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萌妻当道:独家专宠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56:53 来源:网络 []

书名:萌妻当道:独家专宠

第003章:初夜被卖

夏漓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屋子里,或许是因为哭过的原因,阳光刺的她眼睛有些疼。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迎合着刺眼的阳光,傅流年的身影撞进她的视线,他坐在床边不远处的沙发上,全身上下只裹了一件浴袍,小麦色的肌肤倮露在外,头上还滴着水。

傅流年的双指间夹着一根烟,看见夏漓安醒了过来,他轻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下,夏漓安没看清他的表情,却听见他问了一句,“醒了?”

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清晰的让她记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床单上嫣红的血迹证明她珍藏了二十年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具体来说,是被姐姐卖给了这个男人。

“你认清事实了吗?”傅流年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烟按在烟灰缸里熄灭,随后,他倒了一杯水,拿着一片药给她。

“吃药。”

“这是什么?”夏漓安拒绝结果他递过来的药片,如果她想毒死他他也要乖乖吃下去?

“你没资格怀上我的孩子。”

一想到自己和傅流年之间发生的事情,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接过傅流年递过来的药片服下。萌妻当道:独家专宠小说txt全文阅读

就是他想,她也不想怀上他的孩子。

门外,忽然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夏漓安,滚出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姐跑了,你还想跑不成?给老子滚出来,别以为躲到这我就找不到你了。”

听到这一声喊叫,夏漓安的手一抖,手机瞬时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夏漓安坐在床上,微微皱眉,傅流年的话一句句的撞进她的耳朵,“只能怪你那好姐姐,在你的酒里下了药。”

“你是我花钱买来的,一千万。”

只言片语在她的脑海中拼凑出一个事实,撞的她的头嗡的一声,姐姐欠债了,所以才把她的第一次卖给了傅流年,而姐姐没有用那一千万去还债,反而拿着钱跑了。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见她慌张的模样,傅流年皱了皱眉头,他走过去开了门,夏漓安本以为他会把自己交出去,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她的意料。

见门一打开,屋外站着的四个男人急忙就往屋子里冲,走在最前面的人却被傅流年抓住了手腕,随后屋子里的夏漓安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就传来那男人痛苦的叫声。

那一声哀嚎让夏漓安都打了一个寒颤,对于傅流年的名字他早有耳闻,都说这男人做事决绝果断,这下夏漓安是见识到了。

“疼,放手。”

傅流年的气场太过强大,一个人堵在门前,所有人竟都不敢再轻举妄动,“你们当真要惹我吗?”

他缓缓开口,语气中带了几分萧杀,捏着那人手腕的手更加用了几分力气。

几个男人面面相窥,这个男人气度不凡,身上散发出的王者风范压迫的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片刻,这才有一个长了眼睛的认出了他,男子深吸一口凉气,慌张开口,“你是,傅流年?”

听到傅流年这三个字,被他抓着手腕的男人双腿一软,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网站haohaoyun.com

“傅,傅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马上就走。”

如此一听,傅流年满意的松手,那几个男子屁滚尿流的逃走,整层酒店又安静了下来。

屋子里的夏漓安也松了一口气,她的衣服已经被傅流年扯得支离破碎,她也只能用被子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傅流年走进屋子,斜靠在墙上,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没了那丝冷漠,“现在相信了吗?”

“她去哪了?”

“不知道。”傅流年声音冷漠,他又点了一根烟,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他的性格夏漓安也抓清楚了几分,这个男人,是恶魔。

“刚刚的事谢谢你,我吃点亏,我们之间就算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他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夏漓安,“你的这第一次是你姐姐卖给我的,我们之间是买卖关系,我刚刚赶走了那几个男人,是你另外欠我的。”

傅流年这个男人太过聪明,她绕来绕去,还是没有绕过他,“可我已经说过谢谢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我可以帮你还清你姐姐欠下的所有债务,但你要留下来,做我的女人。”

傅流年的面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这让夏漓安瞬间感觉自己的头顶有一阵雷声劈过。

傅流年是什么人物?那是万千女人心中骑着白马的唐僧。而她夏漓安呢?平凡到丢到人群中都找不到的女人,傅流年的这句话让她觉得有些惊悚,他为什么会找上她?仅因为他们睡了一夜?

