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独家专宠:青梅萌妻休想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12: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独家专宠:青梅萌妻休想逃
第十一章矜持是什么鬼?

到了浴室,宁致远开始犯难了,就算李佳人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但毕竟也是异性呀,总不能让他亲自下手来帮她洗澡吧。网站haohaoyun.com

纠结了好一会儿,他才朝李佳人问道:“你能自己洗澡吗?”

“洗澡?可以呀,我在家都是妈妈帮我放好水,就自己一个人洗的啊!”她不假思索的开口回答道,只是眼底有着一抹奇异的光芒闪过,她没有说,那之后她妈妈总是要气得半死,以为她把浴缸当游泳池了,根本不是在洗澡。

宁致远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把她放到地面上,抬手把浴缸放了一半水,毕竟她太小,他怕把她淹着,当然还不忘细心的伸手测了下水温。

“好了,我已经给你放好水了,你自己洗,洗好了喊我,我就在外面等你。”他一边仔细的交代,一边把旁边的小凳子拿过来放在浴缸前,就她这小胳膊小腿的,她能不能爬进去浴缸还真不好说。

她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小脑袋瓜儿,乖巧地冲他道:“嗯,我知道了。”

宁致远再三确认,确定她一个人没问题的时候,才举步朝朝屋外走去,到了门口,身后的李佳人蓦然出声喊停他的脚步。

“哥哥,我的衣服呢?”

额,宁致远这也才意识到,他忘记衣服这回事了,总不能让她洗完,还穿着她那脏兮兮的白裙子吧,但他家现在要找一套小孩子的衣服出来,也不太可能,现在叫佣人出去买,也是需要一段时间。推荐haohaoyun.com

怎么办呢?

他蹙着清秀的眉心,冥思苦想了一下,无奈,只能回头冲她道:“你先洗,一会儿我把衣服放门口。”

没有办法,他只能先把自己最小的T恤给她当裙子穿着,虽然肯定会是拖地长裙,但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这样,先让她穿着,等他喊人把衣服买回来再给她换上。

“好,我知道了。”她不疑有他的低头,直接忽略掉宁致远还在场,就开始摸索着要拖衣服,毕竟她很喜欢在水里的感觉,而且这里的浴缸比她家的要大一倍,她更是迫不及待。

殊不知,她这一举动,把宁致远惊得一愣一愣,回神后转过身的速度快的惊人,青涩帅气的脸庞泛起一抹不正常的红晕,语气有些慌乱和害羞的大声喊道:“喂,你好歹是一个女生,看着我一个男生在这,就不会矜持点啊,不会等我出去再把脱呀!”

只见李佳人早已经把裙子一撩,小内内一脱,光着小身板站在宁致远事先准备好的小板凳上,“噗通”一声,直接跳进浴缸里,温水划过肌肤的舒适感,让她精致的脸上扬起一抹甜甜的微笑,小手调皮的拍打这水面,小嘴发出银铃一般清澈的笑声,那一刻,她好似误落凡尘的小仙女。

她看着宁致远的清廋的后背,一脸不解的问道:“矜持?矜持又是什么东西?”

宁致远顿时一阵挫败感涌上来,声音有气无力的道了一声,“没事,你先洗吧,我出去了……”

她疑惑的“哦”了一声,便自顾自的在水里玩的正欢,根本无暇顾及他的异样。

宁致远走出浴室,反手合上磨砂玻璃门,才一脸抓狂的扒拉了一下自己柔软的黑发,他真是撞邪了,她才三岁呀,鬼懂得矜持是什么玩意,最好笑的是,他竟然对她说了这个她无法理解的词,他的高达两百的智商呀,那去了!

