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灵罗传18章

2017/10/27 17:17:33 来源:网络 []

小说:灵罗传

第18章 新仇旧恨

孟璇扮着男装,离开皇家仪仗队,一路飞奔向北,两日过后,终于到了流放之地,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厉害。好好孕

她暗自潜入畅春园,眼前的景象却让她惊呆了,整个八卦阵上,到处是不明身份的尸体,这里明显经历了一场血腥的杀戮,阵上的机关彷佛也破坏了,石头滚得到处都是。她疯了似的一个个翻看着那些尸体,每翻一具,她都害怕一次,她怕看到蜀王,也怕看到上官鹰,更怕看到太子。

皇天才不理会你害怕什么,孟璇很快就在八卦阵外围发现了蜀王的尸体,她颓然瘫坐在地,身上的力气似乎瞬间被抽尽,无法动弹。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无力向前慢慢地爬去,翻看下一具尸体,心中期望不要再看到熟悉的面孔,但无论她怎么祈祷,还是在不远处看到上官鹰,她和蜀王一样,已经身体僵硬冰凉。

她的思维麻木了,机械地一寸寸往前挪,过了很久很久,她才看完了所有的尸体,却未发现太子。上官鹰和蜀王两大高手都已遇难,太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又能去哪里?是遇难了,还是逃走了?亦或是被人掳走了,还是被人救走了?

孟璇想哭,却没有眼泪,半晌只喃喃自语道:“皇天,你开开眼吧,我还没有叫他一声父亲,还没有叫他一声父亲呢。”

她默然将蜀王和上官鹰的遗体,搬到畅春园内的屋里安放好,离开流放之地,去往二十里外小镇上的铁匠铺。阅读haohaoyun.com

上官鹰告诉过她,天下所有的铁匠铺都是无崖居的联络点。到了地方,她拿出黑木令对铁匠道:“老丈,请你去买两副上好的棺木,与我一道去流放之地收敛两位亡人的遗体吧。”

这是孟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使用黑木令,那老丈看到黑木令,屈膝行礼道:“弟子遵命。”

孟璇给了他二百两银票,那老丈很快便拉回来两口上好的楠木棺材,孟璇领着铁匠和几个伙计拉着棺木,往流放之地去。守卫的将领当然不会放他们进去,孟璇也不与他争执,拿出御赐金牌一亮,那将领便跪拜在地,孟璇不理他,拿着金牌便往里去了。

到了畅春园山下,孟璇让伙计们将棺木抬上山,将蜀王和上官鹰的遗体敛进棺木。大家都默默地做事,忽然,老丈道:“公子,请看,这位夫人手里抓了一个物件。说明haohaoyun.com

孟璇上前一看,上官鹰手里果然紧紧一个物件,孟璇使劲掰开她的手,发现一一枚玉坠,上面刻着一个“姬”字。她看着这玉坠,自语道:“姑姑,你是想告诉我凶手是谁吗?”

几个伙计已经将上官鹰和蜀王收敛入棺,老丈看到孟璇发愣,便行礼道:“公子,两位逝者已经收敛完好,请公子示下。”

孟璇转身对着两具棺木扑通跪下道:“姑姑,璇儿对不起你。你说等我了结了郡主的事,便回家含茹弄孙,颐享天年,璇儿,这就送你回家。姑姑放心,我以无崖居少尊主的名义起誓,定然要让凶手血债血偿。”

那老丈这才知道孟璇的身份,赶紧领着伙计们在孟璇身后也跪了下去。

这时,孟璇又对蜀王的棺木道:“徒弟殿下,你叫了我几个月的师父,我却什么都没有教你。灵罗传18章其实,你的功夫比我厉害多了,师父没有什么好教你的,回家吧,好好练好你的独门绝技。等着师父为你报仇,总有一天,我会下来与你过招的。”

孟璇对着两具棺木三叩头,起身对着老丈道:“老丈,这两位一位是无崖居代尊主上官鹰前辈,她的遗体要送回无崖居,另一位是蜀王殿下,要送回蜀地。你可办得到?”

