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8 15:13:3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
第1章 狼狈时遇秦总

“秦总,这就走了?”

顶级vip包厢内的房间被打开,一个殷勤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接着,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

秦昭然淡淡扫了一眼一脸讨好的男人,没有说话,修长的双腿自顾自的往前走去。余下的人见状快速的跟了上去。

这次秦昭然回国,据说是打算在w市开发市场。秦昭然是什么人?一跺脚就能让全球震三震的人,名下的产业涉及颇广,据说身价已过百亿。

他一回国,便引得所有杂志媒体争相报道,这些商人自然也不可能错过这么大的商机,自然卯足了劲儿的讨好。

也不知道今晚的酒后劲儿太大还是别的,秦昭然感觉到有些莫名有些烦躁,他刚走几步,黑眸随意的扫了一眼眼前的过道,当看到蜷缩在墙角处的一团娇小的物体时,眸光一怔,眼中划过一抹异色,很快又消失不见。好好孕

秦昭然抬脚,仿佛没有看到一般,视线直接略过那道娇小的物体。

只是还未走几步,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脚步匆匆,脸色满是焦急的神色从他身边跑过。

秦昭然一向记忆里惊人,很快他便想起了那个男人是谁,眉头微皱,随后他便清晰的听到身后传来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

“不要,我不去!”女人带着哭腔,声音里满是绝望。

“婉婉,别倔啊,听爸爸的话啊!”

“不要,爸,我不要!”

许是女人的声音太过无助,秦昭然清楚的听到身后的商人正在议论着。

“看到没,这才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可真有顾宏的!”其中一个男人说着。

“怎么回事?”

“大川的张总看上了顾宏的闺女,顾宏为了这桩生意,把自己女儿都送到人家床上了!”商人之间利益往来,有很多人都喜欢用女人来送礼,可是送自己女儿的可却是头一次见到。《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男人说得兴起,全然没有发现走在前面的男人停了下来。

“爸,我求你了,我不要去!”此时的顾婉已经完全没了任何力气,全身上下好似被火烧起来一般,尤其是小腹的位置,好像有万千只蚂蚁在啃食着自己。她努力强撑着自己,仅剩的那点意识在抵抗着。

顾宏看着女儿的样子,知道药性已经完全散发了,要是换做平时他早就将她拖走了,可是这里毕竟还有其他人,他自然不好太过明目张胆。

“好了,来,爸爸扶你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嘴上说着,便伸手想要去拉女儿。

只是手还未伸出去,便被人猛地一踹,翻倒在地。

顾宏只觉肩膀处痛得厉害,他狼狈的从地上爬来起来,脸色难看:“是哪个兔崽子踢的我?”

话音一落,便对上一双凌厉的眼,漆黑的眸底深幽得好似见不着底一般,只一眼,便让顾宏小小的哆嗦了几下。《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顾宏扫过面前男人俊美的脸,他虽然很少看财经杂志,可是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却是熟悉的。

“秦总,秦总~!”脸上的怒意瞬间被尴尬取代,顾宏压下心底那股惧意,脸上挂着僵硬的笑。

秦昭然冷冷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当触及到那已经蜷缩成小小一团的女人,眸底划过一抹复杂之色,很快又消失不见。

“哎,秦,秦总~!”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秦昭然高大的身躯微微弯下,修长的手臂微微一用力,便将那个缩成一团的女人毫不费力的抱了起来。

怎么还是这么轻?

秦昭然皱眉,也不管别人的目光,抱着怀里的女人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开。

顾婉只觉全身热得难受,恍惚间似乎有人将自己抱了起来。

睁开眼,眼前的一切早已经模糊一片,她难受的嘤咛一声,娇小的身子扭动着,男人宽阔的胸膛让她有些排斥。《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你,你是谁?快,快放开,放开我!”顾婉无力的抗议着,炙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烤灼着她最后的理性,她努力的抗拒着,想要保持清醒。

秦昭然低头,便对上因为药性而绯红一片的小脸儿,那双黑曜石般美丽的眼此刻已经氤氲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如烟如雾一般让人一眼望去竟好似会被吸入进去的错觉。粉色的小嘴儿染上淡淡的血色,柔顺的青丝染上了汗水服贴在小脸处,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却又该死的撩人心弦让人沉沦。

真是个妖精!

秦昭然只看了一眼,便感觉到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一般,这个女人......