第十二章对她心细如发1

宁致远在他的衣柜里找了找,最后找到一件,他看起来比较小的白色T恤,虽然李佳人穿起来一定还是大,但也没办法了。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他走到浴室的门口,把衣服叠了叠放在门口上,朝里面喊了一声,“衣服我放在门口了,你洗完记得自己出来拿。”

很快,李佳人满含笑意的声音连带着玩水的声响一起传出来,“哦,我知道了,谢谢哥哥。”

宁致远抿了抿淡薄的唇,眼底浮现出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宠溺之色,听着里面清澈的笑声,他胸口涌上一股莫名的暖意,似乎只要她在身边,就像拥有的全世界一样。

这时候的他还太年轻,不懂这种感情是什么,他以为,他只是孤独了太久,需要一份亲情在身旁,需要一个人像亲人一样陪在身旁。

他在门口呆了一会儿,就抬脚朝门口走去,出去,扫了一眼楼下,发现他外公和老管家都不在,他眉心微微一动,朝下面喊道:“林婶,林婶……”

一名微胖的中年妇女很快出现在客厅之中,她微笑着仰头看向宁致远,问道:“少爷,你喊我有事呢?”

“外公和老管家呢?怎么不见人了?”他虽然猜到他们的去处,但还是随口问了一下。

林婶迟疑了一下,神情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如实说出来,“老爷和管家出去了,应该去了宁先生的婚礼……”

说完,林婶偷偷打量着自家少爷的脸色,她以为他会发怒,却不想他只是很平淡的“哦”了一声,和几个小时前,一听宁文轩婚礼,就变得浑身气息冷飕飕的,然后暴怒起来疯了一样的砸东西的他判若两人。

就当林婶心思疑惑之际,宁致远开口了,道:“林婶,你找人去趟商场,把适合三四岁小女孩穿的衣服,各种颜色各种款式都买一套回来。独家专宠:青梅萌妻休想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林婶一时没反应过来,傻傻又问了一句,“啊?各种颜色各种款式都要一套?”

“嗯,都要一套……”宁致远好像想起了什么,顿了顿,漆黑深幽的双眸微垂,然后接着道:“对了,一定要最柔软的布料,就我穿的这个牌子的衣服布料就还不错,你就买同个牌子就好。”

他想起来,李佳人的肌肤很娇嫩,一般的布料恐怕会让她不舒服,所以特意交代了林婶一下。

林婶在听到他话音的那一刻,表情是惊愕的,但很快恢复了过来,朝他点了点头,道:“好的,少爷,我知道了,我买回来立即送到你房间。”

宁致远这才满意的颔首,抬脚走向一旁的客房,他也浑身也被小丫头扒拉了不少泥迹在身上,他也急需去洗一个澡了,他还得动作快点,不然一会儿李佳人洗出来见不到他,不知道会不会哭鼻子。

但不用多久,他就知道他这个想法还真不是一般的多余。

楼下的林婶在宁致远离开之后,就赶紧喊人备车出去,要知道少爷穿的牌子可是不便宜,一套好几万,国内更是少有,还得各种款式都一套,她得先打电话去各个专卖店预定好,然后派人去拿。

不过最让林婶讶异的是,一向待人淡漠的少爷,竟然对带回来的小女孩如此上心。说明haohaoyun.com

第十三章对她心细如发2

宁致远很快就洗完出来,估计是因为惦记着房间里的李佳人,这是他有史以来洗澡最快的一次。

他拿过毛巾随意擦拭了一下湿漉漉的黑发,便拿过一旁上白色T恤和灰色的休闲长裤套上,朝他的房间走去。

当他推开房门进去的看到放在门口依旧叠的好好的衣服,眉心没有来的皱了皱,他吩咐林婶和他洗澡的时间加起来不短了,按理说李佳人应该洗好出来才对。

可现在她非但没有出来,就连浴室里都静悄悄的,宁致远心不免有些提了起来。

他走到浴室的门口,试探地朝里面问了几声,“佳人,你还没洗好吗?”

然而回应他的依旧是一片静悄悄,里面连水波动的声音都不曾传出一丝丝来,顿时就急了,脑海一闪而过,是里面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

难道她洗着洗着被浴缸的水淹着?可是不可能呀,他已经特意不把浴缸水放满,浴缸里的水根本不可能淹过她的肩膀。

以上的想法被排除了,脑海却又冒出另一个场景,她会不会洗完出来,小脚踩在小板凳上,然后脚滑了,摔倒了!

