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至尊修道士15章(第15章 炼制飞剑)

2017/10/27 14:36:1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至尊修道士

第15章 炼制飞剑

那高壮的青年听这女子劝说后,摇了摇头,对这女子开口道:“胡师妹你有所不知,虽然没这碧月金晶石也同样可以炼制飞剑,但是锋利程度却是大大不如有这碧月金晶石的飞剑啊,你马上就要进入灵动期了,如果没有一把上好的飞剑,以后与人争斗可是要大大的吃亏的。阅读haohaoyun.com

听他这么一说,那胖胖的乔家弟子面带得意的笑容,似乎吃定了两人一般。

眼见如此变化的发生,李天立倒是没立刻询问此人乔丝蓉在哪里,而是有趣的望着发生的这事。

高壮的青年说完此话后,面带乞求的看着那胖胖的乔家弟子,只是那胖胖的乔家弟子却是假装没看见,更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再继续搭理此人。

颓然叹了口气,这高壮的青年知道这里是乔家的商铺,换了其它地方,说不定他早已暴怒了,望了望旁边清秀的师妹,这人摸了摸头,有些尴尬的说道:“要不我到本宗的商铺找李师叔借点晶石?”

“不用了吧,这李师叔最难说话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向他借也是借不倒,反而要被他给奚落几句,还是不要这碧月金晶石了,我们走吧。”那女子开口道。

此话一出,这高壮的青年似乎想到了什么,也是面露难色,摇了摇头,这人将厅内的众人扫了一圈,最后竟然盯向了李天立,开口说道:“这位道友看样子也是我们天唐国的人,能否借给我两百灵晶,到时候我回宗之后定还你。”

“没有!”李天立斩钉截铁的说道。至尊修道士15章(第15章 炼制飞剑)本来他就看不过清微派,想向他借灵晶怎么可能?

“你有储物腰带怎么会没有两百下品灵晶?”这人根本不相信李天立没有。

这话一出,李天立暗恼:老子都将储物戒指换成储物腰带了,麻烦还要找上门来?这我他妈的碍着谁了这是?!草!

想到这里,李天立没好气的道:“你我非亲非故,没任何交情,我凭什么帮你,难道就因为我是天唐国的人?还是因为你长得比我帅?再说,你也未必就比我长的帅!”

听李天立这么一说,这高壮的青年尚未来的及开口,他旁边的那个清秀的女子反倒先说道:“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不借就不借嘛,何必这么损人?”

见这女子开口,李天立懒得理会,转过头看向了别处。

而那高壮的青年却似乎也刚刚认识到自己的不妥举动,可听到李天立的话也有些生气。

那女子看到李天立那般模样,更是嘲笑道:“也是啊,我师兄确实没你长得帅,可总比有些人是残疾的好。”

“廖桃师妹要买什么缺两百下品灵晶啊?师姐给你。”这时,门外出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居然是戚紫月。

“啊?是掩月庵的紫月师姐啊。版权haohaoyun.com”那名为廖桃的清微派女子看到来人惊喜道。

可戚紫月进门忽然瞧见李天立,说了句‘是你’之后,二话不说飞剑向着李天立砍去。

“放肆!”忽然,那店内的那个胖子浑身气势一发,拦在了戚紫月的飞剑之前,厉声道:“此地乃是我乔家店铺,店内不允许打斗,难道你师门没教导过你?!”

戚紫月看着李天立,恨然道:“有种就跟我来。”说完,偏向着店外而去,一旁的清微派和其他修真者都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李天立看着戚紫月离开,摇了摇头,虽然这戚紫月不知道有什么奇遇,居然达到了金丹期,不过李天立根本不会在乎,戚紫月对如今的他哪还有半丝的威胁?而且李天立也没时间理会这戚紫月。

看到李天立没跟着戚紫月离开,那个廖桃嘲笑道:“原来有些人不仅是残废,还是个胆小鬼,孬种!”

李天立翻了翻白眼,这小丫头还真损人的。不过他没理会,而是对着胖子问道:“唔,这位兄弟,请问乔丝蓉长老在何处?”

“哦?”胖子看着李天立,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是李天立?”

李天立点了点头,淡然一笑,肯定的说道:“不错!”