快速走到地下停车场,刚把人放下,那柔软的小身子便卖力的缠了上来,秦昭然浑身一僵,低头看着努力将身子往自己怀里凑的女人,神色有些复杂。

第2章 再遇绝不放过你

“难受,我难受!”顾婉也不知道自己难受什么,她只觉自己好像要被这场莫名的大火烧起来一般,素白的小手胡乱的在男人厚实的胸膛上摸索着,水雾一般的眸微微眯着,诱人的小嘴儿张开,吐出如兰气息。

秦昭然看着怀里那个如妖精一般的女人,眼神一暗,高大的身躯压了上去,狠狠的堵住那张诱人的小嘴,他的吻炙热而又危险,带着毁天灭地的疯狂。

两唇相碰,顾婉只觉呼吸都快要喘不上来了,男人凶狠的力道辗转着,唇上的伤口刺痛着,原本火热的身子冷却了几分,她睁开眼,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了眼前。好好孕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她想要抗议,想要挣扎,可是男人却狠狠的压着她,吻,越来越炙热。

“唔,不,走开!”一瞬间,眼中有了痒意,她眨眼,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绯红的小脸儿滑下。

口中瞬间有了一抹涩意,秦昭然原本因为这个吻而火热的身体冷却了几分,他抬头,看着那张明明已经被药性压制得完全迷离的眼中满是抗拒,眸底一寒。

“顾婉,我说过,若是再次相见,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修长的指轻轻划过她滚烫的小脸儿,削薄的唇微微勾起,没有因为她的泪而停下动作,长臂一伸,将车椅放下,高大的身躯再次覆了上去。

顾婉只觉整个人都是迷糊的,头顶上的俊脸在眼前晃来晃去,她想拒绝,可是整个身体早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铺天盖地的灼热感朝着自己迎面扑来,似一张大网,将自己完全牢牢的困在其中。

天旋地转,世界仿若都是颠倒一般,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那大海里的小船,没有目的一般,只能随波逐流。

“不要了,秦昭然,你,你走开!”

软弱无力的声音从微微打开的房门里流泻出来,接着随着几声闷哼声,暧昧的声音戛然而止。

秦昭然撑起身子,看着身下已经完全昏迷过去的女人,眼底有了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暖色。

随意的披上一件浴袍,秦昭然拿起一根烟便要点上,当视线扫过大床上那团小小的凸起时,拿着烟的手指又放了下来。

手机响起,秦昭然快速的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这才朝着阳台走去。

“秦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愉悦的声音。

“阮局长!”

“呵呵,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回国了也不跟兄弟联系,在哪儿?出来喝一杯?”

“改天吧!”

“得,到底是大忙人,听说你今天碰到她了?怎么,温香暖玉美人在怀,都忘了我们这帮兄弟?”阮晏在电话里打趣着。

秦昭然没有说话,重重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

“呵呵,行了,兄弟我也不打扰你,改天咱们再聚聚!”

“好!”

收了电话,秦昭然随手将手机一放,将烟点燃,黑暗中,那点点猩红忽明忽暗,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隐藏在夜色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中的烟蒂早已经燃到了尽头,秦昭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将手中的烟蒂一按,这才转身走进了卧室。

女人沉睡的小脸儿在橘黄色灯光的烘托下越发恬静美好,秦昭然将被子掀开,高大的身子钻了进去,长臂一伸,将床上的小女人紧紧搂入了怀中。

顾婉醒来,只觉全身酸痛得厉害,整个人好似被人拆开又重新组装在一起的错觉。嘤咛一声,感觉到脸颊处似乎贴着一个温暖的物体。睁开眼,一个赤裸的健硕胸膛便映入了眼帘之中。

馄饨的大脑在这一刻清醒过来,原本迷离的眼中惊恐乍现,她没有动,全身在这一刻好似石化一般,昨晚的记忆铺天盖地的朝着脑海里涌了过来。

顾婉小心的抬起头,男人放大的俊脸便出现在了眼前,如被上帝精雕过一般,耀眼的几乎让人移不开眼,那双深邃的眸此刻紧闭着,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性感的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让他原本冷硬的五官此刻多了几分柔色。

顾婉看着,一时间竟然有些移不开眼,几年不见,这个男人似乎越发成熟了。

察觉到自己竟然一大早盯着一个男人发起呆来,顾婉脸上有了一丝烫意,似乎是害怕被男人发现,视线慌乱的从男人的脸上移开,当视线扫过面前那道健硕的胸膛上那两道浅浅的疤痕时,顾婉猛的一怔。

胸口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涌了进来,酸酸胀胀的有些难受。

她移开眼,伸手便要去推开那具温暖的怀抱。

只是手刚触到那具温热的胸膛时,小手便被人用力的握住。

第3章 秦昭然,我求你

“一大早,就这么迫不及待?”