这个想法在他脑海中成形,他越想越有可能,心下一急,他直接打开浴室的门进去了,幸好是他刚才没锁上门,磨砂的门一推即开。阅读haohaoyun.com

他脚步焦急的朝里走,声音听起来也有些慌乱的喊着李佳人的名字,“佳人,佳人……”

“额……”当他看清里面的情况时,顿时帅气的脸庞划过三条黑线,谁告诉他,这是个什么状况啊!

只见李佳人两只小小的手臂趴在浴缸的边缘,精致好看的小脸放在手臂上,好看的大眼睛紧闭着,眼帘上长长的睫毛微卷,像海藻一样的头发在水面上飘散开来,在浴缸内一副睡的正香的模样。

没办法,小孩子自然就是吃饱了就像睡,加上在温热的水中泡着,浑身袭来的舒适感,让她更是昏昏欲睡,李佳人就想闭上眼休息一下,但没一会儿,就已经睡过去了。

一旁的宁致远看着睡相香甜的她,顿时觉得又好气又想笑,半天,才抿着嘴角淡淡笑了一下,道:“真是只小猪,吃饱了就睡……”

宁致远本想出去喊林婶把她抱起来的,但见水已经凉了,怕再多泡会儿,李佳人就该要感冒了,犹豫了片刻,还是拿过一片的浴巾把她从水里捞出来,用浴巾包上,轻手轻脚的把她抱出去。

李佳人睡的沉,一路上竟然也没醒过来,宁致远无奈,只好拿过另一条干毛巾给她姣了姣头发上的水,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拿过吹风机给她吹干头发。

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唯恐她会有半丝的不舒适,白皙的手指在她柔软的黑发中穿梭,把她的头发一点一点的吹干,直至吹干她一头黑发,他的嘴角的弧度一直都是保持上扬的。

没多久就吹干了头发,他才拿过一旁他的白色T恤给她套上,看着她白花花的身体,他脸庞竟然有些红了起来,当给她穿上一副那一刻,他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第十四章一起睡觉

李佳人整个人被包裹在宁致远大大的T恤里,恬静的睡颜很好看,让抱着她的某人心情莫名其妙的很好,更是对她百看不厌。

他白皙的手指给她捋了捋几丝调皮跑到她脸上的头发,手心在她娇嫩细滑的脸颊上摩挲了一下,嘴角上扬的弧度越发明显了起来,让他本就出色的容貌更加的帅气迷人几分。

在接触李佳人之前,宁致远是由心而外的讨厌小孩子,在他印象中,小孩不是调皮的玩的满身污渍,就是整天哭个不停,烦人得要死。

但不知道为何,今天的李佳人竟然让他有一种,以后就把她带在身边也不错的感觉。

看着看着,他竟也有些困意袭上来,他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干脆抱着李佳人直接在床上躺了下来,反正她睡的这么香,一时半会应该不会醒,他刚好也可以睡一下。

让她小小的身体趴在他的身上,他的长臂搂着她的腰,拉过一旁的丝绸被子给自己和她盖上,便安心闭上好看的丹凤眼,随着浅浅的呼吸声渐渐睡去……

买好衣服回来的林婶急匆匆的提着大袋小袋的衣服上去,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宁致远的房门,但里面却是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动静传出来。

林婶犹豫了一下,小声的朝里喊了一声,“少爷,少爷你在吗?你要的衣服我买回来了。”

但又过去了半晌,里面还是静悄悄的,林婶这才伸手推了推门,门没锁,一推就开了,她才轻手轻脚的走进去。

“少爷?少爷……”

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林婶这才把衣服放在卧室的沙发上,接着朝里走去,当看到床上闭着眼睡熟的宁致远,她当即被吓了一跳,差点就大惊出声,但好歹及时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有发出声音惊醒了床上的两人。