老丈行礼道:“弟子万死不辞。公子,你真是少尊主?”

孟璇笑笑道:“我原不想做什么少尊主,只不过这是上官前辈的夙愿。”

老丈赶忙行大礼道:“弟子见过少尊主。”

“老丈快快请起,我这个少尊主,还未授位,不敢担此大礼。来自haohaoyun.com

“少尊主过谦了,你手里有尊主黑木令,不管授位没有授位,都当得起我等的大礼。敢问少尊主,上官代尊主是如何遭难的?”

孟璇扶起老丈道:“老丈,你不必过问这件事了,总有一天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现在我写两封书信交与你,你们即刻启程,挂无崖居的车旗,将两位逝者送回故里。我还有要事就不与你们同行了。”

“弟子遵命。”

孟璇将一切安排妥当后,便流放之地方圆几十里搜寻太子的踪迹。一连几天一无所获,太子没有了踪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她查遍了八卦阵上的那些不明身份的尸体,全然没有任何线索。

看来唯一的线索,便是上官鹰留给自己的那枚玉坠,她自语道:“姑姑,你在天有灵,告诉我,这玉坠的主人到底是凶手,还是别的什么人?这个”姬”是姓?是名?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看着畅春园没被翻乱的样子,她想,这些人肯定是来找四灵玉璧的。这些人,不管是谁,都可能是太后和国公府派来的,这里情形大概也如崔氏飞鹰刺杀公主一样。

孟璇的心撕裂般的痛,却没有一点悲伤,只有满腔的仇恨,此番血腥的杀戮,让她心中燃起了复仇的火焰。站在畅春园内,她双拳紧握,手指甲陷入了皮肉而不自知,狠狠咬牙自语道:“薛太后,崔氏,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孟璇离开流放之地往南去,很快就听说太后懿旨传令将永昌公主安葬在先太子封地里,与先太子和太子妃一处吗,也算是一家团圆了。孟璇快马去了陕州,永昌公主的丧礼还未完成,承平王这个迎接公主的亲使,就地变为治丧主管,徐尚仪为治丧司仪,但整理公主遗物和遗容的却是太后从宫里直接派来的女官。

公主遇刺,让云景方寸大乱,孟璇的到来,使她慌乱的心安定了下来。那日孟璇力战贼子的场景,深深震撼了云景,她对孟璇的态度正在悄然发生发生着变化。这个可怜的女子,在弹劾案定后,不仅由贵族瞬间变成贱民,还失去了家庭和亲人的庇护,她混入徐家,对孟璇由仇恨倒服从,又从背叛到顺从,现在已经慢慢转变为钦佩和敬爱。

“小姐,公主遇刺,太后会降罪的,这可怎么办啊?”

“哼,要问罪,也要先问王爷,你操什么心?就算你真要被问罪,我也会让你无事的。”

云景不知孟璇哪来的这种底气,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岔开话题道:“什么都是太后的人做了,我这个司仪就是个摆设。”

孟璇冷笑道:“太后是想找她想要的东西,怎么让你近身?你还是置身事外的好,免得人家以为你藏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不该问的别问。你不如趁此机会,好好想想怎么做好你的徐尚仪。进宫之后,要如何取得骗过太后和皇帝,还有兰妃娘娘。”

“小姐,我怎么能骗得过兰妃娘娘呢,她可是自小与你生活在一起的。我,我还是适合做一个婢女。”

“你记住了,就算你进了宫,也还是我的奴婢,必须听命于我。现在,把你能想到的细节都提出来,我们谈一谈,确保不露出破绽。”

两人便将所有的细节,全都过了一遍,所有的情形全都设想了一遍,每一种情形都想了好几种应对的方法。云景越来越佩服孟璇,也越来越对做徐尚仪有信心。

就这样,在给公主治丧期间,两人几乎变成了一个人,但是孟璇还有许多事是云景不知道的,比如她是无崖居少尊主,又比如她是镇国兵院银质徽章获得者,再比如她就是即将埋葬的永昌公主等等。

好容易公主的丧事办理完毕。云景跟着皇家仪仗便继续上路,就要回到帝都,走上真正的宫廷女官之路。她不免有些忐忑,离帝都越近,她就越紧张。

到了陕州城,忽然有人来投拜帖,说是驸马爷贺兰峰要拜见徐尚仪。孟璇纳闷道:“这个驸马爷,他应该拜见他的岳父承平王才是,怎么拜见起一个宫廷女官来?我与贺兰曦明面上已经解除了婚约,和他也没有什么私交了。”

云景道:“那我们到底见不见?”

