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8章

2017/10/26 21:52:14 来源:网络 []

书名: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第8章 戏弄小孩子可不好

“呦,小漓鸳呐,你那样呆呆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哥哥长的太帅了?”美少年挑了挑眉毛,嘴角仍旧是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分外魅惑人心。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8章

漓鸳这根萝卜只顾着盯着眼前的那一把子水灵灵的青菜,平时思维还算敏捷的她此刻脑子里只余下千万只闪着翅膀的丘比特在飞来飞去,晶亮的眸子里红心不断,耀的她眼睛都花了。

“小漓鸳,你怎么啦?”美少年逼近了几分,就差将自己的脸颊贴上她了。见她不回答,又接连问了好几遍,似乎是非常执着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有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可怜的漓鸳面对心上人惶惶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假如这个少年再靠近一点的话,她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够把持得住。

忽然,那少年退后了一步,抽出一个东西戴到了脸上,美少年瞬间变作青面獠牙,面目狰狞的恶鬼。

“啊!”漓鸳一头栽倒,手直直指着他的脸,喃喃自语,“高,高。”

“你怎么啦?见过脆弱的,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脆弱的。好好孕”少年连忙摘下面具,蹲下身来扶她。

漓鸳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同时也明白了自己喜欢他的原因。这个人,竟然像极了她心目中兰陵王的形象。尤其是方才面具上露出的那双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轻颤,水灵灵的眸子里波光潋滟,媚光四射,真是销魂呐。

人海之中找到了你,一切变了有情义。

从今心中就找到了美,找到了痴爱所依。

她的心跳动着乐曲的旋律,一刻也不得停歇。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司马季月,这样戏弄小孩子可不好。”赵凌赋一把夺过美少年怀里的漓鸳,面上浮现一丝不悦。

救星呀,漓鸳舒了口气,感激的看着自家二哥。刚才距离美少年那么近,假如赵凌赋再晚出现一会儿,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猥亵少年的事情来。

司马季月露出一脸索然无趣的表情,将灯笼塞到漓鸳手中,回头看着赵凌赋,笑嘻嘻的说:“凌赋,你真是好好小气呦,人家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嘛。”

赵凌赋狠狠瞪了他一眼,恼怒的说道:“司马季月我警告你,不许这么对鸳儿。你是怎么整治那些个围着你转的女孩子我管不着,可是对鸳儿不许这样。网站haohaoyun.com

司马季月眨了眨水汪汪的大毛眼,委委屈屈的说道:“凌赋你真是不够朋友,重妹轻友竟然到了这般地步,人家真是好寂寞呀。”

“这有什么服不服的,自己的妹妹当然要自己疼啰。”赵凌赋冷冷的说。他抱着漓鸳离开司马季月好几步,眼神里带着一丝戒备,就好像怕人要对他妹子怎么样似的,看的漓鸳一阵苦笑。她这二哥搞错了,应该是她想要将人家怎么样来着的。想想自己对这么一个小男孩,都想要下手,神呀,她不是人!她干脆一头撞死算了,省的在这里丢人现眼。

但是这个地方人太多,寻死什么的也不太容易,而且穿越女若是这么个死法,她觉得要比恋童癖来的更为丢人。说明haohaoyun.com没办法了,她只好低下头,装着玩弄手里的灯笼。幸亏赵凌赋与司马季月两个人正在争锋相对,没有人注意到她那一张可爱的小脸蛋已经红到要出血。不过,看赵凌赋这样子,似乎很不待见司马季月。她记起什么兄长为父的话来,假如真是这样,那她与司马季月之间岂不是要情路坎坷。

她停下拨弄花灯的动作,缩进赵凌赋怀中,竖起耳朵听这两人说话。

司马季月拍了拍赵凌赋的肩膀,说:“干嘛这么冷淡,你这人真是没意思,只要一提到小漓鸳,就这样严肃。”

“那就不要再提了。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8章还有,不要再戏弄她。”赵凌赋的眼神里有警告的意味,“鸳儿一年一年的大了,我不希望她不愉快!”

“好啦,好啦,别这么正儿八经的,会吓到人的。”司马季月漫不经心的说,脸别过去看着远处。

司马季月注目之处,一片莺声燕语,一大群美人围在一圈,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娇俏的欢声笑语。他眼睛一亮,顾不上理睬赵家兄妹了,即刻转身快步走到桥边,手扶着桥栏杆,看着远处那些提着灯笼的女孩子。

“凌赋,你看那个不是王瑉珞吗?”他指着一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女孩子兴致勃勃的说。

赵凌赋望了过去,略略看了一眼,淡淡的说:“看不太清楚。”

“凌赋,这王瑉珞是美貌出众,才艺绝佳,那一手琴弹的是没的说呀。”司马季月说的两眼放光,口沫横飞。

“你既然这么感兴趣不如过去谈上几句。”赵凌赋仍旧很淡然。

“唉。”司马季月忽然叹了口气,“光我一个人过去有什么意思,王小姐可是对你一向赞不绝口的。你若过去,我还能够沾点光得见美人颜,你若不过去,人家能理会我吗?”