她平复了一下自己吃惊的心情,这才又轻手轻脚的出去了,直到关上卧室门的那一刻,她才敢重重吸了一口空气,刚才差点没把她憋死在里面。

他家少爷可是再几天前知道宁先生结婚消息就闹翻天了,这几天一直阴沉着一张脸,好几次半夜没睡,脾气一起来,还砸了不少东西,今天更是给小姐上完香之后,直接和老爷子吵了几句就跑出去了。

没想到这不知道少爷那里捡回来的小丫头倒可以让暴躁的少爷安定下来,林婶露出一个欣慰的笑来,然后转身下了楼,她可得下去多准备些小女孩喜欢吃的东西,她是看出来了,把这小女孩哄好了,她家少爷准会高兴!

半个小时之后,林老爷的加长版林肯在本市最有名的四季酒店停了下来,老管家回头朝闭目养神的他喊了一句,“老爷,到了。”

林老爷子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缓缓睁开那一双经历过无数风霜睿智的双眼,透着车窗朝外看了一眼酒店门口,眼底一闪而过一抹阴霾,声音微冷的开口道:“管家,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好了吗?”

老管家笑着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老爷,你交代的事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办好。”

林老爷子这才淡淡“嗯”了一声,伸手理了理自己身上一丝不苟的中山装,“下车吧。”

第十五章质问宁文轩

老管家先行下车,然后毕恭毕敬的给李老爷子拉开车门,等他下车后反手关上车门,挺直身躯跟在他的身后朝四季酒店走进去。

“林老,您好。”

“林老,您来啦!”

林老爷子才步入大堂,就一群人围了上来打招呼,他嘴角微扬,对于一众人等只是微微颔首,或者淡淡的回了一个“嗯”字就算回应了。

“林老,您的位置在这边,这边请。”一名身着旗袍的美艳少女走到他的面前,引着他朝上位走去。

但林老爷子却没有前往,双眼微眯,扫了一圈整个婚宴大厅,才低沉声音道:“等等。”

一句等等让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好奇的看向林老爷子站着的方向,但无非都是看热闹的目光,林宁两家在A市独大了很久,无非就是两家的联姻关系,现在宁文轩竟然在林老女儿过世第一个忌日如此高调的再行娶妻,大家都心底暗暗叫好,看来林宁两家要翻脸了。

那名旗袍少女先是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朝林老爷子笑了笑,态度十分恭敬的问道:“林老,您是有什么吩咐吗?”

林老爷子微微垂眸,问道:“文轩呢?他在那?”

“先生刚才衣服沾了些酒水,现在在休息室换衣服,您先坐着等他一会儿,先生马上就回来。”

“不必了,你现在带我去找他。”林老爷子淡淡看了一样那名旗袍少女,语气带着不可抗拒的意味说着。

“林老……”那名旗袍少女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妥协了,朝另一个方向指了指,道:“休息室在这边,林老请跟我来。”

林老爷子微微点头,便朝那边走去,一直上了二楼的顶级套房,旗袍少女才在一处房门等下,回头朝他微笑着道:“林老,就是这里,您等我喊一下先生。”

林老爷子不语,但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叫宁文轩出来。

旗袍少女正想敲门,门就卡一下开了,正是换好衣服的宁文轩要出来,他看到林老爷子先是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笑着喊道:“爸,您来了。”

“嗯,进去吧,我有点事和你说。”

“好的,爸。”宁文轩侧开身体让林老爷子进去,才跟在他身后走进去,老管家自然而然的为他们和上门,站在门外等候。

林老爷子倒也不客气,进去后就径直朝沙发走去坐好,抬头,看着宁文轩道:“坐下说吧。”

“哎,好的,爸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宁文轩有些忐忑的坐下,暗下细细打量着林老爷子,虽然看起来面无表情的,但脸色不算阴沉,应该没生气吧。

连老爷子抿了抿唇,双眸紧紧盯着稍微坐立不安的宁文轩,语重心长地道:“文轩呀,你也是我这老头看着长大的孩子,我也知道你和雨柔的事,怨当初我和你爸死活要把你们绑在一起,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说,你今天这做法很不厚道啊!”