留在这个恶魔身边,她得不到什么好处。

第004章:做我的情人

“傅先生,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夏漓安顾不得下身穿来的疼痛,不明所以的眯了眯眼睛,这男人,比她想象中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多么奇怪的一件事,偏偏让她遇上了。

莫名其妙的被姐姐卖了第一夜,又莫名其妙的收到一句,“做我女人。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夏漓安觉得她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还是说你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地方足矣我做出这个决定?”傅流年的面上写着一种叫做’势在必得’的情绪,深邃的眼眸让夏漓安猜不出他的想法。

“我有男朋友了,如果我同意,那你就是第三者。”想到这一点,夏漓安的心中一阵酸楚,如今的她已经不干净了,她配不上韩哲,他们之间,似乎要结束了。

傅流年冷笑,这丫头让他做第三者?真是开天辟地头一个,“我最喜欢见不得光的恋情。”

有了男朋友还可以分手,何况这女人的第一次,是他的,而他在乎的,只是她的这张脸。

恋情?夏漓安嘴角一抽,见不得光的那是女/干情。

放在床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傅流年走过去,接通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夏漓安听不到,她只听傅流年应了一声好。

挂断电话,傅流年的视线再次落在夏漓安的身上。

“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如果你想答应这个交易,随时可以联系我。”傅流年从自己的外套里掏出一个钱包,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夏漓安。

名片上,傅流年三个字让夏漓安的眼眸微微收紧,那种心脏被人抓住的感觉闷得她呼吸都困难起来。

拖着疲惫的身体,穿着傅流年留给她的西服外套,夏漓安狼狈的走在街上,街上LED大屏幕上不停播报着产品广告。

夏漓安的脑子有些乱,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的痛苦折磨的她眼睛微微泛红,心中窒息一般的闷。

既然已经用她的第一夜换了钱,姐姐又为什么逃跑?姐姐遇到困难,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商量,她们两个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竟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泪水模糊了夏漓安的双眼,她站在街上,微风拂过她的脸颊,LED大屏幕一闪,画面立刻转变成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的男朋友江帆。

江氏集团今日发布消息,江家公子江帆将于一周后与李氏千金订婚,豪门联姻,男才女貌。

主持人的几句话让夏漓安的脑子一片空白,男朋友要订婚,订婚对象却不是她。

夏漓安慌张的掏出手机,拨通了江帆的电话,眼前看到的一切,都那么让她不敢相信。

“漓安?”电话里,江帆的声音有些诧异,“我正要打电话给你。”

“我们分手吧,我要订婚了。”

“漓安,你在听吗?”

江帆的一字一句撞进夏漓安的大脑,尽管不是如此,她又有什么资格继续和江帆在一起?

“她什么都比你好,最重要的是我们门当户对,这场婚姻我不能拒绝。”

夏漓安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心脏如刀割一般的疼,一种无尽的孤独蔓延在她心头,说话的时候唇都微微颤抖,“江帆,祝你幸福。”

她的嘴角漫上一抹苦笑,刚要挂断电话,里面却再次传来江帆的声音,“漓安,如果你愿意,你依旧可以和我在一起,只是我给不了你名分。”

“江帆,你是让我做第三者吗?”夏漓安冷笑一声,这个世界是可笑的,上午她还让傅流年去做第三者。

“漓安,我知道你姐姐欠了债,我可以帮你还的。”

夏漓安一手撰着手机,一手紧握着拳头,指甲陷进肉里,鲜血直流,第三者这勾当她夏漓安做不来。

“无耻。”她咬牙切齿的咒骂。

“无耻?你不觉得这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吗?”江帆和傅流年一样,他们都是生意人,他更懂得用平等的交易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夏漓安面色惨白,对于傅流年和江帆来说,或许她只是一件可以用钱买来的物品。

“江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心思的?”在她的心里,江帆一直是个暖男,是她认为最好的男人,却没想到,他和傅流年并没有什么区别。

“男人花心纯属正常,做人总要识相啊!”电话那边的江帆忽然笑了一下,知道夏漓安单纯,却没想到她简直傻的可爱。

这么多年,她竟然才发现江帆是什么样的男人,这么多年,她瞎的也是够可以的,“江帆,我就是出去卖,也不和你在一起。”