“见,怎么不见,正好让我看看你的应对能力。”

去年的干旱,让很多平民流离失所,贺兰峰这个抗灾的钦差,从帝都出来半年了,连春节都是在外面过的,而灾情太大,他也无能为力。孟璇本来在心中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此刻更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云景去换朝服,收拾停当,贺兰峰已经被守卫迎到了正堂。云景出来,两人之间行礼就坐。贺兰峰也不寒暄,直接了当地说道:“徐尚仪,请恕在下之言,贺某此番来访,是请尚仪大人助力来了。”

云景道:“驸马爷言重了,小女子不过是个小小女官,驸马爷贵为皇亲,又是圣上钦命钦差,有何差遣,吩咐便是。”

“那在下就不客套了。尚仪大人在外巡查一年,不用我说也知道去年的大灾,数十万灾民流离失所、背井离乡。贺某奉皇命赈灾,怎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圣上命太尉府调兵名为打击盗匪,实则是驱逐从全国涌向帝都的流民,多地已经发生了兵民冲突流血事件,形势十分严峻啊。”

云景和孟璇闻言都震惊不已,她们专注与郡主案,对灾情有些了解,却不知道已经变得如此危急,云景闻言道:“永昌公主的事,已经让下官精疲力竭,竟不知灾情已如此严重,只是,这赈灾的事,我只怕也帮不上驸马爷什么忙。”

“非也,尚仪大人,你能帮上大忙啊。只要你肯出面,我们就能稳定住形势。”

“下官只不过是个小女子,只怕驸马爷高估了我的能力,此番公主遭难,下官罪责难逃,不日便要随王爷回宫领罪了。再则,王爷还在城中,驸马大人去请他出面,岂不比我一个女官更有用?”

“尚仪大人,除了你,没有人能够控制如今这个局面了。贺某此番赈灾不力,已是死罪,但我死不足惜,实在不忍看着那数十万的流民饿死,更不愿看到他们被当成盗匪,死在将士们的刀剑之下。贺某恳请大人看在他们苦难的份上,不要推辞了。”

贺兰峰的话,瞬间改变了他在孟璇心中形象,对他犹然生出一股敬佩之情,一时竟然忘了自己的婢女身份,接过贺兰峰的话头道:“驸马爷悲天悯人,叫人钦佩,只是不知驸马爷要我们如何帮你?”

贺兰峰没想到一个婢女会逾矩答言,一时愣住了,云景赶忙道:“这位是下官的剑术师父,一路扮着婢女保护下官的安全,她是方外之人,不懂朝礼,请驸马爷见谅。不过,师父方才所问,也正是下官想问的。”

贺兰峰笑道:“原来如此。那么大人是愿意帮贺某了?”

云景与孟璇耳语几句后道:“驸马爷,下官虽是一介女流,但自幼受家父教导,也懂得些济世的道理。再则,公主遇刺,王爷已然难以向皇室交代,驸马爷如今的难处,对王爷处境只怕是雪上加霜。在公主的事上,王爷若是被问罪,下官也难独善其身,如此推来,咱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不过,不管驸马让下官做什么,我希望驸马爷先奏明王爷,若是王爷吩咐,于公于私,下官万死不辞。”

贺兰峰闻言冷笑道:“久闻尚仪大人是个厉害的人物,贺某今日见识了。不瞒尚仪大人,我刚从父王那边过来,你这番说辞我已经早已向他说明,可他不愿屈尊求你,我是不得已才上门求大人的。”

云景无奈道:“既如此,那么还请驸马爷回去吧。下官戴罪之身,明日便一早便要启程回宫,怕是帮不了驸马了。”

贺兰峰无奈,只得悻悻然出门去了。云景问道:“小姐,你都没问他要你做什么,怎么就拒绝了他?”