“爸,我……”宁文轩被质问的口不能言,他低着头不敢看林老爷子,明明将近四十的男人,此时却好像放错的小孩一般。

他知道自己是理亏的一方,一开口就是先道歉,“爸,对不起……”

第十六章韩氏的阴谋?

林老爷子不知是不是想起去世的女儿,眼底泛着一抹伤心,抿了抿唇,轻声道:“文轩呀,我知道你不爱雨柔,但今天是她的忌日,你一定要在今天就迎娶新妻?”

他声音虽然低柔,但是他毕竟是长期高居上位的人,话语中带着一丝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坐在一旁的宁文轩更为不安。

宁文轩深知林老爷子肯定是生气的,急忙开口解释道:“爸,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我娶韩菲儿只想想……”

“想什么?想要拿下韩氏手中最大的地皮开发权?”李老爷子垂下眼眸,开口打断他的解释,问道。

宁文轩先是一愣,然后快速点头,连声道:“对对,就是这样,爸,你知道的,我一向事业心强……”

那知他话还未说完,林老爷子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拿着拐杖重重的掷在地面上,厉声道:“文轩啊,你当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就因为一块地皮你就答应韩家在雨柔的忌日娶韩菲儿过门!”

宁文轩被他看着有些心虚,但又觉得自己哪里有错,于是便小声的争辩道:“不是的爸,要是我们拿到那一块地方,将来开发起来,我们集团的盈利等等都会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

他不说还好,一说林老爷子脸顿时就更黑了,吓得他赶紧闭上了嘴,忐忑不安的查看着林老爷子的脸色。

沉默了一会儿,林老爷子才一脸无奈地解释道:“韩氏手中那么大一块地皮,在整个A市有能力来开发的集团寥寥无几,除了我们也就安家可以。”

“爸,可是我之前听说韩氏是打算把地皮卖给安家的,所以……所以,我才答应娶韩菲儿……”

“蠢货!”林老爷子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气得差点想一拐杖直接把宁文轩的脑袋敲开,看看他昨晚上厕所是不是把脑子当屎拉出来了,他话说到这了,他还不明白吗!

“你还不明白吗!安家虽然看起来和我们实力相差无几,但近些年来,几个错误的投资早已经让安氏外强中干,这在业内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安氏根本不可能再一次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投资这块地皮,就算他们参加竞拍,但最后都会支付一部分的资金给韩氏……”

林老爷子一说到这,宁文轩一下子就想通了,一副幡然醒悟地说道:“而韩氏那些老古董肯定不会答应,毕竟谁知道几年后安氏的情况如何,那些保守的董事最后一定会选择致远集团!”

林老爷子看着他一脸懊悔的表情,才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想明白了就好。”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韩家一定要把韩菲儿嫁给我?而且还是在今天?”宁文轩拧着眉不解的问道。

“这都想不明白,无非就是想挑起我们林宁两家的隔阂,好让我撤资,自此他再把韩氏合并进来,那么在A市的风向又得转向韩家了!”林老爷子眼底隐藏着一抹戾气,冷冷地说道。

这只是最好的想象,往差里说,要是韩菲儿生下一儿半女,介时再弄点小意外发生在宁致远身上,那么以后致远集团在谁的手里就难说了!

第十七章还记得致远为何名为致远?

他神情有些愤怒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眉间皱地死死的,声音微冷地道:“爸,我现在就出去把婚礼取消!”

他愤慨万分的站起身,就要出去,但被林老爷子开口阻止了,“等等!”

宁文轩是停下了要离去的脚步,且一脸不解的回头看着恢复淡定的林老爷子,问道:“爸,你这是?”

林老爷子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示意他坐下,宁文轩虽然不懂他什么意思,但也听话的走回去坐好,耐心等待他接下来的话语。

只见林老爷子睿智的眼眸微眯,抿了抿唇,才不紧不慢地道:“文轩呀,我知道雨柔的去世,只是个单纯的意外,的确怪不得你,你那,毕竟还年轻,身边是要有个女人的,我看韩菲儿各方面也是不错,不如你就娶了她吧!”