话落,夏漓安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如今她气愤的完全没了刚刚的伤心,江帆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臭男人。

让她去给前男友做情人,那她还不如去做傅流年的女人。

第005章:摔在他面前

夏漓安是一个接受能力比较强的女人,尽管现在的生活事事不如意,可她依旧要努力的活着。

两日之后,夏漓安找了一份服务生的暑期工作,地点是在黄金北岸。

A市黄金北岸是一家高档娱乐会所,聚集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会所的老板是唐家二少爷唐树,二十五岁,多金又花心,自是众多女人抱大腿拐上床的首选对象。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浪荡公子,却和傅家太子爷傅流年玩的极好,也正是因为如此,傅流年也是这家会所的常客。

“那女人还是个雏,滋味不错吧?”男人喜欢女人是天经地义,一千万买一个女人一夜,这他就不理解了。

“最差的一个。”傅流年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身材最差,脾气最差,最不禁折腾,却是他出价最高的一个女人。

“差?”唐树看着傅流年,无奈的摇摇头,“看你那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到现在还在找她,怎么?你真看上那女人了?”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个女的就喜欢,母猪你都看得上?”傅流年轻吐出一个烟圈,但夏漓安这个女人,确实引起了他的兴趣,她是第一个让他傅流年去做小三的女人。

对于傅流年的话,姜宇哲并没有太大反应,他已经习惯了这样毒舌的傅流年,“这女人姿色还行,就是债欠得太多。”

“我差钱吗?”傅流年微眯着眼眸,熄了手中的烟,他买一件衣服的钱都比她欠的债要多。

身边,再次传来了傅流年平淡的声音,“夏漓安那女人有着一张我很熟悉的脸。”

“你的意思是,你认识夏漓安?”如果是这样,那么说他心甘情愿的给那女人还债,唐树就可以理解了。

“不认识?”他瞥了唐树一眼。

“流年哥哥,以后我要嫁给你。”

“流年哥哥,做我男朋友吧。”

“傅流年,你必须离开她。”

四年前的一幕幕依旧清晰的印在傅流年的脑海,那是他永远忘不掉的过往,是他憎恨的源头。

而夏漓安,是那场事故之后一个无辜的替代者。

唐树被这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他双手抱拳,发自内心的表示自己服了,唐树摆摆手,唤来不远处的一个服务生。

“新来的夏漓安在哪?傅先生要找她谈情说爱。”唐树无奈摇头,A市谁还不知道傅流年和唐树的关系,夏漓安跑到他这里上班,不是自投罗网,而是欲擒故纵。

一听唐树的话,服务生瞬间惊愕的抬起头,视线定定的落在傅流年的脸上,他没听错吧?谈情说爱?

夏漓安看着普通,没想到却是颗钻石。

“傅,傅先生,夏漓安在二楼负责包厢。”

夏漓安是第一天上班,工作流程都不熟悉,负责带着夏漓安的是一个年近三十的女人,大家都叫她吴姐。

“我们的老板叫唐树,长得帅,学历高,至今没有女朋友,但是你别打他的主意,你这姿色……”吴姐上下打量着夏漓安,随后嫌弃的撇撇嘴。

“是,我记住了。”夏漓安并未因为吴姐的话生气,反而是甜甜一笑。

吴姐虽然已是中年,却依旧是貌美,身材有完美的S型曲线,皮肤也很好,可见她年轻时是怎样的美人,夏漓安的姿色只能算是普通,吴姐不放在眼里也是理所当然。

“来,把这酒送去3号包厢。”吴姐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瓶路易十三。

夏漓安接过吴姐手中的托盘,第一次端着托盘,她的双手都微微颤抖,这么昂贵的酒,摔了她可赔不起。

正想着,夏漓安忽然绊到什么东西,她的脚下一个酿呛,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这一摔,那瓶路易十三啪的掉在地上摔个粉碎,看着流在地上的酒,夏漓安心都跟着碎了。

丫的,谁绊她?