秦昭然低头,对上顾暖那双略带惊慌的眼,削薄的唇一勾,低沉的声音说不出的性感。

“秦,秦昭然你放开我!”显然是没料到男人会突然醒来,顾婉眼底有了一丝慌乱,被他握着的小手挣脱了几下,却没有成功。

两人之间靠的太近,呼吸间,顾婉明显感觉到从秦昭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炙热温度。她不敢乱动,身体上的酸痛提醒着她昨晚的疯狂,而且此时的她,没有穿衣服。

她惊叫一声,整个身子绷紧,小脸儿上飘上了一层绯色。

“放开?”秦昭然笑了,似乎是感觉到了她此时的窘迫,修长的手臂轻轻滑过她光滑的背部,然后落在那纤细的腰肢上,手掌下的触感太过美好,让他有些舍不得移开。

“顾婉,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句话,让顾婉感觉到整个人都好似要着起来一般,她又羞又气,看着秦昭然一脸坏笑的模样,那双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

“秦昭然,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扬眉,似乎是没有看到女人眼底的羞怒,低头,薄唇轻轻贴在她纤细的脖间,落上一吻:“昨晚是谁,抱着我不撒手,又哭又叫的?嗯?”

“秦,秦昭然!”无耻的话让顾婉脸色血色尽退,她尖叫一声,声音有些颤抖。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身体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美好!顾婉,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出现在我面前呢?嗯?”

他低沉着声音,似在问她,却又似在问自己。

秦昭然的话让顾婉感觉到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她颤抖着,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始挣扎:“秦昭然,你放开我!”

“放开?怎么,用完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还是......”语气一顿,炙热的唇慢慢往上移动几分,最后印上那张粉嫩的小嘴。

他吻得很深,深的好似要将她一口吞下腹中一般。

直到她被他吻得差点晕厥过去,秦昭然才放开那张诱人的小嘴儿,满意的看着那张小脸儿上因为羞涩染上了动人的粉色,他笑了,眼神炙热而又危险:“还是昨晚我还没有让你满足?”

脑中的最后一根弦崩断,顾婉呼吸一顿,眼中有了一丝涩意。

女人眼中瞬间涌起的湿意让秦昭然眸色一暗,高大的身躯压着她,不着寸缕两两相贴,那种感觉说不出的美好。

这一刻,仿若安静了下来,顾婉没有说话,亦没有任何动作,她就这样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眼神空洞。

此时她的眼底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绝望,秦昭然看着这样的顾暖无端生出了一股挫败感,更多的却是泼天的怒火,这个女人......

“不说话?看来确实是我昨晚没有做好,没让顾小姐满意了!”脸上的笑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阴沉之色。

他低头,似报复一般,狠狠的咬上那张小嘴,带着怒意。

四周的温度,随着男人放肆的动作,逐渐升高。

昨晚因为下药,顾婉整个人都是迷糊的,现在药性散去,身体机能已经完全恢复,她清晰的感觉到属于秦昭然身上那股独有的男性气息瞬间顺着将她完全包裹住,让她瞬间慌了神,空洞的眼此刻有了焦距。

她感觉到他的手放肆而又霸道,生涩的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她颤抖着,想要抗拒,却被男人紧紧的禁锢住,火热的吻越来越下。

“秦,秦昭然~!”

眼中有了一丝迷离,顾婉的心在抗拒,可是身体却随着他的动作有些沉沦,她颤抖着,张开小嘴,略带哭腔的喊出了男人的名字。

“阿然,你在里面吗?”

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愉悦的声音。

秦昭然明显的感觉到身下的女人原本火热的身子瞬间冷了下来,他低头,便看到顾婉的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阿然,你在不在?我要进来了哦!”

“秦昭然,你快放开我!”顾婉听到外面的女人话,吓得脸色惨白,她伸手用力将身上的男人推了几下,哪知道身上的男人就跟那磐石一般,一动不动。

“阿然?”