宁文轩没想到林老爷子会这样说,但想到这场婚礼他就像傻瓜一样被人家骗的团团转,他就一脸的憋屈,为难的看了林老爷子一眼,支支吾吾地道:“爸,可是韩家……”

但林老爷子没有给他接着说下去的机会,话锋一转,道:“文轩,你爸妈前几年去世了,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当初我们林宁两家合并,且改名为致远集团,你可还记得这是为何?”

宁文轩有些跟不上林老爷子的速度,脑子有些懵圈了,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道他,“记得,那是我们两家当时都一致决定,以后致远集团的继承人只能是致远一个人,所以才以致远的名字来命名。”

林老爷子一听他说完,顿时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你还记得就好。”

“???”宁文轩这是彻底懵了,完全搞不懂他这么问的意义何在。

林老爷子也不打算解释,嘴角扬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然后高声喊道,“管家,进来!”

门口站着的老管家几乎是应声而入,很快站定在两人的面前,朝宁文轩问了声好,“宁先生好,老爷您叫我进来有事?”

林老爷子微微颔首,低沉着声音道:“我来之前叫你准备的东西呢,你现在可以给文轩了。”

“在的,老爷吩咐的我老早就办妥了,请的可是国内最权威的人员,我现在就给宁先生。”老管家会意的笑了笑,然后快速的拿出一张单子递给宁文轩。

宁文轩迟疑的看着老管教手中单子,不知为何背后一凉,心里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一旁的林老爷子看着他迟迟不接过去,浑身气势立即变的微冷,喊了他一声,“文轩!”

宁文轩碍于林老爷子的威严,即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伸手接过来。

老管家和林老爷子一见他接过去,顿时脸上浮上一抹若隐若现的忍笑,林老爷子见宁文轩迟迟不看,甚至还开口提醒了他一下,“文轩看呀,愣着干嘛!”

“好的,爸。”宁文轩垂眸朝单子看去,此时他是抗拒的,待他看清单子为何物之后,脸那是黑的几乎可以滴出墨水来。

第十八章林老爷子的反击1

让宁文轩黑脸的是他手中的那张单子,竟然是某某男科医院的结扎手术的挂号单,而且挂单人的名字就是宁文轩三个大字杵在那,让他有吐一口血就倒地不起的冲动。

他咬了咬唇,看向神情似笑非笑的林老爷子,一脸快哭了的表情,道:“爸,你这是……”

“文轩呀,我知道这样做是有些委屈你了,但这也并不是说不过去的举动,毕竟你已经有了致远这么好的继承者,这也算是为了保证当初我和你爸妈的初心。”林老爷子语重心长地道。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杜绝任何女人生下宁文轩的孩子,也就是杜绝任何可以对宁致远地位有威胁的人出现。

宁文轩握着挂号单的手紧了紧,心里很明白林老爷子打的是什么算盘,虽然心里有些许的不舒服,但很快他也释怀了。

对于前妻林雨柔他的确是没什么感情,只能说上相敬如宾,但对于宁致远他是真的打心里疼爱的,再加上韩菲儿连同韩家一起算计他,他也就没什么好顾及的,毕竟只是他们做初一,他做十五而已。

他心下一狠,抬头看向林老爷子坚决地道:“好,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林老爷子并不意外他的决定,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之前一直沉默任由他们大肆宣扬婚礼,为的就是等今天给韩家一个巴掌。

林老爷子伸手拍了拍宁文轩的肩膀,幽幽地道,“嗯,你能理解我这老头子的担忧,我很高兴,当初我果然没看错人,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你别忘了,婚宴结束后,就过去,挂号单上有时间,你可别迟到。”

宁文轩点头,道:“嗯,我知道了爸……”

他眼底一闪而过一抹冷冽,想着韩菲儿,嘴角扬起微冷的笑,反正他知道她骗他的时候,就没想过今天会和她洞房花烛。

“嗯,那我就先回去,你自己好好招呼宾客……”林老爷子说完,站起身就要往外走,但是宁文轩有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爸,致远那孩子还好吗?”