“再说了。”司马季月忽然压低了声音,“你们王赵两家不是有心要结亲的吗?你。”

“我不去!”赵凌赋牵着漓鸳的手,坚决的说。

“咦?我怎么看到王瑉珞身边还站着一个少年呢?看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似乎相处甚密呀。”司马季月手搭凉棚,猴在桥栏杆之上,“凌赋呀,你若再不去联络联络感情的话,未过门的媳妇就要被人给抢走啦!”

“无聊!”赵凌赋拉着漓鸳回头就要离开。

“二哥,你去吧。”漓鸳忽然开口,她这么说是有理由的。一来,那个王瑉珞说不定真是二哥的梦中情人之类的人物,要是因为她而让二哥错过了自己的真爱,那可是大大的罪过。而来,她不想待在司马季月身边,想着假如这个人离开,自己的理智兴许就回来了。再者,听司马季月那口音,眼下似乎还有人对王瑉珞有着觊觎之心。据她这么些天来的观察,觉得赵凌赋是很有些闷骚气质的,以她的经验来看,闷骚男十有八九到最后都要被炮灰掉。他们赵家的媳妇,岂能够让别人给抢了去,她可咽不下这口气。

“鸳儿。”赵凌赋疑惑的看着她。

司马季月转回头怪异的看了漓鸳一眼,说:“你看,漓鸳都说了,不去不行呀。再说了,除了这一年才有一次的莲灯会,你以为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到这样的闺中名人嘛。”

莲灯会?这三个字落到了漓鸳的耳中,这大概是类似与七夕节之类的节日吧。她心里忽然生出一丝不快来,特别是在看到司马季月望着美女群的那种色迷迷的眼神时,不快就更厉害了。纵观司马季月这厮的行为举止,很有花花大少的嫌疑,这可是她第一次芳心暗动,老天爷不会与她开这么大的玩笑吧?

司马季月见赵凌赋不吭声,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凌赋,这个机会很难得,如果错过了莲灯会,又要再等一年了。”

漓鸳逐渐冷静下来,暗地里察言观色,她瞅这司马季月,虽然嘴里说着机会难得,脸上却看出不来急切,嘴角始终含着一丝淡淡的戏谑的笑意。看他这状态,似乎是在逗着赵凌赋玩。看来是她先前理解错误,那王瑉珞并非二哥的意中人,这只不过是男人们到了一起之后谈论的无聊话题而已。这就像邙山派的那些师兄师弟们一样,有事没事的就聚在一起谈论对面半山腰水月庵中的妙龄尼姑们的身材怎样,相貌怎样。

赵凌赋手扶着栏杆,不答言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河面。司马季月眼巴巴等了半天,眼见着是没有指望了,他低低叹了一声,挤到赵凌赋身边,委委屈屈的说道:“你既然不去,那人家也只好不去了。”

“随你!”赵凌赋冷淡的让人心寒。

漓鸳松了口气,司马季月既然能够留在这边,看美女如风景,就不应该是喜欢招蜂引蝶之徒。而且,目前看来,他也不像是名草有主的样子,那她的这番情谊或许还是会有得到回报的那一天。

她这么一想便得意了,站在桥头上将手里的那盏花灯晃的像钟摆。忽听一声闷响,花灯摔在了地上,顺着桥面上的坡度咕噜噜的滚下去了。

她的花灯呀,司马季月送给她的花灯呀,如此有意义的物品,绝不能够让它就这么丢掉。她紧跟着花灯追下去,可恨这桥的坡度忒大,花灯滚的像是皮球,一刻不停。目前她人小力微,脚下还磕磕绊绊,速度比起花灯来要差好大一截,追出好大一段路都没有追上。她停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深深呼吸了好几口,鼓足了劲,又去追。

花灯这一路滚下去,偏偏这一路上干净的很,连一块绊脚石都没有。所以,花灯一路滚得很顺畅,但是滚到桥面以下速度就逐渐慢下来了,眼看着就要追上了。忽然,从路上走过来两个人,是一个身形单薄的男子带着一个丫头,他们身上都背着包裹,走的很匆忙。那个丫头一脚踩到了花灯上,似乎光顾着跑没注意到脚下的样子,身体还趔趄了一下。

漓鸳眼睁睁看着花灯被踩灭了,她觉得自己的心也随着碎掉了。她猛的一下子扑过去,一把揪住那个踩花灯的人,大叫道:“你赔我花灯来!”

那两人正在赶路,冷不防路边忽然窜出来一个花灯绊脚就觉得够倒霉的了,现在又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来一个挡路的,心情真是糟到了极点。

那个踩花灯的丫头一把推开她,冷冷的喝道:“让开!”