“乔长老早就打过招呼,若是你前来就带你进后院。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胖子继续道:“乔长老正在淘宝。是大周王朝过来的修真者坂卖秘宝。”

说完,带着李天立向着后院而去。而李天立直接无视了所有人,跟着胖子离开。

在李天立去后院不久,一脸气急败坏的戚紫月再次进入了乔家商铺,大怒道:“李天立,滚出来。”可这里毕竟是乔家的地盘,她也不敢乱来。李天立不仅杀了他的亲弟弟还杀了掩月庵阳院弟子,这个仇戚紫月是一定要报的。至尊修道士15章(第15章 炼制飞剑)得知李天立去了后院,愤怒的戚紫月带着满脸的不甘,最后摔手而去。

李天立随着胖子进入后院。那里已经围满了一堆人。大约有二十几人,男女老少都有,可实力都不错,基本都在金丹中期以上,甚至中间还有一个老者,居然达到了出窍期的修为!这让李天立心里一惊。看来虽然天唐国是修真落后之地,可也并不缺乏高手啊!

乔丝蓉这时候注意到了李天立,示意李天立过去。

“容姨,这是做什么啊?”李天立走过去,看清楚原来这二十多人围着的是一堆稀奇古怪物品,什么破铜烂铁,什么玩意儿都有,中间甚至还有一个装着一条漆黑小蛇的笼子。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淘宝?

乔丝蓉笑着解释道:“我们在淘宝!这些东西是大周王朝修真者拿到我们乔家坊市做生意的,不过每次有新的物品过来,都会先给我们乔家和几大宗派优先选择权,让我们挑选。阅读haohaoyun.com这不,今儿刚过来了一批物品,我们乔家和其他宗派在这坊市的掌柜便过来淘宝了。”

一听淘宝,李天立眼睛一亮,不过还是疑惑问道:“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恐怕早就在大周王朝被选择之后才送到这里的吧?”

“那是自然,这些物品都是从一些险地或者古墓中挖出来的,自然好东西已经被挑选之后才送到我们天唐国这边来做生意,不过别看这些物品不起眼,有时候里面还真有好宝贝呢!前不久有人在这垃圾堆里,淘宝弄到了一件中品灵器!”

“啊?李天立哥哥来了?”本来还在仔细观看那些物品的诗雨烟忽然惊喜道,连忙扔掉手里的东西,跑到李天立身边。

“呵呵,雨烟,淘到什么好宝贝没啊?”

“别提了,什么宝贝嘛,全是些破烂。还称什么秘宝。”诗雨烟撇了撇嘴说道。

“呵呵,小丫头,这可就是你的不识货了哦,老夫这些物品全是得自于一座远古坟墓,虽然出土之时已经被挑选过,可是剩余的这些东西可也不是凡品,没人敢说是破烂。说不定里面就有一两件奇珍异宝呢。”摆放这些物品的一个老道人听到诗雨烟的话,微笑道。这老道人,正是那个出窍期修真者。

“雨烟,不可无礼。”乔丝蓉呵斥道诗雨烟,然后对着中央拿出物品的老者歉意道:“康道长,小女心直口快,还希望您老别介意。”

“呵呵,乔姑娘客气了,老道我还没那么小气。不过这些东西看起来确实像破烂,可就是这些破烂中说不定真的有好东西啊。”接着康姓老道对着围着的众人道:“各位,要买的趁早啊,不然老道我可将它们放在我的店铺之内了啊,那价钱可就不是这么便宜的了哦。”

“康老,这把剑怎么卖?”开口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身着一身白云长衫,显然是华云宗的人。

“原来是华云宗的孔凡道友。唔,你看起的是这把弯刀型长剑,一口价三千下品灵晶。”康姓老道看着这中年人,又看了看那把剑,最后定价道。

“康老,是不是太贵了?这把剑锈迹斑斑,外面也有一层禁制,根本分不清他的品阶,您买这么贵万一我买了个假货不是亏了吗?”孔凡皱着眉头道。

“哼哼,孔凡道友,淘宝淘宝,自然是要冒风险的。在场的众位也不是认识我大悟一年两年了,我大悟的为人怎样你们也应该清楚,这长剑上的禁制也不是我填上去的,而且我也没那个本事,所以说我也是待价而沽,更说不好禁制下面的东西是怎么个品阶。如果是一把上品灵器,那孔凡道友可就赚翻了啊。”