林老爷子听他提起疼爱的外孙,眉也随之一皱,叹了口气才道:“致远在我那一切都好,只是性子与以前大相径庭,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沉……”

宁文轩一听,顿时在心底的内疚感翻腾而上,他一直忙着工作,忽视了宁致远,以至于他妈妈一去世,他怨他,搬过去和林老爷子住,他一年来几乎都没见过他几面了。

想了想,他朝林老爷子道:“爸,我想把致远接回来,你看……”

林老爷子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文轩,我知道你想致远,但这孩子的心结太重了,现在都还不肯见你,今天还在家里发了好大的脾气,你就再等等吧,等再过些时日,他自己想明白了,你再去接他回去吧。”

宁文轩虽然想接宁致远回去,但也甚至自己儿子的脾气,要是他不是自愿回去,谁也拉他不走,也只好无奈的同意林老爷子的建议,道:“爸,我听你的,致远这孩子就多劳你费心了。”

林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不用担心,便带着老管家站起身离开了。

独家专宠:青梅萌妻休想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独家专宠 或 青梅萌妻休想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喜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喜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喜娃目录预览:第1章红肚兜小胖子第2章拦住他!第1章红肚兜小胖子午夜的最后一班公车里,桑水兰坐在最末排的一张椅子上,认认真真的垂头看着电话里下载的小说。窗外各种建筑物以及街面上的路灯所散发出来的霓红色灯光,透过公车的玻璃窗影影绰绰的照射进来。坐在桑水兰旁边的,是一个身穿大红肚兜,脑袋上扎着一个朝天小辫的小男孩。这小孩大概两三岁的模样,圆溜溜的一双大眼,葱白似的俏鼻,樱桃似的红嘴唇,皮肤白得像一块晶莹的玉石。在绣有福字的大红肚兜的映衬下,小男孩的皮肤显得更加白晳剔

  • 小丈夫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丈夫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小丈夫目录预览:第1章恶魔般的浅笑第2章另类的打扮第1章恶魔般的浅笑活到十九岁,顽皮任性捉弄人的事她做得多了,偏偏当街被一群小混混调戏抢劫的戏码生平第一次接触。桑红叶看着眼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几个恶痞少年,这条人烟稀少的街道是她每天放学时必经的途径,虽然她听惯了校园暴力这个名词,但是此类事件若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时,那可就另当别论了。“小美眉,如果你肯乖乖的将包包的内钱拿出来孝敬给哥哥,并且答应陪我们去宾馆爽一圈的话,我保证会在傍晚十二点前将你安全的送回家中…

  • 闪婚有毒:帝少老公深度宠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闪婚有毒:帝少老公深度宠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闪婚有毒:帝少老公深度宠目录预览:第1章退婚也玩命第2章下次,别让我碰到你第1章退婚也玩命“喏,这东西给你,我们的婚约就此作罢,以后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午后,宁静的咖啡店内,乐果果看着面前的五官精致,一脸笑容的男人傲娇的说。然,话音才落下,只见男人的眼里闪过一抹疑惑,紧接着就见男人打开红色的锦盒,看到里面的比维特尔斯巴赫钻石还要纯粹的蓝色宝石,眼神陡然间深邃起来。“你未婚夫是谁?”冰冷的言语冷透了骨子,乐果果一愣,“你不是我未婚夫?”那这

  • 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目录预览:第1章他亲身验证第2章我可以娶她第1章他亲身验证“确定是她吗?”“就是她,我敢确定。”“那还等什么,去抓人。”静谧的夜,男人低哑的声音从加长林肯中回荡,削瘦硬朗的脸型把他的五官衬托的尤为立体。他身边的司机不断对着从剧组走出来,拿着道具的女人拍照,然后发出消息。几秒钟之后,拿着剧组道具的女人直接被几个黑衣保镖带向了一辆黑色轿车中。云中酒店306房间。陆庭深侧身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一身考究的黑色手工西装下,将他