门外,女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顾婉看了一眼还未掩上的房门,又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秦昭然,急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秦昭然,我求你了,下次,下次好不好?”

第4章 秦昭然,她曾甩过你

此时的顾婉因为门外的女人已经吓得有些胡言乱语了,她哆嗦着,眼底满是压盖不住的慌意。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无助,秦昭然动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眼眶微红的顾婉,压在她身上的高大身子刚一动,身下的小女人猛的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快速的从地上随意捡了一件衣服,狼狈的朝着阳台上躲去。

“阿然!”

秦昭然刚捡起地上的长裤穿上,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盛如夏显然是没料到一进门就看到这么养眼的半裸美男,脸色有些微红,只是脸上的羞意刚起,便被那凌乱的房间刺激得脸色一白。

内衣,内裤,长裙随意的被人丢弃在地上,不用看也知道昨晚经历了一场什么。盛如夏原本欣喜的心情在这一刻被寒冷取代。

她认识阿然这么多年,自从那个女人走后,她便再也没见过他带任何一个女人来过这里,就连她自己也是在得知阿然回国后,特意让阿然的母亲背着阿爵偷偷配了这里的钥匙才来的。

本来,她是想给他个惊喜的,没想到,这份惊喜如今却变成了惊吓。

“什么事?”秦昭然随意扫了一眼地上,这才想起自己的衬衣好像被那个惊慌的小女人给穿走了,无意的往阳台上扫了一眼,这才走到衣柜里拿出一件新的衬衣穿上。

“阿,阿然!这是怎么回事?”盛如夏强忍着想要大声质问他的冲动,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

她看着秦昭然,眼底满是痛色。

“你怎么会进来的?谁给你的钥匙?”好似没有听到她的问题一般,秦昭然将扣子不急不缓的扣上,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盛如夏,眼中多了几分不耐。

“伯母给我的啊!阿然,你回来这么久,也不回家看看,伯母很想你!”

我更想你啊!盛如夏在心底默默加上一句。

“知道了,要是没事你就先走吧,把钥匙放下!”他转身,显然有些不耐。

盛如夏一停,脸色有些尴尬。

“对了阿然,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虾饺和酒酿蛋,我们一起去吃吧?”脸上的笑意有些挂不住,可是她却仍不想就这样离开,她好不容易才离他更近一点。

“你没听懂吗?”女人喋喋不休让秦昭然有了一丝恼意,正在系着领带的大手一顿,眸底寒意乍现。

“我……”秦昭然的态度是盛如夏始料未及的,放在身侧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她看着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明明近在咫尺,为什么却总感觉离他越来越远?

盛如夏感觉到鼻子有些微酸,凌乱的房间,暧昧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嘲笑自己一般。她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她那么努力就是为了自己能够配得上他,可是为什么他从始至终却从未真正看过自己一眼,就连那一次……

“盛如夏,我们之间如何你应该很清楚,你也不必费尽心思讨好我妈,如果你放手,我相信凭你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

“可是我盛如夏喜欢的是你!”秦昭然的话可以说是彻底击垮了盛如夏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她知道秦昭然不爱她,所以这么多年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到不了他心底的位置。

可是她不甘心,盛家和秦家是世家,从小父母就告诉她她盛如夏长大后注定要嫁给秦昭然的,所以她一直也在努力成长为一个能够配得他的女人,这一切本来都那么美好,可是自从那个女人的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秦昭然,顾婉到底哪里好了,她都那样对你,为什么你还是忘不了她?”说着,眼中的泪水蜂拥而出,她不想哭的,可是她忍不住。

“你胡说什么!”

男人皱眉,目光冷冷扫过盛如夏。

阳台上,那道娇小的身影被阳光拉长了身影,秦昭然注意到那道身影微微颤动着,他冷了眼,视线移开,俊美的脸上满是寒意。

盛如夏被他这么一看,心底在颤抖,在咆哮,她想大声质问!