等李天立这时好不容易来到摊位前,发现那个摊位上只剩下三十来样东西了。这些物品还真的是七杂八杂,什么玩意儿都有,有三把样子奇特锈迹斑斑的剑、一个黑色炼丹鼎、一件血色战甲、几个玉瓶,一些残破碎片,甚至还有一条被笼子关着的尺长小蛇。不过这些东西之上居然都有强大的禁制,很显然不是一般修者能打开的,至于那些武器的等级、属性也全部禁制所掩盖住了。至于那小蛇,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很普通。

看着那把锈迹斑斑的长剑,孔凡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下不了决心!三千下品灵晶可是不少了,万一买到了一把普通的法器,那就亏大发了。可正如大悟所说,若是打开禁制是一把灵器,哪怕不是上品灵晶只是一般普通的下品灵器,自己也赚了啊!

看到那个孔凡犹豫不决的样子,大悟又连忙加了一把火,“怎么样?要是你现在不买,说不定就被别人买走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至尊修道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至尊修道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婚内新爱18章

    原标题:婚内新爱18章小说名:婚内新爱第18章你裹浴巾吧顾子琛点点头,“可以。”说完这两字,他拉着还没回过神来的夏雅若就往楼上走。“顾叔叔,你怎么让他们俩住一个房间了?”朱敏儿着急的看着顾老爷子,这不是给那个夏雅若机会了么!顾老爷子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说:“只有留下他们俩,才能知道,他们究竟是真的夫妻,还是假的。”顾子琛既然说已经领证了,那就是领证了。他不会撒这样低等级的谎言。否则一说要看结婚证,就露馅儿了。所以,那两人必定已经领证。只不过,领证,也不表示那就是他认定的妻子!他知晓,自己这个

  • 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18章

    原标题: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18章小说名字: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第18章遇到不想遇到的人怕她们会掐起来,宋初微赶紧拉开林晓静,眼神示意她不要跟李倩争。林晓静只好作罢,李倩扬起唇角,冷哼一声,便扭着腰枝走出化妆室。宋初微劝道:“算了,干吗要跟这种人争呢!”以前她叫她不要跟李倩她们起冲突,现在反倒她跟人家争执起来了,差点都拉不住。林晓静骂道:“狗仗人势,太他妈的欺负人了!”宋初微拉她坐下,“嘴巴长在人家脸上,她爱怎么说就让她怎么说好了。”谁不知李倩有后台,跟她有染的男人,基本都是有权有势之人

  • 宠妻要逆天18章

    原标题:宠妻要逆天18章小说名字:宠妻要逆天第18章真是可爱池小乔一双大眼瞪得溜圆,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看到楼道门打开,顾天烨走了进来。“你,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池小乔呆怔的看着顾天烨手里一把崭新的钥匙。顾天烨手里的钥匙晃了晃,“我当然有,我早上就让人配了一把,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上去的?别说楼道钥匙,就是你家钥匙,只要我想,随时都能配。”“你你你,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池小乔正说着,电梯发出“叮咚”一声,电梯下来了。池小乔看着步步紧逼的顾天烨,莫名的心慌,她一个箭步窜进了电梯里,按下楼层

  • 诱惑之吻18章

    原标题:诱惑之吻18章小说名称:诱惑之吻第18章不收拾不听话胡曼知道黎成泽什么意思,她叫不出来。黎成泽敛去笑容,眸色渐暗。胡曼咬了咬嘴唇,有些怕他这个样子,她小声叫道:“谢谢老公。”黎成泽脸上这才恢复笑意。“哎呦哎呦,我不该进来,你们继续打情骂俏,不要停!”慕翌晨一阵风似的,推门进,又推门出。胡曼小脸涨得通红,她用被子蒙上半边脸。黎成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说了一句,“好好休息。”便起身出去了。还是哄好基友比较重要啊!胡曼撇嘴。不过黎成泽这会儿真的很温柔啊,要她是男人,估计也抵挡不了黎成泽这样