“哼,你放心,他还会来的。承平王那老儿,早就打定主意将公主遇刺的罪责推给我们,想与我们划清界限。我还正不知怎么应对呢,他的女婿倒是送上门来了,这回咱们非得将他拉下水,否则,你回宫了,他也会多番为难你。”

灵罗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灵罗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河南省易学文化研究会会长孙法智一行参访都安居集团

    与会领导合影留念2018年7月3日,河南省易学文化研究会会长孙法智一行参访都安居集团,洽谈会由少室山禅宗书画院河南分院秘书长屠玉峰主持。都安居集团董事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书法)、中国传统文化诗书画协会理事、河南省书画学会副秘书长、少室山禅宗书画院秘书长兼河南分院院长、少室山禅宗文化中心秘书长、少林永化堂联谊会理事、少林武术传承中心理事吴晋华亲自接待。融洽和谐的座谈会现场屠秘书长首先代表接待方向各位参访者结束都安居集团及少室山禅宗书画院的情况,随后吴晋华代表都安居集团致欢迎词。河南省易学文化研究会

  • 人生在世上从不认输

    人生是一条漫长的旅途,有宽阔的大到,也有泥泞的小路,有灿烂的花朵鲜艳,同时也有密布的奇迹,在人生旅途中,每个人都会受到挫折,而我们认为生命的价值是能够克服掉的,逃出困难,当你摔倒啦!不要求别人扶你起来当你丢失了也不要求担心你,为什么,应为不能把他人的帮助当成依赖感,对于输,各有各的看法,而我认为输,l,doesnttmattea.to,me就算人生中遇到挫折,要明白,这是在所难免的,在那迷惘落魄的日子里,碌碌无为,不知你有没有想过,坚定的今年能超越失败输了,也并不代表,你比别人差,输了,是你的一

  • 回首2016,那一年,万人相聚泰山礼敬上苍

    相聚十月相约泰山俗话说:“泰山安,则四海皆安。”泰山,五岳独尊却雄而可亲。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泰山祈福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一片文化沃土。2018年10月13日,2018海峡两岸暨全球华人敬天祈福活动将第三次于山东泰安举行,一场文化盛宴即将到来。重温历程回味经典2015年8月15日,曾仕强先生在济南南郊宾馆蓝色大厅飞天厅首次提出组织民间敬天祈福活动,自此,敬天祈福活动正式拉开帷幕。2016年10月15日至16日,

  • 第五人格时光原型道林格雷:出卖灵魂给恶魔获得永恒的男人

    第五人格新监管者时光曝光之后,大家开始了各自的猜测,综合了所有线索后,聪明的玩家们一致认为时光就是道林格雷,先来看一张电影海报吧。电影改编自英国小说家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道林格雷的画像》,这部作品是一部惊悚小说,主角道林格雷是伦敦一位风度翩翩貌美的贵族年轻人,他的一位画家朋友为他画了一幅完美的油画,结果他被自己的美貌静待了,开玩笑说:如果画中人永远不会衰老就好了。朋友问他:哪怕把灵魂献给魔鬼交换也愿意吗?这位帅哥答:是的!道林格雷原话:愿天下所有美少年都青春不老,由此所带来的一切罪恶都由画像来

  • 孙子把85岁的爷爷接到厦门,拍了一组照片,结果帅遍全国

    红皮鞋,花袜子,他叼着烟斗,塞着耳机,手边一杯咖啡,悠然自得。他看起来,就跟国外时尚街拍里的帅老炮儿一毛一样。谁能想到在不久之前,老人还是这样一个形象。他的双手布满创伤,历经沧桑。夜里的厨房,土灶里火烧得正旺,却更显他的失落无助。寂静深夜,电视定格在了戏曲台,他记得这是老伴最爱的节目。直到第二天醒来,他继续坐在门外墙角静静等候,期待家人归来,满是孤单。而这个落寞孤独的老人,却靠着孙子的相机,玩了把七十二变。几个月前,小野杰西把独自在老家的爷爷接到了厦门,85岁的爷爷跟最平常的中国老人一样,一年到

  • 假如今天是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你将如何呢?