“姑娘为何行如此大礼?”夏漓安的面前忽然传来一声嗤笑,她诧异的抬头,撞进她视线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男子穿着一身休闲装,格外帅气。

而看了站在他身旁的人之后,夏漓安险些气的吐血,傅流年?真不巧,竟然在这遇到他。

夏漓安趴在地上,视线淡淡的扫向吴姐,什么仇什么怨?这老女人竟如此害她?

“唐,唐二少,您看这事怎么处理?”吴姐一看到穿着休闲装的男子,立刻一脸殷勤的迎了过去。

夏漓安心中嘀咕,原来他就是唐树!

萌妻当道:独家专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萌妻当道 或 独家专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嚣张狂少 嚣张狂少 全文免费

    原标题:嚣张狂少嚣张狂少全文免费小说:嚣张狂少目录预览:「001」少爷驾到「002」美女老师「003」流氓校长「004」错误选择「001」少爷驾到S市。清晨,腾龙高中校门前人山人海,好不热闹。今天是9月1日,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不远处,一辆黑色的顶级奔驰轿车停在路边。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打开后车门,将手挡在门框上方,毕恭毕敬道:“唐少爷,下车吧,我们到了。”少顷,从车上缓缓走下一个拎着单肩书包的少年。看着学校门前停着无数豪车,以及那些油头粉面的富家公子,少年眉头微蹙,从口

  • 洪荒狂神 洪荒狂神 全文免费

    原标题:洪荒狂神洪荒狂神全文免费小说名字:洪荒狂神目录预览:第一章恶毒的诅咒第二章异世重生第三章名字不吉利第四章又被诅咒了第一章恶毒的诅咒大年三十的NJ市显得格外热闹,一年不如一年的晚会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以至于大街小巷几乎堆满了人。今年虽然出奇的冷,可依然压制不住人们内心的暖意,充满各个角落的嬉笑声以及新年的祝福声,街边小贩的叫卖声,城市上空炸开的炫丽烟花,让这个城市显得格外暖。去年,文宇也和众人一样,流连于喧闹的街巷,享受喜庆的气息。可今晚他却丧失了这个能力,因为今夜十二点过后就是他三十岁的

  • 强势总裁缠蜜爱妻 强势总裁缠蜜爱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强势总裁缠蜜爱妻强势总裁缠蜜爱妻全文免费小说名字:强势总裁缠蜜爱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吃抹干净第2章情敌是妹妹第3章孙世凡的威胁第4章简然要去耀世集团第1章被吃抹干净瑞希酒店,总统套房内。“嘶……”疼痛让简繁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也让她混沌的脑子清醒了几分,她皱了皱眉。简繁忍着痛睁开沉重的眼皮,一张俊脸赫然跌入瞳仁!居然是S市最大财团的掌权人,S市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第一大人物,萧余扬!这是怎么回事?她现在在哪里,又怎么会跟这个男人发生这种事?!她明明记得自己是来参加林宇泽与叶家千金叶紫涵的

  • 欢乐颂:典藏版 欢乐颂:典藏版 全文免费

    原标题:欢乐颂:典藏版欢乐颂:典藏版全文免费小说名称:欢乐颂:典藏版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谭宗明眼见安迪软硬不吃,不得不抛出此行精心准备的撒手锏。他将一本复印资料放到安迪面前。“仔细看看这个,你唯有回国一途。”安迪微笑,“老谭,何必呢。”但她还是打开面前的复印资料。难为老谭不远万里背来这么厚一块纸砖头,再加上安迪与谭宗明早年工作上双剑合璧,配合默契,交情深厚,她没有拒老谭于千里之外的理由,虽然回国对她毫无吸引力。她是个孤儿,她四海为家,而纽约是她此生最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感觉即是

  • 噬仙 噬仙 全文免费

    原标题:噬仙噬仙全文免费小说名字:噬仙目录预览:第一章降临第二章洞中际遇第三章缘法第四章恶补第一章降临宁静的山林,高大的树木鳞次栉比,枝繁叶茂的树枝盘虬卧龙犬牙交错,遮住了上方耀眼的阳光,在下方形成一片片的阴凉。此时,一个看起来十分俊秀,脸色却是略显苍白,差不多十三四岁的少年正盘膝坐在树荫当中,微闭着双目,双手自然地放在膝间,说不出的自然和谐。某一刻,少年的双眼突然睁开,两颗星辰一般深邃的眼眸,不觉间释放出点点星芒,而一抹与少年的年龄十分不符的神情,却慢慢地在他的脸上显现。“哈,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 新的天地 新的天地 全文免费