漓鸳没料到对方会如此凶悍,而且那力道也大得很,她被推的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下子她火大了,嗖的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就去拽那个丫头的头发。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会文糖贡又上电视~年味儿:糖贡里的幸福牵挂

    会文网昨天是大年初二,出嫁的女儿回娘家给父母拜年,与夫婿同行,所以也叫“迎婿日”。在文昌,过年的时候,各家各户总少不了一样东西---糖贡。文昌的糖贡是过年待客佳品,又是拜年常带的礼品。初二回娘家的日子,准备糖贡,更是送上一份甜蜜的心意。昨天,我们就从糖贡的香味里,去品味亲人间的牵挂。在文昌有一句谚语:“无鸡不成宴,无糖贡不像年”,而市面上的糖贡,大都出自会文镇凤会村,凤会村家家户户都会做糖贡,每年腊月里,一走进村口,一股米的清香和糖的甜香夹杂着扑面而来,悄悄撩拨着人们的味觉,这是春节的味道。随便

  • 从前 | 冰心:童年的春节

    我童年生活中,不光是海边山上孤单寂寞的独往独来,也有热闹得锣鼓喧天的时候,那便是从前的“新年”,现在叫做“春节”的。那时我家住在烟台海军学校后面的东南山窝里,附近只有几个村落,进烟台市还要越过一座东山,算是最冷僻的一角了,但是“过年”还是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过年的前几天,最忙的是母亲了。她忙着打点我们过年穿的新衣鞋帽,还有一家大小半个月吃的肉,因为那里的习惯,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是不宰猪卖肉的。我看见母亲系起围裙、挽上袖子,往大坛子里装上大块大块的喷香的裹满“红糟”的糟肉,还有用酱油、白糖和各种香料

  • 大年初四|要民俗,更要消防安全!

    年初四大年初四又称羊日是恭迎灶神回民间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准备丰盛的果品以示尊敬。焚香点烛并燃放鞭炮,以示恭迎。消防提醒1、使用炉灶时,严禁用汽油、煤油等易燃液体引火。不要在火炉周围堆放可燃物品,不得在炉笼上烘烤衣物,火炉周围要备有适量的消防用水。火炉的烟囱不要用可燃物质支撑,更不要用纸张、塑料布等易燃物质封堵烟囱接口或缝隙。2、煤、柴炉灶扒出的炉灰,最好放在炉坑内,如急需外倒,要及时用水将余火浇灭,以防余火引着可燃物或“死灰”复燃。3、烹煮食物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随意离开厨房,人不在厨房时

  • 我与蠢三的第一次通话

    “人生最搞笑的事情大概是你以为自己活得顶天立地,结果你只是爸爸妈妈眼里的傻瓜,恋人眼里的垃圾,大家眼里的人渣。你以为视死如归的你在误解中矢志不逾,在一万次心碎里越挫越勇。你,是脆弱,也是顽强。最后眼泪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吃屎》我突然想到秦雨辰,毫不避讳,她是一个属鼠的上海女孩。这时候,我又想起日本著名摇滚歌手毛皮的鸟语有一首《上海姑娘》,可能是送给她的。但我特意找了曲川话版《谢谢你的爱》,送给昨天晚上哭了的霖。我与蠢三的第一次通话,很畅快,就像我与唐萌萌的第一次通话那般畅快。没什么好惊

  • 王潮歌 | 2017第16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演讲全文

    王潮歌,印象系列总导演、总编剧。代表作有《乘愿再来》原创歌剧《秦始皇》《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印象西湖》《印象海南岛》《印象大红袍》《印象普陀》《印象武隆》《印象国乐》《又见平遥》《又见五台山》等。今天诸位大老远地来,很期待有一个时间坐在台下听台上的人讲他们如何创业的,如何成功的,他们有什么经验要跟你们分享,他们有什么失败的痛处能让你们避开。我站在这儿,很多人会觉得艺术、文化离创业者,离互联网创业还远了一些,但我个人真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现在恰恰认为王潮歌跟诸位离远的人干不好企业。为什么?是因

  • 团队合作的三个忌讳

    钓过螃蟹的人或许都知道,篓子中放一群螃蟹,不必盖上盖子,螃蟹是爬不出来的。因为只要有一只想往上爬,其他螃蟹便会纷纷攀附在它的身上,把它也拉下来,最后没有一只能够出去。这里面包含了邦尼人力定律:一个人一分钟可以挖一个洞,60个人一秒钟挖不了一个洞。在人与人的合作中,假定每个人的能量都为1,那么10个人的能量可能比10大得多,也可能比1还小。因为人的合作不是静止的,它更像方向各异的能量,互相推动时自然事半功倍,相互抵触时则一事无成。为什么会这样?这里面有旁观者效应,也有社会惰化作用,还有组织内耗现象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