允许我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有暧昧了?”“我不是你的女人。”沈凝萱辩解道,一个婚约,一个结婚证,就想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爱恨两痛》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爱恨两痛》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恨两痛第九章他的怒和羞辱“昔日的简大小姐,如今为了求饶,就卑微下贱到大庭广众之下拥吻一个下人手下。你说,如果简振东那个老家伙知道了,会不会没脸见人?”简振东是简童的生父。简童身子一震,面色瞬间煞白。却在下一秒忆起一些事,惨白着唇瓣反驳他:“简家没有简童。我只是一个囚犯。”望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俊美容颜,这曾经是她梦寐以求的容颜,而现在,她避如蛇蝎。“沈先生,我只是一个囚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她强自压下对他的恐惧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雾里微凉此生情》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雾里微凉此生情》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雾里微凉此生情09不能生育盛又霆不相信这家顶级的私立医院,打电话叫秘书马上准备直升机,要带于蓝转院,转国外都能马上去。可那些人动不动就用“挪一下就会死”来吓他。盛又霆承认自己被那些医生主任院长给吓住了,他可以不转院,但他要进去看看,看看那个在他结婚证上待了两年的女人到底怎么样了!最后,盛又霆动用自己不可撼动的社会地位和关系,让医院为他打开了抢救室大门。他做了消毒,换了衣服,戴了帽子,口罩,用肥皂刷了手和指甲缝,走进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九章神清丹楚云浩被江思颖抱在怀里,这种姿势,男人的手腕极为容易触碰到一些女人敏感之处。不得不说,江思颖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孩。这从大堂上,一路上那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就能看出来。在大堂内,正中的一个椅子上,一个看起来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江思颖,目光充满着慈爱。那老者的目光不时的在楚云浩和江思颖的身上来回巡游着。“爷爷!”江思颖松开了抓着楚云浩的手,乳燕投怀似的扑到了老者的身边。“哎!乖孙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老婆大人有点冷第9章我自己洗车子刚开进穆季云的豪华别墅,车还未停稳,就听见了一阵悦耳的手机铃音,竟然是一首优美的军旅歌曲,穆公子汗了,自己什么时候离军人这么的接近了。小轩轩一听到这声音便笑了,这是为妈咪特设的铃音,飞快的从自己带来的小书包里掏出手机。“妈咪,你到了没有。”穆公子一听到这声‘妈咪’不由得微怔了下,耳朵也跟着竖了起来。“到了一会了,你怎么样,有没有好好的听话。”清冷的声音从电话的那一端传来,还带着些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老公太急要复婚再遇妖孽男人米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道谢离开。留下是么,越是忙碌,自己是不是就越是会开心?不会想起以前,不会,再痛?刚回到科里,还没等坐下,娜娜就拉着米白道,“米白,你知道么,我们科里来了一个最年轻的主任呢。据说非常帅气,堪比妖孽在世!”“妖孽在世?那岂不是要马小玲亲自出马才收服的了?”米白无奈的笑,这个娜娜,真是消息灵通,刚才她从十楼坐电梯下来,就已经听说了,没想到这么快便传到了一楼。看来娜娜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10166》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10166》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10166第九章各有心思柳云华吓了一跳,尖叫着把那手甩开,那银针便落在了地上,老夫人居然坐了起来,一脸不悦的看着眼前这对母女。“老夫人,您醒了?”吴大夫赶紧将她扶住,“可有觉得不适。”原来方才,老夫人只是突然惊醒而已,不是发病。而神奇的却是方才屋子里她们的对话,自己居然听得清清楚楚。此刻她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雷氏与柳云华。“母亲,您醒了,真是太好了,我和云华都很担心您呢!”雷氏努力平复着心中的紧张,更是不敢去猜想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盛夏星晴始慕秦》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盛夏星晴始慕秦》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盛夏星晴始慕秦第9章温暖小星感到肚子不像刚才那般疼痛了。脸伏在他的胸前,听到他的心跳好似比刚才跳得又快又有力……一股困意袭来,小星的意识开始迷离。这个既温暖又宽阔的怀抱让她感到非常的踏实,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听到怀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秦盛一低头,看到小星已经睡着了,而且嘴角还残留着微微的笑意。秦盛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笑容,轻轻的把她放好在床上,并给她拉好被子盖上,最后竟然鬼使神差的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然后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闯进爱的门》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闯进爱的门》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闯进爱的门第9章她的侧颜被厉天昊这么一提醒,厉炎夜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反驳他了,“去美国治疗的事情,你准备得怎么样?改天我得好好跟陈医师商量一下才行。”他重复了很多次,大哥总是每次都说等等。这不,又来了。“再等等,你们这才新婚,我也顺便在家休养多几天,准备不充足怎么办?”厉天昊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最在意的就是他的身体状况,只要让老陈说一声,时机还没到,他是绝不会让自己冒险的。等炎夜跟云初关系好了,他能放心地走了,就立马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