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我胡说?秦昭然你可不要忘了,是谁害我差点死亡,是谁在你车祸的时候不闻不问,甚至消失不见,南司爵,你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是我盛如夏照顾的你,是我,是我盛如夏,不是她顾婉!!”说到激动处,盛如夏眼圈泛红,视线狠狠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这么多年,是块石头都该焐热了,可是他秦昭然却对她所做的一切充耳不闻,甚至在身子一好便去了国外,若非大事,绝对不回国,而她却一直傻傻的,替他照顾着他的母亲。

“昨晚和你在一起的,是顾婉吧!”盛如夏收起了眼泪,伸手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她仰着头,眼底满是讽刺。

秦昭然没有说话,紧皱的眉头显然耐性已经到了极致。

若是可以,他很想将这个女人丢出去。

见秦昭然没有说话,盛如夏心底冷笑着,她视线在整个房间里扫视了一遍,目光最后落在了阳台上:“顾婉,我知道你在,五年前你既然选择了离开,可是为什么不彻底消失呢?”

话语中,满是恨意。话音一落,盛如夏笑了,笑容有些空洞而诡异,五年前她既然能将顾婉赶走,五年后的她依旧可以!

第5章 顾家出事了

“秦昭然,顾婉既然可以抛弃你一次,自然会抛弃你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我会让你知道,我盛如夏才是最配你的女人!”

离开的背影亦如以往那般骄傲,可是却没人知道她心底的悲凉。心底好似被什么东西撕开一般,亦没人知道她有多冷,有多痛!

盛如夏走了,躲在阳台上的那个小身影却一直没有动,秦昭然等了半刻,似乎有些失去了耐性,他冷着脸,还未走到阳台处便听到从外面传来的一声压抑的啜泣声,很小很轻,却如一根细小的丝线一般牵引着他,让他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

他走了过去,墙角处,那个小小的身影蜷缩成了一团,乌黑的青丝将她整个包裹住,阳光洒在上面,却没有感觉到半分的温度。那种绝望悲伤好似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一般,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不喜。

“顾婉!”秦昭然开口。

女人却没有半分动静,甚至连刚才的那声啜泣好像也是他的错觉一般。她紧紧的环抱着自己,一动不动,似乎想用这样的姿势来保护自己一般。

“顾婉,你这样子到底想做给谁看?”秦昭然冷了脸,受不了她的沉默,有力的大手用力的将女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顾婉感觉到手臂一阵撕裂的疼痛,可是饶是如此,却也比不过此时她心底的那抹疼意。

她惨白着一张脸,看着面前那张黑得近乎能滴出墨汁的俊脸,血色尽失的小嘴开了又张,张了又开,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秦昭然!”

有些沙哑的声音,似乎是在努力压抑着,她抬起小脑袋,眼眶微红,贝齿紧咬这下唇,悲伤在眼底蔓延开来,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用力的深呼吸几次,直到眼中那抹酸意褪去,这才开口道:“秦昭然,你就当昨晚,是一场误会吧!”

“误会?”秦昭然的脸色越发阴沉,他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顾婉,突然间笑了起来,深邃的眼随着他的笑越发明亮,可是眼底深处却是看不见底的寒冷。

“顾婉,你逼疯人的本事倒真是一点也没有退步!”拽着她手腕的大掌松开,秦昭然笑着,声音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他说着,高大的身躯微微向前倾斜着,将娇小的她完全禁锢在由自己身前。

话音一落,低头视线扫过女人因为慌乱而狼狈的模样,过大的衬衣将她衬托得越发娇小,阳光下,薄薄的衬衣根本遮掩不住什么,反而有种朦胧的美感。

秦昭然眼底慢慢有了一丝热意,大掌一伸,精准的握住那抹柔软,感觉到女人的颤抖,嘴角的笑意扩大:“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么我不介意让这误会继续下去。

“秦昭然,不可以!如夏她……”顾婉颤抖着,她想要反抗,刚开口却被男人狠狠的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她想要推开他,可是男人的力气大得有些可怕,昨晚的记忆随着男人放肆的动作疯狂的涌进脑海,她推拒着,尖叫着,却依旧逃不开男人霸道的占有。

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秦昭然早已经离开。顾婉动了动酸痛的身子,看着面前的一切,眼睛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草草的洗了个澡,将地上的衣物一一捡起来穿戴好,房间的一切她甚至连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她打开门,狼狈的跑了出去。

头顶的太阳刺的眼睛有些发痛,顾婉下意识的伸手去遮挡,街道上原本熟悉的一切,此刻在她眼中却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大哥,顾婉走了!”

电话里,秦昭然听着白龙的报告,翻着文件的手指顿了一下,目光微沉,随后似想到什么一般,手指慢慢翻动一页。

“嗯!”