  • 霸总裁情陷小新娘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霸总裁情陷小新娘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霸总裁情陷小新娘目录预览: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1章不情愿的婚姻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2章我的倔强坚强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1章不情愿的婚姻我自己都不清楚,我阮小原怎么浑浑噩噩就答应这场婚礼。因为父亲求助的眼神,姐姐的推搪吗?我已经忘记自己在家中充当什么地位。姐姐不要的东西,轮到我。我想要的东西,还要看看阮雅喜不喜欢。她喜欢的东西,我只有拱手相送。她不想做的事,我顶着。她不想说的话,我接着。现在,她不想嫁的人。我嫁。公司有困难,需要依附轩辕公司。奇怪的是,轩辕财团大

  • 危险记忆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危险记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危险记忆目录预览:第一卷楔子第1章写作的女孩第二卷游戏开始第2章会员派对第一卷楔子第1章写作的女孩女孩开始写作,她很认真地敲打着键盘。上一笔稿费让她去了一趟湘西,整整一个月。用尽了盘缠回到杭州,已经是初冬,不得已又开始了写作。最近的她很想要搬进一间稍微明亮一点的房子。这个阴暗的一楼,加上南方特别的梅雨季节,那种霉湿的味道都已经深深地渗入那些行将腐朽的墙壁。最近她越来越厌恶这个昏暗的房间,越来越恐慌。她想着,要快一点写完手上的东西,在下一个梅雨季节到来的时候,

  • 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第2章相亲?开什么玩笑第1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晚上九点半左右,一个上身穿着红色的可爱吊带,下身穿着黑色的超短裤,脚上还嗒拉着一双红色人字拖的女孩子提着一袋宵夜,轻轻地哼着歌走在大街上。晚上九点半左右,两个神态猥琐的男人悄悄跟在一个轻轻哼着歌的女孩子身后。晚上九点半左右,一个身着正式西装,面容英俊冷硬的高大男人从抛锚的法拉利跑车上下来,打了个电话让人来接他的时候,看见了两个男人猥

  • 豪门惊梦:圈爱一生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惊梦:圈爱一生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豪门惊梦:圈爱一生目录预览:第一卷温柔霸爱第1章她,我定下了第一卷温柔霸爱第2章留下我的烙印第一卷温柔霸爱第1章她,我定下了十岁的皇甫秋瑾和还在过百日的洛歌,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是相当彪悍,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了。十岁的皇甫秋瑾是所有同龄人眼中的怪咖,他思想成熟,成绩全年级第一,钢琴比赛全市第一,年级武术比赛第一,不仅如此,还在全国小学生书法比赛中拿得了冠军。他不爱说话,不爱与别人玩,最爱做的事就是双手插在裤袋里,沉默发呆。简直是帅呆了,酷毙了。百

  • 大叔,离婚请放手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大叔,离婚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大叔,离婚请放手目录预览:第一卷萌爱第1章相亲第一卷萌爱第2章对不起第一卷萌爱第1章相亲安静依坐在咖啡厅里,低垂了眼睛,有意无意的看着门口,等着来相亲的人。要不是夏暖暖用一顿大餐诱惑她,她才不要浪费自己打工的时间,傻傻的坐在这里,和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相什么亲。环佩叮咚,挂在咖啡厅上的风铃再次响起的时候,安静依抬起头,就看到走进来一个男人,一个好看到让安静依不自觉想要脸红的男人。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令

  • 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目录预览:第一卷心悸游戏第1章你们不般配第一卷心悸游戏第2章让我假扮你第一卷心悸游戏第1章你们不般配B市,盛夏。日落黄昏。“你去联系一下万群舫,我今晚必须见到他。”坐在豪华房车内的男人,薄唇轻启,对着电话那端下达命令。总裁特助杨邱昊的声音平稳,详细的汇报,“我已经联系了万董,人在市中心医院Vip7号病房。合约万董看过了,只要总裁您过来,双方签字即可。”“做的不错!”毫不吝啬的夸奖,东方凌挂断了电话。他按下对讲机,淡然的口吻,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