    原标题:新的天地新的天地全文免费小说:新的天地目录预览:第一节:试验第二节:失忆第三节:漂亮妹妹第四节:同学聚会第一节:试验傍晚,w市的一个小区内,陈婆婆正在紧张准备过年的年货。陈婆婆已经快六十了,老伴去世的早,她一个人带着女儿过。女儿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工作,都两年没回家了,今年女儿告诉她要回家过年,可把她高兴坏了,急急忙忙的准备了好多的年货,想起终于能和女儿一起过年,陈婆婆的心里美滋滋的。电闪雷鸣,“轰”。“天气预报越来越不准了,报了今天没雨,怎么就打起雷来了”陈婆婆一边抱怨一边走到阳台准备

  • 愿余温情共余生 愿余温情共余生 全文免费

    原标题:愿余温情共余生愿余温情共余生全文免费小说名称:愿余温情共余生目录预览:第一章我的噩梦第二章照片上的女人是谁第三章你不怕照片曝光吗第四章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的吗第一章我的噩梦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号晚,我经历了一场人间噩梦,那场噩梦,毁了我的人生。这一场噩梦的始作俑者,叫楚墨白,是整个S市最顶尖的金字塔上的人物。——起因是因为我的小叔子,岳林。他把楚墨白的妹妹肚子搞大了,楚家要告他强奸,楚墨白请了一个大律师,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我婆婆当时就被刺激的心脏病复发,晕倒了。岳林今年才高三,正要高考呢,

  • 绝世溺宠:总裁不好惹 绝世溺宠:总裁不好惹 全文免费

    原标题:绝世溺宠:总裁不好惹绝世溺宠:总裁不好惹全文免费小说名称:绝世溺宠:总裁不好惹目录预览:第1章爱捉“毛毛虫”第2章这样是不是很舒服第3章柳下惠都被你摸硬了第4章‘巧遇’配偶栏上的男人第1章爱捉“毛毛虫”“小姐,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个不想让你好过的女人。”北海国际大酒店总统套房内,一位服务员装扮的女人将醉醉而风情万种的女人,小心的放到床上。整得这么精致的五官,经历的男人肯定也很多。想到这里,心里的愧疚似乎少了许,将她身上的衣物快速的脱下,盖好被子,走了出去。想起明天事成之后到手的钱,脸上

  • 曾慕多情:毒妃医心 曾慕多情:毒妃医心 全文免费

    原标题:曾慕多情:毒妃医心曾慕多情:毒妃医心全文免费小说:曾慕多情:毒妃医心目录预览:第1章:醒来的方式不对!第2章:人证物证?第3章:诋毁?另有隐情第4章:验尸!第1章:醒来的方式不对!慕清婉从迷蒙之中恢复意识醒来之后,耳边就传来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声。她蹙眉,睁开眼想找到这哭声的发源地,可是入目的却是一口被人挖了半截的棺材。意识瞬间尽数归笼。“呜哇……呜哇……”婴儿的啼哭声由强及弱,虽然还是一声接着一声,可是很明显的,能听出那儒软声音之中的虚弱。根本来不及想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倒霉地方,慕清

  • 奉旨爱情 奉旨爱情 全文免费

    原标题:奉旨爱情奉旨爱情全文免费小说名:奉旨爱情目录预览:第一章喜当爹第二章学历不等于学问第三章爸爸妈妈一起睡第四章墙倒众人推第一章喜当爹深山中的一座破败道观里,一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正在收拾着行李,老道士一边收拾包袱一边碎碎念的说道:“唐昊啊,这次师傅的节操就指望你来守护了,此次下山,你可一定要帮中海蓝家渡过眼前的危机啊。”叫唐昊的青年大概二十岁上下,身穿一件蓝色道袍,长得眉清目秀,眉宇之间,还带有一丝狡黠与油滑,此时的他,正拿着一根竹签慢悠悠的剔着牙,缓缓说道:“你欠下的情分,为啥要让小爷去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