“要不要我去把她抓回来?”白龙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脚步匆匆,好似身后有洪水猛兽一般,语气有些愤愤不平。

秦昭然和白龙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对于秦昭然和顾婉的事情,他什么都知道。他实在是不懂顾婉,大哥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她却能那么狠心说不要就不要。

“不用了!”秦昭然语气微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那好吧!”

挂了电话,白龙挂档,油门一踩,脸上有些恼色,方向盘猛地一打,脚步油门踩到底,性能良好的银色跑车极速的从顾婉身旁掠过。

顾婉显然是被他危险的动作吓到了,一双水眸还带着一丝的惊恐。她小小的惊呼一声,刚一抬头,便对上一张桀骜不驯的年轻脸庞,黑色的墨镜挂在鼻子上,男人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头颅一扬,嘴角勾上一个不屑的弧度。

然后在顾婉诧异的眼神中,快速的朝着她比了一个中指。

“……”

站在街道上,顾婉有些茫然,她掏出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有母亲也有宋明玉的,她看着通话记录里那熟悉的名字,眼睛有些泛酸。

“嗡~!”

正想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顾婉只觉手心一颤,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接起电话,顾婉压下心头的慌乱感,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点。

“喂,妈?”

“婉,婉婉,你快点来医院,你妈,你妈她……”

第6章 被逼迫

赶到医院,顾婉向咨询台的护士询问了一下便朝着五楼手术室匆匆赶去。

此时手术室的红灯已经亮起,门外,一个男人满脸焦急的在外面来回走动着,时不时合手望天似乎在祈祷着。

“郭叔,我妈怎么样了?”顾婉脚步匆匆,脸上满是担忧。

“婉婉,你妈刚推进去,具体情况还不知道!”郭奇想到妻子刚才被推进去的样子,急得眼眶都红了。

“怎么回事?前几天妈不还好好的吗?”

“你妈她,她……”听到顾婉这么问,郭奇有些结巴。

“到底怎么回事?郭叔你说啊!”郭奇支支吾吾的样子让顾婉急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母亲怎么突然会受伤这么严重。

“婉婉,你妈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你爸把你……”郭奇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事情告诉了她:“她知道后气得快要疯了,然后自己一个人就去找你爸,可是还没到半个小时我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她被车撞了!我,我……”

郭奇的一番话让顾婉感觉到整个脑海在这一刻突然炸开来一般。她呆愣在那里,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母亲是因为自己?

“那肇事司机呢?”

“跑了,还没有抓到!”郭奇满脸颓废,然后似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婉婉,你别怕,叔叔在这里,叔叔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母女俩的!”郭奇性子憨厚,不然顾婉的母亲也不会最后选择他。

“恩,郭叔你也别担心,妈会没事的!”安静下来,顾婉现在也只能这么安慰郭奇了。

“乔锦的家人,乔锦的家人来了没有?”

“在,我们在!”听到母亲的名字,顾婉匆匆跑了上去:“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

“颅内出血,情况很紧急,你们先把同意书签了吧!”医生拿出手术同意书递到顾婉和郭奇面前。

拿过同意书匆匆扫了一眼,顾婉只觉全身一寒,她哆嗦着,语气有些急迫:“植物人?什么意思?”

“颅内出血,可能压迫到了神经,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快点签吧!时间不等人!”

“婉,婉婉!”郭奇一听到自己的老婆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眼圈都红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签!”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在犹豫,顾婉拿着笔,努力了几次,这才僵硬的在签名处写上自己的名字。

下午,公安局那边来了消息,让郭奇先过去做个笔录。

郭奇一走,就剩下顾婉一个人了,手术室的门开开合合好几次,直到手术灯一灭,顾婉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个穿着白衣大褂的男人走了出来,顾婉冲了上去。

“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好在送来及时,病人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先送重症室观察,这几天要是能醒来最好,若是醒不过来,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什么意思?”心,猛的一跳,顾婉楞在那里。

“也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植,植物人?”

*

重症室。

隔着厚厚的玻璃,顾婉看着躺在里面的母亲红了眼,那个温柔美丽的女人,有可能再也不会醒来。

“婉婉,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妈这里还有我呢!”郭奇看着脸色憔悴的顾婉,忍不住说道。

这孩子已经在医院呆了快一个星期了,无论他怎么说,这孩子总是犟着不愿意离开,好不容易劝她回去好好休息,可是这孩子除了匆匆在家里洗个澡,剩下的时间都在医院。

再这样下去,饶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

“郭叔,没事的!这里有我看着,琳琳总放在邻居家多少也不方便,您回去吧,妈这里我会照顾的!”