    我想把拥抱送给我的家人,我想告诉他们:我爱他们!到了生命的终点才发现,爱和拥抱对家人来说,有多么重要!这一生,无休无止的追求,却忽略了家人,忽略了他们的感受,这一别,永无再见之日!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我要珍惜我的家人,珍惜每一刻相聚的时光!我想静静的面对自己,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想想自己执迷的人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遗憾,后悔?为什么没有活好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不好好爱自己?为什么要到最后一刻才真正醒觉?不,今天不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今天是我人生醒觉重生的第一天,从今天开始,我要活好自己的人生,我要好好

  • 人欠你,天会还你(一定要读)

    在明朝有一个读书人叫吴子恬,他的太太姓孙。吴子恬的母亲过世早,父亲娶了继母。继母偏心,对他弟弟比较好,对他不好。他心里慢慢地就有不平,有怨。后来他娶妻了,继母对他太太也不是很好。他就不平,想要去找继母理论,都是太太把他劝下来。后来他的父亲去世了,父亲留下的有地、有银两,结果继母把最差的田给他,自己跟弟弟留好的田地,还把不少钱都私吞了。吴子恬真的受不了了,要去找继母,又被太太拦下来。中华传统文化,首先要学吃亏,不只是跟别人要学吃亏,最亲的人也要学吃亏。而且我们要了解,该是我们的,跑都跑不掉,哪是争

  • 毛不易,就像张无忌丨专访

    采写:新京报记者杨畅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除署名外图片均来自网络新媒体编辑:吴冬妮出现在新专辑的发布会舞台上时,毛不易低着脑袋,弯着眼睛,上扬着嘴角,似乎在脑补什么有趣的故事,下一秒就要忍不住“噗嗤”笑开了花。当新京报记者终于在后台逮到机会,问及乐呵的原因时,他又一脸神秘,“发行了新歌嘛,当然开心了。”在毛不易的心中,似乎一直有个神奇的小宇宙。同时,他擅长用一本正经且“过分谦虚”的幽默语调,来回应外界对他的夸奖。这也许是他保持清醒、避免“膨胀”的经验谈,毕竟,从去年《明日之子》节目冠军出道至

  • 钱生钱才能致富,这个你一定要懂!

    三个人赚钱的方法:他给第一个人五袋金子,给第二个人两袋金子,给第三个人一袋金子,然后给他们设定偿还的期限,看他们如何利用这些金子来赚取财富。第一个人利用五袋金子做了投资,很快又净赚了五袋金子;第二个人利用金子做生意,也净赚两袋金子,第三个人为了保证安全,把金子埋在地下。期限到了以后,三个人各有不同的来到耶稣面前汇报自己的结果。耶稣对前面两个人进行了奖赏,让他们尽情地享受天国的快乐。耶稣问第三个人,你为什么没有收获。那个人说,我知道你到期后肯定还要收回金子,还要收我的利息,你是不劳而获,我才不给你

  • 老同学,你在哪?再不相聚我们就老了!看哭了所有人!

    那年夏天~我们毕业了!你们向北,我们往南…毕业5年,我们有的已经步入婚姻殿堂,有的还在等着那个人…毕业10年,突然觉得大家都有了大人的样子,很多人都有了自己的宝宝…毕业15年,大家都经历了人生最艰难的那段日子,有的人离婚了,有的人,还在一起…毕业30年,好多同学已经开始注意饮食健康,能喝酒的一桌,不能喝的一桌。毕业40年,听说有同学都抱上孙子了,感叹岁月不饶人啊!毕业50年,能来的一桌,不能来的空出了一桌。毕业60年,三三两两,互相搀扶着,已经凑不齐一桌了…相聚是缘,那些年的青葱岁月,互相陪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