  • 夜夜欢声18章

    原标题:夜夜欢声18章小说名:夜夜欢声第18章被训简一欲哭无泪,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总不能说衣服是刚才他们意乱情迷的时候被他解开的,她那时候还享受的不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打死她,她都没办法把这话说出口。感受到小女人的心情低落,秦季言好心的放开了她,拿起会议桌上散落的文件。简一终于找回了神智,穿好上衣整理好裙子,几次想要打断看她报告书的男人,可看到他这么认真的侧颜,她又不忍心。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会议就开始了,可秦季言还是没有要放她离开的意思。简一终于忍不住了,她可不想在新员工大会上留给

  • 郎君夜敲门18章

    原标题:郎君夜敲门18章小说:郎君夜敲门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8章竹水国际席天擎没为自己辩解,只是愈发低沉的命令道,“快,快开车。”她一听,顾不得那么多,油门往下拉了拉。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路况上,一直到车子在席家别墅门口停下。“席总,到了。”她仿佛逃窜般下了车才敢开口。席天擎俊逸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就连乔漫的后背也已经被他的汗打湿了。他无力的看她一眼,嗓音微弱沙哑,“叫人来扶我。”“喔,好。”她先是反应迟钝的定了定,随后才转身奔去敲门。月色朦胧暧昧,微风撩动着花圃里枯黄的叶子,沙沙作响。乔

  • 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18章

    原标题: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18章小说名: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第18章还真是自作多情晚上的直播,林若溪因为昨晚没睡好,今天有些不在状态,不停地打呵欠,唱歌的时候还总是忘词。电脑右下角,忽然弹出一个消息框,也不知是哪个软件推送的新闻。她随意地瞥了一眼,不料看见“何向南”三个字,忙倾身上去仔细看了看,标题竟是《何向南拍戏摔伤,已送往医院急救》。顷刻间,她的心像是被什么紧紧揪住,担心、着急得快喘不过气来。她忙给何向南的经纪人萧楠打了电话,知道了他所在的医院和病房,也顾不上正在直播,拎着包包就冲了出去。

  • 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18章

    原标题: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18章小说书名: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第18章好冷,好痛“不懂规矩的贱婢!王爷赐的宫装也敢剪!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犯!”秋菊一把扯过上官清越,拿来鸡毛掸子狠狠抽来。“大胆,你敢打我!”上官清越就好像疯了,居然一把将秋菊推倒。秋菊盛怒之下,抓着鸡毛掸子,狠历挥来。云珠赶紧扑上来,一把抱住上官清越,帮上官清越挡了下去。“不关公主的事,要打就打我!”云珠哭着嗓子大喊。“你个陪嫁的贱婢,别以为王爷要了你的身体,就是半个主子了!”秋菊怒喝着,打得更加卖力。针刺般的灼痛,转瞬间遍布云

  • 酷少第一夫人18章

    原标题:酷少第一夫人18章书名:酷少第一夫人第18章你洗澡顺便把脑子洗了吗浴室里。水哗啦啦的洒着,花洒下却空无一人,曲欣欣早就穿戴好坐在马桶上发着呆,习惯性的咬着食指。先前差点被就地正法,还好,她用洗澡躲了过去。可躲得过十五躲不过初一呀,她已经进浴室一个多小时了,在马桶上坐的屁股都麻了,还没想到办法。难不成今天真得被他拆之入腹?“砰砰砰!”敲门声吓的她一颤,差点从马桶上摔下去。心里忐忑不安,“谁……谁啊?”话音一落,她就后悔了。她是个白痴吗?除了那人,还能是谁啊!“洗澡你顺便把脑子洗了吗?”男人

  • 他的爱情毒药18章

    原标题:他的爱情毒药18章小说书名:他的爱情毒药第18章病了展云帆的怨怒与愤恨刺痛了她的眼,更刺痛了她的心。原本以为四年前的那一夜过后,他们就永远井水不犯河水,可惜,这个冷面罗刹,根本就不愿意放过她,似乎想要将她逼近万劫不复的深渊地狱才甘心!“展云帆,你放开我,你松手啊……”“你觉得到嘴了的肉,我会白白的就这样放开了吗?”他那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得人心里直发毛。“混蛋,你给我松开……”她越是挣扎,越是激起了他要征服她的欲望,他倾身上前,将她狠狠的抵在墙壁上,强行而又霸道的吻住她,见她退缩,长臂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