“可是……”

“你们是9号病床的家属吧?”

郭奇刚想说话,一个穿着白衣褂的护士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厚厚一沓的纸。

“我是,护士怎么了?”

“你们的住院费已经拖欠两天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护士将手里的纸递过来,语气有些不耐。

“啊,不好意思,护士这钱能不能再宽限两天?我实在是……”郭奇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先生不好意思,这是医院的规定,要是你明天中午之前不能将钱交期的话,我们可能会中断病人的一切用药!”

“怎么回事?”一听到要断药,顾婉沉着脸看了过去。

“婉婉,对不起,我……”郭奇脸色有些尴尬。因为肇事司机一直没有抓到,所有的医药费全是自己垫付的,乔锦每日的费用高达七八千,让他根本就无能为力。

所有能借的地方都借了,可是还远远不够乔锦的每日费用。

“你们已经欠了一万二了,这里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视线在郭奇的脸上扫了扫,护士的脸满是不耐。

“对不起,是我们疏忽了,我这就去拿钱!”顾婉沉了一下,然后随口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医院。

‘嗡!’

刚上出租车,手机便剧烈的震动起来,顾婉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独家占有 或 秦少的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小说冷面总裁的暖心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面总裁的暖心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冷面总裁的暖心妻第八章:拍卖会房间里都是奢侈豪华装修,每一个小物件都是上万元,堪比豪华的总统套房媲美了。封楚男的外表形象给苏紫墨的就是非常不靠谱的样子,以前虽然听过他的名,可是没有见过他的人,只是知道惹到他,没有一个人会有好下场的。苏紫墨还在担心今天晚上的游戏能否胜出,于是紧紧地绷着小脸,季彦希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也能猜到大概。于是坐到苏紫墨的身边,搂着她的肩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了,我会让你得等想要的消息的。”苏紫墨对上季上的眼睛,看到一抹希望

  • 小说无法靠近的距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无法靠近的距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无法靠近的距离第八章听说爱情回来过这种建筑风格非常另类。乔乐菲刚开始到这里打工,她也觉得匪夷所思和难以理解,可是,在半年前,当她接手这间香朗咖啡屋,林曼欣建议她重新装修的时候,她已经舍不得改变这种木质结构。乔乐菲在收银台放下坤包,然后拿出手机查看时间,七点三十分,还有二十分钟才是上班时间,所以她的三个员工还没有上班。整个咖啡屋寂静得像是被雨水漫过,而射进来的一束阳光,让红木桌椅都笼罩上毛茸茸的薄纱。于是,她照常打开手机玩数独游戏。这是她最喜欢的游

  • 小说梦鬼说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梦鬼说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梦鬼说第八章算是被绑架了此时顾小羽的声音已经不再是刚才的软绵无力,尽管声音很小,但是有着让人不可忽视的坚定。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脚步只略停了一下,后像是没听到顾小羽的话一样。顾小羽连车的支撑腿都没放下,就直接弃车向黑色西装的男人跑去,边跑还边说,“我让你等一下!”她的手刚触及到黑色西装男人的肩,就被一个利落的过肩摔给无情地打到在地。“额!你丫的王八蛋!”顾小羽动了一下疼痛的背脊,最终还是没起来,索性躺在地上不起,大声哀嚎起来。“救命啊!有人抢狗了!”“打人了

  • 小说霸道鬼王调皮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道鬼王调皮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霸道鬼王调皮妃第八章黑猫璐璐夜睿焓进入一级战备模式,突然黑雾散了,冷气也消失了,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在黑色的夜里格外慎人。喵~~,白绾晴听见这声叫声顿时送了一口气,本来掉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去了。“璐璐,璐璐是你吗?”白绾晴毕竟离开家久了,也不知道那只小猫是不是还活着,那只小猫叫璐璐,是白绾晴自己救回来的,家里宠着白绾晴就留下来璐璐。喵~喵~喵,璐璐突然跳到白绾晴脚边,用身体蹭她的腿,还发出呼噜呼噜的舒服声,白绾晴定睛一看,就是璐璐无疑,璐璐的尾巴是

  • 小说鬼夫迷你萌萌哒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夫迷你萌萌哒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鬼夫迷你萌萌哒第八章芭比有问题实在是说不上哪里奇怪,但我总觉得有那么一丝地不对劲。可能是因为是别人匿名送的,所谓“无功不受禄”,所以心里总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安,但我实在是爱惨了这个限量芭比,对它没有办法不喜欢。我对芭比永远都拒绝不了,我从小就喜欢收藏各种各样的芭比,芭比对于我来说,就是我的一个伙伴,一直陪伴着我,是一个永远不会离我而去的一个朋友,是给我温暖的一个朋友,因为我从小就只有芭比陪伴,所以,我对芭比没有一点抵抗能力。即使,内心知道芭比是

  • 小说总裁夜夜欢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夜夜欢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夜夜欢第八章:发动念力小雅是谁?怎么听着像是韩薇薇闹掰了的那个闺蜜呢?因为听说过,又对这种事情抱着不好的看法,别人说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我便记住了。没想到真会派上用场。只是我不知道我身边的这些坟墓是怎么了,一个个的都在流血,流的还那么的吓人。这下糟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救我?想到此我愣了一下,都这时候了,我还有心思想他?他就光说着对我好,我也没见他做过什么对我有用的事,其实他就是只色鬼,见色起意,每次都占我便宜。或者是想从我身上谋什么利益,至于是

  • 小说妖孽王爷的神医王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妖孽王爷的神医王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妖孽王爷的神医王妃第八章捉弄他夜轩暝看见一丝光,心里有些兴奋,想再睁开看看,自己方才是不是幻觉。这个小举动让肖玉溪看在了眼里,声音带着一丝的严肃道:“王爷要是想这辈子都看不见,尽管强行睁开眼睛。”夜轩暝听她这般说,也没了动作,他不知道的是这是肖玉溪在捉弄他罢了。肖玉溪看着他这想睁开又犹豫的样子,很不厚道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笑了起来。心里道:没想到这个面瘫王爷会有这么有趣的一面,能看到这鲜为人知的一面该是说自己幸运呢?还是幸运呢?夜轩暝虽然看不见,

  • 小说总裁追爱,娇妻带球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追爱,娇妻带球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总裁追爱,娇妻带球跑第八章他看上的女人不一样柒司司拉回思绪,看着柒光冷眼珠转了转,“哦,没什么,就一个朋友,太晚了送我回家。如果没事的话我就上去睡了,哥也早点睡吧。”“你……”柒光冷脸色暗沉地看着柒司司头也不回地上楼了。柒司司正在化妆就听到门外柒母焦急的声音传来,“司司,快出来,出事了!”不慌不忙地弄完后,柒司司才下楼去,看到餐桌上的报纸,微微一怔,又很快回过神来拿起报纸翻看了两眼,“还不错,大部分还算是可靠。”看到如此淡定的柒司司,柒母很

  • 小说穿越之田园小娇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越之田园小娇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穿越之田园小娇妻第8章偷鸡不成蚀把米夏玉莲哭哭啼啼地走了,有几个好心的妇人走上前来对夏微微道:“微微你可得小心点夏莲心她娘过来生事,她娘可不是什么善茬,少不得惹一身骚。”大婶子在村里的风评可不好,谁都知道她爱炫耀,贪婪又吝啬,泼皮打滚耍无赖倒是耍得很溜,和她对上可不得惹一身骚嘛。村里的妇人背地里没少议论她,也没谁看得上她,人缘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夏薇薇无所谓地笑笑,说道:“多谢婶子们提醒,这谁是谁非大家伙都看着的,她再怎么厉害也不能扭曲事实吧。

  • 商人错将钠长石当成A货翡翠痛失30万,准备买翡翠的人千万小心

    一直以来,翡翠界都是一个“是非之地”,因为它每天都在上演着“骗与被骗”的故事。但通常情况下,广大消费者往往都是被骗的一方,而翡翠商人都是获利的一方。不过,凡事都不是绝对的,今天,就和大家说一个翡翠商人被骗的事情。项某是一家翡翠店的老板,经营翡翠玉石生意已经有十几年了,算是翡翠圈中的行家老手。一次他去广东揭阳批发翡翠,无意间结识了一位翡翠批发商,这位批发商对他说,刚从缅甸走私来一批翡翠原石。因为原石进价较低,所以成品的批发价也会相应的低很多,仅相当于市场价的五分之一。经常看新闻的朋友应该都知道,缅